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194章 好好想想(下)

第194章 好好想想(下)

所属书籍: 时尚大撕

“不行。”乔韵把大头针一个个拔下来,皱着眉头自言自语,明知房间里没有别人,还刻意说得大声,仿佛这样就会有人出现,解救她于水火之中一样。“不够好,一团糟。”

死线前夕,工作室当然乱得不得了,没成型的华服就是成堆的布料,这里一卷那里一卷,还有被乔韵从假模身上扯下来的废品,乱糟糟地堆在地上,有些整烫一下还能复用,有些却成了利用价值不大的垃圾。这么大的房间,可站人的地方却越来越窄小,进出都要跨来跨去,翻山越岭,乔韵也没心思收拾,更禁止别人动。就这样乱着她还能记得什么在哪里,要是整清楚了,想找找不到,恐怕真会火山爆发。

——当然,也没人敢进来,都知道赶稿时她容易情绪崩溃,所有人对她都小心翼翼,尽量不烦她,留出足够空间,什么事也不和她说。还是乔韵自己去看新闻才知道动态——身份疑云的事上了电视新闻,她和秦巍的粉丝(奇怪,她一个设计师怎么会有粉丝?)和对方水军鏖战不休,圈内大咖纷纷发言选边站,秦巍公布了即将参演《燎原》的消息妖妖又受到带动,再上一波新闻……

诸事缠身,就算是闭关哪能都放下?水军背后是谁在策动o妖妖要不要正面否认?这取决于他们的证据到底散失了多少,孟泽那边已经打过招呼,唯一的破绽就是林瑶青,她去了哪里?她是拿工作签出去的,其实也不是不能查,关键是在使馆内能否找到关系。

还有那个外围女,警方是行文过去了,但使馆这边,层层审批,反馈快不了。林女士有给她写mail,提到会试着拉拉关系,不过美国人对签证申请资料也很看重,这关系到*权,就算找到关系,恐怕也只能是一事一办,林瑶青的资料着落不到这条关系上……距离大秀只有一个多月了,衣服还好说,但灯光舞美是不是也应该最终定方案了?说了惊喜就该有新的创意,从哪里来?大脑空白一片,从未像现在这样没灵感。

不是没面对过比现在压力更大的时候,千头万绪,比这个更烦更闷的时刻也有的是,就说两年前去纽约前后,回想起来,那段时间就像是被压在水里,看出去的世界都是扭曲的,随时随地都会呛水窒息。但再多的痛苦,过去也就忘了,总是眼前的烦恼最真切,也总是眼前这烦恼最与众不同——在纽约的时候,心里是痛苦的,痛苦在每一步都不是自己想走,好像缠上无形丝线,受着摆布。但那一次心里至少还有创作的激情,只是想做的设计和品牌要求的不一样,现在已早跨过了那个心结,可以随心所欲的做设计,她却是彻头彻尾的荒芜,从来没有一次比现在更没灵感,更没创作的欲.望。

品牌前几季的设计,是迫不及待从笔尖冒出来的,每一次设计都是情绪自然而然的流露,所有修饰和考虑,都是对自我的审问,这样的创作真是种享受,再忙心里都是美滋滋,时间总是一晃就过,看到模特穿上华服,正正是想象中的样子,那种感动足以弥补所有辛苦。这样的灵感迸发偶尔来一次,主导出的就是她私心最爱的秀,动物馆、荆棘园,是她的偏宠。但乔韵当然也接受很多秀只是小情绪的表达,是生活中的一个侧面,就像是送给傅展的傀儡秀,生活中的际遇是灵感来源,加上想象力的繁衍,这样的秀更多地表现的是她的才气,不会那么爱,但也很棒,回头看值得欣赏。但现在就连这种小情绪都冒不出来,完全是空的,勉强找了几个灵感,但画的图就像屎,强行做出来的样衣根本不想多看一眼,仿佛布料的每个皱褶都泄漏出她的狼狈和敷衍。

是才气终于用光了?在这不合时宜的关口忽然间江郎才尽?心底也知道并不是如此,作品反应的是内心世界。去不去巴黎还没定,根本无法从现实生活中抽离,几个月前做秦韵,定稿才用一星期,衣服从笔尖涌出来,随便一画就是一个设计,每个look细微的不同都欣赏半天,甚至可说是沾沾自喜。现在枯竭的不是才华,应该说是设计的心情。

