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第51章

所属书籍: 轻狂

    平时如果碰上这种情况, 霍然冲出去最多五步, 就会被徐知凡拉住, 有段时间江磊都管徐知凡叫徐爹。

    但今天没有徐知凡阻止他们,而他们是去解救徐知凡。

    往那边冲过去的时候,霍然只觉得脑子里全是怒火, 他不是不能理解邻居一家,换位想想他也能体会那种焦虑和无从发泄的郁闷,只是在都没弄清真相之前, 同样无辜的徐知凡选择的是忍耐, 面对同样的境况徐知凡始终在为对方考虑,始终克制。

    对方对这样的徐知凡一而再再而三地咄咄逼人, 是霍然不能接受的。

    徐知凡已经跳下了后门门外的台阶,李灵她哥和他那俩朋友跟着就往下也跳了下来。

    一个胖点儿的伸手想抓徐知凡的时候, 捞了个空。

    霍然不愧是百米冠军,已经冲到了徐知凡身边, 拽着他胳膊往旁边拉开了。

    接着胖子捞空了还没收回去的手就被寇忱一把抓住了。

    身后几个人都已经就位,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默契让他们围成半圆就拢了过来。

    气氛立马就不一样了,有些紧张。

    霍然感觉老北风里响起了古老的BGM。

    江磊每次去KTV都会点, 气势如虹地一甩话筒:“哪个叫做正义!哪个战无不胜!对错正邪却难定!哪个有权决定!天地自能做证!不管有什么背景!也许一出手, 将世界左右,纵使一开口,空气也颤抖……”

    虽然他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江磊会对这首比他年龄还大的歌如此热爱。

    “够酷。”江磊一般都这么回答。

    “我警告你,”寇忱一手抓着胖子的手,另一只手差不多指到了他鼻子上, 冷着声音,“我可不是徐知凡,在我面前,你敢动手,我就敢让你回头直接住院。”

    “你以为谁想动手?他守这儿几天了!”李灵她哥过来解救朋友,抓着胖子的胳膊狠狠扽了一下,但没能把胖子的手从寇忱的手里拽出来,顿时脸色就变得很难看,“不松手我报警了!”

    “你报警,赶紧的,”霍然说,“顺便把你殴打未成年人的事儿说说。”

    “报吧。”寇忱冲他抬了抬下巴。

    “你他妈松手!”胖子突然有些恼火,猛地推了一把寇忱,然后疯狂地甩动胳膊,想要挣脱。

    寇忱劲儿很大,他使劲甩了好几下,也没能成功。

    在他抬腿对着寇忱踹出去的时候,寇忱突然一扬手,松开了他。

    胖子顿时就失去了重心,对着空气蹬了一脚之后往后摔到了台阶上,李灵她哥和另一个都没能拉住他。

    “我就想问问胡姨,知不知道我妈的情况,”徐知凡开了口,“别的我现在都不在乎,她俩一块儿去的,胡姨现在一个人回来了……”

    “你还觉得我妈有什么错?”李灵她哥情绪有些激动,“我妈中午刚醒!你跟着就要逼问她把你妈弄哪儿去了!你是人吗!她现在难受得很!根本就不说话!”

    徐知凡大概也是忍到头了,冲着李灵她哥也吼了一句:“如果真是我妈坑了她!让她开口说!如果因为她不肯说,我妈出了什么事!我不会放过她!”

    “你再说一遍!”李灵她哥大概是被这句给激着了,瞪着眼就指着徐知凡过去了。

    “你他妈耳朵长了金针菇吗!”霍然实在控制不住自己,一想到徐知凡被打出来的那身伤他就觉得自己身上有一百多根引信在滋滋冒火,对着李灵她哥当胸就是一拳砸了上去。

    就他妈想打人!

    谁也别拦我!

    这种情况下,有一个人动手,就跟黑帮谈判有人开了第一枪似的,所有的人都会立马响应,生怕慢了一步就被对手占了先机。

    不过对方就三个人,寇忱这种七人组战斗之魂都不用动手,他们也能从人数上取得绝对优势。

    混乱的场面并没有能持续多久,霍然感觉自己就往人堆里塞了两拳就被挤出了七人组斗殴圈,然后医院的保安就到了。

    “干什么!都冷静点儿!在医院打架算怎么回事!”几个保安连吼带拉地挤进去把人都给分开了。

    “你们今天这么闹,以后也别想再从我家听到什么消息了!”李灵她哥衣服头发都乱了,也顾不上整理,指着徐知凡,“你他妈自己去打听吧!”

    “我除了你们的抱怨,本来也没听到过一个字所谓的消息!”徐知凡说。

    “你们的什么破消息留着写你家族谱里去吧!”江磊啐了一口,“见过不讲理的,没见过这么不讲理还他妈觉得自己挺悲情的!”

