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206章 就看她怎么收场(2)

第206章 就看她怎么收场(2)

所属书籍: 时尚大撕

【和山寨联手卖衣服,利益输送,收广告费,凭良心说,设计师这么做真的没问题吗?】

【气死我了!没想到世上还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刚看完【韵】的直播,简直气得不能行!大半夜的我胸闷,老公都吓着了!来说说刚才的事儿吧,之前传了快半年的coco妖妖和乔韵是一个人的事情,现在已经有结果了,居然真的是一个人!而且还用超级厚颜无耻的理由为自己辩护!我不能忍了,这说的都是什么大谎言啊!等我一条条给大家细8,现在给路人先科普一下coco妖妖和乔韵妖妖是……】

一整段关于‘两’个当事人的介绍,倒还算是中规中矩,没有偏离事实太多,贴主说得也不是很详细,因为楼下聚集着的全都是已经基本了解内情的围观群众,也有人在为乔韵辩护,‘不都说了是宣传手段吗,人家又没有犯法……你不能因为别人有个网络身份就说这是谎言啊,我还可以说是一段佳话呢’。

【是,网上有个马甲不算什么,她的cy直接出自己设计师衣服的低配版,我也不说什么了,都算她过关。我就想问问她怎么解释自己一开始卖山寨的事情,我现在找不到图,你们粉丝也不要拿后期她红了以后的事情出来说,前期她绝对是拿标明了就卖山寨原单的淘宝店链接分享在帖子里的,后期红了才开始穿正品,对以前的帖子避而不谈。这件事我记得很清楚!任何人不要给我争辩,我拿全家人健康保证,就是有!】发帖的楼主似乎是圈内人,对真相十拿九稳,语气也超级激动,【还有,之后她红了是穿正版,也不给淘宝店的链接了,但是那也明显是说好的!大家都知道,原单什么的,都假的,全是山寨,自己下单做的,需要一个时间,就算有原单,哪里有那么巧?她穿什么,就有什么的原单?就马上有那款的山寨?肯定都是和商家说好的!商家说要上什么,她就穿什么。肯定是这样的,她自己一直这样赚钱没问题吗?拿到的何止是韵的宣传?不知道广告费收多少了吧!那些别的原创设计师不会生气吗?dior的设计师看到自己的衣服被这样的人穿会高兴吗?这样的人怎么还有脸当设计师!号召大家一起抵制韵!让乔韵退出设计界!】

要招待的客人实在太多,这一次,【韵】的派对就放在秀场里办,即使隔着门,依然能听见派对现场的欢声笑语,好像谁也不知道【韵】正面临有史以来最大的公关危机,尽管他们多数肯定都在暗中观察。——这现象确实有点讽刺,但傅展并没有出去灭火,他正坐在监控室里,一脸平静地浏览着各大论坛,将这些来势汹汹的愤怒贴逐一看过。半个小时,就算有再多情绪,也足够他冷静下来了。

【别以为煽情能感动所有人,盘点coco妖妖历年来十大谎言,实时更新中!】

【刚才我……】一段介绍后,楼主也阐明了主题,【coco妖妖真的只做了乔韵说的这些事吗?呵呵,这女人可真会为自己脸上贴金啊,这么毒辣的人还能把秦巍吃得死死的,不说她是绿茶婊都真亏待了绿茶,我就说说她都为coco妖妖撒了哪些谎吧。第一,她为原单店做广告!这个是一个设计师该做的吗请问?她说没有,但还有多少当时的坛友都能作证,肯定是有!】

【第二,她自己出自己服装的廉价版!朋友们,你们不觉得这样让品牌一下变得超级lo?按她自己在节目里说的,那两个牌子的衣服有什么区别?不会超过10%吧?但售价却超了十倍!这是什么概念!大家快去物价局投诉她啊!】

【第三,她一直隐瞒自己的身份,呵呵呵妖妖在自己的博文里可没说过自己谈过恋爱,但她本人却一直和秦巍在恋爱,这不是欺骗大众是什么!】

【第四,她排挤别的网红,之前在豆豆强势崛起,威胁到她第一网红身份的时候,忽然间被人攻击人肉了一波,这波很难说不是coco妖妖在背后策划,还有这些年来那些强势网红之间掐的架,呵呵,你们懂了吧?这女人心机这么深,怎么会容忍别人来威胁她的地位?】

【第五……】

“叩叩。”有人轻敲敲门——不是下属,这礼貌也只是做给外人看的,乔韵敲完门就直接走进来,盘着手靠在门边,抬起眉毛,不做声,盯着他看。

她还是刚才直播里看到的样子,自信的,几乎是有点跋扈的,无法无天的笑意从她眼睛里蔓延出去,活像个顽童,淘气得要命,又有种异样的吸引力。这种人很邪门,对上她大部分人会无奈,总是不情愿地让她占去先机,她要做什么,好像总能如意,胆大得要命,只有傅展才能看穿这下头的层层缜密算计。——呵,但看得穿,又能怎么样?

