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149章 通往头条的一百万种方法

第149章 通往头条的一百万种方法

所属书籍: 时尚大撕

【冲出亚洲,走向世界,曾几何时,这是国足挂在嘴边的口号,二十年过去,国足依然未能成功地冲进世界一流行列,但在此期间,中国制造却已经成功地成为了世界制造业不可或缺的中坚力量。重工业、轻工业、第三产业,大国崛起之路,就是对外输出之路,在中国企业‘走出去’的过程中,也面临着种种意想不到的问题,西方世界的游戏环境也未必如想象中那样的公平,这不,作为民族服装品牌的骄傲,率先获得国际权威集团投资,正向欧美扩张的‘韵’品牌,日前就遇到了一起出人意料的抄袭丑闻。

“这是完全的诬陷,而且我们非常清楚原因是什么。”品牌内部人士对记者透露,“简单地说,就是对方的无理要求遭到了我们的拒绝。”

这起风波是从年初开始的,当时国内各大媒体都纷纷报道了【韵】品牌被指抄袭的新闻,而消息来源正是欧美知名时尚杂志《coco》的一名编辑,朱迪斯.特德的博客。今年三月,她受邀参加【韵】品牌在首尔举办的春季秀之后,发表了一篇指向性非常明显的博客,暗示品牌有抄袭嫌疑,据她所说,在这场秀里‘并没有见到什么新东西’,这篇博客在国内引起轩然大波,抄袭新闻喧嚣尘上,而公司经过慎重考虑,也决定不再沉默,运用法律武器讨回公道。

“实际上新闻一出来,我们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这个编辑到韩国以后,累计花掉我们超过十万美元的接待经费,但是她还感到我们招待不周,所以才催发出了这么一篇博客。真正矛盾的核心应该就是当时我们拒绝支付的一笔招待费,其实直接地说,就是支付她和高级伴游男公关之间发生的费用。”

根据内部人士介绍,国外的竞争环境也充斥着歧视和不公平,一样无法逃离重重的潜规则。【韵】作为中国品牌,在国际社会上一直受到冷待,“以我们在欧美网络的销量来说,正常的媒体早就找我们希望能看秀了。如果我们是日本或者韩国的品牌,衣服应该也已经早就登入杂志内页,成为新兴时尚品牌被广泛报道。因为归根到底,这也是杂志业一个最基本的职责,向读者传递时装业的新动向,我一个新品牌出来了,你有什么理由不报道呢?但她们就是不报,我们当时的想法是,既然你不报道,那我们就邀请你们过来看秀,给你们报销机票和住宿。这样我们联系了很多媒体,也请托了一些人情关系,最后就请到了这个编辑。”

据内部人士透露,品牌为编辑支付了往返商务舱机票,时装周期间五星级酒店的住宿,甚至在时装周结束之后,还为编辑支付了她在韩国观光旅游期间的旅费。“她当时对我们表露了相关的意愿,而且暗示这是国际惯例,我们也缺乏经验,将信将疑地为她支付了一部分费用。”

也许是食髓知味,朱迪斯的行为越来越过分,时装周期间时常花天酒地,更让品牌方穿针引线,为她介绍韩国当地的模特。“对,模特也希望我们能多介绍一些,像是文文这样的女模特不要,她指明要男模特。而且很夸张地渲染自己美国时尚杂志编辑的身份。想要从这些男模身上得到什么,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碍于情面,品牌方设法满足了她的要求,但心底十分不是滋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被骗了,而且也觉得这种事不合乎道德,虽然不违法,但这种行为还是让我们很不舒服。我们设计师知道了以后也非常不开心。然后在那之后她的行为又再次升级,把我们带到一间酒吧让我们结账,费用非常高,我们看了一下清单,有一些费用是正常消费无法解释的,这时候我们才知道,原来那些模特给她介绍了几个‘朋友’。这几天一直陪在她身边的一个韩国男孩子其实是要收取高价的有偿伴游。”

