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43章 一生所爱

第43章 一生所爱

所属书籍: 时尚大撕

在那0.01秒里,洪哥在想什么,乔韵不得而知,她的反应向来快,一边还在构思着堪比恐怖片的未来,一边已做出反应,上前狠狠一推洪哥,带着哭腔喊,“你怎么能这么说陈靛!”

她不用演,一想到【韵】这一单没做好的后果,就委屈得不行不行的,眼眶里泪花直冒,咬着下唇满心的苦涩,几乎声泪俱下,“你怎么能这么污蔑他!侮辱我们的爱?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喊着不相信,其实是有点信了——真不信肯定是一笑了之,哪会如此失态?乔韵这里在跺脚,那边洪哥却慢慢地反应过来:说得太直接了,伤着绝世大美女恋爱中的小玻璃心了。她哭成这样,是心里有事又不敢相信啊——可怜,应该是对陈靛动真情了。

“哎哎哎,别急别急,”这下不觉得被抽一巴掌是什么大事了,见乔韵咬着嘴唇,一抽一抽地往下咽着眼泪,眼圈泛红,就那样倔强地瞅着自己,像是在等着他的下一步打击,又倔强得不肯认输——雨后荷花一样的漂亮姑娘,有点小狼崽的狠劲儿,对男人的杀伤力就像是魔改机关枪,直击心脏,一枪一个准,洪哥恨不得自抽耳光:酒喝多了,说话没分没寸的,什么事缓着不能办?真是土霸王当久了脑子都不好使了。“我喝多了,我喝多了,乔小姐你别当真,我……记错人了,哈哈,不是陈靛,是他一个亲戚,我给你道歉,给你道歉。”

乔韵狐疑着看他,委屈劲儿还没收住:一辈子被人捧在手心,她最大的挫折是在梦想前放弃了自己,承认了平庸——能甩她的也还是秦巍那档次的男人,他们怎么都是需求金字塔第五层的存在,如今要和还在第一层汲汲营营的人打交道,怎么不委屈?

错的都特么是世界,她抽鼻子,“真的?”

“真的真的,”洪哥这会儿必须把人给哄住——这要是乔韵和陈靛闹崩了,人家一个b市姑娘,转天回b市去了,大海捞针你怎么找?难道守在罗老板的厂子里见天等她来验货?就是她来了又怎么样,她跟猪跟狗也不会跟破坏自己恋爱的人在一起啊,“我真记错了,给你赔礼道歉行不行,我记成他一个堂弟了,都姓陈,都是青字旁——”

这借口其实挺牵强,乔韵低着头闷半天不说话,洪哥观察她:脸色变幻不定的……其实没信,但又希望自己信?

“其实……你该道歉的人是陈靛。”乔韵闷了半天闷出一句话,声音细细小小的,说一半又断了,像是自己都不相信。垂头坐了一会,肩膀无声地抽动了起来,洪哥悔得直拍大腿,过去想拍她肩膀,被乔韵挥开,“别碰我。”

“好好好不碰不碰……你别哭呀!不然一会陈靛回来还以为我欺负你了——”

“没哭。”

“好好好没哭没哭。”洪哥扎着手站也不是坐也不是,酒意全化成汗,都淌出来了,“这——这——唉!”

他甩着手,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偏偏今天心怀鬼胎,聚餐没拉狐朋狗友,就三个人还要了个包间,连个能缓颊的人都没有,屋内气氛就很沉闷,乔韵静坐了一会,站起来说,“……我走了。”

“那——我、我、我送你?”

“不用,我没喝酒,自己开车。”乔韵动作很明显地擦了下眼眶,胡乱收拾了包,把青哥手机塞包里,转身出门,洪哥追在后面,看她坚忍地去扶一路踉跄回来的陈靛,背影充满中国女性的特有美感——是没发现不对,认定了就不改,简直是穆念慈对杨康的痴情,压了不知多少重感情和心酸,最后还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甘于糟糠相伴的温柔

。“好了好了,别往里进了,回去休息吧,咱们回家啊——”

陈靛是真醉了,路都走不稳,一手拉着个服务员,一手挂在乔韵脖子上直往下滑,“乔乔,怎么就走啊——”

乔韵哄他和哄小孩似的,“你都喝成这样了还不走?”

洪哥想多照应点,又觉得自己没法介入,站在走廊里目送两人磕磕绊绊的背影,一颗粗糙的心简直都被触动到了柔软处:真是个外刚内柔的好女人,容不得他不心生敬重,可惜啊,爱错了人……

服务生很应景,适时切换卢冠廷《一生所爱》:苦海~~翻起爱恨~~~~~~~在世间难逃命运,相亲~~~~~~竟不可接近~~~~~

外刚内柔的好女人乔韵上车以后就在楼门口两个大音箱强力推送的【或我应该相信是缘分】里啪啪抽爱人耳光,“陈靛,你倒是把你家详细地址告诉我啊,我就去过一次,你让我怎么找啊?”

