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第83章

所属书籍: 轻狂

    这话说完之后, 霍然和徐知凡都没有再说话。

    徐知凡大概是一时半会儿没找到什么可以说的话, 这种无论是再追问或者假装完全不介意再或者哥们儿式的安慰, 都不太合适,显得假。

    只有沉默最妥当,毕竟冲击不小。

    霍然就没想这么多了, 他现在纯粹就是脑子放空了,什么也没想,什么也想不了, 就好像他脑容量统共就那五个字, 说出去之后就什么都没了。

    这段时间以来把脑子里塞得满满当当,一不小心就会让自己心里一惊的所有想法, 似乎都从来没有存在过。

    就这点儿东西。

    放满,放空。

    他唯一表示自己还没有完全神游的, 只有手指,一直在小树苗身上弹着。

    一哒哒, 二哒哒,三哒哒……

    “我……”徐知凡毕竟不是当事人,回神的速度比霍然要快, 只是看上去有些手足无措, 在自己裤兜上拍了能有七八下,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找烟啊?”霍然问。

    “没,”徐知凡往旁边看了看,没多远的地方就老师抱着书经过,“这事儿……我其实之前差不多也猜到了, 就是没想这么多,就觉得你有点儿……太敏感了,以前你跟寇忱一块儿的时候不是这样,最近不一样了。”

    “嗯。”霍然靠到小树苗上。

    徐知凡把他拉开了:“它扛不住你。”

    霍然只好靠到了身后老器材室的墙上:“我都快憋死了。”

    “寇忱知道吗?”徐知凡问了一句。

    霍然都没听清他说的是什么,就感觉整个人惊得有些哆嗦了,他扑到徐知凡面前:“你要是敢告诉他,咱俩就绝交!”

    “我告诉他干嘛?”徐知凡一脸莫名其妙。

    “……你刚说的是什么?”霍然问。

    “我说寇忱知不知道?”徐知凡说。

    “哦,”霍然轻轻叹了口气,“他怎么可能知道。”

    “你是打算告诉他,还是不说啊?”徐知凡问。

    “我不知道,”霍然说,“我乱得很,我自己都刚想清楚,我跟他怎么说?”

    “嗯。”徐知凡点了点头,“你先想想吧,这事儿我就不给你意见了,想怎么样我都支持你。”

    霍然拍了拍他的肩。

    回到教室的时候,上课铃已经响过了,英语老师已经站在了讲台上。

    霍然一溜小跑回到自己位置,想从寇忱身后挤过去的时候,寇忱趴在桌上像是睡着了,一动不动。

    “我进去。”霍然小声说着,又抓着他椅背推了一下。

    寇忱纹丝儿不动。

    “寇忱?”霍然弯腰看了看他。

    这人的眼睛是睁着的,还瞟了他一眼。

    “你他妈……”霍然刚想骂人,还想往寇忱背上甩一巴掌,但就在开口的一瞬间,他突然失去了底气。

    总觉得自己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瞒着寇忱。

    害怕寇忱。

    虽然寇忱并不知道,他却会突然心虚。

    正想把后面的桌子移开挤进去的时候,寇忱往前让了让,他赶紧跨进去,坐到了自己位置上。

    寇忱还是之前的姿势,趴在桌上,睁着眼睛像是在发呆。

    霍然犹豫了一下,也趴到桌上,很小声地问了一句:“你怎么了啊?”

    “没。”寇忱闷着声音。

    这个态度让霍然有些恐慌,平时他肯定会骂了,或者根本就不搭理了,爱气不气,现在他却开始因为寇忱的态度而纠结自己的态度。

    最后选择了沉默,拿过书翻开了,低头盯着书。

    大概挺了十分钟,寇忱偏过头看着他:“你刚去哪儿了啊?”

    “嗯?”霍然也看了他一眼,“陪徐知凡去校医室了。”

    “干嘛啊?”寇忱又问。

    “找陶蕊扯闲篇吧,”霍然说,“我没进去。”

    “哦。”寇忱应了一声,没再说话。

    霍然松了口气,不过他们几个都加了陶蕊的好友,如果寇忱不信,随便套一下话就能问出来,到时他就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这节英语课他都没怎么听,好容易挺到了下课,他赶紧拿出了手机,准备给徐知凡发个消息让他跟陶蕊串个供。

    他摸亮屏幕的时候悄悄往寇忱那边瞄了一眼。

    然后就愣住了。

    寇忱偏着头,手托着腮正看着他。

    “陶蕊一早就发了朋友圈,”寇忱说,“今天她休息,跟朋友去农家乐了。”

    霍然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有这么尴尬过。

    寇忱肯定是生气了,而且是非常气,应该是还有点儿小委屈的那种气。

    平时他生气会跟霍然争,会吵,还会瞪眼睛,今天就闷不作声。

    以霍然对他的了解,这是他真正生气了的表现。

    一直到课间操他们往操场去的时候,寇忱的气都还没消,一直没跟霍然说话。

    当然,气是不会消的,毕竟霍然也没个解释,他这个气也无处可消,虽说霍然可以强行表示并不是所有的事都可以跟朋友共享,但寇忱明显觉得他俩之间不适用这一条。

    “怎么了?”徐知凡从后面赶上来,在霍然身边小声问。

    “生气呢,”霍然说,“我说咱俩去校医室了……”

    “陶蕊今天休息。”徐知凡啧了一声。

    “你们怎么都知道啊?”霍然简直无语了,“就我不知道?”

