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37章 魔高一丈

第37章 魔高一丈

所属书籍: 时尚大撕

【……后来我说,不可能只和你合作,至少现阶段不可能,她说那就先合作一次,然后二话不说就打了20万给我,我拦都没拦住……】

【给了钱以后就一直问这问那的,我觉得特别不好,但她也不肯收我的退款,而且收了钱我总觉得对她特别抬不起头,所以她问什么,我或多或少也说一些……】

【后来她一直问别人都在我这做什么款,她说这样她就能去挑一些不冲突的款,我说那不行啊,这总得给别人保密吧,最基本的道德问题。但她一直在问……】

【说来也很巧,你之前不是一直和我在说这件t吗,也激起了我的兴趣,刚好我有同学从国外回来,我就让她给我带了一件,我想如果你真的要在9月做的话,我可以穿真品

。但结果你当时是不做了,我就告诉给她看了这件衣服,我说,我有个客户本来要做这款的,但因为别的什么事情耽搁了,所以你别做一样的——亚历山大红嘛,好多掌柜都想做……】

【要说时间我不记得了,我去看看聊天记录……】

连截图都有,虽然就几句话,但日期、q号以及张姐说话的语气,包括两人对话的内容都严丝合缝的,林小芳瞪着屏幕,都不会打字了,从心底直往上冒凉气:她知道人心险恶,商场上哪有真正的友谊。但和张姐一样,前头往死里坑了她,转头又若无其事地和她合作的,也属极品了。

20万这事,她提过一嘴,但没细说,刚才她装不知道是想诓妖妖多说点——其实她也看出来了,小姑娘没把实情完全说出来,颇多粉饰撇清之言。

对此,林小芳倒是不以为忤,她也多少猜出来了,20万一身,在当时是个很出挑的价位,张姐有极大可能以此为利诱,让妖妖透露别家的广告款,她好下跟单,抢时间差牟利——和张姐合作这么多年了,真是猜死了她的思路,她也是欺负妖妖根本不知道这里面的利润空间,用20万就想骗走价值几百万的信息。

圈外人,年纪小,又是一笔巨款,妖妖很可能是泄漏了一两款衣服的,只是没脸和她坦白,但不管怎么粉饰,她给的截图上,两人的对话的确发生在自己放弃做短袖之后,她的行为不地道,却没对她造成什么实质损害而已。林小芳见识过张姐的下限,妖妖的小心思,她可以理解,想把一切说破,要到所有聊天记录来看,想想又算了:妖妖很可能不会给,即使给了也可能不是真的,图可以p、记录可以伪造,商场上真真假假,非要去追寻证据那是钻牛角尖——就算拿到真正的聊天记录,摊到张姐面前去当面对质,她也能说出个截然不同的来。

要信,就信对人的判断,信自己看人的眼力:张姐做不做得出这么往死里坑她的事?张姐和妖妖哪个复杂,哪个简单?哪个是可以当面卖了她,完了以后自己还帮着数钱的老鸟,哪个是说谎被自己看穿,所有小心思一览无余的社会新鲜人?

这答案,有任何争议吗?林小芳都不知道自己和妖妖又说了什么:小姑娘是真的不想做了,情绪极低落,对她又暗怀愧疚,一直在问‘你能不能原谅我?’,林小芳被问得不胜其烦,又有点可怜她,几乎要说破是谁在背后捣鬼,想想又忍住了。她不讨厌妖妖,也不鄙视她为了20万多多少少卖了她一点,现在当然也非常讨厌张姐,但局势若此,妖妖和豆子之间到底该支持谁,她还得仔细思量。妖妖已经挺不住了,豆子这几天很兴奋,她没说什么,但踌躇满志怎能瞒得过人?如果妖妖彻底不做了,她不可能因为情绪揭破什么,反而让自己在张姐面前陷入不利之境……

