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93章 改变

第93章 改变

所属书籍: 时尚大撕

“竺姐,问出来了没?”昨晚实在是喝多了,秦巍到现在酒劲都没过,洗了个冷水澡脑子也还是发胀发木,思维比情绪要慢一拍。“她到底想要什么?还有,还有……”

“还有你们睡了没有?”李竺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但不太严厉,她在秦巍对面坐下,扔给他一瓶冰矿泉水,“慢慢喝点,别猛了,酒后抵抗力下降容易着凉——怎么搞的,出去喝酒不带助理,小莫呢?”

“今晚人多,一桌坐不下,都没带,谭姐的助理都没跟着,我让小莫先回去了。”秦巍也有点后悔,昨晚是喝太多了,差不多后半场的记忆丧失殆尽,只隐约记得前半场和谭姐拉关系的几句话,“你别老不回答我的问题啊,她——那啥——”

“睡就睡了有什么大不了的?”李竺却没他那么紧张,“慌什么,后半夜把我挖起来,就算她想炒点绯闻又怎么样?你现在单身呀,又不是丑闻。再说,谭姐的局,你有什么怀疑,找谭姐问几句呗,总觉得别人要害你,心怎么这么小啊。”

秦巍无言以对:李竺说的其实也是道理,他醒来觉得太突兀,有点被算计的感觉,可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谁知道?别人还不知道怎么想他呢。如果是他主动把人带回来的呢?真要这样,现在酒一醒就猜疑对方,还把经纪人喊来,那个小姑娘心里估计也正腻味着呢。

他也知道这样坍台,所以自己不去说,借口宿醉想吐跑到洗手间里,让李竺去套话,多少也点缓冲。心里也在拼命想这女人的来历:演艺圈混,每天要见的人太多了,势利是必然的结果而不是选择。一天见好几百号人,只能挑最可能和自己发生交集的那些去记,这种混在演艺圈边缘,靠抱大腿混脸熟找机会的小咖,靠一个饭局就留下深刻印象,那对他是苛求了。秦巍都不记得她到底是想进娱乐圈的小演员,还是某个对演艺明星有兴趣的迷妹富家女(也可以用骨肉皮,但秦巍还不想这么刻薄),也记不清自己后来都和她说什么了,最后的记忆里,大家都多了,很可能就是她喝得少,对自己又有点兴趣,喝完了往外走的时候就不失时机地跟上来了。

这是把他往好里想,把自己摘出去,什么都是别人逼的,但也可能就是迷妹,有机会照顾偶像就跟上了献殷勤,心思较纯洁——两人的衣着大体都是整齐的,他醒来的时候她在沙发那窝着,应该没睡,但是不是因为他吐了一床?

秦巍想抽自己一耳光,喝酒误事,误大事了,不知是否酒精还没过劲,他的心跳得很快,李竺镇定的态度稍稍安抚了他,但不能完全释疑,为什么他也想不通,脑子转得比平时慢,只有感觉还跑在前头。

“没睡,”李竺平时总说他,但其实也心软,看他欲语无言可怜巴巴的样子,不吊胃口了。“行了放心吧,你的担心人家都明白呢——我刚过去,就问了一句,人家什么都说了,谭姐朋友的朋友,也不是圈里人,你们喝酒不怎么带她,到最后喝多了搂着就不撒手,那就那什么吧……可开了房刚脱了衬衫,你又吐了,她想走,又怕你吐着吐着把自己呛死,也不敢走,只好在沙发那看着——然后你就醒了。哦,你衬衫在浴缸里呢,吐得一身都是,衬衫上都沾满了,你也真喝得够可以了,秦巍。”

交代得这么清楚,看来对秦巍的猜疑确实心里门清,秦巍不禁大惭:真要和她说的一样,自己的光辉形象真是一点也没有了,酒后乱性、酒醒发怂,怎么看怎么都是反派。

都是酒闹的事!平时哪有这么荒唐?再想想昨晚,满心里真只有悔恨:开始真没感觉,昨晚那酒太上头了,比平时醉得更快更猛,真是第一次喝成这样,以后必须引以为戒,再不能犯这么傻.逼的错误了。

