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36章 老房着火

第36章 老房着火

所属书籍: 时尚大撕

筹备一场服装秀要提前多久?

如果衣服能跟得上的话,最好是提前一年那么久

——总监一定会这么回答,不管怎么说,确定设计图、服装秀主题、预算、编导、灯光到最后确定模特,已经够一个五十人的团队忙碌好几个月了,以每年一度的维密大秀来说,11月的秀场灯光刚一熄灭,设计师就开始为明年的服装秀主题做准备了。分发邀请函、广告公关合作、试衣排练……在时装周前一个月千万别找总监吃饭,如果他有秀的话——当然,若你是好朋友那又另当别论,好朋友不会介意此时过去充当人肉沙包,让他发泄压力的。

这是正规大品牌的时装秀,刚起步的个人牌子自然万事从简些,不过乔韵这牌子也是傅展见过的异数,大抵像她这样从服装学院毕业以后就去单飞的学生,头几年都要窝在自己那前店后厂的工作室里等待时机,真正能上时装周的时候,也已经不是单飞了。——大的服装集团都会考虑战略性投资一些个人品牌,到那时这牌子里大约也只有一半不到的份额属于设计师本人,或者更惨一些,设计师只是挂个名字,整个品牌是已经被大集团用极为廉价的价格买断了。

不能说大集团在仗势欺人,他们能提供的平台和资金、人脉亦是设计师本人无法接触到的资源,一场服装秀最廉价也要二三十万的资金,差不多算是一般个人品牌半年的营业额了,少了金主怎么承办得起?除非都和乔韵这样土豪,拿淘宝赚到的钱往自创品牌里填,就这一身秋季爆款,傅展帮她算算,毛估估起码又是五六百万起的利润,要不是她分心自创品牌,多发几个爆款搭配,这女孩真正可成为会走路的印钞机。

有钱,舍得扔,上海服装周的小展位都要砸钱砸出格调,北京时装周她会不会砸个几百万砸成全场最梦幻的时装秀?她肯定什么都要最好,舞台编导、灯光、道具,这些都和模特一样重要,甚至也许更重要。——傅展手心里是攥了些电话的,现在开始联系恰好,他只是不知道乔韵是否会给他这个机会,欠他这个人情。

“怎么觉得你瘦了?”

出乎意料,乔韵没招助理,甚至连打版师都欠奉,来开门的还是她本人,放眼宽敞的工作室,还是和上次一样,塞满她灵感的痕迹——她确实在准备秋冬展,假模身上已经全裹上了皮草,傅展的注意力被设计师和她的设计来回吸引,两边都想细看,简直是难以抉择的痛苦,最后还是回归乔韵。“——前阵子累病了?”

乔小姐是比之前瘦了,看着也比从前多了点什么,这‘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盘旋在眉梢眼角,让她的故事更丰满更吸引人,也令傅展暗暗心惊:像她这样的女孩子,真是不盯牢不能放心,天知道他们上次见面距今也不过是一个多月,谁知道这一个多月内她居然又发生一点变化。追求者太多,不警觉真不行。

但要盯牢又谈何容易?以乔小姐的脾气,恐怕稍猴急一点就直接出局。傅展知道心急是真没用,这时候唯有等——他只是越来越感到等待的痛楚,这才慢慢知道,原来以前的云淡风轻只是因为他没那么在意。

“有吗?”乔韵摸摸脸,和他打马虎眼,“也许是累的吧,怎么就断定我是病了?”

“看着憔悴了点,直觉像是病过。”傅展说。

乔韵就那样看着他,嘴角勾起一点狡黠的弧度,像是心知肚明,傅展被她看了几秒,自行招认,“陈先生和我无意间聊到的。”

“陈靛的嘴应该严实点了。”乔韵似笑非笑,倒没动怒,只是挡在他面前,傅展挪一步她也挪一步,她伸出两只拳头给他选,“你是要听八卦还是看设计?”

“只能二选一?”

“一个名模那当然只能选一个

。”乔韵冲他挤挤眼,做贪得无厌的表情。

傅展被她逗得大笑,“只要名模啊?灯光要不要?编导呢?pr呢?”

“你不知道我的老师是谁?”乔韵眼神一闪一闪的,浅浅地,矜持地笑。“难道你没调查过我,傅先生?”

