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111章 床那个什么戏

第111章 床那个什么戏

所属书籍: 时尚大撕

“都酝酿好了?”王导问,他拍拍手,“行了就清场吧,灯光最后确认一下,没事就都散了,出去抽根烟——妈了个巴子,说得老子都想抽了。”

广东人,在京圈拍了这么多年的片,口音改了,剧组里各职位又有很强的地域性,五湖四海什么人都有,到现在王导一张嘴,说得上是南腔北调,脏话骂得最正宗。今天拍摄不顺,整张脸都是黑的,秦巍一边解腰带一边讨好他,“王叔,这回肯定一条过,我刚做了好多准备工作,绝对进入状态。”

“说啥呢,”和他对戏的女演员乐芝芝不乐意了,“进入什么状态啊秦老师?”

她是一手被王导发掘出的新人,之前只是无名小卒,但在这部电影中担正女主演,演技自然本真,这表现让秦巍时常都暗呼厉害,也更深刻认识到自己的幸运——终究不是每个人都和他一样,出道就能遇上这么多,这么好的机会,乐芝芝有演技,有美貌,有学历,可一样苦熬了三年多才获赏识。在这圈子里,有没有人脉,有没有运势,走的路真的完全不一样。

“别误会别误会,进入的不是那种状态。对你我进入不了那种状态。”他也知道乐芝芝在和他开玩笑,分辨得不大认真,也暗藏一点调侃。乐芝芝听了还要笑,见王导黑脸就不敢说了,乖乖解掉衣服,躺到床上摆好姿势,“我准备好了。”

拍戏的时候,演员的身体也是一种工具,裸戏清场是与其说是出于人道考虑,还不如说是为了方便演员入戏——将来在大屏幕上会有万千观众观看,对被看没心理准备的,也就不会答应拍裸戏了。场内现在就几个必要的工作人员,摄影、导演,一上午什么该看的都看了,乐芝芝表现得很大方,倒是秦巍还有些羞涩——这不能怪他准备不足,签合同的时候可没说要拍裸戏。这一段在剧本里呈现得很意识流,画面写明了只到上半身,这对于男演员来说不算非分要求,很多时候这种意识流的床.戏还是分开拍的,事后再剪接到一起,他没想到王导抠镜头抠这么死,为了追求真实,一个裸上身的镜头竟然真的要实拍,而且两个人都要脱光。

当然,重点部位还是贴了胶布的,氛围和压力,也保证了不会有什么不雅的生理反应,他和乐芝芝在排练里大概都能捕捉到情绪:这段戏码是小邵的幻想,他一直在不断的杀戮,是个追寻着某个目标的刺客,可又已经遗忘了在寻找的到底是谁,偶然间,乐芝芝饰演的青铭和他擦肩而过,小邵难以忘记她的脸,在梦里他不禁和她发生了亲密的关系,他知道这是自己的幻想,可不知为什么,唇舌交接时却又有种让人迷惑的熟悉,她的吻蚀骨的苦,眼角的泪水也烫得发烧,他们之间仿佛有些故事,他在动作中越来越接近,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想要忘掉,但那点疑惑却始终还在。

这就是《六央花》一直在讲的那个故事,秦巍对拍摄也渐渐越来越得心应手,这部戏的表演过程让他学到很多,更庆幸自己的运气:他不需要真的去‘爱上’乐芝芝,因为他们的对手戏大多都在他自己的脑海里,秦巍大部分时候都是自己对着摄像机在演。摄像机的镜头代表谁的演他完全可以自己代入,所以王导才能对他的表现越来越满意——如果真的是乐芝芝站在对面,他都怕自己因为表现始终不达标而被踢出组。

这是完全有可能发生的,以前不拍文艺片没感觉,第一次拍文艺片,秦巍觉得每天都大开眼界,和老戏骨聊天讨教诀窍,人家直言不讳:怎么让王导这样的完美型导演满意?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剧本需要你爱,那就真的爱上对方一点点。

没有什么比真诚的感情最动人,这样出来的效果最好,导演满意,对手也觉得和你对戏很容易。王导这样追求本真灵性的导演,和方法派演员更是合衬,这种处理方式最大的缺点是,演员的感情并不能收放自如,会需要一段时间走出来——而且,如果对方也用一样的办法,容易擦枪走火,剧组环境封闭,拍戏又辛苦,是滋生感情的温床,很可能因戏生情,闹出桃色绯闻。

