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80章 血染山寨 下

第80章 血染山寨 下

所属书籍: 时尚大撕

“啊,j.j又出街拍了。”乔安娜.塔特轻快地自言自语着,点开了论坛内的新帖,同时也打开了电脑磁盘里的文件夹,蓄势着随时准备将大量图片拖入文件夹里分类存档:这可是个相当细致的分类,按照日期严格分子文件夹存好,还附带标注场合,今天的场合就是,走进caa大楼。“得感谢今年她有冲奖片,自从去过英国以后,她比以前更难拍了。”

【琼恩,看到j.j今天穿的t了吗?她难得赶了一次潮流诶。】叮咚声响,是她的msn讨论小组在闲话家常,之前打招呼上线了以后,大家纷纷都在和她聊天,【是之前时尚博主有转过的那个手印t恤。】

【佩雷斯.希尔顿居然也转了今天的街拍,还称赞了j.j的品味,好难得哦,他之前不都一直在dissj.j吗?】

【这种狗仔还不都是这样,为了点击量和话题度,他们就是个bitch。】

一边闲扯着,琼恩一边存了一系列图片——果然,j.j今天很难得地穿了一件设计得比较前卫的t,这位上东区女孩的打扮就和身材一样完美无瑕,私服从不哗众取宠,当然也不可能自降身份地穿着平民品牌出街,一般都选择奢侈品牌或副线的低调日常款示人,多次被街拍网站和时尚评论家笑称:如果爱马仕会请代言人的话,他们就应该找j.j,她的穿着比王子和公主还符合爱马仕的风范。

不过,这也是正常的,她毕竟是21世纪最后一名超级巨星,而且还难得地是一名女性电影巨星,很多歌手出于自身形象塑造的考虑,会经常出假街拍,把街头当前卫秀场的t台在走,奇装异服得可怕,而有些影视明星则是因为没有什么赞助,再加上更认定自己是名演员,而不是公众名流,所以私下的穿着还是和未成名一样随意,对j.j来说,她并不缺服装赞助,当然也不缺钱,身为电影明星定位也更老派和典雅,压根无需靠街拍来博眼球,因此服饰选择也就和她的阶层相符合:通常来说,从设计到价钱,也就都不太适合琼恩这样的学生党去跟风购买。

【这件潮t倒是蛮好看的,没想到她最后还是穿了它,我还以为今年第一次出现在她身上的应该会是亚历山大.王那件t】,群里的闲聊还在继续,琼恩翻了下图片,更正兼补充地发言,【去年就穿过aw的衬衫了,可惜只有那么一次,她对这种休闲服饰似乎没什么兴趣。】

【这件的设计感是更强,aw太过休闲了,对她来说可能更像是居家服,你不能穿着那种长t去和caa总裁开会,对吗?】

【珍妮弗.贝尔之前好像也穿过一系列的t,和最早穿的那个亚洲女影星是同款。】

【我更喜欢这件黑手印的,好像有被拥抱的感觉】

【贝尔会更喜欢那件血手印的也不奇怪,更符合她的性格,是不是?】

【有人知道这牌子是来自哪里的吗?yun,听起来是个日本名字,我去几个网站逛了逛,好像大家都在讨论这个品牌】

大牌明星就是好,穿过的t都会有很多人去扒介绍——虽然之前已经有很多时尚达人在街拍论坛里贴过普及,甚至还神通广大地弄来了youtube视频,但这些资料之前也就是在留言里转发,哪和现在一样,在论坛里发了主题帖,同时还附赠品牌官网。这个问题才一问就有好几个人同时贴上了url地址,【如果你是个有钱姑娘的话,可以直接网购啊,他们的官网支持全球配送的,免运费,但如果被抽关税的话要自己缴纳】。

【真的?】本来听说是中国牌子,按理性推论,肯定不能支持美国这边网购,且未必有英文页面——甚至可能都打不开,好几个人都失去了点开一看的兴致,听这么一说纷纷都打开了,他们还多少夹带着发达国家的优越感:j.j穿的别的牌子,什么华伦天奴红、香奈儿什么的,那是没法跟风,但中国牌子能有多贵?再贵汇率一除也都可以负担了——

