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106章 打脸

第106章 打脸

所属书籍: 时尚大撕

ga买下了【韵】!世界级奢侈品集团ga,买下了中国设计师自主品牌【韵】!

在2008年末,这话听起来就像是县城一角的可疑品牌为自己打广告的吹嘘,就是那种介于传销和直销之间的保健品牌子,起了个洋名字,但扣子上的铭刻缩写却还是拼音的衣服品牌,在印刷在墙上的品牌故事里为自己编造的出身:【金坷垃,威廉博士推荐它,亩产保管一千八】的那种。见多识广的中国大众对这种故事已经不感冒了,现在你和任何一个人说,我的品牌拿到了世界顶尖集团的投资,真的,行业第一哦,一下就给了我好几亿的钱,继承人亲自过来和我谈生意……

礼貌性呵呵可能是最真诚的反应,虚伪点的当时做惊讶状和你称兄道弟,但回家以后你就会惊奇地发现,刚才相认的异姓兄弟不知怎么就已经把你给各种拉黑了,电话打不通,q.q也永远不会登录——也不能怪他,这是个有理智的人对骗子和疯子最理智的反应:骗谁呢,还当这是90年代啊,民族自信心最低落时期,反而渴望点卫星,全民都在等着传奇故事,心甘情愿被骗?

当然,这种反应终究也是外行了,它也的确只能属于大众——行内搞时尚的,哪怕是做快消级,多少也听过ga的名头,毕竟,这是整个行业的最上游,不管是名表、名酒、珠宝还是服饰鞋履,只要你对奢侈品和时尚界有过那么一星半点的兴趣,就很难不知道ga,不了解ga的地位。也不可能不为ga并购【韵】的决定惊呼:这可是ga!他们旗下的品牌就没有不知名的,甚至你可以说,没有一个不是世界范围内的高端奢侈品牌!最次最次,那也是二线轻奢品牌中的佼佼者,随时可以开出一条高端线进军精品的程度。他们在中国买下一个品牌,这件事本来就很不可思议了,而且,最后买下的居然是【韵】这个……这个……

“确定是ga本部买?”史秘书长已经是第二次问了,他有点失态,“不是分公司吧?他们应该也有一些做天使投资的分公司的吧?应该是吹的吧,为自己在造声势吧?”

ga下属有没有这样的分公司,史秘书长其实并不清楚,虽然大家都是搞时尚的,但他和ga之间的距离……该怎么形容呢?就这么说吧,首先,在2008年,能获得国外名校的oer就已经非常不容易了——经济危机刚开始,教育经费没缩减,名校们都还很有钱,也都没意识到中国人正在变得越来越有钱,最终将会崛起为世界第二,所以中国人现在出去读书还是比较困难的,尤其是时尚这块,没点实力真不行。

在2008年尚且如此,在史秘书长读书的那个年代自不必说,他从来没想过自己能去帕森斯读书,这就是第一个不可能。不过,如果逾越了这层天堑,成功进入国外设计名校读书,又在读书期间成功地创办一个品牌(毕业以后要留下来得拿工作签,这个和创业又矛盾了,所以只能设计为在读书期间),并引起ga的注意,被买下的话,这种可能……虽然一样小得像是中彩票,但还在情理之中,他也会真诚地表示羡慕和祝福,不管那个设计师认识不认识,和他又是什么关系。

但,一个从来没有出国读过书的年轻设计师,瞎胡闹创办的品牌,完全就是靠自己雄厚的后台在开秀,强行炒作请明星来捧场搏版面,卖弄那些看似高深的互联网概念……这种一看就是炒作知名度,完全是……富家小姐胡闹,完全就不是……正经做生意的牌子,却进入了ga的视野,并且成功被他们并购,并且还仿佛受到了很高的重视,集团太孙亲自过来举办注资仪式——据说这记者会还要连开好几场,在b市办完以后,还要去纽约办一场……

