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13章 当我们在谈论撕逼的时候我们在谈什么

第13章 当我们在谈论撕逼的时候我们在谈什么

所属书籍: 时尚大撕

“哎呀!我靠!”

正午的办公室人烟稀少,大部分人都蜂拥去食堂觅食,只有寥寥数人趴着午休,一声惊叫,惹来稀稀拉拉的白眼,她根本顾不上,一叠声喊,“,你拍到没?”

“没!”李玫也急得想摔鼠标,“我靠,又被秒了,有没有搞错啊?——这公司网速也太差了吧!”

“我觉得不是网速的事,”已经从挫败的情绪里走出来了,咬着下唇,双眉紧锁,比做报表还严肃认真,“肯定是用插件了——你知道吧,现在tb抢拍是有插件的——”

“怎么不知道?”李玫还在精神极度集中后的亢奋里,她抢话说,“还有抢拍服务,一块钱一件,你把id和密码给他,他帮你拍。但问题是这个帐号关联到支付宝的呀,安全吗?要是它拿走了不还给你怎么办?”

“那就不要还好了呀,反正我支付宝里就两百块余额。”声音也高起来,气势上把李玫全面压制住,看她闷了一口气,她满意地继续阐述策略,“今晚那次我就找代拍了,次次这样搞怎么受得了?再这样下去,今年夏天都不要想买到了。”

一向是自诩小心谨慎,到现在都没在支付宝绑定网银,而是每次单独充值,李玫就随便得多,已经绑定了三四家银行,之前好几次,要买东西,支付宝充值不便,都是过来求她的。现在攻守之势倒转,要上岸了,劣势的变成李玫,她多少有点怅然若失,“噢……”

扫她一眼,笑了,亲亲热热过来挽她的手,“干嘛这么丧气,我难道还忘记你?一个人不是能买两件吗?还有一件我帮你带,你要s码还是m码?”

“啊,真的?”李玫简直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要帮我带啊?可,你不是要买两件——”

说实话,180一件的白衬衫,对两个白领来说并不算是便宜到可以不去计算的价格,虽然不管是贴身款还是宽松搭配都让人长草,但一开始,李玫和都想的是买上一件看看质量,如果能让人满意的话,再去购买另一个型号——但当她们足足抢拍了一周,却每次都是落空的时候,渐渐的,热情开始取代理智,冲动变成执念,两个素来精打细算的白领小姑娘个个都抢红了眼,已经从‘买一件看看’,变成了‘有货的话还犹豫什么?两个码都拍呀!’至于说自己适合不适合,衬衫的质量如何,这都不是她们在考虑的事了,一开始还天天蹲评论,希望能找到一些差评,直接拔草,但讨厌的是,到目前为止,拿到衬衫的那数百个买家,给出的大多都是惊喜好评:‘料子真的很高级,丝滑透气,但是又不会起球’,‘很跟身!版型超棒!以后多出点这样的货!’‘好幸运能拍到,家里人都很喜欢,就是实在太难抢了’……

本来就茂盛的草,被买家评论喂养得更是郁郁葱葱,现在和李玫的价值观都已经发生扭曲了:“180一件很贵吗?这么好的质量,很便宜啊!哪里贵了?当然要一次入两件了!”

而两人的关系,在这一周内也经历了好几次微妙的变化:一开始,在抢拍上两人还争奇斗艳,谁都想当那个率先拍到的幸运儿,但随着连续四次抢拍失败,两人已放下矛盾一致对外,开始精诚合作,探讨各种能拍到的玄学技巧,彼此提醒着抢拍时间——现在竹子家是每周三周五的中午12点,晚上8点各开两次预售,一次300件到500件不等,所以两人是都定了闹钟互相提醒,晚上那次还会提前五分钟互相打电话,一起在q上倒数。