“面具下的人,是白倩?”他开口问——从下巴线条认出来的。“不让她说话,是因为她也很慌?你对她说的是,只是开个玩笑?”

“如果你被搞定,那就真的只是个玩笑。”她认得利落,一如既往的爽快,眼睛笑得弯起来。真美,这样算计也有计算的美,“你没答应,她就是将来的妖妖。”

将来的妖妖,能继承多少红利?白倩是没什么能力,但人谁不喜欢钱和名?她藏在面具底下,搭配乔韵指定,文案有人写,就出个身体,就算一开始惊吓,以她的性格,现在也被说服,说不定还很感动乔韵给这个机会。她要去巴黎,业务越来越忙,孟泽再飞去巴黎拍也没意义,公开化正好省成本。

“看来是早做了两手准备。”傅展轻声说。“水军?”

“定金都付过了,稿件出去的时候给他们发的。”

她真美,论鲜嫩,自然不如刚相遇,但他一点也注意不到,看见的都是她的笑,越棘手就越是美,眼睛挪不开地欣赏,越是得不到就越是美,她就这样热热闹闹、朝气蓬勃地在安全距离外对他笑,嚣张又得意,像是算定了他所有可能的反应,知道今晚她已全盘皆赢。

真的吗?就不怕被他翻盘吗?她以为他就只能用这些办法来对付她吗?

傅展揉揉眉心,先不想这些,“逆反心理?”

“破而后立。”说到大众舆论,她和他不约而同都有些不屑,就像是两个老手在谈论教学关游戏。“把反对者聚集在一起,更容易控制和抹黑。”

污名化,把正常的质疑也涂抹上黑,大众也许会质疑,但在强大的舆论操控面前,他们淡忘的速度也会很快。这一切不过是欲扬先抑,老手从黑贴出现的速度就能发觉不对,更别说其中细微的讲究——第一个破绽要出现在第三条,毫无根据的指证,激动的态度,会让整张贴都变得不可信,其中的真料也被殃及。傅展说,“你就那么肯定没留下证据?”

“反正贴是都删了。”

贴已经删了,而且是早就删了,当时的原帖截图,连傅展手头都没有,很怀疑现在还有没有人能找到,就算有,那又如何,可以是p的,不是p的也不能证明帖子里别的指控都是真的。失实的印象一旦种下,真的也变成假的,真相是什么,在这时代哪有人真能明辨是非?还不是传媒业叫你想什么,你就想什么?

“不担心主流消费人群受这些贴影响?”

“她们看不到的。”

【韵】从网上红起来,但受众却并非会是跑在天涯看八卦的闲杂人等,他们更多的还是通过各大媒体的传统宣传方式了解到这品牌,【韵】几次销量上升的数据分析,都指出这点。傅展抬抬眉,“能保证媒体一句话不说?”

乔韵笑,漫不经心的,轻慢的,带点优越的,“那就是谭玉的事情了。”

该怎么撒钱,怎么拿新闻交换,不用她来,全靠老大姐去压,本来媒体关系就好,没人做对,这新闻,恐怕还真发不出来。版面闹翻天,媒体不上稿,全数装聋作哑,听起来匪夷所思,其实全世界都一样,本来就没有自由意志,只有钱与权。

只是没想到,乔韵连谭玉都只手收服,说拿下就拿下。傅展不禁失笑,“你的手下倒不少,什么事都有人帮你办——总不会说凯文那边,也已经被你解决了吧?”

这大新闻,影响的可能是【韵】的销量,但对cy却是巨大的利好,本来是做低价替代品,现在被爆出原来是原厂自己的手笔,感觉立刻身价都不一样,可想而知,人群会有多疯狂地追捧cy。对凯文来说,这是损公肥私,他入股cy的决心会比之前更坚定,如果【韵】的销量有所下降,那在cy中,想要的也会更多,以期弥补【韵】这面收到的损失。乔韵不团结傅展,怎么和凯文斗?她回来找他,不就是因为凯文那边按不住了,想要在谈判之前,解决掉内部分歧?

