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轻狂 > 第105章

第105章

所属书籍: 轻狂

    帅帅并不算太漫长的狗生里, 第一次经历了人类摘蘑菇, 累得气喘吁吁还总也摘不下来的场面。

    它默默围观全程之后站起来抖了抖毛。

    人类真是弱小啊。

    “别在床上抖毛!”寇忱说, “弄死你!”

    这个威胁并没威胁到帅帅,它又抖了抖毛。

    寇忱放弃了威胁。

    霍然跟寇忱并排躺在床上,帅帅低着头从他俩头顶上经过, 先仔细地在霍然脸上闻了闻,然后在他鼻尖上舔了一口,吧唧了一下嘴。

    “走开, 瞎舔什么!”霍然在它脑袋上拍了一巴掌。

    帅帅没理他, 吧唧完嘴之后又移到了寇忱的脸上方,开始闻。

    “没死呢!”寇忱说。

    帅帅没有理会, 坚持在他脸上闻了一圈,最后又在他脑门儿上舔了一口才算检阅结束。

    “操, ”寇忱坐了起来,“我去洗洗。”

    “我也要洗。”霍然跟着坐了起来。

    “能不能轮流?”寇忱说, “我发现你这人真是,什么都要跟我争,我先洗是能把水用没了吗?”

    霍然没说话, 直接跳下床跑进了浴室。

    收拾的时候还又回味了一下。

    啊, 青春真美好。

    他收拾完出来,寇忱进去的时候,他又坐在床边抱着帅帅感叹了一会儿。

    啊,青春真美好。

    然后美好的青春突然就被敲门声给打断了。

    “寇忱!”老杨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吃饭了, 先别学习了。”

    “哦!”霍然应了一声,赶紧下了床,走到门边,犹豫了一下,伸手拧了拧门把。

    没开。

    拧不动。

    “霍然啊?让帅帅先下来吧,”老杨说,“它先吃,吃完了它要钻桌子底下玩的。”

    “好,”霍然应着,又拧了拧门把,“这个门……”

    “怎么了?”老杨在外面也拧了一下门把。

    “它打不开了。”霍然有些郁闷。

    不是很有钱的人家吗!

    寇忱不是富二代吗!

    吃个面不是还带撒钱的吗!

    怎么门锁坏了不修呢!

    还有没有一点儿有钱人家的风范了啊!

    “这锁是有点儿……你让寇忱来开。”老杨说。

    “寇忱在……”霍然看了一眼浴室门,还是关着的,富二代撸个管儿完了要洗这么久的吗!如此精致吗!

    “你俩干嘛还反锁啊?”老杨终于问到了重点。

    霍然沉默了。

    “寇忱呢?”老杨问到了第二个重点。

    两个号称要上楼学习写卷子的人,反锁了门,还有一个在浴室里。

    “他……上厕所呢。”霍然清了清嗓子,又转头冲浴室那边压着嗓子喊,“寇忱!你这个门打不开了!”

    “来了来了!”寇忱腰上裹着条浴巾出来了。

    “等会儿……”霍然瞪着他。

    没等阻止,寇忱已经推开帅帅,抓着门把手哐哐地往上抬着晃了几下,接着咔的一声把门给打开了。

    “干嘛反……”老杨话说到一半看清了寇忱的形象,愣住了,“霍然不说你上厕所吗?怎么脱成这样了?”

    寇忱看了霍然一眼。

    “你不是上厕所吗?”霍然挣扎着把锅都扣到了寇忱头上。

    这种撒谎的活儿,他只要开口,有一半情况下是要露馅儿的,只能让寇忱这种从小到大身经百战的人来应对。

    “让人一顿揍,不洗澡能行吗,”寇忱转身走回衣柜面前,拿了衣服穿上了,“一身灰,刚我照镜子,后背上还有血呢。”

    “下去吃饭了,”老杨看了他俩一眼,“背上有血这个别跟你妈说啊,她一直觉得问题不大,注意力也不在这上头,你别再吓着她。”

    “嗯。”寇忱应了一身,扯掉了腰上的浴巾。

    老杨啧了一声,转身走了。

    霍然把门关上了,没敢再反锁,看着寇忱的屁股,:“你跟老杨还真不见外啊?”

