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150章 这小圈子已经死了

第150章 这小圈子已经死了

所属书籍: 时尚大撕

一百万美元对美国人来说意味着什么?这个问题大概还不能完全对等到一百万人民币在中国社会发生的作用——2009年末,2010年初,100万大约也就是小半套房子,甚至只是房子首付的分量。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民只要能有平均水准的运气和储蓄精神,一辈子大概都能和这个数目相当的资产发生交集,就像是李玫,出身于最平凡的内陆工薪家庭,她现在名下的房子名义上也有一百多万的市值了,她当然很想要100万,但这个分量的钱倒也不是没见过——现在她手里就存着好几万的备用金呢,按这个速度,等到她(有朝一日)结婚的时候,小家庭内部净资产过百万应该不成问题。

但在美国,除了华尔街和洛杉矶的精英之外,大部分内陆红州的住民恐怕做梦都没想过能持有百万美元以上的资产,甚至让这些中产阶级一口气拿出五百美元以上的现金,对大部分人来说都是问题。一年两万美元的中位数收入,往上走走,三四万美元,最乐观的估计是两口子都在外工作,还没生小孩,七八万美元一年,房贷、车贷、房产税、家庭报税、401k,有些保险意识特别强烈的家庭还会在公司医保以外加购一些重病险,平时吃吃喝喝,加油买菜,买点衣服什么的是挺便宜,但人工贵,再加上西方家庭储蓄意识淡薄,习惯超前消费,一年下来能剩下的现金其实非常有限,甚至都看不到太多现金,日常生活中大量刷信用卡,下个月工资一到就还账,如此循环往复,在生活里,100美元的现金对他们来说已是大钱。200、300美元,够刺激得社会边缘人士铤而走险。

100万美元?该去哪里挣,除了中彩票以外,大部分人想都想不出来。就连很多电视真人秀节目,优胜者能拿到的现金奖励也就只有10万美元而已,像是100万美元奖额的《幸存者》、《百万美元密码》、《谁想成为下个百万富翁》等等节目,甚至会催生出专业选手——针对该类型的节目进行日常训练,长时间的准备,为的就是把这笔足以彻底改变他们生活的现金带回家。

当然了,这种节目的门槛也极为高昂,猜词节目肯定是要求背词典的,至于《幸存者》和《忍者勇士》这样的节目,更要求极高的体能素养。对一般人来说,百万美元的梦也只能做做就算数,哪来那么多时间做准备?总不能为了虚无缥缈的百万美元还放弃日常生活来源吧?也就只有很少数豁得出去,或者各方面条件刚好合适的幸运儿,可以冲击这样高额的奖励了。像是【韵】这样直接开出丰厚奖额,而且门槛不高,理论上说任何有基本智力的人都可以挑战的品牌,的确是非常罕见。

一百万美元,想想看,能做多少事?没有人喜欢被信用卡账单追着跑的生活,一百万美元,是不是已经足够来好几次环球旅行,买一艘游艇,一辆豪车,还掉孩子们的学费贷款了?即使是再心如死灰的家庭主妇也不禁怦然心动。更别说是那些穷学生了,那些年轻人的欲.望更强,也更需要钱。太多地方需要钱了,美国的中产家庭,只要有两个孩子以上,这些年轻人出社会时就基本都背着利滚利的学费贷款,他们怎么能不需要钱呢?

【一定藏着很多隐藏条款吧?就像是之前百事可乐的那次宣传一样,‘换飞机都可以’,但最后却换不了飞机,只是宣传噱头吧?】

这样的噱头,一定会上新闻的,毕竟有百万美元吸金,又是这样一桩带了性丑闻味道的冲突,媒体也要追逐销量和点击率。不过,没有进一步的广告费,各大电视台当然也不会免费为品牌提供宣传。这件事,按理只该在当时恰好看到新闻的受众中慢慢地扩散流传,甚至很多社会人都不会和朋友讨论这则新闻,并表露自己参与进去的意愿。——但,奇怪的是,就这么一则新闻,竟然一夕之间就在各大讨论版都扩散开了k出了小组,qora上出了问题,redit、4……当特别缺钱,或特别有挑战精神的中年人还落伍的在网址栏里键入着新闻中看到的地址时,年轻人早已在各大讨论版掀起了风浪。