“哎行了行了,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李竺对他就像是对狗狗,平时不给好脸,看他垂头丧气,居然反过来宽慰。“一年了就醉这一次,你这操守在咱们圈已经算是圣人了。就是真睡了那又怎么样,是吧?——退一万步说就算她这是撒谎,是溜缝儿把你带来开房的,那又如何呢?裤子还在我就放心了,顶多炒点绯闻,也不可能伤筋动骨,你单身着还不许谈恋爱了?就是说破天了都没大事,你还担心什么?”

说着她也笑了,“开始没问明白我也吓一跳,还当有人要搞你,短信发着发着地问,后来你一说,醒来裤子是穿着的,那我心一下就定了。行了啊,没事,你房都开了就在这睡吧,明天一早我来接你——还有活动呢,把粥吃了快睡去,以后少喝点就什么事也没有了。”

秦巍这会没主意,听凭摆布,拿起汤匙要吃粥又放下了,“明天还有活动呢,吃东西脸浮肿怎么办?”

知道你还喝酒?不知道喝了酒脸肿得最快?李竺好气又好笑,把他当小孩哄,“明早我带面膜过来,提拉紧致,行不行?保你肤质细腻,小脸赛春花。来来,好歹喝一点,养养胃,可别一会又吐了。”

胃里是还不舒服,秦巍懵懵的,她说什么是什么,坐着一口口吃粥,过一会李竺带着那女孩出来,两人眼神相逢他尴尬一笑: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呢。说起来,长得虽然不差,但也不在自己的审美范围内,看来这男人喝了酒真就不是人了,酒意一上来也真是不挑……

可话又说回来了,真要酒后乱性,局上比她更漂亮的女人多得是吧?不是说他真会做,但要这么说的话,谭姐啊,大美女,朝夕相处了那么久,刘小涵,最近刚上位的小花旦,清纯美貌楚楚可怜,酒后真动了什么心思,他也不会找她吧?

这事,挑不出什么毛病,但秦巍心里却始终有点疑惑放不下,他隐约觉得自己是被算计了,但又拿不出证据,疑神疑鬼的,一碗粥吃了半碗就噎不下去。站起来想去洗澡,又定不下心,徘徊几步,拿起手机毫无必要地检查了一下:还和半小时以前一样,没信息。

这都多晚了,乔韵早睡了,人家远在日本怎么可能知道国内的事?秦巍也觉得自己神经质,但毛孔倒竖的感觉怎么都下不去,徘徊良久总算进浴室洗涮一番,出来又看手机,这回有短信了,却不是乔韵的。

【你先别出酒店,明早等我来接你】李竺的。

秦巍一看就知道不好,他本来就没打算出去,李竺为何还多此一举地叮嘱?

【为什么???】

李竺一开始不回,他连发了七八条她才回,【没看清,但楼下好像有狗仔,可能是收风跟过来的。先别想太多,我送她回家,也留个地址。】

语气谨慎,但秦巍已经酒醒,不会解读不出背后的担心——这是也对那女孩起疑心了,但还不那么肯定。

确实,客观讲,以他现在的知名度,走到哪,只要被认出那就都是新闻,记者是从酒局跟来的?从酒店内部收风过来的?被叫来的?说不清,除非去问狗仔,否则这问题不会有答案,秦巍在酒店里走来走去,焦躁得要命:什么时候来的?是还没拍到,还是已经拍到了什么?

