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第92章

所属书籍: 轻狂

    去吃饭的路上, 霍然一直在乐, 想起寇老二的给老子飞他就忍不住。

    “我爸是不是打你了?”寇忱看着他。

    “没, ”霍然笑着说,“怎么可能啊,你爸估计就打你吧。”

    “骂你了没?”寇忱又问。

    “也没有, ”霍然说,“其实好多矛盾都是对人不对事的,你没发现么?换个人怎么说都好说。”

    “那你受什么刺激了你乐一路了, ”寇忱摸了摸脸, “是因为得到了过分英俊的我所以乐疯了吗?”

    “……是。”霍然笑得更厉害了。

    “那就能理解了,”寇忱一点儿没谦虚, “不吃自助了,这儿离得太远了, 咱们附近找个店吃饭吧。”

    “你饿瘦了你说了算。”霍然点头,“对了, 刚你爸跟我说,让告诉你,明天十点他在老袁办公室等你。”

    “干嘛, 决斗啊。”寇忱说。

    “大概是老袁有什么办法吧, ”霍然说,“我觉得这也是个台阶,你也快没钱了,他明天还要给你这月的钱。”

    “冲钱也得去啊。”寇忱叹气。

    霍然拍拍他后背以示安慰,想想还是没忍住, 边笑边问寇忱:”“你爸刚喊什么你听到了没?”

    “喊什么了?”寇忱皱皱眉,“我爸冲我嚷嚷的多了,我一般都当没听见。”

    “给老子飞——”霍然很愉快地学着寇老二的语气,“飞——”

    寇忱一下笑了起来:“你他妈笑点是不是有点儿低啊。”

    “就是很好笑,特别是一想到这句是老寇家传家宝,就更好笑了。”霍然笑得嘎嘎的。

    “哎,”寇忱看着他,又转头看了看四周,再凑到他耳边小声说,“霍然,我亲你一下行么?”

    行!

    ……不不不不行!大街上呢!

    没等开口,寇忱已经凑过来在他脸上MUA了一口。

    算了。

    就这么着吧。

    反正自己也挺愉快。

    自己有空应该去写个《论纯洁少年是如何堕落的》。

    吃饭的时候徐知凡发了消息过来问情况。

    “怎么没在群里问?”寇忱说。

    “怕万一有什么情况不好在群里回答呗,”霍然说,“徐知凡还是很谨慎的。”

    “告诉他没事儿,”寇忱想了一下,“晚上我回宿舍吧。”

    “不住酒店了啊?”霍然问。

    “明天不是要决斗么,”寇忱拧着眉,“我心里不踏实。”

    “怕打不过他吗?”霍然看着他。

    “就怕这么一通折腾,最后还是什么也没改变,”寇忱说,“如果这次过了,还是以前的老样子,我肯定再也不会有什么想法了。”

    “不过我给你个建议啊,”霍然说,“你别只想着对你爸的要求,你爸对你的要求,你也得想想,他为什么要你出国,因为你这成绩和你平时吊儿郎当的样子,对不对。”

    “我那天就想跟他说来着,我初中的时候成绩也不是太差,中等吧?或者……中等偏下,也可能……下?”寇忱越说越没底了。

    “你是想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吗?”霍然说,“那你告诉他啊。”

    “不是啊,”寇忱赶紧解释,“我可没打算表这个态,我自己什么样我自己清楚,定目标可以,不能定得太高,达不到的目标不可能有动力。”

    霍然托着腮看着他,啧了一声。

    “正经点儿,”寇忱说,“我认真的。”

    “我知道,先订个小目标,”霍然把自己的杯子推到他的杯子旁边,轻轻叮了一下,再拿起来喝了口茶,“明天就这么说。”

    寇忱也喝了口茶,一样地托着腮看着他。

    “干嘛?”霍然继续托着腮。

    “看看。”寇忱说。

    “好看吧。”霍然抬了抬下巴。

    “帅爆了,”寇忱说完一扬眉毛,“我的。”

    霍然笑着没说话。

    “是不是!”寇忱压着声音恶狠狠地问。

    “嗯。”霍然笑着应了一声。

    吃完饭他俩先打了个车去酒店退房拿东西。

    寇忱的东西很少,毕竟离家出走是突发事件,他就拿了个放着不及格卷子的书包,换洗衣服都是住在酒店之后才出去买的。

    “你姐要知道你就住在这儿,”霍然说,“估计得打死你。”

    “不能告诉她,”寇忱说,“她肯定认为这是对她智商的侮辱,会气死的。”

    “东西拿齐了吗?”霍然看了看手机,“现在回去时间还可以,还能跟他们几个聊会儿。”

    “嗯,”寇忱把收拾好的书包往地上一扔,转过身,对着他把胳膊一张,“来。”

    “什么?”霍然一阵紧张。

    “抓紧时间,”寇忱说,“回学校了就没这样的机会了。”

    “什么……机……机会?”霍然更紧张了。

    “装他妈什么傻!”寇忱往床上一坐,还是张着胳膊,“过来,好好亲一下啊!”

