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54章 公主婊

第54章 公主婊

所属书籍: 时尚大撕

“,来我们自拍一张

。”

“你也是党啊?”一边笑一边凑过来,比了个嘟嘴的姿势,乔韵连按几下快门,“来来,换个表情——哎呀,最近都忙死了,难得出来吃个下午茶,弄点自拍放松一下。”

“你不是说之前都闲着没事?”记性还挺好。

“我是不大去场地那边,但是也老有电话呀,”乔韵圆得也很自然,“总有些事得自己弄的——快彩排了,不是还得试妆吗?对了,,你的化妆团队也是欧洲带回来的?好牛呀!国内这块,要在时装周期间找到好的化妆团队真的特别难,很多好的都被预约了。”

“是呀是呀。”也有同感,“像是我们毕业展也是的,赶到了伦敦时装周,带点名号的化妆团都被约走了,只能找工作室——有钱都不行!给我留下好深的遗憾哦!所以这一次我回来就特别把伦敦那边的欧莱雅工作室带来了,至少时间和伦敦那边不重合——但也只能约到他们的第二梯队,第一梯队的都不肯出来,出差津贴开多高都走不开,说是要给伦敦时装周试妆——唉!年轻人想做点事真是太难了!”

难吗?乔韵看着的亮片指甲笑:穿针引线、画图改稿,有时候还要亲自去修改秀场布置和秀导、布展团队沟通,她的手别说留指甲了,这一阵子磨得大大小小又添新茧,手上连常年使用缝纫机的痕迹都没有,她的衣服应该全都外包给裁缝做。

“国内也一样的,这还得拼品牌的名气。”不过在化妆这个问题上,两人遇到的困难是一样的,专业彩妆这圈子不大,还真不是你有钱有关系就能请到最好的团队的,在国内还好一些,顶级品牌看不上两地时装周,大家都是凭多年合作的老关系在约,四大时装周,香奈儿、迪奥自己的秀,当然是自家彩妆工作室精心伺候着设计妆容,包括场地也一样,各处都会协调好避免撞车,留出充足的布置时间。展映周时间就是金钱,秀场恨不得每小时都开新展,但大品牌就是起码能封场两天精心布置。国内的冲突最多最直接,其实也因为盘子太小。“那你彩妆沟通好了吗?应该试妆了吧?”

“我还没去开会呢。”懒洋洋的,和乔韵诉苦,“一回来事情就很多呀,我过年不是不在国内吗?老辈人太重礼数了,回来还要补拜年,这吃饭那吃饭的,都是官腔,打得烦死了。还是国外好,没人烦,我爱干嘛就干嘛。”

没人烦那为什么要回国开秀?圣马丁的毕业展会遴选优秀毕业生的作品在伦敦时装周走台,借地利之便宣传自己的学生,是不是没被选上?秘书长不愿给她找的作品集,但乔韵也猜得出来,博采众长型选手在圣马丁不可能吃香——不过,这也说明她的后台终究不够硬,或者不够重视她,否则,要在伦敦时装周单开一场秀,也不是做不到。

手指轻点,把照片给范立锋发过去——他对这名字没太大印象,想要对对脸,乔韵嘴里笑,“那可是要抓紧,带妆彩排以后要再修改妆容就不容易了。”

“你们是不是都在等我?”倒咖啡的手顿了下,“——我记得你说要给场地上灯是吧?这么说真的是诶,要是我不彩排的话你还没法上灯哦?还有后面排队的同行都得等,唉,那是挺不好的。”

后面的品牌多数恐怕没想过要改动什么设计,最多修修补补了,这一次舞台相对以前已算高级,他们可心满意足。但这也是个因素,要是拖到时装周开始前一天才彩排,那【韵】什么时候去做自己的装饰?乔韵笑而不语,哎哟一声,有点懊恼,“我又耽误你了——我怎么老耽误你呀!”

“这有什么,我还得感谢你呢,要不是你把文文留下来了,我也签不到她——她算是国内水平最好的模特了,这可是个大人情

。”

“是吧?”松口气,拍拍胸口又笑了,“那就好,你这么一说我还有点安心,不然我真觉得自己挺没用的,老做错事,难怪好多人都不喜欢我。”

像她这样的小公主,从小被捧在手心,自我意识已经旺盛到天经地义的程度,如般还会体谅民情的,已经算是很有自省精神了。乔韵看她没有多少感□□彩,当然不可能谅解,却也没有太多反感,戏做起来不是很难,“说什么呢,如果我是你周围的人,肯定也不喜欢你——这么优秀,这么年轻就开这么大的展了,团队又专业,还上的是名校……我们和你比起来都像是野鸡了,你说能怪有些人妒忌你吗?”