    “我去跟他说,”徐知凡叹气,“你这编瞎话的水平也太次了。”

    “我从小到大就没什么需要说瞎话的事儿,什么打架了考试不及格了被处分了,”霍然说,“我爸妈都无所谓的,我没有这个机会练习啊。”

    “我来吧,”徐知凡说,“我生日的时候请你送我一对音箱,就上回我说买不起的那个。”

    “KEF啊?”霍然瞪着他,“五千多呢你杀了我吧!”

    “你出一千,”徐知凡伸出了手,“成交吗?”

    霍然往他手上拍了一下:“你要怎么说啊?”

    “明天你生日,我可能参加不了,”徐知凡说,“就找你单独说一下。”

    “这事儿为什么不能让人知道?”霍然问。

    “大家兴致勃勃的,换个人可能直说也无所谓,但这不是我的风格,”徐知凡说,“我肯定不想影响大家心情,再说这事也还没定。”

    “……他能信吗?”霍然说,“而且你专门找他说?那不也很假吗?”

    “你傻吗,我找你说的是去不了你生日是因为明天我约了人,人家只有明天有时间,但可能来,也可能不来,”徐知凡说,“然后我找寇忱是因为,我想问问他在哪儿做的脚链,我想做条手链送人。”

    “靠?”霍然有些震惊,“谁啊?约谁了啊?送谁?”

    “你是江磊吗?”徐知凡看着他。

    “啊!”霍然回过神,“你这牺牲是不是有点儿大?”

    “相当大了,”徐知凡说,“一会儿寇忱不光知道我费尽心思追人,晚点儿他还会知道我最后被人给拒了。”

    霍然非常感动又有些忍不住想笑地看着徐知凡加快脚步走到了寇忱身边。

    寇忱跟许川一块儿边走边聊,徐知凡拍他肩的时候他还愣了一下,似乎有些不爽,但还是跟着徐知凡走到旁边去了。

    “干嘛呢他俩?”魏超仁问。

    “不知道,”许川啧了一声,“小秘密。”

    “一会儿得动刑!”江磊说,“什么小秘密敢公然背着我们商量!”

    “公然和背着我们,是相互矛盾的,”胡逸说,“你这个话有语病。”

    “……你行不行了啊!”江磊瞪他。

    “是不是商量明天霍然生日的事儿啊,弄个惊喜什么的。”魏超仁说。

    “算了吧,我们一块儿吃点儿喝点儿就行了,惊喜个屁啊。”霍然有些心神不宁地扯了扯嘴角。

    不过人多的好处就是跑题速度相当快,没三句话呢,几个人很快就聊到别的地方去了。

    不得不说,徐知凡平时也不怎么太用功但成绩一直挺好,可能是因为脑子的确好用,起码是演技超群吧。

    他怎么跟寇忱说的,霍然不知道,但课间操结束回教室的时候,寇忱已经恢复了常态,拉着霍然要去小卖部买吃的。

    霍然跟着他去了,离开大部队之前他还小心地看了徐知凡一眼,徐知凡眼角都没往这边瞟,跟着几个人一块儿往教室走了。

    这说明很顺利。

    寇忱是个很好骗的可爱的傻子。

    “这事儿我可问了徐知凡能不能跟你说,”寇忱搂着霍然肩膀,一脸愉快,“他说可以,我才说的啊!”

    “什么事儿?”霍然问。

    “他是不是跟你说明天你生日聚会他可能来不了?”寇忱说完就笑得眼睛都不见了。

    “嗯?”霍然努力现场提高演技,“他跟你说了?”

    “他没告诉你还想送人一条手链吧?”寇忱笑着问。

    “没有。”霍然摇头。

    “不过我跟他说了,自己做太麻烦了,”寇忱说,“时间也紧,我让老杨帮他做就行,明天中午老杨就能给送过来了。”

    霍然笑了笑。

    寇忱有些兴奋,大概是因为徐知凡找他帮忙,还分享了小秘密,一路都在猜,徐知凡喜欢的会是什么样的姑娘。

    霍然松了口气。

    这种轻松跟任何一种轻松都不太一样。

    他突然就能理解了,林无隅那天为什么会在天台上说出“也许我永远也不会告诉你我喜欢你”。

    他敢告诉徐知凡,却不敢让寇忱知道。

    太多的不确定,太多的未知,任何一点都能把平衡打破。

    他和寇忱之间,无论是什么样的相处方式,都是他舍不得破坏的,那怕一丁点失衡,都有可能让他失去这个朋友,失去这种让他觉得暖洋洋的形影不离。

    “吃东西啊?”寇忱在小卖部门口跟人打了个招呼。

    霍然回过神,看到林无隅拿着根雪糕冲他俩笑了笑:“闷得很,吃雪糕清醒一下。”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上回林无隅跟他说了那几句话之后,他就觉得林无隅像是看透了他,总觉得再碰上几会,寇忱说不定都能感觉得到了。

