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85章 百花争妍 上

第85章 百花争妍 上

所属书籍: 时尚大撕

“所以最后周小雅到底借了哪家的裙子?”谭玉人没出来,在房间里大声问,“是华伦天奴?最好是华伦天奴啦——啧,虽然这姑娘是有点招人烦,但怎么说也是影后级别的,要真让官小雪穿上阿玛尼高定过去,咱们这群演技派也挺没意思的,张哥你说对不?”

一边说,她一边从房间里拢着大裙子走出来,刚蹬上高跟鞋,防水台过高,有点举步维艰的,迈过门槛时差点摔倒,经纪人和造型师连忙一边一个扶住,经纪人有点担心,“梁老师,这个鞋不能穿了吧,怎么走路啊?”

“上次试穿的时候不这样啊,”造型师也纳闷,“是绊到了吗?裙子还是太长了?——这个可以修改吗?应该不至于和华伦天奴一样严格吧?”

能不能修改借走的衣服,品牌hr会不会对还回来的高定礼服说三道四,其实也是演艺圈里很体现逼格的一点,像是周小雅,她如今算是攀登到国内影星的逼格顶端了,可以从华伦天奴借到高定礼服,但待遇在华伦天奴的合作女星里其实又算是一般——她是没法修改礼服的,如果改了就要自己买下来,因为会影响礼服的后续展示和消瘦,说穿了,其实就是品牌觉得你的号召力抵不过这件礼服的制作成本,就这么简单而已。

也许周小雅不缺这份钱,但被迫买下礼服,她也丢不起这个人,而华伦天奴的礼服都是按模特的标准身材来定做的,即使也是0号身材,但身高不一样,周小雅穿着怎么合身?红毯效果自然不好,这也是一种恶性循环。

反倒是谭玉,选择和【韵】合作,就舒服多了,量身以后,【韵】是修改过尺寸给她送来的,还做了一些更适合红毯的细节改动,谭玉对这条裙子满意得不得了,此时揽镜自照,觉得自己比平时上镜的效果还更瘦得多了——一身黑裙,烈焰红唇,长头发烫成大卷,斜挽成髻,冷艳中不乏妩媚,黑色天鹅绒贵气衬肤,更显得肤白如玉,还有那条盘旋的皮革黑龙,真的穿了才有感觉,胸腰这块的曲线,被处理得太好了,从背部开始的龙头,紧贴着显出背部的纤瘦,龙身绕在腰部,曲线完全被强调出来,更显得黑色天鹅绒的胸部更大,但比例又不显得过分失衡,顺下来的裙身裙尾干净利落,典雅高贵,虽然不是蓬蓬的大裙子,但存在感一点不少,叉腰一站,真有点女王莅临的感觉。

她绕着镜子转了几圈,感觉体重在好心情下,都比平时要轻,脚步也跟着飞扬,鞋子虽然快勒进骨头里了,但在美跟前,这种捏骨酷刑的疼痛也可以忍受,“不不不,梁梁,不要修改,万一修改了没这么好看了怎么办?我适应一下,要是真不行的话就换双鞋吧,感觉防水台也可以不必那么高的——”

她对着镜子摆了几个pose,又试着走了几步看效果,脚快痛死,动作也因此有点僵硬,但除此外效果都非常完美,谭玉的经纪人都用欣赏的眼神看她,“今天应该能出个不错的通稿——嗯,这都不应该出通稿了,要是那些媒体不给咱们谭姐评个最佳着装,他们还做媒体干嘛呀?”

谭玉心情很靓,不免夸耀,“看吧,就说我眼光不错了,乔韵这个设计师是值得去栽培的,很有天赋,我看好她未来必成大器——那啥,夸两句得了啊,还不快去问问周小雅穿什么,这都还有半天就开始了,怎么还没消息呢?”

