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25章 时装周开幕

第25章 时装周开幕

所属书籍: 时尚大撕

【只要你有时间的话。】

这话说得多好啊,青哥一边开门一边幽怨地想,【只要你有时间的话】,好像这事主动权全在他手上似的——他倒也是想有时间呢,她给吗?

“来了啊,吃了没?”妖妖抱着一堆衣服走过来,心不在焉地问候一句,衣服全堆他身上,转身又走了,“对一下今天的啊。首先,衣服整烫——”

“这个等下两个发货阿姨会过来的。”青哥叹口气,“还有你定的假模,下午会送到展会那边去,我会过去签收。”

“那你顺便可以看下展会那边房间清洁好没。”妖妖咬住马克笔的盖子,在白板上写一行字,“——布展公司联系跟进。”

“嗯,从新天地那边回去以后我就去公司签约。”青哥忍辱负重地长出一口气,“就一个房间,应该还是蛮快的,不过我走的时候你能把设计图给我吗?”

“不能。”妖妖回答得很斩钉截铁,“只能在你签约以后过来,今天下午两点以前还有最后一批定价要做——你好了没?怎么这么慢。”

“我?”青哥抱着一堆衣服愕然。

“对啊,愣在那干嘛呀。”妖妖拍拍双手,一身清爽,“衣服扔那里,一会让阿姨烫,我们走呀,去面料市场兜兜——不兜怎么定价啊?”

“你做样衣的时候不就——”青哥要说又忍住了:在妖妖身边他就是个跟班的,多说多错,还是吧……

其实他的疑惑的确有道理:一般来说,像【韵】这种独立品牌是不会在订货会前预生产成衣的,其实服装周一定要反季开也是这个原因,在很早很早以前,世界上还没有大众品牌和直营店、大众传媒这些概念的时候,服装周就是许许多多个奢侈品牌聚集在一起,展示自己的样衣,然后由各地的分销商斟酌下单,供各地达官贵人选购。就是为了给品牌留出生产周期,才会特意把日期特意提早上小半年。

而像现在,虽然大部分大众奢侈品都满世界的在开直营店,但在欧美,不少百货公司依然秉持传统的分销模式:订购——贩卖,时尚买手的意见也还是举足轻重,时装周的样衣预览,订货生产模式功能也尚未完全消失。所以发布会还是遵循着以往的惯性,提前小半年召开。倒是真正的直营大众品牌,他们根本就无需等待订货,内部流程一走完就可以生产上货,所以每每可以在时装周结束后一两周内就推出跟风,甚至是完全重合的款式,赢取大量的时装周宣传红利,这也让高端奢侈品牌极为不悦——

这都是题外话了,不过通常来说,在距离时装周不到一周时间的现在,样衣肯定是大部分做好了,余下的只有细节调整——开不了发布会,没有走秀环节,展示目录总是要拍一个的,定价通常也会印制在上,供各大经销商带走查看,这也是一种宣传和营销手段,毕竟买手在时装周要看太多品牌了,记忆完全可能出纰漏,奉上一份精美的目录总是不会有错的。

既然样衣都做好了,那在做样衣的时候就该确定面料以及面料价格了,怎么现在还要来兜市场?青哥不解的是这点,【韵】的设计他看过,凭良心说他觉得完成度高得不可思议,完全不像是应届毕业生的水平,但很难判断在国内的落点在哪(因为青哥对国内设计师品牌根本是0了解),也很难预判销量……难道她有信心首批作品就是万件以上的大单?否则的话,她这时候来面料市场有何意义?几百件的单子,是根本没价好讲的啊。

自从他和妖妖打交道以来,对方做的每件事他都不是太能理解,但最后都被证明大有深意,青哥惯了做鹌鹑,也就索性不多讲,带她到自己相熟的面料商那里泡茶,老板直咋舌,“陈靛,你女朋友好漂亮啊,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不是女朋友,是好朋友,是好朋友

。”青哥澄清得满头是汗——他这么说,妖妖又不满意了,“只是好朋友?”