不论是因戏生情,对方却没回应,还是双方都有意思,其实这样的关系都是尴尬,这和大家拍着商业片,嘻嘻哈哈随便演演,在同事般的相处中滋生感情还不太一样,这种因戏生情,走下去的可能不大,伤的最后还是自己的心,如果有伴侣,还牵扯到更复杂的问题。但很多演员都无所谓——一切都为了作品,这几乎是一种接近于邪.教的狂热,也只有这样奉献一切的燃烧,才能创作出最完美的作品,只有做到这样的极致,才能说是最好的演员。

至于擦枪走火的事……连心都不在乎了,更何况身体?演艺圈奉行的性道德和大众的确不同,个中原因复杂,秦巍也不是都能说明白,有风气原因,人的从众心理,有孤岛效应,一群俊男美女被关在封闭的剧组,境遇性外遇,也有职业原因,本身在拍戏时你要把身体也当成工具使用,久而久之有些人底线自然就低了点。

先后几个组,他听说过甚至是亲眼发现的不少八卦,都能让人跌破眼镜的碎三观——有时候情绪上来,对这些诱惑也想去享用一番,男人嘛,没什么比性重要。但总是在紧要关头意兴阑珊,最恨乔韵的时候会想,如果她知道他现在……

然后他想到,她可能不会有任何反应,已经不在乎了,然后所有的兴致就都没了。

那是最恨她的时候,后来有了些模糊的希望,他更成为闭门谢客的那种人——这种人圈内一样也有——不是没诱惑,不是不想,但他有更想要的东西,有更怕失去的东西,怕到不敢去增加一点点风险。

如果他和乐芝芝的对手戏增多了呢?如果他的表演不能让王导满意,为了不被踢出剧组,他必须‘爱上’乐芝芝一点呢?

乔韵会不会感觉到?这一点点会不会最终失控?他该不该告诉她?她会不会同意?

这么恐怖的问题,秦巍很庆幸自己不需要去认真考虑,目前折磨他最大的烦恼还是没法和乔韵见面,相聚太短太短,分离又太长太长,他被困在这迟迟不能杀青的组里,拍摄本身就是一种濒临崩溃的修炼过程,导演还喜欢演员这种不稳定的情绪,剧组不太欢迎亲友探班,乔韵想来陪他都不行,更何况她也不能来——他在组里终于没新闻了,轮到她传绯闻了,她和那个皇太孙凯文.阿诺德的照片满天飞,让他牙痒,乔韵以前所有的追求者他都瞧不上,可毕业以后一切不一样了,先是傅展,再是凯文,都让他觉得很受威胁,最要命是他们也都对她很有兴趣。

乔韵说他神经病,看照片乱想,连面都没见过在发谵语,可秦巍就是知道,照片里一眼就看出来了,可他却一直被困在这里,再着急也无能为力。联系还是一样,混乱又稀少,同时在线的时间都不多,他的影迷在网上狂骂乔韵,他气得披马甲去掐,被李竺发现差点被骂死,很委屈,又不敢对乔韵撒娇,她可能还不知道影迷骂她的事情,太忙了,两人都在线时顾不上说这个,如果知道的话他会不会被迁怒?

想到乔韵,他的心就是软的,淌着酸楚又甜蜜的血,他太知道这思念的滋味,在狂乱的吻里追寻一点熟悉的感觉,欲.望是一回事,欲.望不挑剔,但迷住他的是另一种东西——

“卡!”

以事先多次反复排练过的动作在镜头前互啃的两个人都分了开来,摄影师也扛着摄像机退开了——稍后这一幕还要以中景再拍一遍,如果有远景的话,还要再来,十几秒的镜头拍好几天是非常正常的。秦巍和乐芝芝交换了个眼神,都不肯定是谁做错了,这么近的距离,他们根本看不清对方的表现,只能各找各的情绪,当然也谈不上互相影响。

“情绪已经到位了,但还不够好。”王导也破天荒地评论了起来,如果在往常,他只会一遍又一遍地重来,但显然,越来越接近的预计杀青日期对他也是有压力的。“不是我要的,过于……过于浪漫化了,浪漫太多了,我只需要一点点,更多的应该是……”

show(m_middle);

auzw.com

他顿了一下,像是在寻找表达方式和解决方案,过一会找到办法,“——把胶布取几层下来。”

“啊?”秦巍愣住了——虽然是床.戏,但他和乐芝芝几乎没有什么敏感接触,可以说是绝对发乎情止乎礼,这主要就是因为两人的敏感部位都被肉色胶带扎扎实实地团成了小堡垒。

“不是叫你们全.裸,就取多几层,”王导有点不耐烦了,“芝芝都取了,你问什么?取啦,留两层就够了,那么厚怎么能有戏呢?你是在意淫,又不是在谈恋爱,谈恋爱是在嘴角眉梢那一点点,不要太明显。”

不能太明显,那什么该明显?