    “你闭嘴!”霍然感觉全身的血都冲到了脑袋上,而且由于脖子的位置通过率太低,挤得他有些都喘不上气儿了。

    “再摸几把,还想咬你几口,”寇忱不仅没闭嘴,想说的一句都没少,“当然,你要想咬我几口我也能忍得住疼,我……”

    霍然没等他说完就往前冲了过去,飞身而起,直接把寇忱扑倒在了床上。

    “磕我肋骨了你什么时候能有点儿数!”寇忱捂着自己肋骨,“你是真没挨过揍……”

    霍然低头压住了寇忱的唇。

    寇忱像是断了电,所有的动静包括呼吸都暂停了几秒,然后才又重启,抓着霍然的衣服往上一掀。

    霍然的手机在地上响起来的时候,寇忱翻过身抱住了他,把脸按在他肚子上,闷着声音:“不接。”

    “万一是什么重要的电话呢?”霍然说。

    “你一个小破学生,最高职位就一个校篮队长,你有个屁的重要电话。”寇忱说。

    霍然躺在床上笑了起来,寇忱的脑袋随着他肚子的起伏一上一下的。

    “哎,”霍然鼓了鼓气,把寇忱的脑袋顶了起来,“你知道现在这场面特别黄吗?特别像……”

    “你是在暗示我吗?”寇忱胳膊撑着床转过了头,一手抓着他裤腰往下扯了扯,“也不是不可以。”

    “没!”霍然喊了一嗓子,一把拽住自己的裤子,“我没这个意思,我只是说……有点儿像。”

    “你片儿就是没少看,”寇忱低头在他肚子上咬了一口,跳下了床,穿着内裤进了浴室,“有存货吗?哪天共享一下啊。”

    “没有!”霍然笑着坐了起来。

    “是男女的吧?”寇忱从浴室又探出头来,“以后是不是得找点儿……”

    “你要不洗就出来!”霍然跳下了床。

    “再来?”寇忱立马从浴室出来了,“我就说了嘛,堂堂霍队长,怎么可能只撸一把就结束,怎么不得……”

    “我警告你啊寇忱,”霍然把他推到墙边按着肩,“你收敛点儿。”

    “不收敛你打我么?”寇忱一挑眉毛。

    “我在宿舍撸死你!”霍然一瞪眼。

    “哎哟,”寇忱一下笑出了声,“我真没所谓,我就怕你不敢。”

    “洗不洗!”霍然吼他。

    “洗啊!”寇忱也吼。

    “快!”霍然吼。

    “知道了!要洗个双人吗!”寇忱继续吼。

    霍然捂住了他的嘴:“你他妈注意点儿内容,这门不是特别隔音。”

    寇忱笑得眼睛都眯缝了。

    霍然估计着他嘴的位置,在自己手背上亲了一口:“MUA!”

    回学校的路上,霍然一直低头在群里跟七人组几个人聊着。

    他其实完全可以不出声,但这会儿他得拼命给自己找点儿事干着,说话打字都行,只要一停下来,他就会想起刚才酒店房间里的事。

    寇忱的喘息,还有那些掌心里或烫或暖的温度,或紧致或柔软的触感。

    每一个念头一闪,都能在心里带起一阵电流。

    可耻啊。

    还琢磨个没完了。

    “说什么呢?”寇忱靠到他身上,看着他手机屏幕。

    “他们在食堂等着了,给你接风。”霍然说。

    “我操,”寇忱笑了,“又不是什么光荣的事儿,还接个屁的风,就直说想找个借口吃宵夜不就得了。”

    “他们在食堂等着了,”霍然说,“等你一块儿吃宵夜。”

    “这就顺耳多了,”寇忱胳膊往后伸过去搂住他的腰,伸到衣服里在他腰侧轻轻抠着,“我问你个事儿。”

    “嗯。”霍然垂下眼睛看了看,确定这个动作躲在衣服低下,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不到。

    “就你……”寇忱放轻了声音,“这个事儿,跟谁说过吗?”

