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41章 卖气何如?

第41章 卖气何如?

所属书籍: 时尚大撕

“罗老师,好久不见!”

门口的风铃一响,方吉就撇下原本招呼着的散客,热情地迎了上去,“哎哟,琪琪也回来了?这不是还没放寒假呢,回来过周末啊?”

“我外公过生日——”琪琪脆生生地说,一蹦一跳地自个蹦去沙发上坐了,手机掏出来埋头看,方吉老婆过去问她,“琪琪喝不喝水呀?”

这条商业街很有县城商业中心的气质,各式各样的店铺沿着河挤挤挨挨排列在一块:旧式苏联楼房改造出的低矮店面,新建成的住宅楼外沿的一溜车库改建的新铺子,景观区面河步行街上联排的商用店面,各做了不同档次的装修。越是窄小的店面越把空间利用到极致,货架通天彻地,铺面中央还有两排衣架,衣服挤挤挨挨全挂在一起,抽一件出来都费力。像是方吉的精品店这样的店面并不多见——

40多平方米的店面里,也就是沿着隔饰挂了那么一排衣服,空间阔阔绰绰,店里客人也不多,店主对散客更谈不上热情,熟客一来,两夫妻都去围着转,原有的一两个客人倒也不敢显出怨气:要怪人家狗眼看人低,自己得有底气,人家过来殷勤伺候了你买不买?小城镇,彼此知根知底,没必要装这个逼

。踱步片刻,翻翻吊牌,眼馋眼馋自己也就散了。

“上次我说的毛衣到了没有?”罗老师笑着和方吉打了个招呼,一边说手里一边拿下两件毛衣看款式,“就是杨老师从你们那拿的那件,我说要黑色的——本来上周就该拿了,琪琪外公办寿一直没时间。”

“到了到了,鄂尔多斯的那件是不是?”方吉说,他老婆倒完水又去里间翻找,“罗老师来的巧,我们新货昨晚刚刚到,你手里这两件毛衣也好的——你先看看——杨老师上午还来试了一件夹克呢,也是我们刚抢到的尖货,非常棒的款式——就是有点贵,她说要考虑考虑。”

“哦?”罗老师动作缓下来了,注意力从毛衣上移开,“哪件夹克呀?我看看?”

方吉转身从柜台后的整理架上取下,“就这一件,上午刚从模特身上脱下来——喏,就剩个裤子了,裤子杨老师穿不了,是罗老师的号,喜欢的话要不要一套试试?”

服装店老板的话,罗老师逛街时一般都是似听非听,自不可能随他的销售话术起舞,不过这件夹克的确打眼,方吉一拿出来,她的眼神就仿佛磁石被吸过去:料子是真好,一眼都看出来的好。

不是年轻小女孩,追求潮流和性价比,罗老师这个年纪的女人,买衣服第一个看的就是料子,鄂尔多斯因此在女老师中很流行——贵是贵些,一件纯羊绒的毛衣也要两千多了,还不是一等绒,但至少是牌子,且料子又好,穿着也显身份:大衣的话,鄂尔多斯的就贵了,纯羊绒的要六七千,是有些辣手,且鄂尔多斯做毛衣还好,大衣就露怯,廓形不好,穿着不衬身,料子再好也有点乡土气。

这件毛呢夹克就不乡土,设计得可能还有些过于洋气了:挺括的细波浪粗花呢面料裁剪成很硬朗的短打样式,让她想起了丈夫年轻时买的飞行夹克,但从领子开始,身侧往下不规则的拼接着浅黑色的皮革,从光泽度判断,这肯定是真皮,这种细腻的质感,不是pu皮可以比拟的。

对罗老师来说,飞行夹克已经属于比较前卫的设计了,女老师又是官太太,穿着总是比较稳重的——这衣服还拼了皮!强烈的个性感让她有些望而却步,但这面料的细致,皮料的光亮,还有那细波浪花纹和黑皮面的和谐感……买了一辈子衣服,没穿过好的还没见过好的?更何况罗老师确实也穿过好的——羊绒大衣她不是没有,丈夫前年去鄂尔多斯考察买的,只是她嫌领子不好,颜色也不衬肤色,锁在衣柜里都没穿过几次。