    “我要不这样,他还能再说几句你信么,”寇忱一边穿裤子一边说,“他有时候话特别多,你要没在这儿,我写个作业他能在旁边跟我聊半小时。”

    “你写作业?”霍然有些疑惑,寇忱根本就没交过几次作业。

    “我假装写作业的时候。”寇忱又说了一遍。

    “……哦。”霍然点了点头。

    他俩下楼的时候,楼下餐厅的桌子已经摆好了,帅帅正在自己窝前啃哧啃哧地吃着狗粮。

    霍然低头下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是整齐的。

    “你刚按我后脑勺伤口上了。”寇忱突然贴在他耳后小声说了一句。

    霍然惊得差点儿直接滚下楼梯。

    一是为寇忱突然在这种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地方说了这么暧昧的一句话,二是……他居然按到了寇忱的伤口?

    “怎么可能?”他震惊地回过头瞪着寇忱。

    “为什么不可能,”寇忱说,“你啃我后背的时候就按着我后脑勺来着,我他妈脸都让你按枕头里面去了,气儿都差点儿上不来。”

    “你闭嘴!”霍然惊恐地压着声音。

    “有什么好菜啊!”寇忱喊了一嗓子,三步一跨地跳着下了楼梯。

    霍然抓着栏杆才没在楼梯上滑倒。

    “然然来,坐这儿!”寇潇招呼霍然,“今天的菜都是你寇叔叔自己点的,全部是他爱吃的,也没跟我们商量着,你一会儿尝尝看,不知道合不合你口味啊?”

    “我生日,吃什么为什么要跟你们商量,”寇老二说,“你们生日也没跟我商量过啊。”

    “我都行,我吃什么都很香。”霍然说。

    “尝尝这个。”寇忱马上从旁边柜子上拿了个挺大的袋子,往里头摸了一块饼干出来递到他嘴边。

    “这是?”霍然看了一眼,是一个狗头形状的棕色小饼干。

    正要试着咬一口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寇老二的声音:“狗饼干!他那个蠢狗的零食!”

    “靠!”霍然一巴掌拍掉了寇忱手里的饼干,帅帅一个滑步冲过来,叼走了饼干,钻到了桌子下面。

    “其实也不难吃,主要是太糙了,杀喉咙,”寇老二说,“还没有味儿,淡的……”

    “您……吃过?”霍然小心地问。

    寇忱在旁边一下爆发出了狂笑。

    “我没吃过!”寇老二吼了一声,“寇忱吃过,他给说的。”

    “哦,你这描述也太细致了,”霍然说,“我以为你尝过呢。”

    “这小子,”寇老二指着寇忱,“小时候什么都吃过,我也就是没看见,我估计他屎都吃过。”

    “真没有。”寇忱谦虚地说。

    桌上小碟冷盘都摆好了,霍然坐在了寇忱和寇潇之间。

    这是他第一次跟寇忱全家一块儿吃饭,有些不太自在,好在寇家的人性格都挺大大咧咧,也没人跟他多客气,就坐下的位置还自顾自地吵了一通。

    让霍然感觉轻松了不少。

    不过坐下之后,霍然发现今天寇忱家的阿姨没在,他正想问要不要帮着端菜上桌,厨房那边突然走出来一个端着盘子穿着白色厨师服的人。

    “这谁?”霍然小声问。

    “我爸叫的那家私房菜的服务员吧,要不就是厨师,”寇忱看了一眼,小声跟他说,“这家我爸最爱吃,去得很熟,跟他们老板就差拜把子了,要不人家也不给送到家里来,有些菜得现场做,麻烦得很。”

    “哦。”霍然点点头。

    这是家淮扬菜馆子,霍然一直觉得寇老二这种麻辣香锅的气质,应该是喜欢吃川菜,生日点上十个杀人锅什么的……没想到会迷恋这么清鲜平和的味道。

    蟹粉狮子头,松仁玉米之类的,实在太不符合雨夜屠夫的形象了。

    不过毕竟是文艺版,想想也能配得上。

    “今天就提前给我爸过生日了,”寇潇拿起杯子,“我们家吧,我爸最辛苦,平时我们这几个生在福中不知福的也没太在意,这么多年,也就今年寇忱有心,想着我爸了。”

    “感动。”寇老二说。

    “所以别老说我们寇忱不懂事,”寇潇说,“挺懂事的,顶多就是晚熟点儿。”

