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15章 前准婆婆VS乔韵

第15章 前准婆婆VS乔韵

所属书籍: 时尚大撕

“说是排放污水超标,要封停整改。”青哥在电话那头的语调是很歉意的,“千算万算,没算到这一招——这边市里环保局根本没存在感的,张姐一个外地人,能量真没想到有这么大。”

其实用这个理由,青哥家的小厂还真不能说是完全被冤枉——服装企业,只要和水洗沾边,一般都是用水大户,水体污染确实不是开玩笑的,尤其是做牛仔裤的厂子,这问题更严重。当地政府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基本就是n市的支柱产业之一了,不知养出了多少个百万富翁,解决了多少就业岗位。在这样的情况下,当地的环保局存在感怎么会高?

在n市服装厂扎堆,竞争激烈的情况下,大部分厂家都不会在排污上投入过多,青哥家的厂从前只做裁剪整烫还好,没考虑过这个,这一批衬衫面料需要水洗,他们也是新租了机器,没想到就栽到这上头了。虽然就排了半个月的水,而且水洗棉布污染也不高,但到底机器在那里,说你超标还真没辙。最惨是一厂人对业务都不熟悉,要辩白都不知从何说起。

“货呢?”乔韵最关心的是货,她也知道青哥是尽力了:他们最怕是被举报制假售假,竹子家店里该下架的衣服都下架了,青哥这半个月都没怎么在凌晨3点以前上线,一整晚一整晚在外组局拉关系。“现在存货能撑到什么时候?”

“我之前给看守塞了点钱,成品都拉走了,现在还有几千件半成品货都还在厂里,工人根本没让他们进去,之前执法局的人过来,差点酿成冲突,被我拦下来了。我爸今晚会去市里跑跑关系——不过在这之前肯定得停工,预定8月中发的那两批货,可能是不能及时出来了。”

要不说他是做事的人呢?服装厂再小,也是几百万的机器,环境污染这事要罚款,也不是几十万能了结的,更重要的是本来预定半个月后要出的那批货,牵扯到几十万现金流和极为繁琐的售后服务,往大了说,甚至还有竹子家的商誉,这么多的事都压在他一个小年轻头上,青哥的语气却还是一点都不着急,他的歉意,主要还是因为之前谈好给付的第二笔分成,“我初步打算,那批半成品就先放着好了,和市里扯皮归扯皮,不能耽搁生产,我带工艺书到浙江跑一趟,看看能不能出点急单,至少把9月以前的货做出来,只是这样以一来,说好下周给你的那笔钱,可能就要拖一段时间了,”

跑服装的资金链都紧张,尤其现在青哥转行做大批发商,找的都是外省厂家,头回合作又是急单,定金一般都给得高。虽然衬衫卖得好,但现在乔韵拿到手的也就是一百万而已——不过现在她并不着急用钱,三言两语安抚了青哥,让他放心奔走。乔韵挂断电话,转身对着电脑,若有所思地敲起了鼠标:这上面做到一半的3d版图还在转圈,密密麻麻的虚线和数据,一打眼看得人心烦意乱,沉浸在其中时还好,一走神再回来,根本都不记得自己刚才摸索到哪了。

3d制版在2007年,几乎还是只存在于概念中的功能,仅有极少量软件尝试将它实用化,乔韵买的这款软件只有英语版,一年的使用许可就是2000美金,若不是做网红,她连学习的机会都没有。这几天忙里偷闲,刚开始啃教程就出了这档子事,乔韵几次试着重新集中注意力,但均未果,索性一把关掉屏幕,拿起素描簿,躺到懒人沙发上翘起脚,望着天花板发呆。

只要是搞实业的,不可能没遇过风浪,服装厂被封,这点事还不足以让她的世界天崩地裂,就放手让青哥去处理也并无不可,只是自己带的小弟,被人欺压到头上,不撕,能忍?

抛开这股洪荒之力不谈,现在团队太小,没有缓冲,一有突发事件,青哥顾此失彼,网店这边的发展必然会受到影响,一次两次还好,但……不把张姐撕垮,难道青哥和她一直斗下去?

这个大批发商远在天边,和乔韵除了q.q通话以外几乎不发生联系,即使她功力了得,也不可能隔空撕碎吧?倒是有个方法能够立刻转移焦点,那就是她出面针对张姐,把张姐的火力吸引过来——反正撕她的人不会少的,也不少张姐一个……

这个计策散发着淡淡的馊味,乔韵玩味了一会又放下了,她闭上眼漫无目的地搜索着最零碎的线索:她和青哥一直最怕的都是制假售假这个把柄,这是真可以入刑的,说起来,张姐才是制假售假的大盘商——不过这一来,也有可能会得罪不少大厂家…

伴随着轻微的嗡嗡声,她的电话响了起来,乔韵扫了屏幕一样,眉头一皱,想了想,还是接起来。

“找我有事?”她的语气不太好,冷冰冰直来直往。“和秦巍有关?”

