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第61章

所属书籍: 轻狂

    寇忱在地上一共夹了18只小鸭子, 说是代表他们18岁这一年, 然后挑了两只夹得最完整的出来放在队伍最前面, 一只脑袋戳了一小片儿红色的炮仗渣。

    “……你是不是分不清鸡和鸭子啊?”霍然忍不住问。

    “怎么分不清了,”寇忱斜眼儿瞅着他,“刚从我裤裆里蹦出来的是小鸡鸡……”

    “行行行行, ”霍然赶紧阻止了他,指着炮仗渣问他,“那你说这是什么?”

    “你觉得这是什么啊?”寇忱问。

    “鸡冠啊, ”霍然说, “18岁的小公鸡,毛长齐了, 冠子也有了。”

    寇忱没说话,看着他开始笑。

    “不是吗?”霍然看他笑得这样子, 顿时就没底气了,不过自己脑回路总归还是正常人, 跟寇忱走岔了也正常。

    “这个叫鸿运当头!”寇忱指着炮仗渣,“鸿运当头!”

    “啊!”霍然恍然大悟,“我靠, 亏你想得出来。”

    “也不是我想的, 我爸他们做生意的,喜欢讨个口彩,”寇忱说,“我就觉得挺有意思,是不是挺有意思的。”

    “是。”霍然点点头。

    “给我拜个年吧。”寇忱拍了拍手。

    “忱忱过年好, 新年大吉大利,万事如意,”霍然说,“学业有成,脱单成功。”

    寇忱笑着看他,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他竖了竖拇指:“上道。”

    “成天念叨要谈恋爱,也没见有行动,”霍然说,“你今儿要是跑哪个女生家里给人来这么一出,都不用进行完,开车到楼下,肯定就已经成了。”

    “我才没有那个闲情,冻都快冻死了,”寇忱说,“也就是你,换谁我也不可能。”

    霍然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没有说话。

    “给,”寇忱把手伸进外套,从内兜里拿出了一个红包,递到他面前,“新年快乐,每天都这么可爱。”

    “……你不是吧!”霍然愣了,“怎么还给红包啊?”

    “拿着!”寇忱瞪着他。

    霍然接过了红包,捏了捏,很薄,他松了口气。

    大概一百块?

    一百块他还是可以拿的。

    但寇忱一向逼得很,给杂货店老板都一百了……不会是张支票吧!

    一百万的支票。

    哇!

    ……放你的屁呢。

    霍然想着想着自己没忍住笑了起来。

    “笑屁,打开看看啊,”寇忱说,“给你个红包能乐成这样,早知道我多包几个,你直接就能笑撅过去了吧。”

    “里头放什么了?”霍然打开红包。

    “反正不是钱,”寇忱说,“你不要做梦了,你校园卡里的钱我还没用完呢,怎么可能就给你钱。”

    “你要点儿脸吧。”霍然看到红包里果然没有钱,他捏出了一张用透明薄膜夹着的金属小片片,“这是什么?”

    “自己看啊!”寇忱吼他。

    “我操,我看着呢!”霍然也吼,“我就随口问一句,以免冷场!”

    “再磨叽咱俩何止冷场,都能冻上了好吗。”寇忱说。

    霍然没再说话,借着路灯的光看清了这是个金属的生肖小片片,大概是金的,很精致,细的地方跟丝一样,他都怕捏用劲了会断。

    是一条坐在一片叶子上的小蛇。

    “你是属……蛇的吧。”寇忱指了指。

    “嗯,不是跟你一样么,”霍然说完突然回过神来,有点儿忍不住想笑,“我刚发现,你自己属蛇的还怕蛇啊?”

