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121章 最后的倔强

第121章 最后的倔强

所属书籍: 时尚大撕

“听说你又打算让那条流苏长裙做压轴了?”

傅展刚坐下就问,他对酒保扬起手指,“一杯玛格丽特。”

瞄了眼乔韵半空的酒杯,又说,“再来一杯桃子马提尼——你应该尝一下,我昨天从别人杯子里喝了一口,味道还不错。”

平时工作忙,各加各的班没什么交集,顶多偶尔一起吃个夜宵,谈的多数也是工作。现在到了首尔,团队又是同住酒店,这次预算宽裕了点,可住商务四星,也算是在组委会和代理商面前撑个面子,不过并不是说乔韵就有大把时间和傅展‘同一屋檐下’,两个人照样分头忙,不知什么时候,已养成习惯,如果都没别的行程,两人会在酒吧里一起喝一杯,各自通报一下一天的工作,互通有无。

“太多细节了。”乔韵心情很差,但内心深处敏感的八卦小天使仍忍不住竖起耳朵,“……你不是在客户杯子里喝的吧?”

昨晚她在工作室给设计助理开会,听取他们对这一季colle的意见,不是多看重,而是为了拣选人才,傅展出来会些媒体朋友,其中也有他们的客户,几个对有些兴趣的代理商和买手,韩国人爱喝酒,其实几方都只是点头之交,但傅展一提议,看在免费酒精的份上都欣然应诺,他昨晚据说很晚才回来。

“你猜是不是?”傅展笑着问,像是没看出她情绪低沉。“提醒一下,这是很女生的一款酒,我们的客户可都是男性。”

“提醒一下,这是时尚圈。”乔韵说,她勉力打起精神。“今天试了妆,我是有打算把压轴改一下,让文文走两个开场,这样妆面不需要大改,压轴还是用裙子,商业转化会更好,接受度也高点——你觉得呢?”

不知不觉,她已颇看重傅展的意见,甚至包括开秀前常见的心浮气躁,都几次是想着傅展对她的设计,并未如上一季那样提出批评,如此来安慰自己。

“那压轴谁走?换孙懿?”

孙懿一样是国内的知名模特,杜文文去年到国外发展不错,国内大模都蠢蠢欲动,孙懿去年底跟着去了纽约,发展得一样很顺,她不像杜文文,从高定秀开始,出手就赚钱,已被维多利亚的秘密大秀预定,势头一下就起来了。现在有了钱,当然多请几个知名模特玩收集游戏,如果不是隔太远,时装周本身逼格不够,欧美超模不愿来,乔韵还想请两个小i来撑场面。

“还没想好,孙懿走的话,她原来第二个系列的那套衣服就要换人。明天我会再面试一轮韩国模特,看能不能物色到什么好人选。”乔韵呷了一口莫吉多,感受到糖分和酒精在体内渐渐扩散带来的放松感。“你是有什么想法吗?”

“昨晚喝到一半,聊得还满愉快,媒体那边叫了个朋友过来一起喝——他是某公司的经理。”傅展说了个在国内非常有名的公司,“互相介绍了一下以后,对我们的秀很有兴趣——所以我又发了一轮邀请函过去,如果他真能带明星来的话,可以把第一排本来给美国杂志的位置给他。带点阿猫阿狗就算了,坐第二排。”

韩国市场虽然小,但和日本一样,购买力比较高,大城市集中,住户有追赶潮流的习惯,买手文化也发达,这是时尚业最喜欢的国家,乔韵精神微微一振,“可以啊,让倩倩负责认脸好了,反正她韩流粉丝,只要是他们公司的,二线以上都能坐第一排,在他们国内炒点新闻也好,我们原来是客,毕竟给点面子。——不过到时候要和周小雅那边隔开。”

说起来很复杂,行外人听了如天书,但行内人说起来却很认真,谁走开场谁走压轴,谁坐第一排中间谁坐旁边,谁能享受设计师亲自合影的待遇,这在时尚圈内就和新闻里领导名字怎么念一样重要,傅展点头,“对,当然要二线以上,三线的怎么能叫明星?”

