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86章 百花争妍 中

第86章 百花争妍 中

所属书籍: 时尚大撕

“谭小姐真是把这件衣服穿出味道了!”

在会场内,宋雅兰有些兴奋地对上司说,“这和她以往的红毯造型比,是个很大的提升。”

以温萱的江湖地位,当然不可能守在红毯区,和一群记者挤在一起看造型,但这也不意味着她的出席全无意义——百花奖的红毯是不直播的,只有之后的照片会释出,而且红毯区的记者往往没有相应的经验,或者干脆就是满怀恶意,po出的照片往往把人拍得短似三寸丁,且又满脸油光——这其实也是全世界红毯照的通病。倒是在会场里,大屏幕会直播着红毯上到场的明星,已入场的观众也会时不时鼓掌欢呼,气氛不错,而且从画面里可以直观地捕捉到时尚编辑需要的一切细节,这些也都是照片所无法展现的:衣服的剪裁、结构设计、细节,走动起来的效果……

“确实,”温萱也没有吝惜肯定,她若有所思地说道,“谭玉的气质终于有点洋起来了——这条裙子功不可没,妆发也不错,她的造型师是谁?”

这个问题很忽然,宋雅兰也毫无准备,只能尴尬地卡在那里无法回答:她当然看了《恶魔穿着prada》,温萱没米兰达那么凶,但有时候这么一句话问出来,她的窘迫却是不让安迪。

“呃——这个——”

“你不是在力推这牌子的设计师?”温萱扫她一眼,倒是没发火,而是淡笑着调侃了一句,“那你沟通得还不够啊。”

“本来联系得还算频繁,但一直没什么进展,也不好问了。”宋雅兰脱口而出,也是言外有意:推乔韵上位一直受阻,她心里是有点怨气的,加上本身家境优渥,也不必为五斗米折腰,都动了回美国工作的念头,对上司的污糟气容忍度就很低。“再说她也忙,最近都在东京盯秀——时尚界很现实的,能上日本《voyage》的话,中国版也算不了什么,她干嘛和我浪费时间?”

这话连消带打,还踩了中国《voyage》地位不如日本版,是够辛辣的了,温萱都‘哇’了一声,才消受下来,她带笑扫了宋雅兰一眼,看她夷然不惧,哪里还猜不出来她的想法?

不给宋雅兰继续发泄的借口,伸手不打笑脸人,居然脾气很好地就把这句话接下来了。“是,如果她能去东京,又先上了日本《voyage》,那咱们国内的杂志也就没什么看头了,本身我们国人就崇洋媚外,再说日本的时尚地位是比我们高。上了日本,下一步就是美国或者英国,意大利,法国,回来再上我们的杂志,那就是低下头俯就……得我们去求她,不是她来求我们了。”

国内第一时尚杂志的主编,平时强势惯了,在编辑部里说一不二,整得编辑们哭爹喊娘,宋雅兰还是第一次听到温萱自陈中国版的弱点和局限,现在只感觉红海在面前劈开,她吃惊地看着上司,几乎说声‘你是不是在耍我?’——既然你都觉得乔韵可以上日本《voyage》了,那国内版的干嘛一直屏着不让上?

宋雅兰的小情绪,在千年狐狸眼前自然是一览无遗,温萱对她简直都生出点爱怜了,她不答反问,“你觉得谭玉的这身outit,亮眼在哪?”

业务相关,宋雅兰的回答几乎不假思索,“当然是翻天覆地的提升,国内的红毯,以前根本是乱七八糟,思路没一次是对的——颁奖典礼是重要场合,以低调稳重和不出错为首,只有人民选择奖那种年轻化的活动可以玩点创意,格莱美那种表演场所才能标新立异,国内的红毯连dress code都不会读,谭玉以前的造型师次次都想为她找个话题点,效果只能用雷人来形容。门外汉只看到红毯上的标新立异,以为出位就是一切,自己可以东施效颦,但国内明星的气质根本就撑不起来,没有相应的学识和见解,谈什么时尚气质?”

