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26章 时尚买手 上

第26章 时尚买手 上

所属书籍: 时尚大撕

“哟,人还真不少,”从地铁出来,从骑楼的阴影里一路穿行至此,方吉背着手看了半天新天地街头匆匆而过的路人们,悠悠地说了一句,“今年人又要比往年多了呀。”

“总归经济是越来越好咯,”他老婆有些不耐烦地打开保温杯,喝了口出行前特意灌的茶水,又拿湿毛巾揩了揩额头,“走不啦?去看发布会呀?今天有两场,好像有一场还是淑女屋,去看看款呀?”

“淑女屋有什么好看的。”方吉摆摆手,很有主意,“上次进了三款,到最后打折才卖掉,走,会场里去兜。就是现在大家都去看发布会,正好慢慢看。”

“随便你。”方吉老婆无所谓——像他们这样就住在s市周边小县城的商户,进城拿货是家常便饭,通常还顺道承担探亲任务。过来兜发布会不过是看看最新款式,真正进货还是往7p跑。“走走走,快进去,这个太阳晒得,真是热西特。”

夫妻两个手里拿着保温杯,包扣上掖着湿毛巾,闲闲兜进展厅区,果然今年是热闹了不少,这个点算早了,场内已经络绎不绝地有客商经过,时不时还能看到黝黑油亮的外国面孔,两排展厅里悬挂着熟悉不熟悉的品牌、蓝天麦子、唐狮、雪歌、真维斯……这些定位不同、价位各异的参展品牌挤在了一块,有的展区里就挂了几件衣服,更多的还是代言人的海报和人形立牌,这是以直销和加盟店为主的大众品牌,参展只是为了建设品牌形象和影响力,还有些展厅内就挂满了下个季度的样衣,几个销售在门口转悠,一副指标不轻的样子

方吉和老婆对这几个品牌都还是有兴趣的,尤其是雪歌、jnby这两个牌子,更是进去绕了几圈,探看着里头的新款式,要了报价单。销售顾不上搭理他们,他们也无所谓,拉着样衣,每一件仔仔细细都看过了,再对比报价单,形成大致印象,这才从店里踱出来。“今年这两家衣服,还可以,但是江南布衣真是越来越贵了,这个棉布短袖,进货价也要400了,疯特。”

“进不进呀?”他老婆倒挺乐观,“进了总能卖掉的——一中那些女老师就喜欢这样牌子的衣服,人家有钱呀,要穿牌子货!”

“先去7p看看再讲,没有的话,回头再定。”方吉捻捻胡须,也不反对老婆的意见:他们县城在浙江,本来省里就有钱,带动下,这几年县里经济是越来越好,再加上前几年修高速,拆迁出不少百万富户,所以方吉开的‘高端精品店’生意也颇兴旺。

几年生意做下来,自有心得:大城市里,居民见多识广,一件国产衣服卖一千多块,随时骂你疯特了,‘多添点我不好去买华伦天奴?’,反倒是小城市,物价一直都是虚高的,住户也少有机会去奢侈品店溜达乘凉,lv在他们心里怕不是要卖出天价?对品牌的档次也含含糊糊,品味有限,手里钱也不少,国产牌很容易浑水摸鱼,借着信息空白建立认知度,所以jnby、雪歌这样的牌子对他们来说已属名牌,可对同事炫耀,这品牌一有了附加价值,价格就好接受了,方吉他们单件零售价在600以上的春夏衫也都敢拿,不怕砸在手里。只要摸准了目标客户群的审美喜好,是可以卖出去的。

当然,最好的选择还是在7p找到山寨款,必须有钉标,做工也精良,拿回去能当正版卖的那种。若不行再进正版来卖也是一样,所以方吉并不急于下单,包敞开往里装品牌画册和报价单,那些低价休闲牌子多数看看就走,不多留:客单价太低,顾客群太穷,他是不屑于做这样生意的。

“今年服装是明显涨价了。”

“春夏就这样厉害,秋冬怎么卖也不知道了,大衣低于1500能拿到好货?”