    寇老二嘿嘿笑了两声,拿起了杯子。

    “今天人挺全乎了,还有小然然在,”寇妈妈也拿起了杯子,“大家今天好好吃,好好聊,老公生日快乐啊。”

    “寇叔叔生日快乐。”霍然说。

    “爸生日快乐!”寇潇和寇忱一块儿说,老杨跟着也说了一句。

    大家的杯子丁当一顿磕,然后仰头把酒都喝了。

    “你重新说,结婚了没啊你就跟着喊。”寇老二一指老杨。

    “我就随便喊喊,您随便听听就行,”老杨笑着说,“结不结婚的您闺女不点头我也没办法。”

    “你俩这也是……”寇老二看向寇潇。

    “急什么!”寇潇啧了一声,“爸你生日呢,你管他叫你什么啊,他要叫你爷爷你也就应着就行。”

    “那可以。”寇忱马上说。

    “兄弟情呢!”老杨看着他。

    “这儿呢!”寇忱跟他碰了一下杯。

    “你不说点儿什么?”寇老二看着寇忱。

    “嗯?”寇忱愣了,“我说什么?”

    “我生日啊,你不说点儿什么?”寇老二还是看着他。

    霍然知道这父子俩平时沟通不畅,虽然日常交流还挺其乐融融,但一有事儿就能烧出一场战争来,这次寇忱能想着给寇老二准备生日礼物,对于寇老二来说,绝对是件惊喜的事儿。

    只是霍然没想到寇老二能惊喜到这种程度,这个喜悦的劲头一直高扬着,跟个小孩儿似的。

    寇忱拿着杯子,没有说话。

    霍然轻轻碰了他腿一下,面对这样期待的寇老二,寇忱如果不给面子……

    “爸,生日快乐,”寇忱开了口,侧过身看着寇老二,“你儿子是让人不太省心,跟你一直也没好好说过话。”

    “还行,”寇老二说,“我也不怎么爱跟你说话。”

    “我觉得你不讲理,粗暴,不肯听我解释,总觉得自己是个老大要给我指条明路直通人生颠峰,特别烦,”寇忱说,“特别烦。”

    “知道你很烦,不用来回重复。”寇老二没有生气。

    “但有一点我是从来没有怀疑过的,”寇忱说,“就是……”

    “你真是我亲儿子,”寇老二说,“真不要怀疑,咱俩长得都一个样。”

    老杨在旁边笑呛了,偏头咳了半天。

    “……我没怀疑过这个!”寇忱有些恼火。

    “那行,你怀疑什么了?说吧。”寇老二说。

    “我是怀疑……”寇忱说了一半停下了,有些迷茫,“我怀疑……”

    “有一点,你从来没有怀疑过。”霍然不得不在一边小声提醒,“你现在说的是你没怀疑,没说怀疑。”

    “哦!”寇忱恍然大悟,一拍腿,“有一点我从来没有怀疑过。”

    寇老二看着他。

    “我知道你很……那什么,”寇忱突然有些不好意思,低头清了清嗓子,“很爱我,我也知道你没偏心,你对我和寇潇是一样的。”

    “那倒不是,”寇老二说,“我对你姐还是要更好一些。”

    “你能不能行了啊?”寇忱一下提高了声音,“会不会说话了啊!”

    “你怎么跟你爹说话呢?”寇老二瞪着他。

    “我好好跟我爹说话呢,”寇忱说,“架不住我爹不能好好说话啊!”

    “哎?”霍然愣了,在寇忱身后戳了戳他的腰,“怎么说着说着还能说出这效果来了啊?”

    “我怎么知道!”寇忱吼。

    “嘿。”寇老二吸了一口气。

    霍然又在寇忱腰上掐了一把,示意他闭嘴。

    别的人都没有说话,仿佛是对这样的场面习以为常了,不打起来一般都不会开口劝架。

    寇忱反手抓住了霍然的手腕,没有出声。

    寇老二盯着寇忱看了一会儿,突然一伸胳膊,抱住了他。

    “好儿子,”寇老二拍着他的背,“好儿子,我这辈子还是很值的!”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轻狂 > 第105章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屠户家的小娘子作者:蓝艾草 2将军这样不得体作者:棠粒儿 3孤城闭作者:米兰Lady 4蜀锦人家作者:桩桩 5最美的时光[被时光掩埋的秘密]作者:桐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