“是非常非常好的朋友。”他只好再找补回来,妖妖看他点头哈腰的样子,抿唇和老板相视一笑,把厚厚的面料本抱出来,“老板,这里的料子大概有20多种,我都要下单的,这个品质的小羊皮你这边什么价格?我首批大概要10张左右……”

面料市场分档口,一个档口只做一个类型的料子,老板算是做很大,几个档口连成一片,各色都有代理,还真就只有在他这,能一气把大部分面料谈下来。不过,生意做的大,也就看不上这点零敲碎打,他随意报了个价格,妖妖听了笑,青哥忍不住说话了,“400一张贵了吧,老张,我今年在你这里买了一百多万的料子,你就这样花她?开价实在点,实在点。”

“看起来不止是好朋友哦?”老张也笑,又给了个实在价,“270一张,第一年的小羊皮,质量能和你这个样皮差不多,你要更便宜的也有,但质量肯定也有浮动——这是大客户的批发价了,你要一千张我也只能是这个价给你。”

“你这里有没有样品?”妖妖问,看不出满意不满意,老张说有但得翻,回身蹲到箱子里找来找去,翻了一张皮出来,很坦然地任妖妖翻检。青哥嘴皮子动动,想说话又忍住了:他和老张是常打交道的,今年亚历山大.王的棉料全在他这里定,若非对老张人品有一定信心,他不会给这么多生意做,毕竟从面料是可以直接估出他的生意规模的。老张刚才那400属于对散客的花头架子,现在降到270,应该的确是看他面子上的批发价,没太多水分了,如果是他做主,不会再讲价了——

“250。”刚这么想,妖妖抬头就又出了个低价,青哥都有点尴尬了,老张也笑:他今天脾气算是好,一半因为青哥是大客户,还有一半估计也因为妖妖长得好看,她这有点撒娇的还价,他也不发火,就笑,“250?”

“250你还有赚头的,阿里巴巴上浙江海宁那边的料子,这个档次报价是210,”妖妖也笑,很纯真地冲老张闪眼睫毛,“您别说让我上阿里巴巴去买,我对他们的货没信心——谁知道发过来是怎么样?您和陈靛合作好久了,他肯把我带来我就信您,张大哥,小本生意——让我点利行不行呀,亏不起呀我。”

“250我真的要喝西北风了。”老张刚才花她,现在反过来被她花得腔调都发软,他向青哥求援,“那,陈靛啊,你是知道我的,从来不玩这些花头,我说270那就真的是270批发价,一分都没赚你的,250我卖你一张就亏一张的!”

青哥这时候怎么可能扯后腿?他也不附和谁,就笑,“妖——乔乔——”乔韵不让他在s市叫自己妖妖。

乔韵作势喝他,“不许胳膊肘往外拐!”

她亲昵地推青哥一下,眼珠子转来转去,一副绞尽脑汁出主意的样子:今天她穿一身白t短裤,两条麻花辫,学生气十足,这样子不知多惹人怜爱。“要不然——张大哥你今天便宜我一点,等秋天陈靛买纱线的时候我让他在你这里买?”

“纱线?”老张眼睛亮了下:现在快出秋装了,针织衫、毛衣都是要买纱线的,以陈靛衬衫的体量来估算,这个一买真的是几吨起,最对他大批发商的胃口。

“陈靛、陈靛

。”乔韵拼命戳他,要她出来表态。青哥会意,和她唱双簧,“你搞笑不啦?纱线几吨多少钱啊,你这几张皮多少钱啊?你就为了几百块钱——”

“哎哟,那不一样嘛。”乔韵急得上下乱蹦,声音拉得长长的,“陈靛——”

这么漂亮一个小姑娘发痴撒娇,看得老张心都要化了,他笑着挥挥手,“好好好,,你也不要逼你男朋友了小姑娘,大生意归大生意谈嘛。”