一边走一边议论,第一排知名品牌的展厅走过了,绕个弯到侧面,这里的品牌认知度就开始下降了,展厅布置也不像是大牌们那样有章法,有很多甚至基本没有布置,随便拿张桌子拦一拦就算是场地了,比特卖会还跌份——但人气一样旺盛,里面货架一排一排的,很多如方吉般打扮的小商人都簇拥在里面看衣服:这都是从较内陆省份过来的,这里有些质量如ony,但知名度和进价都明显下跌的牌子,最适合信息尚不发达,顾客对名牌和价位认知度有限的县城了。一件杂牌衣服,进价80随便也卖到500多,和da都一个价了,顾客也不觉得什么,在他们心里da这样的世界名牌,一件怕不要一千?

对这种店面,方吉也就站站看看,不太认真,他老婆倒难逃捡便宜心理,冲进去检视一番,摇头回来了,“料子真是差——那个线头,买回去我要剪死,算了算了。”

“买的哪有卖的精?”方吉笑她,“你自己也是买卖人,你不晓得?”

他倒是喜欢进另一种展厅:布置一样朴素,不过看得出是有心思在里面的,有的牌子拿竹帘遮挂一下,有的在墙角摆个老上海街灯,展厅里衣服不多,最多的也就三五排货架,挂得稀稀拉拉的——这都是独立设计师的厅了

。方吉每个都进去看看,大多数是摇头出来,会拿报价单的都很少。

“怎么个个都是棉麻?”他老婆也有点抱怨,“没筋没骨,那个布料薄得透手的,还要卖七八百,想不通哪种人在穿哦?”

方吉当然不是为了支持国产时尚才进这种设计师店铺,他是觉得这种店铺到底还是有审美的——他是不懂什么国际时尚,就打眼看过去,展厅里那一两件模特身上的衣裙有些还蛮好看的,要能挖到合适的衣服,也多个货源。这不就是展销会的意义?大牌子要进货容易,只为了它们还没必要特意来了。

只是这种挖掘,成功率的确低,那些模特身上的大裙子好看是好看,但他也不可能进去卖,真正能考虑的那种日常款,真是如他老婆说的,没筋没骨,感觉水洗两趟就能撕破的料子,穿上身邋里邋遢的,想不通什么样的人才会穿,穿着才会好看。

腿着腿着,方吉也有点累了,正想找个地方吃点家里带出来的糍饭团,他老婆哎哟一声,“你往前看,往前看——这个牌子有点意思诶老方,你看布置得老好看额——”

嗯?方吉抬头一看,注意力也是被吸引了过去:前面这展厅虽然不大,但远远看去,布置得就很有腔调,厂商自己搞了射灯,向上追光打在了品牌logo上:“韵?嗯,新牌子呀。”

“商标还挺好看的。”方吉老婆喜欢品牌logo:一朵云彩掩映中艺术化的韵字,“哟,地上还有图呢。”

随着他们越走越近,展厅的细节也就更多地暴露在了眼前,那个灯光,那个场地布置……方吉又有点不肯定了,“这是新牌子吗?”

他不是专家,说不上展位的布置具体高大上在哪,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展位的灯光设计特别好,他一过去眼神就被灯光引导着自然投向了展位中间的展示台,并被上头的那件黑色礼服裙吸引了注意力。那个料子,那个剪裁,还有那个设计——不知该怎么说,就觉得特别的值钱,很吸睛,总让人想多看几眼,甚至就连那假模都有种高档的感觉,那精致的眉眼和细腻的肤色,根本不是一般服装店常用的假模可比的,甚至都把第一排展位的大牌们都压下去了。

“这是新牌子?”方吉老婆明显也被镇住了——什么衣服都要摸摸料子的她,手伸出去又缩回来,愣是就没敢去摸裙摆。“这牌子哈有钱噢,老方,以前听说过没有呀?”