这说法不无刻薄,乔韵听着却觉得锐利得解气,她今天太需要点好消息了,对傅展埋的那个梗更期待,“然后呢,这和压轴谁走有关吗?”

“我不是还没说完吗?”傅展笑了笑,从善如流地安抚她——他今晚表现得特别好,就好像已经不再生她的气。这种分寸感有些人真是一万年都学不会。“我和他聊得也很不错,互相介绍了一下公司情况,说了下即看即买,直播的事情。他对这个模式非常有兴趣——当然,喝得也不错,就打电话叫了几个艺人过来,siya,bianca……”

他连续吐露出几个红透日韩中,是这会儿如火如荼的韩流中坚的名字,有男也有女,“说是让他们过来给我敬酒——我猜也是有意炫耀一下吧。”

男人喝多了酒,为了吹牛逼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乔韵立刻敏感地联想到之后几年会爆出的若干丑闻,“咦——好恶心!这酒该不会是在别人嘴唇上喝的吧!”

傅展笑了,“你这么关注我的私生活干嘛?”

乔韵搓搓手,坐得离他远一点,“我不愿被传染可以吗?”

这话说得有点恶意了,但喝了酒她不在乎这么多,酒精就像是一团棉花,裹着她的烦恶飘走,连戒备都比平时降低许多。傅展也没生气,看了她一会,展颜一笑,又哄她,“可以可以,当然可以——不过,你多虑了。她也许有这个意思,但我没有回应。”

他言归正传,“后来氛围更好,经理萌生一个念头,他觉得很不错——你觉得,把压轴给bianca走好不好?”

乔韵对韩流从没有过多的兴趣,只模糊知道bianca在这个年代应该是韩流女星中最红的那个,不过她对韩国时尚圈有印象,知道他们很爱用明星走秀,而且效果似乎相当不错,后来大行其道,当红偶像都有经常跨界过去,当个认真副业在发展的。

“真的?那可以尝试啊。”傅展今天已经带来两个好消息了,这非常有效地缓解了她的心情,他那含蓄的笑脸看起来都可爱了点,乔韵揉揉眼,“不过bianca多高啊?如果低于170就不要考虑了,太胖也不行。”

“经理说明天会发份档案给我们,方便我们挑衣服,韩国娱乐圈这点好,论资排辈,偶像再红也不耍大牌,工作上很敬业。”傅展说,他把马提尼酒杯移开,叫乔韵扑了个空。“你不能再喝了——这是你的第几杯酒?”

“不是你点给我尝的吗?”乔韵有点不开心,被傅展看了一会才屈服,“第四杯啦。”

一般她最多也就喝个两轮,傅展把酒杯推得更远,“你该去睡了,剩下的事明早再谈。”

/>

乔韵动也不动,其实她也不想再喝,只是仍不想走,傅展看她一会儿,叹口气挥手叫杯冰水,放到她面前,“有心事?”

他肯定是看出来了,乔韵撑着下巴,她不知道该对谁说——白倩现在,是她的下属了。

曾经的好朋友,现在发展各自不同,不是谁有意,但仍有渐行渐远的感觉,这变化太自然,更让她郁闷的心情雪上加霜,已不计较对傅展隐约的忌惮,“如果有一通电话,应该打,但打了肯定会吵架,你会怎么办?”

“为什么会吵架?”傅展有点小惊讶,“你特意打电话去骂他?”

“你逗我?”知道他在装傻,乔韵也忍不住因演技笑。

傅展也跟着笑,“你不是笑了吗?”

他又恢复了正经,“在我的看法,异地恋最重要的就是沟通,你有想法还是说出来,隐瞒只能带来猜疑,信任的基础一动摇,两个人就怎么也回不到过去了。”

傅展居然为秦巍说好话,还是这么正经的金玉良言——乔韵真有点不信,她摇摇头,使劲揉揉眼,像是要把他看清楚似的凑过去,傅展大大方方任她看,也有些无奈,“在你心里,我是不是就是个反派角色?”

show(m_middle);

auzw.com “那你到底有没有藏着什么套路在里面?”乔韵本来想打的,现在被傅展一说,疑神疑鬼,又不觉动摇了,“真没有?”

