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143章 代价

第143章 代价

所属书籍: 时尚大撕

“陈总,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我现在比谁都想找到小吴,真的,全中国谁能和我比这份着急啊?现在道上都传开了,全都说秦巍是在我的局上出的事,是我害他。我和他就隔壁门住着,一个剧组呆着,这让我怎么还能继续和他相处?我真是比窦娥还冤,怎么就攀扯上我了呢?陈总你相信我,我已经撒出人去找她了,这个事不澄清,我以后在圈子里可还怎么混啊?”

“你还说不是你?”陈总把几张照片丢到桌上,语气不太好,“小谭,我今晚叫你来,不是给你找问题的,问题已经发生了,我也讲得很清楚,我不管你是出于什么心理拍了那些照片,现在就问你之后该怎么处理——你不觉得现在再和我说不是你干的,这还能说得过去吗?”

周日,公司里加班的人不多,整层办公室都静悄悄的,如鬼片般充斥着不祥肃杀的氛围,谭玉把手压在照片上,低头飞快地瞟了一眼,没有马上说话:以陈总的城府,两人的层次,这些话其实根本就不该明说,说到这份上简直都有点撕破脸的节奏了,她再继续装傻,逼得他连这其中的道理都挑破,可能会把陈总往死里得罪。

但能承认吗?就像是她刚才说的,承认了她还怎么做人?谁不知道她和秦巍关系好?真是她授意人拍秦巍裸.照,这事闹出去以后谁还敢和她谭玉来往?肯定被人指着脊梁骨骂。谭玉是东北人,很看重自己是不是‘够朋友’,有些事,她做得,别人说不得,更何况她根本就没打算做,当时照片是拍了,但后来计划赶不上变化,几次穿【韵效果都好,一方面是当时撕逼的恩怨渐远,逐渐气平,另一面也是因为逐渐习惯乔韵的跋扈——人就是这样贱,她一直这么强硬,对谁都这么强硬,自己又有成绩,久而久之大家也就习惯了,也就不觉得自己之前是受到羞辱。再加上秦巍和她一直都有合作,怎么也得等作品上完了再说,而且秦巍事后和她提过那个女孩子,不经意带出过:‘乔乔知道了,生了好大气’……

谭玉对秦巍就有点意见,也没到发裸.照的程度,她策划这件事主要就是为了报复乔韵,让她也尝一下被人算计,冷不防栽个跟头的滋味。现在乔韵都知道这事了,她再发有何意义?秦巍也似乎对她的用意有一定怀疑,最合适的做法当然是闷声藏住照片,如果没有别的变化,就当个压箱底核武器,至少也等记忆淡化,无法把照片和之前的事件对起来时再放。她自问也不是傻子,剧拍到一半放合作男星的裸.照,这不是给自己找事吗?

照片好端端藏在家里的盘,电脑里绝对没备份,那台电脑最近也没坏过,即使坏了当然也不会找人来修,所以绝不是自己这边泄漏出去的,只可能是当时那个小嫩模胆大包天,自己留了底。之后卖给别人让她来背黑锅,谭玉现在对她真是牙痒痒:秦巍的背景不知道,她的背景不知道吗?还想不想在这圈子里混了?就算她不知道,买照片的人不知道吗?到底是谁这么有种,敢同时和几方势力挑?

“这些照片,就是当晚拍的,秦巍被陌生女子搀上出租车,”她停了几秒没说话,陈总可能有点误会,点着照片还真说破了,“那是什么时候?秦巍和乔韵的绯闻喧嚣尘上的时候,狗仔拍到这样的照片,怎么可能不来找我们要钱?公关部那里,事前完全没收到一点风声,谭玉,你别说那个外围能压下这样的新闻,整个圈里,能对狗仔如臂使指,压到这一步的人,那都是有数的。”

