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27章 时尚买手 中

第27章 时尚买手 中

所属书籍: 时尚大撕

“,你确定你说的这名设计师真的值得我们来这一趟?”朴文惠有些狐疑地问道,她扭着头,快速地瞥着两侧的展位,“如果只是这种水平的话,我将会非常失望。”

黄老板到底站得远了一些,没留意到更多的细节——他就不知道傅先生身边的中年女人,虽然长着一副亚洲面孔,但和他说的却是英文

。这个身着黑t和马裤,打扮得毫无时尚感,长相平凡,甚至还可说是有些严厉的韩国裔女子,事实上,正是一名货真价实,甚至也可以说得上是位高权重的时尚买手,黄总每年的业务活动,还会和她发生不小的交叉呢。

时尚买手并没有准入门槛,只要出现在时装贸易现场,并有购买行为的,都可以自称为是买手,包子夫妇、廖珊和黄总在某种意义上来说,都是自雇买手,只是他们的购买行为影响不大,只能说是服装圈的商业行为,尚未登堂入室,对时尚圈造成影响。真正行业内部谈论的那种时尚买手,在国内还是极为少见,甚至于可以说数量接近于零。

真正的时尚圈买手,要服务于百货公司和大时尚集团,从订货、买版甚至到发掘新秀设计师,都是他们的业务范围,在时尚圈内部有个共识:想要混出头,你必须得到这两种人其中之一的赏识——时尚编辑,或是时尚买手,只要你得到了一个,另一个迟早会青睐你,但如果你始终取悦不到其中一个的话,那么高端时尚圈的大门,也就永远也不会为你敞开……

逼格这么高,不是飞米兰,就是飞纽约,总是在看展,总是能和那些超级名流出入于同一个衣香鬓影的场合,就像是朴文惠,她昨天刚从釜山时装周离开,飞抵s市,三天后又要飞往东京去参加三宅一生和川久保玲的订货会,每年飞行里程都够兑换好几张头等舱,起码有五个城市的五星级酒店,连门童都能叫出她的名字。听起来让人羡慕,但这份工作的压力之大,不是一般人也难以想象,整个春夏发布月,时尚买手几乎都不能在晚上三点以前入睡,大量的图表和数据需要处理——是的,其实时尚买手最敏感的是数字,其次才是时尚品味,在这盘生意里,利润永远排在第一,不清楚同款单品去年的销量和平均单价,你怎么能确定下单数量?难道是全凭经验和所谓的直觉?

这还不是全部——除了为百货公司采购单品以外,她还肩负着为集团发掘新秀设计师的任务,要建立人物卡,跟踪新产品发布:对成规模的时尚集团来说,在决定与某个设计师合作之前,通常的做法是持续观察2到3年的时间,让市场冲走所有的虚浮矫饰、青涩躁动,等到顽石的棱角被磨圆,显露出闪耀的黄金底色之后,这才对他们伸出矜持的手,把他们带领进另一个全新的世界。

这是一种极为成熟的机制,可以筛选掉天赋和热情不足以持久高水平的设计师,但也意味着大量的前期工作和无数中途被废弃的档案袋,尤其是在远东市场这块,公司并不是太过重视,整个大区只有朴文惠一个高级专员,所以整个9月份和10月份她的脾气都非常不好,傅展算是幸运,在上海时装周和她碰面,尚且可以享受略微客气的对待——朴文惠基本已经放弃了在中国区寻找新秀设计师的想法,重担少了一个,如果是东京时装周,把她从即将举办的发布会场地里拉开,来逛这种low摊,她能把傅展的头生咬下来。

“——”对她的质疑,只是露出他那惯常的,好看的笑容,他拉长了声音,有点懒洋洋的撒娇味道,这个花花公子,几乎是写在基因里的本能,“你这是在质疑我的审美吗?还是我的诚意?我们认识多少年了,从我还是个实习生开始,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

