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1章 服装圣地:帕森斯

第1章 服装圣地:帕森斯

所属书籍: 时尚大撕

亲爱的乔韵女士,作为帕森斯学院服装设计专业院长,我很高兴地通知你,你的研究生申请已被通过……

服装设计系的乔韵居然申上了帕森斯!

这个消息很快就在校内网上流传开来了——t大算是名校,但临近毕业季也不免人心浮动,尤其是服装设计这个新专业成立刚满四年,第一批毕业生的去向饱受各方关注,能出一个申上服设四大名校的学生,这震动不小:帕森斯是世界排名第二的艺术与设计学院,在服装设计这一块,这些年的影响力也是飞速膨胀,隐隐有挑战服装设计圣地c□□——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的味道,每年的服装设计研究生只有40个名额,能够在全世界范围内杀出重围,申上帕森斯,对学院领导来说,这政绩让他们足以向校领导交差,至于对同系的毕业生来说嘛……

【乔韵真申上帕森斯了?】一群人在校园q群里八卦。

【真的假的你看秦巍的校内不就知道了?一大早就把录取信截图晒出来了……就是没说拿没拿奖学金。】网名是求职顺利的同学是爆料人,口气有点酸,【就乔韵那作品集,能过就勉强了,秦巍还不知给她找了什么大牛写推荐信呢,我看奖学金有也多不了。】

文无第一,艺术审美实在是很私人的事,都是同学,有谁能让大家都心服口服?别人不搭话了,回了个呵呵的表情。

网络上,呵呵=你妹,这潜台词没人不知道,这表情倒更刺激到,【要是真拿了全奖,以秦巍那个性,能不秀出来?你又不是不知道,他那人看着多不食人间烟火,高冷到死,其实可骚包了,成天在校内秀恩爱,好像别人多爱看似的,切~~~~】

【秀恩爱,分得快啊。】有人出来说风凉话。

【我要是他我也炫耀,人高又帅,家里还有钱,女朋友那么漂亮,从大一好到现在,两人感情多稳定,炫耀一下怎么了,一对金童玉女,照片拍出来多好看啊,总比看歪瓜裂枣强】群里又有人冒上来了,一看就知道是秦巍的亲卫队。

【说起来,乔韵怎么不去欧洲啊?】眼看群里气氛就要不对了,有人赶忙打岔,【欧洲也便宜点么,帕森斯光学费就那么贵,两年下来至少得100万了吧?没奖学金怎么念?乔韵家境好像也就那样,供得起吗?】

【秦巍已经申到耶鲁的金融硕士了……】亲卫队幽幽地发,【就因为他要去耶鲁,乔韵才申的帕森斯么……】

和他们新开的服装设计专业不同,秦巍读的金融系是t大王牌专业,以秦巍入校以来的表现,他申上名校不稀奇,没申上才稀奇。不过话虽如此,这种毫无烟火气息,轻飘飘地就申请到世界前十的大神感,还是很有震慑力,一群人顿时失去撕逼兴致,只能和亲卫队一样,一起幽幽地在尘埃里仰望大神。【哦……】

片刻过后,重冒酸水,继续带节奏,【呵呵,难怪啊。乔韵也算是盯得紧了,从国内盯到国外,他们能修成正果我真服气,为男人做到这一步,都几乎脱胎换骨,完全换一个人了,我不知道别人,反正换我,我是没法接受】

【秦巍条件毕竟好嘛,说不定就是真心喜欢人家,和家世无关呢?】有人为乔韵说几句。

【就因为一个男人,连自我都丧失了,就是真心喜欢我也瞧不上。】发了个撇嘴表情。

【人家又怎么了?不就是一起申个学校吗?你说得和卖身求荣一样,话又说回来了,你倒是想卖呢,也得看秦巍看不看得上眼啊。】群里又冒个新id,出来,直接开火。【你该不会是暗恋秦巍好几年了吧,是不是因为人家根本没拿正眼瞧过你,你就自己给自己加戏,在那做着酸掉乔韵,自己上位的美梦啊?】

