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170章 傅展的回击?(上)

第170章 傅展的回击?(上)

所属书籍: 时尚大撕

马总在打o妖妖的底细,乔韵不知道,不过知道了也不会诧异——服装这行,别看大家各自在淘宝开店,好像井水不犯河水,业务机密把守得很牢。但其实只要在那几个纺织品大市混过,那就没有不透风的墙。以y开马甲店,零零散散几十上百家时还好,不显眼,大家没感觉。现在把各种山寨店一收,全部收拢到一家店里,交易量一下凸显出来,友商不可能不做点调查。陈靛和【韵的关系,他y供货,包括私下是各种低端仿货最大供货商的事情,也随之有了暴.露的风险,就看这枚炸弹会在什么时候,以什么形势爆出来了。

不过话说回来,公司没上市,就是这点好,除了外国投资商以外,不需要对任何人做交代,n市那边也没法和ga搭上线——再怎么眼红陈靛也好,他始终也算是n市的自己人,应该很少人会跨越重重困难,把陈靛告到外国人那边去。就是真告过去了,也有得好扯皮的。现y和【韵这边的股权,早就不是自然人持股那么简单了,各自都套了重重的空壳,想要追究y的股东,这更是要经过好一番调查。到时候如果有傅展帮忙的话,ga即使来兴师问罪,空手而归也不是没有可能。

至于傅展会不会帮这个忙,乔韵就没多想了,她正忙着为【韵九月份的秀做最后的收尾工作,当然也还有许多会要开,现在售卖这块分做日常和季节款两条线,但也不是说日常款就不需要添减或重新设计,而季节款的下单量也需要再三斟酌——说是季节款,又是即看即买,至少前几批的料要备足,不能说上来就等十几周,这里需要很深的统筹功夫,模式改了以后,工作量也变大,傅展新从香港挖来个买手总监,大家还在磨合期,会肯定要比以往更多开几个。

品牌越来越大,不可能什么事都是创业小组事必躬亲,乔韵还好已经不像从前那样,对企业充满掌控欲——她现在反而渐渐对很多事都开始放手,精力只愿集中在最感兴趣的几件事上,放权了也根本不怕底下人搞怪,反正公司上下还得靠她画出的路线往前走,虽然日常事务现在全都是傅展在管,但反而自觉比任何时候都对品牌更有掌控力,根本就不怕被人坑,她挂了【韵也得陪葬,反正她不亏。

“会不会觉得这道摺边太累赘了?”她退后一步,一边审视假模身上的衣料一边问,有点漫不经心——设计师就是这样,给她们充足的时间就会犯选择障碍症,“但是又觉得加上了更能强调出那种仿佛是折纸捆扎一样的感觉——倩倩你觉得呢?”

赶工期,就算是难得的周末闺蜜聚会,也得在工作室里进行,白倩倒是很习惯了,以前她们就经常一起做作业。“要不要再横移一点,不要做对称——”

“不做对称,对称太丑了,你说内移几寸?那要做更大。”白倩已经转行不再做设计,但也还算是在行业内——前阵子乔韵状告时编辑,实在闹得太大,中国《voyage》不敢再报她的秀,一样冷处理,宋雅兰都不敢越雷池一步,不过白倩是通过她进的杂志社。这点主编温萱也知道,但还是点头招了她进去,这大概也是隐约能说明几大杂志中国版的态度了。乔韵也觉得编辑更适合白倩,她创新力可能的确一般,但审美到位,否则也考不进美院,做评判者总比做创造者简单一些。

她上前取下钉针,绕到假模背后开始调整布料,设计师始终是和手工活打交道,一个最简单的调整也需要大量的手工。白倩在窗台上坐着喝奶茶,双脚一晃一晃地看她忙,“你是不是也该找个打版师了,或者请个助理吧,乔乔,品牌也做这么大了,总不能还是什么版都自己打,这样下去,你们一年能出几件新品?”

“现在不是在做走秀款吗?”走秀款有的也是设计师自己剪裁的,等到准备上架了才会打出生产版。乔韵又绕回来,开始扯布料,“再说了,国内真要有一线水平的打版师,我们的服装行业还落后什么?奢侈品行业刚发展起来,市场上怎么找得到类似的人才?”

