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155章 2010年3月时装秀(3)

第155章 2010年3月时装秀(3)

所属书籍: 时尚大撕

“我靠,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这一场秀,让太多人都喊出了一样的感言,不论是花重金买黄牛票混进来的粉丝,还是各大时杂志编辑,甚至是那些从日韩过来参加订货会的买手,都对这场风格突变的大秀感到适应不良,甚至就连毫无艺术素养的狗仔队都觉得如坐针毡,谢哥身边的小张本来还在不断地偷看不远处的两个金发大美妞,开秀以后也不得不对模特做出反应了,他不断低声地骂着脏话,显然对这种诡异的场面适应不良,“这就是tmd艺术?我草,太渗人了吧,搞几把毛线啊,这群有钱人疯了?”

连续不断的脏话,让身边的嘉宾不少投来了不满的眼神,小张一一挑衅地瞪回去,“想打架咋地?”

“行了你。”谢哥也是看得目瞪口呆,但没像小张似的,受惊过度,比平时更有攻击性,他制止住跟班。“好好看秀,秀看不了就好好找人,哪这么多废话。”

“这不是她们看不起人……”小张含混地为自己分辨一两句,干脆连美女也不看了,咕嘟着嘴四处张望,“这些读过书的都不是好人,整的啥万一,就没一句实话,哥,那个乔韵肯定骗你的。”

“别废话了行吗?”谢哥的眼神还胶着在场内,他心不在焉地轻轻说了一句,“能干你就干,不能干你就滚。”

这话奏效了,小张再不敢说话,只是变本加厉地将所有因这番对话而望过来的眼神都瞪回去——当狗仔的其实收入挺好,但就是自我认同感特别低,本身也觉得这行业上不了台面,再加上会做这行的学历都不高,自卑之下更是变本加厉地自傲,蹲着明星又看不起明星,仇富情节也重。亲眼看着明星是多容易的挣钱,偏激点的如小张这样的年轻人,就会把有钱人都看成,为富不仁、欺世盗名却又自我感觉良好的傻逼。把在这种‘有教养的场合’说脏话,以及和这些人发生冲突,看作是一场小小的胜利——只是这种胜利却不能让人开心多久,短暂的成就感过后又是更深的空虚。

他的情绪,谢哥其实也理解,他一样是这样一步步走过来的,和明星接触久了,如果不会自我调节,心态早晚失衡。——一样是底层走出来的,用尽全部努力去奋斗,有了一点小小的东西,是不是应该感到幸福?其实小张现在的收入,对他老家来说已经算是高薪了,五六千,很过得去,在大城市也有了一席之地,但只有自己明白那份不安,仿佛现有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朝不保夕、风雨飘摇的梦。最不幸的是和有钱人接触太多,开过太多次眼,就算是想闭着眼睛蒙骗自己,获取片刻满足都做不到,可要改变现状,该怎么做?

这样的绝望包围着,想不愤世嫉俗都难。其实就连谢哥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在小张看来,也许谢哥拥有得已经够多了,有车有房,一年大几十万上百万,手下小弟走马灯一样地换,可和那些明星比却又是九牛一毛,狗仔这行业,能给他带来一些精神上的满足,有钱又怎么样,在他‘纪检委’面前还不是没有权力?在同行眼里他已经是个成功者,但他和小张的心态有时也没什么不同,什么明星,男盗女娼,一群高级三陪,什么艺术片导演,光会睡小姑娘,什么艺术品拍出天价,洗.钱的吧,那些所谓的艺术家,不就是给有钱人提供给方便的江湖骗子吗?撒把豆子在地上是艺术,自己脱光了,再找几个又肥又丑的女人来拍照片也是艺术,照片还能拍出天价,这明眼人一看就是利益输送啊,什么艺术品那都是给傻子做来看的热闹,忽悠的就是接盘的人——

什么奢侈品,找些人来走莫名其妙的秀,再找一群人做感到状,追捧状,然后就把100一件的衣服卖到一万,傻子们也就信了,还抢着买,往心里说,设计师自己知不知道这就是诈骗,知不知道自己的东西根本不值这么多钱?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看不起明星和艺术家这个行当,倒不意味着谢哥对秦巍和乔韵就充满反感,这一对还是和一般的骗子不同,也算是这个混乱行业里的一股清流吧,就说谭玉这事情,他冲独家新闻,暗地里把证据给了乔韵,其实给过去以后谢哥也有点后悔,他选边站了以后就没法回头,就怕乔韵过河拆桥,反而对他比以前更薄。——没想到乔韵始终还把这份情放在心上,过去半年没照片,那的确是因为她和秦巍没见面,这没什么好说的,双方行踪,有问都能诚实回答,包括这次大秀,自己也就是提了一句,那边立刻就给了两份邀请函,直说了,“邀请函是早给过去了,但不是在第一排,双方都不希望模糊焦点,所以即使来了也不是vip席,不知道到底坐哪,你们可以进场自己找找。”

