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9章 Lady Dior

第9章 Lady Dior

所属书籍: 时尚大撕

“别动——哎,都说了别动了。”范立锋挥手抽了秦巍后脑勺一记。“你想留疤啊?想留疤你就继续作啊,我看乔韵真没骂错,你是够作的了,烂脸了你就开心了是不是?”

乔韵在他脸上留下的几道刮痕其实本没什么,过两天自己就能好的那种小伤,但秦巍手贱,没事抠出了感染,现在有一条已经红肿了起来。堂堂t大金融系第一男神,头发横七竖八,双目无神表情呆滞,坐在床上一声不吭。范立锋看在眼里真是恨铁不成钢,忍不住再骂,“我说老秦,你至于吗?不就是一女人,和你本来也就不是一路人——她现在看清楚了自己说分手了,不是挺好?你该感谢她不嫁之恩,不然你们要真去领证了才是后患无穷,你将来后悔也没用了。”

他一向人情练达,即使在秦巍跟前也不说什么没用的话,这一次是难得地动了真火,手里纱布摔到双氧水里,语调也冒着刺痛的泡,“你别这样看我,老秦,你知道我说的都是实话,这世上就是存在阶级的。乔韵她人挺好,我也很喜欢她,但她和我们就不属于一个阶级你明白吗?你、我,我们这样的人对自己的家族都是有责任的——像乔韵这样的女孩,就只适合年轻的时候谈谈恋爱。但你不可能和她结婚——人在什么时候就做什么事,强求一点用也没有,只能让自己痛苦,这道理,别告诉我你不懂。”

秦巍动弹一下,把脸埋到手掌里,范立锋把这看作一次小小的胜利,他不再谈这些沉重的话题,语气轻快起来,“再说了,不就是一个乔韵吗?除了长得漂亮以外也没什么特别的,这么要死要活的有啥意思?你喜欢漂亮的,哥给你介绍——介绍个比乔韵还美几十倍的怎么样?带到自习室坐坐,操场上打打球,气死她——好像你离了她就找不到别人似的,薇薇,现在满院可都在传你怎么家暴了人家又沦为跟踪狂,还动用关系明里暗里和人家为难,不让乔韵毕业……搞得你和个反派似的,你再不挽回点面子就真的崩人设了啊。”

秦巍的手放下去,头慢慢抬起来,“……真的?”

这位大哥好面子的个性真是一万年也改不了,范立锋胜利地笑了,“骗你干嘛?”

他一手揽住秦巍肩膀,兴致勃勃地筹划起来,“咱不能让乔韵这么得意下去啊,必须得先找个全面压制住她的,给她脸上狠狠来一巴掌——你别这样看我,我老范牙齿当金使,说过的话哪有做不到的?我说给你介绍个比乔韵更漂亮的,就给你介绍个比乔韵更漂亮的——我还给你介绍十多个,任选!你说怎么样?”

“别闹了。”秦巍开始拨开他,“天上人间那样的地方我不去,你也少去点——”

“谁和你说天上人间。”范立锋佯怒,“我靠,在你心里我就这点水平吗?再说,你能从天上人间提溜出比乔韵更漂亮的女人?你也太小瞧自己的审美了吧。都说你女朋友漂亮得和明星一样——”

‘你女朋友’这四个字,像一根针刺痛他的心脏,秦巍断喝一声,“好了!”

范立锋自知失言,飞快说完,“能压过她的,肯定只有真正的明星啊!”

他弹弹舌头,冲他挑眉献宝,语调暧昧,“我一哥们最近正给张导的大电影选角呢,今晚有个局,环肥燕瘦任凭挑选——一句话,来不来?”

