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68章 发布会开来有什么用 下

第68章 发布会开来有什么用 下

所属书籍: 时尚大撕

“我已经想好了,就要那条开场秀的大裙子。”

几乎是视频才一结束,谭玉就有点得意地说,“怎么样,眼光不错吧?虽然最后那条裙子效果也好,但太夸张,不适合百花奖的气质,再说了,那是少女穿着好看,咱们这把年纪还是得走气场路线——竹子,你看我对你好吧,去看秀不说,还给你们这么大的支持,快说,你该怎么感谢我?”

秦巍能以第一顺位接演《玄夜洞天》,除了本人素质的确难得以外,也的确是因为谭玉和李竺关系密切,两个人说话没有太多客套。李竺嗤之以鼻,“屁呀,你自己受不了男色的诱惑,怎么能把人情在我身上又算一次?——而且你喜欢这衣服是好事啊,你身材这么标准,秀场款借来直接穿就是了,难道品牌那边还会不答应?”

谭玉只笑,不答话,李竺看她表情,渐渐有点明白过来,“难道,有人要和你抢?”

说是有人,但其实,那人选是根本不用猜的,娱乐圈和时尚圈是最讲咖位的地方,以谭玉的名气和影响力,她开口要借这条裙子,【韵】有什么理由回绝?任何一个小花旦的公.关经理也不会自不量力地上去抢,除非自诩咖位足以和谭玉一争。谭玉嘴一翘,也是很不高兴,“可不就是?人家都签到华伦天奴了,这一次还来争——她是看上裙子吗?就是看我欣赏,要绝我的路,战略性喜欢吧。还在场上就赞不绝口,也是虚伪,我就不信她有洋牌不穿,会穿一个国产牌?”

她脑洞一开,一个复杂的阴谋顿时就顿悟出来,“她是不是想要先借了衣服,临阵再退啊?这样憋死我,让我没法借不说,而且直接弄坏我们和设计师的关系,搞得【韵】没任何选择,只能更倒向她,求她穿自己的裙子?亲爱的,你必须得告诫秦巍一声啊,得让他告诉他们家那个小女友,别中了她的计,周小雅这个人心就是脏,损人不利己,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这件衣服她必须只借给我——怎么说也是我穿比周小雅好看对不对?给周小雅穿他们还得改号呢!”

给谭玉穿就真的不需要改号了吗?李竺笑得含蓄:女星毕竟不是模特,身材大小总是有差,谭玉肉弹身材,杜文文穿着正好的裙子怎么可能原样给她穿?“人家未必就和你借一样的裙子吧?别老这么多心啊,秀上展览了那么多裙子,她穿一条,你穿一条,不是很和谐吗?”

她和稀泥的心思被谭玉一眼看破,大明星有点不高兴了,“亲爱的,你是站我这边还是站周小雅这边啊——到底想谁给你演《白洞》?去去去,赶快给设计师打电话,我还非得穿这条裙子去百花奖了,她要不给我,我也不问她,就和你们急

!”

李竺真想叹气:谭玉这是在急一条裙子吗?其实说穿了,还是那天和周小雅同场的后遗症,现在影视圈资源很有限,真正顶级的资源也就这么多,谭玉都被憋得只能回去演电视剧,要说心里对在电影圈顺风顺水的周小雅没想法,那不可能。她拿周小雅暂时没办法,把气撒到秦巍和她身上是顺理成章,与其说是想要那条裙子,倒不如说是一种威慑——别人敷衍她,她计较不起,可难道在秦巍和李竺跟前,她也没有一言九鼎的权威了?

秦巍惹出来的事,总要她来擦屁股,最后得好处的却是乔韵,李竺油然生出食物链底层的悲哀,“好好好,我这就给秦巍打电话,一定给你约到这件衣服,你就放心吧——就算你穿不了,周小雅也绝对不会穿的,行吗?”