“yeah!”乔韵开心得跳起来,对老板星星眼,“张大哥你人真好——”

万事开头难,这句话不假,人都这样,底线一被突破就糟糕了,张老板第一宗小羊皮就被拿下,后来更是稀里糊涂一败涂地,乔韵量小、品种多、要求高,还偏偏杀价又狠,这种垃圾顾客本来所有店主都要横眉冷对的,她在张老板这大奏凯歌不说,还喝到老板私家珍藏的正山小种茶,两个人从面料市场走出来正正好下午一点半,给青哥留出赶路时间,让他去太平湖公园那里搬运假模。

show(m_middle);

auzw.com

“你还真是为了杀价来的啊?”青哥路上禁不住不可思议地问:捧哏并不意味着真傻,他之前就猜乔韵要他陪逛面料市场,是为了搭他大客户的面子好杀价,只是觉得这猜测太荒谬而已。“至于吗,妖妖?你今天省了多少钱,两万?三万?”

“不止两万,”乔韵和他算,“今天要不是你陪着来,张老板开不到270的,我在北边问,这种档次的小羊皮一般都给我开320,做买卖的人你和他撒娇能有什么用?人家一边受用一边宰你,你算算一进一出就是多少钱,十张是我最低量啊,稍稍来几张订单就是几十张的走,成本这里差出很多的。这样算这半天能省个四万是最少的了,未来还可能有更多啊。”

这倒是真的,青哥也懂,服装这行做熟不做生,还是需要对双方的人品有一定的信任,尤其是皮料这种单价高,品质不稳定的货,多数都是喜欢从相熟的批发商那里进货。妖妖要用他的人脉进皮料这在情理之中,只是他这种一定都是几吨棉料的大客户,不懂小商家的痛,“那也不就是三五万吗?缺这钱你早说啊,我给你结下分红不什么都有了,你这又是撒娇又是演戏的,这么热的天跑市场,这一身汗……”

说实话,以他们现在的身家和预期收入,三五万是真不看在眼里,这也是青哥最不理解乔韵的地方:他肯定是接触过乔韵带来的所有样衣的,乔韵一说面料订量他就能估出她的预期销量——单款她也就预估了十件左右的销量。这生意……说白了,就她这一次服装周的营业额扔地上,现在的青哥都未必愿意弯腰去拣。就为了这么几十万块钱的生意,费这么多心机?

当然了,小姑娘喜欢做设计,想要参与时装周,这心情他理解,只是这和他们在做的正事比,纯属爱好啊,既然是爱好那何必在乎钱呢?就宽松一点又如何,当圆梦了嘛!

“这一身汗很值得啊。”乔韵还很吃惊的样子,“面料价格越低,我客单利润率越高,让利降价的空间也就越足啊。不然难道我亏本卖?哪有这么做生意的?”

“那你要计算值得不值得的话,还不如今天上午和我一起定几件单品,拍拍照呢,一上午至少就是一百多万啊,够你再出七八个系列了。”青哥半开玩笑,似吐槽,但也有点真心在里面。

“一码归一码。”乔韵刚才在面料市场里脾气不好,对青哥作威作福的,这会倒不生气了,她侧着头,轻轻一笑,把一丝碎发别到脑后去,“做事业,就要有做事业的样子,这和我缺不缺钱没关系。”

和钱没关系那更没必要来了,讲什么价啊?