【是认识的吗?】他回:现在狗仔和明星其实合作得还算愉快,一般大新闻要发以前都会照会,即使他是被人做局了,也不是没办法挽回。这种事到最后其实也是在拼靠山。一个没背景的小女孩凭自己的智慧(这姑且也算是智慧的一种),利用大明星,操纵媒体什么的炒作成名,这种厚黑励志故事也属于画马的变体,至少在现在的娱乐圈不太可能发生。

但不太可能也不是完全没可能,李竺现在的回复就很谨慎了,【没看到人,不过你放心,还是那句话,你现在单身,即使是局,也出不了大事】。

show(m_middle);

auzw.com ——她说得不假,就算真是恶意炒作,顶多吃个闷亏了,哪个明星上位没绯闻?秦巍出道到现在都有七八个绯闻对象了,大不了就认下来,就说是女朋友之后又分手,那又如何?他又不是偶像歌手,也不走纯情路线,出道就炒绯闻,没人不准这种电影明星谈恋爱的。

但,这是在‘反正你单身’的前提下啊……

李竺是一手发掘他的经纪人,两人在演艺道路的规划上,有分歧,但仍同舟共济,她做事有分有寸,对他有情有义,乔韵吃过她的干醋,就是现在提起来语气也是酸酸的,但李竺却从没说过乔韵的不是,对乔韵的忌惮,她应该不是没感觉,处理得可称大度。秦巍知道自己不该有什么小心思,这很不man,但他却依旧有点怀疑:李竺再三说‘反正你单身’,是不是在无意中,也暗示了自己对乔韵的真实观感?

也许是该问个清楚,如果是以前,一定会问清楚,但现在他已经不再是从前那自命不凡的‘校园男神’了,他是沉浮在潮水之中,梦想时隐时现,时而快被海水窒息的泳者,他已意识到自己的平凡,也多少懂得沉默不意味着懦弱,李竺没出声反对他们的来往,这已足够。秦巍沉吟再三,字斟句酌地回复,【还是尽量别上媒体,你看下能不能检查一下她的手包】。

【行】,李竺回答得很痛快,还调侃着,【成熟了啊,秦先生,得刮目相看了。】

包看过了,没事,没有他最怕的相机,秦巍终于能松一口气:虚惊一场,还好还好,不是局。

这事应该算是捂下去了,就算真有狗仔,新闻能换就换,压不住发了也没什么不好交代的,捕风捉影的绯闻多了,乔韵就没问过。秦巍想了半天,又发了个抱怨断片后头疼的短信过去,觉得应该能构成充分的脱罪证明了,这才捧着头去睡,可在枕上辗转反侧,一颗心始终没法落地,就是发虚。

虚什么?他和乔韵这算是在一起吗?如果不是,他和别人干嘛她管得着吗?再说他也从没问她有没有和别人约会,这应该是成熟男女之间的一种默契……

瞎编乱造地想了半天,秦巍倒是把自己的火气给想起来了:这是一个他始终不愿去面对的问题,乔韵和他之间真切存在的距离。

两个人的心是在一起的,但一段关系里却不能只有这样遥远断续的思念。见不到面,其实总会去猜疑,总会去想,乔韵的追求者那么多,身边就潜伏着一个冒坏水的傅展,她有没有接近动摇的时刻?如果今天的事换个人发生,是她断片了被人送回了房间……他知道了会怎么样?

这下是真睡不着了,宿醉后头疼,心火旺盛,嘴里直发苦,燥得想砸点东西,什么成熟男女的默契?他们没有这种东西,这种独占欲从骨头里长出来,密密麻麻爬满心口,每一个沉默着不问的一天都是伤口里新鲜的血,他是这样乔韵也是这样,这问题在他们还分离的时候只能无解。真挑开了说那就是一场灾难,如果乔韵知道今晚的事,会不会相信他的清白?

也许会信,但没法不吵,情绪是没法控制的,谁知道她愤怒之下会做出什么事来?