【你有病啊?】顿时大怒,【你谁啊你,这么说话有没有家教?我说乔韵付出多,谁和你扯秦巍了?】

【我可惜她才华行不行?乔韵本来多有个性,遇到秦巍以后走什么路线当我们没看到啊?好好的朋克个性青年忽然变成淑女屋风,这不是为钱?拿脸当敲门砖,贴上二代以后,为了钱连自己审美都改,我看她这辈子成就也就这样了,进了帕森斯又有什么用?浪费钱。】

【一年帕森斯没七八十万下不来,她家就那个条件,能供得起?父母砸锅卖铁就为了女儿去纽约盯富二代的梢,哎哟喂,这三观正得我都快感动死了,我就等着看她什么结果,等秦巍玩腻她她找谁接盘,现在这都什么世道?连句实话都不许人说了?还妒忌,我妒忌她什么,我可怜她!倒是你,你谁啊你?你以为你在这说他俩好话就能和他们做朋友?请问,秦巍知道你是谁吗?】

这个群本来就不是实名制,校园大群里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大家都用网名发言,一言不合唇枪舌剑也不奇怪,疯了一样刷屏失态,一群人上来有劝有笑,有笑里藏刀暗婊就是妒忌乔韵,接连冒泡热闹得不得了,窥屏看八卦党更是不知多少。不过终究平时活跃,群里也有几个亲友,最后矛头还是指向很少发言的新id,【那个谁,出来道个歉吧,大家聊天而已,说话那么敌意干嘛?】

【呵呵!】新id寸步不让,一开口又很强硬,【什么叫拿脸当敲门砖?秦巍玩腻了找谁接盘?大家聊天而已,乔韵和你有仇吗?说话那么敌意干嘛?】

【劝你还是先管好自己的事,乔韵穿什么,和谁谈恋爱,拿什么钱付学费,那不劳你操心,反正穿不到你衣服,花不到你的钱,也交不到你这么low的朋友!她的事,有人会为她操心!】

“今晚等秦巍晒了求婚戒指——停停停!”范立锋上来抱住秦巍的手,“大哥!你要这么一发,马甲肯定得掉!校园男神亲身上阵和无名网友撕逼,你的人设还要不要了?删掉删掉,赶快删掉!”

人设为【除了秀恩爱以外平时一律高冷】的校园男神秦巍怒火中烧,在舍友怀里死命扑腾,“手机还给我,还给我——撕就撕了,我靠那女人太贱了,不撕能忍?”

也怪自己手贱,范立锋扶额长叹:明知道秦巍见不得别人说乔韵一点不是,就不该给他看八卦来着,一看之下不得了,秦巍立刻指示他用窥屏号反击不说,自己横想竖想犹不解气,还亲自登上马甲号去撕,此人撕起来没分没寸,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必须得立刻控制住!

“你理她啊?”范立锋劈手夺过手机,直接把帐号登出了,自己那个亲卫队帐号也登出,“好了,不和你一起无聊了——我说,你现在也不该搭理这些吧,自己的心还没操完呢——怎么,真打算一毕业就结婚……不,是没毕业就结婚啊?秦巍,不是我说什么,你们都才21岁,现在就结婚……是不是,早了点啊?”

秦巍没说话,甚至仿佛没听到范立锋的话似的,从他怀里挣脱出来,若有所思地靠到床头,出了半天神,一开口,又岔出去老远。

“老范,你说……乔韵她,会答应吗?”

“……”范立锋那叫一个搓火啊,“现在的重点是这个吗?现在的重点是你偷了你们俩的户口页准备背着双方家长去结婚好不好?秦巍,你能不能到核心问题上来?”

他点着桌上的两张纸一字一句地问,“你们家里人本来就不怎么赞成你和乔韵,你确定这么做,伯母会为乔韵出留学费用,而、不、是、适、得、其、反?”

“哦,我妈啊……”秦巍长吁短叹了半天,终于心不在焉地回魂了,“我了解她……娇娇现在申上帕森斯,不是什么大问题了……”

他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腰一腾,骨碌一下鱼跃而起,大长腿两步就跨到桌边,打开戒指盒,若有所思地端详着盒子里的钻戒,“老范……你觉得,这钻戒,娇娇会喜欢吗……”

……得,说了半天,还在那纠结乔韵呢。范立锋也是无语了——就这样还劝什么劝?什么太早结婚不好,先斩后奏不好……秦巍听得进去吗?

