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180章 几人欢喜几人愁(下)

第180章 几人欢喜几人愁(下)

所属书籍: 时尚大撕

【携美回国,秦、p未来再蒙阴影,这位金发美女到底是谁?秦巍经纪人与【韵负责人均拒绝回应,粉丝怒斥记者多事,‘不要再挑拨秦巍哥哥和嫂子的感情’

【秦巍、乔韵相携出游,北戴河嬉水惹来关注,入住高级酒店行踪隐秘,对绯闻不予置评

【暂别归来,秦巍人气不减反增,《玄夜洞天2》进入后期制作,最快下半年登上荧屏,芒果卫视天价抢购,央电视频道恐怕难获一期放映权

【大导抛出橄榄枝?业内:秦巍已成业界最有价值的年轻男演员,法国进修后演技更成熟

鼠标在电脑屏幕上游移了一下,还是在一排标题中选择了第三个,一排简短的文字报道顿时跳了出来——【国内人气演员秦巍,在去年的网络风波后暂别演艺圈,日前结束海外游学,再度回归国内。据经纪人介绍,秦巍此次回国,短时间内将不会再安排游学。而他在法国巴黎戏剧学院进修短期课程期间,也引来当地戏剧界的关注,获邀参加北方剧团面试。这对于华裔学生来说是极高的肯定。

在《六央花》播出之后,秦巍演技受普遍认可,能演又有人气的他,成为大导眼中的香饽饽。据说已有许多剧组对他抛出橄榄枝,传闻中,张导正筹备的新片《天地之恋》、王导的下部电影《一代芳华》,均有意邀请秦巍参演男一号,而华威参与投资,刘导执导,投资为亿元级别的《燎原》,也在密切和秦巍接触中……

刚回国,不管有没有谈下新片约,造势宣传总是要来一波,新闻里提到的大片,可能是为了点击量堆上去的,甚至经纪人可能根本就没说——反正是‘据说’,编辑有免死金牌,当然什么都敢写。但话又说回来,是经纪人方透的口风也不奇怪,这篇稿子也许就是华威的营销文案写的软文,媒体原样收下转发而已。谭玉托着腮若有所思地望着屏幕,过一会,有人小心翼翼地过来请示,“谭姐,是不是该去化妆间了?”

“嗯。”在剧组没必要太摆架子,谭玉关了电脑,走去自己私用的化妆室,安瓶、面霜……她样样都要用自己的,化妆师那特别为她准备一个小箱子,服装也维护得好,古装片的服装一洗就掉色,基本从来不洗,穿着戏服在灯光里一整天的t’喊下来,要是夏天汗都浸透了,第二天就是一股味儿,演员也只能关掉鼻子装作没事。如果是低成本的片子,这衣服不知道被从前的剧组穿过多少次,味道层次还要更丰富,但谭玉毕竟待遇不同,每天送来的戏服应该都经过通风,味道基本还行,不至于污染她的心情。

化妆师都擅长察言观色,今天化妆间特别安静,大家都悄悄做自己的事儿,谭玉半闭着眼让化妆师给她上粉底,好像要睡着的样子,过一会儿忽然说,“小李,你去问一下木经理,《燎原》那边的合同做好了没有。”

“哎。”小李刚也瞄到电脑屏幕上的新闻,不敢多说,拿着手机就出去了。这一走就是几小时,谭玉都回来重新上妆做发型,要换场景换造型了她才回来,凑在她耳边轻轻地说,“说是法务去出差了,还没做好……”

影视圈重视合同,也是最近这几年渐渐形成的风气,以前那都是老路子,全凭口头约定,‘牙齿当金使’,所以影视公司拖欠编剧稿酬的事情屡见不鲜,现在好多了,大家都觉得还是签合同更放心——但仍有浓厚的老风气残留,因人成事的痕迹重。谭玉一点也不相信法务出差,法务出差能去哪里?她说,“你直接打电话给小廖,你问他刘导是不是想要把女主合同拖到男主以后再定。”

小廖就是这次合作的促成人,‘因人成事’里的那个人,小李更不敢说话了,拿起手机又蹿出去,谭玉闭着眼越想越憋气,化妆师给她画眼线,手一抖画到内眼睑,刺她一痛,她叫了一声,眼闭着随手抓到一个瓶罐就扔出去。

“姐——太对不起了,刺着你没?”一声脆响,化妆师被她吓一跳,谭玉气倒是解了不少,她赶紧安抚化妆师,“没事,我心里不舒服,和你无关,没吓着吧?”