情绪型设计者就是这样,没什么好埋怨的,能被情绪带动,已经是很多人求也求不来的好事。乔韵也知道她和秦巍的人生相对一般人,已经算是顺遂得不可思议——但缺憾和困惑却不会因此而能被人接受。甚至去不去巴黎,演不演《大浪》,也不是烦恼的核心,更多的像是种厌倦:不是没涅槃过,每次设计都是对自我的审视,都像是比以前变得更好,但却从未真正冲破同样的障碍。像是跨过去了,转个头又到眼前,她没厌倦设计,但却已经厌倦了这样的生活。

从前一直在给生活做加法,这也想擅长,那也想要妖妖这身份放下了又拾起来,说穿了也还是因为贪婪——想做公司,想扩大影响力,想要推广一种思想,这都是对能力的盲目自信,贪婪也不仅仅是针对钱财。在专业领域越走越好,就越来越在削减横生出的枝节,最终只想活得纯粹,设计与秦巍,只想要这两样,别的其实已不是那么在意。但这张网,陷进去了再想出来就难,和她做对的不是别人,还是自己。巴黎时装周的虚荣,经济的宽裕,社会地位,名与利,放下这一切回秦巍怀抱?没有这些,她哪来的安全感?

说来好笑,人越是清醒就越是意识到自己的局限和软弱,还以为她的自我算是强大,但现在才知道,这种自信也还是来源于现在的生活方式,要她放下这一切,想想都还是颤栗,她还是依赖别人眼里的自己而活。时装周不去可以吗,设计只做先锋,不管商业性可以吗?有灵感就开秀,没灵感就休息可以吗?从天才设计师、拓荒者这样一枝独秀的身份变成勉勉强强,有些失败的设计师可以吗?当时她和傅展对峙,要任性,大不了被买出公司,凭借的是对炒作和营销的自信,即使被踢出公司也无所谓,分分钟再创个品牌,真的放下对掌声的渴望,不虚荣了,可以吗?放下对胜利的渴望,不撕不报复了,可以吗?

世俗就是她和秦巍这样的感情很难延续,做不到跳脱,依然在世俗的藩篱中打转的他们,可以超越这条世俗的规律吗?

如果所有的烦恼都有个具体的反派,人生会简单许多,但事实就是,有时敌人无形无影,只是这样铺面过来的低潮。不想去巴黎的话,是不是可以不开秀?不开秀是不是就可以不想这些烦恼,再顺着自己一点,就认定是傅展做的,把他从公司里踢出去,大家闹个天翻地覆,大不了整个品牌都毁掉……

想到这里,还真有点病态的兴奋,乔韵抓住这情绪,连忙低头又画出几张设计图,但这一瞬间的爽快感很快又被不舍和恐慌取代,笔下的线条也随之出现扭曲:没什么是度不过去的,但这依然无法遏止o妖妖的身份出现危机的那一刻,她心中本能一缩的恐惧。

还是在贪婪,有牵挂就不能冷静,就像是秦巍,会接《大浪》也是因为没安全感,她能责怪他什么?

空想要是能想通,这问题也不会纠结这么久。乔韵揉掉纸团丢到地上,打开手写板,索性破罐子破摔,不去管和设计的融合,先做好舞美特效的效果示意图。实在不行就光着身子上场,重点部位佩一枚大叶片,以团队现在的营销能力,只要有个人形有什么不能吹的?如果只图个叫座,就做一堆精致的高定礼服裙,效果肯定最好。找人截一大堆细节图放上去,保证一万多人转着喊仙喊美美美。

讽刺的是,这也许是最安全的策略——就算艺术上让人失望又如何,《voyage》巴黎早下定决心要炒她,只要不砸锅都能闭眼吹,闭眼运作,说是,其实还不是看钱。也许她纠结个半死的设计,根本就没人在意。

show(m_middle);

auzw.com 这样想下去是破罐破摔——如果是这样,那去巴黎又有什么意义?【韵又有什么意义?这念头就和毁掉【韵一样,充满了危险的诱惑感,乔韵觉得自己再想下去要疯了,是不是艺术家最后都会因此变得很神经质?有些念头思考多了真觉得孤独。她打开手机,找到陈靛的电话打过去,“你在干嘛?”

“我在和小孟喝酒。”陈靛那边倒是挺热闹的,他的高兴也有点刻意——妖妖身份疑云就像是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头顶要掉不掉的,没弥补好破绽谁能真正放下心。“你要来吗?”

