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128章 来

第128章 来

所属书籍: 时尚大撕

“纽约?”秦巍的声音稍稍提起来一点,但很快又压下去,他瞥了隔邻的谭玉一眼:小小的化妆间里,瞒不了什么动静,谭玉还抬着脸让化妆师上眼线,但应该是听到了。包括几个化妆师和助理也是一样,表面若无其事,谁知道是不是竖起耳朵在听电话里乔韵的声音?

他又把声音压下去一点,听筒也更压近耳边,“要去多久?”

“不一定,看情况。”乔韵在电话那头像有些心慌意乱,回答得有点潦草应付,“现在还没确定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不过九月份以前肯定回来,今年秋天的秀不在纽约办了。”

“不在——”秦巍硬生生把话吞下去了,“是因为那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呢,现在怎么样了?”

那个什么新闻,他只是匆匆一瞥就觉得背后肯定有事。想看原文,但手机又打不开外网,人在剧组也接触不到电脑,等乔韵回话迟迟也等不来,搞得秦巍心浮气躁,在片场吃了好几次螺丝,导演不好骂他,只能拿小演员撒气,剧组气氛沉闷得不行。好不容易大家吃午饭的时候他过去道了个歉,导演才露出笑脸,秦巍也不敢再想这些事,专心拍戏,终于轮到他候场了,一看,乔韵的未接来电,又错过了。就这样阴差阳错闹了好几次,这会导演乘着天气好,拉群演拍一两个打架的镜头,他和谭玉正好回来补妆,终于通上电话了,他是一门心思想和乔韵好好分析一下,到底谁在和她为难:这背后,不会又是那群anti在搞事吧?

可有外人在,说话不方便,乔韵回答得也很简略,依旧是不想多说,“还行吧,反正就去纽约看看呗,确实也是因为这件事得推迟纽约秀。我可能顺便过去组建一下设计部门。”

组建设计部门!

又是一道雷劈下来,事前毫无准备——去纽约危机公关是一回事,组建设计部门又是另一回事了。

乔韵想到的,秦巍不会想不到,设计部门建起来不可能一直跨洋协作,秦巍压着火气,给她个机会,“你是说过去招聘?就是年前david去做的事?恐怕不是时机吧,刚出了这样一篇文章,现在还有谁会千里迢迢,跨洋到中国来给你们做?”

“……不是来中国工作,就是在那边,”乔韵有些无奈地说,就像是被迫承认错误,含糊带过以后立刻寻找借口,“这也是没办法,你知道国内现在真的找不到人来做……目前这也只是个想法,具体怎么样还要去纽约才知道,可能去了也找不到人。”

那万一找到人了呢?难道就长年累月留在那不回来了?这么重要的事怎么能不和他商量就下决定?

秦巍捺住火气——他知道乔韵,压力一大就很容易出问题,当然他也一样,每个人都差不多。秦巍在剧组赶戏最疯狂的时候是打不通电话的,一周一周的失联,有空就抓紧时间补眠,信息是看的,但凝聚不起力量去回。有时候是因为太投入角色,精神疲倦,有时候就是赶戏连轴转,真的抬不起手指头。乔韵之前一段时间就因为开秀以前压力太大,基本处于失联状态——有时候电话是打通了,但心不在那里,不能说是真的在对话。他有强烈的被敷衍感,当然,有些敷衍他喜欢,比如发博客,她叫他不要发,说了一堆甜言蜜语,其实都浮在焦虑上,他听出来了,但不想戳穿——就像是此时的乔韵,一样是做了错事但不想被批评,他就是喜欢直接怼人,不喜欢忍,知道这样不好,可就是不愿意改。

开秀以前他可以忍,事业为大嘛,再说工作压力缓解以后,她总会找办法补偿他的。情侣之间有时候不必事事都掰扯明白,彼此意会就够了。秦巍还在计划着等《玄夜洞天2》拍完了带乔韵去渡个假,到时候设计团队应该也成熟点了,7月份8月份走开几天,到北海道泡泡温泉避个暑,到时候她自然有很多种办法补偿他。——现在还安排个屁?他还没和她商量好档期,没想好怎么去磨李竺呢,她就要去纽约了,听口气9月份开秀以前才回亚洲,也根本没邀请他去纽约陪他,这怎么说?