说到最后,他加重了语气,谭玉满嘴发苦,知道再不认就要把陈总往死里得罪了——她也有些疑心谢哥暗中出卖了她,但陈总不说破,捉不到话柄那个也只能想想,只是有这重怀疑在,更不敢嘴硬。“陈总,我……照片是我拍的……”

这句话说出口时,再好强也忍不住伴着苦涩的叹息,也许是心理作用,陈总身边的几个心腹看过来的眼神似都有些变,有些事,猜到和听人承认,是两种不一样的感觉,谭玉想也知道自己在别人眼中是什么形象,她更不愿去想这件事传出去以后别人都会怎么看她——还好,这圈子里,只要你够红,人品再差都不会缺人合作,眼下也只能如此安慰自己了。

她叹口气,着重强调,“但我没想对他不利,真的,陈总,事情有点复杂,主要也不是针对他。但不管怎么说,照片绝对不是我放的,您一定相信我这点,您看,您一出声我也就从横店回来了,这要真是我做的,我能回来得这么快吗?”

“所以公司还是压住了这照片,没让往外放嘛。”她服软,陈总的语气也就缓和了,他和颜悦色地说,绝口不问谭玉为什么要这么做。“要不然怎么办?本来秦巍的照片就够麻烦了,秦巍女朋友博客一发,这照片再一放,好嘛,你组的局,背后那个人说的是居然是你——接连两次都是咱们华威的艺人,股票不还得停牌?《玄夜洞天》还能不能往下拍了?”

且不说刑事风险,这要真上了媒体,估计是比裸.照更严重的事故吧,以后她还怎么演戏?谭玉想起来都是一脊背的冷汗,不过她从没想过这可能会成真,“陈总,我……”

“责备你的话,我也就不说了。”陈总不愧是总字辈,心胸宽广,挥挥手换上公事公办的语气,“现在主要的问题是《玄夜洞天》那边,该怎么继续你要有个想法,还有,现在媒体那边也就欠个照片罢了,局是你组的,这一点不难查证,乔韵连日期都写出来了,有心人互相打听一下总能知道。风言风语肯定是免不了,要把照片压下去,咱们也得拿新闻交换,这个新闻,你和你的团队沟通一下,我不管你出还是马驰出,总是要分量相当才好。”

“马驰?”陈总忽然带入一笔,谭玉不禁一怔:这和马驰有什么关系?陈总是什么意思?

以她影后身份,念头转速低于286电脑那都属于突发脑残,短短几秒内谭玉已经转过好多想法,陈总怀疑她和马驰合谋?陈总要借机搞马驰?陈总和把马驰谈进公司的王总要撕了?马驰……马驰……

这说起来,她也还真有点怀疑马驰,马驰是经常会私下造访她家的,裸.照这个事她也不记得和他提过没了,他同秦巍立场永远敌对,无可能和解,也许她嘴曾松过暗示过……

秦巍倒台,最大的得益者难道不是马驰?电光火石间谭玉就信了几分,怒意随之泛起:要整就不能等戏拍完了再说?为了今年那部大制作,连她也不顾了?呵呵,这还真是挺马驰。

“新闻的事,我会和他商量。”她没撇清,先认下来——陈总没说穿,也许自有用意,撇清反而落于被动,反正黄泥落到裤裆里了,与其指望陈总相信她也是被马驰蒙蔽,倒不如指望他相信自己的智商,不会挑这个时机发动。“剧组那边,陈总您有什么想法?”

“秦巍这件事,剧组已经停工一周了,损失应该在一千万左右。”陈总说,“制片那边,与其等他们以后自己听说有什么想法,不如现在先去道歉,投资人的钱,到最后要还有剩那就不说了,要是不够,这一千万得补上,公司帮你承担30%,剩下70%,你自己想办法吧?”