#

好不容易把陈靛囫囵个送回家,醉成这样也没法说话,乔韵一个人先回酒店,说实话,她很没安全感,出电梯的脚步都是迟疑的,开门前下了好一会决心,就怕门一开洪哥站在里面:n市也就是服装业发达些,市区根本没有什么知名连锁酒店,她住的已经是当地最好的酒店了,还是透着山寨味,这种本地人投资的酒店,和地头蛇的关系千丝万缕,他能开门进来等她一点也不会吃惊。

还好,屋内没人,乔韵确认了这点就回身把门锁了两重,又拉门试过,确认是锁死了这才放心去洗澡——洗澡前还拿手机摄像头扫了一圈,和得了被害妄想症似的。

洗个澡,精神有所放松,也暗笑自己刚才太紧张,出来坐在床上,只觉得静得让人窒息:深夜的酒店,隔音设施好的真能做到0分贝,你看得到窗外的灯红酒绿,却听不到一点点人间烟火,人在这种时候是最孤独脆弱的,寂静就像是潮水,一点点涌上来,漫过脚踝、小腿……

乔韵搓搓脸,把包里的东西都掏出来,她随身带笔记本——要做的事太多了,得随时记,秀场,新季服装的设计定稿,样衣、网站、豆豆、张姐……

这会儿什么事也不想干,她把所有东西都丢到床上,哪怕一会睡前还要整理,靠在床头随手换着电视频道,让罐头笑声和夸张的惊呼点缀寂静的寂寞:怎么能不担心?还是担心的,刚才似乎是勉强糊弄过去了,可洪哥会放弃吗?他自然不可能就此消失,这谎话又该怎么收场,难道最后真的要做陈靛的形妻?

今晚,她是委屈的,可这委屈该向谁倾诉?能找的人太多,却一个都不想说,想找的人又不该找,她给白倩发了个短信,白倩在加班:她是设计助理,现在也该加班了,年底了,开春就该拿出08秋冬的全系设计草稿,才能赶上春季上展,夏季投产。她这份工也干得不开心,老被设计师骂,很羡慕乔韵已推出自己的品牌,乔韵反过来收了几条倒苦水的短信。

她体会到从前秦巍的心情,想回,也该回,但真提不起劲,自己低落得只有手指头能动,刚好去揿频道,就这样放空地看着形形色.色的画面在眼前闪过。

【六皇子,你想清楚了?】电视里传出梁影帝低沉的声音,六皇子的剑锋带着血,从青砖地上拖过去,一路呛出火花声,镜头从秦巍的脚上往上推,他披着的龙纹战袍,他的发髻,最后慢慢转到阴影里的脸,六皇子的表情是阴郁的,他直视镜头,眼神仿佛在燃烧,数秒后,微微瞥开,声音从胸腔里迸出来,凉得像冰,【我没得选

。】

一阵欢呼声被蒙太奇推入音箱,主持人手里拿着稿件,还有点央视特有的播音腔,“今晚,《钢铁心》剧组在北京举行了首映式暨新闻发布会,导演、各主演及多名明星出席,在红毯环节引发粉丝们的热烈反应。”

又是一段预告片和短暂的故事介绍,然后是粉丝们在红毯上高呼明星名字的片段,“周小雅!小雅!呀,秦巍、秦巍——”

秦巍一出现,尖叫声顿时响成了一片,他微微露出一点笑,对粉丝们招招手,举手投足毫无新人生涩,只是几秒钟,就和磁石一样把镜头吸走,几乎忽略了之后出来捧场的马驰。

他穿的是阿玛尼,又瘦了——上镜都不用打阴影粉了,也变了,几个月功夫,成熟了不少。气质上的变化难以言说,但看六皇子和他本人就有明显感觉,六皇子身上依然带着少年气,尖锐、张扬又脆弱,像是一层薄薄的冰,到时候总会化。秦巍这角色应该是本色出演——人设不一样,但角色的气质是一样的。

现在,冰化成了海,曾经的锋锐已经磨钝了一些,有一点点温润的感觉,但还不完全,眼神依然是有棱角的,比六皇子更多了故事,他坐在那里,眉眼像是精致的画——梁影帝也很帅,但秦巍更年轻,他坐在那里好像都不该属于那个世界,自带了光环,眉头有时不自觉地一皱,像是沉浸在什么心事里,过一会再慢慢平展开,每当此时,快门声会响得更密切,你会很容易原谅他的心不在焉——美总是有特权的,美女有,但其实美男更多,女主持在播送他的名字时都会不自觉温柔点。

