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89章 未来的大师,现在的大撕 下

第89章 未来的大师,现在的大撕 下

所属书籍: 时尚大撕

“两套look而已,她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谭玉的声音一下就抬得很高,说是生气,但她更多的还是不可思议,“才两套look而已,最多再加一个成功的走秀,乔韵这是怎么样,已经把自己当成大师了?让我给她的小弟打电话道歉——她哪来这么大的脸?”

“这……艺术家嘛,脾气都不小……这已经是人家秦老师好话说尽的结果了,听说人家现在还在生气呢,姐,因为您拿防水台的鞋配了她的裙子,她觉得拉低了服装格调,想把咱们从此列入黑名单,再不赞助了。”

要不说经纪人不好当?鞋子是谭玉自己要穿的,人也是她得罪的,最后烂摊子还是得他来收拾,这就是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张哥说一句话得先在心里绕三圈:谭玉爱面子,【韵】那边的原话要是转达过来,那就是引战的节奏。平白把好资源往外推,连着谭玉之前下心思栽培的秦巍都跟着疏远,这么做除了便宜周小雅,有什么好处?

其实这些利弊,影后心里不是不清楚,但嘴上不能这么说,还是得找个下台阶,“您和乔小姐接触不多,我几通电话打下来,感觉她的确什么也不懂,从头到尾就是一门心思设计衣服,周小雅之前来要黑盘龙,她觉得您更合适,就回了周小雅,给她找了另一件,就是公事公办,一个圈外人,干嘛要选边站呢?我们之前有些想法,其实也是被误导了,是背后有人在兴风作浪……姐,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圈内混的人,多数对才华有一定敬畏,在这浮华圈子里呆久了,反而会有创造点什么的冲动,文艺片又辛苦又没钱,还是一群人赶着拍,什么事说到艺术,那就不能用权势地位来衡量了,得考虑虚无缥缈的诚意、自尊,谭玉气稍平了点:就当乔韵从头到尾什么也不清楚,只是认真做自己的事,忽然间就被挂了电话,全面拉黑——这样想想,确实她也有火,再想想【韵】现在其实没什么非她谭玉不可的地方,她再有权势地位又如何,难道还真把自己当扛把子,一句话就能叫整个圈子都不穿她的衣服?

其实,说到黑白两道,谭玉也不是没有朋友,不过秦巍的家世摆在这里,和这对小情侣,游戏得玩得很公平,她只能承认自己现在是输了一局,调整心态来看问题:设计师架子大点,有什么问题?在国外也没几个女星敢得罪乔治.阿玛尼,阿玛尼是设计师,乔韵也是,不能因为人家是国产新秀,就不把豆包当干粮。既然错在她,提的起放得下,电话该打就打,也没什么不能低头的。

谭玉不再提这件事,张哥也不多问,多年相处,早拿捏住火候,若无其事说点别的,话题小心翼翼绕开秦巍:这也不容易,谭玉接连两部作品都和他合作,《玄夜洞天》口碑收视双收,第二轮放映刚开始,照样取得佳绩,《白洞》还在后期制作中,刚出了片花,已有几大卫视竞购,秦巍和谭玉已被几大制作商视为最佳拍档,最近递来的剧本,意向都是邀请他们继续出演,而且,和从前李竺来请谭玉不同,现在片商的口风,已经是希望谭玉看过剧本觉得好,对秦巍那边施加点影响力了……

说来是不公平,但演艺圈就是这么重男轻女,花旦多,小生却永远在闹饥荒,一有合适人选,上位速度就像是坐火箭,处处都有特别待遇,谭玉和周小雅还在为华伦天奴高定争风吃醋的时候,人家秦巍已经穿上阿玛尼度身定做的高定西装上封面了,你能有什么办法?张哥都不敢多谈,就怕谭玉心里对秦巍有了恨,无缘无故又树个强敌,坐坐就找个借口先走,时间点都有讲究:傍晚四点多,人家快下班了,要打电话最好五点半以前打,给她一点做思想准备的时间,但又不会太多,免得她想太久了,又钻牛角尖,生出新变。

他拿捏得丝毫不差:送走张哥,谭玉自己一个人坐在豪华公寓,几次拿起电话又放下——就像是小时候被叫到老师办公室,其实能发生什么事?但踏入门槛那瞬间的不适,甚至能让人把自己所有的成功都否定,丧失自我肯定。怎么搞的?出来混了这么多年,还要沦落到给一个小角色打电话?

