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第44章

所属书籍: 轻狂

    栗子和巧克力奶送来以后, 霍然又从他家柜子里拿出了一筐零食, 从瓜子小蛋糕到鸡翅鸭脖子, 咸甜齐全,然后拿了个带轮子的小圆桌上去,推到了寇忱腿边。

    “这是你家零食专用装备吗?”寇忱问。

    “也不光是吃零食, ”霍然说,“我修车的时候还能放工具,用起来方便, 能推着走。”

    “你还会修车啊?”寇忱躺到沙发上。

    “简单的小问题就自己弄了, ”霍然坐到沙发前面的地毯上,靠着沙发, “大毛病就拿去店里。”

    “什么时候带我去骑车吧?”寇忱说。

    “不。”霍然迅速而坚定地拒绝了。

    “我靠,你怎么这么绝情, 刚还谢谢我,”寇忱说, “这会儿又不搭理我了,徒步你也没带我徒完啊。”

    “现在天冷了,明年开春以后我才出去了。”霍然说。

    “行吧, 我要去的啊, 先说好了,你带我去,买什么样的车你提前告诉我,”寇忱说,“我保证不拖后腿。”

    霍然叹了口气。

    “肺活量不够吧, 总叹气,”寇忱又坐了起来,把腿往他肩膀两边一叉,“我给你按个摩,你下回再去骑车徒步什么的,就带我一个。”

    霍然还没说话,他就开始在霍然脑袋上捏了:“怎么样?”

    “……你是不是总去按摩啊?”霍然问。

    寇忱不轻不重在他脑袋上抓的两把,瞬间让他舒服得闭了闭眼睛,不知道自己是缺按了还是寇忱水平实在太高。

    “不去,我不喜欢不认识的人在我身上摸来摸去的,”寇忱说,“我总给我妈我姐她俩按,从小按到大,练出来了。”

    “你这么贤惠啊?”霍然说。

    “闭嘴,”寇忱说,“下一把就捏死你。”

    霍然笑了笑没说话。

    可能是今天被大姑气得有点儿上头,没多大一会儿,霍然就感觉自己的脑袋不受控制地往后仰过去,那天还觉得魏超仁他们枕着裤裆睡觉仿佛神经病……

    最后的记忆就是寇忱的手从他脑袋下往下按到了肩膀上。

    舒服。

    不过这么舒服的一觉没能直接睡到天亮,霍然梦到自己被抛尸荒野了。

    杀他的人戴着口罩,有着很长的睫毛。

    杀掉他之后就拖着他一路找地方抛尸,中间还穿插着警察的判断,死者肯定认识凶手,你看他死之前面带笑容……

    霍然没忍住笑了起来。

    把自己给笑醒了,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脚,无意识地拖在地上,而身体正被人拖着往后走。

    “我操?”他愣了愣,仰起头,看到了寇忱的下巴,“你干嘛呢?”

    “我能干嘛,都他妈一点了,你也没给我安排个睡觉的地方,”寇忱拖着他进了卧室,“你什么待客之道,这也就是我,换了我爸,早抽得你满屋子铺床了。”

    “你爸没事儿干嘛跑我家来过夜。”霍然说着想站起来,但寇忱也没停,他蹬了一脚地之后又继续被拖着往后走了。

    “我是说如果我是我爸……”寇忱说到一半放弃了,“算了。”

    “你爸给我按摩,”霍然说,“我根本就不敢睡着好吗。”

    “你敢让我爸给你按摩吗!”寇忱把他拖到床边往床上一扔,“你吃了金刚胆儿了吧!”

    “开灯。”霍然趴在床上说了一句。

    “我还站在这儿呢,”寇忱说,但还是过去把小台灯打开了,“是开这个灯吧?”