甚至包括这第一排的票,都说得很清楚,这一次第一排席位多,所以没那么珍贵。——倒不是事先大作人情,到现场一看,满不是这么回事。虽然半年了照片还没排到,让小张很有话说,但谢哥心里,对乔韵还是充满了好感,这场秀虽然也属于骗钱行为的一种,但他也打算看在这份好感上,不多加评论。

但真没想到,平时在电视和电脑上看到的感觉,和现场看的感觉完全不同——不就是一个没头的人在场子里胡乱摸索吗?一定要这样概括的话,确实是如此没错,这也能叫艺术?和那些赏心悦目的水墨画,耐听婉转的琴曲比,这简直就是瞎胡闹吧?但,当身处其中,走过那条长长的道路,在这幽暗的环境里,在大片血迹上看着模特跌跌撞撞,摇摇晃晃的摸索时……他不知道,没词来形容,这超过了他的文化水平——但谢哥的确感觉自己心里有根什么弦被触动了,这场秀让他想起了一些模糊的东西,不是具体的某件事,就像是……就像是在人生的某个阶段笼罩他的一种感觉,就像是从家乡来京,一个中专生找不到工作,每天住地下室喝凉水,算计着五毛钱的开销,攒钱往家通长途电话时强颜欢笑的那一瞬间,所感受到的……情绪、感悟,或者是那种种无以名状的东西。

那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了,久到几乎早已淡忘,而谢哥也从来不讲什么情怀,甚至以自己的精明为傲,即使是现在,他也没被这种情绪的涌动感动着什么,反而更庆幸自己多少已拥有了一点东西——但这触动的威力也依然强大,让他甚至有些不可思议——原来,这艺术……

还是很想说,这是骗人的,只是瞎胡闹,依然认为这市场充满了骗子,但谢哥真是一边看一边被自己的发现吓得不轻:原来这是真的,这些乱七八糟的现代艺术,真的有些不是在骗人,即使是完全没受过相关的教育,甚至是大老粗一个,也可以在观看的过程中获得点什么——换句话说就是也可以看懂,可以真正的欣赏到什么。这个行业,原来还不能用‘全是垃圾’来形容,只能说是‘鱼龙混杂’,还是有真龙存在啊……

模特们一个个被运送进场,伏在笼子里,锁在鸟架上,服装再艳丽也全都被蒙住了双眼,被麻布袋扎住,精致面具的双眼被黑色油污封死,精致浪漫的水晶大摆长裙上蒙着眼罩,高跟鞋让她走得踉跄,蓬蓬裙碰着墙角,手扶不到墙面,她只能凭记忆踩着台步,但步行轨迹却不可避免地在幽暗地面上画出曲线,谢哥几乎是被魇住了,他捂着嘴全神贯注地看着这光怪陆离的画面,脑海中断断续续地浮现着不成链的思考:其实人很多时候就和动物一个样……哎,明星其实就是这样啊,钱挣得那么欢,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他呢?他又知道自己真的在做什么吗?未来,他看得清吗?他也好,明星也好,那句歌咋唱的来着,在世间,难逃避命运,这么说的话,其实他们是不是也都和蒙着眼的模特没啥区别呢?

他其实不懂服装,女士服饰怎么穿好看压根没概念,谢哥就属于画艳色口红=浓妆,裸色口红=素颜的大男人,穿的衣服好看不好看,美在哪里他没概念,对这种美不敏感,倒是这种种的不愉快让他恍然大悟,对那什么印象派、后印象派也因此修正了点偏见:其实艺术也未必一定是追求个好看,有时候,好像就是要这种不快的感觉才能更进入到人心底?

show(m_middle);

auzw.com

挺稀奇的,这感觉,他玩味了许久,原本嘈杂的观众也渐渐安静了下来,场地重新回到了骇人的寂静里,像是大多数人都体会到了艺术家要表达的情绪,那茫然的、摸索的跌撞的步伐,让他们或是转开头,或是看得更深入——不论是什么反应,都再没了困惑。那一张张或是完全被蒙住,或是没有任何装点,连嘴唇都被涂得素白的脸在场内漂浮着,就像是一场场迷梦,而谢哥居然罕见地迷失在了这样的感觉里。

又是铿锵的铁链声,这一次,工作人员从返场口走了出来,手中牵着长长的铁链,模特双手被镣铐铐住,只能弯着腰,不无狼狈地碎步跟在其后。走到圆形场地入口时,几个人上前将她的镣铐解开,但当然没解开眼罩,而是在她身后一推,把她推到了场中。

