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60章 开秀倒计时:0小时

第60章 开秀倒计时:0小时

所属书籍: 时尚大撕

距离闭幕秀52小时

“什么叫做还要开?”

到底是小圈子,【韵】闹的动静瞒不了人,那么多电话打出去,关系圈总有和【s.he】交叉的,接到电话,的小蛋糕都吃不下去了,“你听错了吧?不是被换到闭幕的那一次——它已经不开了,这怎么还能再开?”

电话那头也熟知的性子,解释了半天,还是将信将疑的,敷衍了几句挂掉电话,叉子挥得有一下没一下,小姐妹不免问了,“,怎么了?秀不是结束了,还操心呢?”

“要不说创业难呢?看,办个秀感觉都老了

。”几个闺蜜嘻嘻哈哈的闹,“你摸摸你摸摸,这里是不是长干纹了?”

“真的?”这件事对来说很重要,她一下忘了秀的事,扑过去照镜子,“明明没有,你又骗我——”

一群闺蜜闹了半天,话说完了,不约而同安静下来,不是抱着笔记本电脑在刷,就是拿手机呼朋引伴的自拍,“哎你们看你们看,秦巍又出新照片了。”

“他真的好帅哦——可惜就是好难约出来,上次我和我哥在吃饭的时候,我哥知道我喜欢他嘛,就说帮我约,说他们俩是铁哥们——你们知道我哥的喽,什么明星约不出来?马驰还过来给他敬过酒——”

“约出来了没,约出来了没?”

“没有!说是腰伤了在家躺着,怎么也不肯出来!”

“可惜哦——他真的好帅好帅,首映礼我去了,就从我身边经过的——帅得好像在发光,都看直眼了,是不是!”

“啊……是是,可不是?”

到底心底有事,秦巍都不花痴了,心不在焉地应着,找个借口缩出去给andy打电话,“andy,你听说没有?joe那边又要开秀了。”

“啊?有这事吗?”andy语气挺茫然的,像是还没睡醒,让人听了不由不信,“我不知道啊——我在外地度假呢,有这回事?”

“你赶快打个电话问问!”语气挺重的,说完了又觉得不礼貌,给自己找补,“可以吗?可以吗?不是都说好了不开秀的吗,讨厌,怎么这么不守信用!”

andy那也挺无奈的,没说什么挂了电话,隐约感觉他是不开心了,但也不在乎,她请andy付了三倍的钱,对服务也该有点要求。

吃完下午茶,消息得到证实,首尔的五星级酒店住得就不舒服了,“她凭什么呀!钱都收了又要开秀,这不是给脸不要脸吗?本来要钱就够讨厌的了!这是把我当傻.逼耍啊?”

andy嗫嚅着爱莫能助,也知道她是骂错人了,在她心里,andy这忠臣还是很能信任的,稍微安抚几句赶快下达任务,“你就别度假了,快回b市给我打探一下,她要在哪开秀,还有还有,都请了谁,那个秀场布置得怎么样——我就不信了,就只有两三天了她能变出什么秀来,瞎胡闹呢吧,她以为开秀那么简单的?”

真是不食人间烟火!嗤笑了下,心里稍稍没那么不舒服了,“我就等着看她的热闹!”

“对对对,您说得是,就这么两三天的时间,一个空场地给她能够开得起秀?痴心妄想呢吧!”andy那边一叠声只有附和的份,和雇主一样不屑,那婊婊的语气听了更开心,恨不得他再多说点——过一会才小心翼翼地问,“既然怎么开都是砸锅……那,我能不回去吗?”

合着都是招数啊?的脸一下沉下来,心里油然闪过‘死太监’三字:说来说去,还不是结了尾款,就差使不动了?