“要不我给老张打个电话吧,这次小周好像找了他做造型师。”梁老师主动出谋献策,“我这就打,顺便问问她们几点去走红毯。”

这也算是业内惯例吧,不是通过主办方沟通,就是彼此事先婉转通气,大咖一般都会互相回避,方便媒体拍照,而且也免得互抢风头,被人拿来比较。以前谭玉都是主动避开周小雅,今天她却信心十足,有意寻衅,“行,你问问,我也选那个时间过去,打她个措手不及——这一次主动找合影的人不会再是她了。”

以前周小雅身上都是华伦天奴,效果再怎么样也有品牌加成,当然喜欢合影,谭玉穿些国产工作室的牌子,勉强不失礼人前,强撑的笑容背后,那份心酸只有自己知道,今天稳操胜券,当然想打个翻身仗。梁老师听着直笑,倒是又不敢打电话了——他也接周小雅的单子的,这样得罪人的事情怎么好出头?

当然不会反对影后的决定,不过也不是没办法敷衍,手机拿起来,假装拨出去,过了一会耸耸肩,“没接啊,也忙着呢吧?”

“说不定是怕了,出来效果实在不理想,不敢接。”经纪人适时捧场,众人都笑起来,谭玉也很得意,在镜子前走来走去,吸气挺胸,直到脚实在受不了了才坐下来休息,又让助理,“给我拍两张,发给乔韵那边看看,也让他们提点意见。”

“还有什么意见能提?谭姐穿得这么美,他们应该给广告费才对。”助理也不落人后,一边拍照一边溜须拍马,谭玉听得笑盈盈的,只故作不在意,一边听一边发信息,撒开网打听周小雅今天穿什么,有没有人看到她的look。

【没听说啊,他们家pr今天挺沉默,还没联系我们发通稿呢,应该不是华伦天奴吧】

【她们应该是7点多过去吧?谭姐你们准备什么时候走,早过去还是晚过去?】

要说国内电影节,办得的确也是比较随意,越是官方背景管理就越混乱,连走红毯的时间点都没人来通知,只仰赖几个大经纪人居中协调,谭玉是自己在做工作室,不过和之前的公司关系不错,往常都给面子,听他们安排,今天的口风则罕见地含糊,【我不知道,可能差不多吧,前后脚?】

【你们要前后脚的话,那媒体有话题了。】和她对话的不是李竺——李竺今天在跟秦巍,他们《周郎演义》剧组要在百花奖上拿几个有分量的大奖,来得齐全(当然谭玉也有奖拿,事先名单大家甚至都能知道的,否则谁会过来?),马驰是最佳男主角,秦巍也要在百花奖上拿个最佳新人奖,算是他的第一个奖项,李竺肯定得盯一盯。

【不过,也可以撞一撞,她今天没穿华伦天奴。】不是李竺这个八面玲珑,和周小雅关系也不错的大经纪,这个和她八卦的大经纪是有亲疏喜恶的,也愿意透露消息,【好像是个国内牌子,你也不怕她又出通稿踩你。】

媒体当然乐意拱合照,每次合照以后红包都拿得手软,双方都要出艳压通稿,除了打点媒体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以前周小雅仗着华伦天奴,总能占到上风,媒体对谭玉也有点歉意,这次乘着双方都穿国产,说几句应该能扳回一局——但谭玉不但没放松,反而在看到‘国产’两个字后,隐隐提了一口气,有种不祥预感浮起,【……知道是什么牌子吗?】

【好像是叫……韵?就是之前发布会挺热闹的一个牌子。】那边也想起来,【诶,对了,你穿什么牌子呀?】

谭玉深吸一口气,没搭理短信,她慢、慢、慢、慢放下手机。

然后,开始尖叫。

“气——死——我——啦!!!”

#

“换!必须换!这是拿我当猴耍啊?我靠,难道我除了她这条裙子就只能裸.奔去红毯?老张你立刻去我家把那件armani拿来!就是上次刘总送我那条——这条没穿出去过吧?我可以穿那条啊!去去去,去拿。”

“谭姐,那是商业成衣系列……”

“成衣就不是阿玛尼了?那可是giioarmani,又不是emporio——就是emporio,难道会比不过韵?拜托哦,那是阿玛尼诶——去拿来我穿,去!”

“可,姐——好好好,我去我去……”

“那,姐,这条换下来的裙子——”

“剪掉!剪掉!”

