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191章 岔道口

第191章 岔道口

所属书籍: 时尚大撕

就让巴黎时装周来做第一个四大时装周——这想法有吸引力吗?

废话!

巴黎、纽约、米兰、伦敦, 四大时装周,应该都是设计师的梦想之地, 而在鄙视链上又各自存身, 关系微妙,有清晰的分别。。しw0。纽约最商业化——但伴随战后美国的强势崛起,越来越有钱,动静也闹得大,战后崛起的二线轻奢品牌几乎都是美国血统,可见这一套商业模式的管用。伦敦最先锋,非常自high,与圣马丁深度绑定, 根本不在乎商业性, 影响力在四大中屈居最末, 不过有burberry这样的大牌撑场,也不算太没底气。米兰时装周最保守,风格永远非常意大利化,指导思想就是推动意大利品牌的发展,很难对外来人士绽开笑脸——但话又说回来,米兰时装周也没理由更改自己的方针,正是在它的强力推动下,gucci、prada这么一批品牌才能走向全球,既然已经获得了成功,又何必要轻易修改呢?

相形之下,巴黎时装周的思想无疑是最开放,最兼容并蓄的,身为全世界最早一个时装周,又在以世界时尚之都自诩的巴黎举办,巴黎时装周一向对外来设计师相当友好,除了欧洲其余各国的设计师以外,它也成为亚洲设计师在欧美出道的圣地。山本耀司、三宅一生、高田贤三……十几、几十年前,伴随着日本经济的起飞,这批日本设计师在巴黎时装周大放异彩,很多就留在巴黎创办了自己的品牌。能复制这样的模式,前往巴黎开秀,这当然是每个设计师的梦想,否则为什么圣马丁就在海峡对面,还有这么多人前往巴黎修读设计,图的不就是个近水楼台先得月吗!

自然了,在时装周举办期间自己找场地开秀,与通过官方认证正式加入服装周,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玩法。就是正式加入了服装周,能得到什么样的待遇还得看幕后的pr运作。很多新锐设计师都通过各种各样的途径在服装周露过脸,一个很常见的玩法就是时装周搞某国日——比如说,中国这几年经济腾飞了,时装周想帮助品牌开拓中国市场了,那么就搞个中国日,邀请中国代表团参加,代表团内会有各大代理商来谈品牌在中国的代理权,也会有一部分中国设计师被携带过来,在中国日开秀作为活动的一部分。

这样的机会虽然成色不足,不是那么金光闪闪,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也是国内设计师往外走的唯一途径——当然,有些活动交易味道不会那么明显,但决定对外推荐谁,这权力也是操诸于官方协会之手。顾老师之所以把乔韵介绍给史师兄,又推动他上位成协会会长,其中就有这方面的考量,只是现在乔韵对这种秀已经失去兴趣而已,这样的秀除了在履历表上镀镀金以外,对品牌在海外的发展并无太大作用,开完了就没了,还不如他们自己搞的网络营销。it girl多发点ins,比开这种秀的效果要更好得多。

什么样的秀才算是真正在巴黎时装周开秀?索菲提到的这种方式,才算是真正在巴黎时装周开过秀。开之前造势热场,开之后评论宣传跟着一块来,品牌知名度才能真正有提高,之前乔韵去纽约就算是在完成前置工作,只是那时候没有索菲这样的编辑带着,自己碰入行,难度又不可同日而语。——那时候她参加的派对多数还是以it girl召开的为主,时尚编辑在里面是横着走的存在,更高层的人物根本不屑于出席,属于传说,层次是有些low了,但自己生碰过去,也只能从这层次开始。

现在有索菲主动邀请,情况自然不同,《voyage》巴黎要推新设计师,那是什么待遇?起码封面和大杂露面机会就不愁。索菲要她过去社交,也不是那种靠裙带博版面的低级套路,而是要把她的作品和奇思妙想介绍给圈内,甚至会由《voyage》牵头举办些小活动,目的就是绍介出这品牌,如果评价得好,甚至也许还会经由重重推荐,被介绍给大佬。

