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55章 闭幕秀

第55章 闭幕秀

所属书籍: 时尚大撕

没说错,国内好的美妆工作室的确难找,尤其在时装周,每天都开几场秀,很多品牌没钱在场地灯光上做投入,只能退而求其次,盯妆容,这个小圈子在这时期往往供不应求,乔韵也是走了顾教授的关系才能有骨气对’——不过,顾教授的人脉也有极限,大的美妆团队如香奈儿、迪奥、ysl,重心还是在明星跟妆上,贵精不贵多,没法同时给两个服装秀跟妆。顾教授给联系的是国内自主化妆工作室,当然也是业界顶尖的大牌了,首席化妆师兼老板不知给多少政要明星做过造型,如灯光师、秀导一样,乔韵都得当长辈伺候着,和他们谈业务也得软和着来。

“这个系列想表达的是一种比较矛盾的情绪,对立又统一的感觉,希望妆面能和这些试妆照上的感觉靠拢,尽量处理得干净,可以考虑用裸色的唇膏,营造出一点略带病容和憔悴的氛围……”

“这个拍照的摄影师是谁?”钱指导先问了句题外话,“这几张照片拍得挺有感觉的嘛——这个妆容是你的主意吗?”

“嗯。”

“当时找了谁化?”

“好像是香奈儿吧,不是太记得了,不是首席,照片是在s市拍的,就是约了彩妆服务——有什么问题吗?”

其实也没什么问题,钱指导就是要八卦,这大概是时尚圈的通病了,gay多婊多八卦多,充满了浮华、虚荣与背叛,他端详了几眼照片,发出意味难明的一声‘哼——’,“这个妆,拍硬照可以,摄影师的技巧和打光、后期都是可以弥补妆容的缺陷的,但是走秀和拍照不一样,照片,你可以选,但走秀是一系列动态组合,而且是强光源,走动中阴影变化不可逆,所以秀场妆和硬照妆肯定不一样。我先给你按这个试试,一会让她在灯下走走,不行再说吧。”

他没说‘要不你还是找给你化这个的人来跟妆吧’,已属意外之喜,居然肯先按她的意思画一版,乔韵还有什么可要求的?钱指导的专业能力全国皆知,根本是不缺钱的主,光接明星和剧组的活就赚得盆满钵满了,这几年早已不轻易出山,要不是顾教授面子大,他哪有那么容易被请到?

“行,您要觉得不好就现在修改也行,”她姿态也放得很低,“我这是第一次办秀,不懂的地方太多了,还得请你多指教。”

这是实话也不是实话,【品青】有了钱以后,为逼格也还是办过几场服装秀的,再加上t大毕业展的实践,乔韵并不是完全的服装秀初哥,不过话说回来,t大毕业秀不说了,没钱没模特,就靠系里批的那点经费瞎混,【品青】的秀效果他们也不满意,综合考量到淘宝客户的喜好,之后更多的还是拍硬照为主,乔韵手里没办出过什么人人喝彩的好秀,她也确实需要钱老师的指点。“这一系列是之前的,带妆照比较多,这两个系列是新设计出来的,只有素颜的试衣照,您看——”

一次服装秀在正式彩排之前,要开的会真不少——其实,和一般人想得不太一样,服装设计师也和建筑设计师、ui设计师一样,本质上是一种工业化色彩很浓的职业,艺术素养得有,但也得有强大的沟通和协调能力,他们的工作绝不仅仅是关在缝衣间里和布料为伴,抱着个素描本在风中周游世界……有时候设计师得同时和三个季节的设计图打交道,统筹协调,和各种人开会才是他们最主要的工作内容。一个设计师如果太浪漫随意,艺术家习气太浓,和他一起工作的人就会很痛苦,他自己也不会太开心——要把浪漫的个性塞入工业化的标准方格里,难度当然很高。

营销策划会、彩排前的布展碰头会,模特挑选、服饰分配会……彩妆设计会算是乔韵比较喜欢开的会了,在模特正式试妆以前,她和彩妆总监拿着她们的试衣照,结合模特的气质和一旁的衣物本身,以及设计师的理念和需求,做出每个彩妆的设计笔记:“你的风格是混搭和强势,喜欢玩材质混搭,这个系列和上个系列比,主题会不会重复了?”