这其中,队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动摇,对‘红旗可以打多久’产生疑虑,李玫就有两次沮丧到差点放弃坚持,去购买tb上现在铺天盖地的《亚历山.大王.妖妖同款韩式仙衣白衬衫》,这种衬衫的价格大概在80-150之间浮动,销量或多或少,评价良莠不齐,一看就知道是妖妖那款红了以后冒出来的跟风货,基本形制倒是差不多,但质量那就不好说了。没和正品……不,或者说是同款山寨品对比过,谁能放心啊?说起来也是奇怪——本来就是对品牌无所谓才会去买的山寨品,但在山寨品这反而又开始讲究品牌和口碑了,只能说,一般人的版权意识,只能发生在自己的经济能力以内。

“一定能拍到的,就没见过拍不到的款,这款不可能一直被秒下去吧。”承了的情,李玫的语气谄媚多了,她挽着同事的手,亲亲热热陪她一起出去吃桂林米粉,“大不了拍到九月,我就不信一直都被秒,总有一天能买到——实在不行,就去买转货好了,仔细淘总能淘到真的是吧?”

“今晚先代拍试试看。”还是乐观的,“对了,rosy,我看妖妖之前发的那件淡蓝色的裙子好看的,但是小香家和竹子家已经断货了,我在tb自己搜到一家,不知道真假,我记得你买到的,你明天带来给我看看好吧,对比一下看是不是真的……”

“噢,小事情呀,那我明天带来就是了。”李玫多少有点恍然大悟,嘴里当然应承得快,两个人经过办公室门口,正好看到vp进来,都站住脚,嘴甜地叫,“,回来啦?怎么不多休息一天倒时差啊?”

“哎哟,”最有眼色的,一下狗腿起来,“新衬衫啊?是不是那个亚历山大.王的?啧啧啧,真是,你眼光怎么每次都这么准?买的什么号?s?是不是又瘦了?”

“m,赶忙澄清,“哪里有瘦——美国那边吃得油腻,还胖了!”

话是这么说,嘴边到底是笑开了,“这个衬衣是不是就是你们在说的那件啦?我听你们讲得那么热闹,刚好看到那家店,就进去买了——你别讲,料子是满好的,说起来也不贵,就200多刀吧,满划算的,我还额外买了几件t恤,我觉得你们小姑娘也合适的,真正不错。你们那个淘宝买到没啦?没有的话干脆要么买正品算了,反正价格差也不大。”

按汇率,200多刀也要接近1500了,价差这算是不大?对视一眼,都是酸酸的——倒不是因为的话,而是因为那两件白衬衫:上司要常穿正品的话,怎么说,她们也不好在公司撞衫啊……

都笑,“哎哟,那好了,我们的衬衫刚好今晚也要买上了,等来了以后可以和正品比比,质量怎么样就有发言权了!”

又恭维,“真是瘦了,最近气色也好,是不是遇到什么喜事啦,姐?”

一乐之下,干脆自掏腰包,请两个下属到必胜客联络感情——在2007年,这也算还有点档次,和李玫混了一顿饭,稍减失落,回来办公室msn上怎么抱怨,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至于,回了办公室,开电脑办了点公事,闲下来想想,还是打开msn,给李玫发了个信息:【你说的那个妖妖的博客有没有的,给我一下】

李玫一看屏幕,真是胸口一闷,一时间,千般不舍涌上心头,差一点点又要推脱——但想想还是工作重要,再讲也经常出差……

【博客还没有的,不过她经常在这个论坛发帖】,慧剑斩情丝,她奉上论坛地址,索性做到底,含泪讨好,【以后她发了新帖,我和你说呀】

【噢,那也好。】多少有点掉逼格的羞涩感,话都回得简洁,【你反正都发给我,我闲着无聊就看看。】

嘴上矜持,手上却是快捷,几秒内已经点开帖子找到tb链接,直接点进去了:一个月两三万的高薪,衬衫偶尔买个一两件,确实也承受得起,但要是件件都买正品,她不吃饭了?不买包包了?不换房子了?不买护肤品了?买过正品再买仿的,谁看得出来?这地址,先收着,等两个小姑娘买上仿货来对比过,真的做得没瑕疵的话,这家店就列为观察对象,可以考虑开始在此购物了。