但还得andy去,他确实有能力,整个秀期把灯看得特好,完全没磕碰,全套可以直接运回法国酒庄挂起来。放软声音,“andy哥哥,我给你算三倍——四倍工资——”

磨了半天,终于说动了挂了电话一脸沉思,想给杜文文打去问情况,又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说起来,杜文文对她够意思,本来要去欧洲的,特意留下来为她走秀,为此还接了【韵】的秀,搞到之后不好推拒,只好推迟行程,等闭幕秀以后再走

把【韵】换到闭幕秀,说起来是一手操办,杜文文还是看她的面子,现在又让她不去走,即使是也觉得有点过分了,这个口不好开——她越想越不舒服,怒气全都迁移到乔韵身上,觉得自己好惨,被她玩弄了感情不说,又骗了财,四百万拿走了一声不吭去别的地方开秀,简直是欺人太甚,就差骗个色,就把她给骗空了。

“这世上坏人太多了!”眨眨眼,差点没忍住眼泪,她努力地憋憋憋,憋到andy那边给了回复——她让andy先问出秀的地址,也免得对方拖拖拉拉的,等回京以后为时已晚——赶紧给刘叔叔打电话。

“刘叔叔……”电话拨好了,情绪也刚好酝酿到位,她开始哭了,“那个joe真是太过分了,收了钱还不办事……”

她是真挺委屈的:不在乎钱,但觉得四百万给得憋屈。现在给了还被打脸,这场隔空的撕逼她觉得自己全面落入下风,一口闷气噎着难受,因此很积极地想要打探到乔韵的家底,“她到底是谁家的啊?您老说谨慎谨慎,难道被人欺负到头上还得谨慎吗?”

“……”刘叔叔也很无奈,“都说了花钱消灾嘛,时装周开不了,已经够可以了,难道你还要赶尽杀绝,叫人家一辈子都没法开秀吗?”

在刘叔叔心里,打发点钱只是小事,时装周开不开秀,得什么奖也都是小事,正因为是小事,所以并不在乎道理,随口吩咐跟班的跟班也就办了,逗一笑而已。给了钱以后对乔韵反而重视起来,毕竟还不是大干部,做事还要慎独。

这里面心态的变化是可以拿捏得到的:现在她自己做品牌就更知道赚头了,能拿出四五百万办秀,请动一个那么像样的团队,乔韵也许能量不如刘叔叔,但应该也是圈子里的人。体制内体制外,对刘叔叔是不一样的,体制内,能量再小也得敬重,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嘛,能花钱了事那是最好,再说,跟体制内的人就得讲理了,这件事,论理是过了。

并不觉得自己过分,她因此更委屈——全世界老不理解她,好容易来个joe,原来也只是装着理解,暗地里还是个要害她的刁民,但也不敢逼刘叔叔太过,只好委委屈屈地说,“那您也不考虑考虑自己的威望,这个秀是您不让她开的,要是她出了时装周还开得更好,您多没面子……”

刘叔叔哑然失笑,“死丫头,你这是在激我?”

“嘿嘿……”卖可爱,“被您看出来了,那我功力还不够……”

刘叔叔笑骂几声,到底是答允了为她看看情况,没把话说死,但也满足了,挂上电话又和闺蜜团玩玩闹闹:她心底清楚,刘叔叔把话说到这份上,那多数应该是能办妥了。

可没想到,天也不让她这一觉睡得安稳——过了半小时不到,刘叔叔的电话就打过来了,语气很急促。

“,你和她是好朋友,怎么连她的身份也不知道?”一向是最宠她的刘叔叔,难得地带了点责备,“刚才人家都把电话打过来了——你说的那个joe,是秦家的未来儿媳妇,背景很深厚的。她婆婆的公司在部里直接挂号,级别相当高,刚才直接打电话给我过问这件事,倒把我问得尴尬起来。——你们认识这么久,难道joe没和你说过她的事?”

一脚踏空,完全茫然了,“啊?什么?我不知道啊……她有背景怎么不早说啊……”

“人家低调呀

!哪和你似的张扬,”刘叔叔恨铁不成钢,也怨乔韵,“她怎么不早说啊!当时打个电话不什么事都没了?——哎,忘了,她不知道我是谁……”

他重重‘嗐’了一声,没好气地说,“这事就这样,你不许再去招惹joe了,下次遇到得和她道歉知道吗?”

“还要我道歉?”的声音一下抬起来了,委屈得掉了真眼泪,“可过分得明明是她——”

“那又怎么样?”刘叔叔根本不和她讨论这个,直接说,“她男朋友是他们老秦家唯一的独苗,和你弟弟妹妹都是认识的,你——你只能叫爸爸叔叔,明白这里面的差别吗?”