“一个是皮革和针织面料,还有一个是金属和真丝,虽然都是混搭,但主题应该还是有不同吧?”这个问题顾教授也提过,当时没改变乔韵的决心,但不是说她就不会自我怀疑了,这是一个自我和现实的拉锯过程:两个系列主题是不是有点重复?是有,都是光亮、明暗的对比。把皮革那系列拿掉会不会更好?也许会,主题会更清晰。但她很喜欢皮革系列里的几套衣服,觉得没走过t台很对不起它们,就是想拿出来炫耀一下,这欲.望很强,强到她勉强自己撤掉会觉得很委屈,而且所有的疑惑也都只是有点、也许,并不是那么的肯定——

“都是光亮和明暗,就灵感来源上是有点重复的,”钱老师果然说了一样的点评,乔韵虽然已猜到,但还是一阵压力,她笑了笑,“现在模特都找好了,要修改也来不及了吧。”

是借口,不过钱老师是彩妆设计师,不会较这个真,他嗯了一声,吩咐助理,“这系列的妆色调要浓点,金属和真丝都是反光面料,妆不浓压不住。”

“毕竟有金属,太浓了会不会有点过于艳丽?”乔韵忍不住问。

“可以先试,不行再换,”钱老师还是相当专业又开明的,他好脾气地说,拿下秀款,视线在衣服和试衣照中来回流连,多少带点赞叹地说,“不错嘛,这衣服挺漂亮的——咦,十件衣服怎么只有九张试衣照?”

“给杜文文的衣服只能穿一次,”乔韵说,“用了特殊材质,这个是在假模身上的照片——”

她把照片给钱老师看,“衣服还在工作室里,但没推过来,您要亲眼看看吗?”

“好啊。”钱老师欣然应诺,但也不无疑虑,“这衣服是你的主打款吧,不能试身,穿上效果会好吗?”

“可以在文文上妆后试身,照尺寸来做的,应该没太大问题。”乔韵也没办法,“之前还是半成品的时候就试过了,不合身的概率比较小。”

“唔。”钱老师的眼神还在上流连——他自然不可能同一样,大喊着‘wow’,但凝望这条裙子的时间也已经大大超过了之前,“嗯……这条裙子,很有意思,情绪和意象都很完整,我觉得妆容应该更娇嫩,文文的话,需要把眼部轮廓勾勒得再大一点,强调出天真和无辜的气质……”

这是他们俩第一次在妆容设计上想到一起,乔韵很兴奋,“对对,我也是这样想,文文之前的走秀一直是神秘冷艳的风格,但我觉得她一定能驾驭住这种少女的妆感——”

这不是她觉得,而是杜文文的确能,她亲眼看过效果,乔韵的语气非常笃定,感觉和钱老师的默契在成型,对秀的效果更多了点信心,但此时有人在楼下喊她,“乔乔——”

“干嘛呀。”刚找到一点状态就被打断,乔韵好气,凶凶地吼回去,“我和钱老师开会呢!没事少烦我!”

“是顾老师的电话——”白倩一点不畏惧她的脾气,推门而入,冲乔韵摆摆手机,大有‘你敢不接’的意思,她压低声音爆料,“——兴师问罪来的……你小心点。”

#

“顾老师好,”乔韵一路小跑蹿进办公室里,打破了屋里的寂静,还有些喘息,“这个——郑大师!郑大师好!”

办公室内,顾教授和郑大师相对而坐,气氛有点僵硬,顾教授表情不太愉快,见到她也只是轻轻点个头,乔韵要说话,被她止住,只好在下首找了个座位,低下头和顾教授一起数表等待,过不得几分钟,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史秘书长到了。

“老师——郑大师!”史秘书长是这里最吃惊的人,乔韵实则已经猜到什么事了,只是装忐忑。“这是——出了什么问题吗?”