【多刀?】

【这是在开玩笑吗?300多刀,我可以去买ck、拉夫劳伦了!——不不,甚至拉夫劳伦的t搞特价也不要这个价钱!】

一看价格,群里也是炸开了锅——这个价格甚至是比亚历山大王的t还要贵,这完全地超出了她们的心理预期,本来以为是topshop的定位,最后却是个华伦天奴红。

【当然啦,没看那秀,办得多棒啊?人家的牌子就是很豪奢的风格。】msn群里藏龙卧虎,也有时尚达人出来解释,【听说现在的纽约都在谈论着那条荆棘裙,说是从来没见过的新东西……我有个朋友在报社上班,他们打算用这件t做话题,讨论中国力量在各方面的崛起,这个牌子就被当成是奢侈品界的中国力量,既然是奢侈品,这个定价难道不合理吗?】

【噢噢。】

【还以为j.j终于平民了一把——】

话题又绕回了正主身上,大家对于这个价格倒是很容易就接受了,毕竟对西方人来说,虽然中国制造长期以来是便宜货的标志,但在文化领域,一旦扯上了东方,那又仿佛是自带逼格,外来的和尚比较会念经,这一点对世界上的每个国家都是适用的。琼恩也只是因为价格稍微吃惊了一小会儿,一旦接受这个设定,就淡定了下来,“嗯,其实这件t还是挺适合学生穿的。”

身为上东区少女,她的经济能力自然不是问题,但j.j的着装风格其实很少有适合学生穿搭的,尤其是近年来街拍更少,琼恩去年也就是追着买了一件大衣和衬衫,现在看着这件t,有点蠢蠢欲动了——不过,比起网购,这个价位的t,她再有钱,也想先试穿一下再说。

“梅西里已经开始上货了?”随手翻翻贴——论坛里长期有个【j.j街拍单品解析导购贴】,果然看到了回复,“啊,但那是纽约梅西……讨厌,难道要放暑假才能买到吗?这种小众品牌的衣服,一红起来可没那么容易抢到……”

想到如果自己想买,却已经断货,只能等着不定期的补货或是试着从海外买入的感觉,琼恩打了个寒颤。

【朱莉,】她很快找出手机,给自己在大学这边相熟的售货员发去了imessage,【我想问问,你这边有这件t恤上货吗?我把图片发给你——】

在欧美生活,有好有坏,好处是物价低,中产阶级也负担得起一两件奢侈品,坏处是买不到好山寨,除了街头摆摊拍的塑料lv以外,要用十几刀的价格买到还蛮像的香奈儿属于痴人说梦,所以他们的购物观会更直白,300多刀,一双好鞋也要这个价,甚至更贵,t的话虽然不比鞋耐穿,但买个喜欢,又能付得起的话,卡先拉了再说。再加上美国富人区集中,带动效应也强,今年夏天,这件潮t算是小火了一把,街头时常可以闪现出被一双手拥住的身影——在纽约soho区这样更先锋的区域,很多人穿的就都是被血手印捂眼、捂嘴的配搭,甚至还有买不起,自己画的,总之,你要说纽约各处都在谈论着这条荆棘裙,那未免有些太过夸张了,但如果说今年夏天,纽约各处都有人在穿着血手潮t,那么这比喻,则的确还算是比较务实。

“mandy,今年你的工作完成得非常不错。”在城内某处,电波中有更多的信息在流转,“这是个值得注意的设计师,我们……”

这是专业人士,但对于一般的群众来说,今年初夏频繁现身的血手元素,则只是让他们——

#

“啊!!真是激气死了!”李玫一下关掉了页面,越想越不爽,干脆连整个浏览器都关了,“讨人厌啊!怎么忽然间整世界都在穿这件t了!”

说是整世界,大多也是气话,在这个时间点,其实也只有j.j和谭玉两个明星穿了而已,就人数而言形不成规模,但接连不断的刺激,却让李玫很难淡忘自己没能买上山寨的挫败感,她现在甚至连开妖妖的贴都很小心,就怕她又穿了这件单品搭配,看了徒增伤心,有时甚至有点赌气:关注你,就是因为你的衣服都能用合适的价格买到,这个优势都没了我再关注你有什么用?

还好,妖妖最近也很少发帖,像是也被吓着了,后来几次,老老实实穿的都是淘宝能买上的日单,虽然没给地址,但指向性还是挺明显的,小香家、竹子家都有,虽然李玫没有件件都买,但还是多了些满足感和安全感,心里就是还有一根刺褪不去:这个该死的血手t,我得不到你的话,人生岂不是很失败?