“没咯。”方吉的好奇心已经越烧越旺盛了:这展厅里人多,成衣展示区里围满了客商,他看不到衣服就转身去柜台边上自己摸了一本宣传册,“那,来看呀,绕着台子转圈干嘛。又不是转一圈就是你的了。”

“就是真好看。”方吉老婆对这条裙子是一见钟情,绕了几圈才依依不舍地退回来,还突发奇想,“诶老方,你说这款有红色款,那个皮染金的话好不好做女儿婚礼的敬酒服啊?喜兴!稳重!我看满可以!”

“你这说什么瞎三搭四的。”方吉嘘她一声,自己翻开宣传册看了起来:这本册子一拿到手,还是两个字,有钱。纸张的重量,印刷的质量,还有那个封面设计……反正就是好看,比之前收的所有牌子都要好看。

“【韵】,由设计师乔韵于2007年6月创办的新兴设计师品牌——真是新牌子呀!”他读,“我们为新女性设计,穿上【韵】,你的人生态度不言自明……2007年9月发布首届春夏成衣系列,【黑夜中的火】……”

这种虚头巴脑的东西,他读个开头也就算了,直接翻到后面去看成衣,“噢,这册子做得蛮不错的嘛

!”

虽然这是独立设计师品牌,但处处都透着大品牌的范儿,方吉就很喜欢宣传册里直接标价,以及标注贩售人群的设定,他先屏蔽掉了所有进价两千以上的衣服,所以外套和连衣裙就被无情地翻了过去,在上衣这块他开始细看了:“噢,这件t恤不错嘛,简洁大方,看起来料子不错!”

方吉老婆也很喜欢:这是一件全黑的圆领上衣,领子挖到锁骨下方,看似较暴.露,但镶的宽皮边又使这上衣有点严肃的感觉,而且最好的一点是,圆领开口没有超过锁骨末端,胸罩带子不会露出来。

材质跟身,但又不是完全贴身,在腰部掐出曲线,长到肚脐下方,皮革元素在很多细节上都有体现,七分袖的袖口、下摆,以及胸前装饰的口袋,都是黑得略浅的皮革,宣传册里,模特搭了一件灰色紧身九分裤,露出一节光裸的脚踝,穿着一双板鞋,这让整个造型有点设计师品牌特有的离经叛道,不过方吉和他老婆是自动忽略掉这种莫名其妙的穿搭的——他们倒是可以很轻易地想出这件上衣搭配a字裙的效果:掐腰跟身的设计很适合穿来搭裙装呀!看照片料子厚实,款式简单稳重,又有一点点小小的性感妩媚,很适合那些年轻女老师啊,还有企事业单位的公务员之类,对着装有一定要求的职业应该都很好穿搭的。

“有没有灰色款?”方吉扫了一眼标价:建议零售价1799。他摇摇头,刚兴奋少许的情绪又冷下去,这些小年轻的牌子,各个标价起来都不要命,好像中国已经跑步进入社会主义似的。“太贵了,明天先去7p看看。”

他再翻翻后面的款式:作为展会来说,【韵】的成衣选择不多,拢共就十几二十款,但作为一个新牌子,还是设计师品牌,他们的选择也算全面了,外套、连衣裙、上衣、下裙和裤子都至少有两三种选择,而且款式真的——方吉没法不注意到,都很务实,其中有一些他觉得是不太能放在自己电里卖的,设计得太大胆,想不出那些常客怎么传达,但真的有好几件,如果不是价格问题,他是觉得很适合尝试的。

“还是明天先去7p看看。”看到老婆还在翻阅,他又说了一遍,“这个展会要开好几天呢!”

“7p走过几万次了,”方吉老婆却不愿意走了,还盯牢在画册里,“哪里看到过这种款啦?新牌子第一次订货会,会有仿款?”

“你总归要去的,不去怎么知道一定没有?”方吉顶她——他在家庭里是有权威的,这种时候老婆一般也就不回话了。但今天却不是——她硬拉他去看样衣,“看看又不掉肉的!”