这当然不可能,就算他没有,也要做跟踪档案,傅展略微一顿:是真忘了,人家系出名门,顾洁教授是全国第一批开服装秀的设计师,更多次代表中国服装出国进行展览,别说国内顶尖水平,就是国外的大公司也未必没接触过。

“那你还要我牵线?”他索性全盘放弃,回去整理自己带来的画册,一副灰心丧气的样子。

他要撤退了,她果然就跟过来给个甜枣,“嗳,也不能事事都用老师的人脉嘛——要给年轻人一个机会!”

说完自己又笑起来,乔韵私底下都穿得朴素,今天穿着高腰紧身牛仔裤,一件素面黑t扎进去,上面还粘了点线头,头发随随便便绾着,一些碎发拂在耳后。在秋后的阳光里身上好像自带光晕,笑起来傅展几乎移不开眼睛,“设计就先不看了,我还在做第一批样衣,想法都没固定,这时候给人看有种暴.露的感觉。”

很多设计师都有怪癖,乔韵像是也不太欢迎自己的设计被外人批评——傅展用前所未有的焦躁意识到他确然还算是外人,他的指尖在发痒,想要翻阅素描草稿,和她讨论设计中蕴含的理念,系列的启发灵感和主题——

他调动所剩无几的耐性,压下这渐起的骚动,“你在用陈靛那边的打版师还是自己打板?我知道设计师都喜欢完美,打版也不是你的弱项,但能外包不必都亲自动手吧——你平时还要兼顾淘宝,连版都自己打,忙得过来吗?免费介绍你一个打版师如何?不算人情。”

通常来说,好的设计师也都是好的打版师,因为差打版完全可以毁掉好设计——但大部分好的设计师也很少亲自打版,他们更倾向有钱以后请个好的打版师。傅展实在担心她自己动手是因为陈靛那没有好版师——他甚至猜疑他们做的那几件衣服都是乔韵自己打的版,他也是真怕乔韵又累病,一个服装秀至少三四十件衣服,第一次办秀的设计师到最后必然有死线问题,如果还要亲自把控时装秀,蜡烛两头烧,真有可能支持不了。

一如既往,对他的好意,乔韵不置可否,这女人真的有点狐性,多疑。“淘宝那还有什么好兼顾的?现在这样还发什么贴啊?”

说到淘宝,她冲电脑方向努努嘴,傅展眼神也本能地跟过去:电脑还没进屏保,屏幕上亮着表格,隐约可看到i字眼。“你是在做销售表格?”

“在看销售表哥。”乔韵纠正他,“我让陈靛那边把每天的销量变化做个表给我看。”

“——怎么样?黑贴有影响到销量吗?”

“没,增速反而变快了,这两款针织衫加在一起,应该能和裤子走量打平,要比t更多。”乔韵在设计上戒心很重,在淘宝上倒很守诺,没遮没拦都告诉他,“毕竟入秋了,北方这边t恤购买量明显少于南方。”

“按客单价来说,针织衫能和裤子走平,这表现不错啊。”傅展小吃一惊:裤子一条才100多,当然走量大,针织衫单件就靠近300,也能走到这个量,可见这两款单品的成功

。“这是你有意在炒话题?以此来提升销量?”

“你有见过如此牺牲小我来成全单品销量的吗?”乔韵笑骂,奉送一枚白眼,傅展吃白眼吃得好像吃橄榄,回味无穷。“那批黑我的人不是我安排的——那两件针织衫确实不是i,是我自己的设计,我也打算找人来骂的,结果我找的人还没动手呢,倒是有人抢先了。”

她的双眼眯起来,像是在对冥冥中的敌人冷笑,墨一样的眉毛压下来,丝丝冷艳,眉尾又扬得嚣张。“论撕逼,谁能比得过我?——他最好是别让我找到他是谁……”

乔韵的自我,在设计中早已锋芒毕露,傅展已承认自己就是好这一口——他压下更升高的急切,他想要欺上去偷一个吻,从指尖开始,寸寸皮肤都燃着亟待安抚的麻痒,一个拥抱是最好的解药——但他不能,必须忍住,现在还跨不出这一步。

“我有点不明白。”因此他放纵自己的迷惑,顾不上担忧在她面前是否会显得过于愚笨。“你这么做的目的是……”

“没人会明白的。”还好,乔韵没在乎,她先是简单回答,顿一顿又解释,“我是想测试一下我带动流行的能力。”

“哈?”傅展觉得自己露出了一脸的蠢相:这还需要怀疑?