这里的得到,还不仅仅是说买正品,必须是花小几百能买到高质量仿品。——即使不可能,但心里也认定只有这样才能满足,这已经不是一件t了,现在,这件衣服凝聚着她的梦想,是她和她最后的倔强!

“干嘛,又有谁穿了?”annie在那边问,走过来按着她的肩膀说闲话,“不会又是周小雅吧,她最近好爱这造型哦,对了,说起来你看到周小雅的戛纳造型没——哼,说起来也真是的,好不容易时尚了一把,红毯一穿又打回原形了,那裙子还是华伦天奴的呢,给她穿得真是一点都不出彩——”

快到午休时间了,摸摸鱼也没人会说什么,只有旁边的男同事又露出忍受不了的表情,“rosy,你又和annie她们一起吃午饭,你们三人组还行不行了?要不要分点别的时间,不要在一起谈论你们的衣服啊?”

“你这么关心我,难道是想和我一起吃午饭?”e暗撕惯了,一句话问得人家直接噎住,无法反驳,annie也帮腔说,“就是,jack,你想加入么明说好了,我们又不会排挤你。”

两个人合伙把男同事逼得面红耳赤,正要乘胜追击y办公室里忽然传来异响,好像有人低低地尖叫了一下,一屋子人都看过去,还以为是nancy又看到蟑螂——结果那边尖叫了以后又没声音了,过了一分钟y走到办公室门口,满面通红,咳嗽了几声,有点严厉地说,“ie,还不快回去看你们的msn!”

惨,msn有公事吩咐,找不到人,这是摸鱼被上司抓到现场啊。两个女孩子不敢再说了,吐吐舌头都滑回去做好,jack倒还够义气,递来一个担忧的眼神,,【是有什么表格要做,需要我帮忙吗?】

他没得到回应,偷眼一看,也是绝倒:rosy一样满面潮红,飞快地敲击着鼠标,一个个淘宝页面闪烁着前进,抽屉一拉,u盾一插,密码如飞输入,不到一分钟,买完!

——买完以后还不算完,键盘上手指如飞,都出残影了,噼里啪啦地msn那拼命上屏,再看看annie,还有办公室里的nancy,哪个不是在飞快打字?rosy过了一分钟才回他,【啊……没有,就是昨天会议的一点小事,现在已经沟通好了。】

……会议个p啦!这明显是又秒杀什么了吧!jack已经没话说了,办公桌都要被抓出淡淡指痕:可以的,这帮女人可以的,只能说一声服!

他永远也不会理解购物对女人有多重要:午休时间,三个女人个个红光满面,好像刚中了大奖,意气风发得无以复加,聚在一起,边走边说黑话,“c家居然敢上!”

show(m_middle);

auzw.com

“你们知不知道,2000件啊,秒空!”

“我买了三个花色,你们呢?”

这高昂的精神面貌,连远处经过的总裁都为之侧目,几句感慨飘进jack耳朵里,“nancy的部门关系搞得很好嘛——小女孩有干劲,挺不错的——”

“是是,我也一直很欣赏她,正打算放更多的case给她负责……”

jack捂住脸,开始规律撞击桌面,他有一股愤恨的心情:是、谁、说、外企没昏君的?

骗人~~~~~

#

“你疯了你!你居然敢上血手t!”

终于完成人生愿望,买家们心里是满足的,但淘宝各大卖家却是大惊失色,林小芳还当陈靛什么也不知道,赶快给他打电话,“你不知道?他们家的图案都是注册了专利的!2000件就是四十多万的营业额,你不要命了?这个被抓了是要坐牢的!”

