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139章 风中蝴蝶

第139章 风中蝴蝶

所属书籍: 时尚大撕

“现在已经是8月中了,距离东京秀只有一个月的时间,新季的服装已经陆续出厂了吧?当然还有秀场款,都已经运到东京了,我收到秀场策划的邮件了,只是没有回——还是看了的,别怀疑,”乔韵突然跳跃地问,“傅展,你们担心我吗?——你担心我吗?”

傅展一直在密切地研究着她的表情,他瞳孔有些放大,像是要把每一个细节都收入眼中,“我们都有点担心你,不过,我想你现在需要安静。”

“是啊,我需要安静,这样的打击,我肯定不喜欢别人问个不住。”乔韵自嘲地笑了下,“我爸妈肯定也是这样想的,我已经很惨了,最好还是让我自己平复……都觉得这对我是很大的打击,是不是?”

傅展没说话,乔韵看看他,“你觉得我是不是承受不住这样的屈辱,要和秦巍分手?”

“我觉得你需要一点时间回国处理私人事务。”傅展柔声说。“也需要一点时间来恢复情绪。”

“觉得和秦巍分手会是很惨的打击,是不是?”乔韵问,又笑了笑,拿起手机翻了翻,她居然错过了这么多短信和q.q信息,“陈蓉蓉还在劝我,叫我千万别想不开——她怕我自杀啊,你觉得离开秦巍会活不下去吗?”

“至少活得会没那么好吧。”傅展语气很有保留,他总是喜欢顺着人讲话,把自己真实的心意藏起来。

乔韵盯着他一会,试着琢磨傅展现在的想法,但又发现她其实并不真的在乎,她已经烦透了琢磨人心的游戏,这作为调剂还行,但已经在她的生活里占据了太多的时间,太重要的地位。“肯定会活得没那么好,但不会活不下去。”

她忽然有点严肃起来,“没有了一个人没了另一个人是活不下去的,因为失去一个人结束自己生命的都是弱者。我可以对你保证,傅展,没有一个人非得要另一个人才能活下去,甚至没有一个人非得要另一个人才能活得好。”

“失恋是一回事,因为失恋失去对生活的斗志是另一回事,如果因为失恋搞砸了生活的全部,要怨的人只有自己,把憎恨转移给他人只是迁怒。”她像是对傅展说,又像是对以前的自己喃喃自语,有趣的是,曾发生过的一件事,会因为人的不断变化而随之变形,化为不同的模样。“你可以对全世界多模糊焦点,但其实到头来是真的无法欺骗自己。如果能重来一次……”

如果能重来一次,她会选择弥补的遗憾不是被秦巍甩掉,不是没能创建自己的品牌,在她所有一团糟的人生里,她想弥补的遗憾并非是从帕森斯退学,并非是和秦巍分手,并非是迟迟未能创建自己的品牌,一直在青哥手下工作。

“你知道吗,david,”她说,茫然地望着窗外的防火梯,警笛从很远的地方响起来,点缀着曼哈顿的夜色,“如果能回到过去,我什么实质性的遗憾也不想弥补,我只想告诉从前的自己,其实人生总有缺憾,你做的所有选择铸就了你的人生,你是什么样的人就会有什么样的人生。你需要明白的只是你是什么样的人而已,只是这点,再无其他。真正的你,其实从来没有变过,只是等待你自己的发掘。”

真正的她是什么样的?在帕森斯退学是因为承受不了课业压力,因为她不喜欢自己的设计被人评判,用商业化标准告诉她,‘你的设计对大众来说还不够好’,这种被人打量的感觉如刺骨的锥,那种生活让她极度不快乐,甚至怀疑自己存在的价值。她不喜欢为了别人改变自己。这一点现在也没变,流苏系列,水晶裙,卖得那么好,可她一点也不喜欢,她不喜欢为别人改变的感觉。

“我曾以为我的设计不能征服大众是一种失败,衣服不能卖是失败,设计被骂是失败,被男朋友甩是失败,让投资人失望是失败。但我渐渐才明白,过不上想要的生活才是一种失败,如果能回到过去,我想对那时候的自己说……”