化妆师能说什么?还是受宠若惊,“没有没有,您没事就好,来咱们重画一下眼线……也不怨您生气,姐,感觉秦巍他们办事是不地道,哪有这样的,一回来就抢戏,还老闹大新闻,《玄夜洞天》都几年了没法播,几亿没回本,老板都快被坑死了……”

那么大的新闻,男女主之间这一出恩怨,闹到公众面前,直接导致《玄夜洞天》一整个系列没法再继续开发了。投资商心里多郁闷?当然谭玉是背了黑锅,所有人都以为她在作妖,但秦巍那边直接把矛盾发博文出去,火上浇油,也没少落埋怨。2没上,得压两年,但这系列收视一直不错,3要不要继续筹备?如果继续的话,是换男主演还是女主演?

谭玉不知道原本投资方想怎么选,但秦巍去年直接出国了,归期未定,经纪人甚至没法保证他还会再回国,那么对资本来说,唯一的选择也就只有谭玉了。尽管大家心里都压着火,但这行就是这样,咽了屎还是强压欢笑的谈合作,片酬甚至比第二部开得更高。

谭玉也没拿乔,该接就接——她也是实在没得选了,就中国影视界这容量,每年的大制作都是有数的,她戏路也有限,文艺片暂时不想演,华威那部大制作,原来定了秦巍主,马驰出局,后来秦巍去留学了,本以为马驰会重新进入视野,没想到华威宁可拖得暂时黄了,也不愿意要马驰,她当然更没戏。《玄夜洞天》起码是一线的制作班底,剧本和前后期都有保证,她不演这个难道去演生活剧,去演青衣?

当时心里还委屈,现在看反而明智——如果不是已经写好剧本开拍了,秦巍这一回来,洞天系列还轮不轮得到她真不好说。谭玉越想越是悚然:这么下去,有秦巍没她,她还怎么混?难道永远等秦巍先挑一轮,她再吃剩饭?可她做错什么了,要被这么对待?

“他是命好!”她也知道,演艺圈捧高踩低,倒没怎么怪那些投资方,忍不住就酸溜溜地和化妆师抱怨,“找女朋友眼光太刁了,女人缘这么好,人家对他还这么死心塌地——又有本事呗,会炒新闻,又会运作自己,形象好成什么样了,带上他一起炒,他现在这个人气,一半是实力,一半也是炒出来的。团队好,没办法,当然横着走——秦巍这辈子都是吃女人饭,这就是命!”

仔细想想也是,秦巍身边几个关键人物都是女性,能力都好,还都一心在为他想。化妆师也笑了,“是不是?真是对他太好了,都是贤内助啊——您别说,那个乔韵,宣传上说什么新女性,其实也挺传统的么。秦巍的经纪人李姐……就不说什么了,这一次回来不是还带了一个白人妞,她也当没事人,和什么都不知道似的,三从四德啊。”

“呵呵呵,我都懒得说她了。”说到乔韵,谭玉嘴都歪了,“反正我就一句话,小陈,最毒妇人心,这话说乔韵是一点错都没有,这女人太有心计了,我就是对人心太诚,以前还把她当姐妹,我在她身上吃过的亏和你说出来你都会吓一跳——谁在外面?”