    “怎么了,我对自己充满敬畏,不行吗!”寇忱说。

    “谢谢,”霍然盯着这个小蛇又看了一会儿,“我靠,好可爱啊。”

    “可爱个屁。”寇忱说。

    霍然忍不住开始笑,咬着牙不想让自己的笑变成大笑。

    “这个是老杨做的。“寇忱说。

    “……我靠!他还会做这个?他是干什么的啊?”霍然止住了笑,有些吃惊。

    “他是我姐工作那个酒店的供应商,业余爱好是手工,”寇忱说,“这个他每年都做,一般都做当年的属相,今年我让他帮你也做一个,就做了你的属相。”

    “你怎么没告诉我啊?”霍然突然非常不好意思,他没想过送礼物,就想着过年的时候请寇忱吃个饭什么的。

    “我忘了。”寇忱说。

    “……什么?”霍然愣了愣。

    “这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也不是我做的,我就跟老杨说了一声让他帮做一个,”寇忱说,“这都一个月之前的事儿了,谁记得啊。”

    “哦。”霍然笑了笑。

    “不过我现在可以告诉你,”寇忱说,“提前告诉你,你生日我要送你礼物。”

    “这个你说好几次了。”霍然说。

    寇忱笑着点点头:“是。”

    把小蛇收好,两个人裹好围巾帽子,也没有回头的打算,继续往前瞎转着,街上看上去没有人,但又能感觉到热闹。

    跟寇忱呆在一起的时候,同样的场景,霍然觉得有了截然相反的感觉。

    这些不时在不知道什么地方响起的炮仗声,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窜出来的烟花,不知道是从哪里飘过来汇集起来的销烟。

    全是热闹。

    寇忱拿着鸭子夹,一路看到稍微厚一点儿的积雪,就过去夹一只放在路边,有些放在台阶上,有些放在灯柱旁边,有些放在栏杆上。

    过了一会儿,霍然也加入了他,拿着鸭子夹满大街地夹着。

    每做好一只放到路边,寇忱都会给配个音:“嘎嘎!”

    “干嘛呢你。”霍然笑着问。

    “这样感觉它们就能活过来了,”寇忱说,“嘎嘎!”

    “好吧,”霍然点点头,做好一只小鸭子放到一个树杈上时,他喊了一声,“嘎嘎!”

    寇忱这个人有时候他形容不上来,霸气,暴躁,装逼,真逼,酷,二,幼稚,浪漫……而他每次都会被寇忱带着往他的路上一路狂奔。

    不知道是寇忱太有吸引力,还是他太不坚定。

    总之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仿佛一个还相信童话的小朋友。

    乐此不疲。

    出门的时候还觉得这种天儿跑出来,一不留神就会被冻成柱子。

    但这会儿两个人都已经一身汗了,头顶上冒着热气儿。

    “你熟了,”寇忱捏了捏霍然的脸,“火候正好。”

    “我看看你熟了没,”霍然伸出手,寇忱把脸凑到他手边,他捏了捏,“我靠,可以吃了。”

    “来来来,”寇忱招招手,“想吃哪块儿您直接点。”

    霍然刚想说话,身后传来了一声叫喊。

    他俩同时往那边看了过去。

    是栋居民楼的三楼,走廊的灯亮着,看得到有人影晃动,这会儿附近没有人放鞭炮,所以能听到叫喊声。

    “怎么回事?”霍然问。

    “喝多了吵起来了吧?”寇忱说,“去年我家邻居爷俩喝了点儿酒,就为最后一个肉丸子是谁吃掉了吵起来,都打外头去了。”

    “我靠,那是谁吃掉了啊?”霍然笑着问。

    “谁知道呢,我爸去劝架,说是他吃了,”寇忱说,“那爷俩顿时要一块儿打我爸,这才解决了。”

    “打不过吧?”霍然赶紧问。

    “没动手,”寇忱笑了起来,“他俩喜欢狗,我把帅帅放出去了,救了我爸。”

    霍然笑了半天。

    不过这家似乎没有寇忱邻居家那么幸福,争吵的声音越来越响,甚至在旁边楼顶开始放礼花之后都还能听到。

    一个女声,听上去很年轻,一直在叫喊,带着哭腔地骂。

    “操,”寇忱拿出了手机,“咱俩这什么体质?我要不以后考个警校吧?”