陈总估量的一千万绝非信口开河,剧组大几百号人,管吃管住每天发工资,一天一百多万的开销是最基本的,所以剧组停什么不能停工,像现在这样的情况极为少有,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导演组在考虑换角,或者说压根不肯定秦巍能不能继续做电视剧主角了,这情况下继续拍花的钱更多,损失会更大。不过那是在秦巍可能有更坏新闻爆出的设想下,现在,随着乔韵博客的发送,舆论风向已转,相信重新开工也就是近日的事。

谭玉嗫嚅了一会,有些心痛,但想想公司已承担了从狗仔这里买照片的支出,也不好再要求更多,只好艰难道。“我知道了,陈总。不会让公司难做的,给你们添麻烦了。”

她配合的态度,多少让陈总脸色更好看点,“还有,今年那部大电影,公司已经决定把男主定为秦巍——算是力撑他度过难关,危机公关明天就会开始换口径,把这事定为有心人士的打压,展示出公司对他的支持。”

show(m_middle);

auzw.com 丧事喜办,借这个机会反过来做营销,也算是顺着乔韵博客定的调子在走。谭玉知道这也是公司唯一的选择,她现在待罪之身更没资格说什么,仍是忍不住叹口气,“唉——”

“既然是这样,那你来出演女主,就不合适了。”陈总不受影响,一径说,“秦巍那里,公司就不过问了……你自己处理吧!”

谭玉冤枉感更强,真是一脚踏空,从天堂坠入地狱,到现在她都有种没回过神来的恍惚感。说实话,出来混这么久,从没这样对人低过头,这件事着实理不在她,连解释都无从启齿——最恨是拿到照片的人,连背景都不做模糊就放出来,照片信息里更是带上拍摄日期,第二恨是乔韵,火眼金睛,一眼就辨认出酒店,第三恨也许还要恨秦巍,这样的明星,空窗期居然从不外出幽会,可供对应的场合太少,本来万无一失的事情,最后居然这么简简单单就暴露了她,可她是真没想着拿这些照片怎么样呀,怨她什么呢……

“我知道了,陈总,回去我就给秦巍道歉。其实,本来也就想开个玩笑……”

嗫嚅的话语,在众人的凝视中渐渐变弱,陈总咳嗽了一下,“那谁,你们找个办公室,商量一下这事具体怎么操作吧。人事关系要维护好,尤其是制片那边,人家带着中影的投资,咱们民营企业说糊弄就糊弄不合适。”

他安排了一通,唯独没提谭玉,大家都应和着往外走,谭玉有心,脚步磨蹭着没动,等人都走光了,轻声请示地问,“陈总?”

她本已做好多方面准备——谭玉是有背景,不过这麻烦也闹得大了点,该安抚是要安抚一下,如果能这样搞好关系反而是简单了。不过陈总倒没这方面的意思,他示意谭玉关上门,却并没合百叶窗,而是低沉地问,“小谭,你和我说实话,这事……是不是马驰弄的?”

看来陈总的确是相信这事并非是她发难,也的确,有点智商都不会这么坑自己。谭玉顿时一阵放松:还好还好,就算华威内部派系林立,但这样恶整同门也是超出所有人忍受的限度了。陈总必须给投资人以及公司上下一个交代,否则,这队伍还怎么带?她虽然受了点惩戒,也付出了一些代价,但终究没有伤筋动骨,看起来片也还是有得拍,被定为真凶的那个人可就不好说了。连她都是一身骚,谁知道陈总给真凶准备了怎样的大礼包?

再说,她拍裸.照、整秦巍,还能弄点私人恩怨在里面,马驰这么做,那动机都是妥妥儿的,就是为了争角色……为了一部电影做到这一步,连谭玉想想都是不寒而栗,这个人确实是有点可怕了。

是不是他?要不要承认?有没有证据?

