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2章 全武行

第2章 全武行

所属书籍: 时尚大撕

“别开这玩笑,没劲我和你说,开多了就真分了,别挑战男人的耐心。”

“什么叫做你不是开玩笑?你有病啊?”

“为什么要分手?什么叫做长大了,觉得这段不该发生的关系可以结束了?”

“是不是外面有人了?说?是不是外面有人了?”

“什么叫做阶级不一致,咱俩到底哪阶级不一致了?你神经病啊?你以为这还是文/革,成分不好不能谈恋爱?我警告你乔韵,别特么老找事——不许拿我妈说事!”

“纽约和纽黑文的距离太远?你觉得这话不可笑吗?你自己听听,不觉得可笑吗?你是不是真得病了——我还认识你吗?”

“你是外面有人了吧,你就是外面有人了吧,我草,你太特么——贱,你就一个字我和你说,贱,我特么……我特么瞎了眼了我——草,草——”

清脆的碎裂声,断断续续的质问声、咆哮声,甚至都突破奢华酒店的隔音墙壁,回荡在走廊里。乔治张刚走出电梯就打了个寒颤,他犹犹豫豫地走到走廊尽头,按响了行政套房的门铃,过一会,又一声。

“你有病啊你?”

‘乓’的一声,门被摔在墙上,开了。高个子男人衣衫凌乱,站在门口回头还吼了一句,转过身不耐烦地问,“你有什么事?”

乔治张一脸冷汗,小心翼翼地说,“秦先生,隔房的住客投诉您,说您声音有些太大了——”

隔邻房间的门也被打开了一条缝,一个女人小心地往外看着,手里还捏了手机,好像随时都会报警,乔治张冲她做个安抚的手势,“秦先生,您看——”

“就是吵架,没什么大事,用不着报警。”秦先生爬了爬头发,语气缓下来了,但回头一看,脸色又变黑,“乔韵,你干嘛——想走?你神经病啊,我没和你说完呢你想走?”

乔韵也是一身凌乱,借着酒店员工的遮掩,抱着包从秦巍身边闪出来,她瞥秦巍一眼,笑笑,“话都说清楚了,干嘛不走?秦巍,我劝你收着点,好聚好散,别闹得太难堪。”

秦巍伸手就要抓她——她身上衬衫就是被他抓破的,乔治张赶快迎上去一把抱住,那个热心的女孩从房间里闪出来,细声细气地说,“先生,你们有什么事好好说好不好,酒店里声音这么大很扰民的。”——一边给乔韵打眼色,让她快些走。

乔韵冲她比了个大拇指作为感谢,闪进电梯里,秦巍像是头暴躁的狮子,被困在当地不能过来,大声咆哮着喊,“行,你走,你走,你今天走了就别后悔!好日子不过,你就是贱的!我告诉你乔韵,今天不是你甩我,是我甩的你——凭你也配甩我?!今儿特么就是我甩的你!”

‘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乔韵刚要迈步进去,听到最后一句话,脚步一停,慢慢转过身,要走回去,但乔治张和那个好心路人都给她使眼色,她就站在电梯里,遥遥点秦巍,语调扬起来,火辣辣的理直气壮。

“我凭什么不配甩你了?我吃你的喝你的了?秦巍?你是包小三还是谈恋爱?你以为你是末代皇帝,选妃啊?这有什么配不配的?我告诉你,今天就是我,乔韵,把你,秦巍,给甩了,没法接受现实,又哭又闹的人,是你,秦巍,不是我,乔韵!”

手机一拿,噼里啪啦字一打,她摁下发送键,对秦巍摇一摇,“校内已发,呵呵,不服气你把网站买下来啊?”