有些不情愿地走到人群里,挤着上前捻了捻料子,方吉就知道要糟了:他老婆呢,审美水平是飘忽不定的,作为服装店老板,她挑货眼光不错,牵扯到自身那个审美眼光就会飞速回落到农村妇女的水平,比如说之前那敬酒服的荒谬念头就属于她的正常水平。但横跨这两大审美眼光的唯一一个执着就是——料子。不知道是不是化纤衣服穿多了,看到好料子做的衣服,她真的挪不动步,脑子里的算盘珠都要跳出来,思考能力显著下降——

“哦哟,这个料子好,厚实的,又柔顺——筋骨还好,撑得住造型,不会软塌塌的搭在身上。”果然,他老婆一捻就爱上这件上衣了,啧啧赞叹,“好的好的,真呃是好,罗老师一定喜欢——老方,要么拿一件!罗老师肯定要的,她老公局长,有钱呀,这个不贵的!”

一千八的春秋上衣,局长夫人也要斟酌下吧,罗老师一家一直都还是很注重影响的!方吉摇头去拉她,“走了走了,回去慢慢商量

。”

他老婆还不肯罢休,硬挤到人群里去拿报价单,方吉瞪她,她也不管,“就先看看又怎么样嘛。”

其实真要说,除了这件上衣以外,方吉还觉得有件阔腿裤是很适合罗老师的:这几年紧身裤是流行,画册上也都是在搭超级紧身裤,但对罗老师这样有点年纪,生过小孩的客人来讲,下半身穿紧身裤还是有点不雅,那条阔腿裤一看就很修饰身材,罗老师一定喜欢。只是那个价格更贵,零售价要3000朝上,他都不敢和老婆提,拉着她就往前走,“好了,先吃饭,先吃饭再说。”

他老婆一路走一路还看报价单,方吉也想看,但不敢鼓励她——看着看着她就叫起来,“啊哟,这个进价还可以呀!你看你看,老方,这件上衣,进价就599,这个价格真呃可以的,我们拿来卖好不好?要么回去讲讲价,问问他们500走不走——”

600的进价?那这个价格还真不高啊,方吉也是一怔:从建议零售价来看,是给经销商让出了1100元的利润,这个定价要比一般大品牌都厚道了,接近是三折,这可不容易做到,毕竟生产成本不是那么容易压下来的,越是小牌子,进价越压不下去,有时候甚至是指导价的七折而已,那些独立设计师品牌生产出来的衣服,披披挂挂都不知道卖给谁,进价都要7、800,最多卖到1000,就给店家留200的利润,这生意怎么做?

说起来,1500的衣服罗老师还真不是没买过,就是她不买,出掉也不是问题,还有十多个m码女客人也买得起这价位上衣的……

“讲价?”表面上他还是横眉竖目,“你就拿一件,人家会和你讲价?”

“你看这条阔腿裤!”他老婆根本没听他的,“进价也就1200诶老方,这绝对是罗老师的款子——你别装,我和你讲我刚才一看你眼神我就知道你想什么——”

#

“组撒啊!大庭广众,拉拉扯扯的,一股包子味。”正当方吉垂死挣扎,被妻子一点点往回拖时,廖珊皱着眉头,侧身经过了这对中年夫妻,“这空调又不旺,要蹭空调么进新天地里面好了呀,瞎凑热闹。”

——和方吉夫妇不同,这位年轻女郎的行走路线是很稳定且快速的,那种低档品牌当然一律不看,她只进设计师店铺,通常也是扫一眼就出来了:都是在沪上混的,富民路、泰康路、南昌路,这三大小资街道时不时互通有无,她在南昌路上经营一间‘品味’店铺,卖1500元一只的竹编小提包,2000一双的手工皮鞋,当然,还有两三千均价的设计师品牌衣物……

show(m_middle);

auzw.com

南昌路这样的小店星罗棋布,都靠店主的审美招揽顾客,也算是最原始的买手店铺,究其货源,其实多数都来自富民路和泰康路的设计师工作室。所以本地的设计品牌廖珊怎么不熟悉?进来无非看看新款,甚至有时候看看logo就走了,根本连展位都不进去。只有那些从广州北京过来的设计师品牌会吸引她的注意,值得她进去仔细地淘宝:其实也都不报很大的希望,像是廖珊经营的这种小店,对衣服的质量是有很高要求的,反而经常是在国外能淘到好衣服,国内这边值得一看的,货实在是太少了。

“【韵】?新牌子?哟,还做了地面喷绘,一团乌云……很漂亮啊,可惜人太多看不到全景……这牌子很有品位啊,但怎么摊位在这么里面?”年轻人,又是行家,思路真是动得快,一眼扫过去就是一堆感想,“是设计师品牌吗?还是新的高端直营牌子?——嗯?!那条裙子好看!”

