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50章 风云龙虎会 下

第50章 风云龙虎会 下

所属书籍: 时尚大撕

2008年,互联网上能查到电影院的排片就算是先进了,在线选座购票自然无从谈起,一行人停好车,秦院士和乔爸自告奋勇去买票,“我给你们选个视野最合适的位置。”

大年下,电影院里都是人,秦巍想去买点爆米花什么的,走两步就有人惊呼,“哎,那个是不是那个——六皇子?”

一群小姑娘立刻就围过来了,秦巍大窘,头一低,脚步一拐急急地冲着电梯下去,带走一波刚看完电影的路人,林女士、乔妈和乔韵面面相觑——别人眼神转过来时,三人心有灵犀,都立刻做路人状,这才逃过被围观一劫。

“这孩子,走红的速度也太快了吧。”乔妈不免咋舌,“这才第一部电影就火成这样,以后前途不可限量啊。”

林女士唇角抽动了下,乔韵也不免暗笑:林女士怎会把家庭内部矛盾暴露人前?乔妈怎么夸秦巍她都得生受着,不接这话茬有点不礼貌,也很难说没有炫儿的冲动,可当着自己的面,太欣喜了又显得假。这让她怎么回应为好?

她故作不知道,就站那欣赏林女士的表情,林女士纠结片刻,手掠鬓发,很快又镇定下来,浅浅一笑,“这都是凑热闹的——其实秦巍刚不该跑,他站住了给人看反而认不出来,最近这么瘦,和大屏幕上真不像一个人。”

“是瘦多了。”乔妈也同意,“都有点瘦脱形了——”

两个妈妈不约而同,沉默凝视乔韵,压力瞬间全转嫁过来。乔韵被她们看得浑身发毛,想说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在妈妈面前战斗力又难免有所下降,只好干咳一声,“拍戏看来是累。”

“票买好了,还有半个多小时,”秦院士和乔爸很及时地挤回来,“要不去那边的星巴克坐坐——嗯,儿子呢?”

“你小点声,”林女士赶紧降低丈夫的音量,“他刚被一群小女生追跑了,给他打个电话吧。”

“啊?追跑了?”两位父亲用了一点时间才跟上节奏,秦院士不无失落,“那怎么办?我还特意在余位池里选了相应最优的六个位置,他要不能赶回来岂不是降低了观影效率?”

三个长辈都有点黑线,林女士给儿子打了个电话,过一会挂了说,“他在三层楼梯间躲着呢,说是那群小女生还在分散搜索,一时上不来。”

下去低调捞人的任务毫无疑问落在了在场辈分最小的人身上,乔韵接受四人眼神洗礼数秒,无奈地让步了,“那我去接他吧——他手机号码没换吧,林阿姨?”

“应该没有,但我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个——你存了吗?我对对?”林女士把手机掏出来

“没存,”乔韵说了几个数字,“尾号是这个吗?”

是这个数字没变,和林女士确认过,又拿走了两张票,乔韵看看表也加快了脚步,商场的暖气开得很旺,她热得欲解衣,又没来由觉得不妥,只好翻手擦擦汗,尽量自然地走远了。

等她走得看不见了,秦院士才收回眼神,意味深长地说,“小乔对数字也很敏感,记性挺不错的。”

不知不觉间,他又叫回小乔,林女士居然也未反对。

几个家长一个接一个地收回注意力,乔妈笑,“她也就偶尔这么灵光一闪吧,平时对数字可迷糊了,有时都记不住家里的电话号码。”

有些过露了,乔爸咳嗽一声,找存在感,乔妈和林女士两只千年狐狸对视一眼,林女士笑笑,也让一步,“孩子都这样,性格不稳定,秦巍不就是?莫名其妙忽然瘦了那么多,问他为什么也不说,拍戏累也没累成这样吧,不知道在想什么。”

双方家长相谈甚欢,移师到星巴克边喝咖啡边等,林女士首次打探乔家家底,“快退休了吧?也该在b市安个家了。”

秦院士和乔爸又去买咖啡,秦院士有点得意,“一会到点了咱们先进去——我把效果相对最差的两张票给他们了,他们要早回来就换换,迟到了就活该!”