制假售假,这个罪其实在服装业是很难判的,也不是警方不打击——其实新闻里说的都是实话,n市这边的服装业还是以外贸加工为主,假货流出越多,品牌对该地的厂家越不信任,整个服装制造业就越难发展,现在是全世界都喜欢中国工厂,品牌似乎没什么别的选择,但这其实是个很危险的信号,有点前瞻性的领导都会忧虑,也都想打击,对于警方来说,不打击,收些保平安的好处,打击起来么,涉案金额这么高,全抓出来局子里都够立个集体三等功了,一样是有动力。

但,难就难在罪名很难认定,证据不好收集,现在有淘宝还好点,以前假货行销各地,警方是要撒出去追线取证的,办案经费本来就不足,为了经济案件这么高,刑事犯罪怎么办?再加上警力不足一直都是问题,所以n市这边这几年就呈现出假货、山寨欣欣向荣的畸形繁荣,直到【韵】这款血手t出现,一下钓出了若干尾大鱼:注册专利,侵权事实就非常好认定,有淘宝,交易记录一调,什么证据都有了,交易金额铁打的——涉案的衣物,全在厂子里,厂子一封证据链直接明确了,甚至都无需口供,零口供定罪。

这是送上门的功劳,经侦中队躺拿的绩效,这案子办得人人都眉开眼笑:依法创收啊,罚款拿得手软,谁不开心?组织几个品牌上门送锦旗,新闻和政绩都有了,工商局和市里都有面子,罚款他们也有份。具体处理上,高高举起轻轻放下,除了涉案金额最大的两家倒霉,其余厂家被剥一层皮也就没事了,各自安生,社会影响控制得非常好,现在市内氛围为之一清,品牌商对市场环境的信心开始恢复,外单显著增多,方方面面的结果都理想——就连被抓的厂子和淘宝商家都是暗松一口气,毕竟是有违法犯罪事实,能不留案底,破财消灾,已经是网开一面了,哪还敢心怀怨怼?

现在原单交易在慢慢恢复,山寨也一样,只是做得更小心,上颈唛的事,现在谁家也不敢做了,就连衣服图案都必须挑不侵权的在做,带品牌名的t现在暂时没人敢接,尤其是【韵】这牌子,现在更是高压线:圈子私下里都在传,这一次出事就是因为b市那边的关切电话直接打过来,引起了重视,市委这里,有进步心的年轻干部提方案,论证通过以后,才有了这雷霆万钧的打假专项行动。

流言不可全信,但有鼻子有眼的,也不能不信,【韵】的商机再馋人也没人敢做了,眼下最要紧的是把生意持续下去,别把这行做绝了,到最后都没人来买原单,大家没得赚。还好,妖妖那边居然很给力,居然最近连发了好几个帖子,衣服都和她们拿到的大货有重合,林小芳是连吃了三枚大体力药才感到自己的血差不多回满了,不然真是连资金链都断裂。

劫后余生,她现在看人看事的眼光都发生变化,对妖妖充满了感激,爱屋及乌,和妖妖关系密切的陈靛也得到关照,“我都不知道还有哪个厂敢给你做!谁这么大胆,不怕被抓啊?”

“抓我什么?”青哥不以为然,电话里声音仿佛都透着跋扈,“没看我宝贝说明吗,白纸黑字明明白白的,这个图案经过修改,就是达不到100%的一样,他们给图案设计了专利,我就不生产一样的呀,我生产修改版的行不行呢?我正规生产啊,打cy吊牌,就是设计相似而已,他们还能抓我吗?”

“行,当然行——如果是别的品牌当然可以,”林小芳苦口婆心,“但人家那是通天的大人物,能和你讲理?你打这种擦边球那只能把自己灭了,人家会听你解释?就算是合法合理,就办个冤案你能怎么样了吧?你说说,这是能犯倔的时候吗?惹不起,你为自己小命着想,躲开行不行?”

这是发自肺腑的大实话,对【韵】和那个传说中的设计师,其实这批被坑的人是没什么恨意——一方面也都明白基本事理,做盗版被抓反过来怪原创设计师,这属于世界中心的公主才会有的逻辑,大部分生意人都还是有清醒的自我认识的,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层次相差太远了,仿佛天边的人物,怎么恨得起来?敢恨吗?真恨上了,万一被人家知道,现成的把柄都握着,违法勾当做着,秉公查办就能叫你家破财尽,还属于正义得到弘扬的正能量。青哥说的办法,不是没人想到,但谁敢?几千万的市场在那,没人敢进去,都是吓怕了,自己没靠山,沾一只手都怕被砍了。

“她有靠山,我没有?”没想到,青哥居然夷然不惧,语气依然很硬。“你说谁敢接这笔单?芳姐,我实话告诉你,这单子,就是洪哥的厂子接的,你觉得,要是没把握,他敢做?”