他的眼神在乔韵身上停了下,似是对她产生一点怀疑,乔韵心底暗笑,她不能说是个很宽容的人,史秘书长在压力面前把她卖了,可以勉强放过,但卖了以后还指望她去和顾教授说,这让她对他产生一定的恶感,现在处刑前夕,她是有点开心的,但脸上只是无辜,微微摇头,示意自己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郑,现在人都到齐了。”顾教授也没搭理史秘书长,冷声说,“你亲眼看的我打电话,一句话没多说,现在我就当着你的面问他们——乔韵,你说,闭幕秀换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啊?闭幕秀换人了?”

show(m_middle);

auzw.com “什么?我怎么不知道?闭幕秀换人了?”

两个小字辈都惊呼起来,个顶个的无辜,郑大师的眼神和毒蛇一样,从每个人脸上爬过去,他呵呵笑,笑声自然也是凉的。“这就好玩了——你不知道,你也不知道,这个闭幕秀,难道就这么自动自觉的忽然换了人?”

时装周最受瞩目的两场秀,开幕闭幕,这是不会有任何质疑的,这一次开幕秀还特地在北京饭店办,闭幕秀在主会场,但因为之后会接颁奖典礼,所以人和媒体都会到齐。开幕秀是早定了鄂尔多斯,这品牌也是时装周的大金主,至于说乔韵和撕的,那只是主舞台的第一场秀而已,尚不足以被称为是真正的开幕秀。

但闭幕秀就没这么多细节的讲究了,一样是在主会场办,要把乔韵放到最后一天就一定要撕掉郑大师——这一位郑大师当然也不是等闲人物,业界地位和顾教授不相上下,但顾教授后期潜心教学,郑大师则现在还活跃在设计第一线,算是国内知名的独立设计师,原创品牌也还做得不错。忽然间被撕掉了闭幕秀,调整到第二天,他能甘心?也不和小孩子计较,直接打上后台的门,兴师问罪来了。

顾教授脸色这么冷,之前和他一定也是爆发过言语冲突的,但瓜田李下,此事如果当真,她也难避嫌疑,阴着脸盯住史秘书长,“小史,乔韵不知道我还算她有理由,这么大的调整,你不知道?”

那你这个秘书长是怎么当的?这点能力都没有,还有没有必要当下去?

没问完,但意思谁不知道?史秘书长被问得一头冷汗,他急切地说,“老师,真不是我掉以轻心,但这届情况比较复杂,真的不由我做主——”

“是不是?”郑大师根本不信,他也觉得顾教授说得有理,此时火力都集中在史秘书长身上,阴恻恻地说,“小史,知道你想为师妹打算,但有些事,不是这么操作的——”

“啊!”乔韵见是时机,忽然轻呼,顾教授立刻投来警告一瞥,但她没停,“会不会是——不会吧——难道——”

这种吊胃口的行径放到几年后那是会被打的,郑大师明显正在气头上,喝了声,“什么吞吞吐吐的,有话就说!”

“老郑,这是我学生,不是你手下!你语气是不是放尊重点?”

“啊——你是说——”

顾教授的冷斥,史秘书长的恍然大悟几乎同时发生,场面有些杂乱,乔韵蹙眉做沉思状,过一会轻声说,“难道是——”

“?”除了史秘书长,两个长辈都没听过这名字。

“应该是个挺有背景的女孩,”乔韵说,“她一来就顶了我的组委会大奖……”

“什么?”顾教授又吃惊了。

“啊?”乔韵也吃惊,“师兄没和你说吗?我还以为他告诉你了呢。”

郑大师忙里偷闲,嘲笑地看她一眼,顾教授的脸色比刚才还沉,摆摆手先不提这茬,但答案不言而喻,史秘书长这时候回过味来了,却阻止不及只有苦笑,乔韵和他对视一眼,若无其事地笑笑:这种行政差事,她是不觉得多稀罕,但史秘书长也许不这么认为,想要顾教授的支持,又不肯挺她的弟子,逮着机会当然要撕一把。

“……反正作风比较霸道吧,小孩子不懂事,比较自私似的,但为了协调彩排什么的,也得一直打交道,她自己好像也不觉得多过分,还和我挺要好的。那天她看了我的画册以后又想和我换着走,说是在我后一天走秀,关注度会不够。我当时心里也挺生气的,就开玩笑说,‘你怕我抢你风头,那不如让我最后一天走好了’。”有在场,乔韵是绝不会说谎的,她说的的确也都是实话——经过修饰的实话。“当时就这一说,她也嘻嘻哈哈的答应了,我觉得她开玩笑呢。这都什么时候了,定下来的次序还有换的吗——没想到她居然还真走成了关系——”