“你再这样就真的要吵架了。”傅展故意沉下脸,乔韵吓一跳:真是醉了,忘记自己现在还在‘缓刑观察期’。

就这个问题,他们发生过好多次矛盾,工作越来越合拍,日常也越来越聊得来,在公司几乎天天见面,接触的也是同一波人,怎么会没有话说?其实傅展和她真的处处合拍,或者说他真的很能配合,但这个坎乔韵一直迈不过去,女人直觉最准,傅展对她有没有想法,她心里是有定见的,直到此刻才开始动摇。

嘴唇蠕动了几下,想道歉又放不下面子,只能僵在那里,傅展没好气地盯着她,过一会叹口气,放软了声音,“好了,不说这些了,你不想聊就早点回去,电话打不打,多咨询几个小姐妹的意见。——还是早点休息,别多想了,有话等他来看秀了再说也不迟。”

傅展要暖起来,真是暖彻心扉,是和秦巍完全不同的体贴,乔韵心里含含糊糊的,又有点疑心,又有点过意不去,她不敢再问‘有没有套路’了,反而被勾起心事,又失落起来,“哪有几个小姐妹,我现在都没什么朋友了——唉,这份工作真是把我的所有私人生活都吞掉了。”

“都一样。”傅展把她从椅子上带起来。

乔韵越说越失意,“哪敢等他来看秀了再说啊,那几天我心情肯定不好,怎么能好好说话,那架就吵更凶——又哪有那么多精力去吵架?秀都快忙不过来。”

“嗯嗯,”傅展让酒保结账,“挂房帐。”

“发一次博客是新闻,人家觉得他有担当,连发几次就是情绪失控,同样的戏看多了也会厌,”乔韵把他当秦巍念叨,“连续发文骂粉丝,不管他再有多少理,怨妇形象擦不掉了,不管骂的是谁粉丝也都委屈,这对他有什么好?”

“人家爱你啊。”傅展带她走出去,手里虚虚地扶着她引导方向,不碰着她。

“爱又不是免死金牌!”乔韵轻喊,“他也要想想这对自己的影响啊,这件事有一万种处理方法,他干嘛选最激化矛盾的那种呢?”

“还不是因为爱你?”傅展说,‘叮’的一声,电梯到了。

爱当然是政治正确,因为爱你做的事,即使不明智,即使带来了麻烦,似也应该被立刻原谅,但乔韵现在已经不堪重负了,“但我现在不想要这种爱,我想要平淡的,稳定的,无聊的……我想要能让我专注在我的工作上不会让我分心的爱!”

说出口了她才呆住,捂住嘴站着不动,所有的酒劲似乎都盘旋着从血管里褪去,带来冷冰冰的、难堪的清醒:前世秦巍和她分手的时候,是不是就是这样的感觉?

爱还在,爱永远在,心被扯动的感觉不可能消散,只是一个人能不能只为爱而活?有没有更重要的事去做?

当两个人都有放不开手的事业,当两个人的路已看不到交叉的时候,分手是不是必然的结果,爱只能拖延结局的到来,却不能改变?

她是恨他的,这份恨意一度毁灭了她,一度又是她的支柱,这男人还能勾起她的爱意,但痛也被永远铭记,直到现在,不知不觉间天地倒转,她成为那个想要放手的人,他成了那个添麻烦的人,她才真正明白原来她也不比他高尚,他们一样的软弱,又或是一样的绝望,这条路不是有爱就能走下去的,强求也许只是把这分手的过程无限拉长,真的无法改变结果。

现在还只是苗头,现在一切才刚刚开始,但她已经看到过结果,他所做的一切全都因为爱她,爱没变过,他的性格也没变过,变了的人是她。她已经不再是那个把秦巍摆在世界第一位的乔韵了,现在她心里的一位,是她的工作。

是不是有一天她也会打个电话说分手?乔韵想,也成为先松手的那一个?那一次的分手,不会像几年前多少还有些幼稚的报复,没有恨和失望,只有无奈和悲伤,只能松手,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松手——