这笔费用完全超过了接待预算,而且也违反了当地以及中国的法律,品牌最终拒绝为朱迪斯支付这笔费用,双方不欢而散,朱迪斯当然没有报道品牌的春季秀,不久后还发表了这么一篇博客,无中生有地污蔑【韵】抄袭,给品牌方造成重大损失。

“她就去了这么一个秀,纽约那边也都知道她是被我们邀请去的,所以这个博客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谁都知道是在说我们,给我们的商誉带来很重大的问题。纽约那边就她一个人来了首尔时装周,她说什么就是什么,连证据都不需要有。导致我们在纽约扩展市场的时候也可以很明显地感觉到这种阻力。”

海外市场一样有潜规则,一样有种族歧视和不公平,受挫以后怎么办?经过半年的准备,【韵】品牌日前正式提起上诉,运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证据是完备的,我们也请了很好的律师,律师费可能都要比当时没支付的招待费贵上百倍,但我们无怨无悔,我们就是要挽回声誉损失,民族品牌不能被平白污蔑。我们要让全世界知道,不是所有好东西都是西方人设计出来的,中国人一样能设计出非常好的原创作品。”

据悉,《coco》杂志和编辑本人尚未回应,纽约州法院已受理此案,开庭日期将另行公布,届时品牌将公布第一批证据,“照片什么的都有,收据也有,人证也找到了,”内部人士说。“事实上,出庭作证的伴游还要起诉这个编辑,所以他特别愿意去纽约,因为朱迪斯最终也还没付这笔费用,和那个酒吧之间也还有帐没有算完。”】

【《coco》杂志编辑被爆勒索?时装周背后的黑.幕?新兴品牌崛起的辛酸史?昨天纽约州法院迎来了一起罕见的案子,来自哈德森和杰弗逊事务所的凯瑞儿.杰弗逊律师代理东方品牌‘yn’,起诉《coco》的编辑茱蒂.特德,这位大律师向记者表示,手中握有明确证据,显示该编辑在首尔时装周执行公务期间购买性服务,并要求品牌方付账,遭到拒绝后撰写博客实施报复。‘这将是我办过最容易的一起案子,各种证据都非常明显’,而同时,《coco》杂志对此新闻拒绝回应,朱迪斯本人表示,这是无耻的污蔑,‘我从未做过类似的事,这是品牌方的炒作和报复’。

纽约许多独立设计师都对此新闻感到吃惊,大多设计师表示,从未听说过该品牌,并对朱迪斯的人格有信心,‘她是我见过最好的人’。

本案将于近期开庭。】

和国外简短到近乎是敷衍,只有一则,再无后续的报道相比,这则新闻在中国,掀起的波澜要大得多。——打白条,去天.上.人.间,各种提供服务的会所,说实话这在国内的官商圈子里已经是见怪不怪的事了,民间对这种销金窟也是多有传闻,甚至有许多相关的都市传说。不过高大上的西方圈子也搞这种事,甚至是这么难看的强迫买单嫖.娼,而且买单不成还发文污蔑,闹到最后要对簿公堂,这种行业内.幕迎合了很多人的审丑心态,也让素来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群众议论纷纷,几乎是一夕之间,刚成立的新浪微博就涌入了数十万甚至是上百万用户,这些用户很明确就是冲着乔韵来的——他们加入后,第一个关注的就是乔韵,第二个关注的就是秦巍,第三件事就是到乔韵微博底下留言:能公布一下证据吗?很好奇伴游的长相!

想问个敏感的问题,[大笑],你有参与招待吗?也去了那些酒吧吗?

永远支持嫂子!嫂子之前在纽约就是处理这件事吧!心疼嫂子!

