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94章 反杀

第94章 反杀

所属书籍: 时尚大撕

被一个项目掏空身体是什么感觉?乔韵现在已经越来越熟悉这种时装周以前的衰竭了,说起来是有点作——歇工后她是希望秦巍快些来的,可一开工,脑子全进了项目里,又希望他晚点再到,现在不想分心去招待他:就算他不争抢注意力,可人在那就是个黑洞,她的情绪会不由自主地跟过去,总不能百分百地投入到工作里。

就像现在,他来了,她哪还想得到音乐和灯光的配合?刚才盘旋在脑中的旋律一下全飞走了,惊喜、思念、委屈、愤怒……满脑子都是红尘烟火。“你是猪啊,叫你喝酒,叫你喝酒,现在喝出事情来了吧?”

秦巍被她拳打脚踢施以家暴,也不敢还手,躲得狼狈,“不是,我真感觉没多喝,不知怎么就醉断片了——你知道的啊,不是和你逞能啊,真的很少醉成那样——”

这是真的,东亚文化圈里,酒量和酒品都被看作是考察一个社会人的重要素质,秦巍的酒量还可以,酒品也一直不错,可以理解他不带助理随身。不过这不能打消乔韵的怒火,她恨不得把秦巍的头发扯下来,多种点脑子进去,“猪啊!被人算计了也不知道,你喝的酒加料了你没感觉的吗?”

“加料?”果然,从秦明星的表情来看,他的确没把这事往阴谋论去想,连护脸的动作都放松了,“你是说——”

这也不能怪秦巍没脑子,要说起来还是两边沟通不够,谭玉对秦巍一直照顾有加,纵有给过压力,但在秦巍来看,最后黑盘龙还是她穿走的,除了周小雅裹挟他在红毯上踢馆之外,双方没什么解不开的仇怨。她的局他肯定不会过于提防,其实就是乔韵也抓不到谭玉的小辫子,虽然她第一时间就直觉是她在捣鬼。“你对自己就那么没自信吗?大哥,你最近又没生病,酒量会突然退步吗?你以前喝多过,酒后有乱性吗?这一次忽然间喝到断片,醒来床上有个女人……你怎么就觉得问题出在你自己呢?呵呵,脑子是个好东西,你值得拥有啊!”

不自觉就用上了几年后的流行语,乔韵都说不清自己现在主要在气什么了。“看我干嘛,最佳验血时机都过了,哥,你要第二天去趟医院多好呢?不管安眠药还是别的什么,血液残留二十四小时以后就验不出来了,现在还说什么?你就最好相信人家说的都是真的,二十几年都没有过,第一次酒后约炮就被她赶上了。”

安眠药是保守估计,传说中那种小攻吃了支帐篷,小受吃了菊花空的□□属于江湖传说,但的确有很多□□的副作用就是助兴,如果是谭玉,她也算是手下留情了,丧心病狂点的话,要是往酒里加点毒.品什么的,秦巍上瘾了都不知道该找谁说理去。乔韵越想越觉得后怕,忍不住又踢他,“以后多长个心眼行不行,谁的酒你都敢随便喝?”

“可……这要是人家安排的话,不管要钱也好,名也好,把我扒光了,当晚就提出来不是更好吗?”秦巍度过最初的震惊期,现在脑子也渐渐开始在转了,“她要钱,我肯定给,要名我也能配合……总是会给点东西打发的,她又没拍上照片,当时不说,后头还有什么机会啊?而且我裤子还穿着呢……她图什么呢?”