好的产品就像是一件艺术品,自然而然就会吸引到欣赏的目光,明知不合适总也想要试试,罗老师踌躇了一下,将衣服来回看了几次,不免说,“这个虽然也是粗花呢,但和便宜货比真是一眼就看出不同了。”

“那是,”方吉搓手笑,“我们在上海服装周发现的新牌子——讲真的,这个进价真高,狠心很久才进来:衣服是真好!这个料子,这个剪裁……”

到底哪里好,说不上,只觉得挂在这里就吸睛,就有档次,这是无数个细节组成的概念:细致的走线和沿边,整洁的针脚,皮面和呢料衔接处自然的过度,当然还有服服帖帖的真丝内里,这衣服处处都看得出钱,处处都看得出精致,叫人真忍不住要试一试,罗老师不禁就脱下风衣,把包一起递给方吉,口里说着,“不合适啊,这款式对我来说,太年轻了——小杨穿着都嫌有点过年龄——”

一边说一边就把夹克披上了,矜持地一挺身,双手掩在小腹前对镜自照,眼前不由就是一亮:款式是真的太年轻了,但这件夹克,很显精神啊

叫罗老师说,冬衣还是深色系的好,一则好护理,二则显肤色,什么浅黄嫩绿,那都是给洗头小妹穿的轻佻颜色,冬天她身上多数都是三原色,最多最多妥协个正红,都显得脸色又白又亮,这件夹克就是如此,浅灰色更反光,又比刚才穿的深咖色风衣更显罗老师肤色白嫩,肩宽腰细——她回身照照,后背上拼接处的宽折边正好就在肩胛骨上,这就让肩膀无形间仿佛挺拔了不少,给人以昂首挺胸的感觉,精神头更好,下摆微收,但又没有完全掐腰,廓形上体贴地遮去隆起的小腹,上半身看着仿若瘦了五斤,有肉的地方都被廓形藏起来了——罗老师反复自照,感觉自己好像年轻了五岁,不禁就笑道,“琪琪,你看妈妈穿这件夹克好不好看?”

琪琪从手机里抬头扫了一眼,热情不高,“还不错,挺精神的——就是这款是你现在穿是不是不合适了啊,妈。”

罗老师很信任小一代的审美,对女儿素来是言听计从的,但这一次却舍不得就此脱下外套,转着圈照了几下,有些遗憾地微微叹口气,“就是不好配裤子。”

搭配长风衣,她穿了一条紧身裤,夹克为她遮去了上半身,但小腹的隆起就遮不住了,方吉忙笑,“那不是还有个阔腿裤吗?很显瘦的,罗老师你试试嘛,试试又不要紧。”

罗老师请示性看向女儿,琪琪换个姿势,白眼将翻欲翻,“这夹克多少钱呀?”

像罗老师这样的大客户,一家老小自然要伺候周到,尤其琪琪,只要现身必定比罗老师本人还得关注——小妮子上高中时还好,出去上大学以后见过世面,总觉得方吉仗着自己在小县城开店肆无忌惮地宰人,方吉看到她就知道这买卖恐怕要黄,他叹口气,但也不慌,只做出容忍的样子,“吊牌价,新品厂家不打折,我们也只能按这个价格走。”

罗老师翻翻吊牌,不由惊呼,“5300?!”

“5300?”琪琪也震撼地喊,随即猛瞪方吉,仇恨值瞬间加满,好像他这些年骗了罗老师多少钱似的,“这什么牌子啊,5300?!”

今早杨老师来试是真喜欢,但方吉也是开的吊牌价——他心里觉得罗老师是熟客,且要比杨老师更阔气,也许4800就能走,杨老师不把价格讲下来一千是不会满意的。现在他也有了4300出掉的准备,笑容虽遗憾,但口风没松,只是把品牌画册找出来,指点给罗老师看,夸张说道,“这个是国内新兴的奢侈品牌,对经销商是有资质要求的,要注册资本、品牌定位,还要有店面装修照片……罗老师你看看,他们的秀场款,这个是国际大牌的水平啊,你摸摸这个纸,看看这个设计——我们哪里够格做批发商呢?求了好久,只能是按零售走,用原价买了两件,想看看能不能加点辛苦钱转掉——衣服实在是好,不赚钱都想拿给你们这些老客户看看,对你我才开5300,别人来,没有这个数我不走的。”