    “怎么?”霍然偏过头。

    “知凡?”寇忱问。

    霍然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他看出来我有点儿……不对劲,问我,我就说了。”

    “那我呢?”寇忱又问。

    “没说,”霍然说,“你要介意我就不告诉他,反正他也能看出来。”

    “你大爷,”寇忱笑了,“那就告诉他呗,等人看出来,我多没面子。”

    “那明天说吧,今天人多。”霍然说,“其实我也没想好要怎么说……就,有点儿尴尬。”

    “我估计他晚上就找机会问你。”寇忱说。

    徐知凡的眼睛大概是太上老君帮着炼过,霍然和寇忱一走进食堂,都还没开口说话,他已经笑得意味深长了。

    以霍然跟他这些年的交情,这样的笑容表示自己基本不需要再去想怎么跟他起头说这个事儿了。

    “我操!”许川指着寇忱,“你以后别再说什么大家有事儿都说,别瞒着自己扛这种话了!”

    “我错了。”寇忱马上认错。

    “你错哪儿了啊!”魏超仁说,“当初说知凡的时候是怎么说的?搁你自己身上了,这么大的事儿居然一声不吭,我们给你发多少消息,打多少电话啊!你他妈还当我们是兄弟吗!”

    “姨姨!”寇忱冲食堂阿姨喊,“烧烤,一样二十串!”

    “哟,好几天没见着寇忱了,”阿姨说,“行啊,给你们烤上,坐那儿等着吧!”

    “你别打岔,”江磊说,“这顿知凡和川哥请的,你别拿这个打岔。”

    “行行行,”寇忱坐到了桌子旁边,“你们骂死我吧。”

    “骂你是肯定得骂的,”许川说,“但不是现在,现在……先拿点儿饮料吧。”

    “我去。”胡逸站了起来。

    江磊跟他一块儿过去,从冰柜里拿了一堆饮料过来。

    几个人围坐在桌边,一起打开了饮料,然后抓着饮料,一块儿盯着寇忱。

    “干嘛?”寇忱一下警觉起来,“谁他妈敢泼我我保证动手。”

    “谁泼你啊,”许川啧了一声,“说吧!”

    “说什么?”寇忱问。

    “这几天怎么回事,在哪儿过的,这事儿怎么处理了,”江磊掰着手指头,“需要我们帮着使点儿什么劲……这些都是我们这几天商量过的重点。”

    寇忱没说话,捏着饮料瓶子,好一会儿才冲大家抱了抱拳:“我算是知道什么叫哥们儿了,谢谢大家。”

    “寇叔叔明天十点,约了寇忱在老袁办公室见面,”霍然说,“我听他的意思,老袁是给了他建议的,他还没接受,还在考虑。”

    “会是个什么建议啊?”江磊问,“要不要先从老袁那儿打听一下?”

    “估计老袁不会说,”霍然说,“毕竟寇叔叔还没同意,不过我觉得老袁的建议肯定不会坑寇忱。”

    “我打断一下,”许川问,“现在寇叔叔什么态度?今天下午这晕倒到底怎么回事啊?老袁可是真挺急的,说是晕倒了。”

    “装的,”寇忱喝了口饮料,“试探一下我跟你们有没有联系,如果有联系,顺便就能把我骗出来了。”

    “我操,”魏超仁说,“还都让他给计划进去了,你果然去了。”

    “追着我要打呢,”寇忱啧了一声,“还好霍然拦着了,要不这会儿我还不定在哪儿呢。”

    几个人又一块儿转过头看着霍然,眼神里全是震惊。

    “可以啊霍然,”许川说,“他爸那么……那么……你都敢拦?”