这不赖他没警觉心,关键信息的缺失,让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谭玉会有什么害他的动机——其实就是现在,乔韵也没证据说是谭玉的安排,对动机的猜测也可以说是她自己心理阴暗:谭玉被迫低头,暗中怀恨,想要离间她和秦巍的关系,没靠山了【韵】还怎么高高在上?——她未必知道傅展的背景,而且乔韵也不觉得对傅展低头会比求谭玉就好到哪里去,怎么都能让她不开心。

这一招是够狠的,关键还抓不到把柄,而且确实伤害心情,不管是不是被算计,想到秦巍和另一个女人——

呃,好吧,断片,又吐了一身,估计是确实什么也没发生,但关键是它打开了潘多拉的黑匣子,让她开始猜疑这个一直以来刻意回避的问题:秦巍那个环境,这么多俊男美女,饭局又多,酒酣耳热间……

乔韵从鼻子里长长哼口气,盘着手不说话,秦巍腆着脸要上来搂她,被她挥开了,“别碰我啊,恶心,现在生气着呢。”

“还生气啊?”本来是酒后乱性未遂,现在被鉴定为脑残中计,秦巍自觉清白被洗刷,这才敢尝试肢体接触,他赶忙的为自己喊冤,“那这又不怨我——”

“怎么不怨你?”乔韵冷冰冰地说,“知不知道笨也是一种罪啊?”

不自觉地,她用上了傅展的名言,秦巍第一次被她说笨——被别人犹可,但被她这么数落,一脸的不可置信,咽了半天才咽下这口气,追着她从车里钻出来,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蹿进电梯,从进到出都还在争辩。“这怎么能说我笨呢?应该说我善良——总喜欢把人往好处想……对!我这就是善良!”

“再说了,你这也未免太把人往坏处想了吧?未必她随时都带了安眠药,见个红星就伺机下药,想要闹新闻吧。”

“你这是在竭力让我相信你是酒后起了色心吗?”乔韵冷笑。

“不是,不是,但是……”秦巍纠结得要命,在酒后不规矩和笨之间不知道该选哪个罪名,“唉,但是又不是那样嘛——”

不管怎么样,两个大罪总要占一个,再怎么急也只能低声下气地求,他疾步跟在乔韵背后,老鼠拉龟般猴急,一个人演出三种动物的心情,没特效帮助,单人都演出环绕感,“娇娇——”

两人在走廊里竞速着,一扇门吱呀一响,傅展恰好走出来,见到秦巍讶然一笑,“乔小姐回来了?今天彩排效果怎么样?——秦先生。”

他一现身,秦巍的脚步就慢下来,但傅展已经看到他的失态,眼神在两人中一绕,笑得含蓄又同情,秦巍端出扑克脸,高冷地嗯了一声,乔韵来回看两个男人几眼,“嗯,效果还行吧,但我觉得那段音乐不好踩点,台步会较难走。”

她主动把手放进秦巍臂弯里,歉然一笑,“不过今天很晚了,我让他们都回去休息,具体我们明早例会再说吧。”

“当然。”傅展通情达理,立刻颔首,侧身给他们让出空间,乔韵一经过他要抽出手,秦巍手肘一紧,把她夹住,对她露出充满央求的撒娇眼神,但在她凌厉的眼刀下只能不情愿地松开。

本来发布会以前压力就大,心情莫名总是低沉,他还带来个坏消息,乔韵就等着关了门好好作一作,在傅展面前给秦巍留点面子,已经是她最后的理性,门一开她就冲进去,那气势,谁看不出是在发脾气?秦巍在门口留了一步,回头看看傅展,后者就心知肚明地以同情的眼神看着他,两人眼神相碰,他还举了举手里的空冰桶。

秦巍瞬间收敛所有情绪,笑容浅淡,冲他客气地颔首致意,从容风度中充满了优越感,他踏入屋内,翻身关门,嗒的一声轻响,像是无声嘲笑。

——是有麻烦了,可,能踏入香闺禁地的,不还是他,而不是近水楼台的傅先生吗?