    “也不是什么体质,”霍然笑笑,“很多人听到了也不会管吧,都不愿意找麻烦,我们每次碰到的事儿,都是‘本来可以不管’的事。”

    “你跟个哲学家似的。”寇忱看了他一眼。

    “你对哲学家有什么误解……”霍然说着往那边走了过去,站到了楼旁边的一棵树底下。

    这楼挺旧的了,没有物业的那种老式小区,霍然都不知道这边是哪儿,以前从来没往这边走过。

    寇忱站到他旁边,手里还握着手机,看情况不对可以随时报警。

    不过楼里一直在骂,先是年轻的女声哭喊叫骂,接着是好几个年纪大些的男女的叫骂声,还有摔门砸东西的声音。

    大过年的。

    过了一会儿,叫骂哭喊声停下了,走廊的声控灯也灭了。

    “完事了?”寇忱拉了拉帽子。

    “估计是,大过年的,还能吵成什么样啊,”霍然说,“这都够可以的了,三十儿晚上呢。”

    俩人又站了一小会儿,寇忱把手机放回了兜里:“走吧。”

    “嗯。”霍然点点头。

    两人转过身,刚走出去几步,身后突然传来了低低的哭泣声。

    这声音尖而细,顺着风飘到耳边的时候几乎被吹散了,听着多了几分诡异。

    霍然想都没想地直接挤到寇忱身上,也没敢回头:“我操,你听到了没。”

    “是刚吵架的,”寇忱搂了搂他的肩,在他耳边小声说,“野外没有鬼,大街上也没有鬼,你忘了为什么要放炮了?鬼都被吓跑了。”

    霍然回过神,转头往身后看了一眼,看到了从刚才那栋楼里走出来了一个女人。

    应该就是哭喊的听上去很年轻的那个人。

    要不是已经反应过来是什么状况,霍然估计自己腿能被她吓软。

    裹着件很大的白色羽绒服,没戴帽子,长头发不知道是没扎还是刚才打散了,这会儿在风里跟水草一样疯狂舞着。

    看着跟个电风扇似的。

    大半夜这么冷,刚不知道是吵完还是打完架,一个女孩儿就这么走了出来,霍然和寇忱都没动,想再看看什么情况。

    但这个女孩儿往前又走了几步之后,他俩都愣住了。

    “这他妈是不是李佳颖?”寇忱说。

    “是。”霍然回答。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里,这样的时间和场合,碰到这样的李佳颖。

    李佳颖自打上回家长到学校闹事之后就办了休学,消失在了大家视线里,这会儿再看到她的时候,发现她变化相当大。

    瘦了很多,脸色有些发黄,憔悴得很,以前带着几个手下呼风唤雨的校园霸姐的神采已经全都消失。

    李佳颖低头走了几步,经过他俩身边的时候才发现有人,吓了一跳似地猛地转过了头。

    看清是他俩之后,吃惊得半天都没说出话来。

    “过年好。”寇忱开口。

    李佳颖看着他,又偏过头往之前那栋看了看,再收回目光说了一句:“好个屁。”

    寇忱笑了笑没说话。

    “很好笑吗?”李佳颖说话还是很冲,带着挑衅。

    没等他俩说话,李佳颖又转身走了回去,弯腰从地上抠起一块石头,狠狠地往三楼的窗户砸了过去。

    石头直着飞出去,勉强在二楼窗户上面的墙上磕了一下就掉在了地上。

    李佳颖没有放弃,又抠了块石头,再次砸了出去,这次偏得更离谱了,砸在了二楼窗户的左边墙上。

    还好这一面都是厨房,这会儿都黑着灯。

    寇忱走了过去,在地上找了找,捡起了半块碎砖,在手上捏了一下,砖又碎成了几小块,他留下了一块小的,看了李佳颖一眼:“你到底是想砸三楼还是二楼。”

    “三楼。”李佳颖说,砸了几下之后她大概是累了,有点儿喘。

    寇忱没说话,看了一眼三楼黑着灯的厨房窗户,胳膊一扬,那块小碎砖飞出一道弧线,砸在了老式窗户左上角的一块玻璃上。

    玻璃“哐呛”一声碎了。

    几秒钟之后,有人出现在窗口,往下看着,但没有出声。

    “我!李佳颖!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了!”李佳颖指着三楼的人,声嘶力竭地喊着,“我永远不会告诉你们他是谁!也永远不会再回这个家!我不是为了保谁!也不是为了气谁!我就为你们这么不分清红皂白觉得自己天下最有理!我就这么幼稚!我就这么狂!你们自己老吧!我还年轻!”

