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138章 暴风眼

第138章 暴风眼

所属书籍: 时尚大撕

暴风眼的中心一片寂静,只有片刻可见那昏黄的天空。暴风眼的中心一片死寂,瞬间就仿佛永远,那昏黄的天空。

“!”

“啊,”乔韵回过神,歉然地说,“抱歉,我刚——”

她想找个理由,但说到一半话就断在了嘴边,别说灵感,正常社交的能力好像都被夺走,她已经不记得该怎么才能让cece释然。

“你还好吗?”cece居然没生气,而是仔细打量她,“baby,今早到现在,你走神很多次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我……”乔韵欲言又止,她真的走神了很多次吗?没什么感觉啊,好像从事发到现在,也就是……也就是过去了两天不到?还是三天?她其实还适应得挺好的,不就是分手吗,有什么奇怪的,真正值得奇怪的是为什么到现在还没人找她,挺有意思的,别人不说,傅展呢?青哥呢?秦巍的裸.照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了,【韵】这边的电话应该也会被打爆吧?他们难道不需要她给个说法吗?还是已经对外研究好了一套公关的台词?和李竺那边通过气了?

远隔重洋,这就是另外一个世界,国内的工作手机已经设置了呼转,泛泛之交只能通过q.q联系,但她那以后还没开过q,没上过国内的网站,能找到她的也就是知道国内手机的那几个亲友,傅展没打,李竺没打,爸爸妈妈也没打,连倩倩都没声音了,他们都在想什么?是国内的风浪有了出人意料的变化吗?

但不管有什么变化也不关她的事了,他们已经分手了。乔韵其实说不上多难受,多么的无法接受,这一刻她曾几千次几万次的设想过,成为她不愿复合最主要的犹疑,秦巍是那个要强求的人,她是那个提现实的人,她被现实击垮过,知道它的分量,不是不爱,只是清楚地知道这样无法继续很久。爱能让她强求自己,让她千方百计地想要继续,但爱不能让所有阻碍消失,她所求的无非就是一个‘不放手’,这一世她绝对不要先放手。

秦巍和她说了分手,是秦巍先说的,他先放弃了,不再强求了,这通电话打来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结局。乔韵刚开始还是生气的——她,好吧,她有过猜疑和想象,但这难道不是人之常情?有过动摇并不代表最后会不相信,她相信的,她知道他的,一定是被人算计了,说不准就是谭玉的那个局。她气他不带脑子,连那个酒店的陈设都没记清楚,气他疏忽大意,被人设了局,气他让她丢了脸,需要对外解释,气他自己的事业会受到影响,而这完全也只能怪他自己,当然她也更因脑海中那荒谬的想象而生气,也有本能的醋意,秦巍的环境也让她不能不有那么一点点猜疑,她总想着先骂他一顿,听他解释几句再想办法来帮他一起解决这困境——这要求很过分吗?

如果是面对面,她应该能看得出来,那一刻他需要的是毫无保留的支持,他已经快被掏空了,需要有人给他安慰。

如果是面对面,她会上去抱住秦巍,等这段低潮过去再和他作天作地。如果是面对面他们会度过这个关口,但现实就是他们没法再面对面,他们想要的已经无法再协调,已经很不同了。

这个事实没法改变,谁也不愿改变,不能改变,所以秦巍说了分手,在他最失败的一刻,他也不恨她,只是看到了他们的不同,这也是她在复合以前一直在告诉他的,他们之间的不同。她对这一刻有准备,真的有准备,就只是——

“joe!”

乔韵眨眨眼,意识到自己又走神了。“抱歉,我——”

“你是不是病了?”cece居然没生气,而是有点关切,“joe,你看起来很不好,要不要先回去休息?——放心,我下次再介绍fiona给你认识。”

a?

乔韵用十几秒才想起来a是这次派对的关键,她是《珠宝与时尚》的资深编辑,这本杂志算是二线,受到金融危机冲击,现在广告很不好卖,事实上,凯文曾告诉过她,今年ga在美国的广告预算削减了30%,这也就意味着除了一线那六本杂志以外,小传媒的日子很不好过。而【韵】手里的广告预算正是一块敲门砖,如果能搞定fiona,以此为跳板就可以进入犹太圈子,听cece说a的丈夫在saks5任职高层,他和不少买手关系肯定不错。

她手里是有预算在的,今天来这个派对就是为了把钱花掉,乔韵歉然地说,“抱歉,我今早泡澡太久,又没吃东西,可能的确有点不舒服——应该是血糖问题。”

“那你快吃点。”cece似乎不太信,但也没追问。

“当然,给我几分钟。”

过了多久?4时?72小时?她到底在放空个什么劲?明明已经有准备,就像是一场电影,当然第一次你会为猝不及防的悲剧结局震惊,甚至被击垮到拒绝接受现实,但第二次,第三次重温的时候,虽然依旧感慨,却不应该这么久都没恢复过来。

她不难受,不痛苦,不像是第一次被甩那么失落,这一次她不再觉得自己是被秦巍居高临下地甩掉,被挂电话,被说分手,突然却不突兀,就像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忽然间以出人意料的形式爆发,会愤怒,但心底最深处又何尝没有准备?