他迅速下定决心:这件事必须死死瞒住乔韵——还好还好,不是局,没有私密照,就算被拍到,闹上新闻,最坏最坏的结果,也不过又是一段真假难分的绯闻,乔韵甚至可能都分不出和那些假绯闻的不同。

秦巍有逃过罚作业的感觉,做错了事却知道自己不会被惩罚,很有罪恶感,但也不由窃喜,假新闻嚣张到这地步,其实都有点讽刺了,但却真真切切是他的幸运。

他睡着了,这一次相当安稳,第二天起来,做面膜去浮肿,做节目,做采访走饭局……东京越来越近,一面迫不及待,另一面却又不免也有点心虚。乔韵什么都还不知道,这件事其实不让她知道是最好——但,就和窃喜一样,这种人性的反应,也不是理性可以摆脱的。

周姐照应他,最后启程去东京的时间比预计得更早了一天,抵步后已是深夜,周小雅自然去睡美容觉,秦巍却迫不及待,溜出酒店,叫了台出租车,到场地外站好:乔韵现在不需要熬通宵了,但距离发布会就几天,忙到深夜也在所难免。之前就说了,提早来也未必有空,今天不到凌晨结束不了。

九月的东京,夜风有点冷了,但吹在火热的心上却不觉得凉,前几夜的惊魂已被全数淡忘,秦巍使心机,隐在阴影里,存心营造戏剧感。听着门内的音乐断断续续地响:这是在做音乐和灯光的彩排了。

过了很久,音乐声停了,门打开了,sta陆陆续续地往外走,秦巍的心跳渐渐加快,他不动声色,只有脚尖不自觉地跐着地面。那扇门的光圈越来越大,世界都渐渐模糊——

终于,在笑声里,乔韵走了出来,她看着是瘦了点,但精神不错,还是那样简单的白t仔裤,眼角有点疲惫堆积,但又被抑住,低着头和同事边说边笑,不嚣张,可气场自带焦点,闪闪发亮。

至少在秦巍眼里闪闪发亮,这女孩子不算最漂亮,脸不够巴掌,没做过微调,论细节无法和要受镜头严苛考验的女明星比较,但乔韵走进视野里他就再看不到别人了,他本想看她会不会发现自己,但现在全忘了,情不自禁,站出来叫,“娇娇。”

乔韵猛地一回头,眼神四处搜索,最后终于定到他身上,她的动作凝固在那里,像是还不敢相信,嘴唇微张着,平时最强势的人,这一刻居然有点痴傻,像是这一刻的惊喜击破了她的藩篱,露出心防下最坦诚赤.裸的自我,她像是一尊雕像,被眼里的情感缓缓点亮,注入生命,这一刻没有丝毫防备,一览无遗,她在想什么,他对她来说是什么?所有情感上的怀疑和动摇,在朝阳旭日里都冰消瓦解,这一刻所有其余都是细枝末节。

秦巍张开双臂,蓄势接住扑来的身体,但还是被扑得后退几步,熟悉的香味顿时萦绕过来,所有的感官都被她霸道占满,荷尔蒙立刻催动着身体开始骚动,但心里却从未感觉这么太平,他还在回味着乔韵刚才的表情,一遍又一遍,好像所有的难题都在这终极答案中消解。

“娇娇……”这几乎是叹息,他收紧怀抱,又喊,怎么也喊不够。“娇娇……”

这一次没被骂肉麻,他的肩头有一点湿热,她没应声,也许还有点倔强,不想被听出端倪,但环抱的双手却收得很紧。

“我有件事得和你坦白,娇娇。”

如果是以前,如果有那么另一个世界,他没留下来,他和乔韵一起去了美国,面对相似的问题他会不会做出另一个选择?

也许会,以前的他过于傲慢,对乔韵总带点俯视,他会觉得她不能理解他的担忧,不能帮忙,只能添乱,最好的处理办法就是不要让负能量扩散,把烦心事留给他一个人。反正他问心无愧,走到哪都可任人评说。也许见了面以后会挣扎,但最终仍会选择不说。

但现在,秦巍知道自己变了,他不知道改变在哪——太多太多不同了,但确实自己都有感觉,之前的纠结,见了面后很自然地化于无形,他没有半点犹豫,脱口而出,“我觉得我可能被人套到局里了,娇娇……”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93章 改变
回目录:《时尚大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最美遇见你作者:顾西爵 2半暖时光作者:桐华 3陌上人如玉(古代小清新)作者:御井烹香 4司宫令作者:米兰Lady 5夏有乔木雅望天堂2作者:籽月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