他最近和孟泽倒是走的近——也是,孟泽现在身份很关键,肯定得多在身边盯着,这样陈靛也能放心点。乔韵找他,本来也是一时兴起,陈靛本来是她的老板,对当时的她多少有点人生导师的意思,现在跟她来做【韵……她也不知道,就是想和他聊聊,听听他的想法。

虽然和孟泽关系也不错,但有他在,她就打消参与的念头,随口打趣。“不打扰你们两人世界啊,还是算了。”

“别别别。”陈靛积极澄清,“接风而已——说真的,你来不来?小孟这次去s市,实在受惊了,很需要安慰,你也来尽尽心呗。”

他估计猜到她是设计不顺,烦得,所以找话题来逗她,乔韵也的确被分散注意力,“怎么了怎么了?遇险了吗?”

“可不是遇险了咋地?去酒店房间拍的,结果人家关了门不让他走,拍完工作照请小孟拍私房——我和你说啊,小孟要是稍微不坚定一点,指不定就从此走两条路了——哎,别抢我电话啊,哎哎孟泽,这很贵的!刚出的4,摔坏了你赔我啊!”

“什么私房照?”乔韵也听笑了——网红界这也不稀奇,很多网红的摄影师干脆就是男朋友,毕竟有爱意才能拍得好看,而且摄影师、美女,酒店房间,本身就充满暧昧气息。她是找了个gay摄影师,倒干净了,直男摄影师也不是没有正经人,但永远别高估人性,网红工作照,私房照……拍摄期间总会试探,双方对上眼,很多一条线发展下去,就发展到桃.色新闻。“谁啊?是我认识的人吗?”

“就是豆豆呀!”这也的确是新鲜事,陈靛抢回手机啧啧称奇,“估计也觉得直播没前景,脸撑不住,所以想回去做平面,就找小孟拍照。好几个月了,一直给他出机票钱在s市拍,又自己过来找他拍——肯定是暗恋小孟好久了,她平时挺洁身自好的,好像从没听说和摄影师谈恋爱的。都是正经在外面交男朋友,也是分了好几个。估计觉得再不勾搭就老了,看眉目传情没效果,这才主动出击的吧。”

孟泽之前好像的确没对外说过自己是gay的事情,豆豆不知道也不以为奇。乔韵想着也觉得滑稽,笑了,笑着笑着又严肃起来,“什么时候开始的?”

“好像就是我们秦韵秀以后不久吧?”陈靛还没反应过来,“你是问什么时候开始撩的,还是什么时候开始重新拍照的?——问这干嘛?”

其实是挺俗,但沉浸在其中时,乐趣也不少,乔韵的手渐渐攥成拳头,真有点侦探游戏找到真凶时的醍醐灌顶的清爽感,她轻轻地说,“你说呢?——看来,这件事可能还真和傅展无关啊。”

陈靛可能喝了酒,反应比平时慢点,半晌才恍然大悟,意识到孟泽o妖妖以及【韵的关联。“哎哎哎,你是说,是豆豆——可——她哪来的关系啊?”

找水军当然不只是钱的事,不是业内人都很难找到靠谱的公司。别说把事情捅上电视,就是大网站的娱乐新闻,没有点关系也不是网红能染指的。否则正常的报道秩序早乱套了。再说豆豆虽然富有,但也没到拿钱往水里扔的程度,而且,“她图啥呢?”

疑点重重,虽然也觉得不对劲,陈靛还是觉得乔韵多疑了。“小孟,那边什么时候找你的?——是妖妖这个事之前是吧?——你想多了吧,乔乔,小孟说之前很久就在找了,而且也没怎么多问,就是发新闻以后好奇地问过几次。”

乔韵嗯嗯啊啊,却是似听非听,根本没甩他——这和外围女、林瑶青都不一样,不用找林女士,她直接先在淘宝上买了个信息服务,把身份证号报过去一查,所有信息,一目了然,虽然不全,但已经足够了。

z省h市xx酒店,2011年1月6日入住至17日……

z省h市xx酒店,2010年12月8日入住日……

z省h市,拍摄基地啊!乔韵直接挂了陈靛的电话,给李竺发短信:【谭玉最近是不是有片在横店拍?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194章 好好想想(下)
回目录:《时尚大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香寒作者:匪我思存 2我将喜欢告诉了风作者:唐之风 3长相思:第一部作者:桐华 4云中歌2 5爱情的开关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