戴妃包、ae、亚历山大.王,甚至还有巴黎世家的经典包、罗马鞋……这些单品或品牌,哪个不是在国内籍籍无名,全靠她一个人带起的大流行?亚历山大.王今年的亚太地区销售额升了八倍,小i.t都专门为它辟个角落,傅展的同事现在和他们在谈代理引进……她会怀疑自己带动流行的能力?

“所以说你不懂,也没有人会明白。”乔韵倒像是被他的茫然取悦,看他几眼,忽然忍不住失笑。

——这是嘲笑,有些失礼,所以她很快捂住嘴,但仍忍不住从喉间发出嗤嗤声,一双眼弯起来,盈满了快活的笑意,瞥他一眼又赶快飘开。过一会控制住自己,赶快放下手正襟危坐,咳嗽几声佯装无事。“总之,一切都在控制中,多谢傅先生的关心。”

傅展眨眨眼,再眨眨眼,渐渐回过神,但仍有些ptsd——他感受到一种巨大的危险,像是一双手从天幕后伸出,要抓住他,剥掉他身上每一处伪装,把他所有欲求赤.裸呈现。这当然极为失礼,而且会把他的目标吓跑,但他只是——无法抗拒,无力伪装,失控就在指尖的颤抖之间——

“……那就好。”他虚弱地说,猛咬脸颊内侧,借助疼痛保持清醒。“……对了,这是我挑的几个款式,乔小姐你考虑一下——如果看得上的话,就给我打电话……付款什么的就算了,以你对销量的贡献,这是公司应该送的。”

这是实话,戴妃包今年在亚太地区的销售额一枝独秀,到现在樱花粉都在断货中,预约订单排到明年,这明星单品让销售总监喜气洋洋,额头都散发着光亮。这样的活广告愿意背指定款,送礼是理所当然。

乔韵没推辞,低头细看画册,傅展在几个重点款上都做了标记——他借势起身告辞,还想再呆,但不能不走。

走之前,明知不该,但又忍不住,“能不能借用下洗手间?”

乔小姐已进入工作状态,埋头圈着单品,闻言随意一点头,似没想到从这里去洗手间,必然会经过被白板挡起的工作台。——但傅展变本加厉地控制自己,去时候背对乔韵,角度也不合适,一眼都没多看,出来时瞧准她不留心,这才小心翼翼,放纵自己的视线。

可移动白板有好几块,几乎挡住了四面,他的角度不多,就那么一小块,可以看到里面的工作台,以及工作台后凸起的垫台,垫台上的假模,假模上的礼服——

傅展只准备看一眼就走,但他看了三眼,不,不止三眼,他看了一段难以计数的时间,他一直以来苦苦维持的自制在那瞬间灰飞烟灭,世界在绝对的安静中开始毁灭,他不该看,他早该想到,这一刻就像是命中注定,他想尽办法去避免,但最终仍难以避免,搞砸一切——

show(m_middle);

auzw.com 他忽然回过神——乔韵还在看画册,谢天谢地,她丝毫也没发现自己还是偷窥了她的设计

傅展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和她道别的,他像是一直都在溺水,耳朵里嗡嗡作响,全是水声。他就这样失魂落魄地回到办公室,瞪着电脑坐了半天,忽然像被针扎了一下,跳起来去拿电话。

“黄总。”他勉力找回平时那游刃有余的风度,但寒暄时间仍比之前短。“你们不是代理了【韵】这品牌吗?……上次在服装周,我看到你了,你就在拐角——”

黄总对他是有点畏惧的,虽是商业机密,但仍透露点情况:是,【韵】的第一批订货已经到了,是皮夹克,为赶秋末初冬……销售情况……

几分钟后,傅展挂断了电话,双手呈塔顶住下巴,眼神没焦距,无神地在灰墙上游移。

这是一种新鲜的感觉——在他二十几年的人生里还没有太多类似的经验,但这事实却又如此鲜明,他全没办法忽略:

1乔韵是个有天赋的设计师;

2他想要参与到她的设计里,当然参与这词后面跟着的还有更多;

3但她并不想要把他囊括进来——她有成功所需的一切,人脉、金钱、市场的积极反应,她正在走向成功,有没有他似乎无关紧要;

4他的意图很可能会以失败告终。

傅展从没有处理过类似的情况,真的,通常来说,他想要的东西他都有办法得到,他的困扰主要集中在怎么清除掉那些不想要的东西上,太多的人想在他的生活里留一点痕迹,如何不失礼貌地阐明态度一直是个难题。但反之?

