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24章 竞争者们

第24章 竞争者们

所属书籍: 时尚大撕

“行,这件事你给我出个报告吧,我过几天回上海看,”于和茂一边打电话一边走进系办,敲敲虚掩着的门,“这几天在首都开会呢……你也不是不知道,全年就这个时候会最多,反正你先操办着吧,完事了给我出个报告就行了。我会和那边打招呼的……”

他挂了电话,刚才那官僚语气不见了,语气温驯讨好,笑着招呼,“老师。”

顾教授从电脑前抬起头,难得心情不错,嘴边还挂着笑影子,“来了啊——坐。”

于和茂哪里就坐了,看顾教授有取茶具的意思,连忙欠身接过,走到一边净水器里接水,期间又按掉好几个电话,顾教授不由摇头,“把你给忙得。”

“下半年两个服装周呢,还有好几个设计大赛,今年不是又新办了一个大赛吗?事情肯定多,我、老史,小甘,这几天为这件事没少碰头。”于和茂一边说一边把水烧上了,“但再忙也不能不来看老师啊——小甘说您不愿出来当评委,还给我立军令状,叫我来当说客呢。”

于和茂虽然常住在s市,但他和官方走的近,兼了好几个职位,时不时要来b市,只要情况许可,每来都会拜访老师,师生关系是很融洽的,顾教授严苛的嘴角微露笑意,“次次都来,难为你有心了。”

她压根没接后头的话茬,于和茂也是了然一笑,“知道您不会为此出山——但这不是还有师妹吗?我看了她的履历,连帕森斯都申上了,人才啊,这出道的平台可得好好选,正好这有这么个机会,您看,要不要给师妹安排个名额?”

他当然不会去问为什么师妹没上帕森斯,这么说夜不无试探放饵的意思:顾教授要是真看重这个小师妹,说不准还真会为她出马,保个冠军回来。若她愿意点头,有此人脉,大赛的方方面面也就更容易操办了……

“时装周的事——”

“当然已经办妥了。”看起来有戏啊,于和茂更进一步,鼓动三寸不烂之舌,“这次大赛怎么也是央视主办,规格还是高的,正好给小师妹宣传一下,您看——”

“等时装周的时候,你自己问她吧。”没想到顾教授犹豫片刻,居然给了这么一个答案,语气还淡淡的,似乎并不急于为小师妹铺路,于和茂不由有点犯嘀咕了:关系不密切?可,不像啊——

水开了,泡茶时于和茂顺便瞟了眼电脑:顾教授之前似乎在看一封信,屏幕上还有半边是服装硬照。瞧那黑白灰的风格,像是小师妹的作品,那天他匆匆瞥了一眼,也没看真就放下了,就知道硬照的风格很像是摄影大片,很有点文艺范的样子。

这不像是不看重的样子啊……

他按捺下纳闷,也不提此事,和导师一边泡茶一边说些业内八卦:设计师这圈子其实很小,基本就集中在北上广这三个城市,大家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大企业的人事变动一阵风就都传遍了。“……说起来,小廖已经从美特斯.邦威出来了,去了他们新筹备的一个高端牌子做创意总监……这几年这些国产品牌倒是慢慢都起来了

。”

国内的服装工业起步真晚,80年代都还是一片荒芜,90年代百花齐放,距今也就是十多年的事。本土品牌是真正从无到有,筚路蓝缕,一路的心酸血泪、风风雨雨,行外人无由得知。顾教授也有些感慨,“学以致用,你们这代人也是赶上了好时候啊。改革开放、互联网……我们这些老人,要接受新事物是越来越难了。”

像是想到了什么,她把茶杯放到一边——于和茂知机加满,“说到这个互联网,淘.宝这网站,这几年是不是越做越大了?我记得刚开始,那上面卖的好像都是些地摊货,现在呢,情况是不是已经有点转变了?”

“淘宝?”于和茂愣了一下——他是顾教授第一届学生,现在年龄也不算小了,而且又和官方走得近——和官方走得近的人接受新事物的能力就会离奇地发生退化,这好像是全球范围的怪奇现象。“这……还没听说有什么变化,那上头不还是仿版扎堆吗?上回听说好像是带动了江浙一带的服装工业,不过……和时尚圈好像没什么关系吧。”

“呵呵,国内什么时候有过真正的时尚圈了?”顾教授的反应却很冷淡,她有些自嘲又有些嘲笑地说,“国内真正不以抄版为生的设计师,人数恐怕少到形不成一个圈子吧?”