这让史秘书长怎么想?这已经不是中彩票了,属于打碎世界观的事件,天旋地转不足以形容,天崩地裂更接近一点——他也不是说就盼着乔韵不好,只是这个事实真的没法接受。这哪怕是国内的一个什么顶级风投资金,甚至香港——甚至香港,他可能也都不会这么吃惊,虽然逼格也高,但可以解释为是乔韵那个男朋友家里的势力,但正因为是ga,正因为他很清楚国内根本没什么家庭能和ga高层发生联系,他才不敢相信这消息是真的。“到底有没有这件事?别是他们仗着ga在国外,给自己瞎吹吧?那我可得告诉老师——这种事不好乱来的,如果被告了可能要赔一大笔钱。”

张会长沉着脸做了个手势,“你先冷静一下,小史。”

他的眉头也直发沉,深深吸了口烟,缓解嘴里的涩味,“这事……咋说呢,应该不可能作假,圈子里已经传开了,上头也有人在过问这件事,想要当作一个典型来树立,作为国货品牌自强自立的代表。但是——”

“等等,”史秘书长是真的乱了方寸了,他一听就急了,竟一反常态地打断了上司的话,“怎么能当典型来树立呢!这个是买啊,是并购啊,以后这牌子就是ga的了,怎么还能说是国货呢!”

也不怪他激动,半个体制里的人,早混出来了,这都是本能:ga来买,这的确让国内时尚圈颇有点扬眉吐气的意思,不再是货真价实的第三世界,也开始冲出国门、走向世界……但,等等,【韵】这牌子,是不是和国内时尚圈已经翻脸了?

三月份发布会,闹到最后两败俱伤,人家自己把队伍拉走,魔术一样地变了一场盛大的发布会出来,抢走了所有版面,弄得当晚举办的闭幕典礼灰头土脸,双方至此也算是撕破脸了,之后再无联系。时装周组委会包括设计师行业联合会(乔韵还没来得及加入)再也没有乔韵的立足地,包括她的师兄师姐都自觉地和小师妹做了切割。

如果不是能力也的确有限,想不出什么办法,史秘书长都很难保证张会长会不会做出什么更过火的事来,当然啦,人家有个好男朋友,这应该也是很重要的因素——顾教授怎么也算是业内巨擎,关系也是杠杠的,这多少起到了一点作用,但不管怎么说,双方可以不互相攻讦,可仇怨尚在也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这本来也没什么要紧,反正【韵】发展得也是一般,都一年了,旗舰店还没开起来,连个实体的专卖店都没有,就靠各大代理商拿货,这生意能做得大到哪去?要知道不管是b市、s市还是g市,设计师只要还想在行当里混下去,不管赚钱不赚钱,都会设法维持一个店面,这是品牌的脸面啊。

【韵】呢,平时动作多,光是炒作了,搞什么官网、网络销售,还炒作爆款t,有什么用?在中国做设计师t恤赚不了钱的,你肉眼就能看到,淘宝仿单铺天盖地的,正品能卖出多少?有劲全往脸上贴金了,花大钱去东京开秀,还搞什么直播,钞票往水里丢就为了听声响……

张会长他们没看视频,只听会里八卦说的动向,对此也没什么可怀疑的,他们压根就不相信【韵】是凭着好设计一步步走到今天的——或者说他们压根就不相信中国设计师可以凭设计出头,甚至也不相信外国设计师都是单凭着自己的设计爬上去的。作为服装工业一环的设计,他们当然是行家,但在时尚设计这块,如何成功这始终属于玄学,而且他们坚信中国人不可能掌握其中的窍门。当然,乔韵有钱有势,要尝试他们也不可能去阻止,但谁也没想过有朝一日他们还会再发生什么联系。

也不是没想过,如果有的话,那肯定是国外的时装周去不了了——这种事,哪有一直去的,去一次镀镀金,多了你付不起钱,人家也烦。发布会也开不起了(又一次,付不起钱),那么她有可能掉头回来求他们,想要回到北京时装周的舞台上,或者有气性,直接就再不回北京了,在上海办,那也随她……如果想回来的话,张会长可是准备了十八般手段等着,就算有靠山,也免不得脱层皮才能让她遂了愿……

这就是关于后续的全部推演了,张会长、史秘书长,和这件事有关的所有人算千算万,也是从来没算到,有朝一日乔韵居然能调转马头杀回来,实实在在地威胁到他们啊……

国产品牌,外国顶尖集团注资,极为重视……

现在最讲产业升级,从外包到自主,从生产到研发,从低级到高级。史秘书长学习过多少次精神了?用脚趾都能想出这个新闻对上级来说意味着什么,政绩啊,送到手边的政绩啊,这样的正面典型怎么有不弘扬的道理?领导接见、重点扶持、下发材料号召学习,这都是常见组合了——

这组合拳,是一拳一拳,全打在他们鼻梁上啊。到时候乔韵和领导握手时,领导要是邀她参与下一届时装周,她说不去怎么办?