她说得玄乎其玄,奇葩得写进里都要被骂不合逻辑,但事实俱在:从史秘书长的表情来看,顾教授钦定给弟子的组委会大奖的确是被轻轻松松就撕走了,史秘书长甚至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就被定给了别人。乔韵其实也属于的受害者,她肯定也不知道那句玩笑话会成真,“我到现在都还不敢相信是真的——邀请函都印了诶,时间是定好的,难道还要我一个个去通知改时间?”

她的烦恼,有点占了便宜还卖乖的感觉,郑大师哼一声,所有怒火都化成利箭冲史秘书长而去,“小史,没想到啊,挺本事的吗?翅膀硬了就不记得老家伙了?连师妹的奖被抢了都不说一声……”

他不是为乔韵抱不平,而是计算精准,施压史秘书长想要弄清的底细,这闭幕秀该撕回来得找谁下手。顾教授冷若冰霜一语不发,显然对史秘书长的不满也到达顶点,乔韵在一边欣赏他左支右绌的样子,还有闲心思考:挺有意思,没调换两次,自己还是第二晚的秀,直接把郑大师调到第一天了。是看过郑大师的设计,觉得盖不过自己去?还是觉得自己的秀若也换了时间,得重新印邀请函,嫌麻烦?在她身上什么理由都可能生效,这女人不太好预测。

“老师,我真的不知道,只听说关系是从上头来的,我们主席亲自打的招呼——”

史秘书长被问得满头大汗,但始终也说不出所以然来。郑大师看没有剩余价值了,迅速把他弃若敝履。

“上头,谁不是上头来的?”他冷哼一声,底气十足——也是有真本事的,郑大师为国母都设计过出访服,说上层关系,谁比他更上层?“那个小乔,邀请函你就先别印了,免得之后还要改回来。”

乔韵一句玩笑惹来这麻烦,郑大师要说多喜欢她也是绝没有的事,不迁怒发飙已经是看在顾教授份上了,他冲顾教授点头示意,又盯史秘书长一眼,毒哼一声扬长而去,史秘书长气急败坏,看看顾教授和乔韵,又看看郑大师,显然在心里权衡哪边还能争取。

顾教授师徒都不说话,只是盯着他看,史秘书长似是想到顾教授的名声,几秒后做了决定,冲顾教授歉意地鞠个躬,站起身追着郑大师就出去了,“郑老师,郑老师您等等我……”

他们惹的热闹去远了,办公室里才有了声音,顾教授看弟子一眼,忽然斥道,“耍心机!”

都不用推测什么,熟悉她的人会不知道,她哪有这么无辜被欺负?乔韵低头偷笑几声,又撒娇道,“我还不是为您着想吗,那个,有背景的,我们犯不着硬碰硬……您说是不是?”

同行相忌嘛,两个人性格又都是一个调调,顾教授显然也不太喜欢郑大师,她没责问乔韵,但亦不肯应和。乔韵看在眼里,“您说……郑大师能争出点什么结果么?真争不出来,难道还真走闭幕秀?”

问得战战兢兢的,仿佛不敢如此僭越,但她的行为可全不是那回事,顾教授好气又好笑,也不免有点欣慰:能脱离老师处理到这地步,乔韵在人情世故上是可以让人放心了,吃不了亏的。

“一切以官方通知为准吧,让你走闭幕,你就去走。”最终,她还是给了个很有中国特色的答复,“服从组织安排嘛……如果组织信任你,那……你还有什么不敢走的?”

乔韵连忙送上大笑。“老师您太有意思了!”

郑大师大约活动了两天,后来也没消息传来,两天后,官方通知下达——事实证明,的确,组织很信任她,是要给她加一加担子了。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55章 闭幕秀
回目录:《时尚大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长相思3 : 思无涯作者:桐华 2爱你是最好的时光作者:匪我思存 3如果蜗牛有爱情 4苏记(天子谋)作者:青垚 5偷偷藏不住作者:竹已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