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197章 处置

第197章 处置

所属书籍: 时尚大撕

“确认谭玉手里也没证据?”青哥不无兴奋,一直在搓手。“他们也找不到林瑶青是吧?”

“找不到,但最早确实是林瑶青告诉张娜的。”画图就画了一天,想起来搞这事已经很晚了,昨晚弄到后半夜,乔韵现在有点头疼,按着额角,一边操作软件一边说,“当时张娜并不相信,等到她相信了再回头去找林瑶青,就已经联系不上了。”

“确认说的是实话?”青哥高兴之余也不无顾虑,“你这么问,等于那边已经知道你就是妖妖了吧?”

“我没承认,但估计是猜到了。”乔韵看到青哥的表情,不免一笑,“你放心好了,她绝对不会说的——现在她最怕应该就是别人继续关心这件事了。”

“哦?”乔韵还没说自己是怎么和谭玉沟通的,青哥当然好奇,但又不敢直接问。“能肯定?”

这是绕着圈子在问她怎么拿到谭玉的把柄,乔韵笑了下,“别问了,这一点你知道就行了。”

“……好吧。”青哥委委屈屈的,但还是忍不住八卦,“那……谭玉那边,就这么算了?”

“不然你想怎样?”

“还以为……怎么说裸.照也是她的人拍的么,你有她的把柄,当时怎么不爆啊,老佛爷?”青哥也不是恨谭玉,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大,也觉得这不符合乔韵的性格,“别人让你一天不开心,你就让人家一辈子不开心……她这都让你不开心好几个月了,还以为你会把她整死呢。”

“那我也得等科技进步到那时候呀。”乔韵没好气地说,青哥不解,但被她瞪一眼也不好再问。“再说,怎么才算是整死?还能真从*上消灭人家?醒醒吧大哥,这是法制时代了,你以为看武侠呢。”

又是科技进步,又是法制时代,彻底把青哥给绕晕了,不过,仔细想想也的确如此,就说张姐,坑了一次,被乔韵整得的确狠了,但也因此种下了恨。傍上新大佬就忍不住撺掇对方来和乔韵做对,的确也给他们带来了不少麻烦。他这也是网络混多了,在网上做事总觉得可以不负责任,这一代网络社会的小孩性格也就更张扬,回到现实里,做生意也确实要讲究和气生财。“好好好……那这次算是和那边讲和了?”

“讲和也没有,我反正和她说了,这件事,要是最后爆出大新闻,影响到我的生意,我死不死不一定,她是一定会死得很难看。”乔韵说,当然不至于因为撕逼成功就眉飞色舞,但也挺解气。“秦巍那边也一样,以后要是又有什么□□,有人抢他的角色,针对他让他不好拍戏,去什么风气不好的剧组,有人要带他学坏……反正只要我觉得有人在对付他,那我也不会管是不是她做的,她也得跟着倒霉。”

“我靠。”青哥没有装逼包袱,眉毛越听越高,满脸洋溢着欢喜,忍不住叫道,“这么不公平?”

“我们在法庭吗?”乔韵失笑,“和我讲公平?”

“那她答应了吗?”

“她不答应,现在就得死,你说她答应了没?”乔韵瞥青哥一眼,有点不屑,“人家压根都没说公平不公平的事,哪和你一样幼稚啊?她心里清楚得很,以后她就是我和秦巍的一条狗了,你听过狗和主人讲理的吗?”

“这么霸气?”青哥又一声怪叫,扑过来要抱乔韵大腿,“大姐,你到底把握了人家什么把柄,求求你就满足一下小人的好奇心吧!”

“去去去,叫你来是有别的事,你别老和我扯这些好不好。”乔韵一脚把他踢开,“有些事不告诉你自然是有理由的嘛,别老瞎掺和了,大哥!”

她不给青哥发言的机会,快速说,“张娜和豆豆这条线,现在应该是安全了,谭玉也说今天一早就会让水军那边停止发帖,但是舆论还是要控制住,她说是说会消除影响,不过——”

灭火工作当然还是自己做更放心,青哥会意,“我知道了,这就去安排——这事就y安排,是吧?”

这是在问她要不要和傅展通气——也是难为他了,其实按常理来说,这事不应该瞒傅展,毕竟【韵的公众形象也是他在管理。乔韵沉吟了下,没回答他,“今天叫你来,还有另一件事——你知道张娜是怎么最终确定妖妖身份的吗?”

“怎么确定的?”