但其实回到过去又有什么用呢,这些东西,拥有过后才会知道其实对你并不重要,金钱,权势,物质和名气,都有过才知道这不是你想要的。人一生走过的路原来真的没有一步空废,原来真的无需后悔,所有的挣扎和苦痛都会在之后的某一刻被证明自有意义。

所有漫长的,一点点把她杀死的挣扎,所有吹拂不停,将她的血肉刮走的暴风,所有鲜血淋漓的伤口,如果能让她在今天看明白这一点,那就都是值得,她不需要再次倒回人生也能往前走去,她依然会受伤,可再不会不知道该怎么活。

show(m_middle);

auzw.com “我不再想把设计部门搬来纽约了。”她突然说,直接结束了刚才的话题,“事实上,我根本不想再要组建设计部门了。”“九月份的秀,我想把衣服全都换掉。本来的秀场款我一点都不喜欢,我要换我喜欢的款式,上之前的太极系列。”乔韵想了下,又修改了自己的说法,“或者可以上他们作为副秀,但主系列还是太极。”

“设计部门,将来遇到合适的人才也可以延揽,但我不想再给自己设定时间表。当然这会造成我们没法扩大产品线,不过短期内就这样也挺好。”

“纽约这边的社交圈,我不想去讨好了,广告费没必要乱花,想要宣传我们有很多别的方式。我要让jdy付出代价,我会让她付出代价的。——等我从国内回来,我要告她,我已经想好了,找两个记者来炒作这个新闻,《时尚界的**交易》,听起来就非常的有意思。”

“这会让我们一辈子也没法走进纽约时装周,但我已经无所谓了,纽约时装周就像是一根胡萝卜,为了它我做了许多不想做的事,但我现在已经不想要了,我知道,这就和‘民族品牌’、‘国内第一设计师’,‘ga投资的第一个亚洲品牌’,我挣到的第一个一百万,一千万和一亿一样,它也许能让很多人满足,但对我来说,除了片刻的兴奋以外只剩下无尽的虚无。”

“对我而言,也许对所有设计师而言,唯一有意义的只是做出自己想要的设计,市场、媒体,所有其余人的认可都只是锦上添花。把设计师品牌市场化也许是资本最狠毒的奸计,它让所有的设计师都在满足别人、讨好别人的冲动和满足自我的本能中狠狠挣扎。是的,为了资本你要做太多违心的事情,它对品牌有好处,你要对投资人负责——但设计师只想满足自己,所有的艺术品都只在自我满足时最优秀。”

“我不知道活下来的人怎么取得平衡,但我知道不快乐的人是什么结果,自杀了,吸.毒了,被逐出自己创立的品牌了,”乔韵吐出一口气,她的眼神终于凝回到傅展身上,“如果你想把我买出局,我也不怪你,david,我知道这听起来的确挺自私,没有你们的帮助,品牌不可能发展到今天这地步,但我我却只想设计我自己的东西,只专注于自己,不肯为你们牺牲。”

“但我也不会撒谎,这就是我。”她说,她的眼睛里开始闪烁着光芒,就像是一把锈蚀的刀被慢慢擦亮,“本质上我算不了什么好人,我只优先关心自己,没有牺牲精神,你们的感受我其实压根就不在乎,除了我喜欢的人,别人的想法我他.妈一点也不在乎。”

“你可以恨我,买我出局,把【韵】从我身边夺走,我无所谓,我现在发现我是真的无所谓,我想要的只是一种很简单的生活: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做我想要的设计,也许这些设计只有几个人,甚至都没有人欣赏,我不在乎tgiveafg**,我只要完成设计本身就很满足。”

这一刻的意义如此重大,就像是万花筒被打碎,天空的色彩被缓缓拼接,她的世界终于再度清晰,乔韵几乎感动地长叹一口气,她的疑问终于有了解答,那无止尽的暴风正在慢慢平息,她可能已很久没吃东西,但语气从未如此坚定,每一句话都似乎潜藏在心底很久,每一句话都似在重新发现自我,都是对束缚的解脱。