杂念一起,不敢再放纵了,深吸一口气,在动摇以前赶快拨出电话,电话接通时语气却又轻松亲切,“喂,是陈——”

看一眼手抄笔记,“是陈靛吗?我谭玉。”

其实这电话,没想象中那么难打,【韵】要的是个姿态,不是羞辱她,这一点谭玉能体会到,本人电话亲自打过来,陈靛的态度很热情,她的解释他也不挑刺,照单全收,更解释下品牌的高姿态。“谭姐你也知道,我们牌子是设计师中心制,我们也没办法管乔乔,万事由她做主——她又情绪化,艺术家嘛,我们眼里的小事,她就在乎得不得了,就是个不懂事的小孩,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又认死理,平时都靠哄。其实我们也觉得这样不好,但拗不过她——”

“没事没事,能理解,这件事还是一开始有点误会,我这也冲动了。”做好了低头的准备,却沐浴在陈靛的春风里,谭玉几乎有点感激,连声自我检讨,“都是有压力吧,误会能解开就好了,大家好朋友,我和秦巍关系也密切,不要因为这件事留下什么心结那就最好了。”

“是是,我马上就给乔乔打电话。”陈靛不接秦巍相关的话口,只是殷勤说道,“乔乔其实非常喜欢您的气质,念叨着这次九月份的秀,好多新款都合适您,就是情绪上过不去,双方要能继续合作,她肯定也开心……”

九月份的东京大秀?谭玉心头一动:说实话,看周小雅这么火爆,不眼馋是假的,可她身边竟没有一个能和乔韵一样提得起来的造型师,能巧手搭出在外网都火的look——周小雅方和【韵】都没说是谁为她搭配的那套机场服,可整个业界现在都找不出这样的人才,再结合【韵】这一次红毯的作风,她要猜不出来那就是真傻了。

如果,东京大秀以后,【韵】能再出一个爆款……就不说自己带动流行吧,哪怕只是全球首穿的那批人……

“对,九月份你们的秀,”她更热情了,“我还想讨张邀请函呢,国内的宣传这块,需不需要帮忙啊?《voyage》你们是认识了吧?还有几家别的杂志,都对你们很注意的……”

陈靛满口的感恩戴德,这道歉电话倒打出感情来了,谭玉对他不由都多点好感:这个年轻人做事很老道,谦虚谨慎,值得栽培,难怪能在乔韵身边扎下根。

办事也靠谱,承诺了一会就打电话过来,过一会,乔韵的电话还真就打来了——用手机拨过来的,可见总算是把她从黑名单里放出来了。

“谭姐,总算找到时间和你聊了——上次那双防水台,都快把我急死了,正规场合,除非拖地礼服,否则穿防水台都是要被笑的,不够优雅,这是红毯常识。”电话里根本不提之前互相拉黑,亲亲热热的,好像没事发生。“唉,国内现在的造型师都太不专业,应该也不是有心坑你,就是缺乏常识。下次你的造型就都交给我,我给你设计造型,保证漂漂亮亮,效果和周姐一样好——哎呀,我也是不会说话,谭姐你天生丽质,出来的效果,只有比周姐更好。”

也算爽快,自己态度一到位,那边立刻就给承诺,谭玉想要的不就是这个?她精神一振:“这可是你说的,乔乔,今年慈善夜,我就穿你们家衣服走了,咱们可说定了,到时候整个造型就交给你了啊。”

“没问题!”乔韵一口保证,“对了,谭姐,你这个月二十号有没有时间?要不要来东京看看我的新秀,秀上会有新系列发布,你应该会喜欢。”

“当然一定要到!”

“嘻嘻,那就好。”乔韵的声音轻快又甜美,天真得有点过火,似漫不经意,“啊,对了,不过周姐应该也会来的,谭姐,东京场地不大,会说中文的观众也不多,到时候,你们可能要坐到一起噢……谭姐,你,没问题吧?”

她像是在问‘这咖啡我帮你多加了一勺牛奶’一样轻快,但在甜得发腻的语调后,有一点毒辣的愉悦闪现,很轻,不起眼,但那一抹锋锐已足够提神,让谭玉在一秒内意识到:什么艺术家,什么不食人间烟火,全是自欺欺人,这个小bitch,其实什么都清楚。

她的笑声清脆悦耳,“谭姐?”