此时,青哥店里当然是没货的,她扫一眼也就回了帖子,此时开始细细看了——“哎,这不是戴妃包吗?这个颜色是怪好看的……”

有没有打算下次出差时夹带一个免税入关,或者在意识到市场后开始当代购,这都是后话了。李玫一下午却都在惦记着那件还没拍到的亚历山大.王,又心痛以后那些可能被买正版,没法穿来公司的美衣——受此刺激,她有点赌气,都有点不想要衬衫了,一样都是人,别人也没比自己大多少,随随便便捞一眼帖子,甚至都没怎么看清楚,就因为留下一点印象,出手就买了好几件,她却好几星期都抢不到,这种对比简直是赤.裸裸羞辱,而且还是自找的,怨谁?

一下午都在穷忙,在回家的公车上身边站了个狐臭男,下车时李玫的心情down到了极点,决定犒赏自己一顿麻辣烫,转头走没几步,她又停下来,有点不可思议地看着刚经过的夜市小摊:李玫住的地段还不错,围绕公交车站,到了晚上自发形成小小夜市,吃的、衣服,甚至是儿童玩具都有。衣服大约供应都是学生和外来务工人群,单件售价在50元以下,那质量和审美,李玫都不惜得去描述。

但现在,就连这样的小摊,都挂上了分明是拙劣模仿亚历山大王衬衫的长款白衬衫,这让人怎么说?——李玫搓了下衣料,不意外,做工和料子都粗劣,也就是没收入的学生和外来务工妇女会喜欢把夜市货当宝了。

但,这么一提醒,一路走回家,李玫都在留意——以往没注意,真就和没看到一样,现在开始看了还真让人吃惊:从妖妖发那贴到现在,不过是一个月不到吧?街上她已经看到了好几件长款白衬衫了,虽然看得出来,和原版有极大的不同,但款式上一眼就能看出来,肯定是受到了启发了。

搞什么回事啊!连街边随便一个路人都穿上了!虽然是低劣版,但好歹也穿上了不是吗?更讨厌的是,穿上去乍然打眼还挺好看的,虽然经不起细看,但就是那一眼的惊艳更让李玫恼怒了:明明是她先发现这件衣服……不,即使是在盛怒中这么说也有点亏心了……但,明明她是第一批看到妖妖贴的人啊!搞到现在都穿不上不说,今晚就是买到也不能穿去公司了,只能周末穿穿,而且,而且,以后妖妖的贴,也都会被看到了……

忧来其如何?凄怆摧心肝!李玫越想越气,麻辣烫回屋了都没吃,盯着电脑时钟苦熬,几次想打电话给,说自己不买了让她改码数,又总是觉得这口气硬不起来,来来回回犹豫到7点50,一横心操起手机打过去,在心底给自己鼓劲:不买就不买,以后去买正版,x的,以后老娘去美国!买正版!

“喂?”电话被接起来,说,“rosy?”

牙都快咬碎了,决心下得梆梆响,一开口,鬼使神差,李玫居然说,“啊,拍到没有呀?我这边记挂得饭都吃不下!”

啊啊啊,搞什么!话一出口她就想要咬掉舌头,但泼出去的水,已无挽回的可能,只好一边在心里哭一边和装糊涂,“哎哟,那我这边时钟快了,我还以为已经8点多了。”

为了件衣服打扰同事,她自己也觉得自己没什么出息,讲两句挂掉电话,过去打开装麻辣烫的塑料袋,吃了几口,想想越来越不忿气,打开电脑,不由分所就搜了个【樱花粉】——

数百条搜索结果顿时呈现在眼前,和一个月前一片荒芜的搜索结果相比,呈现天壤之别,大多数商品都在500元左右,有些贵价的在千元上下,但销量最爆的还是300元左右的仿款:女人对包的预算是要比衣服更宽一点的。李玫找到30天内售出最多的商家,甚至都没有货比三家,450元恶狠狠就付掉了,“买买买!买买买!”