“是是,这就去剪。”助理捧着裙子仓皇逃出去,室内气压低得要命,谭玉披着浴袍坐在那里,气场塞满整个房间,造型师大气都不敢喘,低着头整理他带来的几十双鞋。

“只要是黑裙子,这发型都能搭配的对吧。”冷不丁女王又有问,从语气来看,她不接受第二个答案。

“能的能的,可能要稍微做点修饰吧,不过……应该还是来得及的。”

“那就好……哼!她最好是把周小雅的大腿抱牢,不然我保证,今晚以后,圈内没有第二个女明星会穿她的裙子上红毯!”女王气头上撂下狠话,阴恻恻的语气,让造型师不禁暗自龇牙:果然,什么恨都比不上抢女人风头,这个仇,看来是真结大了。

“秦巍呢?”株连也是女王式人物动怒时的特点,“我那么辛辛苦苦的帮他,他怎么样对我?现在王导的片子拿下了,就把我当擦鞋布?呵,呵呵。”

她翻个白眼,似笑非笑,边说边点头,多少情绪都藏在语气里,“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秦巍,乔韵,呵呵呵……”

这件事,其实看你站在哪个角度看了,梁老师表面附和,心底有点不以为然:品牌借衣服,从来也没说一场就只能借一个明星的,否则这不成了抢车位游戏?为了避免女明星之间的意气之争,pr就是不会在事先沟通款式和借了谁,不然谁都来玩宫心计,工作还怎么进行下去?谭玉能抢占到那场秀的开场大裙子,已经是品牌很给面子了,难道还要品牌为了她去拒绝周小雅?她是影后,后前面还有个影字呢。

到底是世界中心当久了,对心里的小弟小妹就有点放不平心态,不能当平等的工作伙伴来看待。——当然,这话是不可能说出口的,她自己的工作室,自己是老板,现在谁能控制她?梁老师心里是在发愁:就剩两小时了,怎么构思个新造型出来?到时候她红毯丢脸,砸的还是他的招牌。

有这一层考虑,他再bitch也不敢煽风点火,消极地嗯嗯啊啊,冷敷谭影后的脾气,但看似不太奏效,谭影后咬着唇坐在那恶狠狠地摁手机,唇膏被吃掉大半自己都没发现——这是真恨上的迹象之二,气到忘记保持妆容。梁老师好奇死了,发自内心地想偷看:天知道,也许几个月以后,秦巍的什么大丑闻就是从今天开始发酵的呢?想一想,其实还挺激动的……

经纪人也是伺候影后惯了,什么稀奇古怪的请求都能第一时间办到,b市晚高峰有多堵?他居然在半个小时内就气喘吁吁带着那套礼服赶到,“姐,拿拿拿拿来了,你,你穿穿看。”

他打开保护罩,把一件黑色鸡尾酒裙取出来——到膝盖的长度,介乎于正式和小礼服之间,朴素的黑色裹身设计,胸片上点缀着亮片——

三个人的眼神都凝聚在这条裙子上,没有人说话,气氛迷之尴尬,谭玉的怒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冷却下来——还是生气的,但是因为另一个不同的原因了。

show(m_middle);

auzw.com “呃……姐?”沉默了一会,经纪人小心翼翼地说,“你看——”

谭玉慢了几秒没动,左右地看两个男人,没有人接翎子,她的眼睛就翻起来,一跺脚接过衣服,蹬蹬蹬踩着高跟鞋,像是要把地板跺穿,高扬着头走进卧室——迟迟不出来,过了十分钟,经纪人过去敲门,“姐——”

谭玉低着头走出来,肩膀都是塌的,看了镜子几眼就转开,好像多看一眼都会刺伤自己,经纪人和梁老师对视一眼——梁老师咳嗽一声,勇敢地说,“其实说起来,姐你没必要换啊,怕的是周小雅,不是你啊,你拿到的是天字第一号的大裙子,她知道了还愿意穿天字第二号,是她没身份,你说对不对?你要不穿了,她应该是正中下怀吧?”

