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102章 和我斗?

第102章 和我斗?

所属书籍: 时尚大撕

“mandy之前和你说过没,”乔韵说,手指点了下,把一封邮件给傅展转发了过去,“ga想要收购我们的事——你是不是又瞒着我没说?”

“我本来想告诉你的,”傅展承认得也很坦然,“但你当时有些忙,为了不引起误会——”

他笑了笑,“再说,当时是发布会前夕,我认为和mandy商讨此事的时机还不成熟,我们的重点还是应该专注在发布会上。”

发布会前夕,那不就是秦巍来的时候?乔韵回想了下那段时间的日程,脸不由一红,但仍不甘示弱,“喂,什么意思嘛,好像我完全没在做事似的,99%的心力不还是专注在发布会上吗,难道你敢否认?”

“是是。”傅展对她从来都是没二话的,但这种迁就也从来不会让他失去主动。“不敢否认,您说什么就是什么。”

乔韵这几天腰实在不舒服——可能是上个月太累了,现在直着腰都好像快断掉似的,本来一进门就歪到沙发上,半躺着兴师问罪,但现在支撑着也坐了起来:秦巍私下可没少给她上眼药,虽然没唠叨,但意思是表现得很明显。可就像是她忌惮李竺,也无法阻止她和秦巍搭伙一样,远距离恋爱,对彼此信任不够没法谈,可即使有了信任也不是一切,有恋人了对外还是要把握尺度——这就挺难了,让她对傅展客客气气的,感觉更要被牵着鼻子走,可太跋扈了气氛总有点暧昧,她心里是没什么,但外人看了不是个事。

“那还刺我干嘛?”不敢在私人话题上恋战,占到上风赶快回归主题,“ga想收购我不意外——还算他们有眼光,但跳过你找我,你猜是什么意思,柿子捡软的捏?”

她的声音扬起来,对于被当成软柿子似有点不忿,“太小看人了吧。”

“也许只是因为他们太熟悉我,知道我有多么强硬。”傅展用开玩笑的语气说,这其实和他平时充满配合度的作风一点不搭,但乔韵难得地丝毫没动反驳的心思:在商场上混久了才知道什么是真的强硬,那种作风冷肃,气场压死人的强硬,大概只属于即将接管家业的富二代,傅展的强硬,是不动声色、软中带硬,有多厉害看【韵】不就知道了?加入也就是四五个月,从没争过什么权,可不知不觉间,【韵】这块还有什么业务是他没涉及的?要不是她提出了【即看即买】,并且一手规划了思路,搞不好再过一段时间,都会自动专注设计去,在别的部门上连一点权威都没有。“不过,既然他们找到你,这说明ga是真的很急于在短时间内得到【即看即买】的相关数据——也算是个有诚意的买家,我们是否也可以考虑一下,要不要接受ga的收购了?毕竟,如果有想要接受入股的话,在全球范围内,也很少能找到比他们更好的投资方了。”

他的口吻很自然,乔韵听着也没觉得刺耳:在全球范围内,时尚品牌接受奢侈品财团融资或者干脆被全资收购,这都属于一种荣耀,对于时尚设计师来说甚至也是一种可以炫耀的资本,这主要是由几方面原因决定的——设计师品牌是以设计师主导,对于更换掌门人的品牌来说,新任总监可能甚至是0持股也能做话事人,所以并不存在话语权旁落的问题,顶多会有业绩要求,但在开始几年也很宽松,甚至比品牌自己要生存发展还更宽松,毕竟时装业,现金周转是个大问题,有个东家在,怎么都比自己苦熬着要好。

第二,都知道时装品牌的创立是个高风险的行当,如果自立门户,失败的话很有可能债台高筑,而且怎么看自立门户的失败率也较大,如果是被收购那又不一样了,在最初几年的发展期后,如果品牌一直未能盈利或是颓势渐显,主设是很有可能被迫离开自己一手创立的品牌——这确实是很失落没错,但话又说回来了,股权是可以一起带走的呀,如果换了一个设计师,将品牌起死回生了呢?

如果失败的话,反而是之前就已出售更合算,如果成功的话,品牌越做越大,融资只是个时机问题,反正也不可能独享利润,倒不如选择奢侈品集团这种能在渠道、人脉等诸多领域提供帮助,可以说是一.条龙服务,或者干脆点就是品牌孵化器的专业买家,尤其是ga,因为极力倡导各品牌独立经营,在这方面名声颇不错,从未听说过有干涉品牌的前科,所以傅展的话不能说没有道理,现在整个世界来说,都很难找到比ga更好的买家了。合作无疑是很理想的选择——对于已经债台高筑的【韵】来说,他们现在也的确需要一个金主,本身【即看即买】对现金流就是很沉重的考验,再者,他们可是刚办了一场跨时代的直播秀,在2008年冬天,带宽可还是相当昂贵的商品,更别说这还是一场跨国的直播了。