在广告营销业如此发达的美国,以重金为诱饵的营销层出不穷,虽然奖金诱人,但群众也不是不由分说就为之疯狂。对具体的兑现条款早已燃起了戒心,【有没有人去研究活动条款?我记得有什么案例是对此进行规定的,厂商不能做出欺骗性规定什么的,快来个快被学费贷款压垮的法学院学生!】

不过条款并没问题,现金已经打入了监管账户,规则也描述得异常清楚,只要是在过去十年,在指定品牌的服装秀里能找到类似的舞台设计、服装设计……和那场秀有关的元素被【韵】的服装秀借鉴超过两种以上,并可以证明录像曾往外传播,有被设计师团队看到的可能,那么这个幸运儿就能获得百万大奖,如果多人发现,则一同分享奖额。至于说怎么验证是否借鉴,元素是否相关,这一点也不需要担忧,公司请来了纽约知名律师凯瑞儿.杰弗逊,她的律所会为冲击者提供法律支持,如果品牌方不认可冲击者提交的证据,她会出具法律意见,这一切证据都将在网页上公开,接受所有人的审视。而如果冲击者在她的帮助下获胜,律所则会在奖金中获得一份分成。

活动范围、获胜条件都被规定得如此清晰,甚至连怎么会在法律上被定义为抄袭,在网页上都有贴心的介绍和举例,处处留底,再加上对专业人士的信任(大部分人其实还是比较傻白甜的),网友们很快就发现,这个活动的奖金其实并不难冲击:说白了不就是把这些品牌的服装秀都看一遍,再和【韵】的服装秀进行对比吗?如果真有借鉴,其实也不可能看不出来的,这活动,没难度啊。

【这只是一次营销吧?会划定范围,就证明一定是有自信这些服装秀不可能证明它抄袭了?】

【不是吧,划定的品牌有200多个,基本囊括了这世界上所有的奢华设计师品牌了,网页上都说了,设计师本人都没看过这么多服装秀。很合理啊,一年至少两次,十年就是4000多个秀,而且十年以前是1999年,那时候的中国有互联网吗?她该怎么看到?这个规则设定得对设计师不公平啊,即使只是巧合的话,只要符合游戏规则,她也得认账。】

【不管怎么说,现在可以肯定的是品牌本身肯定没抄袭,也就是说她们指控的职务勒索罪名完全成立吧?这挺可悲的,不是吗,一个品牌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证明自己的无辜,而正规渠道完全无法发声。用一百万——甚至更多(这些服务人员当然都是有成本)的代价来洗刷自己的名誉,那些体制中的老古董真应该为此付出代价。】

【回到活动上来,当然了,划定范围里的服装秀多如牛毛,而且很多录像根本没有上网,有人知道该怎么获得它们吗?我觉得我们应该组成一个小组,彼此分工,获得奖金的话就均分。】

【附议,我可以负责找资料,这是我的专长,我想我们可以先直接索取,如果被拒绝的话,电视台方面肯定是有留档的。】

【我可以看秀,我是服装设计系学生,如果有抄袭,我一定能看出来……】

【插句嘴,我有个愚蠢的问题:所以,时尚这行业里到底存在不存在抄袭?之前我有听说过服装业不存在抄袭的说法,这样的话是不是这种指控一开始就不存在?因为我看了g**i的秀,好明显,和几个月前c***e的秀好像哦,如果这个业界都没被定为抄袭的话,那个编辑凭什么说yn是抄袭呢?她总要在最近的秀里能找到一个原型吧?】