他比了个六的手势,吹得天花乱坠,“摸摸这料子,粗花呢满地都是,可这种金银线的工艺根本仿制不了,罗老师,这个料子比皮贵呀!还有这个内衬,真丝的——雪歌、笙歌的夹克,一件也要三千多了吧,专卖店就开在前面,罗老师你肯定知道的。三千多的夹克有没有这个料子?这个价格说起来真是实惠了,人家品牌说了,现在是推广期,勉强放我过去,如果是以后,这样零售都是不走的,县城客户不接待……”

他满嘴里跑火车,给【韵】刷逼格,罗老师这回是听进去了,频频点头,一边又翻册子,看了配搭不由眼前一亮,“哎哟,琪琪你来看,这模特真好看——有点像你诶!你要不要来看看这身搭配?真的蛮好看的。”

琪琪本来猛敲手机,不知在忙什么,愤怒气焰暂压下去一些,不情愿起身,“什么呀,什么破牌子这么贵——都快赶上香奈儿了

!”

“香奈儿一件t恤要一万的。”正中下怀,方吉笑眯眯地把【韵】的销售人员在讲价时的原话搬出来堵她,声音轻轻的,仿佛很给琪琪留面子。——他斜眼一看琪琪的手机,果然是在淘宝【韵】这牌子。

琪琪这家庭的女孩子,哪里会去看香奈儿?怎么知道价格?闻言涨红了脸又无法辩驳,无形间失掉不少【外出见世面的大学生】权威,罗老师翻翻画册见上头明码标价,对方吉的信任度有升高,“是不是呀?那就奢侈品来说还不是很贵了?”

“目前是品牌推广期,等到一两个季度以后要提价的。”方吉背诵【韵】随衣服寄来的销售材料——说起来,这品牌是贴心,材料上直接写了:因县城少有这档次的品牌,所以建议一线销售人员以如下几点切入阐述:“现在还是按设计师品牌来定价,实际上和国外的设计师品牌卖的价格差不多,但是用料是按奢侈品的档次来的。现在h市都有开专卖店的,琪琪不是在h市上大学?有空可以过去看看呀。”

“那也太贵了。”琪琪收敛气焰,但仍不服气,“这个价格可以买个lv的包了!买个国产牌子不值得呀。”

“你是说那个什么啊?那个不好。”罗老师罕见地有主意,脱下外套交给方吉,“拉链都没有,不是摆明请人来偷嘛——方老板,裤子我试试看。”

她拿着裤子进试衣间了,琪琪嘟着嘴翻画册,方吉怎么会和她计较,见琪琪的眼神在模特身上流连,还相机说,“琪琪,你说你妈妈穿这夹克太年轻——要不你试试?你和你妈妈是一个码数吧?”

#

年纪大了,穿脱紧身裤是费劲,罗老师脱下裤子感觉都出了一身的汗,她有些顾虑地掂起阔腿裤在身上比量了一下:这腰围,看着很窄细啊,起码比自己平时穿的看着都要小了一号,方吉虽然口口声声是她的号,但……能穿上吗?

“哎,还真穿上了?”裤子一拉起来她就有点诧异:这腰围正正好,拉链拉着也一点不觉得紧绷,料子应该是羊绒羊毛混纺的,至不济也是纯羊毛的,轻薄括,触感柔和,摸着都是享受,退后一步再看看镜子——确实,显瘦!腰部不松不紧,可一块哑光拼皮吸收了光线,就显得腰腹部这块的视觉效果是收紧的,原本微凸的小腹似乎都变平了,再加上阔腿裤本来对身材要求也不高,罗老师对这条裤子几乎是一见钟情:夹克就算了,让给杨老师吧,她瘦,穿着是出挑,不争了,爱买就买,但这条裤子无论如何都要留下,冬天配件长大衣,高跟短靴一穿,走在风里,光想想就潇洒!