领导肯定会问为什么,乔韵到时候顺水推舟,把上半年的事一说,时装周内部龌鹾成这样,是有人要掉脑袋的!即便不掉脑袋,每年办时装周市里都有扶持款,这笔钱缩水了怎么办?派检查组怎么办?

年年有扶持款,年年办得简朴,这里的猫腻不多不少,也够喝一壶的了,史秘书长一想到这鼻尖就开始沁汗,他有些神经质地说,“不可能吧,这……是并购啊……领导不能宣传吧……”

“是战略性投资!”张会长有点看不上他急赤白脸的样子,用力顿了一下茶杯,“国人股份还是占主导的——这事,只要设计师还有占股都能当成国产品牌来宣传,更别说现在设计师占股多数!ga只能说是投资!”

“啊——那——就不是买啊——”史秘书长绝处逢生,“那……”

show(m_middle);

auzw.com “比买还高一级!”张会长都想抽他一耳光了,“小史,你有点乱,静一静。——确实是比全资并购更优惠的待遇,这也是上级和我透露的,他们已经和ga方的工作人员沟通过了,他们对【韵】有很高的期望,亲口和领导说了,领导也非常振奋,准备大办……当作我们服装业的典型进行扶持和宣传……”

比全资并购更优惠?

让他别乱,可史秘书长如何静得下来?他觉得世界都倒悬过来了,稳了好一会还晕乎乎的,“张老师,您别怪我,但我真是——我觉得这事儿——”

看得出来,他这是真被吓着了,张会长叹口气,些许火气也消散开,“我懂,我刚听着也觉得太不可思议了,这,怎么可能是真的呢?也不愿圈子里议论纷纷的——他们是还不知道这些细节,要知道,更不敢相信了。”

“是吧是吧,确实啊,确实啊!”史秘书长可算是找到共同语言了,“这个……我怎么想也没理由啊,她凭什么呢?ga看上她什么了呢?这……这……这……”

“这……听起来有点像假的,是吧?”见他稍微平静下来,张会长盯着他看了一会,意味深长地说。

“是是是。”史秘书长一开始还没回过味,过一会,语气也渐渐抬起来,“您是说——”

“真相只有一个。”张会长盗用小孙子常看的日本动漫台词,“排除掉所有嫌疑,不论多不可能,剩下那个就是答案!”

这……不至于吧?

可……乔韵一向是胆大包天,说声翻脸就敢让时装周开天窗,敢和组委会打对台,又喜欢炒作,炒明星,炒绯闻,谁知道会不会胆大包天,找几个国外骗子,上演一出投资好戏,再炒个大新闻?

在前网络时代,这样的骗子是真屡见不鲜,也做下了不少荒唐的大案,譬如著名的埃菲尔铁塔骗局,比如今ga投资还要夸张,公然声称法国政府要拆掉埃菲尔铁塔,兜售拆卸下的铁料,居然所有人都还深信不疑,被骗子卷走了巨额钱财。这种骗局的变种其实很常见,经过90年代的人没经历过也多少听说过,很有想象的基础。张会长这一说,史秘书长越琢磨越觉得有道理,一面骇然,一面不觉也松口气,世界观片片回归,“那——您是说——”

“虽然不懂事,可怎么都是顾老师的学生。”张会长倒没想落井下石,前去闹事什么的,这种蠢事想不出有谁会做。“现在不比从前,信息化时代,消息传得多快,炒作不能这样炒,出事了她承担不起这责任的。——要不,小史,你去找老师说说这事儿,这也是为她好啊。”

