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17章 张姐,仆街

第17章 张姐,仆街

所属书籍: 时尚大撕

“陈靛?哟,你小子,好久没联系了啊,怎么样啊最近?”嘀的一声,电话被接起来了,一道洪亮的声音大笑着问候,“——听说你们家那个厂子前几天栽了,现在怎么样了?有需要帮忙的你就说。”

“最近还行,厂子那边已经搞定了,就是托朋友打了几个电话,改天肯定得组局。多谢洪哥关心。”电话那头,陈靛的轻笑声传来,他的语气轻松自如。

“噢?搞定了?”洪哥眼仁一缩:听说这次是环保局动手,还以为陈靛是托关系托到了他这里:宏博服装是从n市第三服装厂的老底子上发展来的,也是n市少数几家有数条大生产线,不用外包工序的大厂,肯定少不了在环保局上下大打点,“这……恭喜恭喜啊,哪个朋友啊,组局的时候把我也带上呗。”

“那肯定,”陈靛还在笑,“洪哥到时候可务必要赏脸啊——说起来,洪哥,我今天打电话,是想问问你们厂下半年的生产计划的,合同签得怎么样了,满负荷了吗?”

“嗐,说什么满负荷,能有个70%就不错了。”洪哥没好气,“怎么,你有活啊?先说好啊,小日本的订单,除非自带跟单,否则我不做——你是知道我这规矩的,单件少于2000件不接,就小日本那个单量和品控,除非是优衣库,否则统统不做!”

“那当然,”陈靛机灵地捧他,“你们都是和美特斯.邦威合作的厂家了,日本那些小单,那是给别人吃的,我们洪哥怎么看得上?”

别看日单水深,但在整个n市那只是一块小蛋糕了,真正的大工厂,根本就不屑于和日本品牌合作,甚至连这样的欧美大牌都不受欢迎,逼格最高、规模最大的服装大厂都要做什么单?美特斯.邦威、h&m、班尼路……工艺越简单,质检越模式化、单量越大、企业规模越大就越受欢迎,能把美特斯.邦威外包的单子抢到一部分,是洪哥的得意事,他被捧得心舒意畅,豪迈地大笑起来,“就数你会说话!——什么牌子,多少件啊?是不是你最近在折腾的那个衬衣啊?能做的话就给你带走了。”

“还是洪哥了解我,”陈靛一直在笑,他在进退之间流露出的游刃有余,总让洪哥有点暗暗的羡慕——但今天他特别的挥洒自如,让他都觉得有点不对劲:就好像刚被人教过。“就是那个衬衫,我们小厂子实在做不过来了,大概有五千多件的单子,就上个水洗,不缝颈唛,你看能不能做啊洪哥。”

洪哥说2000,只是个下限,实际2000的单子在宏博算是小单,五千这个数字,才能引起他的重视——他坐直身子,也收敛了那嘻嘻哈哈的语气,不再把陈靛当作混得一般般的小学同学了,“水洗带不带商标啊?”

“不带,合同书上写明,客户自己钉唛。”陈靛心领神会,“知道你们是大厂子,讲究这个,不会让你们为难的。”

“——行,那没问题。”洪哥思量片刻,“那改天你把工艺书给我发过来,我安排生产——货期多久啊?”

“下个月要,”陈靛说,“哥,这批货得签合同——我也就是个拉皮条的,老板另有其人,对方正缺大厂——我掏心挖肺和你说,今年光这款衬衫,她赚了能有一两千万……产量大得很,之前都在浙江那边做,那边找不到大厂,得分开下单,老板嫌不方便,想要一单出,我才给联系的你——这单你多用点心,要是合作愉快,说不定还能发展成长期客户呢。”

说是小单看不上,实际洪哥对n市服装界的动向仍然了如指掌,要不然他会知道陈靛在做的那款衬衣?听了陈靛这个爆料,他心头一动:陈靛不是爱吹嘘的人,一两千万,这数字可能还真没多少水分,和他们算的差不多。