正准备穿出去听听老板的好话(至于女儿,罗老师已放弃希望,琪琪上大学以来对家里人态度越来越不耐烦),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嘈杂,她推门出去一看,却是老板一家还有过来串门的隔壁家老板围着琪琪啧啧赞叹,“真是有范。”

“这衣服该你穿!”

show(m_middle);

auzw.com “妈。”琪琪被围在中间,眼神根本没从镜子里移开,她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看到母亲来了一转身,多少有些掩饰,想脱了夹克又舍不得,只是讪讪地说,“他们让我试——”

罗老师的眼神都舍不得从女儿身上移开:琪琪瘦,人又高挑,穿上这件夹克更显精神,瘦腿裤、高帮板鞋,长发高高地绑着,除了面孔还有些稚嫩以外,竟似无可挑剔——她刚才穿的那件长风衣比起来真得扔了!

“喜欢就试嘛,怕什么。”她若无其事地说,琪琪咬咬下唇,不说话了,专注地望着镜中的自己,眼神里放出喜悦的光,沉迷了十几秒才依依不舍褪下,“太贵了——倒是你穿这裤子不错

。”

“显瘦,”老板们也纷纷转移目标,“罗老师,是不是啊,这裤子真显瘦的,要不您配上夹克看看?画册里是那么一身的。”

“不用了,那模特年轻——我这年龄了,穿这个夹克确实不合适,琪琪穿还差不多。”罗老师也意犹未尽,翻了翻画册,指着其中一件样式更正统的短外套问,“这件你们拿了没有啊?”

“没呢,这件还没上货,”方吉说,“这个是08年春夏,按说都是等年前上的,这款夹克都是我托人说了情才拿回来的——您要是喜欢,我给您定一件?”

定了那就是保准要拿了,罗老师没吭声,琪琪嘴巴还不服气地一翘一翘,但也没反对,眼神只在夹克上流连,罗老师看在眼里,只不吭声,她不置可否,“再看吧——今天先把这条裤子包走好了,老方,你给我个实价,多少钱?”

这生意做得快,这么快就进入到要约邀请阶段,方吉也是精神大振,迅速武装起来进入赛场,“罗老师,我刚真没和你开玩笑,这衣服我也是用零售价带来的。”

“我在你这里买多少件衣服了老方……”罗老师和他各执兵器奋勇鏖战,方老板时而混合双打,时而请出来看热闹的外援,琪琪跟在妈妈身边偶尔帮个腔,更多时候埋头搜索,指望从淘宝上找到低价同款,给母亲增加胜算。

“零售价……”

“鄂尔多斯……”

几人混战十多分钟,最后方老板挥泪割肉三百元,2700的价格成交一条阔腿裤,“夹克要不要带?琪琪穿着是好看——讲累了,真不讲了,要的话也给你便宜300。”

便宜300那也要5000,琪琪懂事,虽然看了又看,但还是摇头表态,“不要了,我穿老气——”

“哪里老气了?”老板一家都叫起来,琪琪还是摇头,拉着妈妈走,“走吧,走吧,不要了。”

“等等,钱还没付呢。”罗老师和方老板都笑了,方老板也说,“那件羊绒衫要不要试试看啊,罗老师?”

罗老师试了一下,合身就又脱了下来,只是裤子没舍得脱,披上风衣居然也适合,不扣扣子就显得很潇洒,搭配今天为逛街穿的平底皮鞋,隔壁店老板惊叹地说,“罗老师怎么能这么有气质!”

气质在哪里?不都是钱堆出来的?那条紧身裤是跟学校女老师凑热闹买的,不过100块不到,现在有了阔腿裤搭配,想想刚才的形象,简直是乡下妇女,罗老师笑笑,拎着包装袋和女儿一起走了,又逛逛别的店,也不过是走马观花,倒是几家店主都问这新裤子,“哪家带的?真呃是好看,气质一下就出来了!”

罗老师被夸得容光焕发,倒是琪琪心不在焉,玩手机的次数比之前更多,罗老师也不做声,回家了换衣服做饭,端出一桌鱼肉,“琪琪,吃饭了。”

看女儿闷闷不乐地走过来,她莞尔一笑,“那么喜欢那件夹克啊?喜欢就买呗——偶然买一件,有什么。”

琪琪一阵纠结,罗老师逗她,“舍不得啊?舍不得那就不买了?”