    “我话放这儿,”寇忱说,“之前你带人打徐知凡的事儿没完,从下一秒开始你走路警醒着点儿!”

    “我吓大的吗!我他妈怕你一个高中生?”李灵她哥说。

    “你最好怕,”寇忱沉下声音,不急不慢地说,“你找人打听打听寇老二,我要想找你麻烦,你他妈躲哪儿我都能给你找出来。”

    李灵她哥看着他,没有说话,寇忱这句话说得实在有些瘆人,他一时半会儿大概没能成功进入作答流程。

    “还有你俩,”寇忱看了看他那俩朋友,“谁也别想跑。”

    安静了几秒之后,保安回过神来:“别在这里闹了,快走!不要影响病人!”

    “走,”寇忱低声说了一句,“在这儿再闹起来不划算了,正门那边有110的车,一会儿保安去叫了警察过来就麻烦了,跟他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几个人觉得寇忱的话有理,但寇忱之前言论给了他们巨大的自信,一个个梗着脖子转身跟慢动作似的,好半天才都转回了身,往街口走了过去。

    老北风里开始飘下雪花。

    古老而酷的BGM再次响起。

    “越是到巅峰!越快变,变得似疯癫!一个人,怎可以一手胜天……”

    霍然觉得自己每一步都踏着节奏。

    “要有这样气侯!至有各样妖兽!笑说正义太陈旧!正气纵是太旧!天地未能没有!不管有什么借口!”

    一直走到路口,雪越下越大,他们不得不先进了旁边一家超市,BGM才戛然而止。

    超市里在放新年歌曲之《每年就这几首从你爸妈那辈听到你们这辈你奈我何》。

    “寇老二是谁?”胡逸进了超市第一句话就问出了大家憋了半条街的问题。

    “我爸。”寇忱说。

    “你爸?你爸是混的吗?”江磊有些吃惊,“出去说个名号就能横着走的那种?”

    “不是,”寇忱说着往收银台走过去,“七份关东煮,每份加一串牛肉丸,再来七个热狗。”

    “那……”江磊追问。

    “寇老二是我爸的小名,就家里人叫。”寇忱拿出手机付款。

    “那你让人去打听?”魏超人震惊了,“打听不着怎么办?”

    “你傻啊?你让他们打听谁也打听不着好吗,”寇忱偏过头,一脸不屑,“那几位像是混的吗?就普通打工青年,他就算是想打听都不知道去哪儿问。”

    几个人都看着寇忱。

    寇忱转过身,往收银台上一靠,抱着胳膊:“这就是唬人,懂么?你只要看准他无法查证,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我本来想说寇黑虎的,寇老二这名字我这两天老琢磨,就脱口而出了。”

    “让让,”收银员推了推他,“别挡在这儿,去那边坐着,一会儿我给你们端过去。”

    “谢谢。”寇忱说。

    几个人坐到了超市的小桌子旁边,围了一圈,沉默了很久。

    收银员把关东煮和热狗拿过来之后,霍然才看着徐知凡问了一句:“你这几天都在医院没走开?”

    “差不多,”徐知凡说,“吃饭睡觉还是有的。”

    “现在闹成这样,打听不到什么消息了吧,”许川皱着眉,“怎么办?”

    “李灵跟我说了几句,胡阿姨回来之后什么都不说,只说对不起,”徐知凡说,“然后就吃了药,一直到今天才醒。”

    “对不起什么?骗了家里的钱,还是骗了你妈妈!”江磊咬着牙。

    “不知道,”徐知凡说,“不过我感觉我妈应该没什么大事,要不胡阿姨应该不敢回家,她胆子挺小的,怕事儿。”

    徐知凡的手机在兜里响了一声,他出来看了看。

    霍然和寇忱都没忍住,同时凑过去往他手机上看了一眼。

    徐知凡也没藏着,把手机放到了桌上。

    上面是李灵发过来的一句话-

    晚上我问问,她醒了以后一直没有说话,不知道会不会说

    徐知凡回了一个“嗯”,把手机放回了兜里。

    “现在传销应该是能确定的,在什么地方也是能确定的,”霍然说,“就是不知道具体的住处和阿姨的情况。”

    “嗯。”徐知凡点点头。

    “开完家长会出发吧,”寇忱说,“不等了,那边有没有消息,有什么消息,都得去人。”

    几个人都点头。

    “我们能提供的线索的确是很少,基本就跟大海捞针一样,”寇忱说,“如果能多找些线索,我们去报警都能说得明白些。”

    “可以可以,我觉得可以,”魏超仁点头。

    徐知凡没有说话,还有些犹豫。

    “我们人多,”许川说,“比你一个去要安全得多,能想的办法也多。”