    “嗯。”霍然翻了个身坐了起来,“我去洗个脸,你就睡我床吧。”

    寇忱还是第一次开着灯睡觉,感觉有些不习惯,好在霍然这个小灯应该是防鬼专用的,调得很柔和。

    他转头看了看霍然,霍然还是像那天在校医室的姿势,背对着他。

    “你一个人睡的时候,脸冲哪边啊?”寇忱问。

    “冲上。”霍然说。

    “哦。”寇忱翻了个身,看着他后脑勺,“你怕鬼,是不是因为小时候的事?”

    “换个人问我这话,这一秒他已经死了。”霍然说。

    寇忱有些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我就……突然想问,也没多想。”

    “我也不知道,反正我从小就觉得小黑屋里有鬼,”霍然说,“也许吧,我奶奶老屋那间小房子,我记事的时候他们就不让我进去了。”

    “不说了,”寇忱往他那边靠了靠,伸手搭到他腰上,“你睡吧,我在你后头呢。”

    “你平时都抱着抱枕睡觉是吧。”霍然问。

    “没,抱枕这东西出现在我房间里我爸不得嘲死我啊。”寇忱说。

    “也不见得吧,你不是还用长颈鹿闻花花的浴巾吗?”霍然说。

    “……我爸不用我屋的浴室,看不到。”寇忱说,“干嘛问我这个啊?搭一下你都不行啊?”

    “不是,我就奇怪,你一个人睡,哪儿来的这么个习惯,谁给你搭……”霍然说到一半突然停下了,“我操!不说了。”

    “我两床被子啊,盖一床抱一床,夏天抱枕头……”寇忱说到一半的时候,霍然已经一路在床上往后蹭着,挤到了他身上,他愣了,“怎么了啊?”

    “没怎么,”霍然说,“我后背得贴着人。”

    “我……”寇忱突然反应过来,顿时笑得不行,胳膊往他身上一搭,又得意洋洋地把腿也搭到了他身上,“哎别怕,寇叔保护你。”

    雾霾的两天假,七人组差不多都混在一起,头一天在寇忱家,第二天一早就转移到了霍然家,谁家没人就去谁家。

    其实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无非就是偶尔会抽个烟,抄作业都不算事儿了。

    他们的作业机器徐知凡同学适时带来了已经写完的作业,往桌子上一扔:“干活吧。”

    “重点高中就是不一样,”寇忱一肚子不爽,“作业哪怕是抄,也得交,不交能死啊?”

    “这是我们这些混在重点里的渣渣们最后的底线了。”江磊趴到桌上开始抄。

    “别这么谦虚,你们好歹都是考进来的,考前突击一下都比我们原来学校的考得好。”寇忱叹了口气,从徐知凡的作业里挑了张英语卷子出来。

    “你怎么进来的?”胡逸问。

    “交钱啊大哥。”寇忱说。

    “你成绩也不能太差吧?要不交钱也进不来。”江磊说。

    “看你交多少钱了。”寇忱勾了勾嘴角。

    霍然看着他,对于寇忱各种不动声色的装逼,他已经能够平静对待,甚至能从这样的寇忱身上看出帅气来。

    “别谦虚了,”魏超仁作为脑子关键时刻不灵光的代言人,非常适时地说了一句,“你成绩比我好,我都没花钱进来呢。”

    “滚,”寇忱看着他,“抄作业都不能让你投入一点儿吗?”

    霍然没忍住,倒在沙发里笑得停不下来。

    “闭嘴啊。”寇忱指了指他。

    霍然翻了个身,脸冲着沙发靠背继续笑。

    “你大爷。”寇忱说。

    作业抄起来还是很快的,而且人多一块儿抄,还能聊天,比自己在家孤苦伶的愉快多了。

    不过寇忱的确挺佩服徐知凡的,作业全写了不算,这会儿大家抄作业的时候,他居然在旁边看书。

    “平时上课也没见你听课啊!”寇忱说,“居然是个隐藏的好学生吗?”