“金钱和权势,这些东西当然很好,在你找不到想要的东西时它们是很好的替代品,不嫌多。对有些人来说它们就是目标本身,也许有些人会为这些满足,但对我来说,它们取代不了我真的想要的东西,我被它们迷惑过,我曾以为我想要的是这些,事业上的成功,金钱,社会地位,能让我去睥睨某个人的资本。”乔韵说,“多幸运我能发现我想要的不是这些,多幸运我和他都成长到能明白这些绝不是我们生活的全部。”

“我要回去了,我要去找秦巍,重新过上我喜欢的生活,也许结局不会好,我还是会和秦巍分手,事业会失败,有一天我会一无所有,失去全部。”乔韵说,她站起来,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清晰和明确,放松与满足,从没有一刻能和此刻相比,那从未远离过她的焦虑不安,自我怀疑,恨不得将全世界都抓在手心的强求,在这一刻化为暴风中的蝴蝶,她依然鲜血淋漓,依然为描述中可怕的远景颤抖,但她已经不会为这担忧而畏缩,她重新回到过去所能弥补的恰恰正是这一刻的勇气,她所能抛弃的唯一不是让她变得脆弱的感情,恰恰是这畏惧受到伤害的怯懦。“但我不在乎,我他.妈一点都不在乎,我们对结局的恐惧左右了整个过程,为了结局我们要克制自己,为了结果我们这一刻要忍辱偷生的活。”

“但这只是荒谬的悖论,结局永远都不会到来,而我只要享受过这过程就算是活过,我的每一天都要算数,每一天我都要真正的在活。”乔韵说,她站起来居高临下的审视着傅展,审视着他如木雕泥塑般的姿态,空白的表情,她从来没抓住过他的把柄,但这无所谓,从现在起她不需要严谨地生活,不需要再处处去照顾别人的感受,没证据说话会尴尬?冤枉他会伤害到傅展的感情?说实话,她真特么不在乎。“我现在要回去,你也和我一起,纽约这摊的规划,全部放弃。你可以恨我,厌恶我,把我买出去——联系kevin,联系青哥。但只要我没出局的一天,就只能按我的心意去做。”

“别再想着暗中影响我的决定了,我知道你一直在做。”她说,几乎是有意挑衅,她不再需要一团和气,甚至隐约盼望傅展翻脸把她赶出局,“别想着控制我、影响我,要走就走,我也不会为留住你努力,想要留那你就只能接受事实——我其实甚至不想和你交流,你怎么想我根本不在乎。你要做的只是选择,要么赶走我,留在纽约,找kevin联合投票,要么,出现在机场,和我一起回国。”

她看看表,晚上十一点,今晚无论如何也没有机票回中国了。但无所谓,现在她前所未有的积极与活力,她有很多事要做。

“你给我买的飞机是几点?明天下午两点钟?很好,那就说明你有十三个小时。”乔韵拉开大门,对傅展做个手势。“旅馆应该就在隔壁街区,把握你的时间,充分考虑。”

她没再看傅展的表情,一如所说,她真的不在乎。她的人生有很多更重要的事情去做,而他所代表的一切她已经弃若敝履。乔韵径自走进房间开始收拾行李,她不知道傅展具体用了多久接受这突然的变化,当然也就不知道他具体的离开时间。

半小时后她走出卧室,大门已经关上,乔韵耸耸肩,拿出洗漱包,在浴室里扫荡洗漱品,同时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李竺?我乔韵。”电话接通后,她自报家门,“我要你帮我发个声明,最好今天就能发出……”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139章 风中蝴蝶
回目录:《时尚大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武林有娇气作者:白泽 2总裁的替身前妻作者:安知晓 3当灭绝爱上杨逍作者:匪我思存 4星落凝成糖作者:一度君华 5冰糖炖雪梨作者:酒小七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