“对六皇子这个角色,角色本身100分,我的表演,60分吧,”新闻发布会、会后各人的专访做了剪辑播放,梁影帝、周小雅,之后就是秦巍,主持人的声音明显亢奋了点,他的语调还是那样慢条斯理,透着随意的优雅和矜持,秦巍并不人来疯,不因镜头而兴奋,他的稳透着矜贵,从母亲身上学来的。“表演是一门很有意思的艺术,可能在那个时候,你觉得自己已经做到最好了,但很快,当你本人获得成长以后回头再看,就知道自己做得还是不够,60分不能再多了。”

“你太谦虚了,刚才我们给张导和梁影帝、周影后做采访,都夸你。”女记者一阵兴奋的笑,“你在网络上的人气也很高——电影还没上映就已经红了,感觉怎么样?”

“很感谢粉丝和观众的喜爱与支持。”都是练就的官腔,稳稳的,像是真的宠辱不惊——电影是元旦档,半个月后就上了,秦巍未映先火,已经红了半边天,只要留心,处处都是他的细节,他的采访,他的封面,他的海报,满世界疯狂在播的预告。“但我是演员,人气应该排在演技后,所以我目前最关注的还是磨练自己。”

“听说你原本已经被耶鲁录取了,但是因为这部电影留在了国内,是吗?”记者也受感染,多了些严肃。

show(m_middle);

auzw.com “嗯。”

“因为你喜欢表演。”

“因为表演是一门非常有意思的艺术。”秦巍顿了一下,他似是想到什么,眉头微微一皱,但很快又松开来。“学可以之后再上,但这个机会错过就不会再有了。”

“这是张导他们【拐骗】你入组时候说的吗?”记者笑了,“刚才张导说到这事,非常津津乐道——那么家里人对你入行看法如何?”

“一开始不是很支持,现在还在努力适应吧。”秦巍笑了笑,说得轻描淡写,“(会不会有压力?)压力当然有一点,但还好,一个人为了梦想总要付出代价的,但能追求就是一种幸福,不应该去要求更多了

。”

“这话听起来很哲学。”记者也笑了。

“表演本身也就是在探寻自我的一种哲学。”

“不愧是高材生,那你觉得六皇子这个角色和你有什么相似或不同吗?”

“六皇子是个因往事而痛苦的人,他的核心是他的执着,这是这个角色的推动力,在这个故事里,他代表‘我执’,这和梁哥演的将军是一个对立又统一的概念。我和他当然有相似的地方——我们都有一些让自己痛苦的往事,每个人都有。”

“但是不同的是——”

“不同的是他没放下,我放下了。”秦巍笑了,他换了个姿势,云淡风轻地说,“现实中哪有那么多放不下。他放不下所以痛苦,但我现在很快乐。”

“这就又哲学了,一听就有文化。”记者说,两个人一起笑起来。

似是也知道市场上旺盛的好奇,栏目组给了他最多的时间,采访几乎是没删没减,之后才切给官小雪,后者的反应顿时为‘一听就有文化’做出最佳的诠释——她的访谈一听就没什么文化,“很开心啊,大家都很和气。”“挺有挑战的,因为是我第一次拍古装戏,戏服很重,天气又热。”

乔韵笑了一声,把电视关了,瘫在床上望天花板,心情更恶劣。说不上是为什么,是因为官小雪的天(bai)然(chi)呆,还是因为秦巍的话,又或者是因为他云淡风轻、游刃有余的表现,她对他总是矛盾,他要去耶鲁了她不忍心,他现在发展得好她又难耐酸味:她总卯足劲想要压他一头,像是想要甩掉她被抛弃的那个事实,证明她也能比他强,她总是比他强,即使这强势来自作弊也无所谓,但偏偏他却总是这么顺,要拍戏,出道就是名导,一炮就红了半个国,这么容易就摆脱了低潮,他越轻描淡写就越衬托出她的磕磕绊绊、力不从心,这种时候她对他的爱里就参杂了恨,甚至比爱更恨——他凭什么,他怎么能……

她深吸一口气,忽然间又充满斗志,坐起来轻拍脸颊,“精神点,乔韵,怂什么?”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洪哥要纠缠又如何,怕他什么?就是干,不要怂,千万不要怂。

翌日一早,青哥虚弱地打电话来问情况时,她就沉着声教他,“你不要怕,去找他闹,问他凭什么这样说你,你说我现在已经准备回北京了,家里两老非常迷惑……他肯定都是猜的,你气势上压过去了他就更心虚了,知道吗?必要的时候提一下你们家工厂的事,那是走了市里的关系直接开工的,他肯定惦记……我们手里有大单,又有关系,麻杆打狼两头怕,明白吗?现在酒劲过了,他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和你翻脸的……”

青哥自觉昨晚表现很差,三两下就被灌趴,没能保护好乔韵,听着又后怕又愧疚——n市这边真没人知道他的这个小秘密,洪哥这一说他简直六神无主,闻言一口答应,不惧洪哥淫威,“我现在就闹上去——他肯定没证据,我在家一直都非常小心!”