怎么不明白,不明白的话,就不会读完大学才第一次回国久居了——她的弟弟妹妹都出去留学了,夫人陪读,也出去了,这才敢回国和叔叔团聚,在b市闹点动静,就这样还只能用母亲的姓,原以为人不在了就没存在感,现在才知道,原来老观念还在,嫡庶间照旧有天壤之别,鼻子一抽一抽,都想哭了,“刘叔叔——”

她故意把‘刘’字咬得很重,刘叔叔果然听了心软,“好了好了,会补偿你的,这会就别惹事了啊,那什么,你不是喜欢夏威夷吗,这一阵辛苦,拿完大奖以后干脆过去休息两天嘛——”

说起来,刘叔叔虽不是大干部,但也很有前途,她旁敲侧击,问了一圈秦家的事,觉得拼后台其实也不怕什么,刘叔叔不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已,态度也并未过分严厉苛责。挂了电话,在屋里转悠了好多圈,实在咽不下这口气,想想,还是直接给杜文文打过去了。

“喂,文文!”她打定主意速战速决,电话里的语气就很严厉,“你知不知道joe又要开秀了——我警告你,如果你还把我当朋友,就不许为她走秀——”

#

距离闭幕秀36个小时

李竺碰地一声关上门,旋风一样地卷进套房,一进来语气就兴师问罪,“告诉我这是谣言——你还请了谭玉去乔乔的秀?”

做经纪人真是自来熟,没见几面就‘乔乔’上了,秦巍合上剧本,“请了啊,有什么问题吗?”

“有什么问题?有什么问题?”李竺老被他气得吠起来,她把秦巍手里的剧本打掉,“你说有什么问题?谭玉和周小雅面和心不合你会不知道?我没上过t大你也不能当我傻啊秦大少爷,你记忆力那么好,会不记得开拍那天我和谭玉在说谁的八卦?你这么会做人,你不知道谭玉不喜欢周小雅?你不知道你怎么从来不在你谭姐面前提周姐?你——你——你——”

你了半天,最后得出和林女士一眼的结论,“你特么要气死我了你!”

她跌坐在椅子上拼命扇风,秦巍给她倒杯水,李竺一口气喝完,“别以为这样就能补偿我——我对你的态度很不满意!”

“你不满意什么?”秦巍反问,捡起剧本在书桌上按平放好,“这不都是因为你的安排吗?你不想让我帮她,又何必特别通知我?种种一切,不都是想让我接《白洞》?”

他是说中了李竺的心思了,但经纪人并不尴尬,她哼了声,“那我也没想到你会这么不知分寸呀——你要吸引媒体注意,我能帮你发通稿,你来演《白洞》,公平交换合情合理,你用人情请周小雅——”

看得出她是不以为然的,“个人自由我也不拦你,但你请了谭玉又请周小雅是什么意思?你这是两个大姐都要得罪,让我给你收拾烂摊子?我招谁惹谁了?——不行,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两个人都不请,糊弄过去

。”

“不行。”秦巍也一口否决,“两边我都已经说好了,放谁的鸽子都是得罪。”

“只放一边的话,放了谁就是把谁往死里得罪,但两边都放就不会,只是轻微的得罪。”李竺坚持。

“那我请她们来有什么意义?”秦巍问,“我演《白洞》,你来摆平烂摊子,这不是我们的交易?”