想问一下,你这个品牌能不能降个价啊!太贵了吧,能不能降到400左右啊,[拜托][拜托]

——林林总总,什么评论都有,乔韵的人气本来就涨得快,虽然微博开得晚,只是在秦巍裸.照事件后才激活,但粉丝增长的速度却是不逊色于秦巍,现在秦巍潜心拍戏,没新闻点了,【韵】这边倒是新闻频出,先是取消发布会,然后又有网上直播爆卖的新闻——这种网上直播销售的模式,和现在正火热的凡客一起,都成为网络电商让行业热议的焦点。一个奢侈品,一个快消品,相得映彰互为对比,一时间,【韵】也是炙手可热,成为了投资人、行业媒体追逐的热点。

乔韵当然是明星人物,如今的网络公司,最喜欢就是捧出个天才作为代表来讲故事,故事讲得好,拿到天文数字的融资都不奇怪,而如果说别的公司还要在几个创始人中选择一个来造神的话,【韵】的中心人物,毫无疑问当然就是乔韵了。这个作风强硬的个性设计师,好像终于也摘掉了‘秦巍女友’的帽子,凭着【直播爆卖】这个让人惊诧的点,成为了传说中互联网时代的传奇人物——如果不是秦巍戴上‘乔韵男友’的帽子的话,至少,他们也已经是平起平坐的关系了。

“销量没造假吧?”

“会不会是炒作呀?”

“人气这么高,不可能光是炒的吧?”

“就是不买衣服的人都很爱看啊,之前直播的时候,我一个特别不赶趟的女同事都去看了,她才学会淘宝几个月!更不可能买什么奢侈品了——但也爱看得不行,还让我使劲帮她刷屏,要求主播换衣服,就是喜欢这种打扮洋娃娃的感觉。”

“淘宝现在已经疯了,韵同款天天都是挂在搜索框下面的红字,你们知道不,现在连做得好的山寨店都要抢——和正版一样!而且价格也低不下来。”

“怎么不知道?光是n市、q市、d市那几个服装大市,这几个月都阻止了好几轮防盗版的清扫了,凡是号称能百分百复制的山寨主,听说全都被举报了,进去好几批!这是b市服装设计师协会牵头搞的活动,‘保护民族品牌,杜绝盗版’,什么什么的,这个牌子背后的投资人路子非常野,还真给他们弄下来了。”

“我靠,真的啊?那他们家不发展,谁发展啊?他们最近有没有融资计划?咱们去接触一下呗?”

小爆靠努力,大爆靠运气,如果往回看的话,即使知道结果,任何人也都无法从国民级网络热点的崛起中复盘出决胜因素——这种大爆,甚至连当事人都会很吃惊。就像是【韵】,之前已经搞了两次大秀直播了,网页上也早就放了试装视频,反响确实非常不错,但绝没有到红爆全网的程度。这一次请了嫩模来搞试装直播,不论是公司还是粉丝,一开始都只是当做是发布会取消的补救措施,谁知道一下就火成这样了?直播网站再三被挤爆,主播推荐款上架全秒,网民讨论度极高……公司现在都不公布销售额到底提升了多少了,知情人士推测,估计根本来不及统计,现在恐怕整个公司都因为这意料之外的单量忙疯了,根本就顾不上别的。

是因为之前就吸引了一批喜欢看直播的粉丝,现在刚好戳到了她们的痛点?因为之前秦巍事件,导致乔韵也成为话题人物,网民关注度极高?这个奇迹是不是学到了直播试装就可以复制?有没有一定的原因是,除了b市以外,【韵】根本没有专卖店,所以导致消费者一开始就习惯了上网看试装?其余快消品牌如果仿效的话,效果会好吗?

当然,拿快消品牌来对比,是有点不伦不类了,但国外大品牌,绝无可能自降身价,在短时间内跟上搞直播购物,这对他们来说太像是电视直销了,而环顾左右,确实也并没有第二家本土奢侈品牌能和【韵】对打,应该来说,本土奢侈品牌业这就是个伪命题——只有一家能立稳脚跟的话,能称为‘业’吗?【笙歌】这种牌子,卖价倒是挺贵的,但你要说这是奢侈品牌,它们自己就不答应——定位成奢侈,客户起码要被吓跑一大半。而且他们主要的客户群基本也不上网,一看就不想是直播用户,估计更喜欢到专卖店试穿。

“中国真有这么多有钱人吗?”