这吹捧简直肉麻,但对来说力度算还好,公主的世界和别人毕竟是不一样的,她听得眉花眼笑,受落万分,“哪有,你比我还小两岁呢,不是照样也创办了自己的品牌吗?说什么野鸡不野鸡的,joe你这个人太谦虚了啊。”

“我们国内哪有什么自己的牌子,都是垂死挣扎而已,和国外的根本就不能比。”乔韵其实也有点好奇欧洲时尚圈的生态,她在帕森斯读了一年就回来了,到底没有尝试创业过。“这个时装周我看就是大型票友聚会场所,除了那些商业大品牌以外,独立设计师品牌都是半死不活的,有的纯粹被拉来凑数。如果不是你出现,连舞台可能都要主办方来直接搭吧,顶多灯光做点变化,很简陋的。说起来都要领你的情呢。”

“真的真的?”被哄得容光焕发的,和乔韵一下就要好起来,“我刚回国,什么都不懂,你要多教我——对了,你刚说国内化妆师团队难找,你找到没有呀?要是没找到的话,我借给你用啊?反正花钱雇他们来了,闲着也是浪费,我们的时间又不冲突。”

对她来说,这个秀可能只是玩票在开,没太重视,聊high了就又忘了刚才的话茬,拿了手机给她看自己在海岛拍的照片,“你也用?这款手机拍照真的蛮好的——你看我拍的,这个民俗木雕好有趣哦,就是重了点,现在还在海关好像没出来,我妈说我走到哪里都买买买——但是这个就是灵感呀,你看这个花纹多好看?拿来做一条印花裙的话一定很棒!”

“还有你看这个贝壳,还有这张,这个是水下相机拍的,我拷进来了。你看这个小丑鱼是不是很棒?可以做一个夏季的主题诶!他们都说,干嘛办秀以前还要出去度假啊,我说不行呀,我的灵感都是从旅途中得来的,”看得出来对设计是真有点爱的,在乔韵适时的啧啧赞叹声里,的兴致越来越高,终于涌起工作热情,一跃而起,“走,现在就去会展中心看看,我让小陈去联系一下,干脆今天下午就把带妆彩排搞掉!”

#

没有什么地方比展会来临以前的现场更山寨的了,所有的光鲜,只存在于闪光灯亮起的那一瞬间,在那之前,这里基本就是个大型装修工地,为了给可能的撕逼留出余地,乔韵这段时间也很少在会展中心里露面,她上次过来的时候满地都是木条箱子,这一次和一起过来,啪啪啪啪开关一响,灯一开,不用怎么假装也倒吸一口冷气,发出一声“哇”——

“怎么样?”其实也没比她好多少,她回国后还是第一次过来呢,一边‘哇’一边就蹿出去了,在t台上四处乱跑,深吸一口气又满是陶醉地转圈圈,high了好半天才回来炫耀,“漂亮吧——这个设计用的是我的idea噢!我和一起画的稿子!”

应该是场地设计师了,他画完稿倒不必出现在现场——如果是维多利亚秘密级别的大秀,肯定是要来的,但自己都这么不上心,他想必也就回家偷懒了,说不定直接就留在国外没过来:乔韵在心底暗暗记住这个英文名,打算有机会和打探一番,这个,是有才华的

“这是用的凡尔赛镜厅的概念吗?”她也上了t台,和一起东看西看,“有点洛可可的风格。”

“对的对的。”更兴奋了,给她做了好几个遇到知己的手势,“你一眼就看出来了?我第一次去凡尔赛就觉得好棒哦,当时我就想,如果能在镜厅开一场秀的话有多好?”

是很好,这t台的审美看似繁复,但却绝不流俗,一盏盏水晶灯垂在头顶,在强光源中流光溢彩,和脚下的玻璃t台交相辉映,一下把光照条件提高了数倍,乔韵知道的灯光师团队来自国外,整场秀只有秀导一个重要职务是中国人,此时也不得不暗叹,有钱有关系就是好,布光的一定是大师,这么强的光源和反光材料,打光效果居然没刺痛观众双眼,而是把t台营造得如梦似幻,上了一层强柔光,这功力国内展界应该没人能做得到。

模特还在后台试妆,只有几个出来走了一圈,在台下看,要比一般t台光好看了几倍,有点走在仙境的感觉。直搓手,“但是呢,在镜厅走秀,如果只走那种传统的大礼服就没意思了啊,就是要混搭,概念碰撞才好玩。我这一次准备了三个系列,印花、高定婚纱和前卫——你刚好和我一起想想,怎么安排气氛才最好?”