看秀,哪需要交谈?她这分明就是故意。

她有瞬间的怔然,像是被以下克上的长剑贯穿,刺透了都不觉得疼,只感到迟钝的凉。乔韵没什么难听的话,没什么尖酸刻薄,安排她们坐到一起,已经是最强有力的主权宣告,最铿锵的情绪宣泄,她的轻盈背后是无法无天,甜蜜裹着蔑视和轻狂:围绕两件礼服的恩恩怨怨,她是什么也不知道?她清楚得很!从前合作,只因没筹码,现在借着她和周小雅的势飞上青天,现在,她终于要换一张脸了。

没斥责,但这话就像是两记耳光,充分表示她的嫌恶,乔韵的询问不是询问,是设问,给准备的只有两个选项:服,就按她的规矩做事,在她的秀场里,她的声音最亮,要来看她的秀,做她的顾客,就把恩怨放到一边,在她的秀场里,不许攀比,高定,她给谁就是谁,成衣,你买就买,不许问别人买不买,她乔韵不是周旋在明星之间,靠你们赏脸吃饭的弄臣,搞搞清楚食物链上的位置,弄明白到底是谁该跪舔谁,不要把她和她的衣服,当作两个人撕逼的舞台!

服,你就和周小雅坐在一起,两个人都乖点,演给她乔娘娘看。

不服呢?

不服,你可以滚啊~这场秀,你不用来看了,高定以后也没你份,接受得了,那你别来咯。

让步就像是背对着悬崖往后退,前头是一柄枪顶着,谭玉知道这几步要不了她的命,她也不想被打死,但每一步依然都很艰难,她的手指捏在手机上,不觉已有些泛白,娘娘当惯了,不是不会伺候人,但要她把乔韵当皇上,过不了心里这一关。

“……谭姐?”乔韵还在笑,但笑意已经很淡,这笑声落在她耳里,像是从恐怖片里传来,让人毛骨悚然,每一丝轻描淡写背后都是杀机无限。“谭姐?”

她到底有没有这么在意红毯look?她在执着什么?付出这么多,到底值不值得?她能不能站起来说一声‘去你x的’,然后仰着头走开,痛快地承受后果,并且觉得值得?

她已经完全失去头绪,迫切需要时间想明白,但时间恰恰是现在她最缺乏的东西,谭玉只能凭本能去选——

“谭、姐?”

show(m_middle);

auzw.com 她咽下有史以来最艰难的一口,像是在一口唾沫间把膝盖打碎了吞下去。

“当然!”语气却是欣然的,虚假到和乔韵的甜美有一拼,“傻丫头,怎么会让你难做?”

电话两头一块笑起来,真正是一团和气,好像两个人都一样高兴。——只是,一个人的笑,是快上天的得意,而另一个人的笑却藏了深深的屈辱。

“真的呀?”乔韵很惊喜的样子,“那就太好啦——姐,你真好!穿我的衣服又那么好看,我可喜欢你了。”

她顿了顿,似乎是随口,又像是有点倨傲,又抛落一个诱饵,“还没最终确定的,不过,好几家《voyage》都在和我谈封面,他们是想让周姐拍啦,不过,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想选你哦——”

她哪怕是谈判的严厉语气,都比现在的甜美强,谭玉窝火,可乔韵是琢磨透了她的脾气,她又觉得羞辱又被这鱼饵吊住:《voyage》的封面,有时候直接移植美版的名模封,每年给明星上的名额是有限的,还要男女来分,这封面,名气再大的女星也不嫌多。

“乔乔,这——”

她急切地想问清楚,但乔韵怎可能让她如愿?笑笑地说几句闲话,不由分说挂断。“东京见——谭姐,记得和青哥联系下,来发布会,要穿我们牌子的衣服哦!”

一声拜,之后就是毫不留恋的嘟嘟忙音,谭玉瞪着电话,简直不可置信。

坐在入暮的客厅里,灯也不开,回味了半天,又扑哧一声,自嘲地笑起来。

这一笑,是真的五味杂陈。在圈子里步步血,步步泪,终于走到这个高度,这些年,她整过的人不少,失败过的次数也很多,但年岁越长,心的外衣越厚,能把她——能把她的自尊——

她抿住嘴,翻起眼看天花板,吸着鼻子一边又有点不可思议的笑:能让她真这么私人地去恨、去憎恶谁的,真的,这几年来,真的,乔韵是独一份。

也许是因为她真拿她没法,两人间就是她在求她,所以她权力才这么大,一点情绪上头,一件事做错,她的回应就这么严厉,手执皮鞭没头没脑地乱抽,抽得她浑身都是血痕。她想要乔韵也感到一样的痛,真的,切齿的——可她能拿她有什么办法?这女孩子这么讨厌,但毕竟才华横溢,她的通天大道已经铺平了,只等着她一步步往前走——

但,她也不是没弱点啊。

谭玉到底是老牌影后了,她不会悲观太久,已托着腮陷入沉思:毕竟,没有谁是真正坚不可摧的,不是吗?想伤害一个人,办法,总是有的。

#

东京

“还真打算把《voyage》封面给她?”