#

秦巍来了。

一直到下车他都心神不定,不知自己在干什么,但他到底还是来了,幽魂一样跟在老范身边,一路一句话也没说,经过的那些环肥燕瘦都好奇地看着他,彼此咬着耳根子,半心半意地对他发出哄笑。秦巍回神时都有一瞬间的茫然,不知道她们是笑他的魂不守舍,还是笑他脸上那明显的抓痕。

范立锋有句话也许没说错,人和人之间,是分阶级的,就好像一样都是死大学生,有的人只能在15寸电脑屏幕上,伴着右手好兄弟和演艺明星做有生以来最亲密的接触,但不论对范立锋还是对他来说,要接触到圈内人无非也就是几通电话的事而已。这样的场合,秦巍其实远远说不上生涩,只是他从前也绝不热衷,他不是那种性好渔色的人,现在甚至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来干嘛——难道真的只是为了物色一个比乔韵更漂亮的女生,让她挂着自己的臂弯,在校园里走几个来回?

然后呢?性?陪伴?——分手倒是绝对比想象的简单,时候到了,他可以拍拍屁股去耶鲁,送上几件昂贵的小礼物,收获一个会在深夜发来暧昧照片的q.q号,也许还有回国探亲时偶然的再续前缘。这种生活方式对他并不算陌生,亲朋好友在所多有,秦巍只是不肯定他也要学着去欣赏这种玩法的好。

这对学业不会太有帮助,过于享乐当然会阻碍他的事业,但这并不是让他犹疑的原因,他只是……他只是不愿让自己因为乔韵而改变这么多。就像是身体里有个小人,咬着牙在艰苦地抗拒,他不会被一个女人弄成这样,改变到这样,他不会因为和乔韵分手就开始接受这些,他还没堕落到这样,她对他来说……也绝没有重要到这样。

“……出去一下。”有人在对他说话。秦巍晃神回来,范立锋拿着手机和他做了个手势,用口型说,“家里。”

他点点头,忽然回过神,意识到自己已经恍惚地坐了多久——一房间年轻鲜嫩,的确个个都能和乔韵比较——不,个个都比乔韵漂亮的女孩子还在对他好奇地笑,也许她们在猜测他的身份,她们是……噢,对,张导的这部电影需要很多年轻女孩子做配角,这一屋小姑娘里坐的全都是北京几所戏剧学校的精华,说不定——肯定有未来的大明星,她们也都很想认识秦巍和范立锋,这两个和她们一样年轻,长得一样好看,却已经可以和选角导演称兄道弟的男孩子。

秦巍从兜里摸出万宝路叼上,心慌意乱地对她们微微一笑,浑身摸火,最后干脆告了罪走出去找范立锋——他觉得自己应该回去了,也许再看几页《经济学人》——

摄影棚是个巨大的迷宫,就那么一会功夫,老范已经被来往人群淹没,秦巍叼着烟站在过道里,不断被人吆喝着‘让一下’,他觉得自己就是个傻.逼,今天他压根就不该来,他决定先走了,也许一会再给老范打电话。

“不好意思,让一让,”一个年轻女人心不在焉地说,一边看手机一边和他擦身而过,还不小心撞了他一下,秦巍侧身让了让,她踉跄了几下,最后扶住他站稳。“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她的眼神忽然凝实了,很诧异,“哎,你不是——”

秦巍对她没有丝毫印象——这女人大概比他大一些,二十多岁,长相文秀,不是那种过目即忘的脸,但他确实不记得他们在哪里见过面,只是习惯性地端出了他平时t大男神的那一套,“你是——”

“华尔道夫,”女人说,她快速地上下打量着他,眼神吃惊中又带了点猎奇,“呃,不过你可能的确不记得我了,因为当时……”

“啊——是你给经理打了电话。”秦巍的心情更恶劣了,恭喜她,成功地让他又想起了那个不堪的夜晚。

“对,是我给经理打了电话……”女人说,她还在打量他,“事实上,我这里还有你的——”

她的话忽然断了,秦巍做了个微笑的询问表情——尽管他心里已经烦得不行了。“还有我的?”