“这件不好吗?我觉得挺好看的呀,”谭玉还嘴硬,梁老师一说倒是来劲了,在镜子前左右顾盼,搔首弄姿,“毕竟是国际大牌,设计多简洁,做工多精细——”

就说了这两点,她也夸不下去了,气氛更尴尬:如果说阿玛尼高定艳压【韵】,那还没什么可说的,可阿玛尼商业礼服,主要是为了一些企业高管参加特定场合准备的,它的功能就不属于争奇斗艳型的,更主要的是低调和得体、稳重,在艺术感上比较乏善可陈,怎么能和大裙子比?这件衣服和她的妆发都不称,好像一个贵妇,妆全画好,然后忽然穿着睡衣就出街了。

“就是,谁说不好看的?”经纪人赶紧顺着她的话往下哄,“我说好看极了!我们谭姐的眼光还能有错?——要不这样,谭姐,咱们再穿穿那件【韵】,就看看它比阿玛尼差在哪里——就辛苦你当模特,给我们比较一下吧,好不好?”

“对对对,也让我们开开眼。”梁老师也赶紧帮腔,但做不到经纪人这么无节操,只拙劣重复,“让我们开开眼!”

这个借口找的还不错,谭玉脸上的结慢慢地解开了——还有点不情愿,哼哼唧唧半推半就,“……那件不是都剪了?”

“没剪!”助理小陈仿佛有顺风耳,适时地冒出,手里还抱着大裙子,“我刚满场找剪刀呢!——酒店这没有!要不姐你先试穿下,我再去找找,一会给您送来。”

谭玉没理由了,只好给经纪人面子,抱着裙子走进去,这一次出来得很快——不夸张地说,一走出来,大家眼前也真都是一亮:真是不比不知道,有了刚才那件阿玛尼的衬托,才看出来【韵】这件的好,谭玉穿上连气质都有脱胎换骨的改变,仿佛自带柔光,看着让人移不开眼。

“真好看!”几个男人都可劲夸,“也不知道周小雅怎么想的,居然和姐穿一个牌子,今晚肯定得被压下去。”

“就是,姐,不是我们给你吹,你自己看看镜子,这感觉,这气势——你今晚肯定是第一啊!你真要这样放周姐过关?都是一个牌子的,肯定得被拿来比较,就我们姐今天的造型,不夸张地说,神挡杀神、佛挡杀佛,都不带有丝毫疑问的——真别不信,你自己看镜子,我就和你说,你自己看镜子——”

这真不是假话,谭玉以前的红毯,能捞着高定的很少,只能是可着头做帽子,尽量在艰难的环境里找到最好的配置,出来的照片她是从来不敢和欧美明星的毯照比的,自己都知道少了点洋气,可那又有什么办法?不可能为了红毯把所有积蓄都砸进去,到时候又要被人讥笑:连衣服都借不到,只能自己买。这条盘龙裙,在她身上真是没法说的好看,那种简洁优雅又充满了巧思和设计感,仿若艺术品的精致,那种合衬她长相身形的感觉——连她自己都有信心,今晚这造型,绝对是个杀戮者,百花奖上所有其余竞争对手,包括自备国际高定,但气质模糊乡土的官小雪,都绝对会被她斩于马下。

至于周小雅……

“姐,真的,我和你说啊,这红毯照看什么呢?其实第一还是身材,身高,你高就抢眼,明白吗?高跟鞋一穿,比例太棒了,要不欧美那边都喜欢请高个女孩当店员呢?先声夺人啊,最好的广告!你比周小雅高那么多,一个系列的衣服你肯定穿着更好看,再说,这个系列的设计确实更适合你,需要一定的骨架才撑得起来,你自己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就是,周小雅她也就是在剩下的那几件礼服里挑了,不是我说什么,和你这件比,其他得能看?还有梁老师说得也对,周小雅那个瘦骨伶仃的身材,穿这种裙子只能晃荡,能和你比?”

“姐,你可千万别放过周小雅啊!”

句句都是肺腑之言,真不是哄她的,谭玉眼神流转,瞧着镜中的自己,真觉得如此佳人,不和世人共享,倒是自己的罪过了。

“那……行吧。”她勉强走下台阶,“就先不换了,走完红毯再说。”

一群人哄了半天,不就是为了把写在她脸上的话哄到嘴里来?总算等到这句话,都松一口气,赶紧准备起来——时间也真的所剩无几了,维护一下发型,补补妆,就到了该出发的时间,一群人前呼后拥护送她往门口走时,助理腰间忽然颤动起来。

“啊,”他摸出手机看看,“是乔小姐——”

“挂掉。”谭玉余怒未消,哼一声,“刚才我在房间里也给我打,我直接拖黑了——你也不许接!”