她的计算,他一一拆解,精确得如同庖丁解牛,乔韵也不慌不忙,她笑,“大不了就都给他——我敢给,也得看他敢不敢要。”

是真心话,看得出来,她一点不以为意,即使是傅展,此时也不禁语塞:她都给了,凯文会不会都要?

当然不会,他做事一向有分寸,乔韵让他开,他也只会开个合理的行情价,反而不会过度紧逼。她要不拿钱当钱,只把眼前这些当游戏,自然可以大方合作,有没有他傅展的配合都无所谓——她也真是把眼前一切都当游戏,输赢随意,唯一看重的似乎只剩下自己的设计。

这也许是为了迷惑他展露的姿态,傅展这样告诉自己,但心里依然发堵——这么美,就像穿花蝴蝶,来回飞,就在指尖却总捉不到,她越是赢就越撩拨他的火气,真这么洒脱,这么不俗?失去公司,她怕不怕?秦巍的演艺事业呢?他的家族企业呢?难道她就真没一点在意的东西?

答案当然是否,就像是一台计算机,只是一个念头,眨眼间已计算出无数可能,排列着可行的计划,傅展问得就有点赌气,“那,你还来找我干嘛?”

任何麻烦,她都可以自己解决,战略上她占尽了主动,还来找他干嘛?给他提供下台阶?她恐怕没这么好心,在她心里,需要被呵护的不是只有薇薇安秦?别人都是这出轰轰烈烈的爱情大戏中的炮灰,像是他这样的备胎,更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何须在乎他的心情?

“这不是现实吗?”乔韵垂下头,又忍不住笑了,风情就像是风中的芦苇,微微的摇曳,芦苇花随着风弥漫到空气里,每一次她赢的时候都会稍稍大度一些,“傅先生,你这个人好没意思,你赢的时候,你就很现实,输起来你就不讲现实了?比谁都有脾气。”

“这是在留我?”傅展问,他有点诧异。还以为接下来会是扫地出门——她完全可以和凯文联手,以他出局为前提和凯文谈生意。她还在台上他就已经做好这样的准备。如果乔韵够疯,说不定她还真会这么做,他不知道自己走了,她会找谁来接替管理,也许叫陈靛和ga那边派出的高层,干脆就是mandy朴?

后续该怎么翻盘逆袭?他已经有了很多想法,该不该付诸实行,却还没拿定主意,他的一点恨滋长在她的美丽里,倒是越谈越坚定,说实话乔韵现在的表现比他预料得要更克制,她没一脚踩上他的脸,以她性格来说都算是够温和了。

“本来就没想赶你走,你走了公司怎么办?谁管?”乔韵的语调很轻松,但笑意却渐渐收敛,她弯下腰,强调地说,“我想要什么,你一直都很清楚,david,我们中间,一直在逼迫的人,是你,不是我。”

show(m_middle);

auzw.com 这一局,她是赢得出人意料,但也扎扎实实,再回避就真的难看了。傅展迎视她,不再继续否认,“那你还不希望我走?”

她一定会希望他走——小范、谭玉……他做过那些事,她没抓住过把柄,只有怀疑,也就无法因此发作,彼此撕破脸皮。傅展知道以她的性格,一旦肯定,心里一定会记住这笔帐,他其实也好奇她会怎么对付自己——不知道谭玉是怎么栽的,但他可没留什么破绽在外头。

“出来玩,被人算计不是很正常?”他一口认了,乔韵反而缓和,她微微一笑,“怎么,质问你为什么算计我?——你当我真有那么自我中心?”

这时候倒洒脱起来了,傅展眯起眼,打量这个矛盾又善变,迷人又冷酷的女人,他看穿99%的她,但剩下的1%老做出让他诧异的决定。“那……你问这个做什么?”