她匆匆加快脚步,没入人流中,涌进了这不大不小的展厅:【韵】是这排展位人气最旺的一间了,即使是饭点人也丝毫不见少,各色人等都有出没,其中就有——比如那对包子味的夫妻

。她嫌恶地扫过一眼,退后一步,仔细地鉴赏着展厅中央的黑裙:很美,做工精良,衬身,用料甚至可以说是奢华,绒面在灯光下熠熠生辉,还有那一望即知是优选料子的编织皮革,以及把它们融为一体的手工。

展台产品一般礼貌上不能翻看,所以她只是眯眼打量,缝制得非常不错,这只能手工去做,几乎有点定制级别的感觉了。如果这裙子售价在一万五以内的话,她认为都是值得,不是为了贩卖,只是为了做橱窗展示款,足够招惹眼球了,会让她的店一下就有奢华绮丽的感觉……

想是这样想,但考虑了一下店铺内的装修,她还是遗憾地放弃了这念头:这裙子的氛围太华丽了,和极简风格的铺面合不上。

这单品给了她不小的信心,廖珊对【韵】的好奇心也越来越强了:如此的设计,不可能籍籍无名吧?这是北京的知名设计师品牌吗?第一次来上海参展?这也不无可能,毕竟她对设计师这圈子不是太关注,只是间或会过去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单品……

看到一个小女孩从柜台下面抱出一叠宣传画册,补货到展摊上,她踱过去拿了一本,上手的疑问和感慨,同包子味夫妻一模一样(还好廖珊不知道这点):处处细节都流露出这品牌的豪奢,这牌子,到底什么来头?

“韵,我们为新女性设计,穿上【韵】,你的人生态度不言自明……”她翻翻画册,心里已升起震惊,“把你的态度与气质穿上身……哇,这文案好有感觉啊,太有腔调了——这个搭配也很亮眼!超潮的……我喜欢这件短夹克!配帆布鞋好酷呀!天啦,是不是隐隐有种朋克的感觉?”

她喜欢的这件短夹克,很明显是机车夹克的阐释版,采用皮料和粗花呢拼接的方式呈现,千鸟格粗花呢一向是典雅的表示,但皮革在胸线两侧不规则的拼接,以及在大翻领上占据的一个领片、拉链、下摆……都使得这件外套成为矛盾与冲突的焦点和融合——硬朗又edge,而且可穿性很强,廖珊几乎都可以想象到她自己穿着这件夹克行走在风中的场景——

“5300!”定睛一看定价,她有点头晕,“靠,这家是走奢侈品路线的吗?那为什么把展位开这么里面……”

她匆匆翻阅了一下整个画册,大松口气:还好,这其中有些单品的价格还是可以接受的,比如说那身圆领七分袖搭配紧身裤、帆布鞋的穿搭,七分袖1799的售价就还不错,她的客户群对于2000以下的单品,价格并不是特别敏感,但5000以上的单品,她们的兴趣就会陡然降低——5000多可以去买奢侈品大牌的衣服了,这个算盘人人都是打得清楚的。

“主要是料子和做工,”廖珊开始心动了,看模特图是真的好看——她不是专业出身,其实不懂设计,但从商家角度讲,真的很好售卖,款式不繁复,简洁衬身,料子好……最重要的是,是很少见的皮革系,风格也偏向凌厉,她对国内设计师的一些衣服实在是看得够够的了,礼服裙、秀场款都是好看的,都是有想法的,但一走到成衣系列就莫名其妙,几乎所有的大衣都没法进,唯一做的好的就是中国风棉麻,全部都朝江南布衣看齐,花式的布袋衣、棉麻、棉麻、布袋裙……

