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92章 收购密议

第92章 收购密议

所属书籍: 时尚大撕

“mandy,”朴文惠一走进酒吧就瞧见了傅展:他的衣着和以往一样,依然是略带几分休闲味道,但又足够修身的tomord西装——成衣系列,而不是armani的高级定制,她知道傅展对此有一套理论,认为高定西装会让个人形象过于高高在上,反而不利于展开社交。“这儿,这儿。”

即使不通日语,之前也没来过东京公干,但在这种文明高度发达的城市,他一样悠游自在,短短十几分钟就为朴文惠摸清了酒吧的底子,“别点太复杂的,调酒师功力有限,但他们这的威士忌还不错。”

“那就来杯加冰威士忌吧,”朴文惠欣然说,对酒保示意了下,“double,谢谢。”

“不调时差了?”傅展问,“还是没离开亚洲?”

相识多年,朴文惠有些习惯不是秘密:跨洋飞行以后,调时差是难题,通常精神不会太好,为免不胜酒力,她在小酌时一般也不会喝太多烈酒,不过,即使如此,他表现出的留心还是让人心里一暖——一年也就见这么几次面,傅展这样工作内容就是和人打交道的家伙,能记住这个小习惯,也算有心了。

“这次简报时间提前了。”她说,“前几天已经回首尔住了几天,时差这块还行,比往年好点。”

“也是因为今年的会好开吧?”傅展了然地问,多少有点邀功的意思,但未等朴文惠反应,就提起酒杯和她碰了一下,“多谢提携了,小店的生意都是您这样的客人照应着。”

做生意的,销售额就是一切,朴文惠在亚洲折腾了这么久,卖掉的衣服可能都没有今年一年多——血手t这单品,连影后兼时尚i珍妮弗.杰弗森都穿过了,各大明星哪有不纷纷跟风的道理?今年夏天着实是热了一把,到底卖出了多少,朴文惠和傅展自然是再清楚不过:她可是直接对傅展下的订单。

她不太想让他太得意,这会影响到马上要召开的订货会上自己的议价能力,但也没法否认事实,朴文惠喝了口酒,“看起来,你的心情相当不错,david,对即将召开的发布会就这么有信心?”

“我是对我的眼光有信心。”傅展的笑容依然很含蓄,但却透露了强大的自信。mandy轻嗤一声,揭穿得不留情面,“这么有信心请我来喝什么酒?”

“mandy——”傅展拉长了声音,有点撒娇,但并非太示弱,更像是从容地示好:这人什么时候都不会失态。

朴文惠也不免微微一笑,放他一马,“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想要什么——多喝几杯酒,讨好我几句,我们再来说这件事,现在还是谈点别的吧。”

虽然故作高冷,但心底对傅展也有点刮目相看:东京时装周,傅展是第一次来,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摸准了脉——从时装周的地位和影响力来说,东京时装周喝首尔时装周应该是四大之外的佼佼者了,从中的确涌现出过一批有天赋的设计师,不管之后发展如何,有没有走出日本,冲向世界,至少这是个相当有规模、有水准,发布的作品都在专业范畴内的时装周,和草创初期,处处山寨的上海、北京时装周比,自然是远胜。但,东京时装周也不是没有自己的弱点。

订货会,这就是东京时装周的弱点,它把关注度转化为销售额的能力较差:这些年来,东京时装周的召开时间都在四大之后,凡是有点出息的品牌都会先去国外参加一轮四大的订货会,也就导致整个时装周对大经销商来说缺乏吸引力,小品牌即使举办了反响不错的时装秀,能指望的也仅仅是通过电视报道扩大名气,从而提升零售店的销售额。从这一点来说,如果抛开‘原创设计’这个点,上海时装周制造商机的能力都要强过东京。

对这一点,朴文惠作为时装买手当然心知肚明,但傅展以前从事的工作范围还是以中国市场为主,看来,他在为【韵】准备发布会的同时,也已经对东京的服装设计市场有了不浅的了解,这才在发布会前就积极联系朴文惠——媒体方面的资源,傅展犯不着求她,现在发布会上的座次安排表应该也已经最后落定,不会再有什么更改了,傅展要请她帮的忙,自然是发挥自己在买手界的人脉,多拉点同行到来捧场了。

这算私人往来,朴文惠没想利用这点来还价,说穿了,这人情未必多值钱,血手t已让【韵】在世界范围内有了一点点名气,东京寥寥无几,竞争这么小,新品牌还是很有诱惑力,即使没人推荐,买手云集的可能性也不小。——如果抛开国籍劣势,【韵】在东京时装周的地位应该已经不算很低了,就是放在纽约、伦敦这样的地方,它们一年的推定销售额也能令大集团为之瞩目——比如说,她供职的ga集团。

“说说你自己吧,你现在算是彻底离开集团了吗?”朴文惠现在更好奇的是傅展的私人发展,“这次在总部会议上居然没看到你,我很吃惊——这样一来,你们在集团内部的发展也会稍微受到一定的阻碍吧。”

“人的精力有限,总得做点取舍。”傅展笑容不减,侧面承认自己的工作重心已经发生偏移。

朴文惠的好奇之心不由更盛,“你这么看好【韵】的将来?”