乱得慌,林小芳扒着浏海,死死摁着额头,打从心眼里憋屈:伺候了张姐这么久,难道还要继续伺候下去?这位主是什么性格她太清楚了,妖妖一说这事她就信了个十成十,这想法太张姐了——陈靛已经跑了,自己做货去了,现在她也要跑,两个大零售都跑了她还混什么?她肯定要死死把自己摁住,把她的骨头打断了,心气打服了,老老实实跪在她脚边做零售,至于这一单能攫取什么利润那都是次要的事了……她就不是那种能坐视原来的下游商做大做强的心胸。

现在她是需要自己帮忙,所以许诺了淘宝总经销,自己只做实体大货批发,但说是这么好听,自己能信吗?张姐现在把豆子攥在手心里,捧着拍着,就让自己沾一点点边还不情不愿,恨不得把豆子囚禁起来做她的禁脔……这种模式,网红是第一生产力,自己靠近不了核心以后还不是被一脚踢开的命?

妖妖这边,之前也是有一些误会,自己先不坚定,因亚历山大.王短袖t这事,多心了,张姐这心魔才乘虚而入

。其实现在想想,她虽恪守排队原则,没特别给自己什么情面,但平时聊天也很客气,一口一个姐,至少比对别的大掌柜客气多了。这一次决定退出了还要第一个通知她,退她的钱,又解释这么久……

不行!也不能单听她一面之词!

不知不觉,电脑屏幕都换成了屏保画面,三维立方体在漆黑的屏幕上不知来回飞舞了许久,林小芳就像是被人抽了一下似的,猛地跳起来,从她的樱花粉戴妃包(加了2000,代购从日本购入)里翻出了手机,先打了几个电话。

“徐总,最近在哪里发财啊?”

“刘董,现在n市吗?一起吃饭呀。”

生意人通电话都寒暄,东拉西扯完了林小芳就问戏肉,“对了,就是有件事想和你们打听一下……”

几乎快把朋友圈里的大商家问了个遍,林小芳最后给陈靛打了过去。

“青哥,我香香,就问你一件事。”电话一接起来她就说,“看在咱们认识这么多年的情分上,你诚实回答我行不行?”

“哈?”青哥还没睡醒呢,懵里懵懂的,“你说啥呢?怎么啦?出什么事了?”

“你就告诉我,你现在做的这短袖t是不是张姐留下来的?”林小芳犹豫一下,又问,“还有当时张姐是怎么走的?”

“啊?”青哥用了十几秒才搞清楚情况——他像是根本都不懂她问这个的用意,很轻松就说了,“嗯,是张姐留下来的啊。她怎么走的——我以为大家都知道了,不就是我开始做货了,她想要压我,就给我家里那个厂找事。然后我也找了点关系,她就走了呗。后来她走了以后,那单货没人要了,厂子里要甩卖——但她走是因为我嘛,他们也怕给了别人我不高兴,就先来问了我,那我就顺便吃下来了,刚好赶秋前最后一波,反正几乎白捡的价格,挣点是点——怎么,你也想做这款货。”

和之前所有人的回答几乎都一模一样,严丝合缝:谁也不知道青哥原来抱着洪哥的粗腿,那个厂也是看洪哥厂脸色吃饭,时不时要拿点洪哥厂分出来的单子做,张姐跑了,这单他们也不敢给别人,就用很低的价格给了青哥。

妖妖是真没骗她啊……

最后一丝疑虑都彻底消去,林小芳的声音都在发抖,“不是我也想做,是我本来要做的,后来觉得时间不合适就算了——张姐她是在骗妖妖的时候发生误会,以为我要做,所以才来下单的……明白吗?陈靛,我是受你的拖累啊,你做起来了,她绝不会让我也做起来的……”

说到最后,她是真的有点想哭了,这些年受的那些气,那些不容易——青哥在电话那头,一样是感同身受一片唏嘘的沉默,他长长叹口气,语气古怪、蹩脚地开了个玩笑,“那……这么说你还欠我个情呢,要不是我把她弄走,你迟早也得被她整死。”

“欠兄弟一个。”林小芳毫不犹豫地就认下了这人情,因为她并不担心怎么还。“得还你一个——其实我打电话来,是想告诉你一件事,看在咱们这么多年的情分上,我必须得打这个电话……青哥,你知道妖妖最近为什么被黑这么惨吗?”