“嗯……”于和茂一如既往,在顾教授的犀利面前有些尴尬,同时也拿不准她老人家怎么又有点不高兴了,他也不得不承认顾教授说的是事实,“其实人数还是有的,就是影响力确实是——”

国内原创力量的匮乏已经不是新问题了,甚至对很多人来说,这都已经不再是问题,而是必须承认的事实:中国市场就是做不起原创设计,培养不出本土设计师。设计师的大本营在美国和欧洲,也许还有个日本,别的国家只能让他们带领时尚风潮。——这是一个普遍现象,即使市场上有那么一两个做得不错的设计师品牌,也无力改变大局。在局势没有太大转变的情况下,这个谈烂了的话题没有探讨的意义,顾教授冷笑一声,用一如既往的坏脾气结语,“以现在国内的行业来讲,你们还真不用看不起淘宝——和淘宝货,你们也就只有一线之隔。”

“是是是。”于和茂早惯了顾教授的风格,接得波澜不惊,当然更不会动气,就是在心里嘀咕:老师这是又钻了哪门子的牛角尖,隐隐的仿佛还为淘宝货辩护起来了似的,这可和她一贯眼高于顶的风格不合……“老师教训得是,老师教训得是。”

顾教授的脾气确实是古怪的,对着这得意门生也不过稍减5%输出,该阴晴不定也不会客气,她谈兴已失,稍谈几句就下逐客令,“你忙就忙去吧,别在我这瞎泡了,就这一会,多少个未接电话了?”

于和茂也确实是忙,得这一声赶快去回电话,“一会中午我来接您吃饭,您可务必要赏脸——”

顾教授摇摇头,“门给我掩上!”

打发走了这个得意门生,办公室里又重回安静,顾教授重新戴上老花眼镜,托腮凝视电脑一会,在键盘上缓缓敲下——虽然她已经能够熟练使用电脑,但在打字速度上,却始终是透着这个年龄层特有的慎重。

花花绿绿的页面顿时跳了出来,这大网站就像是个迷宫,顾教授一头撞进去,怎么能不迷路?一阵漫无目的的搜索过后,她望着那琳琅满目的【大码】!【专柜同款!】,只觉得眼睛一阵阵发疼发辣:这都是什么玩意儿!

摘下眼镜,捏着鼻梁缓了好一会,她才拿起了内线电话。

“小李,我问你,你是不是经常在淘宝买衣服?”

服装系的办公室秘书居然胆敢在淘宝买衣服?这么没品味?这一惊非同小可,电话那头的女孩都快吓哭了,磨了半天才战战兢兢认罪受死

。“……是?”

“那你来我办公室一趟。”顾教授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这句话给小李带来了多恐怖的心理预期……

#

“coco妖妖都已经一周没发帖子了!”

和不得其门而入的顾教授比,李玫和虽然身处时尚文化的较低层次,但却可谓是淘宝大师了,她们可以轻而易举地在上万件淘宝宝贝中搜索到性价比较高的款式,更是对几个小领域的知名卖家如数家珍,甚至还能记住分布在几大论坛和各个博客的秀衣红人id,知道一些红人之间的边角料八卦,“是不是和传闻说的一样,她被淘宝掌柜围攻,以后都不敢上来发帖啦?”

“等等,为什么会被围攻?”难得和下属聚餐联络感情,有点跟不上她们闲聊的节奏,现在也亲民地求科普,“coco妖妖就是之前发那个白衬衫搭配的女生对不对?她穿的衣服不是很畅销吗,怎么还被围攻?”

“她们说是这样的,就是那件白衬衫的确非常畅销,而且完全是被妖妖穿红的,所以之后就非常多掌柜找她秀衣服,然后妖妖开了个高价——你们猜是多少?”李玫制造几秒钟悬念才揭示,“五千!五千一身啊,超级高价了对吧?如果是真的的话,她穿两件就是我们一个月的工资了——”

一群女人啧啧赞叹一番,都难以想象,更难以相信这种一周随便也挣一两万的收入,这才回归正题,“但是你想呀,秀一身要五千,这个成本到底是很高的喽,然后呢,妖妖在那件衬衫以后虽然还发了一些贴,但是速度都还满慢的,一周也就两个贴吧,而且都是日系的穿搭,虽然都挺好看的,但是怎么说呢——”

几个女人交换了下眼神,都是会意地点头:她们毕竟是上班族了,对服装还是有点要求的,再怎么喜欢日系服饰,有些仙款也不是很适合穿到公司来。所以还真是白衬衫这样的经典单品更符合她们的需求,“反正呢,据说销量就是带不动,五千这个价格掌柜是亏本的,所以现在很多掌柜都闹着要退钱,妖妖都不敢发帖了,也不回q,听说是卷款跑了!”