“如果我说有,你是不是下一秒就要挂?”对面的回答是带笑的,乔韵二话不说,拿开电话就要揿挂机键,但电话那头很及时地叫起来,“哎别真挂别真挂啊,我就是和你开个玩笑——”

哔的一声,乔韵直接就把电话给按了:她从来不惯这种臭毛病。

电话再响了两次,看人名没变,她都没搭理——范立锋大概也知道错了,他没再打来。

过了五分钟,白倩打来了。

“娇娇——”她有些无奈,又忍不住带笑,甜甜的声音透过电波一传过来,乔韵就懂了。

“范立锋又找你来说情呀?”她有点恨铁不成钢,“你干嘛每次都听他的?倩倩,范立锋给过你什么好处?你对他也太好了吧。”

“娇娇~”白倩江南妹子,带了些吴侬软语的口音,还有一些些吞音,撒起娇来,钢铁都成绕指柔了,她根本不搭理乔韵的抱怨,半带笑半带叹息,“都是大人了,不要每次都闹小孩子脾气嘛——”

这不是她第一次给乔韵打电话传话——秦巍和她吵了那么多架,总有些时候是需要哲学家老范介入的,乔韵脾气一上来,秦巍的面子都不给,还会接他的电话?那时候就是这样,范立锋找白倩,白倩找她,好笑又无奈,埋怨里也透着纵宠,透着象牙塔里冒傻气的幸福,“范立锋找你真的有事,等下他会再打来,这一次你要接哦,要接哦要接哦——”

乔韵通常禁止自己回顾往事,就像她也不太允许自己思索秦巍,白倩的声音就像是一柄□□,每一下都挑到那块旧伤口里,泛起带甜味的酸痛,她笑谈着服软,“好好好,我接我接,你快去上班,不要为无聊人士浪费时间。”

“范立锋找你什么事记得和我讲哦。”白倩这才放一点心——又燃起八卦兴致,叮嘱一番才挂掉电话。

范立锋的时间拿捏得分秒不差,白倩电话才挂他就打过来,这一次学乖了,连开场白都没有,也是不敢给乔韵挂电话的机会。

“是林阿姨有点事想要找你。”别说套话了,连卖关子都不敢,要不是刚被挂过一次,他也不可能这么老实。“她知道你们已经分手了,不过她还是想找你聊聊——这事,和秦巍的前途有关。”

“秦巍他,九月份可能不去耶鲁了……”

#

乔韵走进咖啡厅的时候,林女士已经到了,她选的位置也在靠窗,和青哥上次来选的座位就在隔壁,这多少让乔韵有种荒谬感:全b市是只有这家咖啡厅还在营业吗?怎么是个人都悬在这里喝咖啡?

两道眼神投来,林女士也已注意到她的出现——她冲乔韵微微颔首示意,手向后一缩,像是在对她做出欢迎,姿态高贵又完美,一晃眼几乎让乔韵想起秦巍:秦巍虽然长得不像她,但其实,他身上很多东西,都是母子关系的证据。他对外人的仪态,就几乎和母亲如出一辙。

“林女士。”她走过去。

“乔小姐。”林女士欠欠身,客气地说。

她们点了单,谁也没说话,气氛一直凝固到侍应生送上茶杯又退下:平心而论,这里的确很适合谈话,空间也大,除非遇到傅展那样会读唇语的奇葩,否则都可保证**。

乔韵呷一口茶,坚持沉默,她意态安闲,也不容许自己过于傲慢——她太了解林女士了,她总能在各种形式的社交对峙中不费吹灰之力就占得上风,今天固然是她有事相求,但自己表现得太过刁蛮嚣张,反而容易失去主动,即使得她软语,那也不过是林女士修养过人,屈尊俯就。

当然,她承认,拼优雅,她也做作不过林女士,此次见面,她的目标不过是不落下风。这女人出入商海学界多年,一身横练功夫近乎无懈可击。乔韵前世给她起过一个外号:马尔福他妈。她和白倩谈到林女士时都直接叫她纳西莎。

show(m_middle);

auzw.com 纳西莎一时也没说话,她的眼光似x光,把乔韵一分分扫过,看穿血肉,从骨头上刮出轻痒,她压下不适蠕动的冲动,半仰头似笑非笑,由得她看。

“小乔。”出人意料,林女士开口时,语气却足够柔软——不是有求于人的那种软,乔韵听得出来,她连话的芯都是软的,好似真把她当作亲近的晚辈,打从心底泛起欣赏慈爱。“这一次见面,是有些冒昧了,不过也一直在我计划之中,知道你和秦巍分手以后,我就一直想要见见你。——你是个好孩子,虽然和秦巍的缘分尽了,但,我还希望能把你当成亲人一般关心。”

她没说谎,乔韵听得出来——当然林女士大部分时间也不屑于说谎,而这就更让人诧异了:她?林女士?彼此如亲人一般互相关心?