包治百病,这句话实在是真理不假,买完以后她心情好多了,闹钟响起,正好8点,她打开收藏夹,轻车熟路点出上新页面——说来也巧,居然一举拍到了两件衬衣。

“rosy啊,代拍帮我拍到了。”那边电话也打来了,有点邀功的意思,但多多少少也有分享喜悦的真诚,为拍这件衣服,甘苦与共,志同道合,情绪上的起伏真是只有她俩懂。“两件l,我刚登上去看,没拍错就付款了。”

呃,拍完了才想起来,那边还带了一件的——其实李玫也不是忘了,就是刚才并不在乎而已。在这小小豪举后,她回到现实:现在就有点尴尬了,这边等于是有了两件l和一件m,她自己一大一小,多出来的一件l该怎么办?

“好,我钱现在转给你哦。”刚才的豪快余韵还在,她嘴角仍扬,这会儿灵思泉涌,好像进入超神状态,轻快地和哈拉数分钟才挂上电话。手按在键盘上想了想,会心一笑。

【姐~】她敲了顶头上司,【今晚抢拍衬衫的时候,我多拍了一件l……】

嘴上不说,会对物美价廉,质量超高的仿货没兴趣?反正真假混穿别人也看不出来,否则,她干嘛问自己要地址?

李玫忽然觉得自己很幸运:肯定不敢问,否则她代拍的名额不会给自己,一定会拿来讨好,今次这个人情,看来真是天定要落给自己。

眼尾扫到网页上已购宝贝里的那抹樱花粉,仿佛灌过一杯烈酒,晕晕乎乎,嘴角直往上扬:今晚有个女人,往【包治百病】的深渊,又滑落一步。

#

凡女人,没有不爱包的,这句话大抵是99%的真理。这个盛放杂物的随身小件凝聚的精神力,不会弱于世界三大宗教,在中华大地也有广泛信徒——那件白衬衫一样,从200元档的高等山寨开始,100元档的减配款,50元档的地摊仿货款,打山寨牌的,被三线服装品牌买去钉自家标的,被元素吸收混搭,成为短袖长款衬衫的,配合当季热门碎花元素,只保留了长款设计的,在胸口多了一个口袋的,一个帖子衍生出的几十万件衬衫汇成旋风,从沿海地带慢慢地往内陆卷,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卷到尽头。

樱花粉也是一样,有钱的看到图片,偶然有所触动,转头就去定了正品,这种人比率当然很低,但在庞大的人口基数之下又是个让人瞠目结舌的数字,没钱的在淘宝雨后春笋一样冒出的仿货店里选,3000的手工山寨,号称可以专柜验货,1000的高仿,据说质量比专柜更好,500的复刻,山寨的婉转示意,300的形似款,还有200的皮、硬塑料……各种档次任君选择,在沿海地带,这个开所有时尚风气之先的地方,这个夏天随随便便走在街上,都能看到一个小方包被拎着招摇过市,很少有人能不注意到这股风潮,这其中当然也包括了这股大潮的始作俑者——即使她自己并不知道。

“哎呀,”官小雪娇呼一声,吸引到一定的注意力,她自己恍若不觉,从笔记本电脑里抬起头,左右看看,冲秦巍招手,“秦哥哥,过来过来——你看!这是我的那款诶!被评选为今年夏天最热的时尚单品,而且还就是我的颜色,嘻!就是我最喜欢的樱花粉哦!”

show(m_middle);

auzw.com 秦巍对时尚有一定的敏锐度,这不意味着他会记住身边人所有的时尚单品,但,的确,要忘掉樱花粉是官小雪最喜欢的颜色是有点难。

回想起那辆玛莎拉蒂全粉色的内饰,他抽抽嘴角,语调有点淡讽,暗示出他觉得这话题很无聊,但仍可算作打趣。“我该说恭喜?”