“因为我不想当傻.逼,”乔韵坦诚地说,她的声音严肃起来,忽然间又像是一柄刚淬火的刀,声音亮得刺人。“david,你知道我想要什么。”

傅展当然知道,她想要这样的事不再发生,他安稳在国内为她管公司,除了钱别贪求别的可能,她对他没有兴趣,又贪图他的能力。所以她一直试,一直刺,弄不明白的时候多疑又多刺,现在她占了上风就宽容起来,不再一碰就炸。但即使他答应,她又怎么能相信他?乔韵到底了不了解他?如果他不想要点别的什么,又干嘛要留在这样一个不想做大,全凭设计师一时兴起的公司里做千年老.二?

“好啊。”他随口答应,漫不经心,更像是挑衅。“那就答应你。”

乔韵眯起眼,她当然不悦,虽然还是白衬衫黑裤子,但现在哪有半点清纯?举手投足全是女王的威严,傅展看她不高兴,心里倒痛快点:要斗就放开来斗,何须粉饰太平?

最终结果会是怎么样?毁了韵,毁了她设计的能力?他拍拍屁股,经验是积累下来了,随时东山再起,但供应链断裂,对品牌的伤害却不是一两年内能够弥补,这场没硝烟的战争,会比如今沸沸扬扬的丑闻更有杀伤力——

“你还记得欧阳绿吗?”

欧阳绿,那个外围女,拍了秦巍的裸.照——乔韵突兀的发问,打破他的遐思,傅展抬抬眉毛,露出点诧异,“她是谁?”

“那个拍秦巍照片的人,她现在也在美国。”乔韵盯着他,意味深长地讲,“拿学生签出去的,大使馆只查得到学校的offer,但当然,不知道是什么让学校给她递了入学许可——我现在还没去看她的推荐信。david,你不要逼我去查。”

offer、推荐信、学生签?傅展愣了下,层层推理一会儿才铺陈开来:大使馆拿不到推荐信,她能找到人拿,这是在暗示她的人脉,炫耀肌肉?她先说了林瑶青,证据都拿到了,其实是十拿九稳的才来怼他,如果他和欧阳绿有关系,这筹码更重磅,为什么不一开始提?杀伤力不是更强?除非她看过推荐信,发觉两人确实无关,但又止不住疑心,现在只是在试探他。

——又或者是,她不愿去看推荐信,以免落实了他和欧阳绿的关系,两人有这条梗在,不得不崩盘,再不能维持合作,【韵】也就彻底经营不下去了……乔韵是这样的人吗?如果真是他从欧阳绿那里拿了照片并散布出去,这行为已远超乔韵底线,更牵扯到她千恩万宠的秦巍,【韵】的正常经营,按她的性格,相形之下又算什么?

还是,她依旧怀疑他,但却因为她就要去巴黎了,公司离不开人,不得不抛出这点,通过‘不愿主动追究’,来体现对他的一点情分,以此安抚他的情绪,双方都好下台?同时,又通过他对这个话题的反应来暗自试探,是不是他,她自然会有自己的答案。就如同从前每一次的反应——她在心底定罪,是不需要任何证据的。如果认定了是他,缓兵之计以后,她自然会徐徐图之,把他排挤出公司,再想尽办法,为当时的秦巍复仇。

怎么不直接撕了?换作以前,光是怀疑就足以崩断这条合作线了吧,现在都猜疑到这份上了,还在犹豫?秦巍对她来说,不是比这公司重要多了吗?

傅展若有所思,他的心情忽然又明媚起来,几乎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对呀,怎么不直接问了?今晚不是摊牌夜吗?

“你去查好了。”种种思虑,只在瞬息,乔韵话音刚落,几乎没任何停顿他就嗤笑,“——其实又何必查,你问我啊。”

林瑶青认了,小范认了,藏在这两人身后的心思他刚才也默认了,他已经认输了,所以才这么坦白,外围女的事,乔韵敢问,他也是敢回答的。

乔韵的瞳仁缩起来,眼神里藏着小刀子,在他脸上逐分逐寸刮过去,越是凌厉就越是透出软弱——真的想问,反而不会这样锋锐,而是会尽量伪装得无害。傅展几乎笑起来:他倒不相信她对他有什么依恋和柔情,以至于不想问这个问题,他们间绝不是这样的关系。互相算计,彼此推理,一边防范一边合作,永无止尽的相互博弈,这才是他们的主题。

“那……”她慢慢地问,知觉提升至极限,侦测着虚实,“是你吗?”