目前【韵】的最大债主当然还是cy,但也只是堪堪能撑住而已,以后随着生产规模的扩大,如果还打算自己开厂的话,网红经济如果只维持小本经营,规模恐怕是带不动,乔韵知道的几家这种游走在山寨和原创之间的自主品牌,最后也还是都选择了上市融资。

虽然也喜欢自己话事的感觉,但现在【韵】也有傅展和青哥在,三个人之间都不能说是没戏在唱,如果让她在cy和【韵】之间择选一家公司融资的话,乔韵肯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韵】,毕竟cy的秘密更多,上市的话会增强不少风险,而且现在她在cy的话事权更稳——到现在她也一直不肯放弃coco妖妖的身份,除了为【韵】铺路以外,最主要的原因也就是继续掌握cy的核心生产力,至少,不能被青哥给落下太多。否则青哥自己也可以和豆豆联系,表面上是cy的老板,又一手掌握了90%以上的生产线关系,她在公司里还有什么用?扒版吗?现在公司已经有足够的钱去请到最好的打版师了啊。

乔韵现在唯一的顾虑其实就是傅展,她拿不准ga直接联系她,是因为觉得她更好说话,傅展太难缠呢,还是双方一种无言的默契。

“说他们是地球上最好的买家,当然也对,不过这圈子就这么大,”她一边观察傅展的表情一边说,“奢侈品集团无非也就是这么几个,ga、bxrg,文斯沃特……”

大部分二线以上的品牌都集中在这几个集团手中,这是真的,傅展盯着她笑,一边笑一边说,“没错,ga有唐娜凯伦、lv、迪奥。bxrg有香奈儿……”

他如数家珍,说出来的奢侈品牌的确分别隶属于几大公司,也全都是当时两人刚结识的时候为乔韵带过画册的牌子,“……这些品牌在华,或者说在华北地区的总代理,的确全都属于我们傅家。”

居然就这样大大方方地揭破了乔韵的小心思:她就怕傅展和这些金主联盟,进一步把她架空,甚至于整个收购事项并非ga首先动意,而是傅展私下联系,ga跳过傅展联系自己,只是惑敌的小把戏。

现在好了,各家集团他都有人脉,要是担心这个那就真别卖了,乔韵有点心思被看破的不好意思,因此加倍的蛮横,“知道你还在这装模作样?你这样让我怎么信任你啊小傅,小傅!”

她比傅展小了几岁,小傅也亏她叫得出来,傅展的笑容丝毫也不因此失色,他看问题的角度永远很积极,“这样看,咱们的关系还是在前进啊,挺好,挺好,你总算把心底话说出口了。”

……这种问题解决者的态度也实在让乔韵无奈了,傅展就像是一团棉花,对别人可能有点软弱,但克她是刚刚好——也许是因此,他才会端出这样的态度吧。“你既然什么都知道,就没想过表现点什么让我放心吗?”

“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我怎么做都只能加深你的怀疑吧。”话说到这地步,傅展脸上那讨人厌的笑终于不见了,但他的语气依然心平气和,“不是吗?”

乔韵无语,想想也只能承认傅展说得没错,除非傅展把自己的家世说得明明白白,从小到大的经历交代得清清楚楚,甚至是把自己的把柄主动交上……那她也还是不会信任他,多半也还会疑心他这么做背后也还是藏有目的。

“和这种多疑的老板合作你不觉得难受吗?”她也有点抓狂,他要有点脾气还好,傅展越是这样没脾气她就越不信任他,越觉得危险,不像是青哥,他心里想什么,她看得清清楚楚,傅展的心就像是一口井,水面永远很平静,是深是浅不跳进去真不知道。“你到底想要什么,有什么是别人给不了你的呢?”

以前她觉得是自己,能感觉到傅展对她的兴趣,但试探了一段时间傅展也没什么反应,现在是真想不通了,想象力放飞之下越想越阴暗:傅展家能量这么大,是不是想要做大了以后把公司据为己有?当然也许他不会这么不智,毕竟设计师才是品牌的第一生产力,但除此以外他还能从【韵】这得到什么?有什么是他原本的职位不能给的?

“你不如问有什么是别人能给我的。”傅展哭笑不得地说。“在这间公司里,我能发挥自己的才华,能力之外的资本等于——”

在乔韵怀疑的眼神中,他修改了下自己的说辞,“好吧,约等于零,凭我自己的本事创造财富,这份钱我不需要和别人分啊,你觉得这样一个天才设计师随便都可以找到吗?”

“唔……”没人喜欢听好话,而且傅展说得也的确是实话,乔韵有点不好意思,“也不是说就是天才啦……”

show(m_middle);

auzw.com

“再说,并不是没有设计能力就不能感知美的,我也会欣赏艺术品,既然都是做生意,为什么不进一间能创造美的公司?”傅展哭笑不得地望着她,“我很欣赏你的设计,你难道没感觉吗?”

“唔……也不是没感觉……”乔韵再次被他的逻辑击倒。

“所以那还有什么好奇怪的,”傅展说,见乔韵还是若有所思的样子,抢先截断,“归根到底,你有设计能力,即使我把公司拿走,你做出名气以后还不是随便再开个品牌?到时候少了你,我去哪里再变一个设计师出来?”