走廊那边地动山摇,像是狮子被激怒了,转眼就要从笼子里挣脱,驯兽师叫成一片,乔韵松开手,电梯门缓缓合拢,伴随几声惊呼,秦巍挣脱桎梏快速冲过来,但终究赶不及电梯门合拢的速度,他往手腕上一撸,一块东西带着风声就从缝里扔进来,和愤怒的咆哮声一起直接砸向乔韵的额角。

“——你给我滚!乔韵,将来特么有你后悔的时候!”

#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了,乔韵步履匆匆地从里面出来,手机关了声音,但在包里振动个不停,头发还带了水汽,身上穿着的白t被扯坏了半边袖子,虽然针织衫扣上了,但还是能看到下方袒露的大片肌肤,额角有血丝缓缓流下,看上去就是个典型的家暴受害者形象,酒店大堂里坐的一圈人都注意到她,员工上来很同情地问,“小姐,您需要出租车吗?来,咱们快点——给您纸巾,擦一擦吧……”

乔韵说声谢谢,把手里的宝玑表递给员工——秦巍真是气急了,这块表是他妈妈送的生日礼物,他一直很宝贝的,刚才居然也撸下来砸她,“这个是秦先生的表,你们一会还给他吧——”

表要递出去的前一刻,额前抽痛了下,被表带刮出的长痕没怎么见血,但一圈油皮都被蹭破了,挺疼——乔韵刚伸出去的手又收回来了,“先等等啊。”

她把表扔地上,伸出脚踏上表面——想想秦巍妈妈的脸,嘴角翘起来,狠狠地踩了两脚,捡起来看看表面,还不满意,又跺一脚,这才拿擦过血的纸巾给包好了,歉意递给员工,“有点脏,不好意思,你们多包涵。”

员工脸上挂了黑线,想要说什么,看到她额头的伤口又咽下去了,“小姐,您还是……快点上车吧,秦先生好像……也进电梯了。”

上了出租车,司机也被吓着了,“姑娘,要去警察局吗?还是去医院?”

“不用了,师傅,”乔韵说了个地址,“咱们能快点开吗?”

“好嘞。”师傅利落地发动了车子,“我给您绕个路,保准能开快——别人也追不上!”

大堂里隐约传来声响,乔韵回头看了一眼,师傅就和接到命令似的,一脚踩上油门,车子火箭头一样弹进夜色里,乔韵终于有空档接起电话,一接起来对面就喊,“你疯了你,乔韵——你真和秦巍分手了啊?”

“分了啊。”乔韵说,借着前方车灯,一边讲电话,一边撩起浏海收拾伤口——妈.的,刚真该多踩一脚,该死的秦巍,偏偏伤到额头,这要留疤该多耽误事?

“真分了啊……”电话那头反而冷静下来了,若有所失地嘟囔了一声,又振作起来,“那你现在在哪儿呢?可别去胡乱买醉啊,注意安全,要不你回宿舍吧,我到楼下来接你。你想喝酒的话,回来路上买点,我陪你一起。”

乔韵把手机拿下来看看,上头起码20多个未接电话,短信、q.q更是以百计算:她和秦巍都是校内红人,两个人公然分手,估计现在校内都要炸了,当然更别提她那些不知所谓的仰慕者们,现在都急着来排号呢吧?

她摇摇头,“现在回来清静不了,我明天再回来……倩倩,你别担心,我没事。”

“……真没事啊?”白倩的声音沉下来,“娇娇,你对秦巍……我可是一直都看在眼里的。”

乔韵捏着手机,有片刻怅然,但很快又笑了,“真没事,你放心吧……不都和你说过了,迟早都得分手,时间关系而已。”

“唉,可是……”白倩还是意难平,“怎么这么突然就……下午还开开心心地说帕森斯呢,后一天就……”

她又自己岔开了话题,“算了算了,不说这些了——那你自己小心啊,明早必须回校上课,你不来,我找你去。”