    “多少也听点儿,”徐知凡说,“你说的啊,考前突击一下,你是不是不知道马上期中考了。”

    “是么?”寇忱一脸无所谓,“我就等着期末考完了好放假。”

    他当然知道还有两天期中考,不过期中考他不是太害怕,期末考他才怕,老爸对期中考试成绩不过问,只盯期末考。

    如果太差了,虽然不至于戳在栏杆上,也得出门躲两天,老爸现在不太动手,但光是骂,他也不太吃得消。

    “出去吃还是在我家吃?”大家的作业都完成了之后霍然拿出手机,“要不要尝尝昨天我跟寇忱叫的那个外卖火锅,还挺好吃的。”

    “那就叫外卖吧,懒得出去了,家里吃得舒服点儿,”许川说,“万一喝多了,还能就地睡觉。”

    “那我点了啊,有八人套餐,”霍然看着手机,“不行,我们几个我看得要十人……没有十人,要两个六人套餐吧……”

    徐知凡的手机响了起来,霍然看到他拿出手机的时候皱了皱眉,然后走进了厨房,把门关上了。

    自从邻居家的那个胡阿姨联系过家里要过一次钱之后,霍然就跟着徐知凡一阵阵担心他妈妈,总怕会出什么事儿。

    霍然点完餐,徐知凡打开了厨房门,在里头冲他偏了偏头。

    “嗯?”霍然走到门边。

    “我爸的电话,”徐知凡低声说,“我得回去了。”

    “有什么消息吗?”霍然马上问。

    “不是我妈的事,”徐知凡说,“别的事。”

    霍然看了他一眼,感觉有些不太相信,但徐知凡脸上的表情还挺平静的,他犹豫了一下:“那你先回去,有什么事儿就打电话。”

    “嗯。”徐知凡点了点头。

    寇忱躺在沙发上,从许川和胡逸之间的缝隙看着霍然和徐知凡。

    霍然挺正常的,但徐知凡绝对有事儿,应该是连霍然他都瞒了,得他这种久经社会洗礼的伪黑社会才看得出来。

    徐知凡跟他们说了一声就离开了霍然家。

    寇忱伸了个懒腰,慢慢地走到了窗户边,往下看了一眼。

    ……不是这个窗。

    他又转身往厨房走过去,从厨房的窗口往下看了看。

    我操,也不是!

    他无法再保持云淡风轻的潇洒姿态了,赶紧穿过客厅跑进了霍然的卧室,再冲到了阳台上。

    这回对了。

    他赶紧推开窗户就往下张望。

    还好,徐知凡刚从楼道里走出去,手里拿着手机正打着电话,没走两步他就跑了起来,这速度一看就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儿的速度。

    “操。”霍然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寇忱转过头,发现霍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旁边,也正往下看着。

    “他跟你说什么了?”寇忱问。

    “他说他爸叫他回去,有事。”霍然皱了皱眉,“可能是有什么急事儿吧。”

    “上回你那个不让我看的隐私,是他的事儿吧?”寇忱问。

    “他说不是那个事。”霍然有些犹豫。

    “那为什么不告诉你是什么事?昨天在我家他要回去给他姨开门的时候,那才是正常反应,真没事儿他肯定会说出来,”寇忱指了指窗户外面,“刚才跑成那样,跟飞一样,无论是什么事都不是小事吧?不会有什么麻烦吧?”

    “但是……”霍然看了他一眼,一脸纠结,“操!”

    “走。”寇忱说着转身就往屋里走。

    “什么?”霍然赶紧抓住了他的胳膊,压着声音,“去哪儿?”

    “去他家看看。”寇忱说。

    “他万一不是回家呢?”霍然说。

    “他跟你说的是回去,以我多年撒谎的经验,如果是突发情况,一般不会再编个新地点,他如果要瞒,瞒的也就是这个事情本身,”寇忱说,“他肯定是回家。”

    寇忱说着又要进屋,霍然抱住了他胳膊拽着:“寇忱寇忱寇忱……等一下。”

    “我知道你意思是什么,如果是他不愿意让人知道的事,我们去了看到了,”寇忱说,“就不太好。”

    “对。”霍然点头。

    “如果出事了呢?”寇忱问,“如果他真的需要帮忙呢?”