说着就把一本硬照册拿过来,翻着和她一起看,秀导andy在一边,嘴唇要掀不掀的,欲语还休很憋屈的样子,乔韵看了也是暗笑:andy心里是很当真,把【韵】当竞争对手了,不想提早曝光秀款,毕竟这在业内都是保密的,免得发生了什么说不清,没想到根本不当回事,直接就甩过来了。

一张又一张,把三个系列都看过,乔韵也有点吃惊:不愧是能从圣马丁毕业,的水平还真有一点,她之前,是低估她了。

设计名院校里,公认商业化程度最高,压力最大的是帕森斯,圣马丁的学业压力要小一点,但也不是随便来个路人甲都能划水过关的。当然你也可以去买作业,但自欺欺人成那样,这个学位就没有任何意义了。乔韵之前以为是挂车尾勉强毕业,在欧洲找不到工作才回国来混,毕竟以她的家世背景,只要自己稍微有点本事,实习机会应该是不缺。但现在看过三个,她改变看法,的设计里没有很惊艳的单品,也看得出非常多借鉴的痕迹,她应该还处在服装设计的初级阶段,拿来主义,看到什么都想要模仿,就像是画家素描、临摹,这都是本能的学习行为,唯独这样才能揣摩出技巧和精髓,但她已经有了设计师的基本统御能力,三个系列里,的确,这裙子像华伦天奴,那件印花很伦敦,但每个系列还都是紧扣了一个核心,婚纱系列的洛可可,印花系列的伦敦风,包括最后那个设计——她看出来了,混搭冷硬,学的是【韵】上一季的设计,但从一些廓形和结构来看,吃的是二手货,她应该是某次逛街看到【笙歌】的那个设计,觉得有点意思,就拿来融入到了自己的作品里。

每个设计师都有学习和模仿的阶段,抄袭和借鉴在这行还是有明显的区别——抄袭都未必会一棍子打死,借鉴那也就不算什么事了。作为设计师,是有一些潜力可挖的,只是还远远没到能登上舞台开秀的阶段,因为她少了设计师最核心的能力:原创性。

show(m_middle);

auzw.com 服装设计的技巧已经不错了,不像是国内有些三脚猫设计师,廓形都做得乱七八糟的,只会玩概念,基本功一塌糊涂,但没有原创性,技巧再娴熟也只能当高级裁缝,她还需要一段痛苦的锻炼和自省,才能试着从模仿变为创造,从无到有地定义出一点东西。从这个角度来说,业内业外对服装秀的评判标准也不一样,再丑的设计、再差的结构,只要是原创也都还能展示自己,但像这种高级临摹作品,配合上如此完美的舞台设计,走秀照片可能会让外行人觉得赏心悦目,但在行内人来看,这出秀满不是那么回事,也就是糊弄个表面光鲜罢了

但至少还能落个表面光鲜,比乔韵之前预料的俗丽笑话还是要好一点,“都很好看啊,就是风格冲突有点大,要不然,先走婚纱,然后用印花调和一下再走第三个系列?——哇,这个婚纱手工真是太棒了,,你这是要逆天啊,我看组委会大奖给你真是实至名归,应该说组委会是很有水平。”

“好了好了,你别笑话我了。”两个女孩银铃般的笑声洒满t台,你撞我我撞你,打打闹闹瞬间就成了好友,拉她进去看了一圈化妆进度——她也算有心,还惦记着乔韵化妆师的事,问要不要介绍,乔韵找个借口推了。“我外语不太好,没法沟通。”

也不勉强,拉她去看了一圈自己的秀款,和乔韵越说越知己——乔韵识货啊,夸手工就能夸到点子上,“这是意大利手工蕾丝吧?”

“是是是!”都跳起来了,热泪盈眶紧紧抱住乔韵,“joe,你真是太好了!”

她已经把乔韵当成亲姐妹似的,拉着她的手,什么都给她看,都不用套话的,竹筒倒豆子,预算也说,“是挺贵,场地布置就快四百万了,国际运费非常贵,还有人工呢,化妆师从英国过来,住的都是五星级呀,一场秀真的要大几百万……”

说得没什么可说了,似也觉得重心一直在自己身上,有点不好意思,看看还有点时间,“你什么时候彩排呀?要不……我们去你的工作室看看你的秀款?”

“好远呢。”乔韵绝对不想她过去——到现在都肯定没看过【韵】的设计,如果只看走秀款应该还没什么问题,【韵】这一次的几个系列里并没有被【笙歌】抄袭的春夏款,还是以秋冬款为主。但是到工作室一翻就很有可能露馅,到时候她说自己抄【笙歌】,憋屈,说【笙歌】抄她,那就等于是把借鉴概念的事情摆到台面上,怎么都是尴尬。“这会太堵了,除非坐地铁——但地铁人也多。”

“不要坐地铁。”头摇得拨浪鼓一样,“中国地铁太恐怖了,尤其是现在,暖气开得热,有一股味道,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人味儿。”

“对对对,人味儿。”想起来还眼泪汪汪,“而且那么挤——上次我坐了一次,都快吓哭了——”

去不了工作室,会展这边还是【s.he】的主场,也没有宣传物料,【韵】的秀场款看来今天是看不到了,有点沮丧,“那要不我们等彩排完了再过去?我好想看看你的设计哦,joe!”