    “都瞒着家长的,”徐知凡说,“如果……”

    “你能不能像个高中生啊,”霍然叹气,“别想那么多,我们就是去旅游。”

    徐知凡又沉默了一会儿,从碗里夹起一个牛肉丸:“我就不说谢谢了,说多了没意思。”

    “这就对了。”寇忱说。

    开完家长会就要放假了,以前出了成绩之后就是几家欢喜几家愁,这回有了老袁保驾护航,七人组几个人面对自己不堪入目的成绩单居然能把持住没有叹气。

    “你真都及格了啊?”寇忱躺在霍然的床上,看着他收拾东西。

    “你是不是特别盼着我能不及格陪着你啊?”霍然问。

    “不是,”寇忱说,“我是觉得你也不怎么听课……你是不是每天晚上背着我偷偷学习了?”

    “我要有每天晚上偷偷学习的劲头,我还能只是刚及格吗?”霍然说。

    “佩服,”寇忱说,“你意思就是你这就是智商分呗,上课下课都不学习,但是全都及格了,这智商,多充沛啊。”

    “我多少还是学了点儿的,”霍然说,“你上课睡觉的时候我都在听课。”

    “我上课睡觉了吗?”寇忱皱眉。

    “一睡一节课,”江磊说,“你自己不知道吗?”

    “你又知道了?”寇忱瞪着他。

    “我为什么不知道,”江磊说,“我每次回头都能看到你在睡觉。”

    “你为什么总回头?”寇忱问。

    “……我闲的。”江磊说。

    “你别总影响我们家然然听课,”寇忱指着他,“你自己不想学还影响别人,你不想学你跟我似的睡觉啊。”

    “我……”江磊张了张嘴,“行,我睡觉。”

    寇忱愉快地笑了好半天。

    “你信写好了吗?”霍然问。

    “写好了,”寇忱点点头,“你呢?”

    “写了一点儿,晚上再写点儿,大概有三四百个字吧。”霍然说。

    “怎么跟我差不多,”寇忱说,“我以为你怎么也得写个千八百的呢。”

    “又不是考试写作文。”霍然笑了笑,往旁边看了看,凑到寇忱旁边,“你骂寇老二了吗?”

    “骂了。”寇忱点头。

    “给我看看。”霍然小声说。

    “就几行字,有什么可看的。”寇忱枕着胳膊笑着说。

    “我保密,”霍然说,“不过要是不方便的话也没事……”

    寇忱反手从屁兜里抽出一张粉色的信纸递到了他面前:“看吧。”

    霍然笑了笑,又往旁边看了看,趴到桌上小心地打开了信纸,看到第一行就笑了:“你真的就这么写啊?寇老二。”

    “嗯,过过瘾。”寇忱扬了扬眉毛。

    寇老二你好。

    我是你儿子,别的就不多介绍了,毕竟认识十几年了,挺熟的。

    寇老二寇老二寇老二寇老二。

    我一直想这么叫你一次,但是不敢,我觉得咱俩之间没什么代沟,只是一直相互不太对付。

    你是我爸,我没觉得太亏,也没想过换爹,毕竟我知道你很爱我,有句港句,这个我是承认的,只是我一直觉得,是不是因为我从来没说过,你根本不知道啊?

    所以我有时候会担心,你是不是挺想换个儿子的。

    不过我还是想告诉你,我大概真的不会成为你想要的那样的儿子,像寇小一寇小A寇小B(划掉)C寇小D他们那样,能被人当成榜样。

    你是不是很失望?

    那也没办法了,只能忍着了,生都生出来了,打也打了,骂也骂了,都没办法,那就承担这个后果吧。

    男人就该有担当,你说的。

    安慰你一下吧。

    我虽然没长成你想要的样子,但我还是你儿子,反正咱俩都没得选了,以后还是和平共处吧。

    这封信应该不会被你看到,所以我就开始骂了啊。

    谁说我没出息了!我运动会拿好几个第一!我怎么就没出息了啊!我非得成绩好才行啊!还有!我就是喜欢哭!我就是想哭!你骂我我他妈还不能哭了啊!我委屈还不能哭啊!就算什么事都没有,我还不能哭着玩了吗!

    最后警告你,我想怎么长就怎么长,你不要多嘴!只要我没变异,我是想长成豆角还是想长成猴面包树你都不要多管!

    寇老二!寇老二!寇老二!

    其实我承认你是个好男人,我也是,咱俩不同款而已。

    别骂我了啊!再骂离家出走了啊!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一生一世,江南老作者:墨宝非宝 2我的忧郁小姐作者:陈果 3到爱情为止作者:申尔 4失乐园作者:[日]渡边淳一 5密室困游鱼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