在剧组里,没人会傻乎乎地交心,谭玉也是情绪上来了,再加上小陈一直和玄夜洞天这个资方合作,多少算自己人,嘴才松点。在镜子里看到有人影在闪,她心里一凛,喝一声就在想自己刚有没有多说什么,直到看清是谁才松口气。“小张啊,来了就直接敲门呗,晃来晃去的干嘛。”

“这不是没手吗?”服装师小张不紧不慢地走进来——说是小张,其实也三十几四十了,别人都叫张老师。剧组里灯光、道具、服装都是地域承包式,小张也是当地人,刚入行没多久,但做事勤快细心,上下都抹得平,平时人缘很不错。谭玉对她印象也好——她的衣服都是小张特别准备的,伺候得这么仔细,能不好吗?“给您送衣服来了,来帮一把,这披风不能掉地上。”

只要不是记者或者闲散人员就行,小张有名有姓,办事稳妥,谭玉也就把这事放下,化好妆上戏去了,这一场拍完,助理小李回来汇报个坏消息:廖经理听她打来电话还当是多心,立马就去给打听了,几小时后才给回复,说是让她们安心,但语气迟疑,听起来不怎么靠谱……最坏的猜测,也许已成真了:本来是热心敲定她出演的《燎原》,现在恐怕是把她当了备胎,如果能敲定秦巍的话,那就准备把谭影后给甩掉了。

show(m_middle);

auzw.com 谭玉其实心里多少早猜到了,《燎原》的剧本她看过,确实是合适秦巍出演,当时她看了都觉得可惜:如果没这摊破事,两人能再合作一次也不错,说不定就和《六央花》一样,奖项票房双丰收。刘导这个人,两面三刀,用得到你,嘴上比蜜甜,用不上踹得比谁都快,干得出这事一点也不奇怪。

她是下戏了才知道,但没准刚才化妆师和助理早八卦完,今天卸妆拆头发的时间比以往都短,做完事就闪一边去了,化妆间里空空荡荡的,谭玉换好衣服出来只有小张等着——收衣服回去烫的。她也懒得寒暄,满腔心思,低头拿着手机要往外走,又被小张叫住。

“那个……谭姐,”她语气很迟疑,像是拿不准谭玉会有的态度,“下午我无心听了您几句话,也不知猜得对不对,不过……听起来您像是和乔韵有什么过节……”

她和乔韵、秦巍有过节,难道不是公开的秘密,还会有人不知道?

这是在戳她的伤疤啊。谭玉都气乐了,慢一拍才想到:是了,没人公开说过裸.照是她指使人拍的,网上也只是传闻,很多业界秘辛肯定只有高层知道,小张入行晚,可能还真没听说过这事儿。

“嗯?”她不置可否,含糊地哼一声,“你问这个干嘛?”

她在观察小张,小张也在观察她,这个朴实的中年妇女似乎确定了什么,神色中多了几分热切和自信,她往外张望了几眼,走到门边合拢门扇,压低声音,摆出了一副告密的架势,“其实,我和她也打过交道——也是被她坑得不轻,她哪是宣传里的那个样子?就和您说的一样,毒辣得没法说。我是被她打压得没办法了才转行的——她一直逼着我不放,也是因为我知道她的一个秘密……”

事儿很复杂,尽管谭玉一直都很关注【韵对之前的论战也有概念,仍是几度反复询问,才大概理解了小张的说辞,这衣服一换就是大半个小时,她才从化妆间出来,剧组给配的司机早等得坐立不安了,可看到影后那恍惚的脸色,一句也不敢多抱怨,就连助理小李都以为谭玉是在发《燎原》的火,噤若寒蝉把她送回房拉倒。谭玉也不在乎别人怎么想,她一心都在琢磨小张给她说的事,早不记得生气了,一回房间就打开电脑,把许多照片搜出来反反复复的看。

“没准还真是……”一个来小时以后,她有点信了,但很快,更多的问题就接踵而来,“但这还真没法证明,除非能找到她说的,那个主动爆料的网友‘瑶琴’……”

‘瑶琴’是化妆师,失去联系以后小张根本无法寻找,但对谭玉来说这却不是大问题,化妆师接活都是有自己人脉的,一般一个城市的化妆师会自然形成小圈子,文娱行业有需求也都是找圈内的总包洽谈,让他往外发包,谭玉自然有太多途径可以接触到这些总包,如果能定位到瑶琴的话……

但,那也就意味着和乔韵的仇会越结越深了,这也是让谭玉最犹豫的一点:这女人,实在是太厉害了,和她为敌的滋味她尝过,不想再来第二回。而且,她也不是没把柄在秦巍那边,那个外围小姐妹,他们找到了没有?如果找到的话,到时候让她出来指证一下——

讨厌是一回事,是否冒着巨大的风险去和她做对,那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但即使不做对,难道她就不对付自己了?刚一回来,就可能抢走《燎原》,再这样下去,自己还能站在哪里……

怯懦、安于现状、冒险、大胆,复仇的怒火和对现状的珍惜来来回回的拉锯,谭玉一直到入睡前都没有下定决心:《燎原》的事,秦巍根本没表态,说不准就是她多心,如果是这样的话,和乔韵做对,是不是有些划不来呢……

#

“剧本读完了?”