她和林女士的关系,几乎是一场灾难,对乔韵来说,两人每一次见面,都是对自尊的一次水刑。林女士看不起她,这她早知道,但她们不合的来由却并不止此:秦巍的长相和父亲如出一辙,但他其实更像母亲,或者说,他深受母亲影响——他真实性格如何,乔韵再清楚不过,对外那高冷的男神形象,现在想想,几乎可算做是林女士的男版。林女士并无勉强,只是一直以来用期许和示范,言传身教,将它打造成了那完美的模样。

一个男人,只能被一个女人深深影响,他的爱有限,倾注给谁谁就是第一顺位,林女士没有恋子情结,她不是那种控制欲极强的变态妈妈,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和乔韵就不是敌人,围绕着秦巍,她们的战争旷日持久,乔韵一直处于绝对下风,她曾一度以为,帕森斯会是她的赤壁之战,她做到了,她终于优秀到让林女士也无从否定——

最终,结果不言而喻,机场送行时,林女士唇边的微笑成了预言,她什么也不用做,只许让现实慢慢起效,最终,秦巍由内到外,都变成了那个模样。

这是她的失败,回国后秦家人的安抚,更像是对败者的羞辱,林女士怎么会不知道,只要她还有一口气,就不会接受来自她的施舍?

两个前敌人现在已没了开战的理由,但也不意味着林女士就会忽然间把她视为社会主义接班人,乔韵观察她几秒,大致推测出她态度骤变的几个原因,但她不动声色,“林阿姨,其实我们并不熟悉,只因为对同一个人的关心坐在这里,秦巍出什么事了,需要你来找我?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有话你不妨直说。”

从前,她在林女士面前当然很礼貌顺从,给足秦巍面子,扮演好女友角色——乔韵很聪明,她和秦巍吵过的无数次架里没一次是因为她对他父母不够礼貌。但当时林女士反而也没有对她特别客气,反而现在,她的礼貌疏远不失强势,却令林女士看她的眼神越来越崭新,其中不乏惊异。

“秦巍不想去耶鲁了,”她停顿了一下,居然干脆地顺应乔韵要求,跳过寒暄,“他想要申请暂缓入学,留在国内拍一年电影。”

即使之前听范立锋大致提过,乔韵也还是很吃惊,林女士在谈及此事时犹带的不可置信,暗压的丝丝屈辱,也让她诧异之余暗笑在心:秦家书香世代——是真的书香世代,现在江南祖宅里还留有明代至今的大量藏书,演艺圈对林女士来说无疑属于另一个世界。秦巍这儿子,一向是林女士的骄傲,除了谈朋友以外,没有任何事需要她操心,这个突发事件,对她完美的小天地来说,破坏力恐怕不亚于泰坦尼克。

“怎么会突然有这个想法?”她是真的在问——这也是她应邀前来的重要原因,“秦巍以前从来没流露过对表演的兴趣,也没接触过表演吧。”

“读小学的时候演过儿童情景剧。”林女士的眉头皱了起来,和乔韵的迷惑共鸣,“但那是很早以前的事了……本来他接下第一部戏,我和他爸爸就不赞成,按照计划,他现在本该——”

她顿了一下,乔韵很自然地为她补完,“在保利基金会实习。”这是秦巍前世的行程,毕业典礼一结束他就去了华尔街,直到八月底才飞回来接她。

“……对,他现在本该在纽约的。”林女士怔了一下才接话,她看着乔韵的眼神越来越……丰富,“他的决定,让我和他爸爸很被动,也是沟通上出了点误会。但,考虑到他那段时间的心情,也就放任他去了,没想到他还会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小乔,你该知道,娱乐圈就是个乌烟瘴气的大染缸,这两条路之间……我甚至觉得比较这两个选择,都是对耶鲁多年校史的侮辱。”

她说得没错,但乔韵不习惯赞同林女士,她保持沉默,林女士亦不在意,她把手按在桌上,恳切地望着乔韵,“小乔,我们都知道,巍巍这么做是为了谁——在这里,阿姨必须先和你道歉,我知道,之前几年,我并不赞成你们在一起,不过,这也并不意味着我们就真的会反对你们的结合。”

乔韵觉得自己脸上的表情只能用数年后的流行语【黑人问号】来形容,她说,“哈?”