“是你很喜欢的那个小it,小范,他私下有撩豆豆,说过一些公司的事。”乔韵昨天听谭玉说到后半夜,以她自己的感觉来看,对方应该是没撒谎,直接交底了,甚至不无撇清的意思。“……反正之后豆豆就到后门去等他,真的看到他挂着staff的牌子,和你一起走出来——”

“我?”青哥吃惊不小。

“对,她拍了照片,给林小芳看了,林小芳把你认出来了。所以她们手里其实也是藏着筹码没用的——你的身份她们也一直在查,希望能拿y和韵在资本上是一家的证据。”

虽然是做过针对性预防,不可能这么简单掉马,但无知无觉中就成为别人算计的对象,青哥也是有点后怕,更后悔错看了小范。“我靠,够*的啊,小范这也是太年轻了,找个女朋友就不会在网上瞎撩了。”

他倒是没说要开除——怎么说小范也在他身边跟了这么久,且不说人才难得,两家公司若有若无的联系他肯定不会一无所觉,这么敏感的时刻,放出去也怕他乱讲话。

这些乔韵都能理解,这就和她留谭玉一命的理由差不多,虽然有点不爽,但时间紧,忽略掉直接说重点,这也是她今天找青哥来的主要目的。“叫你来就是问你啊,你平时不都很小心的吗,一般出去都带个帽子从后门溜,怎么那天和小范一起走出去,那么张扬,五六个人挂个牌,别人不知道你们是staff都不行?”

这问得陈靛一怔,几个月前的事了,谁记得那么多?“这……不记得了啊,好像就是小范说饿了,要一起去吃夜宵,就一起走了呗……”

乔韵不是责怪他,这他还听得出来,陈靛琢磨了一会,有点不以为然,“——怎么,你还在怀疑谁啊?”

“可能是我过敏,但你还是问问小范,别透露我就是妖妖——这事千万别再扩大复杂化了。”乔韵知道说出来她肯定是要挨白眼,所以就不肯明讲,但即使如此,她一边说,陈靛的眼珠子还是一边往上运动。“反正就问问他,他和豆豆的事情都有谁知道——就问问嘛!就当迁就我,也不少你一块肉!”

她语气越来越重,越来越撒娇,青哥只有举手投降的份。“好好好,问问就问问——叫我来就这个事?”

“就这个事,你现在可以滚了。”乔韵飞起一脚作势踢他,“没问出来之前别来找我,哼!”

show(m_middle);

auzw.com “不行啊,妖妖最新的博客还没拍照呢。”青哥着急了,乔韵推他出门他还在讲,“得拍啊,不然空窗了好多人问的,又要招惹怀疑的!”

“不管,就是要闭关!闭关到你问出来为止!”

知道青哥心里觉得她是无理取闹,所以——乔韵变本加厉的闹,根本不给青哥反对的余地,不由分说把他推出门,青哥怎么挣扎反抗都没用,眼看乔韵就要关门,她又顿了一下——还当是回心转意呢,结果人家转头扔一句,“对了,你手机是苹果的吧?——记得要开二步验证哈,自己去研究一下,还有那个lod,没事别瞎开!”

“啊?”陈靛根本都没听懂,还没反应过来呢,门就碰地一声关上了。“啥,啥意思啊?”

乔韵知道他一头雾水,却也顾不上多解释,回头坐到电脑前继续争分夺秒地干活——太多事了,现在有了灵感,心里描绘得出画面了,舞美就要赶快改,做衣服都得排到后面。她心里又是恨不得马上开始打版的,所以事情其实超级多,连戏耍谭玉的心思都没有,要不然,她哪会这么轻松过关,还不得猫戏老鼠,提心吊胆好长一段时间?

其实,也是变了,是不是成长不好说,但忙多了,不像以前那样不怕闹大。——就是秦巍事件刚出来之前,她心里还惦记着这个发生在‘未来’的把柄,想着到时候要怎么和谭玉秋后算账,当时发表在博客里,信心满满的‘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算了’,除了指外围女,发布照片的未知嫌疑人,也有针对谭玉这个始作俑者,她当然不觉得谭玉当时受到的风言风语,被抢走的一两个角色就是惩罚的结束,秦巍的演艺事业受了这么重的影响,谭玉的演艺生活不被毁一次,怎么算得上是公平?