“我靠——你是说——”

“就是她在背后弄你们,她觉得妖妖和你是一体,要弄倒你必须先弄倒妖妖,不然你死不了,要是妖妖死了,你也蹦达不了几天。所以她就把矛头对准了妖妖,就是要让她退出现在这个网红圈

。”林小芳动情地说,“青哥,妖妖现在已经挺不住了——小姑娘哪见过这个阵仗,还是太单纯!你得挺住啊,她出局你就真输了,得想办法,人家连水军公司都找了,还不知从哪里弄了个从前的化妆师来——”

本意她是要鼓励青哥挺住干张姐,但说到这,基于天生八卦兴趣,林小芳还是忍不住岔了一下,打听道,“说起来,你和妖妖关系应该挺密切吧,她真名是不是叫乔韵啊?那个化妆师说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感觉是个骗子,她一口咬定说妖妖真名其实不是张莉,是乔韵。”

“哈?”青哥还有点没回过神来,“她支付宝不是的确是莉吗?我还以为她真叫张莉呢——我们关系也没特别好,就是我老出爆款,她挺喜欢和我合作的。这一阵你知道我都忙成什么样了,没怎么联系她,她和你说她不做了?还有什么化妆师?”

这电话打得夹夹缠缠,半个多小时才挂掉,青哥问得细,林小芳卖得也痛快,说干就干,不怂,张姐现在的住址都被她告诉青哥了——遗憾是s市治安好,估计不敢像n市那么搞,不过煽风点火的话她也没少说。“她这是希望你死啊!”

“就为了我们俩受过的气你也不能怂,”说到这她都哭了,真情实感,没半点做戏,全是多年来被坑出的眼泪,“陈靛,咱们俩可就靠你翻身了,你可一定要撑住妖妖,不能就让豆子这么上位……”

要不要把张姐在捧豆子这个底透出去,她也有点犹豫,不过情到浓时脱口而出,说了也就说了——倒是青哥似乎还没留意,他被林小芳鼓动得热血,憋足了劲要和张姐正面肛,“你就放心好了,我这就和洪哥商量去——敢来搞我?我不弄死她还姓青?”

……你本来就不姓青啊。林小芳在心里默默吐槽:这孩子,一开始还不敢相信,终于弄明白以后都激动坏了……他可别真从洪哥那要了人,赶到张姐那把她打一顿……

青哥的反应,有不稳重的地方,从人道角度来说,她不希望他太冲动,但另一方面,如果斗成这样,那也……

正、合、她、意。

林小芳抚了抚浏海,给自己泡杯信阳毛尖,这会儿她已经全没了被坑成白学家、祥林嫂的幽怨,重新哼起了小曲,打开收藏夹里的国外网站,重新开始看款学时尚。

——不得不说,张姐确实有料,她现在,可也是大概懂得网红如何运作的人了呢。

如果妖妖和豆子,青哥和张姐斗得两败俱伤的话……

嘻嘻……

#

【coco妖妖还有点廉耻的话,就应该去死啊?长成这样也出来欺骗大家的感情!她好意思吗?我一直以为她很漂亮的!没想到是个这么俗气的厂妹!村女!她怎么还不去死?】

show(m_middle);

auzw.com 【有没有人知道她的住址?md,真想上门打她一顿,这个bz——】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李玫看不下去了,她一下关掉了页面,想想又重新打开,生气地引用了这个楼层想要回复,但又忍住了,只是改为点击举报按钮——乘着最近不忙,她偷偷地打开了q群,发泄地抱怨了起来。