“谭小姐就是这样,她的气质和谈吐,短时间内无法改变,可以改变的就是着装风格——做减法,深色系,千万不要再来民族风,她的实力hold不住,越是夸张的单品越要避免,也不要因为身高和较丰腴的身材去选披披挂挂的衣服,人会显得更高壮,像墙。这件衣服就是她以后红毯的着装指南:设计师为她做了一定的改动,龙鳞调整了,遮掩住太大的胸部,内衬的红——如果我没看错,也有变化,更深更典雅,更符合场合,有点小小的心机,又不过分,张扬中透着含蓄——这件礼服和她是互相成就,她穿出了礼服的美艳和嚣张,侵略性,礼服也为她平添了几分典雅底蕴。衣服提升气质,这是最完美的效果。至于说肤色被衬托,身段更窈窕,这些细节,不过是入门级,一件衣服真正需要在意的,是它的气质。”

宋雅兰顿了顿,又不失矜贵地补充了一句,“当然,我说的是一万元以上的单品。连这个价格都不到的礼服,没有被谈论的价值。”

一句话就问出一篇文章,观点独到精准,对国内明星的红毯通病一针见血,更提出判断礼服的基准,言之有物、思维敏捷,审美又洋气——真正是金钱堆出来的洋气,宋雅兰一进编辑部,就引起了她的注意,把她安排到整个编辑部最平庸,全靠宅斗立身的amanda手下做事,就是为了磨一磨她的个性:在时装杂志编辑部,没有不撕的,除了会做事,还要会做人。宋雅兰的性格这么艺术化,富家小姐的傲气、abc的直接集于一身,不磨掉点棱角,怎么放心用?甚至都是受她的连累:amanda偷懒,温萱一点也不吃惊,只是有意不追究,如果宋雅兰一回国就发掘到天才设计师,amanda还怎么管她?不求她会看人眉眼高低,至少学会点人情世故,懂点中国特色的办公室政治,对她这个主编,表现出真正的尊重,不要老散发出‘你们什么都不懂’的优越感,当然不会说出口,但谁感觉不到?

按她原来的想法,压制个两三年是起步价,这对宋雅兰也是磨练,《voyage》这边,能在三年内出头速度也不算慢。对的时间表也差不多,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靠灵气一飞冲天,其实未必是好事,前期磨一磨,以后会走得更远,这道理对宋雅兰和都差不多,但没想到,乔韵窜起得那么快,上一脚还在北京,下一脚,就直接踩到了国门外。

只要她能贡献出如北京时装周大秀水准的秀,日本《voyage》是一定会给她这个机会的,温萱这时候已经顾不上宋雅兰了:中国多少年才出一个有水准的原创设计师?她的第一次采访、第一次封面,不留给中国《voyage》,她颜面何存?又不是说好苗子太多,一时疏忽了,这片千里荒原上好容易冒出一点绿,这都能走眼,她是有多瞎?

温萱绝对不想把自己钉上这个耻辱柱,把人丢到日本人面前,但这也意味着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为此也要做些牺牲——做生不如做熟,从联络的角度来讲,这也是宋雅兰的一个机会,如果她展现出一点被栽培的潜力——

“没错,乔韵这个设计师的优势,就在于她又有年轻设计师不拘一格的灵气,又有老道裁缝对结构的谨慎和务实,她的设计在可穿性和艺术性这两个尺度上往往能达到平衡,”她说,眯起眼望着谭玉走过红毯,裙摆摇曳翻卷,隐隐露出红底,有种压抑的、暗藏的挑逗和浪漫,窈窕身段,精致眉眼,让场内的嗡嗡说话声甚至都随之寂静,“在高定礼服上,她又很擅长营造戏剧感——从网络上的热度来看,她在商业转化上也很有天分,这样的设计师只要能度过几大难关,将来的成就是难以想象的。”

话虽如此,但她对乔韵能过关斩将,一路走到最后却不是很有信心。温萱没再继续评价下去,而是问,“那么,一个这么优秀的设计师,你猜我为什么一直压着她,不通过你的选题呢,na?”