科班出身的服装设计师不可能不会打板,但不是每个设计师都能打出好版型。可以说,在一般人理解中的时设计师工作,其实是由设计师和打版师共同完成的,而且打版师有时作用要比设计师更大——设计师交给打版师的,只是一张平面款式图,还有一些简单的尺寸,打版师要把这张款式图变为纸样,把平面立体化,把尺寸细节算出来,从中间型号推出s\\m\\l等size的尺寸,有时还要择定面料和辅料、生产工艺,而且还要考虑到预算控制和大规模生产的问题。毕竟秀场款全都是人手工做的,当然足够合衬,可要把这份合衬维持到售卖款,那就一定要考虑大规模生产时的工艺问题了。

真正的高定,对打版师要求反而会低一点,大部分都是量身定做,全手工作坊,可以调整的余地太多。而一般的商业款其实也还好,对舒适性没那么在意,主要抠预算,打版师软件一用,再调整一下,主要必须熟悉工厂生产的方方面面,给工厂的工艺要尽量稳定,不能因为工人水平良莠不齐就出岔子。就是这种还是下厂生产的奢侈品,对打版师最有要求,因为客户买的就是版型上精致的、穿着体验上舒适的、艺术风格上统一那么一点点,所以设计师一般要么自带打版技能,要么自带合作多年的心腹打版师。这种打版师在公司里是可以直接怼一般设计师的,对设计助理更是不必说,完全碾压状态,公司拿钱拿分红供着,就连设计总监,平时嫌天嫌地,谁都给脸色的,和他发生冲突以后,也还得给点甜头安抚安抚。

乔韵倒不是拿不出这样的待遇,不过她起步时【韵一无所有,没什么吸引人才的地方,现在做到这样的定位,对打版师的艺术造诣也有要求,而国内的氛围的确不如欧美——到底是变革的时代,人人都想出人头地,打版师始终为设计师服务,有经验、有艺术天分的打版师,很多都想转设计,毕竟可以出风头,报酬更是不菲。不像是欧美,那边阶层固定,中产阶级保障多些,即使艺术天分不错,也有人愿意欣然就读这个专业,一辈子都扎在这个工匠型的岗位上,把这行给摸透。

人才上的缺口是明摆着的,白倩也没好的解决方案,只说,“要不同学间给你留意一下,有哪家打版师想跳槽的,可以试试水平。”

自从即看即买做起来,【韵就是各友商高薪挖角的重灾区,倒是很少去反挖别家,多数都是业内主动投简历过来。乔韵听着不置可否,她的眼光放得更远,“不如直接在纽约挖,现在汇率又升了,大品牌给他们开多少,我们照样开更多。”

“会有人愿意过来吗?”白倩还记得她离职前乔韵跑去挖角,灰头土脸回来的事情。

“别说打版师,现在连设计师简历都开始有人投了。”乔韵撇撇嘴,“这行就这样,说是blly你,把你当野蛮人,知道你有钱又有销路,私下还不是一个个贴过来,欧美人只有更直接。”

“这么说,这场官司倒是打得好了?”白倩被她说得直笑,“打出了风格,打出了效果了?——合着这诉讼费公司出得值啊,根本就不是为你出气,是一场深谋远虑的绝地反击——”

“难道不是?”乔韵理直气壮,“这就是策略上的神来之笔啊,我跟你讲倩倩,你不要因为太靠近我就看不到我的优秀了——”

一边做事一边瞎扯,有个人陪着打屁,腰也没那么酸了,心情都好点,乔韵觉得自己脾气是好多了,以前死线前不见人的,压力太大,很容易无理由喷起来。——也知道是平时太寂寞,她朋友不多,白倩、陈靛平时都忙,秦巍又远在天边,每天和很多人说话,但却很久没和朋友在一起聊天了。

在工作中,想起秦巍的感觉也淡,没什么思念或焦灼,念头一闪就过去了,她把大头针咬在齿间,手捏着布料,后仰去看效果,却被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吓一跳,差点把针吞下去。

show(m_middle);

auzw.com “谁的手机?”白倩摸了半天,“不是我的呀,你手机赶工的时候不是都关着的吗?”

“是我的。”乔韵把针吐出来,“倩倩帮我拿一下——现在不关机了,开白名单,白名单以外的都打不进来。”

“人对社会的妥协啊。”白倩跑去把手机拿来,“——噢,是ga那边的人。”

不是大老板也打不进来,白倩识趣地跑去厨房切水果,乔韵接起来笑着招呼,“凯文。”

“joe。”凯文和她互持手机号码,但私下联系不多,有事更多的是视讯或邮件,这回也不例外,打来是请她开视讯的,“你一直没有上线,听说你正在准备新一季的大秀服装。”

“是的,之前还问集团借了团队。”乔韵猜凯文是为了那起诉讼案打来——有钱的好处,就在于可以花钱请人帮你出气。那案子她请了律师就没怎么管,但o》和jdy一样焦头烂额,她不愿庭外和解,坚持要把杂志社列为被告,胜算也高,毕竟jdy是用工作邮箱和【韵联系,杂志社必须附上连带责任,私下再怎么对jdy求偿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企业实体有盈利压力,打官司也贵,o》的高姿态能维持多久?迟早会屈服,到时候多数是托凯文居中说合,不过乔韵是推测他们会拖过一年半载,多开几次庭试探【韵的决心,再走之后的棋。“这回应该是不会临时取消了——你和伊莲娜还有兴趣来看吗?”