其实从数学角度来讲,这应该是很合理的现象,有了国民度,基数就摆在那里了,哪怕100个人里只有1个能买呢,里面的有钱人也肯定是足够把【韵】的库存买空的。14亿人的市场,假使说有消费能力的人群在两千万左右,这也是很多小国的国民人口数了。这么大的市场,就问你怕不怕?

毫无疑问,本土奢侈品将迎来一波投资机遇,一旦市场被人发觉,后来的竞争者根本是无法避免,不过也得承认,【韵】作为市场的拓荒者,已经在这块蛋糕上咬掉了足够大的一块,现在也正迎来一个前所未有的时机,只要抓住这个机会,后来者想要撼动它的地位,确实也是有点难了。

面对这样的盛况,设计师本人有什么感觉?这些营销手段是否都是出自她的创意?对市场的未来,她有何见解?

之前一样有很多人想要采访乔韵,但他们问的都是“你和秦巍上次见面是什么时候,是否已分手”这样的问题,现在想要邀请她参加的,那就是各种高端大气的产业峰会了,世界忽然对她的智慧充满兴趣,当然,创业辛酸史也成为传奇的重要一环。连这样的造雨人都要受媒体的气,时尚行业是否已被媒体绑架?这种职务勒索在美国是否构成犯罪,是否已经是职业常态?这是否也是时尚杂志那重重黑.幕的一部分?除了因秋裤而撕的那些黑历史以外,时尚编辑是否还有不为人知的丑陋一面?这样的潜规则,在国内也存在吗?朱迪斯能得到应有的惩罚吗?

但,【韵】毕竟和凡客不同——这个奢侈品牌虽然在营销上几乎可以说是毫无‘节操’,但需要的时候,还是把矜持抓得很牢,“基于品牌定位,乔小姐不便出席太多公众活动,她现在也正在全心全意地准备下一季的服装秀。”

婉拒了大部分媒体曝光活动,但还是有些推拒不掉的活动,问题总是会来的,在品牌高层出席的年度论坛活动里,该问的问题,还是被问了起来,而这段采访视频登上热搜的速度,甚至比一般明星的新闻还要更快。

“在美国请一个好律师是非常贵的,品牌受到的损害当然是她赔不起的,但我们还是坚持要告。主要就是为了澄清品牌的声誉,她用一支笔毁掉的东西,我们要用几千万美元重塑回来——但这都是值得的,乔小姐说:请粉丝们放心,这位编辑一定会得到应有的惩罚。”

show(m_middle);

auzw.com 这位公司高管顿了一下,俊秀的面孔上浮现出微妙的笑,似有一点点无奈地说,“她还说,如果情况在预料中的话,这惩罚,一定会来得很快。”

一场官司打下来,旷日持久,怎么可能‘来得很快’?记者不以为然,又是心中一动,“公司除了起诉以外,是有打算采取一些别的行动吗?”

“我们也注意到,这个起诉的新闻在西方媒体没获得广泛的报道,是否是说对方的杂志动用了一定的关系,压下了这些新闻呢?”

“是否有准备到之后时尚媒体界必然的反弹?”

“现在西方媒体对于这起诉讼案普遍是什么评价呢?贵公司有没有受到投资人的压力?”

“刚才在论坛上,林总表达了强烈的投资意愿——对于国内投资人抛出的橄榄枝,贵公司是什么态度呢?”