“那还差不多,”谭玉的眼神在她身上打了几个转,似在掂量李竺的诚意,直到得到肯定答案,这才眉花眼笑,语气也重新亲热起来,“那不浪费时间了,快点来聊剧本吧——哎我和你说啊,也不是我给你找事,的确是这个牌子的设计好看,我看好她能成为咱们本国一流的设计师……你和她说,尽管放心好了,我亏待不了她的,咱们互相成就嘛,百花奖这个红毯是一般了点,但以后她要是有好看的设计,我可以穿到国外去啊,这话,你别和别人说,不过,东京,戛纳,其实也都不是没机会的——”

东京电影节?要走出国门,怎么也都得是文艺片里的大导演才有这个机会了吧?没听说谭玉这几年有拍这种片啊?李竺一怔,脸上当然还是殷勤地笑,“这个当然知道啦,还得代秦巍和乔韵谢谢你的提携呢——”

“哎,说起来,他们俩到底什么关系啊?”她这一提,谭玉的八卦瘾也被勾起来了,“秦巍现在到底在和谁谈恋爱呢?昨晚那个局,我问他他就只说自己单身——这小鬼太狡猾了,必须严厉打击。”

“是单身啊,他和乔韵也不是那个关系……”李竺微弱地辩解几句,看谭玉似笑非笑的样子,知道她没信,叹口气索性直接承认下来,“反正对外都是这么说的——他现在事业上升期,哪能公开对象啊?乔小姐自己经营一个品牌,也不想老卷进这些花边新闻里,对外我们一律就说是没关系,就是曾经的恋人,现在已经分手了。”

“那他们也是过分小心了,连圈内人都瞒着,”谭玉这才释疑,也是笑骂,“官小雪做烟幕弹还不够,还要再找个圈外人,其实瞒什么呀,只会让大家疑惑更多,除非真的狠心,发布会不办了,那还差不多。”

她和李竺东拉西扯,聊个没完,就是不提《白洞》剧本,李竺渐渐回过味来,心里暗骂一声多疑,却也不得不拿起电话,现场给秦巍拨过去,“咱们还是先把衣服的事说定了再来说剧本……”

电话打过去,第一次占线,第二次还是占线,谭玉笑,“怎么回事啊,现在电话不都有保留第三方通话的功能了吗?什么人的电话这么重要,能让他连你的电话都不接?”

自己寄予厚望的《白洞》无意间和一件衣服捆绑,李竺本来就是满心的烦躁,现在无意间还在谭玉面前被拆台,她的笑容都有了点勉强,“也许是很重要的电话吧……”

#

“巍弟,你可别给我打马虎眼,”秦巍现在的确在接一个很重要的电话,周小雅且言且笑,“可再说你们分手了哈——姐姐不信,你就告诉我,那条裙子是不是被谭小姐给约走了?听说你的下部戏还是和她搭档,小没良心的,已经偏心眼了,在这敷衍我呢是吧——”

“我真没敷衍你啊姐

。”秦巍已经解释了好几遍了,但自己也觉得这借口太薄弱,关键是距离发布会时间太近,不过一周时间,谁会相信上周还办了这么盛大的发布会,这周就已经‘分手’?

秦巍试图解释分手后就没复合过,周小雅拒绝相信,并感到智商被污辱,他说自己是念旧情帮乔韵,其实多次求复合失败,人家在发布会上就搭上了新欢,周小雅依然拒绝相信,并且开始生气。他也是黔驴技穷,只好换个角度,“我这忙着准备新戏,也好几天没联系那边了,姐你要我现在给你答复,我也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连《白洞》会是谭姐演都不知道,谈何偏心眼呢?而且小雅姐你不是签了华伦天奴吗?百花奖那么重要的红毯……难道借不到啊?”

激将法落空,周小雅没赌气,反而大方承认,“就是借不到好的啊!华伦天奴的pr不认金鸡百花奖,不肯借高定,规格认定连首映礼都不如,要借就只能拿成衣线,那我还不如穿【韵】,不然,难道等着被你谭姐姐比下去?那条大裙子,我不借她肯定就借走穿了,你说对不对?”

秦巍还真拿不准谭玉是怎么想的,也许她觉得华伦天奴的成衣格调也稳稳压了国产牌子一筹呢?他无奈地说,“这我还真不好说,那你要借就直接给那边打电话呗……”

最后一句话是嘀咕,没敢说出口:人家可不管他现在和乔韵是什么关系,按常理想去,我看在你秦巍的面子上才去的发布会,现在有了后续事宜,顺理成章也该找你啊,演艺圈关系托关系,很少有直接找上门开口的,都习惯了辗转介绍,成不成事前能有个数。周小雅二话不说去了发布会,现在有了提携乔韵的想法,不管成不成秦巍肯定得积极联系,现在这推三阻四的,其实已经是很不应该了。

周小雅对谭玉的怀疑,也许就是因他的态度而来,他越是含含糊糊,她的怀疑就越坐实,语气虽带笑,但已有点严厉,听得出真火,“反正这件事,我就交给你了,巍弟,姐姐自认待你不薄,该撑场我没二话,就这次发布会的事,我借你炒新闻,我公关把我骂一顿,我和你说什么了吗?没有吧。这衣服借不借,你一句话就行了,不借我马上挂电话,绝不多纠缠——难道我还缺那么一条裙子?穿它那也是为了支持你,你要不领情我还有什么好说的?”