只可惜,当时还没推出云服务,所以她也只能等——真是只能等到科技发展的那天,按她当时的计算,时间还要后移一年,至少在这前后她还不能肯定谭玉有没有在用lod,毕竟,这服务才推出几个月,如果没买新手机,又或者没更新新系统,恐怕默认还不是开的。

lod云服务被盗,在之后几年是闹出过大新闻的,好莱坞那边无数明星中招,也让大家知道了这些明星对信息安全钝感的一面:明明是公众人物,之前在好莱坞也不乏私人录像带流出的事件,但即使如此,还是大把明星傻乎乎的就开了lod,而且账户密码还设得特别简单,甚至和之前许多网站的密码一致,这让那些拖库撞库的黑客根本无需多费心思,就掌握了大量的云照片,由此而来的种种风波也就不必说了。可能直到那以后,各明星才纷纷关闭lod,或者采用更保险的策略——根本就不拍风险照片,从源头上掐灭问题。

这都是题外话了,因为谭玉并不在lod风波里,国内并没发生过类似事件。但乔韵是还记得,微博时代以后,谭玉本人的微博有被盗过一次,当时是刷屏下了一大堆微盘存储的gv,而且全都分享出来,惹出了一系列的新闻,后来出来解释,说是谭玉微博账户被盗了,因此还引发过一次讨论,说大部分明星的账户密码都很简单,对黑客来说,简直犹如探囊取物般简单,其中就举了谭玉的例子,说她的账户就是以生日为密码,这个想不被盗都很难。

其实这也可以理解,这都是一代一代的事情,不是和新事物一起长起来的年轻人,就算能接纳新事物,但却未必玩得转,多数只能使用一种功能。70末80前的年轻人是随着互联网和一起长起来的,对主机、电脑如数家珍,但到智能手机时代,很多人就掉队了。90后、80末的小年轻,玩起手机一套一套的,对云服务什么的新概念也能一下接受,玩得溜溜的,但对那些70、80年代,平时工作忙的钝感人群来说,苹果手机升级重启以后,一系列的设置工作根本是闭眼在做,盲目点是,lod开不开?yes,他们根本就不会琢磨这个功能带来的信息安全问题。这条新闻,现在看应该是谭玉方发的通稿。当时她就看了一眼,没往心里去,后来却是不得不感谢自己的好记性了:她知道谭玉对电脑都玩得不是特别转,更不说手机了,完全就是无脑点‘是’党,那只要系统一升级,或者一换新手机,她有极大几率会开lod。而她是知道谭玉的邮箱的,也知道她的生日,那……只要等到lod普及开来,好莱坞又没新闻的时间点,登到lod里去看一下,她手机相册里拍的内容,岂不是就完全在她的掌握之中了?

当然,没看之前也不会知道相册里有什么,但总是要试一下,乔韵想得也简单,她没有窥私欲,之前只是登过一次邮箱,确认密码没错而已,只是想以牙还牙,如果谭玉也拍过什么裸.照,那就原样照发出去好了,她对秦巍的伤害,原样奉送再来一次,她不会有心理负担。这一次还以为可能不会那么顺,因为谭玉的lod可能不会用原来那个惯用邮箱,或者密码可能也修改过,得找人来破解。结果……还真是顺利得不可思议,打开网页一登,真就登上去了,而且谭玉不但是开了lod,而且可能在储存空间将满的时候,还无脑地点了付费扩容空间——反正她钱太多了,根本就不会去琢磨那几十块的收费,也可能是有别的考虑,总之,她的lod空间有64g,里面满满当当,装的全是同步上去的照片。

裸.照倒没有自己的,拍了些别人的,这可能是在秦巍事件后兴起的自保意识,不过也不是没别的收获。事实上收获要比裸.照更多——都知道谭玉和某位特别人士关系深厚,但乔韵没想到她居然胆大到敢留证据,而且还不是两人的床照,是他们一起运作的一些项目的证据。

这照片,肯定是偷拍的,正常没人会拍这个,目的也许是为自己留点后路,将来万一有事也不会被牺牲。——有很多项目是以谭玉的名义去运作的,也算是为她得到的扶持承担风险。这照片,曝光了没人看得懂,也真不用曝光,只要寄给那一位——

乔韵没废话,直接找了两张在那前后拍的照片给谭玉发过去,对方立刻就把电话打过来,是真的被抽走了骨头,瘫软成了一条虫,从这反应来看,对方会做出什么事,谭玉心里也很有数,她不敢再想找回场子的事,现在是在挣命,为自己求一线生机,只要还握有这照片,她就会心甘情愿地为秦巍做一条忠狗,护卫他远离演艺路上的风风雨雨。

使功不如使过,这还是顾老师教她的选择,这样也好,圈子水深,就靠李竺也不行,秦巍多个人护着,路会更顺。乔韵并没觉得这选择不好,她也不希望谭玉真有生命危险,但也能感觉到,自己也变了。以前无法无天,闹得再大也不怕,现在胆子照旧大,但到底,也比以前多了几分圆融。

这改变说不上好还是不好,人在每个年龄大概都有最适当的风貌,就是她也不禁在想:如果真是傅展,如果她的猜疑全都成真,那,她会怎么办?