不是说这种风格没受众,但看久了真的不腻烦也难,而且其实大部分女人都不适合穿大长裙和水桶状长衫,这种衣服主要是在卖情怀,廖珊宁可多卖点民族风、波西米亚,也不愿久做中国风棉麻,而且她特别饥.渴大衣和夹克:这种衣服真的对打板、用料和设计要求极高,一般的设计师水平次点,做出来的成品简直差到让人尴尬。富民路、泰康路那么多家工作室,能做好大衣的十个手指都数得出来。

“这家店的设计师,很有潜力啊

。”她的食指在发痒,很想拿报价单来直接填下皮夹克的订单,但又还是忍住了:在商言商,5300的单品,货再好滞销可能性也极大,“对设计师的介绍怎么就这么少,就一个t大服装设计系毕业,然后呢……怎么没有设计师的照片啊?”

把画册来回翻动了几遍,她怏怏地放弃了搜寻,又挤到人群里看了下实物——没去找销售,很明显,这品牌根本没料到今天有这么旺的人气,仅有的几个销售完全已经是□□无术了。

“样衣来看,做工是非常不错,但是成品在细节上会不会退步?”她细心思忖了一番,重点考察了之前最看好的圆领t、紧身裤以及一件风格较成熟的阔腿裤,“先定这几款吧,各样来一件试水,嗯,要么……先要一款?看看卖气如何再说?”

像她这样的小店,客单价高,但成交量就低了,这种新品真是拿一件都要再三斟酌,廖珊思前想后,绕着假模来回看了几圈,最后一咬牙:两款!两款各一件!卖气好的话,还可以再补货嘛!

她依依不舍地再看了那件皮夹克一眼,转身去抽报价单,“不知道给经销商留出的利润有多少……”她已准备把t恤加到2000来卖,所以只要进价在1500左右都可以接受。

“599!”她也一样被震慑住了——虽然廖珊是绝对不会承认的,但在经营心态上,她还真的与包子夫妇挺相似,“599,那这个进价真是不高呀……啊啊啊,那快看看皮夹克!”

迫不及待地找到了皮夹克的缩略图,廖珊手指比过去,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1999……我靠,他们还真是给零售商留足了利润,会做,真呃是会做生意……”

她平时多数都和独立设计师打交道,所以这档次的折扣已经让她喜出望外,1999拿来,4000卖出,作为夹克来说,这价格依然略贵,但并不会让客户去和奢侈品比较了:4000的价格还拿不下dior的一件t。——但是,也不是那种喜欢了就会随便买买的价格,廖珊心里的小人扭来扭去,真个是有点纠结了:这个皮夹克到底定不定啊……定不定呢?哎哟,要么就走一件,可是……

“麻烦让一下——”她站得太久,已经有人嫌她挡路了,廖珊不快地瞪了那个中年人一眼:什么人啦,粗粗拉拉的,人字拖打脚底板……就会乱晃!这里的衣服,你买得起吗?

#

“黄总,我来给您提着吧。场馆里热,您擦擦汗——”

仅仅是五分钟以前,被廖珊鄙视的中年人身边还簇拥着两三个殷勤的销售,“黄总,要不到我们展位上坐坐,歇歇腿嘛——”

“不用了不用了,你们忙你们忙。”身穿两股筋背心,脚下趿拉着一双人字拖的黄总笑了起来,手里的无纺布袋子装满了品牌画册,看着很像是来套垃圾桶的废品回收人士,他平易近人地摆摆手,“我就随便逛逛,随便逛逛——”

他是这么说,可谁敢当真?几个销售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愿意先走:这位黄总可是j省最大的服装经销商,手下有几十个百货公司的服装区,是十多个品牌在j省的总代理,上至客单价在3000元以上的二线奢侈品牌,下到100元左右的廉价快消都有涉足,代理也做,经销也做,所以不论是jnby那样的大品牌,还是第二排第三排这种低价品牌的销售都拿他当宝贝看,那些跟过几次展会的老销售,时装周以前就会打来电话跟进,人一到立刻放下全部事务前来接待,绝不会有任何怠慢的。