那些在时装周上大放异彩的设计师,并不是直接过去开个秀就成名,事先都经过一段这样繁忙的交际活动,把业界诸关节打通,才能达到一鸣惊人的效果。乔韵本来对这条路已经绝望,毕竟她在美国已经把老圈子里的人都得罪光了,没想到法国这边根本毫不在乎,依然对她青睐有加。从索菲的信心来看,《voyage》巴黎是有心力推她一把,或者也是为了展示巴黎这边的胸襟,显示出巴黎时尚圈与纽约不一样的地方。

这也许牵扯到《voyage》各分部的内部撕逼,只是两大主编争奇斗艳的棋子,不过,好处是实实在在的。要说乔韵不心动,那是假话,昔日她会为了比这更虚无缥缈的期望去纽约,现在机会这么好,她确实也很想尝试一下。除了开秀的考虑,更想换换环境,国内目前在做的事不是不好,但……好吧,也许是因为主线三月秀的设计迟迟不能定稿,她确实有点焦躁了,确实想要出去走走,换一下心情。

不过,她一走就是半年,秦巍怎么办?夏天《燎原》就开拍了,说好去陪他的,两人都在国内,时不时过去的承诺就是承诺,她到了巴黎恐怕就成了空想。她并不觉得这是食言,但感情上却依依不舍,分开这么久,重聚没几个月,和他一起拍燎原,她其实是从自己的利益出发,不担心秦巍想她,而是不愿重温睁眼到闭眼的孤单。又要分开大半年时间,隔着时差,连声音都难听见,她本能是想拒绝:巴黎的机会,并不止索菲可以给她,也许也并不是现在,如果愿意拿cy的股份做交换,凯文也就不会这么若即若离,集团内部想推她,一样能造起声势。

但,那毕竟是未来的事,要分cy这块蛋糕,还得把她和傅展的龃龉摆平,不然还怎么和凯文博弈?在乔韵来看,傅展胜算已经不大,现在纯属死撑。他要把她赶走,ga集团绝不会支持,陈靛也站她这边,除了彻底认怂似乎已经无路可走,早一天进cy,还能早一天拿到分成,再撑下去,是在等什么?还是意识到自己过不了输诚那一关,这个选择从来不成为选择?

“阿姨。”

去巴黎住一段时间,对设计师来说意味着无数行程要排,乔韵第一时间没答复,索菲也不着急,去的库房挑衣服往回带——这也是此次工作的任务之一。和《恶魔穿着prada》一样,高级时装杂志在这方面是有特权,各大品牌往里头送衣服从不手软,反正成本不高,如果能出现在杂志里那就是纯赚。索菲肯把的库房打包带走那都是给她面子。乔韵自己在办公室想了想,还是拨通林女士的电话,“没打扰你办公吧?”

“没,正好刚开完一个会。”即使林女士现

现在已对乔韵改观,也不会热络似市井大妈,“好久没见,下周有空就一起吃个饭,你和秦巍说一声,他听你的,我打他电话,十次里有八次打不通。”

“他有时候健身是接不到电话,看剧本、排练、上课……时间表复杂得很。”乔韵不免为秦巍说几句好话,这才提起,“说起来,上次我和您说过没,我找了人继续在查那个外围女的事情……现在身份证号查出来了,但她本人不在原籍,国内也很久都没身份证登记入住的信息了,我想,您在出入境那面有没有什么关系……”

“是想要查一下她的护照号和出入境信息吗?”林女士毕竟是秦巍的母亲,反应够敏锐。

“对,她的家庭情况比较复杂,很少和家里人联系,警方之前询问过一圈,都说报失踪了。还反过来怀疑是我们报复性地杀人灭口,这些荒诞的指控警察那边和我请的私人侦探也有提过。”乔韵皱皱眉:其实身份证号还是当时谢哥找到给她的,警方很少入手这案子,干这行的很少用真实姓名,也忌讳和公家人打交道,一时间还真是找不到线索。