“你是个很有自尊心的孩子,这我知道,”林女士说,语气柔和得不可思议,“但有些事,其实真的不必处理得那么极端的,也许退一步,大家都会更好——这是我的肺腑之言,也算是我这个长辈的一点忠告吧。当然,那是个很仓促的决定,但你也没必要那么决绝地拒绝秦巍的求婚,还和他分手——”

“哈?”乔韵重复一遍,她的声音更大了。“求婚?”

林女士的话顿住了,她狐疑地观察着乔韵,慢慢地说,“对啊,求婚——他连户口页都偷出来了,信用卡账单上有蒂凡尼的名字。你不必为他瞒着我,这些事,我都已经知道了。”

但她不知道!

这是真的,这是真的,林女士没有理由骗她,她看得出来,这是真的!

她的心跳起来了,忽然间乔韵口干舌燥,分裂成数个不同的自己,她一面发狂地想要知道一切细节,一面又恨着这样的自己。为什么会有戒指?为什么他没说出口?为什么前世没有,为什么前世没有?为什么前世没有!

如果前世他——如果这辈子她——

她脸上的表情,一定泄漏了什么玄机——当乔韵注意到的时候,林女士已经不再说话,而是仔细地观察着她,她脸上的犹疑逐渐消退,笃定渐渐涌上,像是恢复了对局面的掌握。

“总之,”她轻咳一声,拉回话题,“过去这些事,就先不用提了。虽然你们已分手,但其实,心并没分开,秦巍性子傲,嘴上不说,但他忽然决定留在国内,只怕十有八.九是因为你——但事情也不能就这样下去,我觉得,最好的办法,还是这样:你和巍巍现在都还小,尤其巍巍,还差几个月才到法定婚龄,可以先订婚,等到硕士毕业以后再领证。至于留学的费用,你就不必操心了——”

乔韵要说话,林女士没给她留出空档,“小乔,我知道你是个骄傲的孩子,我也很欣赏你的自尊。我可以坦白对你说,在我刚听说你因为费用问题,对你说分手的时候,我……并不失落,甚至还有些惊喜。”

坦诚对她来说,是罕见状态,但林女士没有遮掩迄今犹存的优越感——她已拿出最大诚意对待这份谈话,甚至未回避两人不可言说的默契。她直视乔韵,像是一个将军递交求和书,“但情势会变,人也会成长,我不否认,对你,我也许有些走眼,你的选择,让我反而明白了这点……过去的一切,我对你道歉,就……让它过去,好吗?我们都深爱着秦巍——”

乔韵忽然打断她。

“我们已经分手了。”她说,一股无名狂热的火焰狂飙而上,怒气值忽然从零直逼极限,她听够了这自我感觉良好的絮叨和揣测,林女士为什么总是不能说!到!重!点!“林阿姨,你看,这有个误会——你说我们都深爱秦巍,但,我们已经分手了,而且并不是因为你猜测的原因——我已经不——不爱——”“我知道我们可能存在一些误会,”林女士截断她的话,似乎也要截断她发火的机会,即使乔韵已经忽然间不稳定得像个滴答响的炸弹,她也没失去从容,而是那样深邃又宽和地看着她,好像什么都尽收眼底,她那样笃定地讲,“但小乔,这是我看出来的——这,不是误会。”

她讲话的方式好像看穿到她灵魂,好像刚才那一瞬间的疏漏让她掌握了全局,而这让乔韵无法忍受,她抬高声音,“但我们已经分手了!林阿姨,请你不要自说自话,胡乱想象什么!”

林女士叹口气,露出宽忍的表情,凸显她的任性,乔韵知道自己业已落入下风,而这真的——

像是被一团狂热的旋风夹裹,她不能好好地听也不能好好地看,好好地想,乔韵快速眨动双眼,有一秒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已经又交了男朋友,让他知道是要产生误会的!”

这句话,真正扭转了局势,林女士往后靠了一下,脸上闪过货真价实的惊讶,她想说点什么,但转瞬又浮起疑问——

乔韵抢在她开口之前继续扩大自己的优势,她拿起电话,在拨出之前微不可见地犹豫一秒,内心深处某个声音在迷迷糊糊地告诫她什么,但此时此刻她已经别无选择。

“喂,。”电话一接通她就甜甜地说,“我就在你公司对面——你要不要出来喝杯咖啡啊?”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15章 前准婆婆VS乔韵
回目录:《时尚大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谁都知道我爱你作者:月下箫声 2佳期如梦作者:匪我思存 3第二次初恋作者:艾小图 4我的漂亮朋友作者:陈果 5我的八次奇妙人生作者:葡萄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