【最近是怎么搞的!到底是谁丧心病狂想黑妖妖,天涯那边乱七八糟也就算了,现在整个论坛都是这些水军,搞什么啊!还让不让人好好看帖了?】

【就是啊

!】

【搞什么嘛,乌烟瘴气的,版主也不作为,现在每天洗版,所有顶起来的老贴背后都是这种回复,根本就没法看新帖了!】

【妖妖到底是得罪谁了?是不是那些被她评测过的tb家心里有怨气,所以联合起来搞她啊?现在像她这样的贴主真的越来越少了,全都是广告贴,把衣服吹得天花乱坠的,根本都不能相信】

【呵呵,就这样他们还说妖妖是拿钱发帖呢】

【就是啊!唉,这什么世道啊,太不公平了,就没人来管管吗?妖妖都好多天没登录了,不知道还会不会回来!】

【我昨天给她发了私信,希望她千万不要消沉,还是有人支持她的】

【我也给她发了,如果她有别的联系方式就好了,我看很多红人都开博客啊,妖妖都没新浪博客,其实应该开一个的,博客可以删评论,起码比现在要好】

【但妖妖还回来吗?】

【千万别走啊!(哭喊表情),她走了谁还发良心,我就要妖妖】

【就是啊,有什么好走的!就算她真的叫张莉又怎么样?重要的是现在,又不是过去!她能从那个样子变成今天的妖妖不是也很励志吗!】

常年都在混的坛友们,很自然地就组了几个q群,平时人气倒不太旺,顶多是在秒杀爆款,参考买家评论时会有人说话,但最近坛子里是非连连,天涯那边的火也烧到了群里,活跃度一下涨得超高。——群里的风向,也经过几次变化,一开始8妖妖时,大家都很兴奋,有点看名人八卦的感觉,任何一个料都会转帖到群里引起讨论,原来妖妖也发广告贴啊?真是没想到,连她也没逃过去,一开始装得道貌岸然的,但其实却是这样的妖妖!妖妖真的当过小三吗?真名是不是叫张莉啊?哦哟哟,被8成这个样子,她会怎么办啊?吵架吗?但万一吵架了以后对方爆出更多料怎么办?

但渐渐地,随着事态发展,水军进一步入驻论坛,攻击谩骂得也越来越没下限,群里的风向也开始转变了。首先,大部分人都对这破事感到厌倦了,尤其是这些洗版回帖还严重地干扰她们上论坛看帖,其次,就算妖妖是张莉好了,就算她本来其貌不扬,那又怎么样?她们看的是她的衣服和打扮,又不是她到底有多美,【如果她真的是张莉那不是更好吗?这就说明我们每个人凭努力都可以变得这么漂亮啊!】,而且那些不堪入目的污言秽语,机械地重复张贴,反而激起了群众的逆反心理,让她们不再有一开始看到爆料后略微失望的情绪,开始自发地为妖妖辩护,甚至有些情绪激动的坛友已经走了另一个极端,完全否认了妖妖发广告贴的可能,坚称这都是因为她不发广告贴,所以才惹来了淘宝掌柜那一挂的打击和报复。

在水军连续把洗版三天,惹得论坛连夜出炉了举报机制以后,这种反弹说法一跃成为主流,李玫肯定不会和大众对着干,但她心里其实也不那么肯定妖妖就真的没做过广告,不过这种事,说穿了她其实并不在乎,做广告就做广告呗,至少妖妖的repo都很客观,从没有过度溢美,搭配也好看,跟着她买的衣服几乎没失手过,即使有瑕疵也在意料中,她要求的不就是这几点?

眼看就快入冬,马上就是大衣和羊毛衫的季节了,这时候来洗版,严重打乱她的购物节奏啊!万一妖妖不发帖了怎么办?大衣这种几百块的重货,没有靠谱的导购和repo根本不敢买,别人的贴在这时候根本是不顶用——别人秀的基本全都是日单!