    喊完之后,李佳颖站在原地喘了一会儿,转头看着寇忱:“看笑话看得爽么?”

    “挺爽。”寇忱说。

    李佳颖又看了霍然一眼。

    霍然没说话,只是笑了笑。

    李佳颖扯着嘴角瞪着他:“你再笑一个?”

    “赶紧找个酒店住下吧。”霍然转身往前走。

    寇忱看了看李佳颖,转身跟上了霍然,一块儿走了。

    走了一段之后他回过头,李佳颖已经没在原地站着了,他伸了个懒腰:“看来她这么长时间,一直跟家里闹着呢。”

    “嗯,”霍然也回头看了一眼,“她不会被冻死吧。”

    “找个酒店进去就行,酒店又不难找,就算没身份证住不了店,这么冷的天人家也不会把她赶出去。”寇忱说。

    “不就谈个恋爱么,”霍然皱着眉,“怎么最后弄成这样。”

    “我们眼里的‘不就’,在很多父母眼里就很严重,”寇忱说,“老袁家长会那天不是说来着么,权威,家长觉得自己是权威,我们这些半大狂人,就要挑战权威,我们的第一战,往往就是父母……”

    “老袁是这么说的吗?”霍然看着他,“怎么你说得这么嚣张呢?”

    “因为我就这么嚣张啊,”寇忱说,“我爸要这样,我早跟他干仗了,平时可以忍,感情的事不能忍。”

    “说的跟真的一样。”霍然啧了一声。

    “本来就是真的,”寇忱说,“如果我爸说不让我跟你来往,我绝对跟他打架,这事儿没得商量。”

    霍然停下了脚步,偏过头看着他:“寇忱。”

    “嗯?”寇忱愉快地也看着他。

    “我们是不是在说家长不让谈恋爱的事儿啊?”霍然问。

    “是啊,”寇忱说完想想又笑了起来,“靠,我就打个比方。”

    “你换个人打比方,”霍然说,“你拿我打比方,我估计你没跟他动手就已经成为一包香肠了。”

    “靠,”寇忱想了想,“真是啊。”

    霍然突然想起了寇忱的那个同学,感觉自己提这个好像不太合适,大过年的万一寇忱想起这事儿再影响了心情。

    但寇忱这会儿心情不错,大概根本就没往那边琢磨,突然就凑过来在他脸上亲了一下:“那我们就先保密吧!”

    “我操?”霍然被他这一口亲得都愣住了,半天才回过神,抬手在脸上一通搓,“你他妈是不是舔我了!怎么有口水!”

    寇忱笑得差点儿呛着,从兜里拿了纸巾给他,边乐边说:“不好意思我凑过去太猛了,嘴张着呢……”

    霍然想想有点儿莫名其妙的尴尬,但很快又被寇忱笑得忍不住跟着开始笑。

    两人的手机这会儿突然一先一后地响了两声,霍然一边擦脸一边掏了手机出来。

    徐知凡在群里发了一条消息-

    各位,我怕一会消息发不出去了,先祝各位新年快乐,很感谢老天爷让我碰到了你们,干杯

    接着江磊就发了个干杯的图-

    干杯-

    为舔海行动-

    为友情-

    干杯

    霍然飞快地对着地上的炮仗渣拍了一张照片,发到了群里-

    红红火火,干杯

    紧接着寇忱发了一张头上顶着小红纸的雪球鸭子-

    干杯,鸿运当头

    “靠,这灵犀。”霍然笑了。

    接着许川在群里又发了一条-

    你俩又他妈在一起?

    江磊迅速也发了一条-

    干杯,为你俩的爱情

    群里一帮人顿时刷了三十秒的干杯为爱情。

    寇忱靠着旁边的灯柱笑得停不下来,自己也发了好几条干杯爱情。

    “新年快乐,”霍然笑得脸都有点儿疼,一边搓脸一边冲寇忱举起了手机,“寇忱。”

    寇忱举起手机跟他磕了磕:“新年快乐,干杯。”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许你万丈光芒作者:囧囧有妖 2总裁误宠替身甜妻(终于轮到我恋爱了)作者:明月西 3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作者:匪我思存 4花颜作者:匪我思存 5千山暮雪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