有一滴汗,自乔爸额头缓缓滑落,“……那是,谁让他们迟到来着?”

#

还有大半个小时开场,时间还算充裕,乔韵先去楼下的商场随便买了顶帽子才给秦巍打电话,“你还在楼梯间吗?”

“……我已经转移到四楼了。”秦巍在电话里的声音有点发沉,“怎么是你来啊。”

“不然你还想让你爸妈老胳膊老腿的爬楼找你?”乔韵没好气,一句话也不想多说,挂了电话走几步,想想不对劲,只能又拨回去,“……哪个楼梯间?”

商场的地形如迷宫般复杂,两人只能保持通话,乔韵从耐克和阿迪达斯中间穿过去,推开常闭门,果然看到一个男人警惕地站在那里,羽绒服领子被他耸起来遮住下巴,那消瘦的双颊、不安的眼神,慌张的气质……活脱脱一个外地盲流。

“知道自己是明星了,出门还不带帽子,”乔韵把棒球帽扔给他,秦巍立刻如饥似渴地戴上,“你这件衣服不是能反穿吗?”

“能吗?”秦巍比大部分男人好,对自己的整洁度还是有追求的,也有最基本的时尚感,但显然未能如女人一样,对自己每件衣服都如数家珍。

“当然能,”乔韵不耐烦地说,“买的时候还说来着,因为这个双面穿的设计,所以没内袋,钱包不好放——”

她顿了一下,没往下说:当时的解决方案其实很简单——秦巍的钱包一直是放她包里的,当然,包也得他拿着,在北方这算少见,他没少被笑过,但本人倒是不以为意

秦巍也没说话,不知是否想起这一幕,他们的眼神就像是带刺的狼牙棒,再怎么不安地回避,在狭小的空间中也躲不开碰撞和火花。

气氛越来越凝实,乔韵垂下头看着脚尖,秦巍没说话也没动,但——气氛依然越来越紧张。

拯救他们的是来自下一个楼层的推门声,还有女孩们兴奋的议论,“在不在呀?”

“应该是他吧?”

两个人的脊背一下都直起来了,寒毛发炸,就和演警匪片似的,步步后退,乔韵尽量无声地拧开门把手,就露了一个缝隙,秦巍闪身出去,乔韵紧跟出去——还不敢松手,慢慢把门合拢了,不让它发出撞击声。她一拉秦巍,“走,自然点。”

秦巍也想自然,可就是憋不住的紧张,走都走得鸡手鸭脚的,乔韵看着忍不住笑,“还是个演员呢……你最好早点习惯,以后随着你越来越红,这种情况难免的。”

“那……也没想到啊,”秦巍嘟囔着,但肩膀是慢慢放平了,“人家小雅姐都是国际影后了,没事出门也不会引围观啊。”

“谁让你长得帅呢,气质脱俗,在人群中就像是黑暗里的萤火虫那么醒目。”乔韵也觉得秦巍倒霉,刚好遇到一群看完电影的小女生,当时要没人注意的话,大概也就这么进去了。“以后至少戴顶帽子,遮着点。”

秦巍要说话,迎面又过来一个兴奋的小女孩,一路走一路左顾右盼,显然在找人,两个人都赶忙住嘴,秦巍弓着背停下来浏览商品,乔韵站在他侧边帮着遮挡,小女孩和他们擦身而过,这一瞬间空气都慢成了慢动作——

“在哪呢?”侦测兵的眼神在秦巍身上一触及过,毫无怀疑地滑了过去,她走远了,“在哪呢……是不是他呀?”

“呼……”人走远了,两人都松口气,秦巍也建筑起一点信心,动作放松多了。“看来还行,我刚都想要不先回家算了——要不是我爸还在上头,我就先走了。”

“你爸不反对你演电影啊?”