之前就有同行说过,这白衬衫可能是背后有人在出大货,否则爆成这样,各小厂应该早就接到山寨单了,就是因为有人出大货,满足了市场需求,服装厂这边才少有山寨单,寥寥几个,山出来也和爆款有不小的差距……不管这个老板是怎么搞到原版工艺书的,现在这牌子爆了,按惯例,单品总还能再爆一些的,这也就意味着接下来源源不绝的大额订单和原版工艺书:接单赚一笔,时机成熟了自己做跟单,找批发商出货又是一笔……这些利害关系,在洪哥心里就像是有个公式,分分钟拉出表格,他坐直身子,对陈靛的语气更亲热了,“行啊你,什么事都想着你洪哥,算我欠你一次——不能让你落空啊,等交货了你来我家一趟,不许不来知道吗?”

这是要给抽头,也算行规了,陈靛一乐,“不用,洪哥,以后多照应点我爸那个小厂,不比什么都强?说到这,我还真有事求你——你知道这一次我们家厂子出事,背后是谁吗?”

“谁?”洪哥已明白了八.九分,——能把原来国字头的厂子盘下来的,家里没点关系怎么行,他这是明知故问,但也安心了:这个人情债不怕还不上,陈靛这事还真就得找他办最合适。

“就是常跑老刘、老黄他们厂子的张姐,我听说,她和环保局一个科长有点亲戚。洪哥,都说强龙不压地头蛇,我好端端做我的货,没招她没惹她,她一个外地人跑到n市撒野,这口气,我咽不下去……”

#

‘嗤’的一声,保时捷刹停在厂房门口,和几辆宝马、奔驰停在了一起,张姐扶扶太阳眼镜,很有气派地从车里钻出来,正好和同行撞了个正着,“小李,这么巧,今天也来看货啊。”

跑厂的批发商都炫富,名车名包只是门槛——厂家都青睐实力雄厚的大商家,越有钱,路子越野,越能拿到好款,小李的贵妇做派和张姐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手里还别出心裁抱了一只泰迪,她啪地一声撑起鸟笼伞,晃晃手里一提花哨的礼物,“真是巧,我前段时间去日本了,才回来就遇到张姐,缘分啊。”

这家厂子的老板娘就喜欢占小便宜,且又是个吃货,平时张姐也没少拿些家乡土特产来打关系,只是论逼格,在07年怎么也比不过日本手信了,张姐盯着在阳光底下反光的包装纸,心里一阵气闷:今天真是出门不顺,今天放出来的这批好货,小李肯定能拔头筹了。

估计是这么估计,可输人不输阵,总不能一看到小李就跑吧?张姐再郁闷也只能和小李一起往里走,走到一半,她手机响了,张姐掏出来一看,顿时多云转晴:最近她一直在等待的一个q.q,终于给她发信息了。

【一款20万,真的能肯定?】

【当然!】张姐平时打字慢,其实也不赖她不灵活,主要是她经常一心多用,只能在应酬老板的间隙抽空回。今天嘛——她看了看抱着一盒白色恋人,和小李聊得投机的老板娘,索性靠后站到墙角,主动把发挥空间让给了小李——这马屁,您拍吧,我就快不需要了。【款都挑好了!我发给你看!】

【如果一款20万的话,插队也不是不可以……】coco妖妖的语气还有点迟疑,【但是……我觉得把别家的款给你看不太好……毕竟这也是人家的商业机密……】

这小姑娘还挺本分的,张姐看着也不由点头:要是coco妖妖毫不犹豫就答应了她的要求,她反而要对她留个心眼。人就是这么奇怪,她在欺负coco妖妖涉世未深——大学没毕业的小姑娘,看帖子还在实习呢,哪知道这里面蕴含的商机?——利用她的天真和贪婪给自己牟利,但又矛盾地希望coco妖妖没那么贪婪,能让她在合作中更加安心。