乔韵被她抱着胳膊圈着腰,只是笑,andy却不知从哪冒出来。

“啊?想看乔小姐的设计吗?”他一拍大腿,看着乔韵阴恻恻的笑,“我这有啊,去年上海时装周,她们有布展的,发了好多宣传册呢——前几天我特意去弄了一本来看,您等等。”

“好啊好啊,”一下振奋起来,欢呼雀跃直拍手,乔韵的笑凝结在唇角,一秒后又绽开来:这个andy,真是,这是早看出来了借鉴,憋足了劲要阴【韵】一把啊。

话又说回来,家里人对她开秀不太赞成,圣马丁毕业展不能上秀,伦敦时装周开不了发布会……今天的马屁也没白拍,实在不行就是放开来撕,也未必就有灭顶之灾。乔韵有恼火也不表现出来,绝不肯让andy得意,当作不知道,andy画册拿过来,她比更兴奋,和她一样抢着献宝,先翻到最后一页给她看大裙子,“你看,这就是我上一季的

!”

“哇——————”很给面子,反应是abc型的夸张,捧着画册看了好久,爱不释手,“好漂亮,好漂亮哦!而且是很新的设计,没看到过类似的作品——joe,你好厉害诶!”

乔韵乘她在看画册,冲andy投过森冷一瞥,微微笑笑,andy有点受不住,一缩脖子,嘴唇不自然地蠕动一下——但又有点倔强,还不放弃撩,“不止这件,你往前看看,,还有好几件外套和裤子都很不错。”

“呜呜,真好看……”

谁知根本没把他的话听进去,还沉浸在裙子里,andy又不便重复一遍,一时尴尬在那里。“?”

完全在自己情绪里,冲他挥挥手,如挥苍蝇,看了好久,猛地抬起头,“joe——你真的太厉害了!”

乔韵也就如刚才的她一样,“哪里啦,你别这么夸我。”

“不不不,你是真的厉害。”快速翻翻画册,眉毛紧紧皱起来,真情实感地握住她的手,“你比我厉害多了——我得和你道歉,我之前真的低估你了——我知道这么说有点过分,不过,你能不能和我换换?”

“啊?换什么?”即使是乔韵都没跟上她的思路,一下从谦虚中出戏。

“换一下走秀顺序啊!”双眉紧皱,认真地烦恼,“当时刘叔叔问我要不要走主舞台首秀,我还说算了,没必要顶掉别人,对你印象挺好的,你走就你走呗——可现在不行呀,你这么好,我在你之后走,怎么显得出来呢?肯定会被你的阴影埋没啊——joe,你就让我风光一天……风光一天好不好?这秀,先让我走,你走我的时间——你觉得怎么样?”

这么匪夷所思的要求,这甚至已经不能用过分来形容的要求——她说得就这么理直气壮的,这份自信如黑洞,感觉都能扭曲了世界逻辑——

感情,这位不仅仅是真公主……也是真婊啊?公主婊,一种全新类型的婊——

andy一下活泛起来,耀武扬威地递过一瞥,非常的与有荣焉,乔韵目瞪口呆,不由被震慑三秒。

——三秒后,她的脑细胞重新活跃起来,撕逼细胞全面解锁,低头想了想,抬头微微一笑。

“好啊!”她一口答应下来,很讲义气的样子,“虽然你这肯定是多虑了,我哪比你强——都大家姐妹,换就换呗,有什么大不了的。”

“真的呀?!”一阵尖叫,抓住她的手上蹦下跳,“joe你真的太棒了,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你别谦虚了,你这么厉害,真的,你太厉害了,要是你先走的话,后面的我们真的都没活路啦——”

“瞧你说的。”乔韵被她推来推去的,满脸无奈宠溺的笑,“——好啦好啦,就当你说的是真的……那你想不想多风光几天啊?”

“啊?”愣住了,眨巴着眼,“你是说——”

乔韵循循善诱地笑,“你和你刘叔叔说,把我换到最后一天走闭幕秀——那,你不就能风光足一整个时装周了?”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54章 公主婊
回目录:《时尚大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轻易靠近作者:墨宝非宝 2山楂树之恋 3司宫令作者:米兰Lady 4我的忧郁小姐作者:陈果 5难哄作者:竹已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