如果在以前,二话不说,撕到死为止,但现在,她连谭玉都能在某种程度上原谅,对傅展要不要这么紧逼?如果……不打算逼下去的话,又何必追查?

答案没浮现,乔韵也早学会了随机应变,人生这游戏太复杂,局面说变就变,哪有什么精巧计划全按步骤发生的好事?她想问,就还是让陈靛去问了。——就不信这个邪,难道真捉不住一点痛脚?只能被他玩成傻逼?

这事也是有点成了心魔了,赶工期乔韵历来是万事不关心,这一次居然多惦记一件事,不过其余事情就真的顾不上想了,送走陈靛,她埋头工作到夜里,期间发出去无数邮件,打好多电话,但除了工作以外,什么新闻都没看。沟通完一轮舞美,乘反馈还没来就赶紧打版,还要找裁缝来缝样衣,不然她一个人肯定做不完。

临时办服装展,24小时内搭台,这忙的是舞美团队,可怕程度还不如只有两周时突然换全部舞美,然后选模特试衣改衣服,乔韵忙得团团乱转,无数信息,只要和秀无关看都懒得看,一天睡不到五小时。青哥给她打电话时她刚喘一口气,坐在窗台上吃苹果,感觉差一点点就要死过去——如果陈靛是打电话来说妖妖拍照的事,她能一枪把他崩掉。

“喂,敢找我了?”

“嗯,得先和你说下,那个妖妖更新的事情——”陈靛果然往枪口上撞,不过他求生意识很好,乔韵深吸一口气,正要喷他,他就敏锐地从吸气声里嗅到危险,“算了算了,还是先说小范的事情吧,那个,我问了他了,他也和我承认错误,不过那些屁话也不说啦。就说这个事情……的确是还有别人知道,他几个玩得好的同事都知道他撩豆豆,还有就是david……他说那天在洗手间遇到,两个人闲聊的时候他就说了这事,傅总知道了笑了很久,还给他出主意,让他就说自己去吃夜宵,几个人一起走,再戴个帽子,人群里藏一下,豆豆应该就认不出来了。”

“那他带了帽子没有?”

“没有,那天他没穿连帽衫。叫我也是他自己的想法。”

“后台他熟悉的不就那几个it部的人?”乔韵说,也许是因为太累,大脑一片空白,没多少情绪,只是机械地反驳。

“嗯……”但陈靛的语气里,已经少了点不以为然,他不再觉得乔韵过敏,只是拉长了声音,“但是……这也……没证据啊……”

“只是捕风捉影,是不是?”乔韵按住额头,“你知道谁还说过这句话吗?”

“谁?”

“李竺,她告诉过傅展裸.照的事。”

“……”对面是一片沉默,陈靛一直都没说话,乔韵也没开口的意愿,她把脸贴在玻璃上,闭上眼徐徐按摩太阳穴。

“那,你打算怎么办?”再开口时,他的声音已变得很冷静,不知是否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他会怎么选?

满屋子杂乱的布料,老裁缝在工作台前互相看对方的走线,有人缺大头针了,工作室里热闹得不得了,乔韵的眼神在这热闹的画面里来回游动,这是她最喜欢的场面,所有人都在为一场秀忙活,都在为描绘她的思想工作,也许正是这种肯定让设计师一再上瘾,让她们不舍分离,也许这就是这一行的魅力。

“你的事已经完了,别的别想。”她做了决定,“先把这场秀办完再说。”

“……好。”陈靛吸一口气,又换上日常的语调。“噢,对了,说到秀。你是不是因为太忙,一直没接谭玉的电话?——她是真的好心虚现在,居然又找到我头上,亲自给我打电话,让我给你解释下,她说她已经叫水军别发帖了,也有在努力引导舆论,今天那个新帖,绝对不是她发的——她是真的已经尽力了——”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197章 处置
回目录:《时尚大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光芒纪作者:侧侧轻寒 2我的花园作者:藤萍 3我的印钞机女友作者:时镜 4既得少年时作者:橘子宸 5他从火光中走来作者:耳东兔子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