“反对,但没我妈那么激烈,”秦巍家是慈父严母,不过也都是相应来说,秦院士的慈是因为他忙于工作,很少在家,林女士的严也是严要求,平时细处对儿子也够溺爱的了,秦巍自己以为他是不怕母亲的,口气里带着被宠大的不在乎,“他就那样,嘴上说不赞成,电影上映了又比谁都想看,但平时忙试验,初四就要飞出去开会了,也就今天有空。从除夕就开始惦记着了,老小孩似的……你没看我妈都没说什么,陪他一起来了?”

“我觉得你妈肯定也想看。”他们踏上了往电影院的扶梯,乔韵先走上几个台阶,方便一会看情况,“没见她那么积极?还邀我妈……咱们俩一会得顶住啊,不能让他们打的主意落空。”

“他们打什么主意?”秦巍问,才刚脱离险境就迫不及待和她唱反调。

“还一起看电影,你说他们打什么主意?”

“你不都不去帕森斯了,都失效了你妈还和我妈打一样的主意?”

乔韵烦了,“我怎么知道她想什么?反正你得挺住,得让他们碰个钉子。”

show(m_middle);

auzw.com “叫我顶,你顶不顶?”秦巍闷声闷气的,每句话都像是在挑衅,还带了火气,乔韵最烦就是他这样,有话不说,就是摆脸色,活像自己就是大爷,身边人都得顺着捧着

“你想让你妈和你闹家庭革命就我来顶。”她说,语气也高起来,吵架的前奏,转身居高临下地瞪他——但看实了又忍不住一笑:刚才都没和他对视,真没注意到,这下才发现他的领子别了一圈,露出里头的毛衣,头发被棒球帽压得乱七八糟的,头顶喷了发胶的短发被帽檐压在耳边,犹自不屈地支棱出张狂的角度,嘴咬再张点,留点口水,走在路上有被城管队员捕捉的风险。

“你是猪啊,刚经过那么多镜子,你自己没发现?”她说,秦巍被说得一愣,还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领子,领子。”

秦巍拙劣地环顾自己,乔韵看不下去了,伸手把领子翻出来,顺便借地利摘了帽子,拢拢头发再扣上去,盲流转眼间化身为都市时尚青年,虽然只是简单穿着黑色羽绒服和牛仔裤,但凭脸也可以骗吃骗喝了。她边弄边笑,“刚才那女孩肯定不是没看到你,而是不敢相信六皇子居然是个智障青年在扮演。”

说完了,看秦巍的表情她才回过神,这亲昵,跨界了。

手一下收了回去,眼神也不敢看,正好扶梯已上到终点,乔韵借机转身掩饰尴尬,“好像人是都散了,应该也没想到你还能再回来。”

她有点忐忑,偷眼看了他一下——秦巍倒是没看她,眼神聚焦在栏杆那边,乔韵跟着看过去,有种一口气抽不上来的窒息感:扶梯边是星巴克的一溜开放式咖啡桌,大抵是为了方便等他们,四个家长就坐在那里喝咖啡,四双眼就那样默默地看着他们,默默地,默默地……

“你再说一遍,谁是智障?”秦巍嗤的一声,是真的乐了,那烦人的调调再现。乔韵从牙缝里说。“那你说我打你一巴掌会不会有帮助呢?”

“咱俩谁该打谁?”秦巍寸步也没让,紧盯着反问,乔韵站住脚,险险没控制住脾气:谁该打谁?不是她揍他难道还反过来?

其实……站在秦巍的角度来看,好像被踹的人一直是他,他没理由不觉得委屈,真的挺理直气壮,今天能站在这里心平气和地和她说话,没当场吵起来都算是有城府了。可乔韵就觉得怎么这么憋气?