“当然啦。”官小雪不介意,喜滋滋仰头去抱他的手臂,秦巍的眉头聚拢片刻,又松开了。“这不说明我时尚触觉好吗?你看我……我算算啊,我上个月……不,上上个月……”

她还真算起来了,嘴里念念有词,惹来更多不满的目光,秦巍对副导演耸耸肩,示意自己无能为力,对方投来一个苦笑,冲他使几个眼色:这姑娘背景深厚,带资进组,在张导面前还收敛点,现在分组拍摄,区区一个新人副导演怎么镇的住她的场子?

秦巍竖起手指嘘一声,示意官小雪安静,手臂也抽出来,下个镜头正好没他们的戏,他拉上官小雪一起往外走,“散散步,棚里太闷,出来吹吹风。”

“啊,那外面太阳大,妆要花了的。”官小雪有点小意见,但仍听话跟他走,她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刚才已打扰了副导演说戏。

“那就补妆,放心,化妆师不会骂你的。”秦巍哄她,但说得也是实话:能把她搬弄走就是胜利,大家都看在眼里,化妆师绝对不会有任何意见。

“噢,”官小雪懵里懵懂,听过也就算了,她终于算出来了,“我上个月六号刚买的,这个月就红起来了,你看,秦哥哥,我的时尚触觉是不是特别特别敏锐呀!”

说到兴起处,她拿出手机给秦巍找图,平时连脸色也不会看的人,手机上网找图刷刷的,“你看你看,好多网络红人都在背呢,那个上真的好多帖子哦,coco妖妖也拿了,我平时最喜欢看她的帖子了,你看她秀的那款衬衫,今年夏天也超热的,我让干爹给我从美国带了好多件回来——”

她一点也没辨认出coco妖妖和那天校门口擦身而过的女孩之间的联系,这也证明乔韵的观点:ps和化妆是女人的第二张、第三张脸,但秦巍仰头喝水的动作却因此暂停——一瞟之下,他差点没呛到。

“……”咀嚼这两个单词,脑海中他开始翻阅回忆:云收雨散,乔韵趴在他怀里休息的时候拿着手机上网,手机浏览器里隐约可见的几个单词。那个樱花粉的小方包,那天官小雪自告奋勇载他回校取物时的惊鸿一瞥——非常成功的一次回击,纯属机缘巧合,但怎么想都要为当时的表现喝彩,没必要过多表现,只是一眼,一眼表达他的不屑,他的已经跨越,就是对乔韵这段时间的疯狂最好的回击。

除了老范以外,谁也不知道他当晚在人后挥拳庆贺的痛快(很幼稚,秦巍承认,不过那几天他想起来都还会忍不住笑),她伤他真是够了,从面子到里子一点也没放过——他说不出自己更在意什么,是他所承受的污名与非议,所受的欺骗与玩弄,还是她再也不会回头的认知。但不论如何,她真伤他够重,那天,他没再回头看,只看一眼,是这反击的精髓,所以尚不知她的反应,但以他对她的了解,她必然是受创的,自尊心、虚荣心(?),都令她承受不起那一幕的打击。乔韵就是那种分手也要分得高高在上的人。

“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他回忆着问,“那天你送我去学校的时候,背的就是这个包?”

“对啊对啊。”秦巍和她有共鸣,官小雪更雀跃,她比手划脚,“就是去朝圣的那天嘛——”

她夸张的口吻,也令秦巍不由哑然失笑:官小雪诚然没什么文化,只靠她那个干爹,但也的确不失可爱。她在某方面出人意料的淳朴,自从知道秦巍是t大毕业,便对他很崇拜,据她说,出身那个小镇视t大为圣地,她来b市这么久,玛莎拉蒂都开起来了,也没想过自己也能进去游览。

但这一瞬间的反应,遮掩不住的是之后泛起的刺痛感:他不是官小雪,反应极快,时间线顺明白也就是几秒钟的事——乔韵在校门口看到了他和官小雪,她看过来一眼,夕阳下额前几缕碎发,眼神和表情都笼着薄纱,叫人看不清。他以为她受了打击,然后,【coco妖妖】背了,这款包开始大红大紫……