青哥想嗤笑,但从后照镜里看了乔韵一眼,这笑,又化在了喉咙里——眼下的乔韵,没有化妆,一头一脸的大汗,为了几千几万块钱,在没空调的面料市场磨了几小时,唱双簧、美人计、扯虎皮做大旗,冲着四五十岁的小生意人做足全套戏码,全身都被b市的桑拿天闷出了痱子红

。这样的她,和那天在b市最好的咖啡厅里,手里随便拿着两三万的包包,和打一个电话就能平掉几百万几千万的事情的男人游刃有余地周旋着,不,或者说随随便便就能压制住这么一个男人,在气场上丝毫不露下风,光鲜又亮丽、张扬又任性的乔韵,几乎是判若两人……

但,她脸上那从容又满足的微笑,翻着书册做笔记时专注又锐利的眼神,却让她具有了一种别样的魅力,一种和如火狂燃,烧到眼底的乔韵截然不同的魅力,这份美,似静水深流,毫无侵略性,不要求别人的注意,已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但却在不经意间,流淌进心底,宽忍与坚韧的美丽。

陈靛是gay,但他当然也能欣赏女性的美丽,乔韵、coco妖妖,这两种不同的形象都是美的,乔韵的美更生动,更有活力,这让他赞赏倾慕,但却不会因此燃起更多的好感,他对她言听计从,甚至有点不带脑子的过分信任,但其实在蠢萌形象下,掩盖的是不断的审视和探究,瞬间的骚.动让他应下了合作的邀请,但谨慎天性也让他不断地希望给乔韵找个定位,在脑子里找到类比,她是什么样的人,有什么弱点,在合作中他该做到什么程度——今天的事,说到底他有点不快,只是没说出来:乔韵等于是在用他的人情杀价,甚至还用到了之后预期的生产计划。当然她没承诺什么,而且以两人现在的强弱关系,他也不可能反对被小小利用,但,被使用到这地步,感觉还是不好。

但在这一刻,这饱尝辛苦,为蝇头小利精打细算,简直毫无逼格可言的乔韵,她的美丽却像是一河水,就这样柔和又汹涌地横渡过他的心防,又化作尖锐的冰,恶狠狠地扯动灵魂最核心的那部分,拽得他从心底往外发疼:他要在自己的理解里给乔韵找个定位,却没想到不经意的,反而动摇了对自己的理解,对自己的定位。

“那既然都说了一码归一码,你还拿秋天的纱线来吊老张……他都快给我暗送一吨秋天的菠菜了,”他几乎是本能地喃喃出玩笑吐槽,掩饰心底的波动,“正山小种喝的全是纱线味,这茶压力太大。”

“我从头到尾只是叫你买,你又没答应,他自己想入非非,怪我咯?”乔韵又有点无赖了,她一摊手,瘪笑得理直气壮,“就好比他觉得我是你女朋友,但我是吗?我不是呀。”

这小心机,使得让人恨得牙痒痒,却又当真不起来,陈靛只能发出啧啧声,乔韵缩缩脖子,也不好意思地笑了,“没办法啊,小本经营,只能用上一切筹码——这其中的区别,你懂的。”

粗听是和之前的说词矛盾了,但陈靛是懂的。一码归一码,做事业就要有做事业的样子,钱上要斤斤计较,但小本上路,又要用到所有能用的人际关系,不可能自视清高,真的把两个事业分割开。

【韵】这个品牌,她是认真的啊……

趁着红灯,他又看看乔韵,她埋首在笔记本里,时不时手机上按点数字,嘴巴里嘟嘟囔囔的:压缩了成本,这是要在重算定价了吧……等会回去她还要继续做展厅效果图,这几天她差使他毫不客气,把他当牲口使,但自己也真是没闲着——也许是从上个月就一直忙到了现在,说起来,和上次见面时比,憔悴了几分。

憔悴、市侩、琐碎,她的形象落了地,这一刻虽漂亮,但也平凡,但正因平凡,才真真正正的不平凡起来——

青哥发动车子,苦笑着对自己摇了摇头:又犯病了,按妖妖的说法,他总是过于文艺……

接下来几天,他照旧被差来使去,即使没有走秀,只是订货会而已,琐事也一样比所有人想象得都更多,展厅布置总要和组委会打交道吧?县官不如现管,即使乔韵的关系直通组委会主席,青哥也没少打点场管和保安