可这憋着的过去该向谁说?她深呼吸了几次,只好选择战略性撤退,上去抱住母亲的胳膊,“人带回来啦,咱们快进场吧,在外面暴.露越久越危险。”

几个家长看起来刚才相谈甚欢的样子,秦院士乐呵呵地说,“得,看电影呢,整得和谍报战似的。不过也快到时间了,进去吧进去吧。”

是快到点了,影院排队进场的人很多,毕竟也是初二,票房不错,上座率很高,秦院士他们过去买票时选择已经不多了,秦院士发挥自己的天分,在有限的选择中做出了最优排列,六张票分别是5排7号、13号,6排7号、9号,还有13排17、18号。票是都分配好了的,“一排的各自想办法,能换就换,换不了就分着坐吧。”

乔韵和秦巍坐在一起,嘴角都是一抽一抽的:秦院士买这两张票肯定是牺牲了排数和靠中度才买到了挨着的。“我不要和你坐。”

秦巍说,“那你换,我反正肯定坐这。”

他们坐在最后一排最里面,进出都得惊扰一大排大腿,秦巍肯定选这,这不显眼。乔韵直起身观察一阵,发现自己选择不多,她总不能让自己爸妈和秦巍坐吧。“我去把你爸换上来。”

“我爸和我妈已经换在一起了,你想和我妈坐?”

……算了,和林女士促膝一个来小时是比和秦巍坐更差的选择,乔韵抽抽鼻子,放弃了,窝在角落里想想又不情愿,给秦巍找事,“那我要和你换,凭什么我得坐最里面?”

“你烦不烦啊?”秦巍一点不让着她,“不换,老实看电影,看完各回各家拉倒

。”

他不再挑着她,凶起来了她反而安心点,乔韵真不说话了,窝在另一边扶手上,离他远点。

她不说话了他又不凶了,过一会笑笑地问,“真生气了?”

这问得有意思,不是心疼求和的问,反而带了点成就感和快意。乔韵不说话,正好,电影开场了,两人一起进入了意味深长的黑暗中。

#

08年前后,中国市场流行的本土片多数是所谓的中式大片:一个玄乎的概念,淡薄柔弱、若有若无的情节,一些明星出演,强大的美术和摄像。画面是好的,镜头语言饶有深意,但总看得观众昏昏欲睡,没有感悟更没有激动,展现出第四代、第五代导演往商业片转型的努力和力不从心。《钢铁心》也是这么一部在商业片和文艺片之间游走的电影,讲的是一个背叛的故事,片中的人物都没有名字,将军、国师、皇子、贵妃,每个人的交织在一起,随着老皇帝的病危而营造成了一个密室般的局。

梁影帝是大男主,也是身负重任的护国将军,故事以他回京开始,他的戏份自然最多,还有送嫁而来的异国公主:官小雪在大屏幕上是很好看,虽然戏份不多,也不见得演得多好,但卖脸的花瓶是做得不错。乔韵看故事看得漫不经心,但渐渐也看进去了:六皇子戏份不如国师,是男三号,出场不多,但很抢眼,他的阴郁点染得恰如其分,几个专属于他的镜头,几乎有喷薄而出的病态美。

“没浪费属于他的任何一个镜头……”乔韵不懂电影,看影评都是浮光掠影囫囵吞枣,只记得在豆瓣上看到的评论:秦巍是这部电影里的惊喜,和前辈配戏,不卑不亢,不抢戏也不会被压戏,尤其是和梁影帝对戏而能不被压戏,不给人出戏感的新人,十年来他应该是第一个。而属于他个人的镜头虽然不多,但那呼之欲出的紧张感和浓烈的情绪,微表情的处理,通过眼睛来演戏的功夫,让人非常惊喜……

当然,他的外形也非常帅气,现实中的过瘦在电影里就是俊帅有型,马嘶声中,公主自马车里摔出,伏在地上,被他用剑尖慢慢挑起下巴的画面,阳光逆在背后,他的轮廓在阴影中,更如刀削斧凿,一双凤眼亮且精致,影院里响起女性观众普遍的叹息声。“好帅啊……”

乔韵也忍不住低低叹口气,她的注意力在电影和身边游走:秦巍一直安静地看着电影,开始也许还有点紧绷,不知何时渐渐放松下来,斜倚着右手边的扶手,半边身子和她挨着——

她倒是也不想凑上来,可位置不好,视野太差有什么办法?他的温度就这样熨着她,她的心思在电影里的六皇子和身边的人之间浮浮沉沉,大屏幕上是他的脸,身边是他的味道,像是一片海,到哪里都逃不开。

“你让开点。”乔韵推他一下,悄声说,“碍着我看电影了。”

秦巍动弹了下,他的脾气也挺变幻多端的,这会似乎又不生气了,“还真看进去了?”