字字句句,都说得乔韵无法反驳,傅展叹口气,有点恨铁不成钢,“我不在乎你的多疑——挺好啊,有危机意识,挺谨慎。我对你的意见是你没有建筑起和才华相当的自信,这才是你的疑心旺盛得超出常理的根本原因。”

他用温雅的态度舞弄着尖锐的言辞,“这样会让我觉得……你有点……愚蠢。”

说到愚蠢,他的语气,第一次出现了一点变化。

乔韵不禁悚然,骄傲更让她着急上火地为自己辩白,“我当然不是对自己没自信——”

“那现在可以好好谈收购的事情了吗?”

“……可以了。”乔韵说,如小学生般低头受教,过了一会,又低声说,“不好意思。”

“嗯。”傅展点点头,没穷追猛打——他的风度真没话说,直接跳回正题,“我的看法是,ga是最好的买家,我们现在也想卖——”

他看了乔韵一眼,在乔韵点头确认后继续说,“那这交易就可以先谈,看结果如何再说,但怎么谈当然要仔细考虑——买卖双方对同一标的物的估价,肯定存在严重分歧。”

“你是说估值?”乔韵问。

“估值是一部分,但不太重要,ga有严格的估价流程,我们能谈到的溢价不多,而且现在【韵】还很弱小,扩张脚步不宜太快,否则财报会很难看。”傅展显然早考虑过这些事——对奢侈品集团内部流程的熟悉,让他在这件事上毫无意义地占据了优势,“我们需要的投资额也不多,以它良好的前景来说,ga也不可能一口吃下,把我们买出去——”

“当然,融资占股是唯一的选择。”乔韵斩钉截铁地说。“对外可以说我们是ga旗下,但内部股权占比,我们要占到50%以上。”

她说的我们,是指傅展、青哥和她——奇怪的是,此时说到‘我们’,她已经不像是之前那么别扭了。

这点细微的变化,连乔韵自己都未必感觉到,但却被傅展看出来了,他含笑看了她一眼,点头说,“我也这样想,这是我们可以谈的地方——和钱无关,一些比较虚的东西,话语权,给我们的发展年限,配备的资源……这些都是我们想要从ga得到的东西,也是我们最缺的东西。”

“搞清自己的需求是第一步,也是最简单的一步,接下来难点来了——搞清对方的需求,他们想要什么,多想要。”傅展颇具深意地看了她一眼,启发地问,“你觉得他们最想要的是什么?”

“中国市场。”乔韵脱口而出:这基本是2010年以后每个奢侈品牌都想要的东西,绝不会答错的标准答案。

但这答案似还未让傅展足够满意,乔韵看在眼里,不等他说话,急急地又说,“当然,还有【即看即买】——这是道送分题啊!他们已经把最想要的东西完全告诉我们了啊。”

“而且我们也守住了口风,什么也没有告诉他们。”傅展这下终于满意了,他眼里出现了真正的笑意,一边轻轻鼓掌一边说,“mandy的职场规划可能会有些坎坷了,她一直想转进收购部,但我想在这件事之后,kevin绝不会同意她的调职申请的。她是个出色的买手,也是个疏忽大意的收购者……总之,现在我们知道了他们想要什么,这也会让我们在接下来的谈判中,获得相对有利的地位……我猜y直接写信给你,就是还抱着万一的希望——”

乔韵不用他继续说下去,她已确认了自己在【韵】的核心竞争力。“我没时间和他玩那些虚的,两边的事一大堆——我这给mandy回信,让他直接找你谈。”

讨价还价的事,就交给傅展,他也更懂行。当然,放他出去不等于放松控制权,具体条件还需要她同意——不过,虽然傅展还是没透露自己的底细,但不知怎地,她心里长久以来萦绕的怀疑,却终于开始慢慢地放松了下来。

傅展把她的变化尽收眼底,他唇角露出一点含蓄的笑。“在回信之前,得和陈先生说一声吧,他也是股东,必须征求他的意见。”

“当然当然。”乔韵也是一时疏忽,都忘了青哥了——其实他除了同意不会有第二个表态,毕竟cy是他和乔韵的钱,两人能一起分当然好过不断借给【韵】,再说能被ga注资这是殊荣,一心想做点事业的青哥不会不答应。

——但过场也得走啊,她有点不好意思。“我这就去叫他过来。”

傅展保持微笑,目送她离开办公室,手里慢吞吞点开kevin的电子邮箱。

“和我斗?”他注视着屏幕,轻声自语,唇角慢慢地勾了起来。想了想,又是自嘲地一笑,“便宜他了……”

他不再出神,手指一动,发了一封信过去。信的内容很简单,只有一个笑脸。

——仔细看的话,这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和他还真有几分神似。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102章 和我斗?
回目录:《时尚大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三千鸦杀作者:十四郎 2匆匆那年作者:九夜茴 3爱你是最好的时光作者:匪我思存 4永安调作者:墨宝非宝 5和你的世界谈谈作者:桃桃一轮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