“我们的交易明明应该是你演《白洞》,我帮你发通稿!”李竺叫。

“大姐,你当我第一天进圈?媒体上通稿也是要有话题点的,周小雅捧场时装秀——这标题你发一圈通稿试试,能上头条我和你信。”秦巍冷笑,他修长的双腿交叠起来,polo衫卡其布裤子,看起来像是没做成的那个耶鲁精英附体,每句话后都是数百兆的计算,气质如轮廓,刀一样犀利,“现在不是正好?都没发通稿呢,就有记者来问了——这才叫有效宣传,到时候热度才会好。你以为一两篇无关紧要的报道就能把我骗去演《白洞》?这是欺诈啊大姐,用乔韵来操纵我,一次算了,第二次你不觉得已经很老套了吗?”

show(m_middle);

auzw.com 字字句句都像针,挑破深藏的居心,刺得见血,李竺的气势也被刺破,瘪得很快,她用崭新眼神,打量眼前这清俊高冷的剪影,他拥有最优秀的外表,最疏离的气质,像是从油画上走下来的贵公子,天然高贵,但他做的事却是理智的反面,名校不读,他留下来进演艺圈,家世不露,拍戏时从不要求特殊待遇,看得透操纵,但依然为前女友舍身,他爱起来又奋不顾身又处处保留,又燃烧又矛盾,又慷慨又小气,从来不肯在那些周姐、谭姐面前推荐一句【韵】,但却肯为了一场秀,一次通稿接下两人僵持三周的剧本,想演文艺片,这是他的梦想,如今又被推迟一步,他有没有失落?也许有,但密藏着不肯透露,上一次大规模情绪外露,好像也还是因为前女友乔韵。

经纪人和明星就像是骑师和野马,中间总要有个笼头,李竺不知道她和林女士想到了一起,若知道肯定大为欣慰,她们都抓住了秦巍的症结,不过她现在是有点后悔了,这是把双刃剑,好用,但也带来太大的麻烦。

“我怎么想得到你对她好到这地步?”她无奈地说,“就请一个影后来不好吗?已经足够好了呀,本来还连一个都请不来呢——真要炒得那么热才是好?”

秦巍盯牢她,像被问住,又似乎欲语无言,眼神深邃又迷茫,有一瞬间李竺觉得这问题连秦巍自己也没答案:已经足够了,为什么还要更好?乔韵真就这么好?在他心里容不得一点屈就?可他明明又那么恨她。一扯到她就失常,不论是爱是恨,反应总容易过度。

李竺在心里记一笔,她现在没那么喜欢乔韵了,秦巍和别人不一样,个人素质太优秀,物质和名气不是他的需求,他需要有个动力鞭策,有个把柄钳制,让他有一点痛楚,以前觉得乔韵比演文艺片的梦想好,更节省时间,惠而不费,还能避免绯闻,现在也许要相机而动,渐渐调整思路。

“好好好。”她打破突然低沉下来的气氛,没好气地说,“谭玉那边我去搞定,你负责周小雅——就说你糊涂,不知道她们俩不好……现在也只能这么推了。”

终于顺心随意,秦巍冲她露出一个微小的笑容,有点任性的样子,像是有点点小脾气被哄化了,想笑又破不了矜持,所以这笑意只在对视里存活一秒,眼神就闪开了——但他实在是生得好看,这笑,短得比长的,小得比大的更迷人,李竺心口如受一击,呼吸都紊乱几秒

“那你要做好准备。”她很快又收摄心神,掩饰掉不足一秒的失态,低下头一边翻手机一边随意地说,“最好是先和乔小姐打声招呼——你们的关系一曝光,她肯定也得受记者骚扰,得先做好准备,不然会很影响日常生活。”

“什么记者?”秦巍果然一愣——就知道他忙着组局了,根本没细考虑过这方面的问题。

李竺猜中了心情自然好,也有丝击中软肋的爽快,表面依然若无其事,“你以为记者是傻的?你和她过年一起看了电影,两家家长都在,当时说已经分手了,好,勉强信你,我再配合你发点通稿,用你和官小雪吃饭的照片交换,这事也就过去了。没几个月,她办秀你捧场,拉了这么多明星过来坐镇,你说你们是什么关系?这已经不是绯闻了,亲爱的,这是刘天王和他家朱太太的级别——圈外人将信将疑,圈内人哪个不知道是真是假?你得有心理准备,这以后乔小姐和你的关系肯定得被拿来说事。”

秦巍双唇紧抿,似要否认又找不到理由,付出那么多潜在的人脉成本,他若无其事,奇怪的是,这一刻反而开始有点脆弱,李竺看着缓了语气,“其实传一下也没什么的,你又不可能真的和那些人气小生一样,为了粉丝就不结婚——”