印刷宣传物料,听起来简单吗?一样要去看纸样做打样,调整色偏色温。要省钱,这里成本要不要控制?快印店多跑几家也是题中应有之义。

整烫样衣、模特试身,还有橱窗展厅布置,大品牌可以把这些都外包给专业团队来做,小牌子哪有这个预算和门路?只能亲力亲为,一个布展公司就跑断腿。大公司在时装周是最忙的,本来人手就紧缺,哪看得上这么一间小厅?小公司的能力又实在让人忧心,青哥连跑了七八家都不满意,最后咬咬牙雇了个配合度最高的,自己和乔韵一起进场,带着工人布置。

乔韵想弄地面喷绘,又要给场管塞点好处费——机器喷效果不好,手工喷她又嫌人手艺,最后买了颜料自己上,两个人带着口罩,穿着门口买来的塑料雨衣,在展厅里忙进忙出,一整个白天都耗在里面,到晚上也不得闲——得培训销售呀。

展销会展销会,展的目的还是为了销,在这点上,销售素质和展厅布置相互依存,展厅太low吸引不了人气,但能否把人气转化为订单,就得看销售的本事了。青哥自己的小团队也算是久经阵仗,他做分工:两名淘宝客服脾气好,会说话,专管迎来送往,在门口招待潜在客户,7p看店的小妹和跑n市跟单的业务员主攻意向客户,他和乔韵当然也不能闲着,居中多面手救火。这四名马仔白天正常上班,晚上和他一起要听乔韵上课,背品牌故事,品牌定位,背定价,背形象款、主推款、基本款,背卖点、材质、客户群分析……

青哥给团队都开了三倍月工资,这是很有效的强心剂,但人力有极限,距离国际时装周还有三天的时候,所有人都吃不消了,他只好把7p档口关掉,淘宝也预告了五天的休假期,让所有人都全职来推。本来预定本周开放的白衬衫预售也只能往后推,好在现在他们家只专注做这款衣,一切已上轨道,留守的两个发货阿姨和一个客服还能勉强应付得来关店期间的售后问题。

即使这样,小团队也没能松一口气:还有两天,衣服要进场了,测灯、上架,最后调整。乔韵忽然发现,场地空调太弱,而今年秋老虎发威,都9月中了,天气还热得出鬼,她和青哥赶紧冲出去买了几台空调扇,又要改动展厅,把电线隐蔽起来……开展前一晚散会的时候,所有人眼底都沤出深深的黑眼圈,青哥搓着脸回住处,勉强洗个澡,差点在浴缸里睡过去,回来打开电脑想看看淘宝店最近的销量,眼皮却直往下掉。

睡着之前,他只隐约挂了这念头一秒:这都十多天了,他果然是没找到时间,看照片一眼……甚至大多数时间里,他都已经忘记了还有那么一组代表着千万利润,理应让他魂牵梦萦的珍贵照片……

9月28日,上海国际时装周在太平湖公园盛大开幕,中国原创品牌鄂尔多斯,在开幕晚会上发布了自己的新系列,翌日的开场大秀则由淑女屋领衔,在国际展览环节,来自纽约帕森斯、伦敦圣马丁等服装设计胜地的年轻设计师作品亦会进行展览,还有英国、土耳其等国家的新兴品牌参展。来自全国各地的客商,上海周边的型男索女,因各种目的到来的名模明星,还有她们的跟拍团队,将新天地里里外外挤得满满当当。

在这一天,的某个转角,一群黑眼圈深深的青年男女打着呵欠拉开了卷帘门——

没有鲜花和掌声,当然更没有任何服装秀造势,独立设计师品牌【韵】,就这样安静而小心地,开始了自己的奇幻旅程……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25章 时装周开幕
回目录:《时尚大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十年一品温如言作者:书海沧生 2三千鸦杀作者:十四郎 3橘生淮南·暗恋作者:八月长安 4劝你趁早喜欢我作者:叶斐然 5大王饶命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