“知道啦,知道啦。”乔韵挂了电话,迎着后视镜冲司机笑笑,“师傅,路上看到有药店能停一下吗——我得把这伤处理一下。”

show(m_middle);

auzw.com

#

找到24小时营业的药店,买了药,车开到大学附近的一栋公寓楼前,乔韵下去开大门进楼,小心翼翼地踮着脚上楼梯,开门进了出租屋,一室黑暗,她松了口气——秦巍没来,也对,以他的傲气,以后应该都不会再来了。

一室一厅的房子,十几年房龄,灯有点暗,小屋里满满当当,塞的都是两个人的东西,乔韵简单地处理了一下伤口就开始收拾秦巍的个人物品,他的球鞋、吉他、x波x360,她几天前就买了一批牛皮纸箱,很快就收拾出了好几个箱子,横七竖八地堆在地上,又去翻胶带来封箱。

胶带收在浴室置物柜里,乔韵经过镜子,忍不住停下来翻看伤口——上了点药,红彤彤的一片,看起来有些骇人,不过还好,血确实是止住了。

镜子里倒映出的,是一张相当美丽的脸,乔韵在他们学院也很有名,长相确实是好,学设计的人眼光都专业,她的一个学长就说过:乔韵的脸,好在几乎完全对称,不像是一般人,两边脸从中线交叠,不可能完全重合——强对称性是一种稀缺资源,也是成为顶尖模特的必备基础,那些国际名模的脸几乎都是完全对称,这样可塑性强,什么衣服、发型都能hold住,不像是一般的美女,多少还是得靠造型。

乔韵也的确什么造型都hold得住,刚上大学的时候,花臂、莫西干头、飞行夹克,一边耳朵三个耳钉,烈焰红唇,是一种侵略性的美,在当时就造成小小轰动,现在换风格,白衬衫、牛仔裤,长发披肩,清纯得祸国殃民,追求者更是满山满谷的多,秦巍算是极自信的男人了,也还是开玩笑一样吃过几次醋,她这么美,美到让他都有点不安。

杏核眼,翘翘的嘴唇,瓜子下巴,五官上,她是极精致漂亮的,但让她成为美女的,还是她的眼神——乔韵的眼神很清澈,眉头一点点下压,让她的眼神什么时候都有点睥睨,有点倔强,好像烈焰里烧过的宝石,还带着炽热的生命力,扔一根火柴就能重新燃烧起来。——她脾气也的确不太好,是真的说烧就能烧给你看。

不过,刚被前男友扔出一块表砸伤,她的表情却很冷静,没有愤怒,只有半含着的痛快,乔韵想到秦巍那不可置信的表情:“和我分手,你是不是疯了?”

“你是不是外面有人了?”

“什么叫做长大了,该有新的目标?”

——她就忍不住痛快地笑起来。

她是爱秦巍的,曾有多爱,就曾有多恨,乔韵从小被追着长大,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识过,但她独独就爱一个秦巍。第一眼看到这个燃烧着的男人,她就爱了,沦陷得义无反顾,轰轰烈烈。

爱到什么地步?爱到没有尊严的地步。

秦巍家庭是好,父母都是高级知识分子,父亲是耶鲁的博士,现在国内某领域的一号大牛,母亲开公司,和父亲一内一外打配合,他的家境极为殷实。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从小来往的都是领域大牛,他的眼界极为开阔。他一路凭着本事考上最好的大学、最好的专业,他的头脑极为优秀。他长得非常英俊,又高又帅,皮肤是深蜜色,双眼是深黑色,像深潭,走到哪里,女孩子的芳心就倾注到哪里,更别提他的大长腿、公狗腰,这么标准的高富帅,秦巍有什么理由不骄傲?那些捧着花、开着跑车在校门口等她的男人,就算再有钱,和他能比?乔韵虽然漂亮,但家境、专业乃至个人的素质都无法和秦巍相比,再多人追也好,秦巍和她恋爱,是弯了腰的。