她的时间不多,也真不敢再犹豫,就怕引起陈总的误会,谭玉含含糊糊地说,“马驰……这,怎么说呢,陈总,反正拍照片的确是我一时糊涂,但拍完了以后我真没想过要用上,那段时间马驰也确实经常来我家玩儿……”

“行了,你别说了。”陈总不再往下听了,“回去休息吧,明天要做的事还有很多。”

谭玉刚走到门边,陈总又叫住她,“这件事,不要告诉马驰,也不要和任何人说,除非王总问你——那时候,你怎么和我说的,就怎么和王总说。”

马驰就是王总一手谈进来的,看来,陈总这一次是动了真火,要好好收拾一下公司内部的小山头了。

谭玉现在已经不仅仅是在考虑裸.照的事了,她更多地是在想着之后的职业规划,王总如果要走,自己跟不跟?合约是和公司签死的,要走恐怕不容易,而且,这件事一旦传开,她的名声要用多久来洗白?可不走的话留下来怎么面对秦巍?人家又该怎么说她?

心里的火越想越盛,保姆车的门刚一合上,谭玉就把能看见的东西都摔在了地上: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好端端的,她怎么忽然间就变成了这样?

怪谁?幕后主使者还影影绰绰,说是马驰,可谭玉又觉得还是不能那么肯定,真正明确出来该恨的,第一个就是该死的狗仔——谢哥怎么敢把照片给陈总他们看?就是这些照片害死她了,连狡辩都做不到——他们就不怕被她收拾?

以谭玉的人脉,杀人当然是天方夜谭,天子脚下谁敢造次?喊人来打一顿,的确不难,可她想了半天,却还是无奈地放弃了这个念头:谢哥没把照片给乔韵,已经算是留有余地了,这当口要是再起冲突,那就真成仇了,他将把柄一送,乔韵再把照片一发,搞什么全网通缉,或者直接把矛头指向她……

对,最该恨的是乔韵!如果不是她那篇博客,她需要给谁什么交代?陈总也不可能这样对她,能给公司挣大钱的明星都是祖宗,平时哪会被人敲打?只是她那篇博客一发,舆论风向随之急转直下,文里满是影射,陈总也需要给上上下下一个交代——

到底时间短,谭玉也是心里有事,之前看乔韵那篇博客,没往深里想,现在却是越回味越心惊:这女人,炒作观众情绪的手段太厉害了,一篇博文就直接拿住了所有主动,上到公司下到网民,全都只能按照她安排的节奏走。这是……这真是……高手啊……出来混这么久,第一次遇到这么一个对手,厉害得让她毫无办法,就是想要报复也都毫无头绪,甚至,甚至……

谭玉永远不会承认,甚至是对自己也一样,但内心深处,她知道自己是有点怕了。她现在就在品尝上一次报复冲动的苦果,再来一次,自己能不能玩过乔韵?论靠山,两人不差什么,她的靠山层次是高,但两人联系没那么紧密,否则她也不能在外面玩,乔韵那是本地望族的儿媳妇,强龙也怕地头蛇。论手段,论狠劲……

纵横江湖这么多年,如今居然怵起了这么个初出茅庐的毛丫头,谭玉心里翻翻滚滚,和上一次不一样,忌惮、愤怒、畏惧中,蒸煮出的,是真真正正的恨了——这恨也因对报复的无能为力更显得烧灼。她绞尽脑汁地想着乔韵的弱点——又带出了一个新烦点:要命,估计以后走红毯,肯定穿不到【韵的礼服了……

想了半天,好容易捕捉到一个点,谭玉也是眼前一亮:“对!她的服装秀!现在都八月下旬了,邀请函都没往外发……不是说下半年在东京开秀吗?看来,这件事对她其实也不是没影响啊……”

迫不及待地抓住这根救命稻草,她恶狠狠地,自我安慰地想着,“这时候回国这么久,我看她的秋季秀该怎么开!”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143章 代价
回目录:《时尚大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小女花不弃作者:桩桩 211处特工皇妃作者:潇湘冬儿 3夏梦狂诗曲III作者:君子以泽 4爱你是最好的时光作者:匪我思存 5一片冰心在玉壶作者:蓝色狮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