这里的结论,有些是通过宋雅兰的选题和背景调查给出的,有些却来自温萱自己的消息源,她自忖已表现出绝对的专业水准,但没想到这依旧没能启发宋雅兰的深思,这个说到时尚口若悬河的大小姐,吃惊地眨了眨眼,嘴唇蠕动了一下,虽然没说什么,但看得出来,第一个直觉反应仍是:‘因为你的审美水平不够……根本不知道她有多优秀’。

温萱在心里叹了口气,她想点她几句,但场内忽然发出一阵兴奋的嗡嗡声:本来在播放谭玉红毯采访的大屏幕,忽然被分成了两半,可以看到,新的礼车来到了红毯前端,礼宾上前小跑着打开了车门——

“是周小雅!”

show(m_middle);

auzw.com “周小雅——”

“周……”

随着明星的出场,观众们的骚动声浪也有控制不住的趋势,就连宋雅兰和温萱都诧异地交换了一个眼色:周小雅这是,要砸场子啊?

本以为两大女星已经事先知道彼此将穿一个品牌的裙子,并且也已被搞定,这亦是温萱决定前来百花奖现场的重要原因,有设计有营销有资金,如果人脉还这么强,斡旋手腕这么高,在众明星的捧场下,成为领军国产品牌的速度会很快,留给她的时间也就非常紧张了。但没想到,好似根本不像是看起来那样,对明星有很强的控制力,至少对周小雅是完全没有,本身大牌接连出场,就有点挑衅的感觉了,特意在谭玉刚开始接受采访的时候驶入,摆明了来抢风头,也许她会答应穿,就只是为了和谭玉较劲——

当镜头由远景切换为近景时,如计算机般的大脑忽然短暂停摆,以温萱的反应,依然和场内又发出‘哇’声惊艳的观众一起,惊住了那么一两秒:黑盘龙她是看过的,再多的惊讶也都处理掉了,高定版和秀场款的相似,让她有欣赏,无惊艳。但这条——周小雅身上的这条裙子——

和谭玉不同,周小雅瘦小,所以红毯上一般都采干练的大光明发型设计,长发盘髻提升气势,但今天她的造型完全改变,长发留出耳畔两缕,余下披散在肩后,烫成公主卷,也给耳边两枚闪烁的钻石耳钉留出空间,她身上是一条常穿的仙女裙:华伦天奴最擅长这种浪漫风了,但和这条裙子——这条裙子比起来——

“这是一种全新的设计。”宋雅兰吃惊的声音传到她耳边,“今秋——前推五年我都没看到——”

但温萱已经没在听了,她的瞳仁紧缩,双眼如鹰隼,从上往下飞快扫过:这是白色闪丝料,有点透明,在白色和裸色之间,闪光带金属色,这不属于今年流行色的衍生,但有超前感,仿佛是今年流行色的推演,这是她对未来走势的理智预测?还是直觉上把握住了世界流行颜色的方向?光是这个布料的选择,已经尽显前卫尖锐,还有——

“荆棘……一定是那条荆棘裙的高定版!”宋雅兰已经完全兴奋了起来,“水晶和布料,软硬的融合,思路翻译得非常清楚,但更浪漫!更商业化,这很棒,完全切合高定的基调和典礼主题,也许……也许有点太甜美,但真漂亮!水晶拼贴出的花纹是不是荆棘?如果是的话,会是很好的平衡——”

一如既往的老道,甚至可以说是圆熟,na有句话说得很对,国内很多设计师根本不会读dress code,难怪设计红毯服不知轻重,只有同样无知的本土明星能喜欢,不够国际化,现在的业界通病,但不一样,从没有这样的难堪,典礼高定裙就不会太drama,只留一点小心机——水晶拼贴的不是花卉,而是痛苦缠绕的荆棘,减弱过于甜美的气质,继续坚持自己的品牌风格。当然,还有她一向擅长的衬身设计和精致手工——