【有什么关系!】她难得多打几个字,看coco妖妖还在支支吾吾,不耐烦了。【帐号给我!】

【……】

【我的支付宝是……】

【但是给钱以后,如果你反悔,定金也不退的哦!】

张姐随身一直背着一个笔记本电脑,这让她的肩膀因长期负重有些高低肩,但这都是有价值的,她打开电脑,插上3g上网卡,直接就把20万给coco妖妖转过去了。【够诚意了吗!!!】

【够了够了……】

【你不需要一直用感叹号……】coco妖妖像是也被她的霸气震慑到无语了,过了一会才弱弱地说,【那我就把你排在第一个吧,不过,要是你不能及时寄来衣服,发帖顺序也要排后哦。已经有人给我寄来衣服了,虽然就一家啦】

【可以!】张姐打字,等了三秒又问,【哪家?】

【名字也要说吗?】coco妖妖顾虑不浅,【还是算了吧,到时候等帖子出来,你不就知道了吗?】

【不过……衣服会给你看的。我现在手头其实也就只有一件,别家都还在挑款,只是预定了时间。】

【如果按先后顺序的话,本来应该是那家排第一的,但是,现在那家好像出了点状况,我也不知道具体是怎样,他们合作的厂家好像出事了,所以也不知道能不能如期出货,和我说了延期几周……好像是三周?所以,如果你现在把衣服寄给我的话,三周内,可以让你排第一位。】

coco妖妖似有点怕她生气,一边回绝了她的要求,一边就给了糖吃,又让她排第一位,又给她看了几张照片,都是平铺在白床单上拍的衣服照,可以看到上面铺着的两件t恤,款式都相似,修身的长款,设计很简单,胸前有两个口袋。张姐把照片放大了来看,很轻易地就发现了颈唛上的>

又是亚历山大.王!

工厂出问题,要延期……亚历山大.王,这几个点加在一起,张姐要还猜不出这商家是谁也就别混了,她不禁发出低沉的冷笑,又旋即醒悟过来,在老板娘和小李好奇的眼神中一把合上笔记本电脑,“哈哈,不好意思啊,别的客户有点事,我得上线处理一下……”

重新加入拿货以前例行的拍马屁环节,她见缝插针,转战手机,又套coco妖妖几句话:青哥说延期三周,什么意思?他家工厂被封着,是找新厂家下单了?现在正紧锣密鼓地生产着吧?

看起来,一个教训还不够啊,这小子,还有点越挫越勇了……张姐瞥了老板娘几眼,转眼间就果断地下了决定:青哥这小子,太危险了,绝不能让他崛起。他是n市土生土长,人脉比她广,之前只是手里的资金吃不了货才只能做零售,现在赚了一笔,如果不能让他把盈余赔光,转眼间就会崛起。他能自己发货,又认识她几乎所有的零售商,到时候她到哪里去找饭吃?

【这衣服,照片你拍完了吗?】从肉眼看,这衣服的工艺是很简单的,要复刻出来应该不难——张姐不是不知道面料可能无法做到完美,但她不是很在乎,利润率最大的本来也就不是100%相似的高仿版,【拍完的话,寄来给我,我买一件新的给你!】

【啊……这……】coco妖妖对她要做什么全无概念,当然很迷惘,张姐再三要求,她才勉强答应,【那你把地址给我吧……】

张姐把她在n市的地址发了过来,【今天就发!发顺丰到付!这最快!】

得到coco妖妖【好……那我马上发……】的回复之后,她一合手机,转身就兜住了老板娘的肩膀,“亲爱的,我这有个单,量挺大,咱们俩单独聊聊呗……”

做生意的人,当机立断,拼的就是速度和决断,张姐第一单就定了五千,指定要一周后出货:陈靛做了衬衣这一单,手里是有钱了,但也不可能多线开花,他肯定是先做高仿版挂在自己店里零售,用高仿版的利润来带动低端版。所以生产顺序肯定也是高端版-低端版,这一次衬衣就是如此,低端版很多渠道商都是先付定金等出货——

如果这时候,市场上出现大量的低端现货呢?