    霍然张了张嘴。

    “我这样的人,做事就这么不考虑后果,”寇忱说,“我拿他当朋友的人,我就会这样,要真因为这样他不把我当朋友了那随便他好了,我也无所谓。”

    霍然看着他,没说话。

    “把他家地址给我,”寇忱拧着眉,“你觉得不合适的话我自己去。”

    “走。”霍然说。

    霍然本来就觉得徐知凡接的那个电话有点儿不对劲,还要躲到厨房去接,只是徐知凡不愿意告诉他,他也就没有多想。

    寇忱的确是跟他们很多人都不一样,冲动也好,不讲理也好,爱胡闹爱装逼也好,刚才那几句话让他突然就眼圈有些发热,很感动,还有隐隐的心疼。

    不把我当朋友了那随便他好了,我也无所谓。

    霍然看了一眼寇忱的后脑勺,忍不住住伸手摸了摸。

    “干嘛?”寇忱回过头。

    “没,随便摸一下。”霍然说。

    寇忱盯着他看了两眼,大概不能理解这种时候他为什么会想摸别人脑袋。

    但寇忱总能完美地解释一切。

    “我后脑勺也英俊得你把持不住了吗?”他说。

    “……快走。”霍然推了他一把。

    “怎么回事儿?”许川问。

    “走,”寇忱没有解释,“徐知凡可能碰上事儿了,去看看。”

    江磊和胡逸对了一下眼神,站起来拿了外套就走,他俩毕竟跟徐知凡更熟一些,多少有点儿感觉。

    许川和魏超仁也没多问,都跟着一块儿出了门。

    几个人叫了两辆车一块儿去了徐知凡他们家。

    路上霍然给徐知凡打了两个电话,他都没有接。

    下了车他们一帮人往徐知凡他家那栋楼跑过去的时候,寇忱交待着:“先看看是什么情况,别直接就上了,如果不是什么有危险的麻烦,我们这一帮人蹦出来,就不太合适了。”

    “嗯,”许川说,“没什么大事儿的话就别让他知道我们来过。”

    从外面来看,似乎平安无事,徐知凡家在四楼,亮着灯,关着窗帘,跟平时一样。

    “可能没什么事。”霍然松了口气。

    但走到一楼的时候,他听到了一楼的邻居说话的声音。

    “你今天晚上就在我家吃了,”邻居说,“吃完咱们打牌,晚上知凡跟人谈完事了就来接你。”

    “唉,我又没糊涂。”奶奶说。

    这个邻居霍然知道,徐知凡的奶奶总爱在这家跟人打麻将。

    但今天明明家里有人,却让奶奶去邻居家吃饭……

    “你先上去听听动静,”寇忱压低声音在他耳边说,“我们在下面等,要是没什么事儿,没人打架动手,没人闹事的话,你就悄悄下来,我们主要是来扛架的。”

    “嗯。”霍然点点头,轻轻地跑上了楼。

    他还是第一次干这种事儿,跑自己朋友家门口偷听,虽说是担心朋友,但他还是有些心虚。

    而转上四楼的楼梯猛地一抬头,看到徐知凡家门口站着一个跟他年纪差不多的女生时,他差点儿心虚得转身就跑。

    但在双方同时愣住的时候,霍然猛地反应过来,这个女生他见过,这是邻居胡阿姨的女儿。

    “找徐知凡吗?”女生问,声音有些冷淡。

    “啊。”霍然应了一声。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孤城闭作者:米兰Lady 2我的八次奇妙人生作者:葡萄 3许你万丈光芒作者:囧囧有妖 4匆匆那年作者:九夜茴 5长相思3 : 思无涯作者:桐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