【种族歧视吧?隐性歧视?国籍歧视?你们看到最近对设计师的采访了吗?她没有明说,但挺明显就是这个意思……】

#

【我不会说我遭受到歧视,事实上,当我来到纽约探寻这种指控背后的原因时,我遇到的都是很好的人,她们对我关怀备至,但事实就是,我们是这几年远东卖得最好的品牌,我们的销量足以让任何一个老牌奢侈品集团动容。上一个这样的设计师来自日本,她很快就被邀请到巴黎开秀,然后是纽约,当然还有各大封面拍摄,杂志采用她的单品。但我们没有,我们完全没有。当然没有任何人对你冷言冷语,但事实就是我们连请编辑看秀都很困难,有个朋友对我们说,‘作为中国品牌,你要习惯这样一种待遇——那就是,如果一件好事最后落到你身上,那一定是因为所有人都得到了这个好处,再也无人可给了,他们才会给你’。一开始我不相信这是真的,但所有事实都表明他说得对。】

【对,后来我们请到了一个编辑,但这却是所有不愉快的开始,很明显她想要的是完全不同的一种东西,她好像已经给我们预设了立场,那就是我们不可以创造出任何好的东西,那场秀她很喜欢,我看得出来,但以她的想法来说,‘噢,你做了好东西,那你一定就是在抄袭’。当然,职务索贿这是另一回事了,这些官司我们不愿多说,我们很快就要进入交换证据的环节了,还是让法院告诉我们结果。】

【听说对方正在寻求庭外和解?】有些严肃的主持人问道,她主持的《care》是一档定位较亲民的政经节目,主要对当前的热点现象进行跟踪采访,【这是真的吗?】

【对方的确寻求庭外和解,但我们不同意。】身穿简单的衬衫和长裤,对外永远是这种打扮的设计师回答道,她扯了扯唇角,似乎是有些不屑地说,【我想有时候一个人的确需要受到一些惩罚,才能知道你做错事是需要代价的,ok,你可以歧视我,但你不能以为对你看不起的人做了违法的事情是不需要负责的。】

【但我想她的轻视只是你的想象,你并没有从她的口中得到证实,是吗?】主持人似乎对她的言辞不是很舒服,反问道。

【我需要吗?】joe.乔立刻回应,【她表现得难道还不够多?】

现场观众发出低低的笑声,主持人有些尴尬,但仍保持犀利的采访风格,【那么,你打算如何应对眼下的局势呢,按你的看法,如果整个时尚界都对你充满隐形歧视的话,你打算怎么应对呢?继续诉讼是不是会关上通往双赢的大门?毕竟,如你所说,时尚界不可以公开地歧视你——但他们可以冷遇你,无视你,而作为一个设计师——同时也是一位商人来说,你是不是需要对投资人负责,探索一条更和谐的道路,是不是你的职责?你的董事会对此又是怎么说的呢?】

【我看不出这有什么不同,你说‘他们可以冷遇我’,用的是假设,但在我看来这已经发生了,他们就是在无视我,】设计师耸了耸肩,挑着眉翘起二郎腿,戏剧性地张开双手,【——而我完全不在乎。】

“噢!这也太酷了吧!”

电视机、电脑前,不知多少观众同时发出了大笑或低呼声,主持人也应声做出了有些受不了的表情,但设计师本人则不受影响,依然维持着她那满不在乎、高高在上的语气,【我不是在吹嘘,但如果你了解我们在中国的生意规模,就会知道我说得完全是实话,我们在中国赚到的钱已经多到这个程度——那就是我们可以花一百万美元来做这个悬赏,我完全不需要担心董事会对此提出异议。说实话,钱完全不是我现在考虑的因素,我们‘哔——’的实在是太有钱了!】

直白的脏话被消音了,口型也被遮上马赛克,但观众爆发出的大笑和掌声则依然说明了一切——炫富、高调,这原本都是黑人的作风,亚裔还是勤恳、低调为主,这个出身红色中国的年轻女孩在节目上直接爆粗炫富,观众才不管对错,很容易想到,他们只是喜欢这种突破了刻板印象的刺激。

【但投资人的意见呢?难道你们没有想过寻求投资人的帮助吗?】

【你是在说ga吧,当然,凯文很热情,他并不歧视我们,否则也不会投资,这件事让他很生气也很失望,他希望能维持和媒体的良好关系。但我们的品牌保持独立运营,所以他的意见不起决定性作用。】