对这林林总总的问题,高管傅先生只是保持微笑,他跳掉了所有敏感的问题。“我们非常感谢大家的关心,也非常需要大家的投资,来自民族的支持,是我们的坚强后盾,至于后续举动,就还请大家拭目以待了——请大家放心,我们的设计师已经说了,后续举动,一定是会来得很快的。”

#

“保罗,今天米歇尔联系我,说还没收到杂志社开出的支票。”

——其实,中国记者们多少也是有些高估《coco》的能量了,西方媒体不关心这则新闻,其实再正常不过,法律摩擦在美国属于家常便饭,没有什么刺激性的照片佐证,被诉的也不是业界顶尖的那两本杂志,更不是主编,这则官司的起诉人和被告人在大众看来都是无名小卒,他们自然不会关注太多。但这并不是说【韵】没有给jdy带来什么烦恼——一个公司要告一个自然人,而且是一个不差钱的公司,请了纽约最出名的金牌大状来告一个自然人,用屁股想也能感受到这个自然人承受的压力。媒体虽然静悄悄,但朱迪这段日子的心情可不算太好,今天一早,她就来到办公室,敲响了主编的门。“,你答应过我会为我支付律师费的,保罗,你不能在这当口放弃我。”

不用眼睛看,她也知道身后的办公室早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了过来,一片嗡嗡细语响成一片,这其中有多少人在幸灾乐祸,jdy现在根本无暇去想,她觉得这十几天一直纠缠她的偏头痛又剧烈了点,只能不顾仪态,用力按住额头,深呼吸了几声,才从耳畔的嗡鸣声中恢复过来。“保罗,你知道他们只是诬陷——我告诉过你,我真的什么也没做!”

“先进来,关上门。”《coco》的主编保罗头也不抬,指了指办公桌前的客位。“坐。”

他淡定的态度,让朱迪有很不好的预感:她在杂志社内也算资深,即使只是造作,保罗也一直表达着关心的态度,这多少是为将来的同事关系考虑,也许也有些真诚的善意,现在这么事不关己……很有可能,杂志社是真的已经打算放弃她了,更对她的前景丝毫不看好,所以他才一点也不怕撕破脸……

“首先,我得说,朱迪,我真的相信你,我相信这是对方公司的报复——但你也不能否定,你的确在夜店留下了很多亲密照片。”保罗取下眼镜,慢条斯理地擦拭着,这个精明的小矮子,“我今天收到管理层的通知,集团正式决定放弃资助你的律师费,很抱歉,但这也并不是我能影响的决定,我尽力了,朱迪,但你从一开始就没法给我们这个承诺,咨询律师也只能给出这样的答复——如果我们为你出律师费的话,就证明这的确是《coco》的职务行为,那么对方就可以把杂志社列为共同被告——”

在美国,公司对公司的诉讼标的随随便便都能开到百万,尤其是这种名誉权官司,对方的经营活动受到怎样的影响,是个很模糊的概念,定损就看双方律师谁的道行高了。而且律师多数都是从最后的赔偿金额中抽成,所以也很有动力把金额做大——这是一种很昂贵的游戏,【韵】赌一口气,已经明说了,亏损律师费也一样要告,但杂志社更多还是逐利,尤其是在己方编辑无法保证没有证据,事情闹大了,照片爆出后商誉一定会受到影响的情况下,首先考虑的当然是要撇清自己。

以这个案件来说,【韵】未把杂志社列为共同被告,已算是疏失,而对杂志社来说却是一次脱身的机会。jdy前往首尔的身份是很模糊的,她确实是以杂志编辑的身份过去,但回来以后却没有发稿,这也不是上司派遣的出差,只是她在出发以前向上报备,得到过pal的口头认可。时尚圈很多活动都是这样,杂志管理得也松散,很多派对都是靠编辑的私人人脉发出邀请,下班时间过去,回来发稿,当然也不会给加班费。这算是职务行为还是个人行为?里面有很多空间可以扯皮,杂志社完全可以说朱迪是请假出游,反正不论是请假还是批准,都只经过口头。

这种松散的组织,很多时候是方便编辑在里头找外快,大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公司给与的福利,但此时却成为了杂志和编辑之间的裂痕。朱迪的律师米歇尔已经反复给她阐明过,让杂志社帮忙支付律师费,对她本人来说也非常的重要——杂志社想要撇清自己,但朱迪却应该抱住杂志社不放,这不仅仅是高额律师费的问题,还关系到将来的赔偿,否则,哪怕对方最后只拿到了十万美元的赔偿额,朱迪又该怎么凑钱来还呢?