“不要!”琪琪一下叫起来了,“我就觉得……还是有点不合算嘛

!真的太贵了,我穿不合适……这牌子又没名气——”

“没名气就没名气,没听见老板说了吗?有名气以后就不是这个价了。”罗老师倒是很豁达,反正她一生人也没穿过什么真正国际知名的大牌——她这样的家庭,一季度有两三身均价两千多的行头很正常,要都置换成香奈儿那种名牌,一件大衣就直奔十万了,罗老师不是穿不起,只是价值观无法接受,她有钱也不会这么花。

既然如此,如今买的就都是有性价比的低调好货,罗老师一点没有买贵价衣后心痛并快乐的感觉,给女儿买件夹克也不觉得有何不妥,出于多方考虑,琪琪不知道家里真正的经济情况,从小到大也没穿过什么好衣服,自然对家庭经济会有些误解——也懂事,朴素,如今买一件夹克算什么,她早已盘算好了。“你马上就要实习了,现在的人都势利眼,穿一件好衣服,别人都会拿正眼看你。你在学校不是都戴隐形眼镜?再画个眉毛就很有架子了,进单位也不会被人欺负。我都想好了——你晚上不就回h市了?回去以后你去方老板说的h市大厦看看,要是那边更便宜,或者和这边差不多,你就那边买好了,买不到再和我说,我再去把方氏那件拿回来。”

琪琪先疑惑,“h市大厦那只有更贵的吧?那里的牌子可贵了,从来不打折……”

说着说着,若有所悟:今天母亲买的两件衣服加一起就五千多了,若是再买夹克,怕不要上万?小城市,风言风语传的快……

罗老师看女儿表情就知道她懂了:领导干部家庭,得注意影响。她笑着给女儿剥了一枚虾,“你去的话,顺便帮妈妈看看,就是那件拼皮的裙子还有没有了,还有,你今天穿的这个裤子不好,配夹克很廉价,我看模特配的那一身就很不错,要是裤子有,你也试试,合适就买,大件都买了,没必要裤子上还小气……记得要看拼皮裙!有的话帮妈妈试试效果——”

老母嘱托殷殷,琪琪自觉肩负重任,回校第二天就杀去h市大厦,半小时后失落给妈妈短信,【找了半小时才找到柜台,但夹克已经卖完了,说是半个月后才能补到货,裤子、裙子都还没到货,一样让半个月后再来。】

女人喜欢一件衣服,无异于中一种噬心剧毒,在试穿过和拥有之间的那段时间,每一分都像被相对论拉长,这夹克罗老师穿不了,可痛楚感同身受,她回,【消息知悉,下午即去方氏,祝你生活愉快,学习进步,母亲】。

消息一发完,倒在沙发上想想,罗老师连饭都不做了,站起身就去了方氏,半小时后失魂落魄地重新走进家门,简直无颜面对琪琪,【方氏说衣服已被杨购去,下次进货可再带一件,母亲。】

【啊……那好吧……】琪琪也失落,【那你在家里给我定吧,h市大厦那边说不能预定,因为厂家那边订单太多了,到货时间无法估计……】

【明白,已预定,母。】罗老师发完短信,想想又给方老板打了个电话,“老方,你之前说的短外套和裙子,给我定两件吧,还有那条紧身裤,你看看琪琪能穿什么号,要不也拿一件……”

“哎哎,好,”方老板殷勤地答应,又有点歉意,“不好意思啊,罗老师,我们刚才也联系厂家了,厂家说这件夹克意想不到的畅销,最早一批出货至少也要到半个月后了……”

不是说以零售价拿的吗?这就露馅了?但罗老师也无心计较,h市大厦都是吊牌价不打折,她还能拿点折扣,已经是合算了。“好吧好吧,能拿上就行了。”

这段对话,并不仅仅是在一处县城内发生,也绝不仅仅是在南昌路的一家店铺,2007年的中国,在全国经济最发达的东南沿海,大学毕业生能拿3000薪水已算体面,月薪过万是让人瞠目结舌的高薪,更遑论还在吃草的西南西北,一件5300的夹克会有销路?听起来简直就像是做梦,但2007年的中国,同时也是贫富差距悬殊的事实逐渐浮上水面的一年,按照二八法则,全国就有一两亿人掌握了80%的财富,哪怕把这个数字缩减到收入前10%,也意味着1.3亿的庞大人口,1%就是1300万,中国的富裕家庭足以填充一座上海这样的大中型城市了,对他们来说,这件夹克的售价是个数字,但也并不怎么可观