“这不可能吧,”入门虽晚,但骨骼清奇、天赋异禀,短短几个月就修炼成兼淘宝秒杀达人,“她昨天还发了个贴呢,穿了那件雪纺你看到没有?看是蛮好看的,可惜我过去的时候已经被秒掉了,她那个色已经没有了,那,你说这个不应该叫做没号召力了吧?——我听说她是因为不肯在帖子里说掌柜的好话,一定是要很客观回复的,所以有几个宝贝销量带不高,那些被她指出缺点的卖家就不干了,要找她麻烦,让她以后发差评衣服就不要发店铺地址,把她搞很烦,所以才少出现的。那这样的话肯定就是没收钱呀,收钱了怎么还说不好?”

“也是,”李玫也挺认可这点的,“所以才信妖妖呀,现在那些新红人,照片也都还可以,但那个衣服,没话说了,帖子里说得千好万好的,发过来哎哟我的天啦,搞什么啊!就这样的货也敢吹?”

“可不是!”秒杀也是会上瘾的,作为一个新晋秒杀达人,最近没少秒别的帖子里种的草,她是深受其害,所以特别愤慨,“还好意思说妖妖的是非噢!说她收钱发帖?也不看看自己,真是搞笑了,一件t恤料子薄得和纸一样,一撕就破的还叫料子好?那个腿液化得,楼梯都不平整了,恨不得个个都是十一头身——这种人居然也敢来发帖的,居然也还有人回帖!真是装妖作怪!这种人来什么啊,直接去天涯么好了!”

show(m_middle);

auzw.com 骂了半天,她忽然想到还有个对淘宝不太了解的上司在一边,赶快兜回来,对解释,“天涯人流量大,经常有店家去发广告贴的,那种模特简直不堪入目,其实真的都够不上的标准——”

“我知道

。”反而打断她,“是不是最低档的店连模特都不请,只发平铺图?”

她对这话题的兴趣不是很大,“那现在论坛里是多了很多广告贴吗?难怪我随便点进去,都觉得当托的味道太明显了,确实和coco的帖子没法比帖子虽然说我不是每件都买,不好求证,但也看得出来真的很客观,优缺点都说得很直白,性价比好不好什么的,一目了然,要说她收钱发帖我不信。”

——她很矜持,不叫妖妖的,一定要叫洋气一点的coco。要是以往,一定暗笑在心,但现在她却是瞳仁直缩:什么时候ady这么了解了?而且rosy还一点不诧异……难道是rosy和她私聊的时候说的?怎么从没和她私聊问过这个?

心里危机感大起,脸上却一点不露酸相,就当什么也不知道,“是的呀,我也不信,就是现在coco穿的衣服真的很难买,那种性价比一般的不说了,真的看了帖子会种草的,经常被秒掉。而且她发帖频率真的下降了呀!以前一周三四张帖子,总好有一两件是好看的,现在么一周也就一张两张,有的还一般,那个单品上身真不好搭的,好搭的又被秒,这叫人怎么买?”

“那,说到单品这个救不了了,现在满论坛,不是白衬衫就是印花雪纺,没有一个人是例外的,”rosy好像什么也不知道似的开口了,“不过要说发帖满可信的也不止妖妖吧,我觉得小的帖子也不错,挺实在的,单品也便宜,而且repo挺客观——”

“但是她照片实在搭出来不好看,一点买的都没有,拔草机啊她是,我要是店家,看到这个id我就不卖给她。”撅起嘴挑刺,“豆子的帖子也还可以吧,虽然那个衣服的料子也没法保证,但是搭配得还算蛮不错的……”

y也被勾起兴趣,“你们回去都把那些人的帖子发给我啊,最好是搭欧美风格的——但不要是白衬衫,我看吐白衬衫了,最近点一个帖子进去是白衬衫,点一个进去是白衬衫——”

ie总算也争取到私聊衣饰话题的权利,心情好了不少,笑盈盈地看rosy一眼,李玫从鼻子里哼哼两声,带节奏换话题,“讲起来,最近是可以看秋装了,你们要看到好的针织衫店铺也发给我啊——”

三女边吃边谈,午休时间过半才起身回办公室,一路还在交流上新进涌现出的红人,这个推荐的价格都不错,那个照片拍得还漂亮,这个人长得又好看,每次妆容都让人点头。

“咦,太平湖公园又遮起来啦?”回去的路上,李玫好奇地踮起脚看了一眼,“最近是又有什么活动?”