“不行。”她脱口而出,她绝对不要变成那时候的秦巍,哪怕只是为了一口气,她也绝不会先放手。

“啊?”傅展被她闹得迷糊,茫然地看她。

“你说得对,”乔韵说,有一小部分的她觉得自己的确是多疑了,火花可能还在,但傅展也许真如他所言,更看重的将来,理性地打消了其余的念想。“异地恋最忌讳有所保留,我这就回去给他打电话——谢谢你啊,david。”

她匆匆拥抱一下傅展,“之前是我一直误会你了。”

电梯门开了,她疾步走出去,手已经摸到了口袋里,快速拨号不假思索地按了出去。

“喂……”电话一通她就低柔地说,“下节目了没有?我好想你……今天怎么又发博客了?秦巍,你对我这么好,我该怎么报答你,以身相许够不够……”

情人的电话,一说起来就没完没了,完全投入,乔韵夹着手机打开房门,用背关上,已全心沉浸在秦巍的声音里,“噢,原来是又去门店闹事了,我还不知道呢,这几天人都过来韩国了……我男人怎么这么爷们

儿呢?我好有安全感哦……”

秦巍在电话那头都快被蜜水泡化了,乔韵一手绕着头发,打起精神兴致勃勃地说,“你知道怎么能让这些人气死吗?——你别发这种博客,怎么说呢,这种博客发了不就说明你在意她们了吗?我和你说,过几天你来看我,咱们多放一些自拍上博客去,秀恩爱气死她们,你说这主意好不好……”

其实,只要情绪稳定,她知道该怎么处理,但所有这种种问题,千头万绪,又哪来的稳定?乔韵用尽浑身力气把秦巍哄住,想说说设计助理的问题,又没了这份精力,酒劲慢慢褪去,睡意上来了,一天从睁眼到闭眼的烦扰,让她说着电话就合上了眼睛,睡前最后一丝朦胧的意识,还在依稀地想——

这一次,不管发生什么事,她也绝不会先放开手,绝对不会。这是她最后仅余的倔强。

#

墙的另一头,傅展从浴室出来,缓缓坐在贵妃椅上,一举一动都充满自控。他闭上眼回想今天发生的所有大小事情——这是他一直以来养成的习惯,早上的会议,下午的商谈,压轴衣裙的选择和模特的分配。当然,还有资金周转率、生产周期和物流安排,订货会、showroom……

高度发达的大脑,仿若计算机一样地复盘重演,当重放到回房前那一幕时,他的唇角不自觉地扬起了一抹苦笑。一瞬间心思千回百转,五味杂陈,最后化为一声轻轻的“艹”——艺术家的性格,就是特么的不稳定,乔韵是这样,秦巍也是这样,他设下的局,每一次都会得到出人意料的回应。

得,这一次又没戏了。傅展只允许自己失落一秒:等下个机会吧,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这场秀,局部战役失利,影响不到战局的走向,的发展,才是最需要关注的大势。

《coco》的编辑就要到了,派谁去接待?要年轻,长得帅,最好还愿意做适当的牺牲,西方媒体的冷淡会是极大的障碍,他们必须要打开一个缺口,把敌人争取过来。头等舱、五星酒店,这都是隐形的贿赂,愿意接受就代表可以把底线往前推一点。这些事,乔韵因为面子可能不愿去想,但他不存在任何障碍。傅展摸着下巴思索了片刻,看看时间,拿起电话直接打过去。

“hey,bro,”即使是昨天才结识的‘兄弟’,亲热起来也毫不客气,傅展笑着说,“我有点事想找你帮个忙——你现在在哪,我们见面聊。”

这种事眼见为实,还是亲自去挑才放心,韩国男人和日本不同,爱练肌肉,南男北女,单眼皮六块肌,一米八的高级伴游,应该能让欧美女性满意,他一边换衣服一边想,得和mandy打听一下,对方是不是喜欢女性……

方方面面,明里暗里,什么招都要出,什么细节都要准备,就在这分分钟崩溃的忙乱里,首尔时装周悄然开幕,的大秀,也成了两岸三地共同热议的话题……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121章 最后的倔强
回目录:《时尚大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纵然爱你有时差作者:夜女三更 2夏有乔木雅望天堂1作者:籽月 3装腔启示录作者:柳翠虎 4忽如一夜病娇来作者:风流书呆 5反转人生作者:缘何故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