——答案倒很明显,否则王导让他取胶带干嘛?秦巍不至于笨到要明说,只是——只是——

他看看王导——王导根本不当回事,取一支烟,和摄影师一起勾肩搭背,走到门口去了。

再看乐芝芝——乐芝芝更不当回事,早撕好了,只留了一条,“你以后就会习惯啦,这个是只排上半身,我们系拍裸.戏的时候就只能贴一条的,贴多了会出包,整个镜头都要废掉。”

她口吻淡淡的,是真的平静:乐芝芝真是个好演员,这时候仿佛把自己当模特,在后台被谁看到都无所谓,甚至半裸着上天桥,被世界看到也ok,这一刻身体就是工作的工具,生理反应也一样。

平心而论,秦巍也认可她的想法,这只是工作而已,本意并不猥亵,都是表演的一部分,但是——但是它终究也跨越了某条界限,接下来导演需要的某部分终究已经不是表演出来的——这部分权利,甚至也已经不是他一个人拥有的了。

“好未啊?”王导回头喊了一声,明显不高兴了——导演在片场,脾气都不太好的,脾气太好的导演做不成事。

秦巍再看看乐芝芝,再看看王导。

这部文艺片,他争取了一年,为试镜准备得那么辛苦,几个月都感觉自己随时游走于崩溃疯狂的边缘——

#

封闭拍摄,不代表灯光师、化妆师、道具师等等等等就可以回去休息了,恰恰相反,这意味着中场时他们会更忙,没人会走远,所以摄影棚外面相当热闹,蹲满了人,门一开就都冲进去,“灯泡没烧吧?要命,昨天我看电流就不稳定了,那个谁给我把那个啥拿来——”

秦巍披着浴袍,双手插袋,心事重重地从棚里晃悠出来,一阵风吹过,他不由就夹紧了双腿:胶布在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撕掉了往秋风里一站,那真是酸爽,有句话叫什么来着,风吹……

“秦巍。”一个熟悉的,清脆的声音传过来,他几乎以为是幻觉,走了几步又觉得不对,倒回去回头再看。

秦巍的下巴掉下来了,他觉得——千言万语只化作墨菲定律四个字,“娇——娇?你——你怎么来了?”

“我来探班啊,”乔韵很自然地说,但双眼却远没有表现出来得那么轻松,就像是探照灯,在一秒内已锁定了疑点,眼神温度开始上升,视线的中心开始发烫,秦巍知道,在一瞬间就有一万种可能被她列出来又排除掉——她绝对已经发现不对了,“怎么,不欢迎我啊?”

如此暗藏杀机的问题,是个人都知道怎么回答的。秦巍本能地说,“当然不是!”

他讷讷的,“就是……就是觉得好突然,你怎么不先说一声,我派人去接你啊。”

……典型的被抓.奸回话,乔韵的眼睛已经眯成了一条线,如果她有猫族血统的话,瞳仁现在应该也是窄窄的,蛇眼般的一条,她的眼神落到秦巍的浴袍下摆,秦巍反射性一把抓住边沿,然后马上意识到自己又作了个大死,只好讪讪地松开,“娇娇,我——”

“不要在这里说。”乔韵的声音很低,但意思非常的清晰,刚才这句话读作‘你要有大麻烦了’,她挽住秦巍的胳膊,冲刚走出摄影棚的乐芝芝笑着打了个招呼,从牙缝里嘶声说,“去你的化妆间谈。”

这句话,正确的读音应该是——‘你、死、定、了’。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111章 床那个什么戏
回目录:《时尚大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先婚厚爱作者:莫萦 2永安调作者:墨宝非宝 3佛跳墙作者:念一 4爱如繁星作者:匪我思存 5佳期如梦之今生今世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