如果价格还便宜到让他们没理由选择陈靛的版本呢?

这一单,张姐没打算赚钱,她就是要和陈靛打这个时间差和价格战,让他厂里的低端版烂在手里,只能赚高端版的钱——也不可能像衬衣一样赚这么简单,她自有十八般手段在之后伺候着,不把他野心打消,她不会收手。否则,其余低端经销零售,还不都得有样学样,蠢蠢欲动?那个林小芳,嘴上不说,眼神早就活泛了,之后得和coco妖妖套一套,小香家有没有再找她,秀的是哪款,是否是在她手上拿的货……

她下的是急单,老板娘虽心动,但也有点为难,张姐当场就付了一半的定金,又去看面料——高仿版还要等成衣来做对比,但她做低配的,怎么采购面料自有心得,要成衣只是为了扒版而已——这就又要预定打版师,这一整天,张姐的保时捷在n市开来开去,呼啸起一路烟尘,至晚才回到自己租住的小区,找了个停车位,往自己那排楼走去。

她住的小区就远远没有车辆这么光鲜了,物业不好,路灯常坏,张姐走到近处才看到,楼门口影影绰绰站着几个男人,她没怎么在意,擦身要进楼道,但其中一个人站了起来。

“张姐?”他声音很低。

“嗯?”她本能的应,但几乎是立刻就寒毛竖起,察觉到了自己的失策。

show(m_middle);

auzw.com

接下来发生的事多少也就顺理成章了——就是张姐自己也有所预料:她被打了。

对方下手不是很重,很有分寸,她被打得鼻青脸肿,肉厚的地方被踢了,但没骨折,就是很疼,医院开不出轻伤鉴定,“你这只属于轻微伤。”

警察也认可,“就是轻微伤啊,你没骨折,没有永久性损伤,就是被人打了几下嘛,就算是找到人也起诉不了,顶多给你拘留两三天吧,街头斗殴,还能怎么办?”

张姐瞪着半边青紫色的熊猫眼,就那样看着他,警察很理直气壮,任她去看,他说的都是实话,合法合规,所以底气很足。“你也要想想,自己是不是得罪了谁,下手的是老手啊。”

他意味深长,“这样三天两头来一顿,你受得了吗?女同志?”

张姐混社会这么多年,当然知道不能和公家人讲理,更懂得,和公家人讲话,听话要听音——派出所的人都是地头蛇,会不知道自己辖区里有几个地痞流氓?他说是老手,那就一定是老手,他说三天两头来一顿,那就……

他没说的张姐也听出来了:派出所这块,肯定也被人打点过了。不然,办案态度不可能消极成这样。

她从派出所里出来,捂着脸茫然若失,半天才想起来给自己的老朋友打电话,电话响了几十声那边才接起来。

“你还给我打电话!?”那边的声音又慌张又暴怒,“你知不知道自己惹上什么人了,张曼莉,你知道谁打电话来问那个陈靛的厂吗?我们n市的刘秘!张曼莉啊张曼莉,我真是看错你了……”

他没说完,张姐就把电话挂了,不仅仅是因为这个人以后都没法用了,也因为她又看到了好几个男人,在背后不即不离地跟着她——这可就在派出所边上呢!他们就敢跟上来了!

她不敢往前走了,就站在派出所的大院门口,像是挨了一记电击,这认知从脚底板一点点麻上来:n市,是真的不能呆了。

陈靛怎么……怎么——他怎么就……

她心里没有被欺压的气愤,出来混这么久了,张姐早不会因为这种事冤屈,说来是她先跨线,别人以牙还牙,她再喊冤就不好看了——再说也没人要看,她就是不懂:陈靛家,什么时候有了这么牢靠、这么黑白通吃的关系了?他有这样的关系还做什么零售商?做什么零售商?他还开什么小厂子?他早该发家致富做大了啊!