难道还真缺一条裙子?恐怕是真缺的,华伦天奴不借礼裙,她穿设计相对朴素的成衣线过去,肯定会被谭玉艳压,问别的品牌借,pr跑断腿,受气不说,这年头在国内能借到高定,那属于小概率事件,要自己买一条,高定那么贵,为了个鸡肋的百花奖又不合算,再说,都是走秦巍的关系,凭什么谭玉能借到,她周小雅就比输人家?

女人的战争是没道理可讲的,看似意气之争,但却可能造成延绵甚广的灾害性后果,秦巍知道这时候电话一挂,自己就算是彻底把周小雅给得罪了——于情于理,他不能落个忘恩负义的名声,再说周小雅素来是文艺片女王,和他心里仰慕的那些大导关系都良好,他还指着拍完《白洞》就请小雅姐牵线——

“哪会不领情?”他叫起来,“小雅姐,你这么说我就该不高兴了,不就是条裙子吗,行行行,你要穿我就给你打电话,你等一会啊,马上给你回复——就算是谭姐已经定了这条,我也得给你撕扯个结果出来,行吗?”

“乖——”周小雅心花怒放,语气都瞬间甜起来,“就知道姐姐没白疼你,那姐等你好消息——对了,这一次百花奖你来不来?不来你也最好在京呆着,完了以后姐带你认识几个人——”

show(m_middle);

auzw.com 她随口许出的好处,秦巍不会太当真,只是更增不祥预感,总觉得这事不止借一件衣服这么简单

果然,电话一挂,给李竺回拨过去,两边都傻眼了:有没有那么巧?两头都得罪不了,两头又都许了大话,现在该怎么办?

“我不管,你惹的麻烦,你自己想办法。”李竺也被弄得没脾气了,在洗手间压低声音,“《白洞》的盘子都早码起来了,导演指名要谭玉,要为了一件衣服黄了,我看你还不如收拾收拾回耶鲁去上学。小雅那边,不好意思也得辜负一次了。”

她听得出秦巍的不以为然——也真是为他操碎了心,挂了电话想想,实在不放心,还是直接给乔韵那边打过去了,“……谭姐人脉很广,在圈内人缘也很好,和我们公司的老总都是多少年的老交情了。——而且我也直说了,她现在还少个长期赞助商,红毯都要去借裙子的,不像是小雅那边,已经有了华伦天奴,就是喜欢你又能穿几次?不论是为了秦巍,还是为了自己,我都建议你这一次还是先借给谭姐吧,小雅那边,我们再来一起想办法,争取让她下次找机会穿一件【韵】,你们也没损失……”

与此同时,秦巍也在电话里轻描淡写地通知青哥,“小雅姐毕竟是国际影后,论格调是要比国内电影节的影后高,知名度也广,你们要走向国际,应该还是借给她更有优势,当然,这只是我的意见,你们要借给谭姐那边,我也一样乐见其成,不论做什么决定,先和我说一声就行了……”

两个影后撕逼,正常,经纪人和影星撕逼那就罕见了,一件盘龙裙,惹来四人分站两边,各有一套说法,品牌成为最无辜的矛盾中心,乔韵和青哥挂掉电话,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大明星看上【韵】想穿是好事,只是时尚圈比寺庙还不如,两个和尚都没水喝,一言不合就撕出血,这一次,【韵】是成了二龙戏珠里的‘珠’,沦为了两条母龙斗气的傀儡,想不得罪人都不行了。

“要不……”一边是谭玉,一边是周小雅,青哥显然两边都舍不得,“咱们选一个,然后另一个也负责为她们解决一套大牌高定?这也算是感谢她们支持我们的发布会了——”

一边说一边瞟傅展,小心思昭然若揭。

傅展倒不以为意,大方地说,“好啊,这没问题,的可能借不到,但不论是周小姐还是谭小姐,这档次的高定也都还是可以搞定的,只是……”

只是事情进展到现在,焦点也早就不在那一套衣服上了而已,乔韵的眼神,和傅展交错,傅展冲她做了个安抚的手势:不论什么事,好像都很难让这人着急。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我个人认为,现在首先要解决的,还是衣服借给谁的问题。”他沉稳的态度极大地缓解了青哥的焦虑,“而且我认为,解决这个问题的标准也只有一个——你觉得,谁更适合那条‘黑夜中的火’。”