有了身份证,查到老家也断了线,家里人反咬一口其实也没怎么认真——所有人都以为这个外围女是怕承担法律责任,也怕报复,所以躲起来了,连她也是这样想的。所以当时警方放弃调查,她倒觉得正好——国家机关不可能公器私用,这种案件肯调查也是给面子了,多少通缉犯找不到,不可能几个月一两年就为了秦巍在折腾。这边放弃掉了,风头过去,外围女总会回家的吧?虽然说不上有案底,但只要她再露面,乔韵请的私人侦探就可以直接通知警方过来做笔录。到底是谁在背后主使,是马驰还是傅展,亦或者是更想不到的第三人,总会有线索再往下查。

但现在,一年多过去了,人没回来,身份证也没动静,躲风头也不该躲到这程度吧?现在二代身份证都联网,想要一直以另一人的身份证生活难度很高,而且好像也没必要胆小到这程度,明面上看,警察都放弃侦查了,起码试探着开个户开个房什么的,看看还能不能用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吧——一直没等到行动,那也许就是在案件侦查结束之后,申请签证,直接出国去生活了。

只要没被通缉,出国是不会被拦下的,等到现在国内还没冒头,那这个盲点也不能放过——总不可能是真死了吧?别说马驰了,就算是傅展她也不觉得对方会这么疯狂。乔韵没打算让这件事就这么过去,有一点希望她总要想办法找找,“得麻烦您查一下了,如果是去国外了,那……”

要去国外了该怎么找,那就真抓瞎了,总不能派人去那边大海捞针,所以她的语气也有点迟疑,但林女士倒不在意。“知道去国外了,总也是个进展,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说得云淡风轻,但决心比乔韵还坚定。乔韵有时候想想秦巍也觉得他很厉害,活在两个肉食系女性旁边,居然还如鱼得水,没有变成个唯唯诺诺的妈宝男、老婆奴也真不容易。

“回来了。”

“嗯。”

今天两个人情绪好像都不高,互相打了个照面都看出来了,乔韵问,“话剧面试不顺利?”

秦巍是能走票房,但很多话剧大师却不看这个,舞台剧作为艺术形式,有局限性,场地大小受限制,票房最高也就这样,剧团本身有名气的话,巡演一周票房不会是问题,明星带来的关注度太浮躁,他们其实无所谓,能不能拿到角色主要还看演技。秦巍今天下午是有个面试——他去法国期间用不上生活助理,回来也没雇,李竺更不会陪他过去,还真是自己开着个车就过去了。

“……还行。”秦巍回答得有点敷衍,有心事的样子。搂住乔韵就没放开,把下巴靠到她头顶心,沉甸甸的,倒是把乔韵压得笑起来,心里阴霾随之散开,“就是档期可能合不上,所以还不能就定下来。”

话剧从筹备到上演,周期也很长,他们现在准备的都是今年冬天的档期了,乔韵一怔,“《燎原》那时候应该也拍完了吧?难道又有新电影来谈了?”

“不是……”秦巍可能自己也没拿定主意,所以没继续往下说,转到厨房,“今天我们自己做吧?牛排熟化得差不多了,煎着吃,你要配什么酱?”

show(m_middle);

auzw.com 去法国一次,最后一点少爷习气都磨没了,居然自己还会下厨。乔韵跟到厨房里,闭着眼靠到他背上,依依不舍地抱着最近更千锤百炼的公狗腰,“你出产的,什么酱都喜欢。”

“开黄腔!”秦巍屁股拱她一下,“什么审美。”

“思想□□!”乔韵就是不放,秦巍背着她弯腰去拿煎锅。背上肌肉滚动,她埋在背肌里,快被健身房的沐浴乳味道淹没,闭着眼都笑起来,“嗯,别闹,不放,不放,就不放。”

“你傻不傻啊。”秦巍无奈得要命,只好带着个人形挂件在厨房里忙活,切切弄弄又去洗菜,水声哗哗的,等了一会看乔韵还不放,他不动了,放柔声音,“怎么啦?出什么事了?”

