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轻狂 > 第107章

第107章

所属书籍: 轻狂

    寇忱加过林无隅的好友, 霍然玩他手机的时候也看到了, 也没吃醋啊, 虽然他俩一句话也没聊过……

    霍然看了一眼得意洋洋的寇忱,拿过桌上一瓶饮料喝了一口。

    随便吧,幼稚。

    寇忱吃了霍然咬剩下的半个鸡翅之后, 又回头往林无隅那边看了一眼:“哎?”

    “怎么?”霍然没好意思回头,只是看着寇忱。

    “他跑了啊。”寇忱小声说。

    “大概是吃完了吧。”霍然很感谢林无隅,他要一直坐在那儿, 这一晚上寇忱都不会消停。

    “不能啊, ”寇忱说,“刚那么大一盘, 我都佩服是怎么码上去的,这就吃完了?”

    “说不定吃得快。”霍然咔咔咬着鸡翅。

    “肯定是打包走人了, ”寇忱啧了一声,盯着霍然, “受不了了我估计,肯定对你……”

    “受不了正常,”霍然还是咔咔咬着鸡翅, “他一个单身狗不走还看你在这儿强行秀恩爱么。”

    寇忱哼了一声:“所以让我试出来了吧。”

    “……你真厉害啊。”霍然无语地给了他表扬。

    “我也觉得。”寇忱笑了起来。

    七人组的话题已经转到了寇忱的生日上, 他俩暂时停下了醋精话题,加入了讨论。

    “不要安排太大型的活动,”寇忱说,“耽误我学习。”

    七人组瞬间没了声音,一块儿看着他, 脸上都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我要是期末不能全都及格,我可能就得出国了!”寇忱压着声音,拍了拍桌子,“同学们!好朋友们!我们就见不着面了啊!”

    “你跟你爸现在的关系是不是比之前好很多了?”许川说,“就算不及格,他看到你的努力也应该不会再逼你出国了吧?”

    “关键是面子啊川哥,”寇忱皱着眉,“我要是放了话说全科及格又没做到,我还怎么在我爸跟前儿混?他本来就嘲笑我这目标定得太低了,真没及格,我不得被他嘲出天外去,我爸那人……”

    “一天总行吧,”徐知凡说,“我们是想找个周末,去野个炊烧个烤什么的。”

    “烧个烤可以,”寇忱说,“野个炊就算了吧,你们知道野炊是什么意思吗?就是野地里自己烧柴生火做饭,做饭啊哥,我们这七个人,也就凑合会吃个饭。”

    霍然边吃边笑。

    “那就烧烤,”许川说,“你正生日跟家里过,毕竟十八岁生日,比较重要,你爸肯定也想你在家过,第二天跟我们过。”

    “那他俩二人世界呢?”江磊问,“他生日周末,跟家里一天,跟我们一天,就上课了。”

    “那就……”魏超仁想了想,“要不就……牺牲一下吧。”

    “嗯?”霍然看着他。

    “你俩也不差这一个周末了,”魏超仁说,“上周周末你是不是在他家过的。”

    “我没……”霍然赶紧解释。

    但是没有人听,大家开始了下一轮讨论。

    寇忱喝着饮料,乐得停不下来。

    回到宿舍的时候,时间已经挺晚了,一帮人道了个晚安就各自回了宿舍。

    “霍然。”寇忱扒着宿舍门,小声叫了一声。

    “嗯?”最后一个进门正要关门的霍然马上停下脚步,回过了头。

    “晚安啊然然。”寇忱声音很轻,几乎听不清。

    “晚安啊忱忱。”霍然也用同样的声调回答。

    寇忱笑了起来,很愉快的样子。

    不过还没笑够三秒,就被魏超仁一把拽进了宿舍里。

    “你俩适可而止,”魏超仁探出头瞪着霍然,“保持善良,保留人性,为这两个宿舍的单身人士做点儿贡献!”

    霍然笑着关上了宿舍门。

    “你有什么计划吗?”徐知凡坐在床上问了一句。

    “我?”霍然愣了愣,“我能有什么计划啊?”

    “不是,”江磊走到他旁边坐下,“寇忱生日你没有准备什么惊喜吗?”

    “惊喜?”霍然看着他。

    “寇忱给你的生日礼物很用心,那会儿他虽然没挑明,但是应该已经很那什么你了,”江磊说,“我们就觉得你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环节,毕竟你俩现在在一起了。”

    特别的环节?

    有啊。

    上床。

    “我……真没想过,”霍然说,“我就想着用旧车链子做两个手链。”

    “我靠,手工达人啊。”江磊说,“难吗?”