当然,黄总也不会是光身过来,随身还带了两三个员工做参考的,这也就是传说中的时尚买手了,现在都分散在各个展位和品牌销售对接,黄总自己是闲来有兴,出来走走逛逛而已

。他对这些热情的款待也有些无奈,“说真的,你们忙,一会会有人过来找你们的。我现在真就是随便逛逛——”

他说到这份上,销售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才迟疑退去,黄总偷得浮生半日闲,背着手溜溜哒哒地从这些二三排的小展位前走过,眼神在模特身上一触就收回来了:嗯,都是有梦的年轻人,值得鼓励值得鼓励,不过……要不要合作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至于杂牌快消,他倒是有点感兴趣,但也没多看——这种牌子没有自己的风格,单品之间差异太大了,粗看很难分辨好坏,仔细翻阅、淘宝,那就是手底下小朋友的活计了。黄总现在真就是在饭点前溜达溜达,散散腿儿——

“咦?”他的眼神忽然凝住了,“这家店……布展很专业啊!”

饭点到了,人潮散去了点,原本熙熙攘攘的展会摊位现在多数都见空了,但这家展位内还是挤满了人,除了店中心的展示台和橱窗款之外,基本都看不到其余的衣服了,但黄总本来也不是看衣服的:先看地面,居然有喷绘,从店外往内一路由浅到深,和logo相呼应,应该是云朵的意象,到了展位内部就全被喷绘成黑色的乌云,这个设计先就让他眼前一亮——很值得参考啊!品牌的调性一下就出来了。

还有那个灯光,打得有板有眼,展位前半面的光源集中在展示台上,下面几个小灯又打柔光,自然而然就引导视线,让展示款更显奢华身份,后半边光源分散,结合人潮来看,应该是集中在衣服展示区,还在展位本身的区隔板上贴了一层浅灰色的墙纸,喷绘过度到墙面上最终结束,黄总根本都没看到更多的细节设计,仅仅是从灯光和喷绘就已经很有惊喜了,这些方吉和廖珊只是一眼扫过的东西,对他来说信息含量却很丰富:就从展位布置来看,这品牌的实力相当雄厚啊!

像他这样做品牌代理的,最看重的就是品牌本身的实力,其实什么定位那都是次要的了,高端中端低端,都有相应的市场,也都可以试着去做一做,最怕就是有些小品牌,有了这一季没有下一季,资金链极度不稳定,好不容易做了几年,知名度培育出来,销量有起色了,但过来的成衣质量开始下降,生产上粗制滥造,设计上东拼西凑,这等于前几年的投入全都白砸进去了。所以黄总看展位都不怎么看款,他就看这种整体感觉,看这种大品牌的气质,以此来拓展代理市场,至于经销那块,琐细决策也就真不归他来做了。

以他对国内市场的了解,黄总本是没指望在这次上海服装周挖到什么宝的,这一次真只是走走看看,能遇到【韵】对他来说是个惊喜,他一下加快脚步,迫不及待地挤进人潮里,拿过一本画册看了起来:画册上手,又是惊喜,黄总日常过手多少品牌画册一般人都难以想象,早学会了从细节分辨档次,那些一线奢侈大牌,就连画册都是艺术品,且不说印刷质量,只说版面设计都赏心悦目得不行。作为顾客来说,不会知道美在哪里,但肯定可以感知这种美丽,而作为代理商,他除了能感知美丽,也能感知到这份美丽背后的得来不易——

这不会是什么国际二线品牌过来试水吧?韵是起的中文名?还是港澳台那边的设计师第一次过来参展?如果是后者的话,那就意味着商机呀,刚才粗粗扫了几眼,款都很成熟,可以直接投放市场,如果能赶早把华南这块的代理权都签下来的话……

一边动着心思,一边掀开画册,黄总第一眼就愣住了:独立设计师品牌?今年刚刚成立?