夸张的大垫肩,就像是一根木条撑在肩部,撑出了漫画式的线条,这模特又穿回了开场时的竖条纹西装,只是把下身的裤子改为紧身马裤,也穿上了锃亮的红色粗跟高跟鞋,有点复古的感觉,连眼罩边沿都贴心地做上了蕾丝花样,只是这并不能减缓她的惊慌,这张素淡的脸在场地中久久地踟躇着,一如之前所有的模特一样举棋不定,每个人面对这种不安感,崩溃的方式都不一样,当周围是嘈杂声时,他人的存在让她们畏缩,但周围一片寂静时,这沉默的关注的重量仿佛更让她们不堪忍受。

被完全涂为肉色的唇紧抿着,这张脸依然带着让人不安的不快感,仿佛……在谢哥看来,就好像因为这口红,忽然间这模特已经不再算个人了——不是侮辱,就是心底已经很难把她当成人来看待了——她站在当地左右张望,迈出了一步却又缩回,似乎根本拿不准该往什么方向——

轻微的噪音发出,又有人忍不住想帮忙了,这似乎是人类的本能,虽然多次试验的结果已让他们知道,即使意愿再强烈,呼喊的声音也只能让她们更加迷失方向。这类于事无补的善心在骚动后又一次归于寂静,人们静静地注视着场地内的模特,她似乎格外胆小,已犹豫了许久,但却无人感到不耐,只有恨不得以身相代的着急。

音乐声依然幽咽,动物啸叫声作为固定的伴奏响了起来,而这似乎惊着了模特,她不管不顾迈出了几步,又很快缩回了原地,周围不禁响起了响亮的叹息声——眼看这场秀几乎就要无法收场时,她却又轻轻地拍了拍额头。

虽然被化成了和肤色一致的肉色,但凭借肌肉的运动,依然可以判断出表情,从腮线的移动来看,她似乎是笑了——

然后,模特伸出手,轻而易举地将眼罩推到了额顶。

一双明眸呈现了出来,伴随着全场的抽气声,这张空白的脸在一秒钟之内又有了主人——国际超模杜文文,她双眸明亮,唇边带笑,仿佛自带着神秘的气场,连投在她身上的灯光都特别的亮。

音乐没变,场地灯也没变,血迹依然大朵盛放,但当杜文文双手叉腰,迈着潇洒的台步,自信地往返场口走去时,氛围一下变了,追光灯打在她身上,带出一条光带,不再是严苛的逼问和审视,而像是她自带的光环,这一刻,她的背影美得倾国倾城,让全场惊艳至哑然,直到她快走下舞台,才后知后觉地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

谢哥也成了鼓掌嘉宾的一个,他在开场时都只是敷衍地轻拍双手,但此时却拍得双手生疼,依然无法解释原因,但他骇然发觉自己的眼角已有些湿润,他无法对自己否认——刚才那一刻,他真的……仿佛被触动到了什么,那一刻,那个模特好像并不只是那个模特,不止是杜文文,她还是点别的什么,和他也有一定关系的什么……

“啊?”小张却是对这热烈的反应莫名其妙,显然,他刚才都在全心全意地履行自己的职责,他猛地一拍谢哥,激得老板浑身一颤,他却浑然未觉,而是兴奋地说,“谢哥,你看那个人是不是秦巍?”

谢哥浑身一激灵,忽然回过神,意识到自己刚才居然都做了什么:他进场唯一的目的就是寻找秦巍,怎么还看起秀来了?

这秀是你能看懂的吗?附庸风雅!

在心底呵斥了自己一声,他几乎是吓出一头冷汗,矫枉过正地把刚才的所有感受一一斩断,“哪个里?第几排第几个位置?”

“咱们对面第四排,从左数到右第七个。”小张指明了,谢哥眯着眼就要用望远镜拉着去看,手伸到包里又改了主意。

“你等一下啊。”

像是他们这样常往外跑的人,手机银行都玩得很转的,谢哥打开手机,找到商城,比比划划几下完成了购买——现在他再也不怀疑走秀款秒空是品牌自己做托了——这才拿出望远镜,抖擞精神又进入了战备状态。

“我看看我看看……你瞎啊!秦巍要长那样乔韵还能看上他吗?”他一巴掌扇在小弟后脑勺上,却是也不敢看秀了,而是把握有限的时间,赶紧的完成工作:这场秀这么出位,对乔韵意义一定不浅吧,女朋友事业上的重要转折点,秦巍,他到底来了没有?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155章 2010年3月时装秀(3)
回目录:《时尚大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十二年,故人戏作者:墨宝非宝 2砍价女王(砍价师)作者:睡懒觉的喵 3可摘星作者:一两 4落花时节作者:阿耐 5终于等到你作者:蓝白色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