“张老师您这胸襟。”史秘书长顿时感动不已,心里倒是门清——一明白这是假的,他的机灵劲儿就全回来了:张会长关心的是乔韵的前途吗?他关心的是,即使是假的,即使乔韵在事发后会承担最恶劣的后果,也不能让她在谎言还成型的时候接触到上级领导,这盖子,必须得牢牢捂住。

对史秘书长来说,除了和张会长的共同目的,他倒也的确是不希望小师妹栽这么大的跟头,即使现在他已经几近被逐出门墙,但心里却还是把自己当成顾教授的学生。老师脾气大,做学生的唯有忍受,小师妹还年轻,走了些邪路,只要给机会,以后会渐渐改好的,到时候自会明白师兄的不易。这种事闹出来,她会前途尽毁,此刻直接劝,肯定听不进,即使受点气,也得和老师把利害关系说清楚。

中年男人就是这样,委屈都在心里,一手托着天,孝顺上一辈,一手撑着地,给下一代遮风挡雨,生活中是这样,工作中也是这样,辛酸风雨都在挺直的脊背里。史秘书长去找顾教授的时候,背就挺得直直的:他已打定主意,不管怎么样,也要设法见到顾教授,把事情同她说清楚。

——顾教授从今年三月份以后,大半年时间的确是不见他了,人就坐在办公室里,教学助理也不放他进去。不过今天他运气不错,助理不在,办公室门开着,里面居然还有笑声传出来,史秘书长心下暗喜,深吸一口气,勇闯龙潭虎穴,一进门就先堆满笑,求饶一样地叫。“老师——”

叫完了才发现,另一个主角也在——乔韵就坐在待客沙发上,手里还捧着一杯茶,双腿缩在沙发上:顾教授的办公室是何等所在!她自在得好像在自家客厅一样——顾教授居然也不喝止她!

有洁癖的顾教授不但没喝止她,还笑得开心不已,史秘书长从没见过顾教授这样的表情,脆弱的世界观又碎了一片,打好的腹稿一时都不知从何说起,嗫嚅了半天,又说,“老师……”

“看吧,我就说了,必定得来。”顾教授还和乔韵说了一句,这才搭理他,态度倒是比史秘书长想的好不少。“——就说呢,你也该来了。”

“……啊?”

乔韵就捧着那杯茶,大眼滴溜溜地看他,史秘书长极不喜欢她那表情,她唇边那似笑非笑的笑。“老师,您这是……”

“没什么别的意思。”顾教授心情显然极好,呵呵一笑,居然没丝毫发作的意思,甚至还颇为欣然,“连我开始都不敢相信,更何况你们?于公于私,于情于理,你都得来,老张也必定都会让你来跑这一趟。”

一句话,刺穿史秘书长心扉,一双眼是把这个顶天立地的中年汉子看得透透的了,他不由生出些悚然来——却也是熟悉的感觉,在顾教授面前,总觉得自己什么秘密也藏不下来,什么私心、名利心、妒忌心都被看透。

史秘书长开始出汗了,他惶然说,“我——”

“&(%……”乔师妹本来一直冷眼旁观,这时候忽然附耳过去,嘀咕了几句话,一边说一边拿眼尾瞟他,说着说着又笑起来……进的也不知是什么谗言!

她是生得好看,拿眼角看人,别有一番妩媚,但现在史秘书长怎有心情欣赏?擦汗都来不及,他的天地,仿佛又有慢慢倒转的不祥势头。“老师——”

顾教授算是完了,不知吃了乔韵什么迷药,已完全被她收服,这么没规矩,简直是作天作地,如果是别人,早拖出去打死了,现在反而欣然一笑,“好,依你,直接给他看,也省点口舌。”

说着,就把茶几上一本翻开的杂志撂了过来,“知道你想问什么——自己看吧,这个月的《voyage》,你师妹拿过来的样刊,报道里什么都有,ga的投资是不是炒作,那个皇太孙是真是假……呵呵,读完这篇报道,你就知道了。”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106章 打脸
回目录:《时尚大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影后今天离婚了吗作者:亿万君 2迷雾围城(人生若如初相见)作者:匪我思存 3佳期如梦作者:匪我思存 4先婚厚爱作者:莫萦 5第二次初恋作者:艾小图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