“我靠……就好象仙女一样啊……”邻座传来窃窃私语,女观众明显为追星而来,一路都在焦急等待秦巍,但此时也完全模糊焦点,反复感慨,“美得都不像——都不像真人——”

是的,仙女裙,周小雅是穿得多了,但没有哪一件的效果能和这条裙子比较,她要比谭玉更有时尚气质,身材也更靠近高定模特,所以才能谈下华伦天奴的赞助,但每次大裙子,不是不合身就是颜色不合适,或者造型师的妆发不能配合,上好的条件每次都白白浪费,好像直到现在,忽然间才焕发光彩,皮肤白得要放光,温润又如玉,眉眼带笑,表情都随这条水晶裙多了丝仙气,眼波流转顾盼之间,是有强烈的‘此曲因为天上有’的感觉,光芒隐隐已盖过身边穿得体阿玛尼西服的秦巍,又是一次宋雅兰说过的完美配合:衣服提升了人的气质,而周小雅纤瘦精灵的身材也穿出了衣服本身的感觉——

“太美了,真是太美了。”身边的少女使劲说,好像只剩下这么一点贫乏的语言,两条不一样的裙子,一种同一的反应,这也不足为奇——这是两种美的极致,怎能觉出高下?甚至难以兴起这样的心思,只有对视觉奇观的惊叹感做回应——真的,知道明星真人会更美,但没想到穿这件衣服会这么美——知道世界上有漂亮的衣服,但没想到居然有衣服漂亮成艺术品,穿着还不违和:美人与美衣,美衣与美人,需要多大的缘分才能遇见彼此,成为一体?又有多大的缘分能站到一起,被在场的这些幸运儿看见?

也许是受到两大影后同台的刺激,也许是纯粹因视觉刺激兴奋,当黑盘龙和白荆棘在红毯末端相会时,红毯观众区的尖叫已经破表,甚至传入会场,而不再是大屏幕上的背景音。当两张如花俏脸笑盈盈地靠近,黑与白相拥,这种两极的美丽恶狠狠地冲撞在了一起,散射出火花无数,裙摆摇曳着融为太极时——

温萱猛地吸了一口气,从这种视觉刺激中超脱出来——这种戏剧感,这种冲击力,这经过精心安排的se——,

无数复杂的计算流过:这样的设计师,这样的营销,这样的人脉——

她在数秒内下了决定。

“给她发邮件,”她对宋雅兰说,“让她找时间回国一趟——今年冬天,我会给她一个封面。”

“真想知道谁会拿最佳着装……哈?”宋雅兰显然还沉浸在兴奋中,她的反应比平时慢,“你说什么?给她——但……但——”

力推的是她,但现在真的拿下了封面,宋雅兰反而吃惊,她有点口吃,“但年末的封面早都排好了——这就要破例取消——”

这是改变的第一个计划吗?温萱有丝无奈:到现在,她的看法仍然没变,但……那又如何?她终究不是真正的女皇,只要实力够强——

主意已定,她不会再犹豫,但也不代表她喜欢被提醒,扫宋雅兰一点,她有点郁闷地重复,“一个封面。告诉她,这次封面选题,会由我本人亲自负责。让她一定要确保这是她的全球《voyage》首秀。”

封面大选题,连amanda都不够格主导,更遑论宋雅兰?温萱没说具体事宜谁负责,所以她尚未有危机感,高兴到手都颤抖,甚至不记得关注大屏幕里,秦巍在两大影后中间合影,左拥右抱,引来大量尖叫,“我现在就发email!天啊,韵一定会非常非常高兴的,她早就盼着上我们杂志了——”

温萱微微点头,不再关注低头在手机上苦写的实习生,把视线重新投向大屏幕,扫视着两套it,她心不在焉地思忖:如果一定要比个搞下(当然,媒体肯定会试着去比个高下的)的话,那么,周小雅和谭玉,谁会赢呢……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86章 百花争妍 中
回目录:《时尚大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假日暖洋洋作者:梵鸢 2薄荷荼靡梨花白作者:电线 3长相思作者:桐华 4三千鸦杀作者:十四郎 5良言写意作者:木浮生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