“你先说我再说。”乔韵不想睁眼,和秦巍拉锯战。“你说了我就说。”

“……好,”秦巍毕竟是男人,没她那么矫情,“今天竺姐给我打电话,说有人买水军黑我,顺便也黑了你。但如果我不接公司那部电影的话,恐怕没经费引导舆论了。”

这是问题吗?乔韵想也不想,“那我给你出钱啊。”

说出口就知道不妥当,赶快安抚,“啊……但你要觉得不妥的话,那就被黑着呗,水军什么的,顶多带个节奏,真金不怕火炼,演员在乎这些做什么?至于我,更无所谓了,服装卖气和这个根本就不搭嘎的,只要你不在乎,我还怕什么。”

怎么开玩笑要她养,那也都还是建立在秦巍可以轻松维持和她一个生活水准的基础上,现在秦巍的男性自尊依然受到一点伤害,他没说话,低下头把蒜头切得细细碎碎的,从刀面上抹到调料碗里,过了一会才说,“真不怕?”

“其实就是由来出钱也没什么啊,你为我们做了很大的广告,我们是受益方啊,”乔韵软软地贴过去,一点硬话不敢说,她软绵绵地说道,“如果将来有人黑我,也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夫妻店嘛,好处都给我们,出钱要华威出,也确实说不过去的。”

见秦巍眉头未解,她猜一猜,又说,“你要是觉得在华威待得不开心,职业规划不一致,那也行啊,你的合约不是明年就到期了

,到时候就独立出来自己开工作室——老范不是明年就毕业了?他要是愿意回国,索性拉他一起干,你们两个合股,他在圈里人脉也一样丰富。到时候,商业片就让你底下的小艺人演,你自己演艺术片,工作室赚钱了还能自带投资,不是也很好吗?”

商场里打过滚,随便讲讲都是解决方案,秦巍的眉头稍微解开一点,“不能忘记竺姐,她也要占点股份。”

李竺是他入行的契机,秦巍平时不怎么听话,但心里念恩,这一点乔韵是知道的,她有点酸酸的,但没表现出来,笑着说,“好,那就算她一份——不过有她在,你估计还是少不了得演些商业片。”

“商业片也不是说就完全不演,一直演艺术片,工作室不可能挣钱。”秦巍倒不清高,“只要制作精良,演商业片也不是折磨——我不想接华威那片子,其实也不是就那么不喜欢剧本,只是兴趣不大……比起去横店演戏,我更想在b市演话剧,这样可以多和你在一起。”

这句话顿时说中乔韵心病,她嘴角抽了一下,索性也直说了。“可……我今天也收到邀请,索菲希望我今年九月能去巴黎开秀,这样的话,今年下半年,我可能有一大块时间必须呆在巴黎。我也还没答复她,我很想去……但我也很想和你呆在一起。”

两人眼神相对,谁都没有说话:这看似又是纽约之争的重演,但却已没了当时的意气,也没了当时的勉强,没有责任感的约束——并不是因为说好了在一起,所以辛苦地坚持,犹豫着是否要牺牲事业,也没有第三者,没有怨恨。这一次甚至她和秦巍都说不上彼此对立,他们的对手是矛盾的自己——都喜欢事业,喜欢打拼的感觉,却也都放不下爱情,一样想朝夕相处,在彼此身边。都说爱情里没什么问题协调不开,但其实这只是空洞的口号而已,想在一起的心是真的,诱人的机会也是真的,恐惧的不是分开后爱会否消逝,而是缺少对方陪伴时的孤单与思念。

这不是什么新鲜的问题,正因为预见了这一点,从以前起,她和他总有一个人想要放开手,却也总有个人偏要强求。误会、矛盾、争吵,总贯穿在他们的感情间,现在也许是他们第一次处在同一个步调上——第一次同时面临这样的选择。过往的种种争吵,也不是没有收获,秦巍不会再理所当然地要求她陪在身边,她也不再对感情毫无信心,总想要说再见。

可问题还是那个问题,再成长也不容回避,重逢到现在,他们一直默契地将感情放在事业之先,但秦巍有他的傲气在,这样的性格,他不可能完全放下商业片,而她也有她的野心,这个抉择似乎又将刚平稳的感情置于未知的状态:半年的异地,会否因事业的变迁一再迁延,才刚获得的安全感,是否又要立即失去?