“好好好不接不接。”现在最怕是节外生枝,助理没说话,经纪人先一口答应,抓过手机往沙发上丢,“我们快迟到了,一会万一堵车呢——行动起来ve!”

作好作歹,一群人好歹移动到电梯里,谭玉一路还有点不开心,痛说乔韵,“现在先算了,领完奖再来说她的事,以后这样的事绝对不能再发生,必须一口气把她打痛——”

‘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她立刻闭嘴不言,唇边浮上盈盈微笑,在簇拥下缓步走出,顿时惹来大堂内外粉丝们的尖叫——百花电影节现在再没影响力,明星总是能带来人气的,这酒店离会场很近,不少明星都在这里化妆,自然也吸引了不少粉丝守着,此时都在呼喊,“谭玉,谭玉看这里!”

保镖开路,经纪人护送,杀出一条血路,把她送上礼车,见林肯车缓缓开远,三个人都松口气,用欣慰笑容目送车尾远去,梁老师不无佩服,“张总——你是怎么在半小时内弄来那条裙子的?我记得谭老师的别墅在顺义啊。”

张哥脸上笑容不变,嘴唇蠕动,“告诉你个秘密。”

“什么秘密?”

“那根本就不是她说的阿玛尼,对面就是阿玛尼专卖店,我去那临时借了一件。”

梁老师不由拜倒,“张哥厉害,小弟服了。”

“服个屁。”车没开远就遇到红灯,张哥还是不敢大声说话,继续保持微笑,用嘴角骂脏话,“你觉得这事能算完吗?要是她今天反响好,咱们没事,要是反响不好,咱们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怎么才叫反响好?”

“你说呢?”

“那必须得艳压了周小雅才能让娘娘满意啊……”

“可不?”张哥的嘴角一抽一抽的,“这回的胜负,其实不取决于咱们娘娘多好看,是取决于周娘娘有多难看——或者说,这两个娘娘之间,谁更好看啊……”

按说,这是个毫无悬念的问题,答案一如两人之前分析的那样,谭玉没有任何理由要输,但,不知怎么——只要一想到【韵】,想到周影后一贯的行事作风——张哥和梁老师都觉得后脖颈发亮:这事,怎么就这么悬呢?

不管怎么说,车子已经开出去了,谭玉这边的骰子,也已经投出了手心,是生是死,只能听天由命,这些旁观者是做不出什么改变了——礼车在红毯前段停下,礼宾小跑着上前拉开车门,谭玉扶着他的手欠身而出,对周围的媒体和粉丝们挥手致意,唇边也浮现出千锤百炼后的完美笑容——这也是她在红毯上的标准流程了,几十上百次,早已练得很熟悉了。

但,这一次,和以往不同,粉丝们却是没有像以往那样尖叫,媒体们也没有高呼‘看这里!’——整个入场区,除了最开始那本能的兴奋,在这一瞬间,全笼罩在了低低的惊叹声里……

“哇……”

“哇————”

“哇!!”

“我的天——”

美目波光流转,将这最纯正的,源自本能的惊艳尽收眼底,谭玉唇边的笑意,不由真诚了少许:看起来,这个头开得,还算不错。

眼角余光偶尔一瞥身后,观望着酒店方向:已经七点了,正是周小雅的出发时间,自己已经占了先手,这一局,她打算怎么输呢?

正这样想着,身后的群众忽然又兴奋了起来,谭玉虽然已经走到后段,但却还能听到前半部分观众的呼喊声,“周小雅——呀——那是周小雅的车吗——”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85章 百花争妍 上
回目录:《时尚大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天增顺作者:竖着走的大螃蟹 2景年知几时作者:匪我思存 3星汉灿烂,幸甚至哉作者:关心则乱 4星落凝成糖作者:一度君华 5良言写意作者:木浮生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