他转头要走,袖子被扯住,一回身,秦巍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当然会喜欢啦!”范立锋火冒三丈,“能不喜欢吗?会不答应吗?你送的东西,乔韵什么时候没喜欢过?你求的事情,乔韵什么时候没答应过?你瞎啊秦巍?弱智啊秦巍?乔韵有多爱你,你会不知道吗?——你说你求婚,乔韵,她,会不答应吗?”

#

乔韵有多爱你,你不知道吗?

秦巍往后靠了靠,对着后视镜整理了一下领带,随后按开电动车门,让乔韵钻进来。

“今晚怎么穿这么正式?”乔韵问,伸手为他整理领带。“——又系歪了。”

淡淡的香气袭来,是秦巍熟悉的味道,但今晚却让他心跳加速,吞咽了一下。“不是说了吗,去个好点的地方吃饭,为你庆祝一下。”

“噢,你是说帕森斯啊?”这还是她收到消息以后两人第一次见面,但乔韵却没多兴奋,反而很有些保留,她漂亮的眉毛间有点心事在,秦巍看得出来。“……嗯,是该庆祝下。”

别担心,学费我来解决。

——这话几乎就要脱口而出,又被秦巍一口咬住:还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先戴了戒指,再说。

“记得和白倩说一声,晚上咱们不回来了——我们去吃华尔道夫的海鲜塔,我顺便定了个房间。”他不再提帕森斯,发动车子——不知是不是被刺激,又偏过头打量乔韵几眼:她今天穿的是一条自己剪裁的真丝长裙,当然还是那么的好看,也非常符合他的审美,简洁、欧式、女人味。

确实,和刚入学的她比,几乎判若两人。其实,如果客观地承认,和老范都没说错,乔韵的确为了他改变很多,她有多爱他,是个人都能感觉得到——而秦巍也不否认,自己开始对乔韵的态度,并不是那么的认真。

乔韵当然很漂亮,刚入学的时候走个性路线,人体彩绘、超短的头发,飞行夹克,浑身都挂着铁链,就这样也照样大把人追——她的美甚至摧垮了秦巍的审美之壁,让他破天荒主动学习去追一个女孩:他们初遇在教学楼外,乔韵靠在教室门前,不知在想什么,她眼里露出的哀愁一下就击中了秦巍。

手臂上的彩绘和素净的脸,咄咄逼人的超短发与眼神中那一瞬的柔软与哀愁,乔韵身上有一种对比强烈的矛盾美感非常抓人,让秦巍打破了自己的做人原则——按理,他不该去招惹乔韵的,他大学毕业就要出国读书,这是铁板钉钉的事,他的家世决定了他的婚姻对象注定和乔韵这样的女孩无缘,这是一种现实,秦巍自知自己有幼稚之处,但他不至于天真到否认这种现实。

但就是那一瞬间的美,那一瞥中,白净脸上睫毛的低垂,击碎了他对自己的坚持,他追了乔韵,主动的,没想过能走多久,那一瞬间他只是想要多占有一些这样的美丽。

别人都说,她是为他改变叛逆作风,重归主流审美,但秦巍从没有主动要求过什么,他当然喜欢传统美人,但也不至于自大到对女朋友的审美指指点点,他追乔韵的时候乔韵就是那个样子,既然两人不可能会有结果,没理由要求她为他改变。

他们常吵架,但意外地(也许也不那么意外)在床上很合衬,乔韵的个性如装束,火爆得不得了,她很介意他们的家世差距,逞强,不怎么收他昂贵的礼物,当然更不要他的钱,秦巍从没怀疑过她是为了他的钱才和他在一起,更没想过她的清高是‘放长线钓大鱼’,乔韵这骄傲的性格不改,他们迟早分手,钓什么鱼?