    “不然怎么办,他都喊抓小偷了。”霍然说。

    几个人愣了愣,一下全笑趴了。

    “你爸其实应该能听劝,”徐知凡边笑边看着寇忱,“我觉得你跟他挺像的。”

    这顿宵夜,是霍然这几天来吃得最愉快的一顿饭了,虽然他非常想跟寇忱单独呆着,但一帮人这么坐着边吃边聊,也让他觉得很踏实。

    回到宿舍的时候,他也没好意思专门跟寇忱说晚安,大家一块儿稀里哗啦地喊完之后就各自进了宿舍。

    关上门之后他才拿出手机,给寇忱发了一条消息-

    晚安忱忱-

    晚安寇然然-

    滚!-

    你自己说的,跟我姓-

    行,那以后你就是我亲弟弟了-?-

    我内心很挣扎,我觉得亲兄弟还是不要这样的好……-

    霍然霍然霍然霍然然然然

    霍然愉快地笑着躺到了床上。

    手机又响了一声,是徐知凡发过来的-

    别的我不问了,我就问一个,实在好奇

    霍然往徐知凡床那边看了一眼,徐知凡拿着手机,一脸严肃地盯着他-

    问-

    寇忱是不是早就喜欢你了?

    霍然又看了徐知凡一眼,徐知凡啧了一声,指了指手机,又一瞪眼,催他回复-

    他说是

    “操。”徐知凡笑着小声说了一句,翻身仰躺下了-

    新婚快乐

    霍然拿着手机一通狂笑,笑完了又觉得非常不好意思,把手机塞到了枕头底下。

    早上十点,老袁来了教室。

    寇忱一看到老袁,就站了起来,往教室外面走的时候,七人组都给他竖拇指加油打气。

    他一脸镇定地跟着老袁下了楼。

    “我爸到了?”寇忱问。

    “到了,”老袁小声说,“你爸昨天是不是装的?”

    “……您可算猜出来了啊?”寇忱说。

    “那你爸爸演技还不错,”老袁说,“昨天倒我桌子上的时候还把我一个杯子碰地上摔碎了。”

    “你怎么发现他装的?”寇忱问。

    “他今天赔了我一个新杯子,”老袁说,“我就想啊,他晕过去的时候,旁边的老师就把碎杯子收拾走了,他怎么知道杯子摔了?”

    “百密一疏,”寇忱啧了一声,“还是没练到家。”

    寇忱走进办公室的时候,老爸正端坐在老袁办公桌前,欣赏着那个杯子。

    看到他进来,老爸往椅背上一靠,抱着胳膊:“来了啊。”

    老袁指了指老爸的胳膊:“先放下。”

    老爸犹豫了一下,把胳膊放下了,手没地方放,搁在了桌上。

    “你拿个椅子过来,坐你爸爸旁边。”老袁又拍了拍寇忱。

    寇忱过去拖了张椅子过去,放到老爸旁边,犹豫了一下又往自己这边拖过来了一些,刚要坐的时候,老袁过来把椅子又往老爸那边踢过去了十几厘米。

    寇忱叹了口气,坐下了。

    “袁老师,”老爸胳膊放在桌上,很规矩地举起了手,“我有个请求。”

    寇忱迅速地偏开了头,咬住嘴唇怕自己笑出声。

    “什么请求?”老袁端了杯水放到了桌上,又递了瓶可乐给寇忱。

    “能让霍然同学过来吗?”老爸说。

    “你想干嘛啊!”寇忱猛地转过头,瞪着老爸。

    “关你屁事?”老爸说,“你冲那边慢慢笑你的,你管我呢?”

    “我们俩的事儿,你叫霍然干什么?他又不是你儿子。”寇忱说。

    “袁老师,你看到没?”老爸说,“我跟这小子现在这情况说不上三句就要打起来,昨天我跟霍然聊了几句,那小子说得挺明白,我感觉他知道寇忱在想什么,叫他来帮着说几句。”

    老袁看着寇忱。

    寇忱拧着眉,好半天才又看着老爸:“你别冲他吼。”

    “不会。”老爸说。

    霍然出现在办公室门口的时候跟作贼一样,先探出了半个脑袋,往办公室里瞄。

    跟寇忱眼光对上之后,他瞪着眼睛用口型问:怎么回事?

    “进来吧,没事儿,”寇忱说,“我爸要求我这边儿请个发言人。”

    “啊?”霍然愣了。

    “来,霍然你进来,”老袁回过头冲他招招手,笑着说,“你来帮你好哥们儿缓和一下气氛吧。”

    霍然有些紧张,进办公室的时候踮着了走了好几步才想起来自己是个发言人,不是被发现了什么被叫来严刑拷打的。

    于是改成了昂首挺胸,走出了校篮队长的气势。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轻狂作者:巫哲 2东宫作者:匪我思存 3来不及说我爱你(碧甃沉)作者:匪我思存 4至此终年作者:墨宝非宝 5莫负寒夏作者:丁墨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