但,真不去巴黎吗?真不演商业片,安于女强男弱,在经济上依附女朋友吗?

两个人在彼此眼里望见的都是混沌,没有遮掩,没有猜忌,决心都未定,都很迷。乔韵觉得自己的心意就像是飞向□□的象牙球,在格子间跳跃不定,一会儿她在想脱离做自由艺术家,跟在秦巍身边带小孩,画设计图怡然自得的生活,一会儿她又似乎站在巴黎大皇宫里,台下坐满名流,掌声震耳欲聋,她像是在一个漩涡里被拉来扯去,从前,事业的争吵似乎只是噱头,她和秦巍谁爱得更深更有责任感才是争吵的焦点,现在超出了那个境界,回头再看,其实原本以为的本质才是噱头,真正的疑惑只在于自己:选择无分对错,其实只看你想成为哪种人。

“嘟——”

刺耳的电话铃声,打破两人的对视,乔韵低头接起电话。“喂,林阿姨——秦巍现在已经回家了——”她还当林女士是打来确定下周的饭局。

“没关系,我和你说就行了。你之前和我说的事,我已经给朋友打过招呼了——你倒是真猜对了,这个身份证号对应的护照号确实有出境记录,是去年三月份去的美国,到目前还没回国的。从签证类型来看,应该是过去读书的。”

没想到换个思路居然真有进展,乔韵微微一喜,但又蹙眉:美国这么大,留学生数以万计,怎么找?“我知道了,那估计还得找之前的侦破方往使馆发照会——”

“对,这个我也可以处理……”林阿姨说到一半,乔韵的手机又震动起来,她看了一眼,是青哥来电,就先按了挂机键。没想到青哥锲而不舍,挂了再打,乔韵有点无奈。“阿姨您等一下,我这有个电话一直打过来,我和他说几句。”

这两个电话倒是好,有些僵滞的气氛被打破,秦巍又开始切蘑菇,乔韵接上青哥的电话,“喂,青哥?什么事啊,我吃饭呢,一会再给你打行吗?”

“我艹,你还吃什么饭啊!别吃饭,出事了!”陈靛在电话那头气急败坏的声音根本挡不住,透过听筒都声震屋宇,秦巍都转过身来听。“你现在马上上网——10分钟以前,沈阳贸易,就那个博客料王突然发了个帖子爆料,coco妖妖就是你——现在已经8000转了,这速度根本不正常——我觉得,这件事背后,肯定有水军在操盘!”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了,这章写得有点纠结,大家久等了哈。

说起来,现在可以吐槽了,我看到《爱乐之城》的时候是有点囧的,这梗撞的,女主的机会还都是去巴黎……要不是索菲之前就出场了,还以为我是抄袭呢。

要不要修改一下,也是想了很久,刚才一边写也一边还是想,真的很想改,但仔细考虑还是不修改了,因为事业和爱情的矛盾这是贯穿全文的,而且也和《爱乐之城》有撞一部分,改了效果不好,也不能逻辑自洽,只好这样撞着了……tvt,还好,只是一部分而已,还是有许多不一样的。

另外,巴黎时装周的确是最老牌的时装周,也最兼容并蓄,那部分介绍都是真的。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191章 岔道口
回目录:《时尚大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迷雾围城(人生若如初相见)作者:匪我思存 2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作者:匪我思存 3听说你喜欢我作者:吉祥夜 4庶女明兰传作者:关心则乱 5永安调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