甚至于可以说,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一样觉得市面上没衣服买——很显然,中国大部分财富的掌控者都不年轻了,一线大牌过分有设计感的衣服,不适合他们的身材、身份和审美,他们也并不都生活在大城市,更无从去接受世界名牌的熏陶,甚至消费观也无法容许自己购入如此奢侈的产品,她们是有钱,可多数都穷过,这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对于那些生活在县城的有钱人来说,料子、剪裁都有要求,样式又要大方,至少不能土气,符合自己年龄段的衣服,基本不怎么存在于市场,也所以笙歌、鄂尔多斯等专卖店能畅销——样式还是有些土,但料子好,也勉勉强强了。

【韵】的出现,一下就点亮了这些县城家庭的购物视野,料子好,衬身,最重要是洋气,穿着怎么就如此精神好看?他们不会知道这是多裁片的功劳,只会本能地感觉到:这是好货!拼皮夹克款式年轻又如何?有杨老师这样,刚届35,还能抓住年轻的尾巴酷一把的,如罗老师这样,妈妈给女儿买的,局长儿媳妇买、县里开厂的老板娘买……方氏只进了一件皮夹克,在店里挂了三天被杨老师买走,这期间来试过的熟客有七八人,陆续有四个人回家考虑后来买,买不到只能订货——他胆量放开了,返单一下就返了七件,还有皮裙、裤子、针织衫……一下就定了十几个sku,都是两三件的起定量,整个订单额反而后来居上,超过了南昌路的廖小姐。

但他这还是少的,h市作为全国惟一一个房价可以和一线比肩的二线城市,有钱人还少了?有类似需求的人只会更多,上架的三个sku,三天就售罄了,采购一看这势头,大胆返单,原来下单了还没上货的那些sku也追单,全都是几十件几十件的下……在十一月下旬,第一波试探性上货结束以后,【韵】是单如雪片,客似云来,一下就进入了一个小爆发的增长期——

这是好事吗?当然是好事,在返单高峰以前,【韵】的回馈销量就已经让杜文文非常吃惊了,据她自述,她走过秀的所有设计师品牌里,多数品牌都无法完成商业化,完成商业化也不意味着就能盈利,【韵】的表现,已经超越了几乎99%的同行,她也因此爽快点头,应下了乔韵的走秀邀约,收走了她的五十万块钱。可以说,杜文文最后就是被销量说服,改变了自己的主意。

这是坏事吗?不能说坏事,但的确也是挑战,这个单量完全超出预期,换句话说,【韵】的产能有点跟不上了。乔韵不得不放下手里快收尾的设计工作,飞到n市和陈靛一起找厂家签合同,如今她的单量,大厂依然不屑做,但小厂工艺未必跟得上,品控若出问题,耽误上货,即使能让厂家赔钱,但讨要也是麻烦事,再说受损的终是品牌自己。她忙得晕头转向,心里也渐渐放下了对杜文文的一点疑惑:她多少猜到了点杜文文问这问那的心情,也许她是想要考察【韵】的潜力,在国内给自己留个退路,万一出国闯荡不成,回国了还能有秀走,有代言拿。模特通常都很注重和品牌的关系——这直接关系到她们的工作合约。

只是……一开始为什么要过工作室来看呢?难道看画册还看不出潜力吗?她要留个人情,就不该多问啊,表现得越爽气,岂不是就越容易得到她的好感?

每个人都有秘密,杜文文没解释,乔韵自然也不好多问,她也没心思多想——12月下旬,西伯利亚寒流南下,冬衣销售旺季正式开始,该来的也终于会来,【笙歌】最新一季的新品里,赫然就出现了一系列皮革拼接的新品……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时尚大撕 > 第41章 卖气何如?
回目录:《时尚大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星落凝成糖作者:一度君华 2陌上人如玉(古代小清新)作者:御井烹香 3佛跳墙作者:念一 4将军这样不得体作者:棠粒儿 5芙蓉簟(裂锦)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