“当然。”凯文和她寒暄几句,却没提到官司,而是很巧合地也说起打版师的事,“之前你们有提出过对设计师和打版师的诉求,集团内部恰好有一个人才调动机会,我们的一个打版师,本来是为lv工作,但他的伴侣要到中国来工作一段时间……”

这是瞌睡了送枕头的大好事,最难得凯文没让底下人对接,而是亲自致电关切,乔韵当然殷勤感谢,当场打开邮箱去看简历,看过几张作品就拍板定下,“这是大好事,对了,凯文,最近伊莲娜在派对里有没有遇到什么对来中国有兴趣的设计师?”

“有几个很有趣的小朋友,现在对品牌也很感兴趣。”凯文心情似乎也不错,微笑说,“你的悬赏营销,似乎是把一些设计系学生的兴趣也激发出来的——你知道这些未来的设计师,穷得就像是修道院里的老鼠,他们当然想用专业技能来挣钱。”

悬赏百万美元,为了这悬赏花的广告费都不止百万美元,但从各方面而言,收益却又是几倍超过了。海外的营业额上涨,包括人脉冰河缓缓的破局,都和这一百万有关,乔韵在心里记一笔:国内用民族情怀,结合价值观做营销,国外却不能采用同样的思路,也许还要更浮夸,回头还得和傅展开会。“如果能招到合适的设计助理,那么这悬赏的一百万,就算是给出去也非常值。”

“是的,就像是你nn上说的一样,你们现在非常有钱,”凯文不无幽默地模仿她的说话,“‘我们支付得起’。”

笑过以后,他又说道,“不过,这种语出惊人式的宣传方法,虽然不能常用,但偶一为之,效果却的确非常好。你在《你我有约》的节目我也看了——找人做了翻译,但这是值得的,joe,我得说,你的表现非常好,看起来你是个天生的公.关天才。”

乔韵一怔,她没想到凯文私下对【韵这么关注,但仍是笑开了——现在她的确不怵什么,几次发大话、搞出格,市场反馈都极好,就是这一次在《你我有约》直接炮轰消费者,【韵的销量居然都没跌太多,只是不y那边猛涨得厉害,业绩上佳,在大佬跟前就还有很多次作死的机会,现在她的资本还厚着呢。

“你是打来教训我的吗,凯文?”她以退为进,倒也做好了听说教的准备,这番话确实不入奢侈品集团的耳,虽然不影响【韵自己的销量,但也少不得被敲打一番。

“并不是,我倒觉得你的说法很正确,锚定目标人群,不追逐一时销量,这的确是品牌长期运营的思路。”凯文依然是笑着,隔着有些失真的屏幕,乔韵都能感受到他意味深长的注视,“你说的替代品选择、培养潜在客户,都是非常经典的运营手法,也让我意识到了投资的机会——ga虽然主做奢侈品,但并不意味着我们只投资这个细分市场。”

他说到这里,乔韵其实已经隐隐猜到了他接下来要说什么,她的心一下提紧了,气抽到了嗓子眼,凯文的声音似清楚似模糊,她居然不能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那个也叫o的itgirl先放到一边—y这个电商企业,ga就有投资的兴趣和立场,我们相信,你也有这个能力,可以给我们介绍投资……”

凯文知道了——

他当然不会明说,可乔韵一听就明白,他这一定是知道了,全中国几亿人没认出来的秘密,却已经被他给看穿。

至于ga的投资要求,这是题中应有之义,倒没什么诧异的,乔韵现在就是想知道,凯文是怎么认出来的o妖妖现在已经完全不露脸了,之前那些照片和真人的差距,不是她盲目自信,只看这两个高知名度的名字迄今没被人联系在一起,就可知道有多大了。o妖妖露面的第一脸开始,她就一直在做相关的准备,她不信凯文能在翻阅那些低精度的照片时一眼就看出她们两人之间的联系。

一丝怒气浮上心头:是傅展告诉他的?

难道,这就是他对她的回应?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170章 傅展的回击?(上)
回目录:《时尚大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春日宴作者:白鹭成双 2水晶鞋作者:匪我思存 3莫达维的秘密作者:莫里 4你的谎言也动听作者:二月生 5很想很想你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