他在这本电影里,只是配角,工作量并不那么大,女二号官小雪还在秉烛夜战,他已告退回了宾馆。秦巍洗过澡出来打开电脑,先上了论坛,把十几张帖子都翻出来看,然后一个个链接摸索过去,越看,他眼神越幽深。

‘我会用谁也没想到的办法走到巅峰’

‘我现在非常需要钱’

‘我们要走的是两条不同的路’

乔韵幽幽的声音,又萦绕在耳际,那条让人迷惑不清的路,秦巍自觉,现在他终于看懂了一点——他知道什么叫做淘宝模特,也明白发帖当托的运作模式,不过乔韵的手法显然不止这么简单,他对数字的敏锐度,哪里是一无所知的消费者能比较的?甚至从乔韵的字里行间,也能琢磨出细微的分别。那件衬衫,那个包,她和青竹子,只是单纯的收钱发帖关系?似未见得,那些在帖子后回复地址的小号里,有多少店和她有利益牵扯?

“老范。”范立锋大半夜被他call上线,搜索页面不由分说扔过去,“你和我一起估算一下这批交易的规模。”

“啊?”范立锋先是茫然,看了页面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先叹气,“你怎么还——亏我还特意不帮你搜出来——”

那天以后,他是折腾了几天,想要搜出乔韵的网络踪迹,但只有肉眼见过的几张照片,本身他和范立锋也不是关心女子时尚的人,该怎么找?那无异于大海捞针,最后也只能放弃——秦巍知道范立锋多半还有点手段没用,不过到后来他也没心思去弄这些,被召唤去教学楼挨巴掌以后,一心只想快点从乔韵的阴影里走出来。现在他倒是占据道德制高点了。“特意不帮我搜出来?你知道多久了?”

“没多久……也没深究啊,道不同不相为谋,她爱干嘛关我什么事……”老范自知理亏,虽然怨气冲天,但嘀咕之余也在认真做事:“啊,她的这款衬衫销量很好啊……我看看,这家店别的衣服都没这么卖啊,coco妖妖能带动这么多销量?她不会只是收钱发帖吧?有没有提成的?我去看看她之前的帖子……”

虽然帖子里写得声情并茂,托当得专业,但两个高材生要拼凑出部分真相,只是时间问题。交易的总利润虽估不出,但这其中蕴含的惊人商机却不会意识不到,连范立锋都罕见地失去了镇定。“靠!微微,你这个前女友有一套啊,那件衬衫,保守估计,利润得在一百多万了吧?这还是说她只和这一家终端对接的前提,如果她是和货源对接,直接参与分成,往全tb出货,那利润可就不好说了!”

“还有那个包,利润率更高啊,单价贵,成本未必会长那么高,尤其是那些3000左右的山寨品,一个利润就起码在2000以上吧……但这个没有衬衫那样的销量店,估计是直接和货源合作?反正这个限量色,正品全球产量限定的,逸出的需求还是要回归到市场,最终都是要汇总到大货源头上……”

范立锋的结论,也许夸张了乔韵的操作能力,但个中原理秦巍不觉得有错,无利不起早,tb所有山寨宝贝的上架时间都在这几个星期,乔韵一个月前发帖时拎的肯定是正品。不打算从中渔利,她发疯了忽然买个和‘前男友的新女友’一样的包?这么没心气劲的事,乔韵做得出?

也就是说……看过来那一眼里,他以为她受了打击,但其实……在那一刻,她注意到的只是官小雪手里的那个?

她想的,只是那个包看起来似乎很有市场价值,可以试着进行推广?