【换句话说,他反对了,但你没采纳?】

【你可以这样说。】

【你不担心这样会对品牌进一步扩大经营造成影响吗?】

show(m_middle);

auzw.com 【噢,】设计师大笑起来,【亲爱的,也许我该再说一遍——‘如果你了解我们在中国的生意有多大的规模’,你就不会问这样的问题了,我们会担心没有投资人注资吗?我们会担心上级集团不满意我们的经营吗?yn是个成立两年的年轻品牌,而你应该看看我们今年的财务报表——不,我们‘哔——’的一点都不担心这个。】

这实在是太狂了!连续两次,全国性全年龄节目爆粗!主持人无奈地摇头浅笑,观众们却捧场得不行,被设计师的大话刺激得直吹口哨,设计师做了几次安抚的动作,现场才渐渐安静下来,而她也收起狂傲,语调恢复专业冷静地说道,【事实上,我和我的同伴认为,世界经济模式现在正处在一个拐点上,互联网会不同程度地介入整个世界的经济,不同程度地改变我们的交流。尤其是在时尚这种强营销的行业里,营销终端的改变会彻底改变这个行业,由传统纸媒、权威买手和设计师组成的闭环正在被打破,其中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纸媒不可避免的衰弱,同时在网络购物崛起以后,时尚买手这个行业也将会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这种冲击既是机制上的,也是文化上的,当然商业机制上的讨论,我想我们都进行过很多次了,本质上,时尚买手和传统纸媒编辑为消费者解决的是高信息成本的问题。在1920年,你住在伦敦,旅行去巴黎需要一周,你需要一个可信赖的人告诉你,这个秀有什么衣服值得买,而它到底好在哪里。】

【而时尚编辑和买手解决的就是这个问题。】总算是进入正轨了,主持人眼睛一亮,明显对设计师多了几分尊重。

【事实上,他们解决的只是第一个问题,我好像已经很久都没看到有哪个编辑能告诉我们,一件衣服到底好在哪里,为什么值钱了。】在笑声中,设计师说道,【但在互联网之前,这是ok的,在网络之前我们的选择并不多。而互联网改变了一切,这种极低的信息获取成本,斩断的是他们存在的本质。我住在巴黎,而我想要看到伦敦时装周的新品,我只需要拿起手机,用十五分钟轻点屏幕。】

【当然,惯性的力量还会让这个行业继续运转一段时间,但我想,很快所有人都会彻底进入到网络时代,而品牌营销也会成为一种全新的东西,在这种新体系里,现在传统的评价机制完全可有可无,设计师直接和消费者对话,所以,】才正经没多久,轻视的表情又出来了,joe耸耸肩,【会不会担心对品牌经营造成影响?——我想我刚才说的已经足够回答你的问题了,我为什么要惧怕一个正在死去的行业?他们根本不会对我的商业模式造成影响。】

【你知道你正在否定的是北美目前最主要的宣传销售渠道吗?】

【我们目前在北美大部分销量都是网络创造的,这和我们在中国的比例差不多。这也是我们想说的一点,现在的年轻人已经和以往不同了,这是个前所未有强调个性的年代,年轻人不再会进高档百货商店去购物了,有多少钱也不会去,用装修和服务来吸引顾客的手段注定将过时。当然我们每个人都不喜欢被排挤,所以在过去,人们的审美很容易达成一致,很多事情非常容易就全民风靡,但互联网让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同伴,任何个性都不孤单,所以可以想见,所有市场都会越来越细分,而年轻人也会越来越以自己的个性选择为傲。】设计师的表情变得越来越严肃,而主持人也不禁听得越来越入神,【也许不一定是yn,也许是另一个本土崛起的品牌会以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成为网络时代的新型奢侈品,但它一定会是未来,我不认为任何人能改变这点,我也不认为少数人的偏见能阻碍yn进入美国市场,‘少数人来决定多数人买什么’,这样的时代已经完全结束了。yn也许会因为设计不够出众,产品不够精致而被淘汰,但不会因为这个原因失败。这个小圈子已经死了,他们决定不了任何事。】

这个小圈子已经死了!这句话立刻激起了阵阵口哨声和惊呼声——掌声倒是没有多少,就连主持人都惊笑了起来:这宣言是如此的狂妄,以至于她都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了。

“真是个疯子!”