她怨恨也就怨恨这点,想不通也在这点:到底有什么是她没算到的?是她智商照顾不到的?她可以吃亏,可以撤退,但她不能接受自己脑子不好用,接受不了看不懂自己这一次到底栽在哪里……

“哎,你到底走不走啊,愣在这干嘛!”看大门的不乐意了,探头喊了一声,“没事就快走,挡道了!”

张姐一下回过神来,她看了看远处那几个身影,又摸摸脸上触痛的伤口,痛得轻颤一下,低下头,快快地走向了路边……

当晚,一辆保时捷载着大包小包开出n市,张姐就这样抛下了她那五千件已经付了一半加工费的合同,数百卷写好了收货地址的棉料,彻夜离开了n市,这座让她永生难忘的城市……

#

“这座让她永生难忘的城市?”乔韵吐槽道,“拜托你,慕容雪村看多了?要不要来个,n市,今夜请将我遗忘啊?”

她换了个姿势,侧着头一边讲电话一边削铅笔,“不过,不得不说,你认识那个洪哥还真是心慈手软,居然这样就把人给放走了。”

“这还不够?”陈靛的声音还有点抽冷气的余韵,“我都觉得有点狠了……打成那样,看得怪渗人的。”

这倒不是他当了□□立碑坊,青哥对洪哥开出的条件就是让张姐离开n市,并没说是怎么走——对洪哥来说,这也就是不值一提的小事,轻而易举就给操办了,他都不觉得这件事足以免去青哥在这单里的抽成佣金,“一个外地人,都欺负到本乡兄弟头上,不给点颜色看看她不是要上天?”

“呵呵,你可以自己去问她,想要怎么走啊,我和你保证,她绝对会选现在这种走法。”乔韵把木屑倾进垃圾桶,“她这几年在n市赚了多少?上千万有了吧?说是说做服装钱都在货上,她做得那么好,大部分库存都转嫁到你们身上,手里三四百万现金要有的吧?现在她留在n市的钱能有多少?布料加定金,五六十万而已,还揣走三百多万,她还不满足?要我是洪哥,找几个朋友,和工厂说好,多弄点诱饵单——最好是冬装了,单价高嘛,多让她吃几单,现金流全栽进去以后全部推迟出货,反正没合同,拖她三个月,等年后再交货,冬装一过年,就要到十一月才能卖上价了,我看她拿那批滞销货怎么办。到时候她坐在地上哭都不会有人理,以后还敢来n市?”

她吹吹指甲,“被打一顿就走?简直太温柔,也是太懒,浪费我给他做的铺垫……总之,要让张姐在这两个走法里选,你说她会不会抱着你的大腿求被殴打?”

“……我才不要被她抱大腿,多脏啊……”

只是挑衅一下而已……好吧,虽然张姐可能不止是挑衅一下,但造成的结果大概也就只是这么严重,换来的就是几年心血付诸东流,被摁死的结局,听乔韵意思,这对张姐还‘太温柔’,陈靛也无语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那……要是她弃单怎么办?”

“怎么办?你全吃下来啊,都是好货,隔年也不愁卖,找红人一穿照样大卖啊。”乔韵说,“陈靛,这么简单的现金流运作手段,你动点脑筋行不行。”

“哦哦哦。”青哥唯唯诺诺,乔韵觉得他是被自己气势全面压制住,脑子都转动不开了,不由好气又好笑,“陈靛!你有没有在听啊?用点心啊!知不知道举一反三啊?啊?”

“什么?”青哥先迷惑,但还好很快就反应过来,“噢噢噢……你是说……张姐留下的那五千件t恤订单?”