夏天衣服单价低,风格也多样,但到了冬天,日单就不符合s市的气候了,这么湿冷的冬天穿什么镂空、一字领毛衣,一点不挡风的斗篷式大衣,这只适合开车上班,从空调房到空调房的那部分人群,李玫每天早上走20分钟坐地铁,她冬天不可能再穿日单,但又真的苦恼于不知去哪里买到靠谱的羊绒衫和大衣

——专柜那块,基本连夏天的价格她都无法接受了,更别说冬衣了,即使想要不惜工本去买一身好的,那些年轻的牌子推出的毛衣……那料子,感觉拿去拖地还差不多,能有个50%羊毛都算好的了,100%羊绒那仿佛就是做梦。

至于那些街边小店,买毛线去打的那种,款式俗到爆,还有鄂尔多斯之类的牌子,倒是有料子好的毛衣,但款式全是妈妈款,价格也不便宜。而大衣那边,情况就和毛衣是一样样的——甚至还更恶劣,ony之流推出的大衣,且都不说料子了,那个做工,谁上身谁都是厂妹,也许偶然有一两件水准上的产品,但得用十成心思去淘……

本以为今年冬天可终结这种无衣可穿,被迫走老土羽绒服路线的窘境,可没想到这些该死的水军还没完了。一思及此,李玫就恨得咬牙切齿,在她的意淫世界里,早把这些该死的水军推出去斩首无数遍了:除了妖妖以外,都没什么在秀让人眼前一亮的欧美单,要是她真的就不发帖了,这个冬天该怎么过?怎么过?

虽然也收藏了之前衬衫、t恤等店铺,拿到手的货物质量也让她对店家有信心,但没妖妖的评测,她肯定自己仍不敢随便下手。像李玫这样的购物者,对价格不是非常敏感,一样的单品,妖妖推荐店铺要比别家贵个几十块,她无所谓,关键是货好,质量有保证,为了几十块的便宜去买没repo的单品,完了不合适,退也不是穿也不是,这样尴尬就没意思。所以她对妖妖是重度依赖,别的红人如豆子,虽然也看,照片也好看,但总觉得差了点什么,即使搭配出来效果也不错,但看完贴不像是看了妖妖贴,没有那种笃定想买的心情,怎么说呢……就仿佛说觉得,这搭配她穿是好看,但很难想象自己搭出来也能取得一样的效果。

“吃饭去呀,rosy。”靠近中午,又是闲季,大家都在玩,没到下班时间就都陆续跑没影了,还好点,等到12点过了才喊她——她们现在中午都和搭伴,到底要注意细节。“还在看论坛?最近又没什么好看的。”

“还不就是没什么好看的?”李玫想想都不开心,愁眉不展,“天气马上转冷,想买件大衣都没有,淘宝看了几家巴宝莉原单——说是原单,其实我看也是玄,那个评价感觉都是刷出来的。”

ie感同身受,陪着一起叹气,两个人一起过去看y在钻研电脑,看到她们来,鼠标一丢,站起来收包包,“你们看到豆子今天发的那贴没?”

“没。”

“她发帖了?在哪里?”

两个人都答得迷茫y让她们过来看,“秋装——今早也是巧,我过去的时候刚好她在发帖,不然也看不到,现在这个首页简直发疯了,还能不能正常看帖啦?”