这或许是个玩笑,现在此刻,他从没有这样激切地想要,但也从没有这么清醒地意识到他有极大的可能得不到——乔小姐或许对他有点好感,但那点好感写在一张纸上,风一吹就没了,他需要时间来一点点将这情绪蚀刻,但现在最少的就是时间。他第一次知道原来人可以急到顾不得仪态,但他——

傅展深吸一口气,他用力紧闭双眼,想要把眼球挤进大脑里去,“镇静,镇静……”

乔小姐现在并不需要他,这是事实——但没关系,事实是可以被改变的,你需要的永远只是一点耐心,以及——

这是他们的院训:当现实不如你意时,深吸一口气,保持心跳水平,然后拔出一根笔,开始计划改变现实。

傅展也就这样做的,他深吸口气,等到心跳稳定,然后,开始思索。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世界,乔韵就丝毫不知她不经意间已令傅几乎要发展心灵异能——她是看到他的偷窥了,只是没在意,看一眼也没什么,别对未完成品指指点点就好,也许是从前受了气,现在她对自己的作品有种独占欲,创作过程不喜欢受到干预

更没在意他仓促的离去,她是认真在研究他圈的重点款,看看怎么和之后的搭配:傅展倒也算是挺有诚意,他没拿滞销款来去库存,圈出的都是各品牌的主力单品,只是牌子多数有些冷门,想来是把她的搭配贴当品牌科普推广在用了。这令乔韵对他也高看一眼——和推lv的经典款比,这才是同网红合作最双赢的方式,在网红,多介绍些冷门大牌,让粉丝觉得自己看帖也在学时尚知识,更增信任和崇拜,在品牌,省去几千万广告费,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广告精准投放到时尚敏感人群,岂不是比拎一个耳熟能详的更有效益?

bv的编织袋这一次又出现在重点推荐里,只是换了个低调颜色,看起来傅展对这牌子是很看好,乔韵嘴角抽抽,想想还是做个标记,给他个面子——也罢,针织衫已证明,她现在的号召力,已经足以引领潮流,就是粉色编织袋其实都可给个面子——逼格至少撑得住一个奇葩单品的消耗。

想到i针织衫,思绪又转,她移回电脑前,拉开q.q,看着一长串联系人列表逐个沉吟:推这两款针织衫,以及之后的发展,各方都不解,也都有自己的猜测,乔韵事前只和陈靛做过沟通——其实他也不是很理解,只是盲目信任她的判断,陈靛在这点上是有气魄,大几百万的利润空间和网红的职业未来都压上去,他也一声不吭,好像没感到一点压力。

真实原因,她没和任何人说过,当然也没人能理解:对他们来说,她是带出了无数爆款,发掘到大批小众品牌的网红,审美和带潮流的能力早不需要任何质疑,但乔韵自己心知肚明,亚历山大.王的性冷淡风格的那条裤子,包括戴妃包、饺子包,其实都是历史的必然。没有她它们迟早也会疯狂走红,她充其量只是搭了一趟顺风车,借着这些必爆单品酝酿自己的人气。

这两件针织衫,就是她的投石问路,她想看看自己的影响力已经累积到了什么程度:i这牌子在另一条时间线上,于国内基本毫无存在感,她们的风格不仙,和性冷淡也有一段距离,色彩斑斓,有点波西米亚式的俏皮。可能受众群感觉不到,但以时代的眼光来看,现在穿这个,是有点逆历史潮流而动的感觉,如果这都能被她穿起来……那,这股波西米亚彩色针织衫风能刮多高,她的人气和影响力,也就能被估到多高。

特意设计两款针织衫,也是排除干扰元素,当然也因为乔韵确实没时间去复原i采用的技术,至于说这伪造被揭穿,自然也早在意料之中,接下来的计划,她确实早有安排,就算别人迟钝没发现,她也有计划自导自演。

……就没想到有人戏这么多就是了,发帖黑她那一的,明显是有组织有计划,乔韵让自己找的水军公司去打听打听幕后主使,对方也是一脸为难,“我们也有职业道德,张小姐……”——还真以为她叫张莉了。

不说,没关系,也没指望你们能找到。乘着傅展提早告辞(说不定是拉肚子,不好意思在她家总跑厕所,所以去一次洗手间出来就满脸古怪地告辞),她有了点空档,乔韵眯眯眼,手指从上到下,在屏幕上把q.q头像都拂过一遍——

“就决定是你了!”她点中了一朵郁金香,“去吧!林小芳!”