“就上海时装周呀。”嗤之以鼻,“有什么看头?一群野鸡牌子办那什么秀,衣服丑也么丑死了,走了走了——”

她看看手表,声调陡然提高,脚步加快,甚至都忘记去顾了,“快点,快点,一点半有个秒杀的!”

“噢!”一听是上海服装周,李玫和的兴趣顿时也付之阙如,两个人倒对要秒杀的宝贝有兴趣,“什么衣服呀?是不是你刚说的那件妖妖款补货?”

“妖妖什么时候再发帖呀?我还听说她是去实习了,最近没时间……”

“你们等下把那个小和豆子的帖子都给我看噢——”

#

“我的大小姐

!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回归啊?”

春江水暖鸭先知,连李玫和都能查知的业界变迁,青哥怎么可能没有感觉?他太有感觉,已经都有感觉到慌张上了。“不是我和你危言耸听,真的这局势变化实在太快了,就这两个月不到的时间,你知道那边多了多少新人吗?至少二十多个!而且——而且这不是那种来发帖玩玩的普通人——”

他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借着变道的功夫喘口气,也吊吊胃口,然后才宣布答案,“全都是之前就在给淘宝店做网拍的模特——绝对都是自带团队来的,那个ps功底不一般啊,哪里是之前那种普通人可以比的……我们的优势在消失啊,妖妖!”

他是真的有点怕了,陈靛看着那新人冒泡的速度头皮都有点发麻:这款亚历山大.王的衬衫,几乎是全方位地改变了他的生活,都两个多月了,到现在影响力还在继续,陈靛自己的小公司人数都因此翻倍了还要多——他原来做的网店规模也不小,自然有客服和发货阿姨,还有在7p的那个批发兼零售店面,也有顾店的小业务,还有为他跑n市进货跟单的业务员,但这区区几个人如何应付得了王大仁铺天盖地的攻势,直接翻了两倍才堪堪吃下。如此大的影响,他不可能不认真琢磨这里头的机制——凭什么这款衬衫会爆,凭什么coco妖妖会成功?

总结下来几个关键点:市场需求旺盛、时间点早,还是蓝海市场,足够专业、会挑搭配。这都是coco妖妖的独门本钱,她能爆成这样也就不稀奇了,按照青哥的理解,现在最好的节奏肯定是加快发帖,发有质量的贴,发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贴,精心搭配、必爆单品,配合上她的无敌文案和编排,多制造几次白衬衫这样的热潮——

他甚至做好了把这种热潮的利润让给别家的准备:远隔重洋的神秘男子王大仁已经牢牢地占据了他的生活,短时间内他可能还能再吃一款,但第二款第三款如衬衫这样的爆品,肯定是不能全吃下的,人手实在是不够用了,只能跟着喝汤。但即使如此,这种贴也还是要发,只有这样才能尽快地确认coco妖妖的权威性,打造出这个品牌,让所有人心里都有牢不可破的印象——妖妖推荐,必属神单品。从大局来看,这样才能在之后必然会白热化的竞争中,树立起牢不可破的先发优势!

虽然损失了眼前的利益,但届时,再配合上他这边不断的招人磨合,扩大团队,不出一年时间,青哥是有信心把年利润做到五千万以上的——这还只是个底线,大盘依然不亏!但……结果呢?在这最紧要的关头,妖妖不但削减了发帖的频率,且发的还全都是那种水帖,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那种,整个单品搭配什么的全都是淘宝店主指定,审美庸俗!搭配平凡!单品只能说是差强人意……这每一贴发出来,损失的可都是白衬衫聚集而来的人气啊!

眼看自己这边在不断错失机会,同时对手们又以远超预计的速度疯狂冒出,青哥现在的心情就好像在看体育比赛,上半场是乒乓球赛,下半场却换成了男足。他都已经不仅仅是焦灼,甚至是有些恐惧了:从没做过这档次的爆品,他严重低估了这款白衬衫的影响,如今看来,这级数的热销已经让诸多淘宝冲量店注意到了,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影响也会不断的放大、放大再放大……现在来的这些淘宝网拍模特,审美确实low,团队确实可能也不怎么专业,无法和孟泽比,但后续呢?敌人会越来越强大,团队也会越来越专业,这么宝贵的先发优势不保持,妖妖她到底在忙什么,到底在忙什么啊!