来自两个不同的世界,他们不一样的地方太多了,谁也不让谁,架吵下去,任何人都觉得他们会很快分手——秦巍也这么觉得。

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一直没有分手,他为什么还要一直交往一个如此个性的女朋友,乔韵为什么和他在一起?因为被校园男神追求很虚荣?因为她也到了青春躁动的年纪?他们这么经常吵架,到底是什么让他们一直没有分手,什么东西把他们绑在一起?

不论如何,分手依然是迟早的事,也许他们都只是在等待一个契机。

刚在一起那一年多,他是那么想的。

show(m_middle);

auzw.com

然后,大二那年暑假,乔韵回老家去了,秋季秦巍去飞机场接她,一个穿着白裙子,黑发披肩的女孩子从到达区钻出来,笑笑地走到秦巍跟前,对他说声,‘嗨’。

她的头发又黑又直,手臂干净宛若白纸,人体彩绘被洗掉了,白裙摆打了大褶,走起来裙角飞扬,美到连路人都缓下脚步不断看她。

双眼又大又亮,温柔里藏着忐忑,倒影着他的身影,她说,‘嗨’。

这是她为他做的改变——她没说,但秦巍怎能不知道,她早看出他的喜好,甚至还出言讥讽,对他喜欢的纯真审美不屑一顾,觉得那太过寡淡。这女孩依然很作,情绪变幻莫测,来得快去得快,就像是夏日季风,让他受不了她的躁动,她过分骄傲,清高下掩盖的是一点自卑,还是太爱笑,总过分吸引男人的注意,追求者过多,又喜欢拿来刺激他——

但,她为他做出了这样的改变,收敛锋芒,甘心寡淡,只因为她知道他喜欢。

他有时也会好奇,乔韵是因为什么和他在一起——在那一刻,这问题有了答案,他第一次意识到乔韵有多爱她。

在那一刻胸口传来的悸动,那种承受太多甜蜜而来的酸楚,也让他第一次意识到,原来他也是爱乔韵的,把他们绑在一起的不是对彼此的色.欲,不是那和谐无比的性,正是这份从未被他意识到的,新生的爱情。

他把她揽进怀里,吻住她当回答。

那天以后,秦巍开始计划有她的将来,他第一次试着把乔韵收纳到未来的理想蓝图里去。

让人吃惊的是,从那天起,他们的矛盾反而少了很多,架依然还吵,但乔韵再也没有拿她那些层出不穷的追求者来刺激过他——秦巍直到这时才恍然大悟,原来,之前她的作,有那么几成,只是因为她没有足够的安全感,对他的诚意根本就不能肯定。

他们没谈过这事,但每当回首,秦巍总有点汗颜,论头脑,乔韵似无法和他比,秦巍差一分就是高考状元,乔韵呢,如果不是因为服装设计专业是t大那年第一次招生,分数和其他专业比处于低谷,她根本考不进这所学校——但对人心,她比他想得更有眼力,他不敢再藐视她的情商,也不敢再怀疑她的爱意。

秦巍的事业规划早就定好,毕业后他会留在国外工作一段时间,所以乔韵想和他在一起,就一定要出国留学。她申请帕森斯,是秦巍的提议,一下把目标放这么高,他知道乔韵不是没压力,但她一声不吭,从没抱怨,一直都在拼了命的努力。他无法容忍那些人那样说她——确实,他找关系写了推荐信,为她联系了好实习,因为他,她有了很多别人难以企及的机会,但没有努力的话,就是机会来了又怎样,能抓住吗?申请帕森斯,最终看的,还不是她的作品集?