傅展不是故意打扰,有事进来找她,正好听到尾声,他的眉毛微微抬起,斜倚着门,似觉得很有趣,乔韵挂上电话,也学他的样子挑挑眉,“难道不可以?”

“也没什么不可以,周小雅还是她,对《voyage》来说其实也没差,顺风使尽舵嘛,现在你就可劲作。”傅展笑着摊摊手,“连责任编辑都听你换了,换个明星也不算什么——不过,我现在是越来越期待你给周小雅打的电话了……”

他挑挑眉,做作地八卦兮兮,“能不能申请旁听啊?”

于《voyage》,最大的心理关就是推宋雅兰做责任编辑,如果连这点都能配合,换个明星的确不算事。毕竟他们提议用周小雅,也只是因为她和品牌关系密切,一起营造过好几个话题,拍她乔韵会更有亲切感,顺水人情而已,乔韵要换谭玉,咖位相当,她们应该也无所谓。只是对周小雅来说,到手的封面吹了,肯定有情绪——是还没正式联络,不过时尚圈哪有秘密,这件事,瞒应该是很难瞒过去的。

“这又不是什么大戏。”乔韵被逗笑,“还旁听嘞,要不要先排练几次啊?”

看看手表,模特面试时间就快到了,她抓起电话,“说打就打,几句话的事,想那么多烦不烦?”

打开免提,按下几个号码,嘟嘟声很快响起来,之后被接入语音信箱:应该是在拍戏,有的明星是助理代接,有的觉得传话麻烦(或是亲戚脑残),直接设语音信箱,也正常。

“喂,周姐,和你说一声,我已经答应给谭玉再设计一身造型了,年底的慈善夜活动,她会穿我的衣服去。”一转进语音信箱,乔韵就大咧咧地说,“还有,东京时装周,她也会来,你们俩的位置已经排好了,就在一起,来不来,你自己考虑下。”

“还有,《voyage》今年会给我个封面,模特人选我定,是你还是谭玉,我还没想好,在考虑。我觉得你们的诚意,都有点问题。”

诚意哪里有问题,没说,她直接扔一句,“以上种种,原因别问我,自己想,想明白了,你就知道该让谁给我打电话。就这样。”

语音留言1分钟的时限,她30秒就把所有话都说完了,嘟一声挂掉,摊摊手,“谭玉有点笨,爱冲动,对她得慢慢抽,周小雅是聪明人,脑子转得比我们都快,几句话就够了,没必要说那么多。”

‘啪、啪、啪’,傅展慢慢给她鼓掌,表情浮夸,一边鼓一边点头,“棒,真棒,给你两百分,少一分都不行。”

“别闹。”乔韵笑出声,和他一起走去面试间,傅展很自然地接过她装满资料的布包。“我现在就只还有一个问题。”

“问。”乔韵手上一轻,很舒服,面无表情打个响指,倍儿有女王风范。

傅展没问‘以上种种’原因到底是什么,显然早已心中有数,“一个饵吊两个人,挺好的,但我就想知道,《voyage》封面,你到底打算让谁上?”

“让谁上?”乔韵说,她故作的冷酷有点绷不住了,手撕bitch的快乐,充斥在心头每个角落,快活得几乎要飘起来,“让谁上?——猜不到了吧?你说我让谁上?”

傅展配合地捧哏,做出急切表情,乔韵忍不住笑,背着手在他前面神气活现地走,吊足一路胃口,在踏入试镜间以前,这才停住脚步,对那张等待得有点疲倦和不耐的脸,压低声音宣布,“傻了吧?把我当擦鞋布,还想蹭我上封面?她们俩,谁也别想上!真正的封面模特,我早就定好了。”

那是谁?

傅展先做恍然大悟状,而后更疑惑——他多少是在逗她,她也知道,但这不动声色的服侍,仍令她受用。乔韵拿手指点点他,多少有点喜爱地想:这个心机波y!

她转身推开试镜间的门,冲进去揭开终极谜底:“你终于来了——来亲一个亲一个——可想死我了!文文!”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89章 未来的大师,现在的大撕 下
回目录:《时尚大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当灭绝爱上杨逍作者:匪我思存 2玉楼春作者:清歌一片 3冷月如霜作者:匪我思存 4我的漂亮朋友作者:陈果 5一生一世,江南老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