这挑衅是挺有杀伤力,【明星的鄙视】,有知名度加成,很容易让人感受到笑容中的居高临下,傅展靠在门边想了想,笑意加深,有没有被撩到?不知道。

他端着冰桶往制冰间走去,走了几步,像是屏不住,突然摸出手机——但在要激活屏幕以前,又及时克制住了自己,慢慢、慢慢地放了回去。

#

“你是说,谭姐——”

show(m_middle);

auzw.com

在外头总不好说太多私密事,乔韵等进了屋才说自己的看法,“三个选项,1你的酒量忽然变浅,而且在酒后丧失判断力,色性大发,化身炮魔;2谭玉忽然把朋友的朋友叫到这种还算比较重要的饭局——而且这个朋友的朋友还喜欢迷.奸当红明星,这件事在圈子里也居然没有一点风声,之前都没闹出事来,她更是一点都不知情;3谭玉想要‘你让我一天不快活,我就让你一辈子不快活’,你自己选。”

当然,她没证据,谭玉但凡有点智商,也不会留下把柄。她甚至可能都不需要和任何人沟通,只需要挑选一个有骨肉皮倾向的泛泛之交即可,如果是秦巍的粉丝就更好了,酒也可以加料也可以不加,营造气氛把秦巍灌醉,接下来的事情发生得顺理成章,不会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怪到她头上。只是秦巍酒量甚豪,根据以往共饮的经验,她可能对灌醉秦巍不是太有把握,所以动用了一些药物辅助,这才留下唯一的破绽——但秦巍也依然还是将信将疑,“那……谭姐她图什么呢,即使……退一万步说,即使成功了,那只要我不告诉你……”

“如果她成功了,后续自然有办法让我知道呗。”乔韵鄙视地说,“谁知道你一点用也没有,喝醉了居然吐成那样,还直接断片,造成计划失败……不对,其实也还是成功了。”

她拿起枕头就对着秦巍抽过去,“你是猪啊你是猪啊你是猪啊!你怎么不去死啊!”

力度很大,已经算是家暴了,被枕头也能打疼的,她知道自己是失态了,但真忍不住,没头没脑地打了好多下,秦巍一声不吭只是躲,她又挫败又伤心。全化作力道灌进枕头里——打的何止是失败的这一次?打的是忍不住兴起的怀疑:到底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之前有没有?但她又拿什么身份去计较?

这一招,真是毒到绝户,看破了又如何?理性还是被勾起思考,被感情冲昏的头脑,重新又看到:二十几岁的姑娘小伙,各有各的需求,情感的、身体的,相隔两地,周围诱惑这么多,怎么去相信对方可一直坚守?没名分还好,可以让自己不去想,有名分更没安全感,那层窗户纸,不挑破就是怕这个,但其实也只是掩耳盗铃,对外已分手,心里什么时候分过?

异地恋,双方都这么忙,这是无解的局,唯一的选择似只有及时止损,尽早分手,可又哪里舍得?如果感情可由自己操控,乔韵早说了一百万次分手了,分不掉断不开,所有的无奈和不安全感都还化为捶打他的枕头——即使是这样恨,也还是选了这最绵软的武器,“讨厌你讨厌你讨厌你,你简直……反正你讨厌死了!”

秦巍慢慢地不躲了,隔着枕头来抱她,乔韵还想挣扎,被他一团抱住,也打不了,枕头在怀里就当是隔开他最后的抵抗——但一边又缩进去,抽抽鼻子有点想哭,“我恨死你了……”

秦巍哪还能忍得住呢?要亲她,但乔韵躲开了,“不要用亲过别的女人的嘴来亲我。”

“不都说了断片了吗,”秦明星叫撞天屈,“吐成那样她还能亲?”

“没亲她亲了别人啊。”乔韵不依不饶,“说,有没有过别人?”

“……”一阵尴尬的沉默:这时候承认就是傻,但不承认就是不诚实,秦巍显然也不想撒谎骗她。

“那你呢?”他也不想被打了,警告地收紧双臂,止住再度蠢蠢欲动的乔韵。“你有没有?”