    顿时有些紧张。

    他看了寇忱一眼,寇忱似乎没有什么感觉,只是把胳膊从他肩上拿开了,走进了小卖部。

    “你吃雪糕吗?”寇忱问,“我本来不想吃的,看他拿了一个我突然就想吃了。”

    “有带巧克力壳壳的吗?什么牌子的都行。”霍然问。

    “有,”寇忱从冰柜里拿了一根雪糕递给他,“你这个壳壳是不是有点儿太可爱了。”

    “跟你那个扭扭差不多可爱吧,”霍然笑了笑,“我小时候我妈就这么跟我说,你吃这个巧克力壳壳吗?”

    寇忱边乐边拿了个袋子,往里装了一堆零食,递给了霍然。

    霍然拿着他的卡去结账的时候,他走出了小卖部,在门口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吐了出来。

    刚碰到林无隅的那一瞬间,他居然有一种像是被看穿了一样的错觉。

    明明自己加上林无隅好友之后一个屁都没放过,但莫名其妙总觉得自己加好友这个行为本身就很可疑。

    总觉得林无隅会问出一句,昨天你想跟我说什么啊?

    心虚得很。

    再加上林无隅是个学神,学神智商都高,情商估计也不低。

    啧。

    寇忱皱着眉。

    今天本来也有点儿敏感,霍然下课的时候不带他玩,然后跟徐知凡一块儿回的教室,这其实没什么大不了,他跟徐知凡俩人跑一边儿去密谈,也没见七人组别的谁有什么感觉。

    但偏偏搁霍然身上就不怎么行,怎么想都不爽。

    就像小时候他把自己所有的玩具都给邻居小朋友玩,结果小朋友转头就跟别的朋友玩到一块儿去了一样,感觉特别失落。

    后来还因为他把这个小朋友打了一顿,老爸又把他打了一顿。

    这种惨痛的记忆每次回想起来都更失落!

    ……跑题了寇忱。

    他收回思绪,转头想看看霍然出来了没。

    一扭脸霍然就站在他旁边。

    “哎!”他吓得喊了一声,“怎么站这儿不出声啊!”

    “……我刚出来,”霍然也被他吓了一跳,瞪着他,“你这嗓子去报个声乐班吧,就算不唱,你喊一嗓子也能把别的学员吓出个highF了。”

    “走。”寇忱笑着一挥手。

    晚上下了晚自习,一帮人去食堂吃了点儿宵夜,商量着明天给霍然过生日的事儿,回了宿舍。

    寇忱洗漱完了趴床上一直也没睡,手机拿手上都没放。

    他想在0点给霍然说生日快乐。

    而且他知道这帮鸟人都没睡,他也没法跟七人组说别跟他抢第一,所以只能盯着时间,掐着点儿。

    本来想私聊给霍然说,但又觉得还是先在群里发了比较好,显得自然一些。

    好在维持人设是他的强项。

    秒钟显示56的时候他一边默念着57,58,一边迅速切回群聊天框,默念到00的时候,把已经在聊天框里打好的字发了出去-

    霍然然生日快乐,每天都开心,永远没烦恼

    时间显示是00:00,非常准。

    七人组的各种图片和字都没他准,不过也都紧跟在他这一句后头,要不是他时间掐得准,就得让这帮家伙抢了先-

    你们不睡觉的吗!

    霍然问了一句,又发了个狂笑的图-

    别说得好像你睡了一样,是不是拿着手机在等呢-

    要是我们都睡了,你肯定得骂!-

    不会,寇忱肯定记着呢

    一帮人在群里各种乐着,寇忱戳开了霍然的私聊,给转了个520块的红包-

    然然生日快乐-

    头回见着发红包用转账的-

    赶紧收了!

    霍然收了钱-

    发个5块2不就行了吗-

    5块2辱柴了啊,我也就是怕太大了你不收,要不我就转个5200了

    霍然没了回应,寇忱又切到群里看了看,发现他在群里说话,于是跟着也在群里闹了几句-

    你的记忆盒子在吗

    霍然又发了一条私聊过来-

    在啊,打开了

    寇忱趴在床上,做了个打开盒子的动作,虽然没人看得见,他还是很认真地做了这个动作。

    霍然把他俩刚才对话的截图发了过来-

    这个放进去吧-

    好的

    寇忱在屏幕上抓了一下,放进了盒子里-

    放好了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司宫令作者:米兰Lady 2轻易靠近作者:墨宝非宝 3抱住锦鲤相公作者:立誓成妖 4霸王别姬作者:李碧华 5如果蜗牛有爱情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