    “理论上……不难,”霍然说,“剪断了再用现成的锁扣接上就行。”

    “链条要抛光吗?”胡逸说,“还有去掉机油什么的?”

    霍然看着胡逸,好一会儿才说:“你会吗?”

    “不会,”胡逸如实回答,“我就是提醒你,要不就还是用新车链子,就不用抛光了,黑色的新链子,你以前不是用过吗?你说特别酷的那种。”

    “嗯。”霍然低头琢磨了半天,“我还是要用旧的,旧的我也能找到黑的。”

    “为什么啊,”江磊说,“没钱了吗?我这儿有。”

    “不是,”霍然犹豫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那些旧车链子……都是跟着我走过很多地方的,我觉得……意义不一样。”

    “可以,就用旧的,你自己慢慢折腾,”徐知凡手往床板上一弹,做了总结,“先说惊喜,你要是没想,我们想了一个,你要不要用?”

    霍然看着眼前的几个人,半天都没说出话来。

    “感动啊?”江磊问。

    “嗯。”霍然点点头,“我生日你们也没这么上心啊。”

    “那不一样,”胡逸说,“毕竟这是你们在一块儿之后第一个生日,留点儿纪念吧。”

    “你们有什么想法?”霍然问。

    “川哥去踩点,他以前跟人去过一个烧烤的地方,那儿基本没有人,是个山边,风景不错,”徐知凡说,“然后我们过去在地上挖几个洞……”

    “然后把我塞洞里?”霍然马上站了起来,“不不不不,不行,我不!”

    “听完!”江磊说。

    “不塞你,那么大的坑刨出来都累死了,坑里塞几个带闪光的气球什么的,上面写上字儿,”徐知凡说,“写什么你想想,然后喊生日快乐的时候,气球突然飞起来,怎么样?”

    “真是……直男创意啊。”霍然感慨。

    “行行行行,你个基佬来创意一个。”江磊指着他。

    霍然看着他:“磊磊今天反应很快啊?”

    “你就说行不行吧。”江磊说。

    “可以。”霍然点点头,“但是这个怎么弄?太麻烦了吧,还得川哥先去踩点?然后再去一趟布置?”

    “没事儿,”徐知凡说,“不是问题。”

    “那机关怎么弄?气球飞走的时候字儿要是东一个西一个怎么办啊?”霍然问。

    “气球系在石头上,坑上我们放个板子,”胡逸说,“板子上栓根儿拉绳,到时走过去同时哐一拉,就行了。”

    “厉害!”霍然竖起了拇指。

    七人组背地里布置生日的事儿,只有寇忱一个人不知情,每天除了埋头学习,就是对着霍然的情书每日一催。

    “情书写好了没?”他趴桌上小声问。

    “没呢。”霍然说。

    “没多少天了,”寇忱说,“我生日一过完就期末考了,你最好用点儿心,别影响我期末考的成绩。”

    “嗯。”霍然点头。

    他正在往本子上写着字。

    寇忱同学你好。

    今天天气真好啊。

    霍然停下笔,看了一眼窗外,倾盆大雨下得正起劲。

    不过没所谓,总会天晴的,这话没毛病。

    “打算写多少字?”寇忱问,“八百字吗?”

    “没想好,看状态吧,”霍然边写边说,“不一定能写出来多少呢。”

    “那……”寇忱说到一半突然站了起来,转身就往教室门口走了过去,“于老师!”

    霍然回过头,看到英语老师从对面文2走出来,正要回办公室。

    看到寇忱的时候于老师的脸都扭曲了:“怎么又是你!你们班今天自习不是英语啊。”

    “我知道,”寇忱唰地从屁兜里抽出一张卷子,“但是我有不懂的。”

    “去我办公室吧。”于老师叹气,“你这个劲头是好的,就是我怎么感觉你什么都不懂……”

    “这个是真的,”寇忱愉快地说,“我真是什么都不懂。”

    “你还挺自豪?”于老师继续叹气,“走吧走吧,去办公室。”

    寇忱去了办公室之后,徐知凡坐到了霍然身边,把手里的一摞卷子往桌上一扔:“我看看你卷子。”

    “干嘛?”霍然惊恐地看着他。

    “寇忱拜托我的,”徐知凡说,“我先给你讲一下,晚自习的时候咱们七个人一块儿复习。”

    “我操,”霍然震惊地小声说,“他来真的?”