她没说,但他也开始旁敲侧击,关心她的家境,秦巍不是毛头小子,他知道美国读不便宜,在名校读更贵,以乔韵的实力,能申上已是烧高香,奖学金属于奢求。

当然,没直接问过,怕伤害她的自尊心,不过他猜乔韵家负担她的学费肯定有压力,因为从前几个月起,当递出申请的时日临近,留学这件事逐渐要成真的时候,乔韵对帕森斯也越来越不热衷,申请信是他写,邮箱是他在登录查看,就连这封录取通知书都是他收到告诉她的,她根本就没登上去看。

是什么能让她放弃奋斗了两年的努力目标?秦巍想来想去,也就是钱了。他觉得自己有责任帮忙解决这个困难,头是他开的,责任他就要背起来——

也因此,他决定和乔韵结婚。

他承认,如果不是这个原因,他不会想在21岁就结婚,这个年纪,大学刚要毕业,生活才刚刚开始,婚姻似乎是个很遥远的问题,他和乔韵婚后会怎么样?秦巍不知道,他猜测应该会过得不错,他有钱,两人又相爱,有什么能过得不好?但无论如何,这是唯一的解决方法:秦巍家境富裕,多负担乔韵一个人的学费生活费根本不在话下,但钱不是他的,是家人的,秦巍的家人并不赞成两人在一起,拿什么说服他们出钱?

乔韵申上帕森斯,会让家里人稍微改观,但距离主动为她出钱仍很遥远,秦巍也不愿突兀要求,让家人有不好联想,对乔韵产生误会,再者,即使闹到了钱,家里人脸色也不会好看,乔韵的自尊很强,也不会接受这种施舍与被施舍的关系。

唯有结婚,先斩后奏,拿到结婚证书以后,再和家里摊牌。会闹,会有不愉快,但秦巍家人的思想仍传统。乔韵纵还有不好,也用帕森斯证明了自己,既然如此,又已经结婚,那就是自家人了……有什么不好,以后再慢慢教就是了,出国留学,难道还让娘家人为她出钱?

秦巍刹住车,利落停好,但没马上开门下去,而是扭头若有所思地看一眼乔韵,她也在出神,怔怔的样子,眼神有些挣扎和惆怅,像是在下个艰难的决定——

“我们直接去房间吧?”

“你在想什么?”

两个人几乎同时说,秦巍愣了下,“什么?”

“我说,直接去房间里吧。”乔韵重复一遍,她挑起眉,眼神燃起热度,大眼睛氤氲上火苗,似笑非笑地对秦巍飞个媚眼,红色的舌头伸出来,在红色的嘴唇上舔一圈,“不是要为我庆祝吗?该让我点菜——我点的菜,就、是、你。”

她的声音,低沉又挑逗,她的穿着,清纯又甜美,她的笑,暗示又妖冶,这样强烈的对比,这样慑人的眼神,这样直接的要求,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拒绝。

毕业季,都忙,他们也确实有一段时间没开.房了。乔韵想要他,又不好意思开口,这似乎也很正常。

秦巍从心头到下.身都在发烫,从喉咙里发出吼声,弯腰从车里一把把女朋友抱出来,在她的笑声和门童诧异的让身中,奔进了电梯里。

“那今晚就让你吃个够!”

#

乔韵是爱他的,这一点他心知肚明——如果他居然还傻到会产生怀疑的话,这怀疑也肯定会在每一次的性后冰消瓦解。

“男人就这么直接,”哲学家范立锋曾经说过,“你觉得她好看,那就是因为你想和她发生某种不可告人的关系,如果她穿个皮夹克,戴三枚铆钉耳环,梳莫西干头,弄个花臂——都还能让你觉得她好看,那就说明她对你的性吸引力已经强到这个地步了,你的生物本能就在叫嚣着和她的基因合二为一,所以你会突破自己的原则去追她有什么好奇怪的?归根到底,男人都是用下面那根在思考的,这是不容置疑的世界真理。”

他们的**非常强烈的互相吸引,这是任何人不容否定的事实。秦巍和乔韵恋爱了四年,四年里每一次吵架都以‘发生某种不可告人的关系’告终,性是非常有力的粘合剂——他真的是那种比较欣赏传统女孩的男人,而乔韵真的非常反传统,她和贤良淑德有一个宇宙的距离,甚至在床上也是如此,但……这种时候,谁还会在乎?