挥舞着鼠标有些愤愤地关掉了网页,重复着说了一遍,“真是个疯子!她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这说的都是什么,这圈子已经死了——拜托!她难道真以为说说就能成真了吗?”

她的愤怒是有理由的——过去几个月发生的事,对任何人来说都有点玄幻:不但告,而且是要往死里告,不但往死里告,而且【韵】还出钱搞这样的营销,摆明了就是要揭开时尚圈的底牌——哪个设计师在江郎才尽的时候不会做出类似纸媒‘洗稿’的事情呢?当然,稿洗多了,人事肯定也会变动,这不会影响到衣服的销量,但也不意味着各大品牌乐见大众把每一年的秀敞开来这样做同期比较。

几乎是活动才刚开始,网友就发现了很多97、98年设计师互相‘借鉴’的事情,小牌借鉴大牌,大牌中疲倦的设计师借鉴同档次品牌的灵感……廓形、图案、舞美,灵感来源,如果不以法律标准,纯粹用感性来判断的话,能抓出借鉴点的秀真是多不胜数,很多吻合度之高,用巧合已经无法解释了。【韵】的秀没找到灵感来源,老牌设计师的底裤倒是被掀开不少,这等于是掀翻了整个行业的脸面——朱迪斯还有脸说她抄袭?网友已经扒出了不少封面策划,责编就是朱迪斯,而上的单品明显就是有借鉴前几季的痕迹!

行业内部的规矩,该怎么和网友解释呢?如果说流行的传递分先后,这种一般不认为抄袭,那就是把老朱迪往死里坑——这就说明她的‘抄袭说’完全是诬陷,的确是勒索不成后的报复。如果说【韵】是真的抄袭……那好,原型找出来,网友帮你辨认,找不到原型就挺,你是不是小圈子的一份子,排斥【韵】是因为歧视她的种族和国籍?

政治正确在如今的美国是绝对的主流舆论,尤其是云集了lgbt的时尚圈,反歧视更是一条不可碰触的高压线,你可以在事实上歧视红色中国,但绝不能公开发表这样的观点——这其实是很讽刺的现象,因为指责你歧视中国的人可能同时也歧视中国,只是她绝不会公开这么承认。但目前的实情就是如此,杂志社也好,友人们也好,谁都不敢帮朱迪说话,甚至许多人都提心吊胆,生怕成为一旦吸引到网友的注意力,瞬间沦为歧视者和抄袭者。——其实,即使什么都不说,随着百万美元风暴的逐渐发酵,也没有人能逃过这场轰轰烈烈的起底大行动。

应对这样的局势,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事态逐渐变冷——网络控制不了,那就让网络仅止于网络,至少权威媒体要装聋作哑,绝不扩散影响。但时尚圈在这样的时候就显出了弱势,权威媒体哪管这么多?时尚圈平时在娱乐业倒是挺吃得开的,但政经媒体这块完全是一抹黑,‘中国’、‘网络经济’、‘迅速崛起的中国企业’,北京奥运刚开过,全球经济疲软的时候,这些热点哪个不是受众关心的话题?一百万美元,赌一口气,说扔就扔,美国市场,她无所谓,‘如此他.妈的有钱’,乔韵说得越多媒体越高兴,采访邀请频发,谁会为了区区一个官司,一个被搞得灰头土脸,冒犯了政治正确这条红线的小圈子止步?要说这个小圈子就代表了时尚圈?——至少从明面上来说,一个编辑和她的朋友们而已,最多再加上一本杂志,这就代表时尚圈了?这圈子,也没这么小吧。

的确,明面上只牵扯了这么一点人而已,但哪个圈里人没有感到被羞辱的愤怒?这圈子已经死了?拜托,她怎么敢这么说?不论是否是朱迪的朋友,没有人喜欢听到这种话,这个圈子现在前所未有的抱团,对joe.乔的看法也前所未有的一致——这女人根本就是个疯子!她应该同唐纳德.川普做朋友,反正他们的嘴巴都一样大!炒作的手段也都一样低俗!