“等管理上班,删一波就好了。”两个人都想买风衣,看之前如饥似渴,看了以后又有点淡淡的失望:不是不好看,照片拍得挺好的,豆子的ps没妖妖那么厉害,小姑娘长得也好看,天然一股白富美的感觉,照片色调很梦幻,如小公主,和妖妖的亲民风格截然不同,也因此快速崛起,打出一片天。但……她的衣服,看着是好看的,仔细想想又真不符合她们的需求,好比今天穿的泡泡袖公主式风衣,很日本风格,穿搭起来真的梦幻,搭的也是樱花粉戴妃包,配上粉嫩嫩的美甲,确实种草,可李玫根本穿不到公司来,这种风格她怕自己上身真变村姑厂妹了,比起来还是身上这件斑马纹针织衫更适合她

“没啥意思。”她先叹气放弃了,还不死心在细看,只是也没大呼小叫着喜欢y扁扁嘴——情绪不高,但还是努力发掘出一个单品,“那个衬衫还不错,可以搭在小西装里。不过她也没带tb链接,只能等等了。”

最近受黑妖妖风气的连累,所有发帖的楼主都不怎么敢带链接了,不过豆子情绪看起来还不错,帖子也发得一如既往的梦幻,带着星星和笑脸,【咖啡最适合秋天的氛围哦~】

“看着是还好,但这种重蕾丝得看质量。”本来最不屑淘宝,但被她们带进门以后又最走火入魔,她经济宽裕,一言不合就买买买,明知不适合自己,一眼看中就拍,根本都不考虑的。最近因为论坛风波,好久没看种草贴,欲.望已无可遏止,真是挖都要挖个单品出来。李玫暗抽下嘴角,良心让她无法拍马屁,只好委婉这样讲,“要不还是等一波repo再说了。”

“嗯。”也认可——现在她们是有志一同,要阻止这种无脑买的习惯,免得三人所有衣服全都撞款,搞得她们俩倒没法买了。“中午吃什么啊?”

一边说,她一边关掉页面,又习惯性搜索下妖妖的id,想看看她有没发新帖,李玫和也不管她,在那里商议,“重庆鸡公煲?这个最近好像很流行。”

“不要,吃完了一身味道,说起来,这个是重庆传出的吗?怎么一点不辣?”

“啊!妖妖改签名了!”

两个边聊天边走到门口的女人3秒内全闪回电脑前,“改什么了改什么了?”

“很疲倦!只想和大家分享快乐,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读出来,“我错了吗?想休息一段时间,看清未来的方向。支持我的所有人,谢谢你们……啊,她还改了头像。”

确实,之前妖妖的头像是一只微笑的兔子,但现在变成了哭泣的眼睛,李玫看着都是一阵揪心,她眼尖,一瞥又发现不对,“啊!她把所有的淘宝链接都删掉了!”

三个激动不已的八卦份子赶紧把她发过的所有贴都打开了:妖妖大概在半小时以前删掉了自己所有帖子里的链接,现在只有文案和照片,原本最底下的链接区却已经是空荡荡的一片了。

“啊!不要啊!”

“讨厌啊啊啊啊!”

“该死的水军!”

办公室里响起了连续不断的惨叫声,在这一刻,原本对妖妖被黑一事不以为然,态度漠然的都愤怒了,“到底是谁在整妖妖啦!店铺名爆出来!我以后绝对不上这家去买东西!”

但李玫和关注的就完全是另外一个方面了,如果说之前她们还多少带了些看客心态的话,在这一刻,几乎失去妖妖的恐惧,终于让她们感受到了自己和妖妖之间的情感联系,这个纯粹的、高尚的,为了人民利益而发帖的楼主,攸关着她们的切身利益——就像是群里同一时间几乎爆发出的恐慌一样妖妖的人气,在她宣布自己退出【淘宝repo界】的同时,爆发到了最高值。

无数声音,都在高呼着同一个意思。“妖妖,快回来吧!不要被水军和酸货、黑子打倒,人民支持你、我们支持你,历史是支持你的!你快回来吧!”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37章 魔高一丈
回目录:《时尚大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作者:叶斐然 2月歌行(奔月)作者:蜀客 3终于等到你作者:蓝白色 4夏梦狂诗曲III作者:君子以泽 5永安调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