“洪哥?”

林小芳心头一动:在这一次的n市风波里,洪哥是极少数安然无恙的大厂之一,这不光因为他关系硬,也因为他平时谨慎小心,几乎从不接这种有瑕疵的单子。如果连洪哥都接了,那……

说起来,上次他们家厂子出事,好像也就是市里的关系……

这县官不如现管,说不准,如果真的能有大幅度的修改,不能认定侵犯专利——

不是不敢伸手,是没靠山啊,做生意的见到利润,油锅里的钱都能想办法往外捞,才安心下来没几天呢,这一看到商机,林小芳的心就又跳得和初恋一样快了:市场需求这么大,零售肯定是需要人手的,陈靛那个团队她知道,这个夏天做死也吃不下来这么旺盛的零售需求,他肯定需要分发,不然,和她说这么多干嘛?

“芳姐。”心乱间,青哥的笑声听起来都像是来自地狱,充满了邪恶的诱惑,一如林小芳所料,他邀请地问,“你那不是也有人想买血手t吗?有生意一起做,我分一批货给你,你要不要?”

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如果真怎么样了,洪哥是生产方,青哥大批发商,一切走支付宝,证据俱在他们也得进去,她不会是过河卒子……

梦梦家的下场,那十多天不眠的夜晚,看到监狱元素就哆嗦的心脏……

林小芳这辈子从未做过这么艰难的选择,她说,“我……”

到底是要还是不要?

电话那头,是一片耐心的沉默,偶然一偏头,看到的是dydior的樱粉色,林小芳咬了咬舌尖,有点痛但又说不出的爽,她说,“你都做了,我有什么不敢的——我要!”

#

“行,你宝贝可以上架了,我这还有几千件明天出货,地址给我一个,厂里直接物流给你。”

青哥挂掉电话,在文档上又编辑了几笔——能亲自参与到这么庞大的计划里,他的呼吸也有点急促,来回检查了几遍,这才吞下了兴奋,抄起电话给傅展打了过去。

“展哥,”他的语气难免有点亢奋,“n市这边,已经扫荡干净,真的大家都怕了,没靠山,真没人敢做盗版!——娇娇提出的计划,终于可以正式开始了。”

“很好。”傅展唇边扬起一点微笑,温和地应付着电话那头兴奋过度的小弟,“这一阵子,辛苦你了,改天有机会,你代我请刘秘吃个饭,也感谢一下他这段时间的奔走。”

“啊啊,这可以吗,我……我这哪个牌名上的人啊!”陈靛又惊又喜,也有点自惭形秽,“哪配请刘秘吃饭——”

“这有什么配不配的,你是我的兄弟,他也一样,兄弟间讲那么多干嘛?”傅展说,“再说,刘秘也唠叨着要聚一聚——这次你为他挣了不少面子,换届后,他下去任县委书记的呼声很高,说起来,也都是因为这个案子办得漂亮……”

一创收就是几千万,呼声能不高,人缘能不好吗?刘秘对傅展也是真心实意的感激,青哥是知道这些道理的,电话里笑声很腼腆,听得出是心动了,傅展顺口又安抚几句,挂了电话,看看表,先不联系乔韵:这几天她磨设计,电话打过去也接不通的。

唔,这种小事,也没必要特意打扰,下次过去的时候再提提也行。

——过去这段时间,n市的惊涛骇浪,在傅展的茶杯里不过是一圈涟漪,他惬意地转了转茶匙,给mandy发了几个消息套磁:数据总是多多益善,欧美那边的销量表,如果能拿到,也就只有着落到mandy身上要了。

再看看时间,已经是六月中了,按照一般的拍摄周期计算的话,《白洞》在一个月内,应该也快要拍完了吧?

他又拿起电话,拨了个早已躺在通讯簿里许久的号码,接通后友好地笑。“喂,你好,李小姐,我是傅展,【韵】品牌的营销总监,冒昧联系,请你见谅——请问,您现在说话方便吗,我有点事,想要和您商量……”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80章 血染山寨 下
回目录:《时尚大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苏记(天子谋)作者:青垚 2至此终年作者:墨宝非宝 3我的约会Excel(我的约会清单)作者:倪一宁 王思璟 4落花时节作者:阿耐 5十七岁你喜欢谁作者:樱十六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