“pal,你准备在法庭上撒谎吗?”毫无疑问,事态正向最坏的方向滑去,米歇尔分析中最坏的后果已经在眼前展开——杂志社一旦拒绝支付律师费,那么米歇尔肯定不能再无偿为她服务,朱迪只能找便宜的律师,或者申请法律援助,而要从公司要到这笔钱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她还得再找一个律师为自己和公司斡旋。这就等于是身陷两个官司之中,而其中的一个纠纷方还正是她的衣食父母。

虽然平时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喝的是酩悦、拉菲,穿的也都是一线大牌,但这都是职位红利,朱迪过手的现钱却不多,对方多次强调手里有完备的证据链,证人都可以随时到纽约来,这种案子也没有律师愿意接受【预付提成】的模式,如果杂志把她开除,即使没官司,她也很难维持三个月的体面生活,更别说现在还是官司缠身,下一份工作不知在何处了。朱迪真有种一脚踏空,坠入万丈深渊的感觉,说实话,从得知自己被起诉到现在的两周,她一直都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已发生的一切实在是太反常识了,她简直都怀疑自己是不是陷入了一个醒不来的噩梦里。

“pal,你准备在法庭上撒谎吗?”语调刚提起来,就又被现实的重量给压了下去,她又说了一遍,带着哀求地望着主编,“你打算抛弃我吗?”

保罗移开眼神,默不作声地整理了一会资料,“朱迪,以我个人来说,我还是支持你的。我也非常反感这样的行为——”

所有朋友都相信她,也许会寻欢作乐,也许会和模特有些说不清的关系——这行谁不这样?设计师、资深编辑、买手……去看看那些飞快上位的模特,查查他们的情史,能有谁例外?——但花钱□□?所有人都说,‘朱迪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一定是陷害,一定是买通了那个模特,制造了证据,亚洲人在亚洲国家一定都有一些关系’,是的,所有人都很反感那个品牌,现在它更不可能登上欧美任何一间大杂志了,这完全是,纯粹的疯狂,它毁掉了自己在欧美发展的最后一丝可能性——joe.乔甚至连累到了她原本的几位好友,让她们在派对中承受着风言风语——但,朋友们能做的也就这些了,没人会为她付律师费,没人会再聘用她,谁也不愿沾染上职场性.骚.扰的丑闻。朱迪挣扎了一阵子,渐渐发觉前路怎么看都是一片黑暗:她之前的耀武扬威,只是建立在对方有所求,想要融入的基础上,她的所有优势,都来自于身后的社交大背景。而一旦【韵】把这一切抛诸脑后,一旦她完全放弃了欧美市场,个人和公司相比,其力量无异于蝼蚁,唯一的结果,只能是被狠狠碾过,挫骨扬灰。

甚至,她还能让她自己的亲友做到这一点。让她被自己工作了十几年的杂志社用性.骚扰的罪名亲手毁灭……

从主编办公室出来,她就像是一缕游魂,在杂志社里飘来荡去,身上似乎带了无形的臭味,所有人都对她避之惟恐不及,在茶水间里,一个小编辑为了躲避她,甚至撞上了墙壁,“oops,sorry,我这就去——”

朱迪没有用太多时间就下定决心,中饭时间,她躲到楼顶抽了一包烟,拨通了凯瑞儿.杰弗逊的电话号码。

“我想要庭外和解,我愿意道歉。”她的声音被尼古丁浸透,嘶哑而苦涩,在杂志社决定放弃律师费以后,她已无退路,自尊再无生存余地——能否存活,就得看投降得是否好看了。“杰弗逊女士,我想请你转告乔小姐,我愿意对她当面道歉,能否请她给这个机会,我会……安排封面、介绍人脉,什么事都好,我愿意用一切力量挽回【韵】的商誉损失,包括在博客和报纸上以个人身份道歉——”