她自己也知道,秦巍太优秀,她配不上他,只能靠努力来补。所以她洗了彩绘出的花臂,摘了耳钉,留了长发,换上秦巍送的香奈儿千鸟格小西装,拼了命地考托福、雅思,做作业、申学院……在认识秦巍以前,乔韵都不知道自己还能这么努力,她赌了一切,只是想要和秦巍一起,并肩而行。

她做到了,她申上了服装设计学院的圣地,连秦巍家里人都感到诧异,恋爱四年来,第一次对他们的恋情稍稍松口,乔韵和秦巍出国的时候,天都高了三尺,她觉得自己终于有资格开始憧憬未来了:和秦巍一起留学,每周末开车去看他,或者让他过来,度过异地的两年后,陪秦巍一起,留在美东工作一段时间攒资历,生两个小孩,在合适的时机回国,或者是作为外企高管回去,拿,或者,当然,更有可能的是秦巍自行创业,这都无所谓,反正她的工作自由时间很长,更方便顾家。

未来并非毫无阴影,乔韵看得到那些隐患,秦巍的妈妈一直不喜欢她,很难说将来婆媳关系如何,秦家有钱,乔家勉强小康,支持她留学已经拼尽全力,在婚事上她家地位会被动——她不傻,这些都想得到,只是不在乎,只要能和秦巍在一起,低到尘埃又如何,她愿意忍受。

但事情并没有像她想得那么顺利,他们去美国时是一对,回来时已成陌路人。

分开他们的因素有很多,事后想想,乔韵也不觉得自己完全没错。她和秦巍都低估了顶尖学府的课业压力,不论是耶鲁的金融,还是帕森斯的服装设计,都不是简简单单可以划水通过的,和国内的大学不同,这种研究生课程基本是被一个又一个实习填满,研究生直接干的就是员工的活,还要干得比一般员工更出色,不然你凭什么进耶鲁,进帕森斯?

第一个学期,秦巍直接就进了高盛实习,他倒是经常来纽约,但基本没时间和乔韵见面,投行就是用全世界最聪明的员工做最笨、最机械的活,秦巍是实习生,高盛最底层,不使唤他使唤谁?他几乎很少在午夜以前下班——即使下了班又如何?国外只有比国内更重人脉,他的时间,是要和同事们一起交际,培养感情的。

乔韵也没好到哪里去,她第一个学期跟了两门课,要做两个,一切和正规品牌一个流程,先做概念书,攒出厚厚一本素描簿,然后往下大浪淘沙,教授是他们的,也是第一评论人,你这个设计,的影子太重,刷掉。中国学生是不是没有原创性?这件裙子是香奈儿的还是你的?刷掉。我要看到以前从没看过的东西,韵,这就是你入选帕森斯的意义,你要给这个行业带来新鲜的血液。

在国内,一个学期能出一本素描簿,已经是勤快的学生了,但在帕森斯,你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两个,那就是两本厚厚的书,还有小组讨论,还有和教授、和打版师,和模特,和跟妆师的沟通,每一天都有人想退学,在这里,如果你不是一个怪物,你生存不下来——这就是帕森斯想要的,它只招收怪物级学生,怪物级的天赋,怪物级的努力,如果你只是普通优秀,那你就该去普通优秀的大学,你不该来帕森斯。帕森斯要的就是灵感丰沛到经得起这样压榨的学生。

在这样的学院里学习,最痛苦的一点,就是你只能承认自己能力的极限,承认自己的平庸——乔韵的第一个学期昏天黑地,她不断地接受挫折教育,或者说,只有挫折,没有教育,她的作业永远得b、c、c-,她已经不能再努力,但努力还是不够,她的英文不够好,不能给自己的设计辩护,越急越结巴,教授的眉头越来越紧,她的衣服烂得让自己都想哭,自己都在怀疑,这个水准,真的适合帕森斯?