——在三十多个淘宝大掌柜里,你的嫌疑最大!

#

【芳姐,在吗?】

对方回很快,毕竟做淘宝,几乎也都在线。【?】

平时都叫人家小甜甜,现在就回个【?】,乔韵在心里给她记一笔,打字语气却还很歉疚,【那个,芳姐,和你说下,我以后可能不发这种广告帖了,之前你给我的钱,我退给你吧,你给我个帐号】

【???】林小芳这一次打字多了,【怎么了?】

【你肯定也看到论坛了……】乔韵发了一连串哭脸过去,【我都不想发帖了其实,一开始只是想和大家分享下好看的衣服,没想到最后闹得这么大……我最近都吃不香睡不好,……】

林小芳接连安慰她好一阵,【风波肯定会过去的,你别往心里去,那些人都是神经病】,乔韵就只是哭,说自己有多不容易,为了审美,广告贴其实也没接多少,一副心灰意冷,随时遁破红尘的样子,等戏做到七八分,她抹抹眼泪,开始交代‘后事’

【反正我现在是已经下定决心了,芳姐,真的对不起啊,我感觉我最对不起的就是你——前阵子太忙了,公司实习,都没顾上和你解释。就是这一次我秀那个亚历山大.王的短袖t的事,我其实觉得事先应该和你说的,毕竟你也曾想做,而且是先来找我的。】

【这件事,怎么说呢,青竹子那边,是很早就给我约了这个时间要秀一套,但是月初才来找我,说能不能把上衣改成这个t,我当时就想和你说来着,但又觉得不好。我就和青竹子说能不能不改,我不想对不起你】

【你和青竹子那边说了我也想做?】林小芳一下连安慰的语气都变了——她心里肯定是在意这件事的,抢款做了,怎能不在意?所以乔韵才把她列为第一嫌疑人,这件事,就算不是她主谋,有机会她也肯定积极参与。

【没说,我就说之前有个客户也想做,是她先约的,青竹子那边就问我,他是不是已经放弃了。我说反正最近没找我说这个款,都要过季了,也许是要换款,但没这个准话我也不好接别家的。】

【青竹子就说,他们其实也是突然间拿到了货,有个客户问厂里定了好几千件,然后忽然间又不要了,人走了,厂里低价甩货,他们觉得合算才拿的。他说是个叫张姐的大批发商的做货,问我是不是就是张姐定的。】

【我说,不是吧——但我知道张姐和你关系很密切,所以也不能肯定,再加上你确实一直也没找我……最后我就答应他们换款了。】

【现在想想,其实应该和你打个招呼的,也应该问一下张姐,其实张姐之前也找我,我也不知道你们是不是一起的,就是没沟通好……但是现在她也联系不上了,还有20万在我这呢,我都没敢动,想着要退还……】

【……什么20万?】

【青竹子那边有没有和你说过张姐那批货是什么时候下单的?】

【你把时间点给我捋一下——不,你就告诉我,张姐决定做这款,是在我决定之前,还是之后????】

独角戏唱了几分钟,林小芳那边,终于有了回应,一上来就是机关枪一样的问句——她的第一关注点,也坐实乔韵心里,隐约的怀疑。

“原来是你啊……”

“我说怎么这么快就组织起来黑了,老朋友,好久不见,又来撕我了呀……”

她的嘴角,跃上一点点笑,兴味的、从容的,猫戏老鼠的,乔韵摇头,啧啧地笑叹,“唉,张姐呀……”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36章 老房着火
回目录:《时尚大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一厘米的阳光作者:墨宝非宝 2薄荷荼靡梨花白作者:电线 3你给我的喜欢作者:施定柔 4婆婆的镯子很值钱作者:陈果 5我的忧郁小姐作者:陈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