独立设计师品牌能有这个表现?黄总甚至都有揉眼睛的冲动:他其实也做独立设计师品牌,在几个发达的市百货里有针对设计师品牌受众的精品区域,但都是经销买断的方式,不做代理,因为独立设计师品牌集中了所有小品牌的缺点,而且还多了一个最致命的弱项——脱离市场,很多品牌书做得是很有品味,模特静照也充满美感,但那些款一眼就知道不可能走量,不可能以代理这种方式合作

但,【韵】这个品牌却不一样……

他左右看看,四处打量着场地布置的细节,心中又是一动:展会空间太大了,又是临时搭建,那个空调系统基本也约等于无的,今天天气又闷热,走到人堆里那个滋味真是不好受,所以他才想出去走走,但在韵这边却没了那渥热的感觉,一丝丝清凉的风从角落里吹来……他们家有空调扇,而且把它隐蔽起来,和环境融为一体,所以自己才没有第一眼就注意到。

这种细节……真是对得上它的品牌定位啊,这整个品牌真是草创?怎么方方面面都如此妥帖,给人以深思熟虑、磨合已久的感觉?

黄总忽然积极地往人群里挤,差点撞到一个呆立不动的年轻小姑娘,“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麻烦让一让——”

他走到成衣展示区,浏览了一圈,把各款式尽收眼底,又捻起料子,反过来看背面的做工——最后挤出来站在人群角落,沉吟不语,心中充满新奇的感觉:这品牌……这品牌……

唉,但才成立啊……连设计师的履历都没有,只说了个毕业院校,还有个新锐设计师的名头:这样看她年纪应该不大,没有太多的从业经验,这让人怎么能放心代理……这种高定位的品牌营销成本可不是开玩笑的,万一她只有这么三板斧,只有这么个系列呢……

对这个乍现的惊喜,黄总没有任何心理准备,所以他也难得地举棋不定——他先不说什么,拿了一份报价单,踱到门外去闲闲做翻看状,冷眼打量展位内的人来人往:嗯,销售应该是第一次做展会吧?分不太出真客户和登门推销生产线的无效客户之间的区别。不过员工素质不错,迎来送往都很老道,不像是设计师和亲友兼任,这牌子很有钱是铁板钉钉的事实了……设计师有没有在展位里?如果能和他或她见见面就好了……做小生意看货,做大生意,看的还是人啊……

对大生意,黄总一向有足够的耐心,笃笃定定一站就是半个多小时,真的是把饭点给站到了,人潮也站少了——天气热,到饭点都想出去吃一口,吹吹空调,【韵】的展位终于空了下来,只有一两个流连在成衣前的闲逛者,由一个销售接待着,余下几名员工凑在一起低声交谈,其中西装革履,打扮得最利索的那个小伙在分派着什么——

在他迈出步子,过去亲自探底前的那一刹那,黄总忽然瞥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顿时慢了脚步,重新回到了刚才盘踞的观察点,注视着两名客人一边谈笑一边走近了展位:他们的指向性相当明确,对其余的展位看都不看一眼,好像是有约而来——

西装小头目一看到这两名客人,顿时挂上笑脸,前去招呼,他对这一男一女中的男性特别热络,看得出来,不是第一次见面了……黄总眼仁缩了缩,瞬间就把这品牌的实力评估调高了几分。

不过,更让他诧异的是,这西装青年还不是在场的最高负责人——和他握完手以后,男客人转向了刚才在端茶倒水,不断补充宣传物料的白t小妹,他脸上的笑容加深了,在礼貌之外,还显出了十二万分的殷勤与友善,几乎是有些讨好地率先伸出手(但遮掩得很好,只有黄总这样的老江湖能品得出来)——

而那位白t小妹扶扶眼镜,在其余几名员工的簇拥下似笑非笑地和他握了握手,虽然穿着如此简单,看起来如此年轻单纯,但从气势上来说,居然丝毫不落下风。

“傅先生……”黄总隐约听到她说,“……里面请……”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26章 时尚买手 上
回目录:《时尚大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陌上人如玉(古代小清新)作者:御井烹香 2纵然爱你有时差作者:夜女三更 3你和我的倾城时光作者:丁墨 4轻狂作者:巫哲 5归路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