他语气柔和又坚定地说,“我认为这就是你要考虑的全部问题。”

设计师想要的,不就是这样一种纯粹的感觉?她要创造的、评判的,都只是纯粹的美,余下的细枝末节,本来就该由旁人——由傅展来解决,他好像不会被任何一个问题难倒,选了一个,剩下的一个怎么处理?交给他就好,他身上还保留的神秘色彩,更增这几乎无所不能的魅力,让他的话几乎有种魔力——

“……谭玉。”乔韵不情愿地顺应他的引导,吐露答案:毋庸置疑,谭玉的身形更丰满,能撑起这条裙子需要的气势。

“那就是谭玉

。”傅展拍板,“至于周小雅的问题,我来解决,保证不会让她对品牌产生恶感。”

青哥顿时大松口气,喜笑颜开:一个新生品牌,就算有人撑腰,也太过弱小,实在没底气去招惹任何人。

“我给秦先生回电话,”他说着去拿手机。“喂,秦先生吗,我没打扰您吧?是这样的,关于您刚才说的那件事,我们考虑了一下——”

乔韵的眼神在他和傅展两人之间移来移去,最后落在傅展唇畔浅淡又单纯的笑容上——

她咬咬唇,忽然说,“——等等。”

两个男人都看过来,甚至,她都能透过手机,感受到电话那头秦巍无声的关注,三个人三种心态,她都能感觉出来:青哥一心只想着品牌,傅展在诧异自己的失算,秦巍多数已经从青哥的语气里听出了什么,正掩藏着失落,他是绝不会随便示弱的,当然也不可能邀什么功,即使这是因她而起的纠葛,他即将要得罪的,是在文艺片这块话语权极重的周影后——

他入圈,就是想拍点走心的片子吧,但世事有时哪能两全?每个人都有无奈的时候,他得在周小雅和谭玉之间选,她又何尝不是非得在两个未来里选一个?周小雅有华伦天奴,要了【韵】的衣服也未必会穿,李竺的分析是公允的,很可能就是为了狙击谭玉,离间她和秦巍的关系,谭玉更适合【黑夜里的火】,在商言商,在傅展和青哥面前,她也有专业形象要维护……她必须选,她没得选,世上哪有两全——

“但我就是要两全。”过去种种,在眼前飞舞,乔韵脱口而出,话说完了才渐渐理清思路。

傅展冲她投来疑惑一瞥,像是疑惑她怎么忽然脱出了被掌控的节奏,乔韵迎着他的双眼,露出心知肚明的笑:他实在是个有力的帮手,有他的加入,【韵】立刻焕然一新,气象大为不同,但与此同时,傅展恐怕也是个最危险的对手,他太善于利用情势,几句话不动声色,几乎就把大权接过……设计师只专心考虑设计,别的事谁来管?可不就是他?可这冷酷的社会,哪容得下一个只懂得设计的设计师?

“你们都说必须选——但我就是要两全。”她重复说,对青哥吩咐,“你告诉秦巍,让他安排我和周小雅的一次会面,让我来说服她。”

其实秦巍哪有听不到的?但青哥也不敢提出异议,唯唯诺诺,用自己的话重复一遍,“秦先生……”

傅展借机对乔韵投来含义丰富的一瞥,似是在询问她的动机:是对秦巍余情未了?否则,她没有任何必要横生枝节。

人家都带着圈外女友来看展了,她要还有点尊严,唯一的选择也就是站起来转过头,骄傲走开。当时伤心成那样,现在又回头为秦巍考虑,这……是不是有点倒贴的嫌疑?

——傅展没说话,但丝丝缕缕的疑惑,都在眼神里,似是在挑衅她的倔脾气:这个人真是这样,你明知他在想什么,但却还是只能顺着他的意图去做。如果换做上辈子,乔韵真要被算死,恐怕没有任何抗衡的余地。

但她到底也有些傅展看不破的筹码——

乔韵的笑,并不虚心,她迎视傅展,莫测高深又很有把握地说,“我自然有我的考虑。”

她没说谎,这决定并非全为秦巍而做,傅展也看得出来,他不禁陷入迷茫:在这件事上,她还能有什么考虑?撕得这么坚决了,她还想拿什么打动周小雅?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68章 发布会开来有什么用 下
回目录:《时尚大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国王游戏[快穿]作者:酒矣 2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作者:赵乾乾 3挪威的森林作者:村上春树 4春闺梦里人作者:白鹭成双 5夏有乔木雅望天堂作者:籽月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