说罢就去闹了,过中午给乔韵电话,“亲爱的,还没去机场吧?那什么,我在洪哥这呢——签合同,你要不别回去了,一起过来吃个饭吧,昨晚酒喝多嗯,都是误会,洪哥想当面给你道个歉……”

一听就是事办妥了,乔韵说声‘告诉他我已经去机场了’,挂了电话,靠到床垫上这口气才终于吐出来:总算是成功糊弄过去了,但凡一个闹不好,他们就得转移地盘,去d市混了,在这节骨眼上总是麻烦——洪哥要翻脸还好,他要是不翻脸呢,让她过去斟茶赔罪顺便再吃点豆腐呢,她去还是不去?去了对不起自己,不去对得起陈靛吗?

“以后必须得少来n市

。”她迅速决定,想想又有点不高兴,“妈.的,下流的是他,凭什么买单的是我?”

男人真没一个好东西!

秉持这种精神,乔韵第二天一早接傅展电话的时候,对这个【坏男人】态度就很冷淡,“傅先生——有事吗?”

“我一直在等你的电话,你说有事没事?”傅展那边似乎也有点情绪,“乔小姐,都一天了还不打电话给我——在你心里,和我就这么生分吗?”

乔韵还愣了一下,“啊?你是说——”

“洪钧东。”傅展没好气。

“啊……”乔韵恍然大悟:倒是真忘了,他在n市关系硬着呢,只要托人打一声招呼,洪哥这样的小角色算什么?昨晚的事,还用得着圆吗?一巴掌扇完了他还得斟茶道歉。这于她是天大的事,对傅展来说却只是一通电话的顺水人情,都说不上有什么付出的——像他们这种关系的人,和洪哥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碾不碾一根手指头而已,那边的刘秘也不会和傅展计较这个人情。

“你是不是陈靛的秘□□人啊?”过两秒她又无奈地笑起来,“他怎么什么事都和你说?”

“陈先生做事缜密,既然这事现在多少和我也有关系,他觉得还是给我打声招呼好点。”傅展是不开心的,语调冷冷的,“咱们的事一会再说,我现在就要你一句准话——这通电话,你要不要我打?”

他说的自然是给刘秘的电话,傅展肯定是想打的,不然不会这么问,他想要的答案太明显。乔韵没法装糊涂——但傅展这语气不好,她脾气一下也上来了:合着离开他,她还真就平不了这事了?

再说,和洪哥比起来,傅展的人情恐怕更难欠吧?

“我是真的忘了。”她也不想和傅展对呛,放软声音,解释地笑,“当时好着急,没想到你……现在事情都搞定了,电话就先别打吧,给你添麻烦多不好意思?等有需要了我再找你……”

敷衍过了又发一口糖,“那什么,过两天展台设计图出来了,你给我参谋一下,掌掌眼好不好呀?我知道你看过的秀肯定多……”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阵子,似是有隐隐的怒气涌动,但傅展至少明智到没发作出来找喷——

“行,你到时候给我发邮件吧。”他最终生硬地说道,“不过回复可能不会太及时——我下周要去欧洲出差,可能到四月份才回来。”

“噢,那——”

“嘀————”听筒里传来一声长音——乔韵瞪了手机好一会儿,摸摸鼻子,这才敢相信,自己刚是被傅展挂了电话。

“是不是应该去拜拜啊?”她不禁轻声嘀咕,“最近的桃花运怎么那么差……”

实际上,桃花运好不好,和她也没有多大关系了:已经12月了,冬衣销售进入最旺一波,春夏成衣也在紧赶慢赶,争取年后第一时间上架,很快的,【韵】和【笙歌】的春季单品,就会全部上架,正式打响2008第一销售季的枪声……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43章 一生所爱
回目录:《时尚大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春闺梦里人作者:白鹭成双 2云胡不喜作者:尼卡 3我将喜欢告诉了风作者:唐之风 4十七岁你喜欢谁作者:樱十六 5倾城之恋作者:张爱玲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