乔韵挣了一下,没挣开,也实在没力气了——与其说是真要大闹的狂怒,倒不如说她现在还有些不甘心,不是对秦巍,是对现实,对命运,对这该死的世界。

什么才算是有?约会是有吗,吃饭算吗?一起去前女友的服装发布会呢?如果只有心动才算的话,对的独占欲怎说?想到别人可能对醉后的他上下其手,就恨得想拿钢丝球刷过全身怎算?他们现在到底在干嘛?是要重新宣告所有权,再度定下名分?可定下了能怎么办,伴随而来的是不是只有洪水一样的不安,以他们的情况,这段关系是不是只能带来负能量?

怎么看都是,所以她才一直没说,放手舍不得,向前做不到,这样的状态无法持久也找不到出路,只能不去想——她有时候也有点悲观,总觉得会被时间冲淡,身边太多人不看好,李竺包藏祸心,谁知道背后有没有给她添堵,傅展安安稳稳,更是什么坏事也不做,好像就等他们自然分手,他就像是那冰冷的现实,代表这社会的规律,是那一声浅淡又无情的‘据研究显示’,据研究显示,异地恋失败的概率极高,而她终究也尝过冷暖,已没了少年的轻狂与自信。

“娇娇。”她没回话,秦巍又叫她,乔韵听语气就知道不对。那么重的决心,像是要踏破他们已有的默契,一往无前地下个决定。

“你要干嘛?”她有点惊慌,仓皇抵挡,像是垂死挣扎,又那样心酸无奈,“秦巍……你明知道……唉……”

她柔声劝他,似是希望他迷途知返,不再强求,但又总有那么一点点暗藏的希望——她也不知道自己希望他怎样,或者其实知道,但又不好意思明言,她总为自己对他抱的那点期望羞赧。

“我知道。”秦巍轻声说,他吻吻她的鬓角,不顾她的抗议,语调那样轻,可又那样斩钉截铁。“我什么都知道……可我就是要强求。”

“从我进圈以来,我的每一步都是强求来的,没什么东西真是送到我脚下,我想要什么,没人支持,我只能自己去强求。”他说,一开始似也有点迷惘,但很快已带上强烈的信心。“你也一样,我们做成的每一件事,其实都是拼出来的,真没多少人觉得我们能成功,就是现在,也是一样。”

“既然如此,何妨再多一件?”

“何必去介意别人的结局?”

“为什么不相信我们能强求出个好结果?”

“人世间,哪有什么金风玉露一相逢的好事?所有的美好都是拼出来的,”秦巍说,“想要在一起,就要拼尽全力去争取,我要拼——你也要和我一样。”

不等她回答,他已霸道地为她做了决定,不接受拒绝。

他懂得将来要面临的难处吗?他们缺少的是时间,泛滥的是对手,这两个危险的行业充满了诱惑,更不乏心机深沉的美人,对于一份包含了独占欲的感情来说,没有比这更险恶的环境,他真的知道自己在说的是什么?

乔韵看着秦巍——他比以前瘦了,也要比从前更疲惫,没了那隐隐的优越感,这让他不再那么矜贵,更多了些俗世的无奈,风尘仆仆地堆在唇角眉间,这已经不再是什么‘翩翩俗世佳公子’,这里已经没有象牙塔里的男神了,拥着她的是个男人,也许不是那么顶天立地,也许仍旧青涩,未褪去毛躁,但,他已经知道他在谈论的是什么,他已经品尝过苦辣酸甜,他的决心不再那么锐利,他不会说他们一定会有个好结果,不再像是憧憬着国外留学时的他一样,对幸福有理所当然的自信。

可从前的那份自信是脆的,现在的决心是韧的。

现在,秦巍已经是个可以依靠的男人了。

忽然间,她再也没法忍住泪水,乔韵用手抹了一下脸颊,一边笑一边放肆地哭了起来。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94章 反杀
回目录:《时尚大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良言写意作者:木浮生 2小女花不弃作者:桩桩 3择君记(两只前夫一台戏)作者:电线 4夏梦狂诗曲I作者:君子以泽 5第三部 光芒纪·颖耀作者:侧侧轻寒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