从过年到现在,已经两个多月没见了你知道吗?他想问,这话真是仿佛夹着子弹想从胸口喷薄而出,可能还带了点鲜血。

——但他看了看房间,虚掩的房门,还有门外站着闲抽烟的工作人员,还是温和地说道,“我补妆呢,马上又得拍戏,今晚拍完再仔细说吧。”

没等乔韵回复,他就把电话摁了,谭玉从镜子里看着他,头还半抬着,化妆师几乎是把眉毛一根根往她脸上刻,她有点含糊不清地说,“今晚?咱们现在才换妆啊,今晚怎么也得拍到两点多吧?”

大灯烤着,太阳晒着,天气热了补妆次数多,但这还不是最烦的,最烦的是一天要换两个不同的场景,那就一定要换妆,或者拍了日场拍夜场也是一样,大牌化妆还慢,毕竟特写镜头多,化妆师精雕细刻没有一两个小时下不来,眼看这都半下午了,秦巍还在排队呢,等他们都弄好了,再怎么顺利结束也要两三点。秦巍想到乔韵今晚得撑着精神等,三不五时就拿起手机看看有没有漏接电话的场面,感受到残酷的报复快感,表面自然若无其事,“她赶设计睡得也晚,不需要特意等。”

是不是真的?谭玉笑了笑没追问,转而打听,“又有新闻啊?是不是你们那些黑又在搞事?这些人是有些过分了哈,你都发了两次博客了,还不收敛,难道真要闹上法院才甘心?”

这话对了秦巍的胃口,他张口就想让谭玉给介绍律师,打听一下经验,但转念一想又咽了回去:说实话他和谭玉处得不错,对老大姐的帮助也一直心怀感激,真不愿恶意去揣测什么,但那次饭局以后闹的小风波,乔韵在他耳边念叨了太久,没事就捡起来说。秦巍表面嫌她烦,这会儿也有点顾忌,在这圈子里,都不用亲身经历,看多了,对人心险恶这四个字都会有深刻的感觉。

再说,谁知道他有没有亲身经历?不是遇到的每次波折都会有人出来告诉你,是他在作梗的。就像是今天乔韵遇到的这事,国外一篇英文新闻,国内记者立刻就发了,应该还是娱乐口,否则他不会这么快看到。要说这是乔韵自己的对手在安排,秦巍不信,她现在在国内哪还有对手?就是原来的刘会长也未必能这么快就和娱乐口搭上线。

之所以这么关心,也是怀疑这事她是受了牵连,秦巍最受不了这个,他怼粉丝自己也知道不好,但不喜欢女朋友为此受委屈。但他也想不出有谁会为了怼他这么做,最近他挡了谁的路吗?除了马驰以外,谁会在背地里搞他?马驰最近都在拍大片呢,市场这么大,不会容不下两个小生,圈里又这么小,抬头不见低头见,大部分竞争对手都打过交道,彼此也都笑脸相迎,秦巍真猜不出背后是谁在动手脚,猜疑起来,看谁又都似乎带了点嫌疑。

谭大姐现在是和【韵】关系良好,不过说起来,乔韵好像说过,两人第一次合作的时候,也有点摩擦吧……

秦巍胡思乱想了一会就暗斥自己发疯——合作上的小摩擦不是很正常?现在谭玉次次都把造型交给【韵】做,人家哪还会把这事放在心上?

“现在好像也没那么猖狂了。”他说,“去了几次,店里都报警——其实感觉后来也不都是粉丝了,很多是去浑水摸鱼的地痞流氓,和派出所打好关系,找了一下家里人,基本现在会好很多。——姐,你说这人心,多坏啊,还有这乘火打劫的呢,离间我和粉丝之间的关系呢,这不是?”

“还有这事?”谭玉很吃惊,脱口而出,“不可能吧!我明明——哎哟!”

她吃痛地叫了一声,化妆师急忙道歉,“不好意思啊,姐,这根杂毛有点长,拔痛了吧?”