他说了分手,他终于说了分手。

他没再打来,她也没打回去,她应该打回去的,她应该至少陪他度过这段最糟的日子,被拍了裸.照已经足够惨,更惨的是女朋友在这件事上始终不发声,那几乎就坐实了出轨。曾经情比金坚的宣言将全成为笑话,他的星途本来已毁了一半,她不出声,剩下的一半也会毁掉。要分手也不能现在分,至少对外绝不能现在分。

她是在等什么?怕跌面子,不肯给秦巍打电话分析利弊?在等李竺打来求她?这些都不是理由,乔韵明确地知道她是会做的,不需要任何人求她,她和秦巍分手不分手她都要安排这些事,她和秦巍的联系已经不再是一句分手能斩断的了,他们的关系已经超越了这些,她不是因为受创的自尊不这么做——她只是……她就只是忽然间没有力气去面对这一切了。

就像是机器人,电池被取走,靠应急电源撑着,但无关的模块已被逐一关闭,除了本能以外甚至连思考都做不到。她就这样一再断电,一眨眼就是几小时,这就只是——

“嗨a……”

a一定要被搞定,为什么?因为她关系到【韵】打入主流时尚的大业。

【韵】一定要打入主流时尚,为什么?因为它要做大。它要做大,为什么?因为这是投资人和创业伙伴共同的想望。她为什么要在乎投资人和创业伙伴?因为她想要自己的品牌。

她为什么想要自己的品牌?因为她想要展示自己的设计,她想要做自己的设计,她想要让自己开心。

她现在开心吗?

她在做自己的设计吗?

她到底在搞什么?她为了什么,为了谁,为了自己想要的什么东西离开了中国,离开了她和秦巍往下走去的可能?

show(m_middle);

auzw.com

她被介绍给fiona,乔韵像是抽离出来,冷眼旁观着‘自己’和fiona的交谈,她今天真的漫不经心,一点也不fn,这让cece有点难堪,她看得出来,她知道,但就只是提不起力气去在乎。她就像是身在暴风眼,这平静的一刻被拉长到了极限,身边一切言笑晏晏因此都仿佛只是梦,全都是假的,这些和她有什么关系,她为什么要在乎?

a的反馈反而比cece好,她开门见山就说到广告,她反而觉得乔韵直率坦诚,“我一直认为关于你有太多流言蜚语。”她说,八卦的开头,但乔韵没有话去接她,她应该,只是她不想。

秦巍现在在做什么?他现在是怎么样?会比她失落吗?他的事业一夕之间被毁于一旦,他主动斩断了一条最方便的求生索,他会怎么应对,他还会继续做演员吗?他现在……会比上一世她被说分手以后更难受吗?

也许是不会的,男人天生比女人狠,说了分手就不回头,只有女人才沉浸在过去里不放。就像是她,明知是这个结局,却仍还忍不住要再试一次,试过了,该没遗憾了吧?真的和想的一样,真的走不到最后的,真的是要说放手的。为什么还会这样呢?

乔韵自己都不解,你在低落什么呢?

“sally……”有人和她在说这个名字,像是风中的喊叫,风眼中的她却只听到只言片语。“啊,她来了……”

sally何,乔韵忽然想起来,她还有些和她有关的事没做,只是现在像也不再重要了。她伸出手和她握了一下,周围像是有人在互相介绍,但她没留心听,sally何精致的妆容像是一张面具,从她眼前漂浮过去成为定格,白嫩嫩的公主风妆容,有些做作的惊讶表情,眼睛里忍不住的笑意。“joe,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你。”

“joe已经来纽约有一阵子了。”cece说,“是你最近太少出来玩了,sally。”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sally说,她的眼神还绕着乔韵打转,过度的欣喜让她的嘴角都在颤抖,她一定盼着这个机会盼了许久,眼下就像是天降了一张□□彩票:乔韵,在这个节骨眼上,佯装没事人一般地出现在全世界最暗藏杀机的社交场合里。整个派对都丝毫不知道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以为……至少今天不应该在这里看到你吧——你没事吧,joe,我已经听说了,这真是太可惜了,怎么会出这样的事呢?”

、jlie,甚至是刚认识的fiona,她们都感兴趣地竖起耳朵,她有心事,谁都看出来了她的恍惚,谁不想知道她背后的故事?

sally在散布着她的奇耻大辱:她的男朋友被人偷拍了裸.照,散布在大众面前,号称对她从来都一往情深的男朋友被人拍了裸.照,天知道背后他一直都在干什么?