“噢,没什么,没什么。”她忽然又推翻了自己的话,素净的脸上露出一个狡黠的,小狐狸一样的微笑,对他伸出手,“我叫李竺,你是——”

“秦巍。”秦巍有点不情愿地握了握她的手指尖,他后退一步,准备告别了。“那我就先……”

“你是来试镜的吧。”李竺热情地说,她对秦巍做了个请的手势,没给他分辨的机会就转身带着他走,像是对他的动机了如指掌。“我那天晚上就想呢,你估计也是圈里人,长那么好看……呵呵,你签哪家公司啊?还是说现在就是个人发展?来来来。”

她硬扯着他转过好几个弯,推开一道门。“张导!”

范立锋的那个哥们也在里面,他诧异地用眼神和秦巍碰了一下,秦巍对他耸耸肩,没说话,因为李竺已经一边笑一边把导演拉到他的面前了。

“噢,你和小刘也认识啊?小刘,他来试的是谁?这么好的苗子你也不往上推一推,你这个选角导演太敷衍塞责了吧,还不如把工资给我呢——”她笑吟吟地说,有点撒娇的意思,“张导,你看,你看,你看到他还头疼吗?嗯?——你看,我这不就把三皇子给带到您面前了吗?”

#

骊歌起,毕业生离校的时点不知不觉就到了,毕业证和学位证陆续发放到各班,这几天学校进进出出都是搬家公司的卡车。乔韵她们宿舍合伙也叫了一辆——主要是白倩和陈蓉蓉用,第四个女孩年瑶出国继续读绘画设计,这个暑假对她来说依然是很快乐的。

说起来,毕竟是第一届,虽然有t大的名校光环,但服院这届学生的读研率的确不太好看,毕设展的反响也只是平平,今年二月办的,虽然乔韵等几人的服装是得到了不错的评价,但声势上和s市东华大学的毕设展根本无法相比,论学生就业的层次也差出一个档次。也难怪李院长给乔韵发毕业证的时候嘴巴都是歪的,连顾教授的脸色都不好看——就业率统计出来,这一届30多个学生,倒有一半以上去做时尚买手或打版师,要么就是和乔韵一样(极没有自知之明地)想创立自己的个人品牌,进正经服装企业担任设计师的只有七八个,品牌都还挺low,这和东华大学比起来是寒碜了一些。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也就是t大有这个心气劲儿,第一年就要和东华比了,作为新学院来说,这表现又再正常不过。服装工业在国内的现状就是如此,大部分国产品牌都靠抄款为生的时候,真正有价值的设计师岗位是很少出缺的,这几年市场表现最好的‘例外’今年招一个设计助理,收了几百份简历,最后要走了东华大学的一个尖子生——这就是这一行的就业形势:在全世界都算不上好,在中国尤其糟。

乔韵宿舍的几个女孩倒是都有了去向,年瑶出国,白倩进了一家规模不小的服装品牌做设计助理,陈蓉蓉出人意料,没进奢侈品牌也没考公务员——虽然这两个行当都实在很合适她的气质,她进了一家创业公司,当了时尚买手,算上在所有人眼里都要去帕森斯的乔韵,她们宿舍的去向倒都挺让人羡慕的。

大学四年没什么交集,要散伙了感情反而浓起来,四个女孩把宿舍东西清空了约出去吃散伙饭。乔韵给陈蓉蓉和年瑶敬酒,“这几年挺麻烦你们照应的,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我这人嘴笨,其实心里一直把大家当姐妹,就是表达不出来。”

年瑶家境富裕,不然也供不起她出国读绘画设计这个更鸡肋的专业,为人也单纯,瞬间被感动得眼泪汪汪的。“娇娇——”

陈蓉蓉呷一口酒,也用开玩笑的口吻回忆当年,“这杯酒是该乔韵敬,大家说,这几年我们帮多少男生传过小纸条,要过电话和q.q啊?损伤的自尊心都好几十块钱呢,娇娇,这杯酒你得喝完,不然不能放过你。”