不否认多少还算有点能力,也不否认自己对他的撒娇多少也还有点受用,她瞥一眼手表,加快脚步:四十五分钟之后有一场她不愿错过的发布会,这甚至可以说是朴文惠这么早就飞抵s市的原因。“我只有二十分钟给你。”

“一秒钟就够了。”怡然地说,他稍稍扬起下巴,唇边微笑加深,“,如果你能从你的小世界里屈尊抬起头,把你的注意力集中过去一秒钟的话——”

朴文惠疑惑地顺着他的指引看过去,“……啊

。”

在这个角度,尚且看不到展品的太多细节,只能看见转角处那的展位布置,喷绘、灯光,聚光灯中的主推展示品——她几乎是本能地在心里逐项评分,当然,展位布置这无法代表设计水平,但它亦能折射时尚买手在艺术领域最看重的东西:品味。才能可以磨练,技艺会随着时间精熟,但品味,品味几乎是与生俱来的一种天赋——

她不屑地瞥过身旁经过的店铺,仅仅只是因为看路时不得不带到,这些一无是处的所谓独立设计师品牌,不过是一群裁缝发的谵梦,他们既缺乏把设计转换为成衣的能力,也缺乏基本的品味,只有一些或多或少,可怜兮兮的跟风能力。比较起来的话,【yun】的展位布置尚有不少可观之处,至少完整地传递了一个品味恰当的意象,也和展品有很好的结合。

“你是从哪里找到他的?”她加快了脚步,目不斜视,眼神如最精密的放大镜,从logo看起,展台中的:皮革拼接?上一次看到这概念是几年前?嗯,可算是w,这设计算过关了,版型设计也很棒,一眼扫去就知道有足够的小心机,所以才贴合身形,够ring,这是所有所有时装里最重要的一点,让穿着者的身段更有魅力。ok,他有能力做出一条非常不错的秀场款,已值得她来一看。这设计的成熟度已超越那些时装名校的毕业作品展,也许对四大时装周来说仍有些单调,依然太‘成衣’,但在中国?这样的设计师已够少见。的兴趣真正地燃了起来,但疑惑也随之冒起:这样的设计师,本不该籍籍无名,这水平已足够登上东京时装周的主舞台了,但在上海时装周里却连场秀都没有?这是出了什么问题?

“现在还觉得我在浪费你的时间吗?”笑眯眯地调侃她,“还是只有二十分钟给我?”

刀他一眼,她已经完全进入了急躁的工作状态,“。”

笑容笃笃定定,一点不吃她的沉声恐吓,闲闲和她对视,朴文惠没时间和他浪费,几秒后率先让步,“下次到巴黎,第一杯酒算我的。”

她得到了一枚大拇指和一个讨人喜欢的笑容,不再开玩笑了,他纠正,“不是he,是she。”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的笑意加浓了,“我是通过一个你再也想不到的途径认识她的——一个你绝对不会相信的有趣故事。”

,他总是这样,任何时候都不疾不徐,好像拥有全世界的时间,这是一种上流阶级特有的从容,因为他们很清楚,自己的确拥有全世界的时间。他们永远不会理解她这样的工薪阶级为什么会匆匆忙忙,朴文惠翻个白眼,索性不问了,她的眼神直接扫视展位内的衣服,只留一点注意力给迎上来招待的男人:归根到底,设计师还是要用产品为自己说话。

除了那件展品以外,店内所有的单品都是成衣,隶属于一个系列,她扫一眼,心里已大致有了评估结果:做工精良,用料上等,设计上和秀场款一脉相承,但做了不少减法,秀场款那阴郁的气质被削弱了,取而代之的是皮革所象征的强硬感,在商业上非常……非常的成熟,几乎让人吃惊,她在每个品类中做的选择:三条下装,紧身九分裤、阔腿裤,皮革拼接的及膝裙,准确涵盖了她受众的三种需求,紧身九分裤没有皮革,适合更运动,更休闲的场合,你可以轻易想象出这条裤子搭配一双低帮便鞋,走在纽约街头的效果,阔腿裤更浪漫,更有女性气质,皮革用的是亮面,配合上什么?一个包?上班不失礼,下班小酌也不会过于拘谨。及膝裙用的哑光皮,够低调,仅仅是隐隐渲染出强硬感,这让它更适合着装礼仪严谨的场合——但又始终不失个性,女强人们会很喜欢的,是不是?