“你不看好?”

想要从傅david嘴里听到点真心话不容易,他总是习惯用一个问题来回答另一个问题,朴文惠不和他绕圈子,坦然地说,“是有点潜力,亮点不少,但能持续多久,不好说。有选择的人都不太会加入新品牌,统计学意义上说,失败的可能性接近百分百。”

她的评判似有些苛刻,但已是用成功商业品牌为标杆来衡量——和mk、toryburch等成功的新轻奢品牌比,一件爆款衫还不算什么资本,迷chaelkors现在是有点颓势,整个鞋包线都在抄款,只有礼服勉强维持尊严,但当年崭露头角时可也是被称为gameger,声势煊赫。“世界服装品牌在20世纪初是个黄金期,80年代冷战结束之后也有过一段百花齐放的时间,但从日本泡沫经济破灭到现在,局势越来越稳固,新品牌要站稳脚跟越来越难……如果没有什么特殊的优势,失败几乎是唯一的结果,乔韵作为中国现在国际化程度最高的设计师,在职业发展上会有一定的优势,也许媒体会把她作为一个话题来炒作,但那很可能别有用心,你把时间放宽到十年以后的话,【韵】在届时依然良好发展的可能不会太高……”

想起她印象中那个漂亮又青涩的女孩子,以及她在服装中流露出的尖锐气质,朴文惠顿了一下,又说,“以艺术的角度,我看好她的作品——有灵气,但服装业要的是一年两次稳定的,可转化,灵气恰当的工业成品。艺术气质必不可少,灵气必须始终有——但商业化则是最优先的考虑,如此复杂的要求,一两次偶然的吻合不难做到,但我不认为她可以长期保持。”

show(m_middle);

auzw.com

“这确实是她在创作中会遇到的问题,艺术家经常陷入追求灵感的牛角尖里,她还要在稳定性上做文章。”傅展的坦诚让朴文惠很满意,“还不成熟,需要磨练——但她也有她的亮点,我认为,有些特质也和商业成功息息相关。”

具体是什么,他没有进一步说明,但态度已表露得足够明显:对品牌的未来有不小信心。朴文惠半开玩笑,“你是我见过对未来最有信心的创业者——作为一个扩张中的新兴品牌,你居然没有处处流露出对现金流的担心。”

这确实是她很吃惊的一点:新品牌哪有不赔钱的?未来越光明,宣传活动越多,赔的钱也就越大。朴文惠自家人知自家事,她给【韵】留的利润空间可不多,绝不够他们来东京办秀的开销,他们在国内能卖多少?要知道奢侈品看似暴利,但支出也多,光是广告费就够喝一壶的了,钱没想象中那么好赚,以【韵】二线奢侈品的价格定位,他们现在肯定在赔钱中。甚至如果傅展告诉她,【韵】明天就会资金链断裂,朴文惠也不会有丝毫吃惊。

“我们的钱是要比你想得多一点,”傅展露出温良笑意,“你看,这就是乔小姐的优势了:赚钱能力比一般设计师强很多,在这方面,夸张点说,她可以算作是天才了。”

怎么赚,他肯定不会仔细解释,朴文惠冷眼打量一会,也肯定他说的都是真话——她忍不住微微皱眉,但并没放弃,换个角度再问,“难道世界就对你们处处另眼相看?这次时装周,造型师、摄影师的资源,应该也是问题吧。”

傅展此刻表现得很老实,承认的确如此,“这也没办法,顶级团队不会和新品牌合作,也算惯例了。”

“在欧美的宣传呢?”朴文惠说,钱仅仅是创业的一方面,还有很多资源是乔韵和傅展都找不到的——奢侈品,一向是西方人,或者说一向是白种人的生意,傅展和他的家族能在ga集团东亚分部有一定的话语权,还是因为ga当年在进入中国时遇到了很大的阻力,为了市场不得不做出史无前例的让步和牺牲,在中国采取另一种合作形式——一向是独立运作的各品牌,这一次在中国却是以集团的名义谈下了全国总代理。当然这之后利润的回报让集团很满意,朴文惠之前和傅展熟悉、交好,也是考虑到他们总代理商的显赫地位,但无论如何,外人终究是外人,傅展可以说在中国奢侈品市场人脉丰厚,但也接触不到欧美的好资源。“这方面,应该也没打通渠道吧?”