“就是,不能放过你!”白倩和年瑶也跟着起哄,乔韵二话不说,扬起脖子就干了,“说干就干!这几年给大家添麻烦了。”

“都是姐妹,说这些干嘛。”年瑶捂着脸咯咯笑,她有点喝多了。“娇娇,其实我一直都挺羡慕你的,长得漂亮,性格爽快,还有个那么疼你的男朋友——现在又要一块去读书了——”

年瑶也听她说过自己不读帕森斯了,但显然没当真,她嗝了一下,很真心地劝,“到了纽约以后,你还是和秦巍和好吧,要不然,我看,他是真的很爱你……”

show(m_middle);

auzw.com 陈蓉蓉拉了她一下,气氛有点尴尬起来,白倩看看乔韵的脸色,连忙叉开话题,“来来,喝酒喝酒,瑶瑶,你得多喝点,把酒量练出来。我听说到了国外就是,你要还是这样三杯倒怎么和人交际啊——”

乔韵的酒量是不错的,她托着下巴,饶有兴致地看着年瑶吃吃笑,手机响了一下,她拿起来看。

【快递给我打电话,已把衣服留在你们楼管处。】

标点符号都一丝不苟,是青哥的留言。【查收后尽快反馈。】

他说的,就是那件亚历山大王的样衣——青哥痛苦地思考了两天,终于还是承认乔韵的分析,选择了这件工艺简单,以面料为主要卖点的白衬衣,作为首次合作的主打款:这能帮助他把每件成本控制在80元左右,而所有的日系仙衣都做不到这一点——像是这样的仙衣,如果真的做到一比一复刻的话,成本不可能低于100,这还是下单量极大的前提,雪纺固然便宜,但蕾丝贵,这种日系牌子本身订货量很小,很多蕾丝他们用的是手工,加一条就是近10元的成本,所有的‘重工’、‘精致’、‘仙’的印象,都是成本堆出来的。

如果做得不那么还原呢?呵呵,廉价仿品的质感大约就类似于国内商场的vepus,orirly的淑女款,其布料的廉价有时竟会到达让人吃惊的程度,往往还要标到500元以上的价格——当然这种品牌也自有其存在的意义,标价也自有理由,并不是说廉价就是一种罪,不过,以一般受众的心理来说,不管标价多低,这种水准的衣服都不会让人惊喜,而惊喜感正是乔韵一再和青哥强调的关键词。

【一定要让它比预期更好,尤其是布料的质感,这是这整件衣服的关键,哪怕每件衣服成本因此提升50元,也得给我把这50元砸进去。】

亚历山大王的设计一向是以简洁著称,他的设计全在细节处的线条和做工上,像是若干年后红遍全球的t恤,最简单的v领设计,胸口一个小袋子,没了——真没了,粗看起来和20块一件的地摊货也没什么差别,但只有穿上的人才会意识到它有多显瘦,有多舒服,能在轻若无物的同时多么轻盈地衬托出胸部曲线,而胸下放开的设计又会怎么遮掉腰间的赘肉,让你看起来比真正体重少上五磅……这件t年年卖疯,所有人交.口称赞,就是因为它给人惊喜,超出了预期。也所以,亚历山大王才会成为新世纪最受瞩目的新星设计师之一,他真正做到了大巧不工的境界,做到了‘more’——像是这样的设计师,火起来只是时间问题,他现在在纽约新锐设计师中也已经很有名气了,而乔韵要做的就是那个把他引入到国内的人。

此外,这件白衬衣的工艺还是比较简单的,这也是她选择这件衣服的原因,并没有真正的难点工艺,小厂也能做好,无非是出品时间慢点,有些细节用人手去做而已,没有什么非大机器和高水平技工不可的环节——青哥之所以会选择服装业,也是因为他家一直经营着一间服装厂,他自己在这行颇有积累,这次的单,他就可以直接让自家的厂子做。