这样的风气,当然让之前对joe示好的人群处于不利地位,伊莲娜直接跑路到欧洲去避风头,她的未婚夫也呆在法国,看来完全打算置身事外,在事态平息之前都不准备出来当夹心饼干之前和joe关系最好,在纽约偏偏还有工作,现在已成惊弓之鸟,派对里看到两个人在窃窃私语,就觉得人家是在议论她,这对她来讲简直是天降横祸——人好而已,有错吗?忽然间就被坑成这样,那个joe,回次国,表现得就和之前截然不同,之前那都是装出来的吧,都是在骗人的吧?

……真是个疯子,完全在利用善心欺骗、伤害别人!cece是真的感到被利用了,她感到脆弱不堪,心力交瘁。——而她甚至还再有脸再来和她接触!

瞥了垃圾桶一眼,才看到那张请柬的边沿就仿佛被刺痛一样,立刻把眼神收了回来:居然还是这样的敷衍了事!没有一点私人的话,只是寄来邀请函而已,潜台词太明显了:爱来不来,joe非常盼望你的出席,但其实并不在乎。

简直就是疯子,难道她有可能去吗?她不会也给别人寄了这些邀请函吧?别人会怎么回应,直接撕碎了扔到垃圾桶里,和她一样?

真的有别人收到了吗?cece忽然一下又不肯定起来:收到的人真的不打算去吗?如果不去的话,肯定会把这件事说出来表达自己的不屑吧,这本身也是上佳的谈资,但她完全没收到风声,这也就意味着……收到的人,都还在犹豫着去不去吧?

时尚杂志和买手文化已死,这种话当然让人非常愤慨,但……她没提模特、itgirl和设计师,不是吗……

犹豫间,她又点开了社交网站,当然还有论坛,打开了#yn#这个标签——不管小圈子怎么想,这牌子在年轻人中真是已经有存在感了,年轻人就喜欢这种高调张扬的感觉,更喜欢‘年纪轻轻就创造奇迹’的传奇人物,yotbe上joe的那段采访,点击量超高不说,留言里很多人都说自己【完全被攻克了,已经成为这品牌的粉丝】。再加上百万美金悬赏,注定会引来数十万人关注她的那场秀……不用查看任何数据都知道,yn的官网流量肯定是一再上升,要说销量没有增长,她自己都不会相信。

这个小圈子已经死了……网络时代,经济模式会和以前有非常大的不同……这块蛋糕注定有80%以上的奢侈品牌吃不到……

20年内,这行业会迎来快速洗牌……

看看表,已经快到派对时间了起身准备去换衣服,走到书房门口,站住脚,反复犹豫了20多次,还是回身从干干净净的垃圾桶里拿出邀请函,压到鼠标下面。

“cece!”

“!天啊,我好喜欢这个新的faye。”

“是限量版的!这是真的蟒蛇皮——”

时尚派对,先夸穿着,接下来就是说八卦了。“今晚《coco》是不是完全没人来?”

“是的,听说整个编辑部都有麻烦了,我有个朋友在反歧视委员会工作,最近他们组织了一次对编辑部的调查,董事会非常的不开心……”

“这完全是因为那个疯狂又毒辣的bitch,我的意思是,我根本不知道她怎么还有胆量到纽约来……”

“是啊,是啊,”cece有点心事,回应得漫不经心,她又说,“对了……,你最近有没有收到什么邮件?”

“啊?什么邮件?”凑过来的编辑愣住了,有点跟不上话题。

但、jlie和ian却没有跟着迷惑,他们和cece小心翼翼地交换着眼色,脸上浮现出了心知肚明的暧昧之色,意味深长、含含糊糊、嘟嘟囔囔地互相试探了起来。

“是啊……你收到了没有……”

“我……我没什么看法——你的看法呢……”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150章 这小圈子已经死了
回目录:《时尚大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夏有乔木雅望天堂1作者:籽月 2南风入我怀作者:酒小七 3长相思:第一部作者:桐华 4小女花不弃作者:桩桩 5夏梦狂诗曲III作者:君子以泽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