“有什么能比上千万的钱更重要啊?”他不依不饶地对电话那头幽怨泣诉,“这是钱啊妖妖,真钱啊,都可以在s市买别墅的钱啊

!你不要拿那些借口来搪塞我嘛!什么孟泽没空拍,这么多钱容不得他没空!你就拿钱砸到他出来,日薪一万,不,五万,不,十万!不是钱的问题?不是钱的问题你就□□!拍一张亲一下,拍一张亲一下!”

“什么,他是gay?”青哥微愣,随后大义凛然,“那就我上!为了事业我豁出去了,牺牲色相!成全大我!——诶诶诶你别笑啊,你别笑啊妖妖。”

把车在机场停好,他一边走一边苦口婆心,“妖妖!我说真的呢,你别和我打太极,现在坛子里已经有几个值得注意的新人在冒起了,小、豆子,还有sant,她们人气聚集也都很快!我留心过的,点阅是还不如你,但对销量的带动在起来,可能一个月前刚来的时候,一帖也就带动十几件,但现在豆子一般也能带动一两百件了,遇到好款甚至可以带到五百件之上——有些不好的款,你也最多就是多带个三五百件,她已经开始够到你的边沿了……你现在的事就是再重要也该稍微歇歇手啊啊啊,哪怕就一天,就一天了,选个款,拍几件,剩下的事就交给我……”

“什么叫做我会很忙?”他微愣了下,“我还好啊,最近真不忙,最忙的那段时间不是早已经过去了……诶,对了,说起来,你叫我来机场干嘛,接谁啊?”

“当然是接我了,笨蛋。”这回复,却是来自他身前——coco妖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出了行李区,正冲他打响指呢:她身前的推车垒着两个巨大的行李箱,身后还有个好心人士为她推了规模相当的另一辆。“走吧,上车再说——你开的是我和你说的货车吧?”

“是的是的。”青哥有个优点,虽时而蠢萌但很听话,有时甚至听话到蠢萌,他去把车开过来,和妖妖一起把几个行李箱搬上去了,这才倾泄心中的问题,“你怎么来上海了?孟泽不是在北京吗?要开发新单品也不至于飞过来和我开会吧,哎呀那太不好意思啦,应该是我过去找你才对,顺便也和孟泽见见面联络一下感情——”

“人家才大一刚升大二!”妖妖瞪了他一眼,“有点节操好不好,这还没成年呢!你不许对他出手啊,他要是因情伤退出团队,我看你去哪找个比他更好的摄影师来赔我。”

青哥摸摸后脑勺,嘿嘿笑,但又有疑问冒起——没等他问,妖妖就把一本书拍到他胸前。

“我来开车,你先专心看。”她说,开门上驾驶座坐好,稍熟悉了一下档位,等陈靛系上安全带后,望着后视镜一把倒了出去。

青哥立刻虔诚地翻阅起来,“这是什么,品牌书?”

看清素雅封面上的logo,他倒抽一口气,“这是——你的品牌?你是设计师?难怪——难怪!啊!那……你来是为了——”

“上海时装周?”妖妖模仿他的口吻往下说,她笑了,“对啊,我来是为了时装周,你忙也是因为时装周——其实,下一出爆款的单品,我已经拍好了。”

青哥惊喜地抽一口凉气——但他并没有太忘形,因为妖妖那暗喜的样子明显是憋了大招在后头,现在只是在调戏他呢。

“只要你有时间的话,”果然,转折在后头,“现在就可以着手操作起来了。”

她看起来真坏啊!坏丝丝的笑,坏丝丝的眼神,陈靛一边激动得心脏狂跳(上千万的利润,上千万的利润),一边燃起不祥的预感(总觉得又要被欺负了……)。他有些冒傻气地张开嘴,愣愣地听妖妖别有深意的重复,“只要你能找到时间……”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24章 竞争者们
回目录:《时尚大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樱桃琥珀作者:云住 2将军这样不得体作者:棠粒儿 3洋房里的猫先生(嗨,你的锅铲)作者:映漾 4匆匆那年作者:九夜茴 5我在回忆里等你作者:辛夷坞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