秦巍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像是有口血闷在嗓子眼里吐不出来——当然也咽不下去,还有一种悲愤感挥之不去:他和乔韵已经一个多月没联系了,他已经度过了‘拒绝承认’和‘悲痛’的阶段,正在逐渐接受现实往前迈步,试着忘掉这段失败的恋情,绝不会再留恋不舍——

但乔韵,一句话都没有说,甚至连一点注意力都没有给,就这么轻易地又让他觉得自己自以为是、沾沾自喜、愚蠢不堪——

“我靠,我说,这门生意真有得做啊!”范立锋在电话那头已经完全兴奋了,“微微,你别说,真是潜力巨大啊!我觉得真值得投资——我看,乔韵对你还是挺余情未了的,要不等你回b市,咱们约出来吃个饭?你出卖一下男色,重演那天的洗手间事故——”

“滚你的吧!”秦巍猛然回神,对电话怒斥,“你怎么不去死啊?再说一句我就怼死你你信不信?”

要不是在打电话,他真能怼上去,范立锋在电话那头一阵狂笑,还要再闹他,秦巍甩甩头,扔一句,“等等,有人敲门了。”

叩门声还在坚持地响,他把手机按在胸前过去开门,脸色依旧不怎么好,“谁啊?什么事?”

“为什么每次别人敲门的时候,你总在发脾气?”李竺靠在墙壁上,很兴味地看着他,她微微咬着下唇,但仍掩不住笑意,似乎是被他刚才的怒吼逗得很乐。

秦巍微微收敛脾气,让开通道,“是你啊——到剧组,有事吗?”

“没事不能来看看你?”李竺跟他一起走进房间,关了门才规劝,“剧组这边人多口杂,过来的也可能是导演呢?前辈呢?还是客气点好。这圈子,人际关系很复杂,脾气太呛容易吃暗亏。”

“关我什么事?”秦巍余怒未消,回得硬邦邦,和范立锋说了一句,挂掉电话,“你来有什么事?”

张导电影的男三号——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机会,对秦巍来说却未必有多珍贵。张导对演员要求高,最喜欢未经雕琢的璞玉,秦巍入了他的眼,就被他认准了,态度再差,再没基础都要他演,秦巍来拍这戏,多少是有点被李竺赶鸭子上架,拍完戏照旧是要去耶鲁念书的,确实,演艺圈的恩恩怨怨,关他什么事?

李竺也深知分寸,见秦巍脸色不虞,她不再说了,从包里掏出一个文件夹塞给秦巍,语气绵软,“你还记得关导吗?上周他来片场探班,对你留下很深的印象,这是关导下半年开拍的新片,他希望你能参加男二号的试镜——秦巍,这应该是今年投资最大的电影了,角色也很适合你,所以我特意把剧本带来。机会难得,你……要不要考虑考虑?”

关导?下半年开拍的新片?

这不就是连他也有所耳闻的《周郎演义》?这部戏的男女主演,可都是国内一线大咖,整个班底都是国内一流,片场很多资深,从张导这里杀青以后,就要直接进关导那边工作。

这样的大制作,邀他参演男二号?

即使是秦巍,面对这个邀请,也不由得是愣怔了起来。他望着李竺清秀的脸,恍然间想到的却是枕边的乔韵。

“我们就不是同一种人,你明白吗?”她的表情就像是缭绕的云烟,模糊又清晰,“我们活在不一样的世界里,在一起的路走完了,现在,也该分道扬镳了。”

他们是否活在不一样的世界,现在他已不那么肯定,但此时此刻,他忽然也似乎有点明白了她的意思——他们确实不是同一种人,至少现在不是。

乔韵很清楚自己要做什么,她也毫不犹疑地走在那条【从没有人走过的道路】上。

而他呢?他到底在做什么?

这改变,到底是何时发生的?秦巍简直有点茫然,就像是他才刚刚睁开双眼,却发现乔韵已经前行了好久。

她是什么时候醒来的?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把他甩下的?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13章 当我们在谈论撕逼的时候我们在谈什么
回目录:《时尚大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可摘星作者:一两 2彼岸花作者:安妮宝贝 3武林有娇气作者:白泽 4花颜作者:匪我思存 5我将喜欢告诉了风作者:唐之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