秦巍就是在这时候和她提的分手。

她到现在都记得清楚,那是九月份的一个午夜,他们在华尔街附近的一间星巴克里——这是她最介意的一点,秦巍连说分手都是这么随便,对地点没有任何挑选。

彼此都冷静一下吧。他说,眉间疲惫得像是落满灰尘,秦巍身上的火苗也是奄奄一息,被耶鲁的地狱课业,高盛的实习磨得肩膀低垂。我们已经长大了,娇娇,该面向人生的下一个阶段了。

那是乔韵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第一次认真地看秦巍,她发现秦巍变了——这个穿着名牌西装的男人,已经没有了无法无天的张扬和傲气,他被硬生生地打磨出了‘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感觉,唇角的微笑是商务式的,看着人的眼神是深邃的——冰凉的。他成了在门口拿着花,开着跑车等她的那些人当中的一个,或者更惨,比他们更低俗,他开始考虑到阶级的存在了。

不适合的人非得要在一起,对双方都是痛苦。他说,身材还是那么好,大长腿在阿玛尼西装的包裹下依然那么诱人,但他说出口的话让乔韵想要摔他耳光,我们在最好的时光共享过一段最好的感情,够了……现在,我已经很疲倦了,你也一样,不要再继续勉强了,好不好?

乔韵能说什么?她用尽所有的骄傲,挺直肩膀从星巴克里走出去,一路上所有人都在同情地看她。

秦巍没有追出来,午夜的纽约,一个女孩怎么回到自己位于布鲁克林的家,他没关心这一点。

她不是没想过为秦巍开脱,后来她一直在想,其实秦巍说得没错:她是配不上他,她是一直在拖他后腿,她经常打电话给他哭,明明他也很累,她应该多一些付出,少一些索取。秦巍在那时候需要的是一个能和他一起并肩向前,能拉他一把的女孩,和他同档次、同阶级的女孩,爸爸是国务卿、能源大亨、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自己一路私校读到大,课业健身一把抓的女孩。他需要的不是黑眼圈深出三层,半夜三点打电话来痛哭,总为被退学焦虑,瘦得几乎脱了形,脾气暴躁到说一句话就能吵架的女朋友。

他后来果然就找了一个那样的女孩,乔韵退学回国三年后,他和新女友结婚了,在b市最好的酒店办的婚礼。

给她发了请帖,她没去。

那时候的乔韵已经不太恨他了,她只是无法再碰触秦巍这个名字,他代表了她一生最大的羞辱,见证了她的无能,她梦想的破灭。乔韵的家庭条件只是一般,为了送她留学,家里卖了一套房子,但父母很高兴,他们知道帕森斯是服装设计最好的学院,只有为女儿骄傲。

她没有对得起父母的期望,这么多年来,他们包容着她的特立独行,容忍着亲戚间的议论纷纷,呵护着她的个性,坚信她的才华将如花绽放……而她带给他们的只有失望。

回国后,有半年乔韵都把自己锁在家里,蛰伏不出,她胖了20斤。

后来,她找了工作,收入还不错,足以养活自己,最大的目标是攒够首付,把父母支援她卖掉的那套房子买回来。

随着房价飞涨的速度,这个目标总是那么遥远,她和每一个普通人一样,算计着手里的余钱,她依然还有很多追求者——美女再胖也是美女,从来不会缺少人追——条件好的也依然很好,还是有名车在她家楼下等她,日子不好不差,和秦巍的生活已经分出层次,但也算不上凄惨,很多人能过上这种生活,已经会感到知足。

乔韵也并没有不知足,她总要慢慢地接受自己的平凡,她重新学会了微笑——只是,不管和谁在一起,她眼里的火花,都再没有燃起过。

直到两个月前,她在一个雨夜,回到了寄出帕森斯申请表的那一天。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2章 全武行
回目录:《时尚大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长安小饭馆作者:樱桃糕 2爱你是最好的时光作者:匪我思存 3水与火(原名服不服)作者:红九 4总裁误宠替身甜妻(终于轮到我恋爱了)作者:明月西 5爱如繁星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