    “我看是相当真,”徐知凡说,“我发现寇忱这人一旦要做什么事儿就挺认真的,不管别的,干成了为止,就算是为了面子也得干成,而且这次顺带要稍上你们所有人。”

    霍然看了一眼自己本子上的“情书”,一咬牙,合上了本子:“行,你给我讲一下上周数学周测的题,我大题就对了一题。”

    这是一种多么美好的氛围。

    平时的晚自习,基本是七人组抄作业和聊天儿的时间,除了徐知凡会看看书,别的六个人都是欢聚一堂的状态。

    今天就不同了,从今天开始,他们七人学习小组就在要在寇忱的强压之下开始运转了。

    他们把几张桌子拼在一块儿,围成了一圈。

    先是听徐知凡小声把今天的作业讲解一遍,写了的顺一顺看有没有写错,没写的顺一顺写完,有不懂的徐老师现场再给解答。

    “我他妈……”魏超仁一脸痛苦,“烦死了。”

    “坚持一下。”寇忱正盯着本子,这道题他五分钟了只写了一个解字。

    “我全不及格我爸也不会让我出国,”魏超仁继续痛苦,“我就算出国也没什么牵挂,周宁对我一时半会儿也没有兴趣,而且我会在心里默默想你们的……”

    “你喜欢周宁是吧,”寇忱继续盯着那个解字,“她今年高考,考完人就走了,你起码得考到同一个城市,要不你俩就此永别,我脑袋上这三针也他妈白缝了。”

    一提这事儿,魏超仁立马就被愧疚感打趴,咬牙拿起了笔。

    “我是不是智商有问题?”寇忱盯着解字又扛了几分钟,一直压着的火突然爆发了,笔一摔,“我是不是智商有问题?”

    教室里本来有些细细的嗡嗡声,这会儿唰一下全静了下来,一个班的人连喘气儿都踮着喘的感觉。

    这个问题没有任何人敢回答。

    “应该没问题,”霍然看着他,“你为什么突然……对这个产生了怀疑?”

    “这题徐知凡讲了三次了,同类型的,我记得清清楚楚他讲过三次了,”寇忱压住了声音,但眼睛里还在喷火,“我他妈还是做不出来,你说我是不是智商没到80呢?”

    “别侮辱我行吗?”霍然也压着声音小声说。

    “……操?”寇忱看着他。

    “徐霸霸你再给他讲一次?”许川也压着声音。

    “行,”徐知凡点头,用笔在寇忱手背上戳了两下,“提醒你,你不是智商有问题,你大概是用初中的水平在做高二的题,做不明白也正常。”

    “问题是我初中可能就是以小学水平上的。”寇忱说。

    “那不就更正常了吗?小学生。”徐知凡说。

    “啊。”寇忱想了想,“操,再给我讲讲。”

    不得不说,寇忱这种死磕的学习状态还是能管点儿用的,接下去的周测,他居然及格了,而且几科都及格了,虽然英语差两分,但于老师给他加上了两分算了及格。

    在加的两分后头还跟了一句话,是加分理由——学习态度很感人。

    霍然觉得于老师可能是有阴影了,生怕没给及格寇忱当场就能杀到办公室再问出十八万个为什么。

    其实周测的成绩也做不了什么数,毕竟只是一小段时间,但起码证明寇忱这一阵儿没白骚扰各科老师以及徐知凡霸霸。

    去食堂吃完的时候,霍然接到了寇老二的电话。

    没等他开口,那边寇老二就先说话了:“霍然,如果寇忱在旁边,你别让他听到我给你打电话。”

    “嗯,他在前头走着呢,”霍然小声说,“寇叔什么事儿?”

    “你们老袁给我汇报了一下,说寇忱这次周测成绩还可以?”寇老二问。

    “是的,”霍然说,“都……及格了。”

    寇老二啧了一声:“我以为满分呢。”

    “叔,你是不是想得有点儿太多了。”霍然说。

    “行了,我给他打个电话。”寇老二挂掉了电话。

    接着霍然就看寇忱在前面掏出了手机,估计是寇老二打过去了。

    电话很短,寇忱就“喂”了一声,也没说别的,电话就结束了。

    “我靠!”他把手机拿到眼前,“这人疯了吧!”

    “怎么了?”霍然问。

    七人组都凑了过来。

    “我爸打过来的,就说了一句话。”寇忱说。

    “说什么了?”霍然赶紧问。

    “我几科加一块儿甩你几十分,哈哈哈哈。”寇忱说。

    几个人都愣住了,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许川说了一句:“你爸可以啊。”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轻狂 > 第107章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一部 光芒纪·微光作者:侧侧轻寒 2和你的世界谈谈作者:桃桃一轮 3匆匆那年作者:九夜茴 4夏有乔木雅望天堂1作者:籽月 5华胥引(唐七公子)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