“手下注意点,”谭玉有些没好气,转头又说,“我明明记得网上看那些照片,好像闹事的都是女生吧?这人心还真能坏到这地步了?”

秦巍没留心,漫不经心地说,“就是,现在人多坏真是想不到……”他寻思着还得让李竺去打听一下到底是谁在背后发这新闻。

“可不?对了,明天转场,你要没别的事,咱们去周围转转,”谭玉邀请他,“带几个朋友,吃江鱼去,听说现在正是小鱼刚长大,最好吃的时候,我有个朋友老家就在这附近,搞养殖呢,邀我去了好几次……”

秦巍本来是想飞回b市的,他要到后天晚上才有戏,或者让乔韵来找他,这会在气头上,没多想也就顺嘴答应下来。“行啊,姐你安排吧,我看着要没事就和你去蹭吃蹭喝……”

当晚拍完戏,果然已经两点多了,手机里只有一条信息,是乔韵十点多发来的:【你今晚拍戏吧?我熬不到那么晚,先睡了,你明天起来再联系】。

就这么着不咸不淡,没发火、没撒娇,一句多的话没有,秦巍看着心里真不是滋味:他知道乔韵忙,也许她今天和他一样,也是从头到晚的开会,直到税前都在心烦后续,知名编辑暗示她抄袭,这对品牌来说是大事,是得好好商量怎么应对,他能给的帮助不会太多,就像是乔韵干涉不了他演戏一样,两人的事业是两条平行线,彼此很难插足。

show(m_middle);

auzw.com

大部分时间,其实他也喜欢这样各有各忙的感觉,如果乔韵一门心思都放他身上,他哪陪得过来?但有时候,一个月总有几天,他也会想,觉得……一段感情不能见面,维持在心里的就是一份念想,久了,这念想和人之间好像也失去了具体的联系。他得听到声音,看到微笑,感受到那个人在怀抱。

离远了,这些都没法实现,就只能多问多分享,隔得远也依然对彼此的生活了如指掌,细节上亦充满参与,这样才会有安全感。这些都没了,即使对感情本身没怀疑,也难免觉得……

空虚。秦巍现在就是这样觉得的,他不知道该怨谁,乔韵从没有因为他的黑粉去闹事而迁怒于他,他怨她真没什么道理,这段关系,是她承受更大的压力。他就是觉得……两个人一直不能见面,已经够难了,这份苦他以为是两人一起在分享,怎么说两个人也都在一个国度里,有个空档都能见面。

可现在她却这样随便地就决定去纽约,让国度拉远了他们的距离——这决定本身已经够伤人了,她下决定时的草率和无所谓,仿佛这对她来说不算事——

电话忽然响了起来,秦巍吓一跳,先看时间:都特么两点多了。乔韵不是早都睡了吗?

“怎么这么晚打过来?”他接起来问,倒是被震得从失落中出来了。

“睡不安稳。”乔韵的声音里带了一点点困,“眯了一个多小时。”

“那你也不怕我睡了。”

“你刚下戏没多久吧?”

“都一个多小时了,澡都洗完了。”秦巍有点给她找茬的意思。

“那你也睡不着。”乔韵在那头蛮有把握的说,“正难受着吧……你敢说没有?”

彼此都太了解了,作伪是没意义的,秦巍现在早没了那点大男子主义的傲气,知道自己的小心思逃不开乔韵的估算,他不吭气。乔韵叹了口气,柔柔地说,“其实我也犹豫了很久,去纽约组建设计部门,这建议年前就摆在公司会议上了,是我一直顶着压力,想在国内招聘。”

年前就有了?为什么一直不和他说?

“钱花了不少,但国内实在是找不到什么人才,和我磨合不了,这一季有个系列,反响、卖气都不是太好,公司现金有压力,而且,网红又闹了个事情,短期内也许不方便露脸,应该是不能指望带动什么销量了……”

一句句都是原因——都是他不知道的原因。在情在理,娓娓动听,她也承担了很多压力,她也很想留在国内,但,“公司现在已经不是我一个人的了,我也没有办法,秦巍,这个博客是最后一根稻草,刚才在会上我也没办法,整个人都崩溃了……现在除了去纽约以外,没有别的途径可以解决这些隐患了……这些事以后发展起来,就不是那么容易解决了,要付出千百倍的代价,我们既然注意到了,就不可能不去解决……”

秦巍打断她,问,“这些事你以前怎么都不告诉我?”