起码当她第二次就滑下去握住秦巍,大胆又淘气地望着他,要求‘教我怎么做’的时候,秦巍绝没有伪君子到声称自己会在乎。

虽然穿上白裙子,换上了千鸟格小西装,甚至拎上了香奈儿2.55,外表上骗得过任何人,但乔韵依然不是个淑女,在床上尤其如此,她的反应和欲.望总要比别人更烈(秦巍的高中生活很丰富),吻和吻相触的那瞬间,世界就开始溶解,在他们的动作中升华蒸发,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到他们两人身上,这一刻,其余一切不再重要,只有她和他,他对她的吸引,她急迫的反应,她的情感从她的肢体中渗透出来,浸润过来,安慰过来,挑拨着他,撩动着他,让他在激越的同时模模糊糊隐隐约约地意识到她的真实——得意地意识到他对她的影响力。他对她的爱意也随之燃到最高点,这种事就是这样的,他非常喜欢和她一起做这件事,他只想要和她一起做这件事,他无法容忍别人和她一起做这件事——

秦巍眯起眼,收紧了拦腰的手臂,惹来乔韵抗议的低吟——虽然只是想想,但这也够让人不爽的了,他当然永远不会对乔韵承认,但有时候他也很郁闷自己为什么是个醋坛子。

高.潮后的虚脱感和睡意逐渐散去,两个人的理智都在缓缓回笼,乔韵动了一下,伸手去抽面巾纸,秦巍半直起身,一边眼神搜寻着自己的西装外套,一边心不在焉地说,“娇娇,先别睡,我有话要和你说——”

按哲学家老范的观点,婚姻的基础,也无非就是想且只想和对方做这种事吧,或者说,对于‘对方和别人做这种事’的排斥感大过了‘无法和别人做这种事’的可惜……既然是这样,那,也没什么好犹豫的了吧?

秦巍忽然间意识到,自己担心的并不是乔韵不喜欢戒指,也不是她会不答应求婚——她有多爱他,他和所有人一样都很清楚,他只是在担心自己的犹豫,担心自己会后悔,随着这份担心烟消云散,他的心前所未有的坚定和明澈:是的,现在结婚是非常早,非常特立独行,他们的未来也还有很多隐患……

但——他和乔韵,会幸福的吧?

“噢。”乔韵并没和每次做完以后一样贪睡,而是顺从地坐了起来,她的声音居然还很清醒,“我也有话要和你说。”

“什么?”找到了,靠,居然被丢在门口了,刚才有点太激动了,希望戒指盒别搞丢了啊……

“我不去帕森斯了。”

乔韵的声音慢半拍才传递进秦巍心事重重的耳朵里,他啊了一声,止住迈向门口的脚步——好吧,这不意外,娇娇家真的负担不起——唉,早知道刚才就先求婚了,这样搞一会又要多费唇舌,今晚怎么什么事都不在掌控中——

“我知道你在担心学费——”找戒指的事暂时放到一边,他回身预备安抚女友阴晴不定的自尊心,但却在乔韵的表情里,诧异地收了声音。

“我不担心学费,”乔韵说,她的表情很平静,但正因此,更让秦巍意识到她的坚定,这不是娇娇又一次闹的脾气,因金钱匮乏,绝望中赌气又痛苦的决定,她的眼神,就和他片刻前的心情一样明澈。“这不是钱的问题。”

“——我们分手吧,秦巍。”

他听得出来,乔韵的话,深思熟虑——她的心意,已如覆水难回。

他被她甩了。

他,秦巍,被她,乔韵甩了。

他,要什么有什么的秦巍,被处处不如他的乔韵甩了。

虽然处处比她强,但为了和她在一起还是费尽心思,甚至为了争取学费不惜拿婚姻做筹码来算计亲妈——亲妈!——的他,被又作、又作、又作的乔韵给——

甩了。

轰的一声,像是哪里燃起了山火,他的世界开始在混沌的痛里熊熊燃烧,所有的温柔体贴在这一刻都给更重要的东西——他的尊严让道。

“……和我分手?”秦巍喊,那个和撕逼的他又回来了。“乔韵?你……你是不是有病啊你?”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1章 服装圣地:帕森斯
回目录:《时尚大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长相思2:诉衷情作者:桐华 2难哄作者:竹已 3初次爱你,为时不晚作者:准拟佳期 4一生一世,江南老作者:墨宝非宝 5春日宴作者:白鹭成双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