这三款单品简洁明确,互相补充,涵盖了尽量大的场合,每一款都有明确的目的性

。她可以轻易地想象出它们被怎样的顾客挑选,用什么样的价格售出,而疑惑也随之更浓:>

秀场款所代表的灵气,这很常见,没到惊世骇俗的地步,但转化为成衣中做的减法?思维模式的转换?她难以想象怎么会有人对这些事无师自通:how?这都是设计师在和市场的冲撞中,无数次血流满面后才能总结出的宝贵经验,甚至于说这种高度的思考方式,一般的小设计师都未必具备,只有中型品牌的设计总监,只有那些直接对市场负责,开始研究市场的高级设计师,才能够品味到这其中的分寸感——

这种等级的设计,却只得到一个这样不起眼的摊位?why?她不信这是无师自通,yun的设计里没有半路出家的粗砺感,她的灵气深思熟虑,透着圆滑,她一定有专业背景,但她为什么不去国外?如此的天分,只需稍加磨砺……

show(m_middle);

auzw.com “傅先生——”

作为韩裔美国人,朴文惠的韩语都不算太流利,更遑论中文?她那点皮毛只够她大致分辨出的姓氏发音——她把注意力从走马灯一样映在眼帘中投射出参数的单品抽离,瞄了那白t女孩一眼:她面容姣好,戴着大大的眼镜,头发梳成两条麻花辫,清纯稚气得让人吃惊,她刚一眼扫过,直接当实习生处理,但现在——

她的笑容里某种东西,斜挑的眉中,如匕首出鞘般展露出的锐气,和那条裙子,和这些单品之间引起的共鸣,那种如兽般深藏的野性,让朴文惠立刻确定了她的身份——也几乎是立刻猜到了她和的关系,两个人的表情已经充分说明了他们间弱肉强食的关系。

她刀一眼,没遮掩,心领神会,浅笑摊手,“,你不得不承认,她的设计足够吸引。”

这不假,看得出来,他也一样在快速浏览那些设计,兴趣毋庸置疑,但这依然无法抹去在利用这个机会假公济私的事实,翻个白眼聊表愤慨,但没有多余的心思生气,她现在想的全是专业问题,仅仅是微微嘲讽,“你想做她的发现人?就像是?”

“你想和我抢吗?”davi唇角微扬,像是在开玩笑。

呵。

“我觉得你要担心的并不是我想不想,而是她会不会配合——这女孩的设计,可是野性难驯,”说,她看一眼表,私人闲聊时间到此为止。“我还有十五分钟,你做我的翻译。”

“噢,这没关系,”突如其来的浅笑声截入,白t女孩兴味地对她伸出手,“我的英语水平还算流利,并不需要翻译——”

在2007年,流利的英语还能给逼格加分,外籍人士亦有加成,尤其是在时尚圈内更是如此,几个员工都以崇敬眼神望着他们,没计较他们在交流中大剌剌使用外语却没表示歉意的失礼,也因此,这女孩轻描淡写的插.入,让都有失态被抓的踏空感,更是恼怒地瞪了一眼,虽然后者的笑容更为苦涩难堪。

她快速调整心态,伸出手直接忽略刚才的尴尬,“那就最好,,买手。”刻意没提她的公司。

“yun,设计师。”这点小心机,没击破yun的镇定,她浅浅一握>

虽然从年龄来看,绝不会毕业多久,但她的强势已很老道,会心一笑:看起来,这一次是遇到对手了

她好奇更甚,只是时间已不容许盘旋细问,只能直击核心,“我只看到了你的成衣,这是系列的全部吗?”