“你那时候在拍《六央花》啊,我告诉你,除了让你和我一起烦以外,有用吗?”乔韵无奈地说,“都是解决不了的问题,你烦,我也烦,难道又要吵架?那你还怎么拍戏?”

是为了他好,她没说谎,心都是真的。只是也真的离得越来越远了,雪夜的拥抱,那吻的温度还留在鬓角,但……

“那你最晚九月回来?”他不再纠缠,不再死缠烂打地要问出个为什么,纠结出个自己也不知道问题的答案,直接跳到下个问题。

乔韵是吃惊的,想来也做好了他无理取闹,发一通火的准备,顿了一下她才回答,“尽早吧,设计部门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组建起来的,找到人了磨合一下,就能回来了,现在网络那么发达,随时都能视频会议,不需要长时间留在那里办公。”

“好。”秦巍说。“那你反正尽早回来,如果工作不忙的话告诉我,我这几个月也可以安排时间去看你。”

他不发火,语调冷静,乔韵那边反倒有些不知所措,气势更弱,“秦巍……你是不是生气啦?”

“没有啊,我为什么生气,”秦巍客观地说,“你说得没错,你我都不能改变现实,那就只能接受了,你去纽约和我出外景拍戏不是差不多?其实现在也一样,都只能分隔两地,网络这么发达,离远点也不是问题啊。只能根据现实尽量争取见面,不是吗?”

是这个理,但……乔韵没和他倔,换了个话题,“好吧好吧,我保证我一定会补偿你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吧,秦先生……”

秦巍声音里出现一点点笑意——乔韵了解他,他也了解乔韵,他知道该怎么哄她才能让她放心,“行吧,先警告你啊,你得补偿的非常非常用力才能让我消气,懂吗?”

乔韵在电话那头咯咯地笑起来,她放松了,“到时候你别吃不消就行了,最近拍戏累成这样,有没有好好健身啊?你上次和我说你腰疼,这几天还吊威亚吗?”

说到这事,还有新闻,拍戏吊威亚,吊久了是真的浑身疼,甚至能坐下病根,秦巍前阵子就是腰痛,去医院拍了片,说是最近要尽量避免剧烈运动。导演和他关系不错,把几个正拍的镜头推后,先让替身拍,没几天网上忽然出了新闻,【某剧组男演员耍大牌,武戏全用替身】。秦巍觉得这新闻背后的推手说不定和今天翻译博客的人是一个,只是——

“没吊,都拍些文戏——你还不快睡?都快三点了,第二天不上班了?”他不是想瞒着什么,就是觉得……累,不想拉拉杂杂从头开始,解释那么多,忽然间就没了这份兴致。

“都三点了!——你明天几点起?”乔韵抽一口冷气,她还不知道他明天休息,“是不是要很早化妆?那你快去睡!”

“我……”秦巍想说明天不用上戏,但犹豫了一下又没开口:他怕她让他去看她,其实也有点怕她过来看他。“那我睡了啊!”

“睡吧睡吧。”乔韵说,“晚安!”

“晚安。”

道了晚安,他也没马上挂断,乔韵也没有,两人几乎是同时深吸一口气,似要说话,可都没有声音出口,听筒两头弥漫着淡淡的白噪声,秦巍把着手机,在这一瞬,仿佛透过电波,共振到乔韵的心情:一切都似乎和原来一样,可就在刚才那通电话里,似乎已经有些什么东西悄然破碎,悄然离开,一切又已经,回不到原来。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128章 来
回目录:《时尚大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和你的世界谈谈作者:桃桃一轮 2一生一世,美人骨作者:墨宝非宝 3冷月如霜作者:匪我思存 4月歌行(奔月)作者:蜀客 5如果这一秒,我没遇见你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