“挺好看的。”乔韵说,这会屏幕上是官小雪的戏,所以她分了点心。

“真的?”

“……至少比大部分同档次的片子好看,不然你觉得呢?”

“我觉得客观说,一般吧

。”秦巍的评价倒很客观,“和美国电影没得比。”

“那你想要和美国电影比可就还早了。”乔韵笑起来,前方有个人动了动,她声音又压低了,秦巍更凑过来点,她鼻间一片暖热,羽绒服真穿不住了,“不过你演得不错。”

“真的?”秦巍似没想到她会这么说,真吃惊了。

“确实演得可以,”乔韵是真诚的,不管秦巍在电影里的形象有多不快乐,但他的精气神还在,那是很难描述的一种感觉,往玄了说就是魂儿还在,而且……非常的耀眼。“说不定你以后有机会出国演戏呢,比中国电影先一步跨进好莱坞。”

想想未来几年票房爆炸式的发展,这是个靠谱的预测,但在秦巍听来,这就是信心票了,他垂下头,像是笑了,手伸出来,在她指尖上轻轻一攥,又快速松开。

两个人好像都有点后悔,手飞快地都缩了回去,就像是被刺了一下,缩成拳紧攥着,秦巍清清嗓子,坐直身子直视前方,乔韵抿抿唇,也不再说话了。她其实有好多问题想问,现在全都浮上来,又全忍着,心跳就像是大屏幕里的配乐,一时急一时缓,电影里演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一晃眼电影就散了场,观众们还算满意,“还行吧,起码打得挺好看的。”

“你别说,演员也帅!梁影帝,是吧,还有那个六皇子——”

“对对对,那个六皇子!他叫什么?秦巍?哎哟我的天呐,真是太帅了,我简直都呼吸不上来了,如果给我这么一个男朋友——”

“别做梦了行吗?哎不过他真是特别帅……”

观众们谈谈说说,渐渐都走了,没人留意到那个‘哎哟我的天呐’的秦巍就坐在影院角落里,等人都散得差不多了,一行六人这才再度会合,秦院士挺满意,“蛮好,我儿子在大屏幕上看真的很帅。”

乔爸乔妈看在社交礼貌的份上也只有好话,林女士似有些不以为然,但当着外人的面也没说出来,只问秦巍,“还有一部《周郎演义》什么时候上?”

“应该是赶五一。”秦巍早已恢复了正常,就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其实也的确没发生过什么。他观察母亲的脸色,很仔细地说,“电视剧也快拍完了,之后休息一段时间,应该能拍个比较有意义的片子。”

林女士没接腔,气氛一时有些沉闷,乔妈看着不对,笑说,“对了,娇娇,你不是要开服装展了吗?你秦伯伯、林阿姨都很有兴趣,记得给他们留一份邀请函啊。”

“啊——”乔妈这个时机找得好,乔韵怎能拒绝?她虚虚地‘啊’了一声,求助地看秦巍,秦巍当没看到,这声‘啊’,啊了很久,只好在乔妈含笑的凝视里化作干笑,“那当然,当然要给了……哈哈哈……”

借着转身下台阶,给长辈看路的空档,她瞪了秦巍一眼,秦巍嘴角抽抽,似要说话,但一阵响亮的快门声激起了所有人的警觉——循声看过去,几个衣着随便,胸前挂着大炮筒的记者就堵在影院门口,见他们看过来,又多拍了几张,其中一个才笑呵呵地上来给秦巍敬烟,“秦老师——这就是你的女朋友吧?从大学交往到现在的那个?喝!可真是,一——表——人——才——啊——”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50章 风云龙虎会 下
回目录:《时尚大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反转人生作者:缘何故 2恋恋匠心作者:梨花颜 3屠户家的小娘子作者:蓝艾草 4砍价女王(砍价师)作者:睡懒觉的喵 5初次爱你,为时不晚作者:准拟佳期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