在早期积累阶段,这种优势是绝对不能错过的。因为服装厂这边不但可能在工艺关掉链子,造成整批货延迟出,更关键的是,还可能直接把工艺书转卖掉,直接分薄这款衣服原本的市场蛋糕。——事实上,整个原单业,也就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上的,服装厂拿到工艺书之后,只要能采购到相同的面料,就可以大批量的做出和正品90%以上相似度的原单,大肆均沾厂牌的利益……这里面的水,要细究起来可就太深了,一年几十亿甚至成百、上千亿的市场,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

就乔韵和青哥这次的合作来说,程序还是很简单的,正好已经是六月份了,美帝那边不少学生要回来过暑假,乔韵直接找了个朋友人肉背了一件目标衬衫回来,拆解开研究半天,就把工艺单做出来了,这个在黑话中叫扒版,其实是打版师的活,设计师倒未必精通了——很多设计师根本离不开自己的御用打版师,这是把如漫画般的服装概念图,转为可以落入纸上拿捏出尺寸,直接照着这个图裁出布料再处理一下就能缝制出一件真衣的最重要环节。不过,乔韵在这块的经验值是点满的,做学生的时候就多少有接触过,‘品青’开始运作的时候,根本请不起好的打版师,她索性自己来,再加上早年也免不得干一些‘借鉴’爆款的活,所以扒版这个事,虽然在正经设计师这里有点灰色,但她的确已有心得了。

有了工艺书,接下来只要能找到类似的面料,此事已成了九分,这就要看青哥的了,他带着样衣面料直奔绍兴,后来又辗转去了广州,足足找了一周,翻得身上沾满了灰尘,终于找到了和原衣相似度有九成以上的面料。并判定原衣料的柔韧感是因为采购后水洗了一道,后来成功验证了自己的猜想——至此,工艺单有了,版有了,料子有了,只要试做出的样衣能得到乔韵首肯,就可以大规模生产,大概经过10到15天的生产期,就可以上架了。

当然了,这是最理想的状态,没计算任何服装厂拖单出捶的内耗,还有物流方面的延宕,不过乔韵选款的时候也经过深思熟虑,他们有充足时间可以试错——现在是6月份,长袖还可以卖最后一波,如果赶不上,8月末9月初再开卖也不错,到时候,她的人气只会更高……

“……娇娇!”是陈蓉蓉的声音让她惊了一下,“怎么了,收个短信都收得走神了——该不会,有新情况了吧?”

她声音拉长了,似是在开玩笑,但眼里的好奇一点不少,乔韵看得清清楚楚的,她有点不舒服,但没发作,反而仍热络,“哪啊,要有新情况就好了——你们在说什么呢?”

陈蓉蓉和她关系本来是一般的,前世她都不太记得自己这个舍友了,从帕森斯回来,除了白倩以外几乎和所有同学都断了联系。不过这一次事情自然有所不同,既然不去国外,要在国内发展事业,那陈蓉蓉这个时尚买手,在食物链上就要更高一层了,她也颇有自觉,和乔韵说话的语气都带了几分居高临下的熟络和随便,眼皮也不眨就提起了禁忌话题,压根不担心她翻脸生气。“在说秦巍呢——你知道吗?听说秦巍现在在拍电影呢。”

“拍电影?”乔韵的声音一下抬高了,所有的注意力一下凝实,“等等,我有点没跟上,你们刚在说什么再说一遍?——秦巍怎么忽然间就跑去拍电影了?”