基于政治正确,所有人都会为这种侵犯**权的做法倒吸一口冷气,但这不妨碍她们怜悯的眼神:她是个失败的女人,连自己的男朋友都看不好。很奇怪,一对情侣发生感情变故以后,所有人都会觉得被背叛的那个是比较失败的一方——是值得同情的,正确的,但也是失败的,反而出轨的那个仿佛嗨成了赢家。

就像是一出滑稽的梦境,流言蜚语如病毒在人群中蔓延,望向她的眼神在一双一双的变质,而sally的快乐在一点一点增加。她不顾乔韵现身此地,她背后说的坏话可能被拆穿,也不顾【韵】的高层里有她得罪不起的人。她的快乐不是这些因素能消减得了的——天啊,乔韵在她面前已成了彻头彻尾的失败者,有这一笔,什么样的帐不能勾销?

而乔韵就只是这样无动于衷地看着,她甚至不感到愤怒。就只是——这一切还有什么重要?

“是真的吗?joe?”cece来到她身边,“天啊,我现在能理解了——但你得控制一下sally,她是不是不太喜欢你?”

“我真的很明白你现在的心情,joe,但你得控制住自己,如果你还想在圈子里混的话,你就得挺起脊背来,相信我——sally已经快把这件事传遍party了,而我真的不希望她带着一群人过来,名为安慰,但实际上只是在进一步羞辱你。”

jlie也对sally表示反感,以她们的交情来说,她还挺有正义感。但乔韵只是无动于衷地望着这一切,望着sally毁掉她的名声和尊严。

她只是觉得没有必要去动这根手指头。

朋友们的劝告消失了和jlie在叹息中离开她身边,她们的友善并不包括为她正面对抗sally,不,友谊还没到那一步。乔韵看着sally走过来,她带着喜气洋洋的笑,身边跟着派对里最三八最惹人讨厌的金发bitch,她们打算和她说些什么,她都猜得到。

但只是不在乎。

“,别这样垂头丧气。”sally带了一杯酒来,好心地塞到她手上,压低声音在她耳边说,“虽然你连自己的男人都看不住,但也没必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这点吧?”

最热情地传递这个消息的人不是你吗?

她是用英文说的,在人群中激起一两声轻笑,乔韵木然地看着她们,甚至没费心感到愤怒,她就这样静静地等着sally的下文。

——但没有等到,sally没有说完,她脸上的得意化为惊讶——比看到乔韵还惊讶的那种,张开嘴看着门口。她那喜气洋洋的做派忽然转为了慌张,就像是一只鹿被大灯照住,只能站在那里停着不动,所有的反应都因此暂停。

人群出现轻微的骚动,乔韵和所有人一起转过去看着门口。看到那个非常眼熟的男人出现在那里,在侍应的陪伴下冲她挥手。

她反射性地挥挥手,侍应离开了,在嗡嗡的议论声中,这个打扮得体的英俊男人风度翩翩地走过来,沿途还和两个熟人停下来打了招呼。

“sally。”傅展含笑说,“没想到这么巧,你居然也在这里。”

sally在恐惧,她鼻尖沁出了一点汗,但乔韵没去留心她的情绪——她的世界在傅展出现的那一刻忽然恢复了转动,就像是一股无比强烈的力量推动了飓风,她一下离开平静的风眼,来到了这旋转不停狂风暴雨的现实中。这男人光是出现就有这么大的力量,他本身就代表了那股强大的,几乎无法违抗的力量——

秦巍、李竺、谭玉、销量、设计、ga、凯文,爸妈、林女士a,jdy,所有一切的一切流转过脑间,像是狂风吹拂着她的衣袂,眩晕得她喘不过气,从许久以前渐渐成型的低气压疯狂旋转,把她卷在中心,身不由己地推出了这么远,乔韵想: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到底要干什么?

接下来发生的事只有浮光掠影,sally忽然哭了起来和fiona窃窃私语,有人带着她往外走——

当一切安静下来的时候,当她终于浮出水面的时候,她已经在自己的公寓里了,行李箱被摊开了,傅展蹲在它跟前在收拾着什么。

“我为你定了机票。”注意到她的眼光,他对她说,“明天下午,你在纽约的工作全面由我接手,你应该马上回国。”

她对他不太好,从来说不上体贴,一直在逼迫他,可他却在她最脆弱的时候及时地出现在她门前——这应该意味着什么,按照常理这应该能激发出什么,但乔韵没有感受到,事实上她根本没在听傅展说话。

“我们应该谈谈了。”她说,沉浸在自己的决定里,对傅展,对他所代表的一切深吸一口气,“傅展,我们应该好好谈谈了。”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138章 暴风眼
回目录:《时尚大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先婚厚爱作者:莫萦 2香寒作者:匪我思存 3我在回忆里等你作者:辛夷坞 4花颜作者:匪我思存 5当时明月在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