秦巍幽幽看来一眼,她立刻转了口风,“不然就把官小雪带去好了,现在你人气旺,她更想炒,一叫肯定飞来。”

官小雪现在横店拍戏呢,秦巍说,“你不是说该收手了吗?再炒容易糊了。”

“之前说收手,是因为你们俩咖位已经不一样了。”李竺说,当时互惠互利,都是为了吸睛,但现在秦巍片约不断,电影这块,名导大作也在酝酿,电视剧这里已经是非一线不接了,官小雪本身却还没能从配角成功担正过。现在女方还在炒,有点抱大腿的意思,但男方已经开始冷淡。“但你要不愿意被人问乔小姐,那就带上她呗,也没什么,多炒几个月不影响。反正你身边坐一个,也好和各方解释。”

和各方解释什么?她没说,看秦巍坐在那,手慢慢攥紧……她笑了,拍拍手又轻快地转移话题,“行了,想想通稿该怎么写——总不能只写周小雅和谭玉现身秀场全程无交流吧?你有没有她们品牌的定位介绍,还有这一季的宣传焦点,难得上次媒体不能浪费,得传达有效信息,资料都给我,我来找人写……”

#

距离闭幕秀21小时

“文文,这都只剩多久了你还在考虑?”是真火大了,手把着话筒,用尽一切意志力才勉强压下火,“有什么好犹豫的?就给她打电话说不走了!到现在都没彩排,这破秀有什么好走的?”

“可……”杜文文的声音甜甜的,透着那么的无辜,她就是这样善良心软,“,就算一开始是顺便接的她的秀,但合约已经签了……”

“不都说了吗,我帮你赔。”打断她——都已经一两天了,杜文文还没下定决心,一直在去不去之间徘徊心软,现在都说不清自己是要给joe的秀使绊子,还是就为了要让杜文文听她的话,“我知道你很善良,文文,但joe哪值得你这么义气?你还把我当朋友这秀就别去。”

“~~~~”杜文文拉长声音,对她的最后通牒还是以柔克刚,对她真没办法,杜文文太简单了,暗示太多她根本就听不懂,磨缠了这么一天多就是认死理,“你别这样子嘛,商业合作,同人品有什么关系呢?得讲信誉啊,不是不把你当朋友,但是合约签了,又没改时间,不好推啊~~~”

“你就不能为我破例一回吗文文?”就差一点点就发火了,她也委屈,“我给你开了60万诶,国内哪个秀给模特开这么多——”

“但那边给我开了也有50万啊……这个真不是钱的事——”

拼背景,两边杜文文都得罪不起,说钱的话两边待遇也都不差,她会左右为难其实也可以理解,但还是气闷得不行,挂了电话开始找茬了,“这什么破车,什么破路啊,那么颠簸——我都快晕车了

!”

司机伺候大小姐伺候惯了,一句话不多说,知道一搭腔就错,嘟着嘴,气闷地给andy打电话,“andy,你到了没有,那边到底怎么样!”

“乱着呢。”andy倒没继续掉链子,语气夸张地说,“都这会了场地还没弄好,我给您拍了几张照片您看看,其实依我个人拙见,没什么好担心的——这么匆忙,秀的效果它能好吗?我现在进不去,不过里面肯定也只有更乱的。”

过了一会,他果然给邮箱发了好几张照片,用流量开着看,一路又骂中国移动速度太差,不过看了照片她也安心了不少:确实,整个展览馆都乱糟糟的,什么木板箱、木条、展示板……到处乱丢,地板乍一看脏兮兮的,全都是油漆,地上还有好多工人蹲着,不知是否正在擦洗地面。

“你继续盯着啊,那边要是彩排了你马上给我打电话。”嘱咐andy几句,挂了电话越想越觉得自己有理——这么差的秀,自己不让杜文文走也是为朋友考虑,如果杜文文还不懂事,那这个朋友不交也罢。

“文文,”她把邮件给杜文文转发过去,“我刚给你发了个邮件,你现在马上找到电脑打开看。”

杜文文在电话那头似是吸了口气,但应该也依言行事了,“这个是什么照片啊?”