傅展笑容依旧,轻轻巧巧地点头答应,“的确还没有——不过乔小姐也想了一些办法,不是我自卖自夸,乔小姐确实有点gameger的感觉。”

什么办法?难道乔韵除了是个颇有灵气,成熟得让人吃惊的设计师之外,还是个百年一遇的营销天才?朴文惠的常识对此嗤之以鼻,但对傅展的了解又让她将信将疑:傅展背景深厚,家境富裕,但这不是她对他另眼相看的全部理由,他的个人素质也一样优异,起码不会做明显失常的判断。

但,话又说回来了,服装市场已经相当成熟,这是个所有的创意几乎都已被前人想过的领域,游戏改变者只会越来越少,有谁能眼也不眨地改变整个游戏规则?朴文惠还是有点不以为然,她辛辣地说,“你是被乔小姐迷晕头了吧?怎么样,追上她了吗?现在正在热恋中,所以才能毫不犹豫地放弃ga,完全加入到新品牌里去?”

“你真是对我太有信心了,mandy。”傅展苦笑起来——但他的苦笑也一样从容不迫,使你不由生出怀疑,觉得这无奈也只是他放出的□□。“乔小姐的追求者那么多,竞争激烈,我现在连占据优势都谈不上,陷入热恋,更是无从说起了。”

他没否认自己对乔韵的野心,这么不见外,倒是让朴文惠心情颇佳,她嘴角一勾:也好,人财两得哪有那么容易?乔韵干得好。

嘴上当然两套话,“谁敢和你抢,谁能和你比?我为你的敌人感到悲哀。”

“mandy,你这就完全是在讥笑我了。”傅展说,他长指垂下,好看地拈起酒杯,呷了一口金黄色的威士忌,“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世界上比我强的人不胜枚举——”

他的手机响了一下,傅展一边继续说‘能让我没自信的家伙也不会太少——’,一边垂下眼帘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他的眼神凝了一下,放下酒杯拿起手机细看了起来,朴文惠识趣地打出手势,让他自便:虽然已经是深夜两点多,但不论是跨国企业还是创业公司,公事上门可都不会在乎这点。

傅展对她颔首致谢,起身往露台走去,过了近十分钟才回来致歉,“不好意思,有点事必须立刻作出反应。”

他一扫刚才那半真半假的沉重,唇角含笑——没有更多的表示,但朴文惠有种感觉:他的心情忽然间变得很不错。

“没什么。”她肯定不会介意这样的小事。“有需要的话,你可以再打过去好好商量。”

“时间已经有点晚了,不好耽误你的休息。”傅展居然没回绝她的建议,只是这么说着,他对朴文惠露出灿烂的笑——这笑,可就绝对不是出于礼貌了。“明人不说暗话,mandy,我们还是进入正题吧——不,不是说我想拜托你的事,而是你想对我提的事。”

“ga集团有意入股,甚至是控股【韵】,把它纳入到ga旗下诸多的奢侈品牌行列中,成为全球战略的一份子——”他对吃惊的朴文惠说,语气十拿九稳,不再如刚才那样的老实本分,而是充满了掌控全局的魄力,“这就是你今晚一直想找机会提起的话题吧?先问资金,再问资源,mandy,你们的意图,可是相当明显呐。”

对于见惯模特的朴文惠来说,傅展的长相并不能说多英俊,但他的气质却也是一般模特难以比较的,尤其是此时此刻,对着怔然的她,展露出从容笑意,将自己心底盘算一一道出的傅展,更是绽放出慑人的魅力,“你对我开口,是想借助我在ga多年的工作史,双方多年来合作愉快的情谊,压低些品牌估值吧?如果ga入股,我自然是最佳的代言人,这也有利于我提升在品牌内部的影响力……以较低的价格促成此时,也有助于提高你的威望,你是这样想的,不是吗?为了争取到这个大好的机会,以买手的身份负责品牌收购牵线,你应该也付出了不少人脉资源吧?”

此时此刻,他已经将主导权尽收手中,道尽了朴文惠的所有心事,别说反击了,她现在甚至都不知该如何说几句机灵话挽回颜面——但,傅展有一桩好处,那就是当他占尽主动时,总是很照顾手下败将的面子,此时,他就又换上了彬彬有礼,甚至是略带同情的微笑,诚恳地说,“mandy,我知道你应该押上了不少筹码,我也很希望你能成功,不过,收购的事情,注定没这么简单——即使先不考虑出售意愿的问题,集团对【韵】的品牌估值,现在也一定是偏低的,我们还有一些优势没能得到很好的展现,有一些好的想法,相信能吸引到更多的注意力,我建议咱们现在先不谈价,你不妨再邀请本部的几个高层过来看看秀,等到发布会之后,我们再详加讨论……”

“你先好好想想,不必着急,【韵】的现金流相当充裕,我们也坚信很快就能引起西方主流媒体的注意,换句话说,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可以慢慢谈论收购事宜——现在,如果你不反对的话,我得先回酒店了,”傅展站起来拢过西装,风度翩翩地一欠身,笑意微逸,眼神明亮,不夸张地说,他此刻容光焕发。“——还有点急事,必须好好处理……”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92章 收购密议
回目录:《时尚大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在寂与寞的川流上作者:寐语者 2当时明月在作者:匪我思存 3星汉灿烂,幸甚至哉作者:关心则乱 4终此一生,我只爱你作者:满城烟火 5景年知几时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