同一时间,在北戴河的某处度假型酒店里,乔韵放下笔,伸了个懒腰,一边整理着草稿纸,一边打着呵欠问,“挺精彩的嘛,那么多剧本,就数这个你看得最久。”

“是挺有意思的。”秦巍没否认,“看了几个剧本,就数这个最感兴趣,不过……”

“不过什么?”乔韵窝到沙发里,很自觉地蜷到秦巍腿上,对方也识相奉上粉拳捶肩的服务:设计师就是这样,进入状态以后几小时都不动,肩周炎、坐骨神经痛都是职业病,有时候还会离谱地得静脉曲张。“片酬不合适?不都和你说了我有钱,够养你的。”

“大制作,片酬也合适,剧本还行,比之前的几个本子都有吸引力——不过可能要上高原拍摄,周期也长,这种野外拍摄变数多,很少不拖期的,至少要半年的时间。”秦巍诚实地说出自己的疑虑,“这和我原本的计划冲突——我本来是想演几个月话剧的……而且,女主暂定的是谭姐。”

这说的是《燎原》,乔韵一听就听出来了——李竺太看重这项目了,她觉得这部电影的气质和秦巍非常合适,早发来邮件热心介绍,其目的不言而喻。乔韵本人是不置可否,对国内的电影艺术,她不太能get到点,只在乎秦巍想不想演。——而秦巍最大的犹豫点,她也是心领神会:刚回来,又要走,一去就是条件艰苦的高原,大半年,很可能大多数时候都没信号,这和在横店不同,她想陪着都不行。

正因为知道分离对感情的杀伤力,经历过了,才会犹豫。他本来的打算,应该是在b市演一段时间的话剧,好好陪陪她的。而她也不是不想要这样的生活,白天就两个人都忙,晚上去看看他演的话剧,演完了他推个自行车,两个人从保利剧场一起散步回家——《燎原》她看过,不是什么好片子,何必去受那个罪?演演话剧不是也蛮好?

冲动之下,话都要到嘴边,看了看秦巍又收了回去:谈到这剧本,他的眼睛亮晶晶的,像是有星星在里面,他是很喜欢的吧,是有点想去拍的吧?

从前不明白的道理,随着时日的推移,跌宕起伏后自然而然,慢慢地会懂得当事人的心情,会更懂得爱一个人的心情。爱一个人,也许不能因此去爱他的工作,去明白他的热爱,就像是秦巍可能永远也不能完全欣赏她的设计,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守护爱人眼里的星星。

“暂定是,不就意味着最终可以不是?”她说,就算原本是烂片,秦巍去拍,焉知不会化腐朽为神奇?“而且去高原,我一直想去啊,我可以去陪你!你们一边拍我一边做设计——对了,给你看,我刚做了个新的风衣,就很适合去x省穿啊,超多暗袋的,实用得不行——”

年轻的时候,一直在说不,不可能,这行不通,总觉得这决绝很酷,现在就懂得给多点机会——不去试试怎么知道不行?乔韵自己想,也觉得以前的自己太冲动,但好像因此受到的每一分磨难都没白走,她不问秦巍最后拍不拍,只是和他兴致勃勃地筹划,“发布会就定在一个月以后,来不及量产就不量产,什么,太紧凑?——也没有人规定,我一季只能安排一个发布会啊,你说是不是?新系列,新品牌,专做男装,【秦韵……”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180章 几人欢喜几人愁(下)
回目录:《时尚大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的印钞机女友作者:时镜 2你的谎言也动听作者:二月生 3屠户家的小娘子作者:蓝艾草 4可摘星作者:一两 5芙蓉簟(裂锦)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