“特德女士。”凯瑞儿的声音非常冷静,对她的投降她似乎并不意外,朱迪不禁想到米歇尔的分析:‘故意遗漏被告,也许是对方的一种手段,他们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希望见到你和杂志社之间发生纠纷,进一步孤立你。这是一次非常私人化的报复行为——她就是要和你过不去’。“你终于打来电话了,很高兴知道你有了和解的念头,但是,我的委托人也想到了你会提出的请求,针对这一点,她提前有了答复——想要和她直接对话,你还不配。”

那个满面笑容,亲切殷勤的乔小姐——

朱迪不禁又有点恍惚,她晃了晃头,急切地说,“但——但我不仅仅代表我一个人——”

“您还代表了美国时尚圈,是吗?”凯瑞儿的语气依然平静,似乎到目前为止,朱迪的所有表现都在预料之中。“如果继续告下去,以如今的热度,不仅无法恢复商誉,而且还会对【韵】之后在欧美的发展形成阻碍,这就是您讨价还价的筹码,是吗?您对乔小姐来说,依然是有用的。”

“……难道不是吗?”朱迪不禁有一丝犹豫:以她的分量,根本登不上什么重量级的媒体,花费天价打这样一场官司,只是为了出一口气,也达不到恢复名誉的目的,这……真的值得吗?joe.乔要的,既是情绪上的宣泄,也是名誉的恢复,前者她愿意道歉,怎样都行,做一只狗也没问题,而后者她也能鼎力相助,更可以发挥出别人无法取代的作用——她所要求的也只是一条生路而已,这,难道不是她最后的出路,难道不是一个合算的交易吗?

“通常情况来讲,也许是的。”凯瑞儿说道,她的声音从电话那头刺入朱迪耳膜,淡漠、尖锐,和所有的律师一样,可以一边抽烟,一边将所有希望踩碎的那种职业性冷漠,“但乔小姐也委托我告诉您——她根本用不上你们的小圈子。”

“所谓的美国时尚圈,她他.妈的一点也不在乎。”

她毫无起伏的语调,既像是荒谬的人工智能,又像是某种带有神秘力量的宣判,“乔小姐希望,你们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这是她的原话,‘通往头条的路有一百万条,别他.妈以为你们有多了不起’。”

“综上所述,对于之后的诉讼方案,我们已有了既定方针……那么,特德小姐……”

朱迪不知道对方是怎样挂掉电话的,她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办公室,回到公寓,回到自己那满是华服首饰却无法变现的家里的,这种浑浑噩噩的状态持续了十多个小时,直到她打开邮件,打开米歇尔转发来的链接,她才仿佛从梦中醒来,第一次看清了世界。

“呵……”点燃一根香烟,她撑着额头,甚至自嘲地笑了起来,“通向头条的路,果然有一百万条。”

【百万美元,东方品牌‘韵’设下重奖,‘帮助’他们在诉讼中的对手?任何人能在十年内的服装秀中找到该品牌首尔时装秀‘抄袭’的证据,都将获得最高百万美元的奖赏】

【奖金已经公证,任何人只要能证明‘韵’有抄袭的关系,就将立刻转账到对方账户,百万大奖,等你来拿!】

只要有一百万美元,怎么能登不上头条?

不过十几个小时,乔韵就用事实强势地证明了自己的观点:的确,无须任何内线帮忙,【韵】的新闻,也一样能雪片一样地登上各大媒体的娱乐头条——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149章 通往头条的一百万种方法
回目录:《时尚大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云中歌3 2沉香如屑作者:苏寞 3爱你是最好的时光作者:匪我思存 4良言写意作者:木浮生 5智斗(心安是归处)作者:缪娟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