“就是你要走的秀场布置照啊!你看看,都现在了还没布置起来,我这是为你好啊文文,走这样的秀你是要被人笑话的——”

“啊,还没布置好啊?”杜文文好像也很吃惊,她明显在纠结,“那……我考虑考虑……过几个小时再联系你……?”

这都拖了多久了,从一开始就说考虑,考虑了至少四次,每次都没决心拒绝,再考虑下去,都要走秀了!耐心尽失,撂下最后的最后通牒,“我给你够多时间考虑了,文文!”

她的声音尖锐起来,“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逼我把话说明白——你自己想想,你要去欧洲发展,在欧洲是她有关系还是我有关系?你不是想上香奈儿的秀吗?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敢得罪我?joe的秀,我不许你走,你非要走的话,后果自己考虑。”

这话是真的说得很直白了,电话那边一下陷入了沉默,心里也有点不好受,以势压人总觉得挺欺负人家的,要不是杜文文这么过分,她也不会直接讲白——怕杜文文不好下台,她又放软声音,“文文……”

这一声软绵绵的叫唤,反而触到了什么点似的,那边什么话不说,忽然间就挂了。傻眼了,赶忙回拨过去,但却是忙音,她的寒毛一下都竖起来了——靠,不是吧,文文性格这么倔?她难道是给joe那边打去了电话?

#

距离闭幕秀20.5小时

“知道了

。”乔韵挂断电话,她无暇兴奋,这一周过度的忙碌让她就像是在云海中漂浮,已没了情绪,转过身开始用力击掌,吸引注意力,“模特全部到位,三小时后开始彩排,灯光、音乐、摄像组各自,距离开秀还有20小时!”

“灯光组。”

“乔乔,音箱接线好像有点问题,左边大音箱没声音了,我现在马上出去买一捆线回来。”

“秀导过来确认机位。”

“老板,外面的喷漆第一层已经好了,你去看看效果。”

“油漆味道有点大,可能需要点空气清新剂——会场要不要弄香氛?”

“去弄两台鼓风机来对着吹,青哥你让场馆把b厅的换气扇也打开——”

“彩排马上开始,无关人士马上从t台上下来。”

倒计时:16.5小时

“彩排录像带大家都看过了,灯光组是不是能调整一下射灯的位置,现在这个高光点和音乐有点合不上……”

倒计时:13.5小时

“文文的衣服运来了没有?还有最后一道工序没完成的——”

“乔乔,有两件衣服需要重新整烫,你过来看一下。”

倒计时:9小时

“哎哟!我的手……嘶——流血了没有?我靠没沾到衣服上吧没沾到衣服上吧?”

倒计时:6小时

“场馆该打开了,最后的布置再去一下。”

倒计时:5小时

“我靠,刮大风了,快搬点东西过去固定展板。”

“模特都到齐没有?化妆师发型师跟住你们的模特!”

4小时、3小时、2小时……还有一小时的时候,媒体区开始来人了,记者们三三俩俩地闲谈着,收着青哥派出的红包,低头调整着相机焦距。

30分钟,时尚达人们、杂志编辑们、品牌代理商们、时尚买手们陆续到了,他们有的笑着摇着手,从拍照去快速走过,有的大大方方留下来任记者拍照,还接受了简短的采访。

20分钟,第一个明星到了,是秦巍在《玄夜洞天》的合作男演员宗良,记者们一拥而上,闪光灯亮成一片。

10分钟、9分钟、7分钟、5分钟,周小雅、谭玉、官小雪、刘菲、秦巍……下午7点半,分秒不差,场馆外灯光暗下,只留射灯打亮了品牌logo,记者们收拾镜头跟进了场内,在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中,原创设计品牌【韵】的第一场服装发布会,随着空灵的音乐,准时开始。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60章 开秀倒计时:0小时
回目录:《时尚大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篮神饲养指南(篮神的诞生)作者:胡说 2我在回忆里等你作者:辛夷坞 3彼岸花作者:安妮宝贝 4总裁误宠替身甜妻(终于轮到我恋爱了)作者:明月西 5赠我予白作者:小八老爷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