“不然呢?”乔韵没好气,“这还要我教你?这种弃单工厂肯定都低价甩掉的,你就吃下来先放着,哪天林小芳真决定做这款t了刚好可以拿来狙击她一下,不狙击也可以蹭蹭热度……该怎么蹭热度要不要我教啊?”

“不要了、不要了。”青哥也羞愧,连声道歉,“我今天是怎么了,脑子都转不过来了。”

“哼。”乔韵满意了,她挥挥手,“这一单的利润你就自己吃吧,别分给我了,就当是安慰你这一阵辛苦咯。”

“噢噢,好,谢谢姐……不不,谢谢妖妖。”青哥再度被压制,又惨说错话。

乔韵哼一声,“叫姐也不亏了你。”

想想前世陈靛威风八面的样子,她又忍不住咯咯笑,“好了好了,不说了,你也得多用点心了,别什么都靠我。接下来一段时间我要闭关,淘宝那边你用心操作,别让我失望。”

“明白!”

“还有,别和洪哥学坏了,这个人的手段有点low,和他打交道,多留个心眼。”

“嗯!”

乔韵又差点忍不住笑,她咬住下唇,“好了,没别的事我要挂了——你是不是还有事没和我说?”

“你怎么知道?”青哥惊了一下,乔韵根本都不屑于回答这个问题,“我是……我就……我说了你别笑话我,妖妖,我就觉得,张姐这个走法,让我心里有点不得劲……”

这一次,乔韵并没笑话他,她暂停削笔的动作,笔尖顿在白纸上,垂下眼,漾出安静又怀念的笑花。

“我知道。”她软声说,“我也不喜欢——我比较喜欢我和你说的那种方法,所以我们以后要努力,努力不求洪哥这样的人帮我们办事,好吗?”

“……好。”青哥的声音乖乖的,像是毛茸茸的小动物,他像是自言自语。“我们要尽快强大起来。”

“是,尽快强大起来,让所有敢动到你的人都身无分文,绝望地逃出n市,”乔韵梦幻地遐想,“敢动我乔韵的人,这就是他们唯一的下场。”

青哥被逗得大笑,之前的失落慢慢褪去,他甚至开始有胆量好奇,“这几天真的什么事都不能找你吗?”

“嗯。闭关,任何事也别拿来烦我。”

“好,”他应诺,又忍不住问,“你是要干嘛啊?”

乔韵没正面回答他,“很重要的事。”

她把电话搁到一旁,猛吹一口气,将白纸上的尘屑吹拂干净,把所有烦心事和桌上的杂物推到一边,只剩下一张白纸,一支铅笔,占满了整个桌面。

“好,现在开始吧。”她自言自语地说,“绘制用户形象图……”

这是创立自有品牌的第一步:绘制尽量详尽的用户形象图,形象越清晰,品牌定位越明确,就越容易打开局面。

前世今生所有的遗憾,忽然间似都压在手腕上,那么多年来她曾一步步靠近的,曾飞速远离的,曾就在指尖的,曾远在天边的,她忽然有片刻恍惚,好像她还在那逼仄的学生宿舍,一张一张地撕掉自己的素描,和着眼泪一起,和着梦想一起,全都抛掉,在那一刻她承认自己是个失败者,在那以后又有多少个想重回又抓不回的瞬间,有多少个深夜,她的指尖拂过品青的用户形象,落入空白的纸张,却又恐慌颓丧得连铅笔都未能拿起,有多少个瞬间她以为自己再也无法重拾起这支笔——

乔韵摇摇头,摇掉所有思绪,她抬起笔,深吸一口气。

幸福与恐慌同时缠绕,相生相克难辨阴阳,手腕轻盈又沉重,这一刻,全世界似乎都悬在她的笔尖。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17章 张姐,仆街
回目录:《时尚大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南风入我怀作者:酒小七 2云中歌2 3治愈者作者:柠檬羽嫣 4帝皇书 下卷作者:星零 5在寂与寞的川流上作者:寐语者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