“说是他交了个电影学院的女朋友。”陈蓉蓉一边说一边观察她的表情,白倩在一边坐立不安,使劲使眼色,陈蓉蓉当没看到。“陪女朋友试镜的时候被张导——对,就是传说中那个张导看中了,张导现在拍一部大制作古装电影,里面少个男三号还是男四号,说是要英俊的,外形条件必须好——而且最好是要新面孔,然后就把秦巍给选中了……”

年瑶喝多了,不太能读空气,她诧异地说,“靠!真的假的啊?这男神不愧是男神啊,我去,这种传奇故事都能发生在他身上……还让人觉得挺合情合理的!——真服气,服气……”

“——唉,你们都别说了!”白倩提心吊胆的,汗都下来了,力图主持大局,“其实不是这样的,不是女朋友,没有女朋友——是秦巍那个好朋友范立锋带他去片场玩,刚好被看上了,他哪有那么快交新女友!”

范立锋带去片场玩?这件事前世可没发生……乔韵微怔片刻,倒也拼凑出前因后果了,她不屑地笑笑,也懒得追问——就算交了女友又怎样,“耶鲁呢?不去读了?”

“读的吧,这不是还有几个月吗?”白倩语气有点不肯定,“他这个戏份随便拍拍完事了,几个月肯定拍完了,刚好去读书啊。”

“靠,这算有钱人的任性吗,没事随便拍个电影就是大制作的男三,然后还不就势进娱乐圈,直接出国读耶鲁……”年瑶家里和秦巍比算穷的,拍桌子以**丝口吻艳羡泄愤,“这男神的世界果然和我们不一样!娇娇,你——呃——”

打了个酒嗝,她的神经终于跟上线了,记起乔韵已经和秦巍彻底分手,且还亲自扇了他一耳光,让秦巍在毕业前还成为负面话题人物,被人用家暴、动用权势为难乔韵毕业等话柄好好嚼了一通舌根的诸多事实……年瑶呃了半天,呃不下去了。

这就很尴尬了,乔韵看陈蓉蓉一会,陈蓉蓉只冲她笑,像是没注意到自己刚都干了什么——这种来自同性无理由的恶意,她其实挺熟悉的,就不知道陈蓉蓉怎么忽然抽了,她和秦巍在一起的时候从来不撕,这会都分手了,名校也不去了,怎么看也是彻底从女神坛跌落,她反而来暗撕她。

按照乔韵从前的脾气,她不撕个痛才怪,但今时不同往日……她垂下睫毛,笑了,“男神的世界当然和我们不一样,谈他干嘛,喝酒吧!”

几个女生喝到夕阳西下才从小饭馆里出来,年瑶心怀歉疚,尴尬得不行,酒到杯干,喝到后来都失控了,巴在乔韵身上来来回回嘟囔不清地道歉,白倩也有点高,和陈蓉蓉勾肩搭背走在前面,看起来随时可能扑进树丛里吐。乔韵量多,再说心里有事喝得少,这时候最清醒,照顾三个醉鬼狼狈不堪,在黑暗料理街里艰难跋涉,时不时还要把年瑶的脸推一推——不然她就真亲上来了。

“娇娇,真的,我刚没想那么多,我就觉得……”年瑶脚步虚浮,口齿不清,絮絮叨叨反反复复,窃窃地在她耳边念,“我就觉得你们俩在一起太美、太好了,就像是童话故事一样,怎么忽然间就破灭了呢……”

因为童话故事就是注定破灭的啊!乔韵叹口气,把湿粘头发捋到耳后去,拖着年瑶往前走,六月的天,已经很热了,年瑶体温又高,通往宿舍的路看起来真是长得没尽头。

这也许是她的坏心情作祟,今天她们的运气差得很符合墨菲定律——t大东门的保安,平时一万年难得出现一次,今天居然站到门外,开始装模作样地查通行证了。

“同学,麻烦出示校卡。”这四个醉醺醺的大女生当然成为重点盯防目标,百分百被拦下来检查,乔韵一手架着年瑶,一手还要翻包,同时得控制直接走向电栅栏的陈蓉蓉白倩,满头都是汗。来往的男生都殷勤地看她,蠢蠢欲动想要上来帮忙。