对抗中的她很美,将来,她会发现这点的。

“不是。”傅展肯定地说,“这真不是——你知道欧阳绿在哪里上学了,以后可以随时去问她。”

如果是他出手,欧阳绿本人是否知情恐怕不能作为判断的依据。乔韵似想到这点,注视他的眼神,依旧将信将疑——她会有点相信,恐怕还是因为他现在吊儿郎当的无所谓,爱信不信,反正他不会做进一步说明。

“cy的股份,我要三分之一。”他说,乔韵的眼睛一下亮起来——开条件了,也就是说,围绕cy股权的这场战争,他认输了。

“你的行程表自己排,但不能擅自改,任何与公司有关的事情,行程定就是定,商业上我不需要设计师的随性。”

“公司方面,权责继续明确,日常款的设计要有明确时间表。设计部门年底以前最好组建出来,不管你放在哪里,我要按时按点的商业化设计。每年的大秀不许超预算,多了你拿自己分红去填。”

“秦韵这品牌要有业绩压力,不量产就没钱做宣传……”

有些话无需说那么细,两人自有默契,他要进cy,前提就是给予乔韵‘她想要的’,傅展直接跳到开条件的阶段,又多又苛刻,这也就说明他是真正已经践了诺——又不图你什么,放下了绮思,自然也就没了以前的容忍,想要把他留在【韵】,乔韵也得付出相当的诚意。

看得出来,乔韵松了一口气,今晚一直很挺的肩膀几乎垮下,旋又坚持着挺起,“股份不可能给到三分之一的,你的贡献没那么大,我也要考虑青哥的利益。25%是最高。”

“25就25。”

“设计部门会给你,但产品线的丰富主导权还在我,大秀预算要比行规高。”

“最多高10%。”

“20%。”

“15%。”

“成交。”

门外还有一整个世界要应付,更有个虎视眈眈的凯文。cy这块肉,乔韵只能给一个人吃,为对付傅展她可以对付凯文,但,已和傅展和解,那为什么还要给凯文那么多?讨价还价简洁又快速,傅展要得合理,乔韵给得大方,不到十分钟就达成一致,一同起身去面对传媒。两人走到门口,乔韵偶尔顾盼他一眼,残存的狐疑藏得很好——但她还是对欧阳绿的事留有心结,大局为重,克制住了自己,现在有点余力,就又泛了起来。

这要命的直觉,傅展有扶额的冲动,他被坑了多少次?但他亦觉得她难得的‘大局为重’很好玩——先是去巴黎,现在又是大局为重,今晚整个抢回【韵】的主导权,彻底笃定公司内部的权力结构,她倒是越来越有事业心了。

“对了,今晚的事,我还有个疑问。”推门前,他最后一问,“——商业上的前景,我赞成你的分析,几乎没影响。但——你就不怕这出戏,毁了你在设计界的名气?那群设计师心眼都很小,毕竟也有点傲气。”

确实,不论是为山寨打广告,推广低价位替代品,都是那群bitch最讨厌的事情——也许在他们看来这两件事其实都一样,全是在剽窃他们的心血。和这样的领域发生交集,在设计界比皈依撒旦教还悖逆。n的秀《voyage》巴黎可以无所谓,就当是艺术家的出位言论,但……这么不艺术家的事情都爆出来了,她们还能不能闭上眼当无事发生,继续把她推去巴黎?就如同傅展刚才所说的,这个圈子虽然势利又市侩,但毕竟不是纯粹的商人,终究也还有点坚持和傲气。

这句话,今晚第一次切中乔韵的软肋,让她脸上快速掠过一丝阴影——看得出来,这也是乔韵的担心,今晚这出格的行事,为她赢尽主动,亦不可能毫无代价。本已唾手可得的巴黎时装周再度沦为悬念,也是她因此承担的风险。

只是乔韵也并没有慌乱,似乎也已经看穿了设计圈的德行,不再渴求他们的肯定。

“确实有艺术家的傲气,没错,但他们毕竟也都是商人。”她淡淡地说,和傅展一起踏出休息室,反手关上门。“钱还是艺术,就看她们是怎么选的了。”

富贵声浪袭来,但盖不住她那尖锐的低语,这正是他最喜欢的乔韵,傅展不禁露出微笑,欣然和她一起踱进铺天盖地的浮华中。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206章 就看她怎么收场(2)
回目录:《时尚大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华胥引(唐七公子) 2他从火光中走来作者:耳东兔子 3你和我的倾城时光作者:丁墨 4莫负寒夏作者:丁墨 5芙蓉簟(裂锦)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