“并不是,但地方有限,放不下走秀款,所以我们只放了成衣系列。”yun把手里抱着的几本画册给她一本,欲言又止,她注视他一秒,笑笑,也宽容地递给他一本。

接过来稍微翻阅:这本画册前半本是秀场款,没有建议售价,只是意图塑造品牌形象,因此也可以看到更锐利的想法——她瞳仁微缩,但不动声色,把后面的成衣系列看完,“这系列的主题是?”

“黑夜里的火。”

“会办秀吗?”

“目前还没具体计划,但在不久的将来会有的。”yun镇定地说,仿佛这不是虚伪的矫饰推脱——她确实也流露出这级数的说服力,不是气势,不是虚无缥缈的气质,而是这展位方方面面的所有细节。笑话,这级数的品牌怎么会开不了发布会?这的确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我想看到你的秀。”朴文惠说,她确实需要看到她的秀,硬照说明不了那么多,到目前为止,她得到的信息还太有限,她把k收进公文包里,拿出随身小本做笔记,乔韵递给她一张名片,也找出自己的给她,“如果你不愿搭理,直接联系我。”

“——”哀叫,两个女人都不理他,继续说,“我想知道,你的成衣和主题的联系,我知道在转换过程中你做了减法,这很容易看出——但会否减除太过,这衣服里,属于‘你’的东西太少了,是吗?你怎么保证顾客记住你的品牌?”

yun扬扬眉,这是设计师遇到批评时常见的表情,朴文惠不诧异,她宽容地沉默下来,给她留出思考的时间:东亚这边的文化氛围不善于直接处理冲突和质疑,很多设计师在她的尖锐面前都会有点慌张。

“当然,我的设计中也有一些更尖锐的成衣,”她没想到,yun的回应相当快速和平静,好像已有许多次应对质疑的经历,“但最终被我从系列里删除,毕竟,目前我的设计主要针对中国市场,秀场可以张扬个性,但市场需要成熟。在展位有限的情况下,我选择了更符合市场的展品,不做无效的信息传递,我想这是个合理的选择。”

“你认为中国市场还没准备好迎接更前卫的设计?”朴文惠尖锐地问。“而不是你还没好到兼顾艺术和商业?”

她的出招够凌厉,但仍未压倒yun,她游刃有余地笑,“市场有何艺术可言?,你是买手,你比我更清楚,艺术存在于秀场,市场?市场上只有钱。”

她这话不假,市场上当然只有钱——只是非常不符合她的身份,像她这样的小女孩应该充满朝气、野心甚至是愤怒,雄心勃勃地想要做那个规则破坏者——事实上,也的确从她的设计里品味到了这种情绪,但与此同时,她又是如此的现实和世故,对市场没有丝毫幻想。归根到底,这种自我克制感才是让她最惊奇的地方,也让她更想挑逗一下她的尊严,“看得出来你为了钱的妥协,但问题在于——即使经过妥协,它的商业性也并非完美,这当然是很好的单品,你针对的是上层中产阶级和富豪阶层,从做工与定价都能看出来,但问题是,以我的经验来说,这样的定价和这样的设计间存在断层,你的设计很好——但够不上这标价,这件t恤要卖到400刀,它要么含有更多的品牌溢价,要么含有更多的性格。”

这是实话,这设计如果打上lv、爱马仕的牌子,一转眼就能卖出四倍、五倍的价格,品牌本身所代表的价值观、认可度和质量担保,都是衣服承载的无形资产,但对新兴设计师品牌来说,它太过中庸,不论是巴黎、东京还是纽约,新兴品牌需要的都是一股锐气,那种慑人的美丽,让人一下就被抓住眼球,愿意为这种态度付款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27章 时尚买手 中
回目录:《时尚大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千屿千寻作者:明前雨后 2白日梦我作者:栖见 3夏有乔木雅望天堂作者:籽月 4莫负寒夏作者:丁墨 5第一部 光芒纪·微光作者:侧侧轻寒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