乔韵这时候并不高冷,很欢迎骑士出现,但她注意到校门口的氛围忽然变了——她身后传来车声,而忽然间所有人看着她的眼神都变得很耐人寻味,像是在期待什么——

她回过头,几乎是木然地瞪着秦巍从一辆玛莎拉蒂里钻出来,这是新车,不是他以前开的辉腾——秦巍家里书香门第,讲究低调的奢华,辉腾奇葩的外表更符合他们的口味,这玛莎拉蒂太过招摇,就像是——就像是从副驾驶座上笑着下车的女孩一样,巴掌大的小脸,洋娃娃一样的长相,又瘦又精致,她手里是当季稀有色的,樱花粉漆皮摇摇晃晃,奢侈品矜贵在这里,路人未必说得出它的牌子,但一定知道它就像它的主人一样,精致又昂贵。

平心而论,这女孩的长相,不比她差,甚至可以说比她还更好看——乔韵身材高挑,她娇小玲珑,这一款总是更受国内男生喜欢。

这个精致的香喷喷的洋娃娃很自然地嬉笑着,挽住了秦巍的手臂,亲密的肢体语言,让他们的关系一眼就不是秘密,这是很相配的一对——秦巍穿着简单的衬衫西裤,他的裤子当然不会因为久坐而皱起来。

他的头发后梳,用了点啫哩水,夕阳下雕塑般的侧脸蒙着一层金影,屈起的手上,宝玑表面反着夕阳的光,直刺乔韵的双眼,他在女伴的欢声笑语中怡然前行,表情淡淡,和传说中一色一样,俊逸又矜持——完美无瑕。

而乔韵呢,她穿着被汗水粘湿的白t,头发随便梳成马尾,被年瑶扯得凌乱,还有几缕黏在唇边,刚从黑暗料理街上廉价的小饭馆走出来,身边围绕着醉鬼和保安——

根本就没看她,她的眼神不经意地掠过乔韵,就像是掠过任何一个路人甲,就这样轻盈的飘走,带走了所有骑士的注意力。秦巍呢,他也一样轻轻地看了乔韵一眼,浅浅的,很矜持地笑了笑。

没有什么多余的表示,他们从这群人身边走过去,直接走进学校里,保安没问他们要校卡。

乔韵和所有人一起目送他们走远——连年瑶都不再挣扎,仿若被冻住,凝视他们的背影,谢天谢地,这小醉鬼没闹出什么戏剧性场面。

她把她暂时推开站好,自己翻出校卡给保安,甚至还笑了笑,“不好意思哦,保安大哥,今天散伙饭,喝得多了点。”

美女的好态度总是不会落空的,保安脸红了,“哦哦哦,好好,那你们进吧。”

乔韵就把三个小醉鬼领回宿舍,后半程路倒是容易许多,陈蓉蓉和白倩的酒似乎都醒了,很安静地跟在她身后,一进屋,三个人分别栽上床,没多久呼吸声就细密起来。

乔韵自己去洗个澡,回来取了快递,拆开来仔细检查样衣,开电脑写给青哥的邮件,写到一半渐渐心浮气躁——

手指在键盘上跳动,屏幕上却堆叠出错字连篇,乔韵的手慢了下来,她瞪着电脑半晌,忽然轻轻地骂声脏话。

‘啪’的一声,屏幕被合上,她站起来,直接从宿舍楼走出去,走出校门外,在微热的夜风里叫了一辆计程车——

等乔韵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来到了这个城市最繁华的cbd地区,穿着一身家居服,格格不入地站在了dior专卖店的大门前。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9章 Lady Dior
回目录:《时尚大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天增顺作者:竖着走的大螃蟹 2许你万丈光芒作者:囧囧有妖 3彼岸花作者:安妮宝贝 4帝皇书 上卷作者:星零 5良言写意作者:木浮生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